小說軀體的智慧

聽到徐海寶再次傳來的聲音,科考站長心裡稍稍平靜了一些。在兩名隊員幫助下,將封閉很嚴實的房門打開,很快看到站在門外的徐海寶。

當然,還有漫天飛舞的風雪,以及那嗚嗚作響的狂風。原本鎖在屋內的暖氣,在房門打開的瞬間,也開始拚命的往外傾泄。可科考站長,依舊沒讓徐海寶進門。

反觀徐海寶也沒做出強入的動作,相反一臉笑意的道:「能在這裡看到同胞,也算緣分。你應該是這座科考站的負責人吧?這是我的證件,你可以看一下!

你們也別擔心,我說過只是路過想過來看看。前番在北極的時候,我也到訪過黃河站。相比黃河站的規模跟設施,你們崑崙站還真有些簡陋啊!」

將隨身攜帶的證件,遞到不說話表情有些發懵的站長手中。翻開這本證件,看到上面蓋的大印還有職務,站長也知道這是碰上傳說中的奇異人士。

趕忙道:「徐顧問,實在對不起!我們第一次接觸你這樣的人,所以有些驚訝!」

「無妨!真要說起來,是我唐突了!不過,是不是可以讓我先進去。雖然我不懼外面的暴風雪,可這門一直開著,這暖氣估計也要跑光了。」

「啊!是,是,不好意思!實在不好意思,請進,請進!小武,趕緊去泡茶!」

雖然一本證件說明不了什麼問題,可見多識廣的站長,依舊知道徐海寶確實稱的上奇人。也唯有這種奇人,敢在這種天氣下在南極到處行走亂竄。

換成普通人,又怎麼可能做出這種壯舉呢?最重要的,從徐海寶的言語跟態度中,站長沒感覺到有什麼威脅。如果證件是真的,這種人他們根本得罪不起。

甚至於,活這一輩子能親眼見到這種奇人,跟偶遇外星人的機率,估計也差不多啊! 在科考站長的引領下,面帶幾分微笑的徐海寶,也很禮貌的走進科考站。從外表看,科考站有些寒酸。可內部設施的話,相對來說還是比較高端的。

工作區與生活區也是分開的,徐海寶來的時候,科考站的工作人員,大多都待在工作區打發時間。因為正處極夜時段,很多科考任務都無法進行。

至於戶外活動,那更是很少進行。即便科考站建造在內陸地區,可外面依舊是冰雪覆蓋的大地。外出活動的話,也要格外小心冰縫跟冰窟等險情。

換做以前科考站有人來,隊員們都會覺得高興。可看到此刻走進科考站的徐海寶,很多隊員只有驚沒有喜。看徐海寶的眼神,跟看什麼人形怪物一樣。

或許看出一眾隊員的忐忑,徐海寶笑著道:「冒昧打擾,還請諸位見諒。雖然我長的還不錯,可你們這樣盯著我,我也覺得有些心裡打鼓啊!」

「徐顧問,你別介意,第一次看到你這樣的人,我們有些驚訝而已!」

「沒事!事實上,你們這種表情,前番在黃河站的時候,我已經感受過一次。那時的北極也是極夜天氣,而我恰好在那裡遊歷,看到門口掛的國旗,就順便過來看看。

對了,陳站長,你這裡應該有衛星電話吧?可以跟你的上級部門證實一下我的身份,別覺得不好意思,這也是正常的工作程序。我來南極,上面也是知曉的。

事實上,來南極之前,我向上面要了你們幾個科考站的一些資料跟情況。這段時間,剛好在內陸地區遊歷,便想著過來你們這裡歇歇腳。沒嚇著你們吧?」

說出這些話的徐海寶,雖然是面帶笑意。可對很多科考隊員而言,他們真想說一句『快被嚇死了』。身處這樣的地方,突然冒出個人來,說不害怕純屬騙人。

或許是徐海寶的態度,讓科考站長心裡稍稍長鬆一口氣,卻很快道:「徐顧問,你能來我們科考站,也是我們科考站的榮幸,我先給你介紹一下站里的工作人員吧!」

「好啊!只是有句話,我需要提前說明一下。相信等下你去證實我身份時,你的領導也會有所交待。關於我的事情,你們自己知道就行,切勿說出去。

能被國家選派到這裡工作,相信你們都是經得起考驗的忠誠之士。類似我這種人,國家是不會承認存在的。當然,其實我也很平常,你們不用過份驚訝!」

順便交待了一番之後,在站長的介紹下,徐海寶也跟一眾隊員握手。等到握手之時,徐海寶也笑著道:「怎麼樣?握手之後,不會覺得我是怪物了吧?我也有體溫的!」

這樣一番話,也惹來眾隊員的輕笑。即便隊員們知道徐海寶不簡單,可徐海寶這種平易近人的態度,還是漸漸瓦解了他們的戒備之心以及畏懼之心。

想在這裡好好放鬆兩天,徐海寶也希望跟科考隊員打成一片。那怕是短暫的相逢,以後再也沒可能見面。可相處的日子裡,徐海寶也不想被孤立或者被供起來。

等到科考站長通過衛星電話,將徐海寶的情況進行上報。得知消息的上級,也很驚訝的道:「什麼?徐顧問去你們那裡了?這段時間,你們那邊不是有大風暴嗎?」

「是的!徐顧問剛剛到,正在站里休息呢! 嫡女當 他說過來待兩天,領導有什麼指示嗎?」

「一定要招待好徐顧問,你們能碰到他,也是你們的緣分。關於徐顧問的身份,你記得提醒隊員保密,保密級別特級。如果他有需要,你們盡量滿足!」

「是!」

從上級領導的指示中,陳站長不難聽出徐海寶在國內的級別跟威望。雖然徐海寶看上去很年青很客氣,可陳站長非常清楚,這是很多大人物都有的態度。

越是大人物,對待底層的工作人員越客氣。可這不意味著,大人物沒有脾氣。相反,大人物發起脾氣來,後果也是極其嚴重的。對待這種人,也需小心應付跟招待啊!

相比陳站長的小心翼翼,徐海寶也很清楚,說的再多不如實際行動。即便他表現的低調客氣,可依舊無法打消這些人的顧慮。等級這種東西,不是說消就能消的。

看著準備泡茶的工作人員,徐海寶也笑著道:「雖說我是客人,可泡茶這種事,還是讓我來吧!我出門,身上還是喜歡帶些好茶的!」

為了避免過於驚世駭俗,徐海寶也沒憑空變物。事實上,很多時候外出,徐海寶都會準備一個背囊。這樣看上去,也能更像旅行者。

待在這種人跡罕見的地方,身上空無一物,想不引人好奇都不行。反觀背著一個背囊的話,別人也不會覺得奇怪,只會覺得徐海寶孤身一人旅行太過大膽。

對於徐海寶的話,眾科考隊員還是沒什麼意見。雖說科考站的茶葉也非常不錯,可他們心裡大多都清楚,徐海寶這種人喝的茶,想來一定不普通。

等到徐海寶絲毫沒擺什麼高人的架子,接過茶壺開始泡茶。眾隊員也覺得,徐海寶的泡茶技法看上去,確實比他們泡茶時要顯得賞心悅目一些。

這年頭,很多人都泡茶,可真正懂得泡茶技法的人並不多。反觀徐海寶,因為比較愛喝茶,這泡茶的一些古法技巧,自然還是爛熟於心的。

茶水泡好,徐海寶也很隨意的道:「嘗嘗我泡的茶!這茶,普通人喝不到的!」

「謝謝徐顧問!看來今天,我們有口福了!」

恭維話,誰都會說幾句。接過茶水的科考隊員,也會禮貌的說上一句謝謝。對於這些人的道謝,徐海寶也只是輕輕點頭,也沒跟他們太過客套。

有時候,隨意一點,反倒容易消除彼此間的疏遠。細品徐海寶泡出的靈水茶,一眾科考隊員也很驚嘆的道:「這茶喝起來,味道有些與眾不同啊!」

「這些茶,也是我的一個老友送的。市面上,那怕有錢也買不到。好茶葉加好茶水,才能泡出真正的好茶來。這些茶多喝一些,對你們身體有益的。

雖然我文化程度不算太高,卻知道你們在這種地方工作,身心都要承受很大的壓力。難得有緣相見,這些茶也算我的一些住宿費,過後你們就能體會到此茶好處的。」

「謝謝徐顧問!」

就在眾人閑談之時,徐海寶又從背囊之中,拎出一些特意挑選的海鮮道:「這些海貨,都是我遊歷路上,在海里捕撈到的,相信你們都應該吃過。

先前我大概看了一下,你們這裡的物資補給,相比沿海的科考站,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困難。常吃鑵頭這種食物,對身體也不好。這些海鮮,等下拿去做了吧!」

又是泡茶又是送海鮮,一眾科考隊員也覺得徐海寶太客氣。只是看到這些鮮活的海貨,老早就想換口味的隊員們,心裡還是蠻期待的。

雖說海鮮這種東西,隊員們平時也有吃。可每次運送補給時,送來的很多食物都需要冷藏。相比徐海寶現在拎出來的海鮮,似乎還是活的,自然就比不了啊!

那怕有科考隊員好奇,徐海寶裝在背包里的海鮮為何還是活的,卻也沒人敢多問什麼。先前科考站長的交待,他們都牢記於心,知道有些事還是少打聽為妙。

趁著隊員開始準備招待宴時,徐海寶也繼續道:「此番我來南極遊歷,也是出於個人對南極的一些好奇。你們在南極待的時間都不短,能跟我說說一些南極的奇事嗎?」

「奇事?徐顧問指的是?」

「就是一些你們科考站內部流傳的一些消息!那怕捕風捉影的也沒事!你們應該知道,這個世界遠比我們看到的更為神秘,而南極大陸依舊隱藏諸多秘密。

那怕在國內網上,我也看到過有關南極有外星人基地,有UFO之類的傳說。還有傳言,某個國家的科考站,在科考期間發現外星機械跟飛碟什麼的。

還有就是,你們覺得南極那個區域比較危險,都可以給我說一下。我這人最愛冒險,所以才會到處亂跑。難得來一趟南極,我也想多找找刺激!」

聽著徐海寶說出的這些話,很多科考隊員也覺得有些意外。有關南極的這些神秘事件,其實科考站的隊員也聽說過一些。可事實上,有些事應該都是假消息。

只是此刻看到徐海寶,他們覺得有些事未必不存在。若大的南極大陸之下,究竟隱藏了多少秘密,其實都有待於人們去發現跟發掘。

雖說建立南極科考站,更多是從事氣候及天文方面的研究。可實際上,各國私下對南極大陸都有過堪探工作。有些流傳出去的消息,也並非全是捕風捉影。

如果說有些地方太過詭異跟危險,令很多科考隊望而生畏不敢前往。可對徐海寶這種人而言,南極一些險地,或許就稱不上什麼險地。

奇人必有其神奇之處,對科考站的隊員而言,也許藉助徐海寶的到來,他們也能收集更多有關南極的一些科考資料。這樣的機會,對科考站而言同樣不可多得啊! 從初接觸的小心謹慎跟敬畏,到接觸過後互開玩笑。徐海寶的親和力,令科考站的隊員們意外。這麼短的時間內,便得到眾人信任,做到這點很不簡單。

原本在很多科考隊員看來,類似徐海寶這種奇人異士,應該顯得有些高傲難以接近。可跟徐海寶接觸過後,他們覺得徐海寶似乎也沒什麼與眾不同。

真要說好奇,或許就是徐海寶看似不大的背囊里,總能掏出各種各樣的食物。最令這些科考隊員好奇的,還是徐海寶提供的那些新鮮水果。

水果這種東西,在南極確實不多見。即便科考站的水果能夠保鮮,可相比徐海寶拿出來的水果,很多科考隊員都覺得,以前吃的水果根本不叫水果。

甚至有隊員戲稱,徐海寶的背囊就是傳說的百寶箱,要什麼有什麼。事實上,徐海寶也沒太小氣。水果這種東西,對此刻的徐海寶而言,真心算不上什麼。

或許在識貨之人看來,這些水果若是流落到外面,只怕很多人會不惜高價搶破頭。可對徐海寶而言,混沌珠空間連靈果都誕生,何況這些普通的水果呢?

那怕這些普通的水果,靈氣依舊很充沛。可相比徐海寶平時食用的靈果,這種普通的水果靈氣還是少了許多。混沌珠空間的育寶之力,確實令徐海寶大呼驚奇。

愛若回首 看到空間生長出來的新奇之物,很多都是從普通的植物變化而來。這也說明,現實當中很多看似普通的植物,經過混沌珠空間的進化,也能蛻變成靈植。

坐擁這樣一個神奇的空間,原本以為修仙無望的徐海寶,此刻卻對未來充滿信心。當然,想獲得更完美更完善的混沌珠空間,現在他在做的事便不能停止。

出於這種考慮跟需要,徐海寶已經決定,在未來漫長的時間裡,他會真正的週遊世界,除了無盡的海洋之外,那些人跡罕見的原始叢林,他都會去轉一轉。

唯有去那些人跡罕見,並未受到太多人類破壞的地方,才有可能找到真正稀有罕見的東西,才能見識更多不為人知,屬於地球遠古時代的秘密。

在科考站待了不到三天時間,徐海寶也適時提出告辭。雖然待在混沌珠空間,徐海寶一樣能安心休息。可那種休息,大多時候都會顯得孤寂。

反觀待在科考站這邊,雖說白天黑夜有些分辨不清,可科考站的工作人員,依舊執行正常的作息時間。該休息的時候,依舊回休息區睡覺休息。

做為客人,徐海寶也跟其它科考隊員一樣,沒事待在休息室休息。休息的時候,還能找到聊天的伴。這種情況,在野外跟混沌珠空間內,無疑是體會不到的。

唯有這個時候,徐海寶才會覺得自己很正常,跟這些科考隊員一樣是正常人!

面對徐海寶提出告辭,科考站長也很不舍的道:「徐顧問,要不再休息幾天吧?這段時間,周邊的天氣情況有些惡劣。待在野外,只怕也不太方便吧?」

「沒事!我常年四處遊歷,比這更糟糕的情況都碰到過。待在站里雖然舒服,可也容易磨滅鬥志。越是條件惡劣,越能得到鍛煉嘛!我沒事的!」

既然決定要走,徐海寶自然不擔心天氣之類的狀況。即使天上下冰雹,想傷害到徐海寶也沒可能。修士的與眾不同,或許也就體現在這方面。

讓科考站隊員意外的是,走出科考站的徐海寶,看著站外空曠的區域突然道:「陳站長,早前聽你說過,科考站面積有些小,有打算擴建,對吧?」

「是的!只是在這邊建房,難度比較大。就我們現在這個科考站,也花費了幾年時間方才完工。加上運輸上的問題,所以這只是一個設想。」

聽完陳站長說的話,徐海寶看了看周圍的地勢道:「在這裡建房,真正的困難除了材料運輸難之外,應該就是打地基的困難。地基不穩,房子便無法穩固,對吧?」

「是的!雖然我們科考站這個位置選的不錯,可地基比較難打。不打牢地基的話,普通的房子很難抵禦強風天氣。可這邊,大型設備根本運不過來。」

正當眾人好奇,徐海寶為何有此一問時,徐海寶卻笑著道:「這樣吧!難得來一趟,我就提前送你們一份薄禮。房子的地基,我來替你們打,如何建你們自己看著辦。」

此話一出,陳站長一臉錯愕的道:「打地基?這怎麼打?」

「先前我看了一下,你們目前居住的房子底部,大多都打了鋼筋固定。房子底座,無一例外都是焊在底座上。臨走前,我給你們打十八根盤龍柱,保證穩固如山。」

既然是奇人,那也有必要拿出一點奇人的架勢來。待在科考站的這段時間,徐海寶很清楚這些隊員只覺得他很神奇,跟魔術師一樣,卻並未覺得他有多恐怖。

臨行之時,徐海寶覺得有必要讓他們見識一下,何為修士的手段。況且,做為國內首個建造在南極內陸地區的科考站,確實有必要擴建一番。

只要將房子的地基打好,後續建房就會顯得容易許多。在南極這種地方,打地基是件極其困難的事。而地基又關乎房子安全,不牢固隨時有可能被大風颳倒。

就在眾隊員好奇的目光下,徐海寶輕吐一聲道:「盤龍柱,出!」

話音落下,一根雕刻著盤龍的鐵柱便憑空出現。看到這根鐵柱,很多隊員都忍不住睜大眼睛。握著盤龍柱的徐海寶一跺地,身體便凌空飛了起來。

即便此刻外面風雪依舊很大,可風雪中的徐海寶依舊穩如泰山,那巨大的鐵柱在他手裡跟一根繡花針一般。看到這一幕,眾隊員方知徐海寶的神秘與強大。

「哇,老天爺,這個徐顧問真的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這世上,難不成真有神仙?」

「是啊!那柱子好粗,握在他手裡跟沒重量一樣。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人?」

聽著隊員們七嘴八舌的議論,同樣興奮且緊張的陳站長卻適時道:「都別說話,老實看著。這是徐顧問的一番心意,只要帶眼睛看,不許隨便說,明白嗎?」

「知道了,站長!」

找到先前選定的地基位置,徐海寶將盤龍柱堅起,踩在盤龍柱的頂端用力一跺腳,原本堅硬的凍土層,根本無法抵擋盤龍柱的穿透,修長的盤龍柱開始迅速降入地面。

若非知道腳下的凍土有多堅硬,只怕很多隊員都會覺得,他們腳下的土地是塊豆腐呢!要不然,徐海寶取出的盤龍柱,怎麼可能這麼輕鬆的破土而入呢!

伴隨凌空而立的徐海寶,從空間將煉製好的十八根盤龍柱,全部打入地底。看著依舊露在外面長達三米左右的巨大鐵柱,陳站長也覺得滿心歡喜。

有了徐海寶打下的盤龍柱地基,後續擴建科考站,只需運來一些材料即可。雖然還未感受那鐵柱的強度,可陳站長相信,徐海寶這種人出手,那地基必定穩固如山。

打下十八根盤龍柱,從空中落下的徐海寶也笑著道:「這十八根盤龍柱,我已經幫你們打下了。剩下的擴建工程怎麼做,我就不多插手,你們自己看著辦就好。

建造房屋時,你們只需以十八根盤龍柱為地基,相信再大的風雪,也動搖不了建在其中的房子。即便發生地震,建在上面的房子,依舊能穩如泰山。」

難得出手顯擺一次,徐海寶自然不可能做出什麼豆腐渣的工程來。至少有一點徐海寶相信,未來這座科考站,即便附近的冰川消融,也不用擔心出什麼意外。

有這座盤龍柱陣在,普通的邪物也很難靠近。雖說這種靈異事件,在南極不太可能碰到。 太清仙緣傳 可徐海寶相信,待在盤龍柱中生活,人的體質也會健康許多。

打下十八根盤龍柱,周邊的氣場也發生了一些改變。至少很多科考隊員,能夠明顯感覺到,科考站附近的風雪要弱了許多,而這就是盤龍柱陣的神奇所在。

走出科考站的陳站長,站在一根比大腿還粗的鐵柱旁,摸著這根巨大的鐵柱道:「徐顧問,你真是個奇人啊!」

「陳站長,敢情你還不相信我的身份啊!各位也是為國做貢獻,難得有機會碰上,我也盡點個人的心意。這十八根柱子,有諸多神奇,往後你們自能體會到。

緣聚緣散,我也差不多該上路離開了,諸位也多保重。至於禁區內的情況,待我探訪過後,我也會給你們傳送一些資料跟東西。當然,僅限於科考研究!」

抱拳之後,徐海寶在一眾科考隊員狂熱跟崇拜的眼神中凌空而逝。看著徐海寶消失的方向,很多科考隊員都知道,徐海寶要去南極真正的禁區探險了。

那個地方,風雪比他們這裡更大,情況比這裡更加複雜跟危險。至少現階段,很多國家都組織過科考隊,試圖進入那片區域,卻通通無功而返。

如果徐海寶真能進入那片禁區,或許會讓科考站知道,那片看似平靜的禁區中,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至於徐海寶這樣的奇人,今生只怕無緣再見了! 待在崑崙站的這段時間,徐海寶也好好調整了一下個人狀態。雖說修士必須習慣孤獨寂寞的生活,可徐海寶依舊希望他這個修士,能偶爾體會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跟那些科考站的科考隊員接觸過後,徐海寶覺得這些科考隊員同樣過的不容易。若非肩負的責任跟使命,只怕他們很多人,也很難在這種環境中堅持下來。

修士不易,普通人亦不易!

不論修士還是普通人,只要是人都會有不如意的時候!說到底,只要還是人,人性這種特性便會存在,心理便會有所波動。修士也不能免俗!

修真之前先修心,俗世歷練淬紅塵,這些話還是有道理的。至少在徐海寶離開科考站后,他依舊覺得收穫不小。心境的提升,意味著未來他能走的更遠。

離開崑崙站,徐海寶迎風踏雪進入更為危險的南極腹地。即使目前有多國,在南極大陸建立起各自的科考站。可真正的核心腹地,依舊屬於人類禁區。

超越十二級的寒風呼嘯而過,零下幾十度的極度冰溫,外加隨時有可能出現的極光,阻擋著任何有可能進入禁區的生命體。即便機器人,也很難在這種情況下生存下來。

原本凌空飛行的徐海寶,感受著空中吹來如冰刀一般的巨風,深有感觸的道:「這樣的風力強度,跟傳說的罡風也沒什麼區別。風似刀,冰如刺,確實不愧為禁區之名。」

感受到空中飛行帶來的巨大壓力,徐海寶雖然能夠堅持,可修為消耗非常巨大。這種情況下,徐海寶最終選擇步行。走在冰蓋上,徐海寶也能體會到什麼叫冰如鐵。

冰蓋禁區的冰川,或許因為長年受巨風的洗禮,還有極度的冰溫,那些覆蓋大地的寒冰,堅固的如同鋼鐵一般。普通人用盡全力,只怕都很難在冰面留下印跡。

極度冰溫之下,人類科技鍛造的普通鋼鐵,也會變得失去韌性。加上不時出現的極光,令整個冰蓋區變成電磁干擾區,電子設備在這種地方根本發揮不了作用。

況且,還有超越十二級颱風威力的巨風,人類想進入這片禁區,其難度可想而知。即便徐海寶這樣的金丹強者,為了保存實力,也只能選擇步行前進。

甚至在行進了一段路之後,徐海寶直接光著身子行進,解除身前的保護罩。這樣做用意也很簡單,就是希望通過這種環境,進一步歷練自己的肉身強度。

巨風挾裹的碎冰,如同一把把鋼刀撞擊在徐海寶的身體上。承受過海底重壓的肉身,也不時被切割出傷痕。由此可見,這些碎冰的威力,比普通的穿甲彈威力都大。

並未停下腳步的徐海寶,很清楚這些碎冰還傷害不了他。感受著身體傳來的刺痛感,徐海寶不禁感嘆道:「這地方的風,還真夠勁啊!」

行進了一段路程之後,徐海寶終於走出強風地帶,來到一塊能避風的區域。看著依舊白茫茫的前方,徐海寶也知道這禁區的面積,只怕比想象中還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