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下一刻,璀璨而恢弘的劍光照耀天地,翩若驚鴻,矯若游龍,一柄黑色長劍彷彿從天外而來,轉瞬間就到了唐玄身前不足三尺之地。

真的很強,唐玄一手點在自己的額頭上,剎那間他整個人的氣息都變了,就彷彿解開了一層封印。

七彩光芒如同火山噴發,直上百米高空,一幅浩瀚磅礴的畫卷鋪展,盛唐風華,萬民信仰,彷彿那個古老的朝代依舊還存在於這片天地之間。

太磅礴了!唐玄此刻的身體就彷彿真正化作了一方浩瀚國度,舉手投足之間有冥冥偉力相隨,竟然能夠直接與那璀璨如龍的劍光碰撞,絲毫不落下風。

靠!我現在該咋辦?

趙天現在有點傻眼,對手全被搶光了,自己反倒被晾在了一邊。

不過,趙天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對手,因為在場除了他以外還有一人安然無恙,那就是唐俅。

「胖子,要不我們倆打一架。」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趙天微笑著開口,神態平和,同時,他一拳直接對著前面那個胖子的臉轟了過去。 「滄浪這孩子確實不錯,應該已經快觸摸到一絲見到規則雛形了。」

距離趙天等人的戰場數千米外,幾位老者站立在山峰頂端,默默的看著下方的大戰。

劍虹今天,七彩畫卷鋪展天地,九天火鳳盤旋於空中,黑白光暈沸騰,其中盛開著一朵無比美麗的蓮花…

砰砰…!

那裡一次次發生著大碰撞,放射出千萬道光芒,竟然將這黑夜下的山林照得雪亮。

「可惜還是差了一點,不知何時才能真正成為極境王者。太難了!」

不久,有一名老者開口,很不看好唐滄浪。

火老鬼你說話不用這麼陰陽怪氣的,一名白髮老嫗冷哼一聲,瞥了一眼戰場,冷笑著開口,道:

「我家浪兒可是已經開始觸碰規則雛形了,倒是你家的武玉華,似乎還沒找到方向啊。」

的確,如今的戰場之上,小紫展現出了無敵之威,秀氣的粉拳揮動之間帶起一道道璀璨的仙光,打的武玉華節節後退!

「小紫這丫頭雖然貪玩了一點,進步倒也確實很快,如今怕也是觸碰到一絲陰陽規則雛形了。」

開口說話的人正是趙天的外公唐霸仙,他古板的臉上也難得露出一絲笑容,看著下方那道纖細的紫色身影,十分欣慰!

「鳳兒那丫頭沒出全力吧,不過,她要是再不出全力,恐怕就沒機會了。」

「武鳳既然號稱「小武后」,對於陰陽造化經自然十分熟悉,想必也能看出小紫那丫頭正在演化禁忌秘術,想必也會有所。行動。」

一名白袍老者笑眯眯地摸了摸鬍鬚,開口點評,場中幾人都點頭,表示認可。

唳…!

也就在下一刻,一道驚天動地的鳳鳴之聲響徹天地。

熊熊火焰衝天而起,不過卻不再是純粹的紅色,反而化作了藍白二色火焰,神秘而美麗。

「陰陽造化經當初我也曾修鍊,只不過前人的道路未必適合自己,這是我冰火神鳳。」

武鳳周身藍白火焰繚繞,極冷與極熱完美交融,迸發出不可思議的浩瀚力量,她抬手與小紫硬碰了一記,竟能夠佔據絕對上風。

「今天,就讓姐姐來教一教妹妹,只會學習前人創造的功法,永遠賣不上巔峰。」

武鳳此刻神情肅穆,高貴而威嚴,一步一步向前攻殺,她此刻有一種大威嚴,高高在上,就彷彿一位行走於世間的絕代女地,太強大了!

「我還以為你是學不會才自己霞練的,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小紫開口說道,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雙眼彎彎帶著笑意,說那麼多道理,最後還不是看誰能打!

一雙晶瑩如玉的拳頭揮動,小紫嬌喝一聲,腳下彷彿化作無垠星空,一顆顆黑白交織的星辰在她身體周圍環繞。

轟隆隆!

虛空幻動,小紫大步前行,如同在推動日月星辰,朝著前方轟隆隆的碾壓而去。

在那看似嬌小柔弱的軀體上,此刻卻爆發出了足以打爆一座山峰的力量!

另外一邊,趙天與唐俅也在大戰,山石迸濺,一株株參天樹木倒折,打得十分激烈!

只不過,相對於另外兩處戰場,兩人更多的是依靠肉體相碰,反倒沒有那麼驚人的聲光效果。

然而,肉身碰撞,看似普通,其實每一擊都蘊含著崩山碎石的恐怖巨力,格外兇險!

「你的那個外孫好像走的也是肉體成聖的路子,想要突破成為極境王者可有點麻煩了!」

山頂上,一群老者將目光落在了趙天與唐俅兩人的戰鬥上,不少人都皺起了眉頭。

自從上古之後,成為極境王者的天才多走的是領悟規則雛形的路子,另外兩條路雖不說無人走通,但也是寥寥可數,十分的罕見!

然而,現在的唐家年輕一輩中,除了唐俅之外,又多了趙天這個同樣走肉身成聖道路的修鍊者,前景實在不是太好。

肉身成聖,需要無數天材地寶,耗費巨量的資源,更需要一些世所罕見的神材,即便強如唐家,也不可能供養得起兩個肉身成聖的修鍊者!

「咱們要不要出手干預?」

白袍老者皺了皺眉,修為相近的肉身修鍊者打起來看似普通,沒有什麼光芒,但實際上極為的危險,一不注意很可能就會兩敗俱傷,甚至有一方會慘死!

「再等等。」

唐霸仙擺了擺手,看著下方渾身綻放出淡淡金光的趙天,眼中多了一絲笑意,這小子倒是給了我一個驚喜!

轟隆隆!

大地彷彿都在晃動,唐俅在攻擊,很不講道理,他將自己的身體縮成了一個圓球,直接朝著趙天碾壓。

太蠻橫了!

一株株參天巨木斷折,房屋大小的巨大岩石碎裂成粉,唐俅就像是一顆從天外而來的隕石,將大地都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趙天縱身躍起,避開這次攻擊,緊接著,他在空中舒展身體,如一隻燕子般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反身殺下。

嘩啦啦!

氤氳的血液在身體中流動,一顆顆晶瑩如同鑽石,他渾身的血肉都在發光,通透而明澈,皮膚表面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光輝,有一種不朽的神聖韻味。

砰!趙天捏拳印,打出許久未用的形意拳,先是一記崩拳崩開了對方格擋的手臂,緊接著一記炮拳狠狠的轟出,將對方打得倒飛而出,鑲嵌入一片山地間!

這是哪裡來的變態,肉身居然比胖爺我還要強,唐俅破口大罵著,臉色黑的猶如鍋底,趕緊從自己砸出的大坑中跳了出來.

轟隆!

下一刻,原地抱起一團巨大的煙塵,一條條巨大的裂紋向著四周蔓延,趙天渾身綻放著淡淡的金光,如一尊天神,緩慢的從這煙塵中走出。

「胖子,服不服?」

趙天臉上帶著微笑,出言詢問,他可沒忘記這場架是為什麼打的。

「我說兄弟,咱們好歹也算是一家人,有沒有必要下手那麼狠啊,痛死胖爺我了!」

唐俅一副悲憤的樣子,指著自己頭上好幾個大包,委屈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自己只是來看戲的招誰惹誰了!

趙天愕然,他能感覺到這傢伙說得好像是真的!

「那個…回見。」

趙天無語了半晌,乾巴巴的說了一句,趕緊掉頭就走!

看著對面胖子那幽怨的眼神,太有負罪感了! 剛才是怎麼回事,山頂上一群唐家的絕世高手看得目瞪口呆,相顧茫然.

最強狂兵 「不是說好了兩個人實力差不多的嗎!「

尤其是之前那名出言想要阻止趙天與唐俅兩人戰鬥的那名白袍老者,更是吃驚地張大了嘴。

「沒有規則異象外顯,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白袍老者嘴裡喃喃自語著,趙天突然爆發能夠如此輕易的戰勝唐俅,很可能不僅走上了肉身成聖的道路。

無盡歲月以來,領悟天地規則從而成就極品王者之人最多,肉身成聖者次之,唯有靈魂超脫者,即便是在漫漫歷史長河中也屬於鳳毛麟角的一類,堪稱極為稀少!

乖乖!你這外孫真是不得了了!兩條道路同修,恐怕現在就有了堪比絕世王者的實力了!

有人怕雨中滿是讚歎,只可惜這小子出生的時間不對,換作千年以前或許我唐家還能夠找到足夠的資源供他突破,如今…唉!

此刻,雖然趙天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潛力,肉身與靈魂同修,一旦突破絕對會成為當世最頂尖的天驕。

然而,山頂上的一群唐家絕世王者們,全都不再關注趙天,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的前路已經完全斷絕。

「可惜了,!這孩子的命還真是!」

唐霸仙眼神複雜,有遺憾也有惋惜,如今的天地才剛剛復甦,趙天註定了成不了極境王者,像他一樣正常修鍊生命蛻變,從絕世王者一步步開始蛻變,必然會比其他人慢得多。

雖然最後也能達到巔峰,邁入競技領域也並非沒有可能,但是相較於前者速度太慢了!

另外一邊,趙天雖然憑藉著敏銳的生命神覺,隱隱能夠感應到遠處唐家一群人的窺視,但是相距數千米,即便以趙天多次進化之後的強大聽力也無法聽清楚山頂上唐家眾人說的是什麼。

所以此刻的他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已經被一群大高手判了死刑。

嗖!

趙天眉頭狂跳,急速前沖的身體瞬間停下,一道璀璨的仙光如同一把絕世利劍,從他的面前劃過。

貌似這丫頭已經打出真火了,趙天苦笑,很鬱悶,他正欲衝上去幫忙,結果沒被那兩個女人攻擊,反倒先被小紫這丫頭給攻擊了。

「如今的戰場,武玉華本身並沒有觸碰到極境王者的門檻,實力不足,雖然本身還在拚命的攻擊,但實際上已經沒有起多大的作用。

之前,她憑藉著王者巔峰的實力,以及領悟了部分陰陽造化經,才勉強能夠與小紫、武鳳兩人爭鋒。

而現在戰場升級,小紫與武鳳都施展出來全力,激烈碰撞,戰力無限拔升,早已經不是武玉華可以參與的了。

「那個之前據說十分囂張的武玉華估計快要出局了。」

趙天做出了這樣的判斷,果然,沒過多久,在一次劇烈無比的大碰撞中,藍白相間的火焰與璀璨的仙光同時擊中了她。

殷虹的鮮血在半空中灑落,武玉華如同一枚炮彈般狠狠的砸入了下方的山林中,沒有了半點動靜。

不會被打死了吧,趙天嘴裡嘀咕,來到對方砸出的大坑邊進行觀察,還好,生命本源還算旺盛,只是昏迷過去而已。

對於今天的這場戰鬥,趙天估計唐家老一輩強者應該是默許的,甚至很多人抱著樂見其成的態度,但是如果有人真的隕落在這裡,事情恐怕就鬧大了!

突然,一道人影如流星般從天而落,狠狠的砸進了泥土之中。

「你輸了。」

淡淡的話語,如同在講述一個既定的事實,唐滄浪手持寶劍從天而降,輝煌而燦爛。

「砰!」

趙天眼疾手快,唐玄在地上砸出的大坑距離它所佔的位置並不遠,終於在那道恢宏劍光賜下的前一刻及時趕到。

趙天全身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澤,神聖而堅固,讓軀體宛如神兵,他一掌打在那道劍光的側面,洶湧的力量勃發,將對方直接打飛出去。

「老唐死了沒有,沒死的話趕緊吱個聲。」

「咳!咳!…小表弟你要是再晚來一點,估計我就真的要掛了!」

「你這傢伙,剛才不是還打得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萎了!」

「這個說起來就有點複雜了,總之我現在是動不了手了,這個用劍的傢伙就交給你解決了。」



靠!你才是這件事情的正主好不!趙天越聽臉色越黑,恨不得立馬反身衝過去將唐玄暴揍一頓,但是卻不行。

眼前,劍光燦爛猶如璀璨浩渺的夜空,唐滄浪已經徹底消失,只看見一片浩瀚的宇宙星空朝著趙天碾壓而來。

其中的一顆顆星辰格外璀璨,那是由無數細小的劍光組合而成,格外鋒銳!

這名青年已經達到絕世王者級的攻擊力了,趙天很驚訝,劍道規則不愧為一種殺伐之道,對方明明還沒有真正邁出那一步,其攻擊力就已經一般極境王者的程度了。

太變態了!趙天一邊揮動雙臂格擋淡淡的金色光澤瀰漫指尖,一次次與那些璀璨的星辰碰撞,一邊在心中感嘆!

不過,自己所領悟的五行規則也絕不弱於對方,雖然攻擊力不如對方,但是卻極為全面,可以加持己身,增強各個方面。

其實,人們所領悟的天地規則在初期並沒有本質意義上的強弱之分,或許有著各自擅長的特性,但實際上卻是處於同一水平。

趙天所領悟的五行規則就包含了金、木、水、火、土,然而卻並不能代表他也領悟了金系規則、木系規則等五種規則。

「肉身修鍊不過是個莽夫罷了。」

無聲無息之間,唐滄浪已經出現在了趙天的背後,手中黑色長劍直接刺向趙天的后心,而此刻,趙天雙手剛剛與兩顆飛來的劍光星辰碰撞在一起。眼看著趙天就要被這一劍洞穿,叮在大地上。

「不好!」

不遠處的唐玄眼見這一幕,雖然明知道已經來不及了,但是還是毫不猶豫的抬手點向了自己的眉心。

在他的眉心中間,一枚繁複到極致的七彩色符文若隱若現,那是最後的一道封印。 「等你很久了。」

淡淡的話語聲中,趙天的身體詭異的扭曲,竟在間不容髮之際避開了這一劍。

接著,趙天也不回頭,就如同一輛大卡車般直接朝後撞去,太兇猛了!

砰!

唐滄浪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趙天正面用後背撞中,面色潮紅,踉蹌著後退。

趙天運轉『神』的力量,額骨發光,彷彿有一團靈魂火焰在熊熊燃燒。

他雙腳在地上狠狠一踏,土石封建,整個人直竄入高空。

嗖!

只聽見空氣被撕裂的聲音,趙天雙手成爪,如同一隻絕世凶禽,從空中撲殺而下。

「肉身與靈魂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