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星河鎮!」

一招使出,身前掌影重重,還帶著厚重的星辰之力。

任凱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王修,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你這小子簡直是個怪胎,竟然連我的星河鎮都偷師到手,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你了。」

王修長出了一口氣,撓了撓頭道:「館主,我只是想著你之前使用大星辰手的招式,沒想到這便成功了,我也感覺挺意外的。」

任凱伸手搭在王修手腕,隨後臉上露出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你這小子……真是太讓人意外了,你的內氣居然已經變成了星辰之力!雖然施展大星辰手問題不大,但是如果是其他功法你該如何施展?」

王修起身耍了一套詠春,發現就連詠春拳法似乎也多了一絲縹緲的星辰之力,這種情況對他來說是好事。

因為熟悉他的人應該已經對他的拳法套路有所了解,如果自己以星辰之力作為內氣施展各種功法,相信很多人都會因此大吃一驚。

「館主,不如我們切磋一番,試試我現在使用功法的威力。」

任凱也知道王修肯定是有些收穫,點了點頭。

「如此也好,我便教你大星辰手,教學相長。」

於是兩人開始對戰,王修以詠春對戰任凱的大星辰手,同時也在觀察任凱使用大星辰手時的動作要領。

雙方你來我往,雖是切磋但是兩個真武境的高手對戰所造成的波動非同小可。

整個武館被兩人碰撞發出的餘波震得回聲四起,就連工作人員也不得不先躲起來,免得被誤傷。

「星河鎮!」

任凱低喝一聲,再次使出自己的絕技,王修目不轉睛地盯著星河鎮的軌跡,凝聚星辰之力到雙掌,也是一聲低喝。

「星河鎮!」

同樣的招式,在任凱手中與王修手中發揮的威力自然不同,兩掌相接,王修瞬間被震退好幾步。

當然,論實戰能力王修不會輸於任凱,但是論對大星辰手的理解作用王修還差了很大一段距離。

「好小子,這麼快就讓你學會了,真是讓人吃驚!」

王修無奈地搖了搖頭,「館主,我還差了很多,僅僅是學到一些皮毛而已。」

任凱擺了擺手,「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謙虛了,那些學員要是能有你一半的領悟能力和學習天賦,早就出師了。」

隨後任凱將其他招式也施展出來,王修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如此這般,任凱將大星辰手的所有招式施展了三遍,王修全部印在腦海里。

接下來的對戰就變成了大星辰手之間的戰鬥,起初王修一直處於被任凱壓制的局面,但是到了後來王修的大星辰手越來越純熟,已經能與任凱旗鼓相當!

兩人最後對了一掌,各自分開。

任凱笑著嘆了一口氣,「人老了,不服氣不行,你這小子學習能力太強了,估計再來幾遍你要追著我打了。」

王修撓了撓頭,「館主,你還是不要誇我了,不然我會驕傲的。」

兩人相視一眼笑了起來,任凱知道自己所能教授的東西已經全部教給王修,剩下的就要看他自己的理解感悟。

隨後王修便是盤腿而坐,閉目沉思。

而在此時,腦海里傳來系統助手的聲音。

「恭喜宿主,習得大星辰手不完全版,獎勵武學點五百。宿主可選擇將大星辰手完善,或者自行摸索。」

王修略一思索便做出了決定,自己摸索不知道要猴年馬月才能完善,眼看招募考核就要開始,將大星辰手完善成三級功法對自己會有很大的幫助。

招募考核肯定會有來自各地的天才,自己這點實力如果不暴露底牌的話還真不夠看。

「我選擇用武學點完善。」

「好的宿主,完善大星辰手需要消耗兩千點武學點,請選擇是否繼續?」

「繼續。」

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兩千三百點武學點瞬間只剩三百,王修感覺一陣肉疼。

但是想到自己可以得到完整版的大星辰手,王修又釋然。

大星辰手完整版可是三級功法,用武學點兌換至少要消耗五六千武學點,現在兩千武學點就能換到一份三級功法,何樂而不為?

一陣光華閃過,系統中原本有些殘缺的大星辰手變成了一本完完整整的三級功法。

王修迫不及待學習了完整版的大星辰手,又在腦海里模擬施展一遍,發現完整版的大星辰手果然要比之前的殘缺版高明了不止一個檔次。

一遍施展要完畢,王修突然感覺周圍的星辰之力竟然像是失去控制一般不斷往自己體內匯聚,周圍甚至颳起一道能量風暴!

緊接著王修的氣勢不斷攀升,實力便如同坐火箭一樣直線上升!

真武境二重!

真武境三重!

四重!

五重!

總裁勾你入局 直到真武境五重星辰之力才算穩定下來,長出了一口氣,王修睜開可眼。

一道猶如實質的星辰光芒自王修眼底閃過,任凱臉上的震驚難以掩飾。

「你小子居然又突破了?」

王修尷尬地撓了撓頭,「是啊,一不小心又突破了。」

任凱有些頭疼地拍了拍額頭,王修的修行速度太過驚人,如果說之前從武者境突破到覺醒境只是機緣巧合,那現在已經沒辦法解釋王修的突破速度!

到了真武境每前進一步花費的不僅僅是時間精力,還有自己對武學的感悟,像王修這樣突破如同喝水一樣簡單的,整個世界只怕也找不出第二個!

「王修,你突破的消息還是不要傳出去了,等到考核的時候再表現出來,相信會讓很多人大吃一驚。」

王修點了點頭,「現在確實要懂得藏拙,不能把底牌全部打出來。」 自從與藍語柔分別已經有一段時間,修鍊之餘王修會忍不住想到藍語柔。

「這小妮子該不會是忘了我吧?想想也是,藍家背景勢力強大,我只是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而已。」

王修自嘲地搖了搖頭,但隨後又給了自己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聲讓王修瞬間回過神來,差點被自己給打敗了,小爺我什麼時候那麼慫了?

就算藍語柔家庭背景深厚又怎麼樣?英雄不問出路,我還年輕,有大把的時間努力,早晚有一天要得到藍家的認可!

如果就此放棄王修感覺很是愧對這具身體的原主人,說好了要替他完成未完成的願望,怎能就此放棄?

更何況有系統在,有足夠的時間自己完全可以達到一個難以想象的高度,還會怕藍家不認可自己?

就在王修暗自琢磨的時候,一輛豪車停在武館門口。

看到下車的人王修愣住了,竟然是畢業考核接藍語柔回家的藍家管家。

那車裡的人不就是藍語柔?想到這裡王修內心一陣小激動,看來這小妮子還是會想到自己的。

果不其然,管家下車以後馬上打開了後面的車門,藍語柔踩著短跟高跟下了車,還戴著一副蛤蟆鏡。

看到藍語柔的模樣王修內心忍不住要大喊,這才幾天沒見這小妮子怎麼看起來那麼成熟了?簡直是要吸引人犯罪啊。

「獃子,看什麼呢?還沒看夠?」

王修趕緊抹了一把嘴角,樂呵呵傻笑。

「你怎麼想起來到這裡來了?」

藍語柔翻了個白眼,「怎麼?是不是不希望看到我?那我可要走了。」

王修趕緊搖頭,「哪有的事情,只是沒有想到你能找到這裡來。對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藍語柔摘下蛤蟆鏡,眼中閃過一絲狡猾。

「你說我怎麼知道的?你報名參加招募考核,還掛在了雷霆武館的名下,我想知道那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王修愕然,這才想起來藍語柔的背景,以她的背景知道這件事好像沒什麼奇怪的。

「那你怎麼會想到要來找我?」

藍語柔撅起了小嘴。

「我來看看你有沒有努力修鍊啊,招募考核可不是鬧著玩的,你要是不努力可能會被很多人給揍趴下,到時候多沒面子,你說是不是?」

說著藍語柔還故意拋了個媚眼。

王修渾身一個激靈,小妖精啊,趕快收斂一點吧,再這樣大爺我可要暴走了!

不過表面上王修卻是一副很淡定的表情,「現在也看過了,你覺得怎麼樣?」

藍語柔撇了撇嘴,「什麼怎麼樣?不就是又突破了,少在我面前顯擺臭美。」

管家見兩個小年輕聊的投機,也不好意思打擾,對於王修他還是比較滿意,除了出身有些低微,但這不影響他以後的前途。

聽到藍語柔說王修突破,管家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隨後一臉古怪。這小子突破了幾次,怎麼實力竟然達到真武境五重了?

而在此時任凱聽到動靜也走了出來,看到是藍語柔,眼中閃過一絲訝異,隨後又扭頭看向王修。

此時的王修就像是一個豬哥,看藍語柔的眼神那叫一個猥瑣,大概他自己應該感覺不出來。

「原來是藍家的千金到了,有失遠迎,真是罪過。」

聽到任凱的話,藍語柔像是受驚的小鹿一樣跳開,臉色一紅。

「館主,我就跟王修隨便聊聊,不會耽誤太多時間。」

任凱擺了擺手。

「不用緊張,現在王修的實力已經是真武境五重,又從我這裡學到了大星辰手,招募考核對他來說問題不大。」

「放鬆一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今天就破例給他放一天假,你們想去哪裡自己決定吧。」

聽到任凱說王修學會了大星辰手,藍語柔一臉詫異,她知道雷霆武館可不是表面上這麼寒酸,可是聯邦前一百的大勢力!

大星辰手也是館長的成名絕技,王修竟然學會了!

要說王修在雷霆武館呆了很多年,學會大星辰手也無可厚非,但是據藍語柔所知,王修在雷霆武館呆的時間絕對不會超過一個月!

也就是說王修用一個月的時間就把任凱研究了大半輩子的大星辰手學會了!

這種天賦確實很驚人,就連管家都忍不住高看了王修幾眼。

王修的天賦甚至已經比一些大家族的子弟還要強,如果王修真的表現出極強的修鍊天賦,又能在招募考核中表現突出的話,藍家也許不會對他和藍語柔的關係進行阻攔。

此時的王修有些尷尬,因為藍語柔和管家兩人正像是在打量一件物品一樣看著他。

「你們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難道我臉上有花嗎?」

藍語柔撇了撇嘴,「哼,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得意,不就是把館主的大星辰手學到手了?我倒要試試看你的大星辰手得到了幾分真傳!」

說著藍語柔與王修拉開距離,一臉不服氣地看著王修。

「出招吧,拿出你的實力!」

王修無奈地看了藍語柔一眼,「你該不會是要真打吧?萬一不小心傷了你怎麼辦?」

藍語柔捂著嘴偷笑,「那你不會輕一點?要是打疼了我有你好看!」

王修差點沒有噴出一口老血,這算什麼事? 重生之寒錦 要打還要輕輕打,難道要來溫柔一擊嗎?

任凱和管家強忍著笑意,進了武館裡面,把空間留給了兩人。

「看招!」

藍語柔一聲低喝,整個人便是飄然而至,拍出一掌,但這一掌怎麼看都是綿軟無力,給王修撓痒痒都不夠。

王修也是裝腔作勢,一招大星辰手看似威力驚人,實際上王修已經散去了九成九的力道。

雙掌相接,王修只感覺手心一陣麻癢,原來藍語柔竟然偷偷在自己掌心撓了兩下。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修展開反擊,一把將藍語柔攬在懷裡。

「小妖精,看你往哪裡跑!」

藍語柔掙扎了幾次都沒有掙脫,只能任由王修攬著自己。

「哼,就會欺負我。」 王修感覺自己很冤,忍不住辯解道:「你可不要冤枉我,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我哪裡敢欺負你?」

藍語柔撇了撇嘴,「還說沒欺負我,趕緊把你的臭手拿開,讓人看見了本小姐還要不要面子的?」

王修臉色一僵,趕緊把手從藍語柔腰間收回來。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那個……哈,今天天氣不錯,要不我們出去轉轉吧。」

對於王修的掩飾行為,藍語柔翻了個白眼。

「本小姐今天心情不錯,就陪你轉轉好了。」

王修瞠目結舌,怎麼成了陪我轉轉?難道不是陪你轉轉?

不過這種話王修可說不出口,女孩的心思不能用常理來猜測,她說什麼就得按照她的意思辦。

於是兩人便是肩並肩,一路走了過去。

「王修,你有沒有想過招募考核通過以後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