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而另外一邊渾霸天也是不太好受,身後的虛影被黑色的大腳崩碎,踏在了身軀之上,強大的肉身傳出陣陣的裂痕,目光之中帶著震撼。

「再來!」洛天的身軀下落了片刻,便是在從星空之中升起,一尊虛幻的身影,同樣帶著無上的氣息在洛天的後背之上升起,雙眼之中帶著無情之意,朝著渾霸天狠狠的踏了過去。

蠻七踏,如今施展起來已經嫻熟無比,眨眼之間,第二踏,第三踏便是在洛天的腳下踏出。

「嗡……」灰色的身影再次在渾霸天的身後升起,灰色的長刀,也是同樣力劈而下。

「轟……轟……轟……」轟鳴之聲滔天,所有人都是震撼無比,將目光放到了兩人的對戰之上,就連十幾名紀元巔峰的王族大能,臉上都是帶著震撼。

「這兩人的攻勢,完全能夠傷到我們了!我們若是想要拿下這個洛天,需要兩人同時出手截殺!」十幾名巔峰大能,輕聲議論,看著兩道王者的身影在星空之下不斷的碰撞著。

「當初的賭注沒有錯!」伏文斌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著與渾霸天血拚的洛天,眼中露出滿意之色。

「只要不擊殺古王親子,無論你捅下什麼窟窿,老夫都幫你填上!」伏文斌心中自語。

洛天如今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伏文斌更加重視,當初在星月神族之中,伏文斌只是保下了一次洛天,之後便是沒有去管,現在看著洛天與渾霸天的戰鬥,更加堅定了伏文斌保下洛天的決定。

伏文斌知道,這一紀元,或許會再次產生紀元之主,或者是太古王者,不過太古王族自從人族出現紀元之主開始,就許久沒有出現過王者了,那麼這一紀元很有可能證道之人,依然還是人族,眼下看來,最有證道的可能便是洛天!

紀元之主的親子弟子們雖然強大,但是畢竟不屬於這一紀元,從歷代證道之人看來,從沒有出現過其他紀元的強者,都是當時一紀元之人。

那麼洛天是最有可能成為這一紀元那個無上存在的人,前提是若不隕落,星月神族之前便是同洛天結下了不小的淵源,所以洛天若是真的證道,那麼星月神族雖然是太古王族,但是依然會受到洛天的庇護。

「這個洛天不能留!」不過不只是伏文斌想到了這一點,其他十幾名巔峰大能,也是想到了這一點,眼中露出陣陣的殺意,目光看向洛天。

「千萬別做傻事!」伏文斌心中長長的嘆息一聲,看著不斷與渾霸天對戰的洛天,若是洛天真的將渾霸天殺了,那麼就是觸怒了萬族,即使是星月神族都保不下來。

「蠻神六踏動乾坤!」洛天低吼之聲,在人們震撼間,已經邁出了第六步,黑色的大腳,帶著驚世之威,朝著渾霸天鎮壓而去。

「一刀斷八方!」灰色的刀芒,再次高高的抬起,斬斷了虛空,斬斷了時間,帶著萬古的氣息。

兩道龐大的身影,彷彿王者再生,在人們驚憾的目光之下,碰撞起來。

「紀元之刀,也是屬於兵器吧!」洛天看著那毀天滅地的刀芒,比起自己施展的七魔刀不只強了一倍,洛天知道若是真的對拼,兩人依然還是分不出勝負,只會讓對方受到重創。

「八荒落寶訣!」洛天低吼一聲,手掌探出,無形的波動瞬間便是從洛天的手中飛出,朝著灰色的長刀席捲而去。

「什麼情況?」無形的波動沾染到灰色長刀的刀身的一瞬間,渾霸天的臉色便是瞬間變化起來,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渾霸天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灰色的長刀,有些脫離了自己的掌控,讓劈出的長刀,微微一窒,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就這一瞬間,足以經改變太多的東西。

「有效!」洛天蒼白的臉上露出大喜之色,汗水不斷的從洛天的臉上流淌下來,顯然短暫的控制那長刀也是讓洛天有著不小的消耗。

「不過這一切都值得!」 總裁的惹火嬌妻 洛天心中大笑,因為黑色的大腳,已然踏出,帶著驚世之威,狠狠踩在了渾霸天的身軀之上。

「嘭……」灰色的身影在在黑色的大腳之下,轟然碎滅,勢如破竹,直接鎮壓在了渾霸天的身上。

「嘭……」鮮血染紅了星空,渾霸天的身軀,在黑色的大腳的鎮壓之下,直接化成了大片的血霧,飄蕩在星空之下,讓所有人的臉上都是布滿的驚駭。

「怎麼可能,剛才生了什麼!」所有人都是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目光看著站星空下的洛天。

剛才人們能夠感覺到,渾霸天凝聚的攻勢的恐怖,若是能夠發出絕對能夠抗住洛天的第六踏,但是在關鍵時刻卻是突然間啞火,讓人們不敢相信。

「古王親子,不過如此!」洛天朗笑一聲,再次開口,身形朝著血霧沖了過去,眼中露出強大的殺意。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孫滅辰危機

浩瀚的星空之下,大片的星空不斷的崩滅,所有人都是臉上帶著震撼看著洛天,眼中露出驚駭之色。

太古萬族徹底沉默起來,目光看向那飄散在星空之下,緩緩凝聚的灰色神血。

古王親子,太古年間便是無敵的存在,在萬族之中的地位尊貴無比,太古萬族根本就是不相信,古王親子會戰敗。

不只是萬族的人們震撼,即使是虛空之中的十幾名巔峰大能,都是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這是古王親子第一次戰敗,超出了十幾人的預料。

不過隨後,十幾人的臉色便是猛然變化起來,因為他們看到了眼中滿含殺意的洛天,朝著那還沒有融合完成的渾霸天沖了過去。

「找死!」十幾名巔峰大能徹底震怒起來,隨後身形閃動,全部都是衝出了虛空,朝著洛天的方向沖了過去。

隨著十幾人的衝出,整個星空之下便是被強大的壓力所填滿,整個星空都是平靜下來,其他還在戰鬥的幾名天驕也是紛紛停手,目光之中帶著驚懼看著那十幾道氣息衝天的身影。

「洛天,不要干傻事,古王親子在太古萬族的地位遠比你想的重要,你若是真的將他殺了,我保不住你!」伏文斌眼中帶著焦急,沖著洛天傳音。

不用伏文斌傳音,洛天的身形在十幾人強大的威壓之下,已經停下了下來,十多名紀元巔峰,沒有準紀元之主的修為,完全能夠鎮壓一切,洛天也不例外。

「他竟然要殺掉渾天王者的親子!」隨後太古萬族的人們臉上便是露出震怒之色,此時反應過來,紛紛怒吼,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瘋狂。

「草,不就是古王親子么,至於這麼激動么!」洛天站在星空之下,看著那十幾道氣息驚天的身影,還有那一個個雙眼血紅,看向自己的太古王族的年輕的天驕們。

「小子,你這是找死!」渾天一族的巔峰大能,伸手拍出,灰色的大手,朝著洛天的鎮壓而去。

「我人族也不是好欺負的!」玄冰老祖抽身而動,冰寒的手掌狠狠的拍出,同渾天一族的大能碰撞在了一起。

「嗡……」虛空震蕩,一道道人族的身影也是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極道之威在星空之下席捲起來,一件件紀元之寶,懸浮在眾人的頭頂之上,正是貂元山,孫勝天等老一代的強者。

洛天不能死,如今的年輕一代,只有洛天能夠與古王親子抗衡,他們這些聖地雖然也有紀元之主的後代封存,但是現在除了諸葛青天,其他人還沒有蘇醒!

他們不知道,太古王族還有多少個古王親子已經蘇醒,若是洛天死去,那麼人族的年輕一代會被壓制的很慘。

兩方人員,頓時再次對峙起來,緊張的氣息在星空下蔓延起來,彼此怒視著對方。

「咳咳!」渾霸天有著空檔,也是終於緩緩的凝聚出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向站在那裡的洛天,沒想到自己堂堂渾天一族王者的親子,萬族共尊的存在,竟然會敗在人族的手中,這樣的結果,讓渾霸天有些無法接受。

兩方人員緊張起來,目光彼此對視著,兩股衝天的氣勢朝著對方衝擊而去,戰意瀰漫,洛天差點擊殺了渾霸天彷彿成了導火索一般,將兩股勢力徹底點燃起來。

「吼……」一名名太古萬族,大吼著從雷域的方向走出,臉上帶著肅殺之意,站在十幾名巔峰大能的身後,氣勢驚天。

「真以為我們人族沒有準備么!」貂元山等人臉上帶著冰冷之色,冷聲開口,一件件紀元之寶,散發出強大的波動,華光閃動,一道道氣息衝天的身影,出現在了幾人的身後。

「殺!」殺氣瀰漫,各域的精英人員,紛紛出現,眼中露出戰意,氣息滔天。

楊敬華,胡天縱,申宮飛馳等人站在人群的最前方,此時隨著矛盾的升級,全部都是出現。

七星島曾經在七星海域的人們站在幾人的身後,身上散發著鐵血之意,之後便是其他幾域的精英。

楊敬華臉上依然帶著冰冷,手中握著長刀,霸氣無比的看著那些太古王族的人們,眼中露出戰意。

七星島是一股強大的勢力,在起源域之時,便是曾經與蠻族大戰,身上的氣勢,絲毫不比那些太古王族差上多少,甚至比起太古王族來更加兇殘。

對於戰爭,楊敬華一直都是沒有懼怕過,彷彿天生是為戰爭而生,自從與四聖星域和並,兩方的人員便是一直由楊敬華主管,將兩方人員,快速的融合在一起,除了玄冰老祖,四聖星域最先接受的便是楊敬華。

楊敬華雖然修為有些比不上洛天等人,但是威望是七星島眾人在四聖星域最高的一個,連關星劍都比上,天生的統帥。

「人族,你們真的敢開戰不成!」十幾名紀元巔峰的大能,目光掃向幾人身後密密麻麻的人族,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他們知道若是真的戰起來,那麼必然是血流成河。

「你們要戰,我們必然會奮力反抗!」貂元山等人強勢回應,事到如今,什麼都要拋到腦後。

「渾天王者的親子沒死!所以我建議還是再等等!」

「嗯,再等等,他們有紀元之寶,我們的勝算不大!等到族中將王者之兵送來,那時候再戰也不遲!」十幾名巔峰大能,暗自傳音。

「繼續吧,我們現在還不想掀起大戰!」隨後十幾名巔峰朗聲開口,站在星空之下,將身上的氣勢收了起來。

太古王族,不想開戰,人族一方更加不想開戰,若不是這些人想要要了洛天的命,他們也不會如此強勢。

「呼……」洛天心中也是長長的出了口氣,雖然有些可惜沒有殺掉渾霸天,但是能夠不讓戰爭提前爆發,洛天還是比較樂意看見的。

戰爭的可怕,洛天不只一次見到過,若是真的爆發出萬族大戰,那麼他的親人朋友,很有可能在戰爭之中隕落。

「繼續!」剛才還在戰鬥的天驕們,聽到了兩方達成的共識,隨後便是再次紛紛朝著剛才的對手殺去。

轟鳴之聲再次響起,不過這一次洛天卻是清閑了下來,隨著渾霸天的落敗,洛天也是沒有了對手。

隨後洛天便是看了看那密密麻麻的人族,臉上露出感嘆之色,人族的強大,若是論起單一的種族來說,絕對是最強的一個了。

在萬族最弱的人族,走到如今的地步,不得不說,人族絕對是個可怕的種族

「想必太古萬族如此想要滅殺人族,也是有著這樣的原因吧,若是再給人族發展起來,那麼在不久的將來,太古萬族,勢必會成為人族的附屬品,被人族所統治!」洛天心中自語,隨後再次看向了眾多天驕的戰場。

「萬古不滅體,就這點能耐?」輕笑之聲,在星空下回蕩,讓洛天和眾人的視線,轉移到了孫滅辰和另外一個王者親子羽梵天的戰鬥之中。

由於之前洛天將古王親子差點擊殺,讓所有人的視線轉移到了洛天兩人的戰鬥之中,並沒有關注其他人的戰鬥。

此時人們看向孫滅辰和羽梵天兩人的戰鬥,不由得的倒吸了口涼氣,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這反差也太大了吧!」人們議論起來,孫滅辰的身軀之上布滿一道道金色的裂紋,臉色難看。

而另外一邊,羽梵天雖然也是身上有著道道的傷痕,但是身上的氣勢卻依然逼人。

此時的羽凡天身後也是張開了金色的翅膀,一道道金色的羽毛飄蕩在星空之下,將人兩籠罩其中。

整個星空顯的絢爛無比,不過在美麗的外表之下,人們卻是感覺到了陣陣的殺伐之意,絕世的殺機蘊藏在其中。

「去死吧!」羽梵天臉上露出冰冷,雙手舞動,隨後一道道金色的羽芒升起,化成曠世的神劍,朝著孫滅辰絞殺而去。

劍域神王 「噗……噗……」孫滅辰金色的身影在那數不清的羽芒之中,雖然極力躲避,但是還是不斷的被那些羽芒洞穿神體,帶出大片的鮮血。

羽芒風暴足足持續了三十息,孫滅辰的身軀也是被金色的羽芒絞滅,血肉不斷的撒落,凄慘到了極致。

「太慘了!」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隨後身形閃動,朝著羽梵天那金色羽毛所鑄造的牢籠衝去,一拳轟出,直接將牢籠轟碎,道道的驚天的氣息,在洛天的身旁劃過,即使洛天都要小心翼翼,不敢硬捍,生怕受傷。

穿行間,洛天便是來到了孫滅辰那散落的血肉跟前,伸手一點,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洛天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天會救下孫滅辰,但是洛天也不得不這麼做,眼下只有自己能夠救下,若是不救,必然會引起神族的不滿,那麼對人族的和睦不利。

沖滿生機的符文,融入到孫滅辰的血肉之中,加速著孫滅辰的凝聚,眨眼之間,孫滅辰便是恢復了過來,不過臉色卻是蒼白無比。

「接下來該你了!」羽梵天臉上帶著冰冷之意,雙眼神光閃動,身後金色的翅膀,緩緩的扇動起來。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冥幻現

「轟……」嘩然之聲響起,人們看著洛天站在那裡,再次與羽梵天站到了對面,眼中露出振奮之色。

「洛天又要與古王親子對上了不成!」人族的人們臉上露出激動之色,想要看看洛天能夠將羽梵天踩在腳下的場面。

一道道金色的華光,將洛天和羽梵天龍罩在一起,洛天的身上的氣勢,也是緩緩的升騰起來,同羽梵天對視在一起。

既然不能擊殺王者親子,那麼洛天也沒有必要去顧忌,那詛咒之力,只有將萬族擊殺,詛咒之力才會出現。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灼熱的氣息從虛空之傳遞出來,如同一輪烈日一般的青年從虛空之中走出,臉上帶著一絲笑意,隨後目光在眾人的身上掃蕩起來,臉色不由得微微一凝。

「天啊,又是一個古王親子!」整個戰場頓時嘩然起來,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大聲呼喊起來。

「金烏一族,金陽惜!」太古萬族的人們認出了青年的身份,眼中露出激動之色。

「桀桀……還真是熱鬧啊!」人們還沒在金陽惜出現的震撼之下回過神來,一聲陰冷的聲音便是再次傳出,如同一道冤魂一般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又是一個!」所有人都是嘩然起來,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著那渾身氣息滔天的身影。

「冥幻!」在那道灰影出現的一瞬間,洛天的雙眼便是血紅起來,渾身的殺意彷彿不受控制一般破體而出。

「洛天,好久不見啊,當初說好的東西,你帶出來了么?」冥幻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絲毫沒將洛天的殺意放在心上,反而沖著洛天開口。

「加上之前被洛天打敗的渾霸天,這已經是第四個了!」人族的人們臉上帶著擔憂之色,看著星空之下,氣息衝天的冥幻,羽梵天,還有金陽惜三人。

「噗……」就在人們震撼之時,青天籠罩,帶著驚人的氣息,將龐大的金烏包裹起來,凄厲的慘叫之聲,在青氣之中升騰而起。

鮮血融入到青氣之中,金色的烏羽,不斷的從星空之下掉落,太古萬族的第一天驕,也是隨之落敗,有著隕落的危險。

「嗡……」金烏一族王者親子,金陽惜口中噴出一口神火,同時身形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青色的天空之下,金色的神火瞬間同青色的天空對抗起來。

金陽惜伸手一抓,金色的符文澎湃而出,將金子陽的救了下來,臉上露出冰冷之色,看向站在那裡的諸葛青天。

「你同我的身上有著一樣的氣息!」金陽惜臉上露出戰意,目光看向諸葛青天,將金子陽送到了金烏一族的巔峰大能的身前,沖著諸葛青天開口。

「那又如何?」諸葛青天臉上帶著笑意,身上混沌之氣籠罩,目光冰冷無比。

「戰吧!」金陽惜沒有廢話,身上的氣勢滔天而起,朝著諸葛青天沖了過去。

諸葛青天沒有絲毫的懼色,同樣身形閃動,灰色的拳頭,同金陽惜碰撞在了一起。

轟鳴之聲震天,一個為紀元之主的弟子,另外一個為太古王族的親子,兩人都是被封存了無數年,在曾經的年代都是無敵的存在,卻是在這一大世紛紛走出,在這一世爭鋒。

洛天眼中帶著強大的殺機,目光看向冥幻,伸手一揮,一道潔白的光芒在洛天的手中懸浮起來,極光籠罩,將整個空間都扭曲起來。

「我的後輩呢!」洛天冷聲開口,手中懸浮著元磁仙光,目光看向冥幻。

「你先將元磁仙光給我,我再讓人放過你的兒子!」冥幻眼前一亮,隨後輕聲開口。

「你認為我會相信你說的話么?」洛天冷聲開口,並不相信冥幻的信譽。

「你也可以選擇不信,不過你若是不信,我可以現在就發消息,你的一個晚輩會馬上死去一個!」冥幻沒有將洛天的話放在心上,反而開口威脅。

「給你!」洛天並不想用後代的生命冒險,伸手一揮,元磁仙光飛向了冥幻。

「嗡……」潔白的光芒出現在了冥幻的身前,在驚喜的目光之下,冥幻張口一吞,將元磁仙光收進了起來。

「這就對了么!過不了多久,你的兒子就會回來了!」冥幻臉上帶著笑意。

「我的晚輩若是有事,我必然叫你生不如死!」洛天臉色冰冷,沉聲開口。

「不用了,因為今天你會死!」隨後冥幻身形閃動,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一起出手將他斬殺!」隨後冥幻便是沖著身旁的羽梵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冰冷。

「兩人對付一個,不好意思,我還是有點臉面的!」羽梵天臉上露出不屑,顯然不認同冥幻的做法,身為王者的親子,還要以多圍少,這是對身份的一種褻瀆。

驕傲,哪一個王者不是滔天大能,同代無敵,身為王者的親子,自然也是驕傲無比的,不屑與人聯手。

「不過,我還是要將之前想要吃我羽族的那個野人殺了!」隨後羽梵天將目光看向站在那裡顯眼無比的陳戰鏢。

「什麼!」聽到羽梵天的話,貂得助等人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羽梵天。

「怎麼辦!眼下已經沒有人夠與羽梵天抗衡了!」人族的人們臉上帶著震動之色,看著站在那裡的羽梵天。

「嗎的,戰鏢,瞎吃,吃出事來了吧!」徐離子益等人眼中露出責備之色,看著站在那裡的陳戰鏢。

「額……」陳戰鏢撓了撓大腦袋,臉上露出憨笑:「不就是打架嗎,我也好久沒有打架了,那就打吧!」

陳戰鏢邁出大步,出現在了人們的最前端,眼中露出興奮之色,雖然知道眼前的羽梵天不好惹,但是陳戰鏢卻是感覺到渾身都是散發著興奮的氣息。

「羽梵天!」洛天飛身而動,朝著羽梵天飛了過去,想要將羽梵天拉到他的攻擊範圍,不想讓陳戰鏢有事,洛天想要以一敵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