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石蘭馨叫道:「鹿羽,我們剛才已經發出了訊息,等會皇浦師兄他們就會過來的!」

石蘭馨將形勢說的這麼嚴峻,本來以為鹿羽會露出恐懼之色。但是鹿羽讓她失望了,鹿羽在聽說皇浦夜馬上也要趕來之後,連個屁大的反應都沒有。

祝雲飛冷笑說道:「你這次就不要幻想戚費成掌門會來保你了,他不可能保你的,你毀了血鴉石像,犯的乃是眾怒!」

鹿羽淡淡的說道:「你們這些不知好歹的東西,我帶走了血鴉石像,可是幫你們雲麓域去除了霉運。你真以為,這些血羽毛是什麼好東西嗎。」

鹿羽的話,讓石蘭馨和祝雲飛都是一呆。

說實話,所有人對於蒼冥血鴉的事情,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他們甚至都不敢想象蒼冥血鴉那醜陋的樣子。

蒼冥血鴉散給他們的血羽毛,只怕真沒他們想象的那麼好。

祝雲飛緊緊的一咬牙,喝道:「鹿羽,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你死到臨頭了,還敢口出狂言。」

忽然聽得一個聲音說道:「鹿羽說的或許是對的,這些血羽毛是需要清洗血氣的。你們不要把劍對著鹿羽,不然我將對你們不客氣。」

是淺水灘中清洗血羽毛的池瑤仙子。 祝雲飛和石蘭馨這才注意到了那一邊的池瑤仙子。那裡有很多風化的岩石堆積,倒是讓他們一開始沒有看到池瑤仙子。

兩人聽到池瑤仙子的話,臉色頓時一變。

看池瑤仙子的意思,分明是要力挺鹿羽。

而如果池瑤仙子幫忙出手的話,那他們兩人根本別想傷的了鹿羽。

現在唯一能做的,似乎就是儘可能的拖住鹿羽,等待皇浦夜等人前來了。

鹿羽卻說道:「池瑤,你要是出手,那就是看不起我了。記住了,千萬不用動手,不讓我會生氣的。這一次,我要親手將他們兩人打趴下。」

「鹿羽,你。」

池瑤仙子真是對鹿羽無語了,本來有她的幫助,鹿羽的安全就有保證了。偏偏鹿羽這麼託大,硬是要和別人較真。

鹿羽不過是中乘化靈境,而石蘭馨和祝雲飛可都是上乘化靈境,並且還修鍊到了巔峰。

鹿羽同時對陣石蘭馨和祝雲飛,那簡直就是找虐。

而看石蘭馨和祝雲飛的樣子,一旦打敗了鹿羽,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到時候鹿羽身負重傷,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祝雲飛卻生怕鹿羽反悔,故意激道:「鹿羽,你果然有勇氣,這一切可都是你自找的!你敢擋住我們兩人的聯手,只要能走過五招,我們兩人給你跪下磕頭都可以。」

鹿羽冷喝道:「好了,廢話少說,你們心裡在想什麼,我一清二楚。」

「出手!」

祝雲飛和石蘭馨相視看了一眼,紛紛出手。

一出手便是聖曜學院的高級功法銀光極天拳。

這是天階上品的功法,乃是大開大合的攻擊類武學。

本來他們兩人用靈器攻擊鹿羽,是最具殺傷力的,但是他們也怕這樣太直接的殺戮,會一下刺激到池瑤仙子參戰。所以他們決定先用拳法打壓鹿羽。

雖然說只是拳法,但是論威力,可比一般武者的靈器都要鋒利。

砰!砰!

兩道銀色的匹練自兩人的手掌中甩出來,有如是銀蛇飛舞,長蛇吐信,衝擊出無窮的能量,似能包吞萬象,破滅乾坤。

銀光極天拳本來是單體攻擊的武學,但是因為祝雲飛和石蘭馨的修為比較強,所以施展起來有一些群攻的效果。那銀光濺射開來,有如是暴雨梨花。

兩人之聯手,強勢和詭異並存。有主體拳風的重擊,也有周圍力量的濺射。

總之這一招是非常難接的。

按照常理來說,似鹿羽這種修為境界的武者,在這一招掃蕩之下,總歸是要受點傷的。

然此時的鹿羽卻沒有一點重視的意思,他可不管對方打出的是重擊,還是群攻。

他自有招式,可以一力破之!

「殺戮之意,給我破!」

鹿羽將殺戮聖玉給催動開來,頓時是空間震蕩。

在他的背後,升起那一片血幕衝天。

上百隻血色巨臂在血幕中凝結,張牙舞爪,肆意飛舞。

血氣瘋狂,血霧沖銷。

這一大片猙獰的力量,統統都對著前方砸下去。

嘩啦啦!

這當真是下了一場血色的暴雨,周圍巨大的空間統統都被籠罩在內。

這裡面就是一個巨型的絞肉場,誰要是敢沖入其中,那必然要承受巨大的傷害。

祝雲飛和石蘭馨是幸運的,他們的身體閃避開來,但是他們的招式就沒那麼幸運了。

本來打出的兩片銀光匹練,統統都在血色巨臂的重鎚下覆滅。

祝雲飛和石蘭馨的第一招,就這樣讓鹿羽給破滅了。

「啊!這是什麼招式!」

祝雲飛和石蘭馨驚聲叫道。

這殺戮之意施展出來,乃是他們從來不曾見過的恐怖。

他們沒有想到,鹿羽還能施展出這等見所未見的招式。

殺戮之意一出,就是最強大的群攻!

這讓他們不得不重新看待鹿羽,他們發現自己的確是低估了鹿羽。

至少,鹿羽不會比寧一凡弱。

「分頭出手!」

石蘭馨和祝雲飛馬上有了戰術上的變化。

既然鹿羽的群攻招式這麼強,那他們自然不能繼續和鹿羽正面交鋒。他們只有分頭來攻擊,才能保持自己的優勢。

兩人就像是兩隻飛燕一般,分開來后,自一左一右同時進攻鹿羽。

「鹿羽,你雖然有一些厲害的手段,但是妄想接住我們兩人的攻擊,還是痴心妄想!」祝雲飛冷喝道。

他看的非常的准,如今他和石蘭馨一左一右,那鹿羽就算是施展殺戮之意,也只能是抵擋一邊。

在鹿羽抵擋一邊的同時,另外一邊的人就能對鹿羽施加重擊了。

「狂瀾暴雨拳!」

這個時候,兩人又換過了一門招式。

這狂瀾暴雨拳也是他們聖曜學院的天階上品的攻擊類武學,和銀光極天拳最重要的區別,就是狂瀾暴雨拳更快,更兇猛!

轟轟轟!

祝雲飛和石蘭馨打出了一連串的拳影,每一道拳影可都能開山裂碑。

重重拳影,那當真是有如洪水之傾瀉,重山之捶壓。

卻看鹿羽如何兩頭兼顧!

「不過雕蟲小技。」

鹿羽的應對更是超乎想像。

轟!

首先就對著自己的右邊打出了輪迴意境。

兩個黑色大漩渦瘋狂的旋轉著,就像是兩個風火輪在沸騰。

嘩!

右邊祝雲飛打來的拳影,首先就被這兩個黑色大漩渦給吸了進去。

任什麼拳影重力,統統都吸收得乾乾淨淨。

有多少力量,全部都收了!

在輪迴意境瘋狂吸收拳影的同時,鹿羽對著左邊的石蘭馨猛攻。

他側身避開了石蘭馨的拳影,然後打出了一波綠光。

綠光,直射石蘭馨。

正是攝魂天訣!

攝魂天訣乃是稀世罕見的控制秘術,可以麻痹人的精神,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在高手對決之中,隨便一點時間的麻痹,都能造成局勢的顛覆。

婚蜜來襲:暖男總裁甜蜜妻 「不好!」

石蘭馨的直覺很強,一看這波綠光比較詭異,索性不去碰它,而是避讓開來。

這倒是讓鹿羽攝魂的計劃給泡湯了。

不過鹿羽的招式層出不窮,一招不行,馬上又是另外一招。

一字天訣之斗字訣!

這一次打出的可不是一個斗字,而是好幾個斗字。 一個個金光小字,有如大山一般沉重,朝著石蘭馨重重的轟去。

這個時候石蘭馨雖然已經站穩了腳,並且再次施展出來了銀光極天拳,卻也被這好幾個的金光斗字給轟的連連後退。

「龍象生天!」

鹿羽力蓋無上,將金銅龍象訣給催動到了極點。 雪花劍神 本來是護體的功法,此時化守為攻,全面出擊。

一手執起金光,有如掀起一道披風。整個一道金光燦爛,朝著石蘭馨罩過去。

如今局勢混亂,他兩線作戰,決定用龍象生天來橫掃收尾。

轟!轟!

而龍象生天在連續出擊幾招之後,石蘭馨和祝雲飛兩人都是非常識趣的躍身開來。

「怎麼可能!」

後退中的石蘭馨和祝雲飛都是面色難堪,這一番交鋒下來,毫無疑問乃是以他們的失利而收尾。

本來他們兩人聯手之下,以為兩招之內就能拿下鹿羽。

誰想到最後的結果卻是,他們被鹿羽給打退!

在剛才的過程中,他們可是接連變化戰術,又是聯手群攻,又是左右突擊,但是他們的招式統統被鹿羽給化解。

他們這兩個上乘化靈境巔峰的高手,卻被鹿羽打到沒脾氣。

他們簡直難以相信,自己兩人聯手,都能被鹿羽壓制。

這無論在誰看來,都是完全不可能的。

鹿羽也不追擊,他用一種輕蔑的眼神掃視,冷笑說道:「剛才是誰說過,如果五招之內打不過我,那就給我跪下來磕頭。某些人自詡為名門大派,可不要自食其言。」

「鹿羽,我們剛才可還沒用全力!」

祝雲飛和石蘭馨大聲的喝叫,顯得非常的情緒激烈。

先前祝雲飛的確是說過那句話,但是他豈能遵守諾言,真給鹿羽跪下磕頭。

此時被鹿羽逼問,他只感覺到有一種深深的恥辱。他是個自視很高的人,如今在鹿羽手下吃了虧,那真是難以忍受。

只聽得另外一邊池瑤仙子冷聲說道:「祝雲飛,你好歹是聖曜學院的弟子,兩人聯手都拿不下鹿羽,而且還自食其言,真是丟你們狄院主的臉。」

「我剛才並沒有用全力!」

被池瑤仙子這麼一說,祝雲飛的臉色頓時紅的像豬肝一樣。但是他就是不肯承認自己不行。

「你一點作為男人的擔當都沒有。」

池瑤仙子的眼神中充滿了蔑視。

池瑤仙子雖然為鹿羽不忿,但是無論如何,她總歸不用擔心鹿羽了。

剛才的事實很明顯,鹿羽根本無懼石蘭馨和祝雲飛的聯手。就算是沒有她的幫助,鹿羽也可以從容應對。

對於鹿羽施展的輪迴意境、殺戮之意那些招式,她感覺很匪夷所思。不過好在她對鹿羽的震驚,已不是一次兩次了。

她早就習慣了鹿羽的非凡手段。

「出劍!」

祝雲飛和石蘭馨兩人耐不住了,紛紛祭出了自己的靈器。

他們必須要儘快的拿下鹿羽,才能平息內心的波盪。

現在也顧不得其他了,只要能打敗鹿羽,他們什麼都能祭出來。

石蘭馨的銀蛇劍乃是四級靈器,上面鑲嵌著四顆力量寶石。祝雲飛的三級靈器,則是之前皇浦夜臨時給他的。

如今兩柄靈器揮舞,有如是兩隻靈蛇出洞,吞吐著蛇信,釋放出嗜血的光芒。所有的攻擊,都是走毒辣的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