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李傲當初看著容華和容景的信息本來是不信的,至於白煙柳,雖然看資料她也很出色,但李傲拿到資料時白煙柳已經被廢了,而且白煙柳的行事讓他厭惡,自然不會太關注。

而在李傲表示不相信的時候,李傲的師尊卻笑著說,別人看到他的資料也未必相信,這個時代,是一個很好的時代,並非是針對某個大陸,而是對所有低等位面而言。

所以,青藍大陸上人傑輩出的同時,其他大陸自然也是不遑多讓,天才層出不窮。

李傲沖容華拱了拱手:「得罪了容道友還請莫怪。」

他也算是鬧明白自己的處境了,他現在應該是在玄天大陸的地盤——每個大陸進入的方圓百萬里範圍,被默認為這個大陸所有。

李傲之所以會突然出手襲擊容華,就是因為弄不明白自己落在了什麼地方,打算找個人問問。

至於問過之後要怎麼對待那個被他抓來的人,那就得看情況了。

而現在,容華和他修為不相上下,甚至經過方才的動手,李傲清楚,真要打起來,他的勝算可謂極低,自然也就放低了自己的姿態。

容華微微挑眉還沒開口,兔兔就先氣憤之極的開了口:「你背地裡偷襲,若非容容反應快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你現在只是一句輕描淡寫的賠罪就想讓事情過去?做夢!」

李傲的目光凝在兔兔身上,方才沒注意,兔兔一開口李傲就發現,雖然兔兔玲瓏可愛,眼神靈動,但實則它身上並沒有生命氣息。

那麼,是傀儡?

李傲手中的刀幾不可見的嗡鳴一聲,他手中的刀也是已經生了器靈的,自然對同為器靈的兔兔有所感應。

李傲眼中閃過一抹瞭然,原來是器靈……

李傲再看容華時目光凝重了許多,能有一個能凝成實體的器靈,容華背後若非有大背景,那就是她本身有大氣運。

在一想兔兔方才的話,他手一翻,一個散發著濃郁靈氣的上品靈玉盒出現在手中:「賠罪自然不是一句話了事,這株萬年份的不死草就送給容道友了,以聊表歉意。」

說著話的時候,李傲的眼中不由閃過一抹肉痛之色,

不死草和鳳凰花是只有鳳凰一族的族地才有,只有鳳凰一族以血蘊養才能長成的天材地寶。

李傲也是無意中才發現了這一株。

李傲深吸一口氣,將玉盒拋給了容華,容華接住,打開看了看,晶瑩剔透的紫色靈植,葉脈,軀幹上的紋絡連起來正好形成一個振翅欲飛的鳳凰。

確實是不死草,而且還是上品不死草。

容華合上玉盒,神色不見多少得了好東西的喜悅:「以萬年不死草做賠禮,過於貴重了。」

容華她其實,是不缺不死草的,君臨送給她的宮殿神器中,後花園中可是種了一大片的不死草和鳳凰花。

那上面的灼熱氣息,容華當時就覺得,她家阿臨一定是打劫了那位和他同為九大至尊神獸之一,朱雀的心頭精血。

想到這個可能后,容華可是找君臨確認過的,得到確切答案之後,容華可謂失語良久。

不論是對人修還是獸修來說,精血那都是極為重要的,而心頭精血,那更是重中之重!

不論是人修還是獸修,不論修為多高,活的多久,心頭精血也不會超過九滴。

損失一滴心頭精血,實力也就相當於削弱了一層。

心頭精血的重要性,也就比本源的重要性弱了一分而已。

而君臨,問一個神尊級別的高手,還是九大至尊神獸之一的朱雀要了一滴心頭精血,他居然埋在後花園裡養不死草和鳳凰花……

容華當時就忍不住想,他怎麼就沒被狂暴的至尊神獸朱雀給打死呢?——因為流火打不過君臨。

當然,容華更好奇的是,君臨是怎麼從朱雀手中拿到這一滴心頭精血的。

要知道,損失一滴心頭精血,那可是億萬年都不一定能修養的回來的,而且還會對修為的提升造成極大障礙。

李傲注意到容華平靜的神色,那是真的平靜,就好像已經手裡拿的是一根雜草似的。

他沒想到不死草也好,鳳凰花也罷,對容華來說,那簡直稀鬆平常——君臨宮殿的後花園中種了百多畝的不死草和鳳凰花,所以這玩意兒她當真不缺,尤其萬年往上的,

李傲猜不到事實,所以他只覺得容華心性真是夠好,見到不死草這種東西也能表現的這麼淡然沉靜。

李傲眸中極快的劃過一抹無奈:「我想請容道友用不死草煉一爐療傷丹藥,只需給我一枚就可。」

李傲看過容華的資料,自然知道容華少有的在人前煉丹,每一爐丹藥都不下於五枚,且枚枚上品。

說著他拿出一枚儲物戒指:「煉丹所需的其他靈植都在這裡面,共有三份,除了不死草。」

丹成之後剩下的靈植都是煉丹師的報酬,這是規矩。

所以李傲也就沒說。

兔兔語氣很不好:「所以你究竟是賠罪呢?還是求丹藥呢?」

李傲沒搭理兔兔,青藍大陸的修鍊天才不少,可以說每隔一段時間就能出現幾個十幾個,煉器師,符師和陣法師也不缺,偏偏就缺了煉丹師。

也不知是什麼原因,青藍大陸便是千年也不一定出一個具有煉丹天賦的修士,便是有那麼一個,天賦也不是那麼好,

在青藍大陸,現如今最高級的煉丹師不過是七階,且還是唯一的一個七階煉丹師。

由此可見,李傲見著身為煉丹師,還是九階煉丹師的容華內心有多麼激蕩,君不見他說容華的消息時,擺在前面的就是九階煉丹師,然後就說修為,什麼煉器師,符師和陣法師,他完全沒提到。

但心裡再怎麼激動,他面上卻一點沒有表現出來,不是因為他足夠淡定,而是因為他面癱。

看著容華,李傲頓了頓,又說了一句:「我還可以答應容道友三個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都會傾盡全力。」

容華微微挑眉:「就為了一枚九階療傷丹藥?」

雖然不死草因其不死特性,煉製出來的丹藥吃下去之後,除了療傷之外,還能讓人在危及性命之時有五成幾率激發其不死特性,破而後立。

但李傲給出的條件也太豐厚了。

不說別的,就那三個條件,容華有著推衍之術,自然看得出李傲氣運之雄厚,逢凶化吉,遇難成祥……這樣的氣運怕是一路升至仙尊都不成問題。

未來仙尊的三個承諾,還是拼盡全力都會做到的那種……嘖嘖。

李傲嘆了口氣:「對道友來說只是一枚九階丹藥,對我來說,卻是用來救命的。」

他的師尊,受了重傷,最多能再撐百多年,正等著九階丹藥救命吶。

李傲眼神期盼的看著容華:「如此,不知道友可願開爐煉丹?」 容華輕笑一聲:「道友出手這麼大方,態度這麼誠懇,我若是不應下也說不過去不是?」

反正煉製九階丹藥對她來說也不算什麼。

李傲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他知道,容華這是答應了:「那真是多謝容道友了。」

李傲頓了頓:「……不知容道友何時開爐?」

雖然容華已經答應了他,但是丹藥沒有拿到手,李傲難免心有不安。

容華指了指沼澤:「總也該離開這處沼澤之後再說。」

沼澤中的瘴氣是有毒的,別看容華和李傲在這沼澤中待了不短的時間,什麼事也沒有,但那是因為兩人修為高的緣故。

因著瘴氣有毒的緣故,這處沼澤中可謂沒有任何生命,就是容華和李傲腳下踩著的樹枝,那也是枯枝,整個沼澤除了容華和李傲,寂靜的沒有一點生氣。

若非凝嬰以上修為,進了這沼澤,根本就擋不住瘴氣中所含有的劇毒。

綜上所述,這裡著實不是什麼適合煉丹的地方。

雖然沼澤中的瘴氣對煉丹,對容華都沒有什麼影響,但這麼死氣沉沉,顏色灰敗的地方看著真的很影響心情。

雖然這點不舒服不至於影響容華煉丹的成功率,但她卻是真的不想在這裡開爐。

聞言,李傲點了點頭:「那我們就先離開。」

雖然李傲恨不得立馬拿到丹藥,但是煉丹師的意願還是需要顧及到的。

尤其是在這個煉丹師他打不過的情況下。

兩個人腳尖不時點在沼澤里的枯木上,極快的掠過沼澤的範圍——其實飛過去更快,奈何古秘境禁飛。

出了沼澤之後,容華也沒故意拖著,尋了一塊地,就拿出了丹爐,她沖著李傲點了點頭:「有勞道友護法。」

不等李傲回答,容華就已經開始煉丹了,一株株靈植被容華投進丹爐里,提煉出一團團或液體,或粉末的靈植精華來。

李傲目不轉睛的看著容華的動作,他在離開沼澤的路上,就已經將裝滿靈植的儲物戒指交給了容華。

李傲來古秘境中,最大的目的不是尋找機緣而是尋找九階煉丹師,為他煉製九階療傷丹藥。

他的師尊餘下的時間不超過一百二十年,再得不到療傷丹藥,會死。

李傲尋了很久將煉丹所需的靈植尋齊,青藍大陸上卻沒有九階煉丹師。

恰逢古秘境開啟,眾多位面齊聚,這就是一個機會,一個能夠讓他尋到九階煉丹師的機會。

所以,一進古秘境,李傲就發動了自己偶然所得的隨機傳送符,這傳送符雖是隨機,但最近距離傳送距離也是千萬里,正好是古秘境兩個大陸之間間隔的最近距離。

也是有這張等級極高,傳送距離也很給力的隨機傳送符,李傲才能在進入古秘境之後半月,就跑來了這裡,遇上了容華。

而容華,也是他在傳送到這裡之後遇上的第一個人。

第二日下午,容華的丹爐上方出現了七彩雲霞,這是九階丹藥成型的異象,而丹藥也只有到了九階,才會引發異象。

李傲驀然瞪大了眼,雖然青藍大陸上沒有九階煉丹師,但並不代表他們就不了解煉丹師煉丹時的情況了。

一枚九階丹藥最起碼也要煉製半個月吧?這位容道友從昨個兒下午煉丹,到現在,也不過一天一夜的時間,九階丹藥就煉出來了?他不是在做夢吧?!

李傲簡直不敢相信。

可不論他再怎麼不敢相信,七彩雲霞異象出現之後不久,容華就睜開了雙眼,雙手一拍,五顆圓潤的丹香內斂的丹藥就滴溜溜飛了出來。

容華纖纖素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玉瓶,輕輕巧巧一撈,丹藥就已經都被她收進了玉瓶。

等容華將丹爐收起,將丹藥分好,然後把屬於李傲的那份遞到他眼前,李傲才堪堪回神,將容華遞過來的丹瓶拿到手中握緊。

盯著容華欲言又止幾番,也沒有將自己想問的話問出口,只是道了個謝。

容華自然知道李傲心中的震撼,要知道阮琳那幾個第一次見到她煉丹,表情可比李傲精彩多了,那還是知道她一些底細的。

照這麼說來,李傲只是眼神變化莫測,臉色不變,倒是比阮琳幾個強多了——咳咳,李傲他面癱,就是想變臉也變不了啊。

其實煉丹速度快這點很好理解,源自於容華的神魂修為。

神魂越強大,神識就越強大,再加上容華體內那海量的靈力,自然速度就快了。

其實要讓容函來煉的話,速度還能比容華更快。

李傲打開丹瓶看了看:「這怎麼是三顆?不是說好一顆的嗎?」

容華笑了笑:「道友許諾的三個要求我已經佔了大便宜,總不好讓道友太吃虧。」

頓了頓之後,容華看在李傲的那三個條件上客氣的問了一句:「李道友接下來有何打算?」

雖然他體內的靈力沒有容華多,但他真實修為是仙君,還是九階煉丹仙師,神魂修為直逼仙帝後期。

玄奇世界online 李傲沉默一瞬:「……不知接下來的日子可否有幸與道友同行。」

古秘境會開啟百年,當然,古秘境中百年,外界不過三個月罷了——沒錯,古秘境的時間流速和外界是不一樣的。

修士進入古秘境之後那就只能等到古秘境關閉之日被古秘境傳送出去,當然,不管在何方,傳送出去之後,那就是在自己進入古秘境的地方。

而在這之前也沒別的辦法可以出去。

所以李傲就算再想把丹藥給自家師尊,那也得乖乖等到古秘境自行關閉。

至於這段時間,李傲想,容華算是幫了他大忙,那他就跟著容華,遇事也能幫的上忙。

容華還沒說話,兔兔就先拒絕了:「不行!」

開玩笑,他們接下來可是要去尋神器的,李傲和他們不過萍水相逢,要是起了爭奪之心怎麼辦?兔兔一點也不想用神器來考驗自家主人的運氣和李傲的人品。

雖然它家容容用不著怕李傲,但能少一事是一事。

李傲默默看了一眼兔兔,也知道容華沒有開口那就是認可了兔兔的話,他也就不再強求。

李傲遞出一枚傳音玉簡:「若是有事容道友盡可用此玉簡聯繫我,不論在何方,我都會儘快趕過去幫忙。」

容華倒也沒拒絕李傲的好意,將玉簡收了下來。

兩人告別之後,容華抱著兔兔繼續往目的地行進。

半年之後。

依然是那片森林之中。

「兔兔,那把神器究竟在西面的何處?」趕了這許久的路,容華終於想起來問這個問題。

兔兔默默低著頭算了算:「也不遠了,容容你再趕三年路就可以了。」

容華:「……」

因著古秘境禁飛的緣故,趕路的速度也就慢了些,容華雖然是走著,用的卻是縮地成寸的法子,一步千米。

她一天趕路三個時辰,兩萬多公里,這已經走了半年了,兔兔居然告訴她還得走三年……簡直了!

兔兔注意到容華的神色不對,連忙討好的看著容華,語氣軟軟的:「容容你別生氣嘛,我和云云當初進入古秘境的大陸並不是玄天大陸,而在那個大陸進入古秘境之後所在的方位又離玄天大陸進入古秘境后所在的方位很遠……」

兔兔頓了頓,語氣有些沮喪:「要不,要不咱們就不找了?」

兔兔知道,容華其實並不缺神器,但那件神器的能力很特殊,可以說是獨一無二,也正是因此,雲闞仙府的前任主人才沒能讓其認主。

但兔兔卻覺得,容華一定能讓那件神器認主,而且,那件神器日後會幫容華大忙……也就是因為這冥冥之中的感應,兔兔才會這麼想讓容華找到那件神器。

容華揉了揉兔兔的小腦袋:「我並沒有生氣。」

只是乍一聽到還要走的路,一時有點綳不住而已。

兔兔語氣小心翼翼:「那那件神器……」

容華勾了勾唇:「自然是要繼續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