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流光一閃,劍影橫空,擋在了勝利者的前方。

「一劍橫空天地顫,萬古劍魔我為尊,三千戰場任縱橫,獨孤求敗傲凌雲!」

劍吟長鳴,聲傳八方,神光一閃,劍影之上出現一人,一襲白衫,身材修長,孤傲九天。他站在神劍之上,天地之間好似萬物不存,只有他孤身一人。

孤寂之氣,凌雲傲骨。

「獨孤求敗在此久侯了,留下靈寶、積分、神源,可自行離去,如若不然,此間天地,就是爾等埋骨之所!」

獨孤求敗負手而立,仰望蒼穹,淡淡說道。(未完待續。()) 「考古學很簡單的。嗯,可以說是非常的簡單,依照你的聰明才智一定可以六十分通過的。」

「……」

「阿徹,我求你了啊!我可不能掛科啊!要不然我這學霸以後怎麼在學校里混啊!」林北望睜著大眼睛,楚楚可憐的看著陸寒徹,嗓音儘可能的甜美。

陸寒徹依然一副冰山臉,頂著林北望的臉,卻還是能看得出陸寒徹鮮明標誌的表情,禁慾而高冷。

「阿徹,真的,考古學沒有那麼難的。」

「……」

「你看其實我們一直是同行!」林北望撲閃著大眼睛看著陸寒徹,誠懇的說到。

「你就是一挖土的!我們怎麼就是同行了?」陸寒徹忍不住懟回林北望。

「我挖土,你吃土啊……」

陸寒徹冰冷的眸子橫了一眼陸寒徹,「林北望你還能再扯一點嗎?」說完陸寒徹就準備走了。

林北望十分著急,也不管自己現在是何種形態的,一把撲過去,從後面緊緊的抱住了陸寒徹。

陸寒徹的身子一頓,停住了腳步。他低垂的眸子看到自己的腰上林北望環抱著的手,雖然她現在是魂體,形態虛無縹緲,陸寒徹卻還是感受到了林北望抱緊著自己,心中僵硬的地方徒然一崩。他昂起下巴,傲嬌的說了句,「走吧。」

聽到這一聲「走吧」,魂體林北望開心的上下飛了起來,簡直就是化身成某動畫片里長著翅膀的小精靈了。

陸寒徹的餘光瞥了一眼林北望,嘴角勾抹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面上卻毫無表情的走出了總裁辦公室。

迎面朝著陸寒徹走來的吳秘書,猶疑的盯了一眼陸寒徹,被他身上那獨有的冷冽的氣質嚇得應是收回目光,低著頭怯怯的從陸寒徹身旁走過。他敏感的心思已經能猜的出這走過的不是林北望本人,還是穿著林北望皮囊的陸總裁大人,也只有他才能有這麼強的氣場。

陸寒徹步伐生風的走到了大廈樓下,魂體林北望雀躍的跟在他身後。突然魂體林北望尷尬的收起了自己的腳步,她看到一張天使般純真無辜的臉站在離他們三步左右的地方。她認得這張臉的主人。

穿著林北望皮囊的陸寒徹眉眼微抬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人,不語,欲要徑直從她身旁走過。

她見林北望沒有停留的意思,白皙的臉龐上劃過一絲擰結,她轉身對著林北望的身影大喊,「林北望,我勸你還是儘早離開他!你配不上他!你再不離開他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在C城裡呆不下去的!」

面對著這麼囂張的話語,魂體林北望瞅眼看向穿著她皮囊的陸寒徹,想從他的臉上窺探出一絲他內心的情緒。很可惜,魂體林北望的想法落空了。陸寒徹聽到厲千如的大喊,臉上並未有任何波瀾,他直接無視掉了厲千如。眉眼之餘倒是看了一眼魂體林北望,嗓音低沉的說了句,「還不走?」

這倆同母異父的親兄妹,從來沒有見過有過多的交往,這個厲千如又為何對著林北望這麼敵意啊。

如果厲千如知道她兩次看到的林北望實則都是陸寒徹,真不知道她該情何以堪…… ?唐光很得意,非常得意,以他為主導,率領吸靈族人,聯合矮人王子高偉岸,破滅了銀印城。

「一座神城啊,在我的謀劃下破滅了,此等功績,必能名揚三千世界,讓我成為吸靈大世界的萬古英雄,也必然得到聖人的垂青,要是被聖人收為弟子,那我……!」

想到妙處,唐光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以我之資,再加上聖人全力培養,將來證道大羅,衝擊准聖,甚至窺視混元聖人……哈哈哈,到時候老子就建一個大大的後宮,在每一個大世界內都收集三千仙子神女,特別那些美妙的天使,可人的花仙子,誘人的九尾狐,清新的小精靈……嘖嘖嘖,那種生活,真是太美妙了。」

唐光陷入了未來的美好之中。

正在這時,一道劍光橫空而來,凌天的劍意,孤傲的身影,擋在了前方。

「留下靈寶、積分、神源,一個人類打劫?」

唐光被打斷了幻象,不禁惱怒非常,可看到前方只有一人,卻想打劫他們,古怪的笑了,「靈寶,當然有很多,我這不下於百萬件;積分,不太多,有六百萬;神源則不少,有三百萬立方;你想要嗎?」

「我這有同樣多的戰利品,你想要嗎?」

旁邊的矮人高偉岸哈哈大笑,同樣詢問。

他們已經將對面的獨孤求敗當成了傻子,不禁想戲耍一番,為他們的勝利增添些樂趣。

在戰場第一層,誰敢隻身一人打劫二三十萬的同級高手,除非瘋了,傻了。

「交不交?」

神劍上。獨孤求敗望向蒼穹深處的目光轉了過來,一股孤寂之氣撲面而來,雙眼之中。卻是破滅的劍意。

他的聲音很平淡,卻很冷。非常冷,冷到了骨子裡。

「交你妹啊!」

唐光手一指,喝道,「誰去將他擒拿住?」

「我來!」

一道人影破空而去,還沒等到獨孤求敗身前,身子猛然頓住,砰然炸開,化成了血霧。遠處的獨孤求敗的殘影這才消失,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了唐光身前。

身形動,殺強敵,再到唐光身前,不過一瞬間而已,讓唐光都沒有反應過來。

「冥頑不靈,那就留你不得了!」

獨孤求敗說著,一掌按在了唐光頭頂,神力噴出,擊潰了護體神光。封印了唐光守護神格的靈寶,禁錮了神魂。

神情大變的唐光,瞬間獃滯。

咚咚咚……!

與此同時。獨孤求敗頭頂出現了一個白骨神鍾,聲音震蕩,震懾神魂,方圓千里內的強者無不眩暈,近處的吸靈族直接七竅流血而亡。

「烈陽八相!」

獨孤求敗,這是丁峰新換的身份,從體內噴出了八道流光,同時催動撼神鍾,讓這件中品後天靈寶的威能全部催動。攝魂之音發出。讓近三十萬強者全部神魂迷亂,甚至有一半直接暈了過去。

「封天印地!」

八相分身飛向四面八方。同時掐動印決,太極道印閃爍。將戰場盡數封印進去。

一炷香時間后,丁峰破空飛走。

又過了小半天,才有不少強者偷偷的前來。

「吸靈族和矮人族近三十萬強者,竟然全部消失了,肯定是那個獨孤求敗所為,太恐怖了!」

「一炷香時間啊,三十萬強者,比剛剛傳言的那個西門吹雪還要兇殘!」

「萬界戰場第一層,怎麼會有這麼多變態的人物,一個都讓人恐懼,現在又出現一個,相比他們,我們這些所謂的天子驕子,就是一泡狗屎啊!」

不知有多少強者,因為丁峰所化的獨孤求敗的可怕而離開,對於這些,丁峰並不知道。

遠走十萬里,丁峰停在了一座山峰上,臉色慘白。

「封印三十萬強者,太勉強了!」

眉心噴出一道流光,將山峰封印,吞食源液進行恢復,同時一道意念化身出現在系統空間,在這裡,正是被封印的三十萬強者。

到了這裡,是龍也得盤著。

「拿出靈寶,交出神源,轉移積分,投入到造化池中!」

三十萬強者,成了丁峰的資糧,點滴不剩。

「兩座神城的強者,盡數剝奪,才得到十億積分,八百萬件靈寶,兩千萬立方的神源,這也太少了!」

一月後,丁峰將所有的收穫盡數消化,可他並不滿意。

相比第一次屠滅血魔城的收穫,簡直太少了,經過詢問商華他才瞭然。

「原來規則改變,神城容易被毀,所以城內的財富大量的被轉移,只留下少部分,而聖城內能夠兌換的先天物品,竟然是從第二戰場隨時傳送下來的,也就說,那些能夠兌換的先天靈寶,並不在第一層的聖城內?」

丁峰不禁唏噓,實際上這一次壓制修為,目的就是為了聖城內的先天靈寶。

在中央聖城內,兌換列表中,可是有上品先天靈寶存在,讓他十分眼熱。要想兌換,最低標準就是萬億積分,甚至十萬億、百萬億之多,想靠任務積累或者殺人,根本不現實,哪怕毀滅一座座神城也難以積累。

最快最好的方法,就是打劫聖城,可從商華那裡得到的消息,卻破滅了希望。

「是的!第一戰場,只是為了磨練後輩子弟,真正的爭鋒和財富,是在第二戰場。在那裡,每一座聖城之內,都可能存在上品先天靈寶,甚至極品都有會。要是在那裡破滅一座聖城,那就真的發了。」

商華傳來信息說道,「道兄,可又有戰利品了?要不要交給我處理?」

「好,八百萬件靈寶!」丁峰傳遞信息,「只要先天靈物,我在萬骨神山上等你!」

萬骨神山上。一座千米白骨山巔,丁峰靜靜的盤坐著,等待商華的同時。也思考接下來的行動。

「第二戰場很明顯高級很多,積累財富也快。可在那裡,准聖都會出現,以我的實力想要縱橫,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

丁峰思索,「還是在這片戰場,多積累些財富吧!」

不久,商華橫空而來。

「道友,就在這裡交易嗎?」寒暄過後。商華遲疑道。

丁峰好笑道:「怎麼?怕我反過來打劫你?」

「哪能呢!」商華連忙擺手,「我們畢竟來自同一個大世界,最基本的信任還是有的……好吧,就在這裡,稍等,我布置一番!」

唰……!

商華手指一彈,飛出九九八十一面青色旗子,將腳下的白骨山籠罩住。

「好寶物,好陣法!」丁峰眼前一亮,不禁點頭。

「還是託了道友的福。上次交易,我的許可權提升不少,也得到大量賜予。這九九八十一件青蓮護道旗就是給我的福利,都是中品靈寶中的極品,大陣一旦布置開來,雖沒有攻擊之力,但防守之強,大羅以下,難有破開者,當然,西門道友例外!」

商華略微得意。可想起丁峰的恐怖,又咧咧嘴。他又取出一座小型傳送陣。道,「在戰場上護送那麼多靈寶。我可沒那個膽子,只能隨地傳送!」

「好方法!」

丁峰點了點頭,將一個空間戒指扔了過去。

「果真!」看到裡面的東西,商華深吸一口氣,更感覺丁峰的深不可測,過了一會道,「價值一千二百億積分,如何?」

丁峰點頭,表示沒有異議。

「道友爽快!」商華大喜,連忙傳遞消息,片刻之後,傳送陣光芒閃動,出現一件件物品,被他送到了丁峰身前,同時介紹道,「這一株中品的悟道茶樹,是從極品靈根的祖茶樹上分離的一根枝杈,用九天息壤培育,三光神水澆灌,才最終培養成功。百年生八十一片葉,每一片茶葉,都擁有不同的屬性,有助人領悟太乙真意之效,特別是屬性相同,效果大增,價值一百五十億積分,如何?」

「不錯,這是門面,是積累,是底蘊,很好!」丁峰點頭,同時也被商華背後的勢力震驚,趁機詢問道,「祖茶靈根,是極品靈株,是不是每一個大千世界都會孕育出一棵?」

商華搖頭,「每一個大千世界都不同,孕育出的先天靈物自然也不會一樣,如萬葯大世界,孕育出的靈根分外多,極品靈根悟道茶樹,靈芝之母,人蔘果樹,星辰果樹,五行果樹等等!」

丁峰心神一震。

萬葯大世界?

五行果樹?

他眸光閃動,心思翻湧。

「這是一塊先天火雲石,蘊含火之真意,六十億積分!」

「這是下品靈株,九轉登樓草,一億積分!」

「這是下品靈株,紫玉何首烏,八億積分!」

「這是時空珠,中品靈寶,擁有時間和空間雙重屬性,可惜啊,本該擁有逆天功效的一件靈寶,蘊含的兩種功能都太一般了。可加速十倍的時間流速,內成百里的造化空間,價值兩百億積分!」

…………

丁峰得到了大量的先天之物,有靈根,有器物,還有其它的東西,不過最讓他感興趣的還是悟道茶樹和時空珠!

「悟道茶樹,可以充作底蘊,用以招待朋友之用,若是培養成上品,價值就真的大了!至於時空珠……!」

丁峰眼光閃了閃,在商華看來,這顆時空珠,雖蘊含逆天的屬性,卻功效一般,可對於丁峰而言,比十株悟道茶樹都要珍貴。

「時間和空間啊,蘊含這種道之真意的靈寶,可遇而不可求,卻便宜我了!」

丁峰心中激動,卻不動神色。

「西門道友,我託大,要是你不介意,可以叫我一聲老哥。」商華笑眯眯道,「西門老弟,要不要我還為你準備先天靈物?」

「商老哥,那好,繼續準備吧!」丁峰點頭道,「越多越好!你可知,哪些地方財富比較多?哪些地方正在動亂?」

商華的笑容更多了。「當然知道!靈寶最多的地方,不是十大世界,而是萬寶大世界。那是個以煉寶而聞名的大世界,最奇特的是。他們能夠點化靈寶化形,實力不俗,能排在前百位!要說真正的動亂之地,現在階段,要數極樂大世界和光明大世界了,正在遭受以幽冥大世界和天魔大世界為首的數十個大世界的聯手圍攻!」

丁峰笑了。

商華也笑了。

「商老哥,在第二戰場的聖城,那些兌換列表中的先天靈寶。是不是只有兌換時,才會從外面傳送進入聖城中?」

丁峰忽然詢問道。

這個問題,對他而言,雖然還很遙遠,卻是他不得不關心的問題。

商華嘴角扯了扯,立馬知道丁峰的打算,心中一嘆:這位主兒,還真是心大。

「當然不是!」商華搖頭,「聖城最吸引人的地方,也就是那些上品甚至極品先天靈寶了。一旦出現在兌換列表中,也就意味著,聖城發生大戰。那些靈寶必然存在聖城內!或者被本聖城內的強者暫借使用,或者呆在庫存中,或者被本聖城的強者攜帶著逃離聖城!」

「可聖城又豈是那麼好攻陷的?」商華猶豫了片刻,提點道,「在第二戰場,每一座聖城,都可能有準聖後期,甚至亞聖強者坐鎮!儘管他們的修為被壓制在大羅巔峰,可境界還在。在拿著一兩件極品靈寶,你可以想象。誰能攻陷?」

丁峰倒吸口涼氣。

商華大有深意道:「甚至還有可能,他們身上藏有聖器……聖器啊。聖人的成道法器,威能何等強悍,秒殺大羅都不在話下!」

「聖器?難道沒有限制?」

丁峰渾身巨震,要真有這種威懾性的大殺器,還這麼能夠攻陷聖城?

「在第二戰場,唯一的限制,就是准聖以上的修為,其它沒有任何限制。」商華感慨道,「那個戰場,才是真正殘酷的地方,別說大羅金仙,就是准聖,甚至亞聖都有可能損落。對於靈寶神兵沒有限制,但也有大好處,一旦繳獲聖器或者至寶,那就真的是你的了,哪怕聖人也召喚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