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紅色寶箱裡面居然就蘊藏強化靈魂的東西,可以想象一下藍色寶箱中的東西,肯定會增加珍貴,那麼銀色寶箱呢?金色寶箱呢?黑色寶箱呢!

羅征不清楚自己能夠攀爬到哪一層,但是他只能儘可能的向上攀爬!

六尊天魔魅影狠狠的迎向那些風刃,那位斗篷小子是利用詭異的身份閃避這些風刃,而羅征則更加直接,居然與這些風刃硬抗!

「啪啪啪啪……」

兩尊天魔魅影抵擋在前面,不斷地被風刃切割,即使以天魔魅影之堅固結實,那些風刃還是在表面切出一道道痕迹。

當那些痕迹積累到一定的數量之後,兩尊天魔魅影就轟然破碎。

最前面兩尊天魔魅影破碎之後,就又有兩尊天魔魅影頂上去,羅征可是有六尊天魔魅影,而且那破碎的兩尊還能夠重新凝結,繼續在後面排隊……

叢林之中,百里紅楓已經扯開自己的斗篷,露出一張英俊的面孔,他擁有一頭火紅色的頭髮,眉目之間還有一絲邪氣,正是因為這一絲邪氣,百里紅楓可是他們祥雲宗的萬人迷!

面對暴怒的趙小花,他居然沒有逃跑,而是選擇在這裡看戲,不得不說他藝高人膽大。

看得出來,百里紅楓的心態不錯,他並沒有因為功虧一簣,沒能夠取走藍色寶箱而沮喪。

「這傢伙,真有趣,居然用這種方法擋住風刃,而且他召喚出來的六個人形雕塑也很詭異,破碎后居然重新凝結,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傢伙修鍊的至少是聖階功法……我以為我在這一次試煉者之路上難以遇到對手,就算是有,也是趙小花和卓不凡,沒想到這先天三重的傢伙冒出來了,真是不可小看天下人啊,」百里紅楓感嘆了一句。 聽得系統的祝賀聲,蕭寒也是迅速睜開了眼睛,只見幸運轉盤的指針停在了一處物品欄上,上面寫著四個大字。

陣道天賦!

「唉,這運氣……」見到一件聖物寶貝都沒抽到,蕭寒頓時變得鬱悶下來,不過片刻后,蕭寒猛地回神,眼睛陡然變得火熱起來,

「我去,陣道天賦?!」

蕭寒一下從床上蹦了起來,眼睛瞪得老大,目光直直盯著幸運轉盤上指針所指的物品欄處,一臉激動之色。

陣道天賦!

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剛才蕭寒還沒有意識到,此刻回過神來,他覺得自己剛才腦袋簡直抽筋了,抽到這玩意兒,比那什麼靈丹聖物不知強大了多少倍,自己這是賺大發了啊,簡直是運氣爆棚!

仔細一想便會知道為何說蕭寒的運氣爆棚了,靈丹聖物,終究是死物,而陣道天賦卻是活的,抽到天賦這玩意兒,說白點,那就是直接從白痴變成了天才啊!

而且是陣道天才,在大千世界的陣道天才,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可怕的實力與潛力!

大千世界中,大道萬千,陣道,便是其中一種極為厲害的修鍊之道。

陣道,分為靈陣與戰陣,與之對應的自然就有靈陣師和戰陣師。

靈陣師,強大的靈陣師,一念布陣,揮手之間,屠滅一方,一位強大的靈陣師,可敵百萬雄師!

戰陣師,同樣是陣道中的一個分支,相比於靈陣師的單人布陣,戰陣師則要顯得繁瑣一些,因為戰陣師操控地是一方軍隊,雖說操作繁瑣,但若是讓一位強大的戰陣師指揮一支軍隊,那絕對是無往而不利,戰無不勝,一些強大戰陣師,再配合精銳軍隊,那等威力根本不敢想象,即便是強如天至尊,在強大戰陣師的戰陣中也能被輕易絞殺!

總而言之,靈陣師,戰陣師,都是極為恐怖的存在,特別是對於那些靈力與陣道雙修之人而言,那絕對是一種強大的底牌,若是出其不意,甚至能夠越階殺敵!

因此,回想起大千世界中的可怕陣道,再看到自己所抽取的陣道天賦,蕭寒怎麼能不興奮?

「恭喜主人又添新技。」系統對蕭寒道賀。

隨即虛幻幸運轉盤消失,又一片光幕出現在了蕭寒面前,是一個關於蕭寒的系統信息界面。

【————】

宿主:蕭寒

所在世界:大千世界

等級:下位地至尊

陣道:一階陣道宗師(註:陣道分,大師,宗師,大宗師三等,大師分九品對應至尊境;宗師分三階,對應地至尊境;大宗師亦然。)

【————】

「一階陣道宗師,剛好對應下位地至尊!」蕭寒目光灼灼地看著面前信息界面,興奮不已,之前還在為自己的底牌少而發愁,這不馬上就抽到了一記強大的底牌,無論是靈陣還是戰陣,如今他都可以隨手布置,這次抽獎,真的就是一次及時雨啊。

「看來出了洛神族后,得去搞幾部靈陣圖了,若是再弄一支戰力強大的軍隊,那就更加如虎添翼了……」蕭寒心中盤算著,出去闖蕩,還是得要有點底牌。

「當然,要是能夠收服大千世界的聖冰那就更完美了。」蕭寒又想到系統之前提及的聖冰,這是他的修鍊之道,若是掌控大千世界的聖冰,必將是他極為強大的手段,系統說大千世界的聖冰比神火更強,那麼若是將其掌控,威力可想而知。

只不過,聖冰線索,何處去尋?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當年在鬥氣大陸,是因為他遊歷至風雪之城,無意在冰雪皇室陵墓中尋得雷霆神冰,進而之後發現沐雪琴體內的封印神冰,兩大神冰融合之後,方才奇妙的誕生了神冰地圖,這才讓得蕭寒有了尋找神冰的線索。

然而,如今到了這大千世界,又該如何去尋找聖冰?

「小柔,總該給點尋找聖冰的線索吧?」雖說知道是白問,但是蕭寒還是問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車到山前必有路,該來的,總會來,是你的,終究是你的……」系統的聲音響起。

得了,又來。

「我怕了你了,不問了。」不等系統長篇大論展開,蕭寒連忙將其打斷,這要是進行一次思想工作,那簡直可以把死人給說得詐屍,蕭寒自然懶得聽系統嘮叨。

「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去看那洛河之畔,看看那無字碑到底有什麼名堂……」蕭寒目光閃爍著精芒,參悟無字碑可獲得神術獎勵,如此機好東西,蕭寒自然得去一探究竟。

翌日。

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和煦的陽光傾灑洛神別院,微風時而拂過,讓得別院的竹林沙沙作響,清脆的鳥鳴聲不時傳出,頗有幾分鳥鳴山更幽的意境。

「嘎吱…」

別院中,一扇竹門悄然推開了,一夜好夢的蕭寒邁步而出,呼吸著清晨新鮮空氣,蕭寒神清氣爽,心情也是大好,淡金色的陽光映射在他的臉龐上,稜角分明,顯得陽光俊逸。

正在院落中沏著早茶的紅袖,抬頭看去,正好可以看到蕭寒那側臉的輪廓,陽光中透著堅毅,英氣逼人,自然有一番難言的魅力。

紅袖看得一怔失神,不過一對明眸中卻是泛著淺淺笑意。

「紅袖,早!」

蕭寒伸了個懶腰,對著紅袖打了個招呼,隨即笑著走了過來,心情極好,紅袖添香,素手沏茶,整日如此風景,心情又怎能不好?

「蕭寒先生,早!」紅袖莞爾一笑,隨即端起剛沏的新茶恭敬遞到蕭寒面前,道:「蕭寒先生請用茶。」

蕭寒接過早茶,隨即在餐桌旁隨意坐下,紅袖早已經備下早餐,清粥小菜,清香迷人,雖不豐盛,但卻十分精緻,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個挺會照顧人的侍女,與其相處起來,讓人頗為舒適。

「整日蕭寒先生長蕭寒先生短的,紅袖你不累啊。」蕭寒無奈苦笑了笑,又道:「坐下一起吃吧,還站著幹嘛。」

紅袖坐下,曼妙的曲線依舊難掩,她雙手抵在雪白的下巴上,美眸含笑看著蕭寒,像是有幾分小女兒犯花痴似的笑道:「我就喜歡叫你蕭寒先生。」

「蕭寒先生。」

「蕭寒先生……」 那群雲殿弟子一個個也是無語了,他們都不是弱者,以雲殿精英的實力,任何一個人放在二品宗門之中,都有競爭前三的實力。

但是現在跟羅征比一比,就感覺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羅征自然不會在乎下面那幫雲殿弟子的眼光,將天魔魅影放在前方不斷地推進之下,羅征很快就接近了那紅色寶箱。

「嗚……」

羅征接觸到紅色寶箱的瞬間,山洞裡面的機關停止了工作,狂猛的風勢也消散的無影無蹤。

「拿到了!」羅征心中一喜。

「啪嗒,」羅征在觸摸之下,似乎觸動了寶箱之上的機關,這寶箱自動打開了。

隨後羅征就看到紅色寶箱裡面漂浮出一團不規則形狀的黑色物質,這黑色物質彷彿是活物一般,看上去軟綿綿的,不斷地蠕動。

羅征想要伸手去抓,可是手指卻直接從那黑色物質之中穿了過去……

就在羅征還來不及奇怪的時候,這黑色物質就直接射出了羅征的眉心。

一股十分清涼的感覺,頓時穿透了羅征的大腦,彷彿讓羅征沐浴在冰天雪地之中,冰涼,但不刺骨,而是一種清潤至心的涼意。

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在這一刻,得到了升華。

豁然增開眼睛的時候,羅征已經吸收完畢。

羅征吸收這黑色物質的速度,比百里紅楓快了足足一倍的時間,很大程度的原因,是羅征的靈魂經過了煅燒,早已經比普通人強大。

這黑色物質對於許多武者來說,可以大幅的增強靈魂,當然,這黑色物質給羅征的增幅也不小,不過相對而言沒有那麼明顯罷了。

這就好比一個農夫得到一畝田地,對於這農夫就是翻天覆地的改變。

而一位地主,本身就擁有二十畝田地,就算多了一畝地后也不會產生太大的改變,只能說是錦上添花。

而羅征此刻的身份,就好比這位地主,這黑色物質則是錦上添花的那一畝地。

吸收完畢之後,羅征沒有做停留,繼續往上攀升,下一個目標,藍色寶箱!

百里紅楓就是折戟在這藍色寶箱的石台上,看到羅徵選擇繼續攀登,他薄薄的嘴唇微微翹起,「有趣,得到了紅色寶箱也不滿足,剛剛你應該也看到這藍色寶箱的難度了,竟然還有自信上去,難道說你已經相處了破解的方法?」

「恭喜,恭喜,老石,你這弟子拿到了紅色寶箱了!」祥雲宗的白衣老者笑道。

石驚天也是樂呵的說道:「你祥雲宗的百里紅楓不是也拿到了嗎?」

「哎,別說了,你看我祥雲宗的百里紅楓可是費了好大得勁,再看看你家的羅征,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彷彿平地漫步……」

聽到兩位宗主在這裡互相吹捧對方的弟子,彩雲宗,嵐雲宗,落雲宗的三位宗主都忍不住翻白眼。

不過他們翻白眼是因為他們吹無可吹,能夠得到寶箱,雖然僅僅只是紅色寶箱,這份機緣就算是超越歷年絕大多數參加試煉者之路的弟子了。

就在這時,費晗說道:「看,羅征已經爬上第二座石台!」

羅征攀爬的動作,可沒有百里紅楓那麼飄逸,所以攀爬的速度相對慢一些,不過這崖壁攀爬對於武者來說倒是沒什麼難度。

「他要怎麼對抗那火焰?」

「不趴下嗎?正面被那火舌灼燒的話,可是沒人受得了!」

幾位宗主原本以為羅征要學習百里紅楓的方法,趴在地上,避開那條火舌正面衝擊,慢慢的爬過來去。

可是羅征竟然沒有趴下,他竟然四平八穩的站在石台之上,準備迎接火舌的衝擊。

「這小子,想幹什麼?」

「他打算用自己的肉身去硬抗火舌?」

「不怕被燒死?」

幾位宗主看到信圭上的一幕,臉上也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別說先天秘境了,即使是他們這幾位神丹境的老傢伙想要這麼做,也必須用真元護體,純粹憑藉肉身去硬抗,估計夠嗆。

畢竟他們都是真元體系的武者,沒有取走煉體這一條道路。

「石驚天,羅征不會是走法體雙修的道路吧?」費晗看到石驚天臉上淡然自若的神色,就如此猜測到。

若是羅征不僅修鍊真元,也煉體的話,再加上吞服一些天地靈果之類的機緣,還真有可能憑藉肉身硬扛下那熊熊火舌。

誰知道石驚天搖搖頭說道:「其實我也不清楚,羅徵到底有沒有煉體……若是說煉體的話,我並沒有在他身上發現罡元的痕迹,也就是說羅征並沒有修鍊煉體術,但是他肉身又強橫的不像話,甚至比那些煉體者更強橫,這一點我到現在都想不通。」

羅征在全峰大筆上的表現,到現在都歷歷在目。

他的肉身強橫到讓人髮指的地步,就連裴天耀依靠不動明王虛影施展的青蓮業火都絲毫不懼,偏偏羅征身上並沒有蘊藏罡元。

罡元,乃是煉體者才擁有的一種能量,與真元體系的真元一樣,走煉體一途的武者,需要用罡元催動強橫的身體。

「竟然有如此奇特?」費晗聽聞石驚天的話,臉上也是一驚。

石驚天點點頭,「我並無半句虛言。」

石驚天自然看不出,羅征的身體早已經異於常人,他的肉身強橫,並非是因為煉體,而是被「錘鍊」成為了兵器,所以才有如此強橫,既然身為一件兵器,自然談不上「煉體」,也不可能產生罡元了。

就在談話之間,那一道熊熊火舌,已經正面沖向了羅征。

「轟……」

洶湧的火焰衝擊在羅征身上,瞬間讓羅征變成了一個火人。

因為羅征正面擋住了這火舌,所以這一段火舌並沒有衝出這座石台,而是被羅征硬生生的給擋住了。

在這火舌猛烈的繚繞,灼燒之下,羅征的衣物瞬間被燒了一個乾乾淨淨。

羅征心中還有些鬱悶,身為武者就是這點麻煩,衣服動不動被燒掉,十分不雅,不過他須彌戒中還存有幾套備用的衣服,一會兒倒是可以換上。

在這火舌的灼燒之下,羅征的身體上開始浮現出一道道金色的符文。

當羅征最初看到這火舌的時候,心中就有這個打算,想要藉助這火舌煅燒自己的身體,甚至一舉突破靈器之體,成為仙器之體!

不過現在羅徵發現自己這個算盤打錯了,或者說自己判斷有些幼稚。

眼前的這火舌威力雖然強大,但似乎品階並不高,或者說這種由特殊的機關製造出來的火焰,他的靈器之體「看不上」。

所以這火舌固然激發了他的身體上的金色符文,但金色符文並沒有旋轉,更加沒有旋轉著吞噬這火焰……

「跟預想中的有些差別啊,」羅征悶悶的想著,然後頂著這火舌往前沖。

他卻不知道,因為他這個舉動,已經讓讓不少人心中炸開了鍋。

百里紅楓原本叼著一根草捻子,坐在大樹上看好戲,他同樣利用一種秘法隱藏了自己的氣息,不光是雲殿弟子難以發現他,就算是那些潛藏在叢林中的鬼臉蜘蛛也無法發現他。

看到山谷崖壁上的一幕,嘴中的那根草捻子從嘴巴裡面掉下去,輕輕的飄落在地上而不自知。

「我靠!變態啊!」百里紅楓徹底服了。

作為祥雲宗千年不遇的天才,百里紅楓相比他們祥雲宗的弟子強太多了。

祥雲宗宗門大比的時候,他這第一名拿的太輕鬆了,第二名對百里紅楓來說毫無威脅,也根本沒有挑戰。

所以百里紅楓這一次來試煉者之路,只是重點注意兩個人,也就是雲殿的前兩名,趙小花和卓不凡。

祥雲宗宗主也再三叮囑他,千萬不要惹上這兩個傢伙。

這隱藏試煉關,他必須要闖,所以百里紅楓才會用斗篷遮住自己的臉,省的那趙小花記恨自己,惹出一些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