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聽見蘇白的回答,楚霸王在心中自嘲起來,蘇家年輕一輩中,根本就沒有蘇白這號人物,我為什麼還要問他這麼愚蠢的問題呢?而且,就看蘇白的穿著,他也不像蘇家的年輕才俊,就算是蘇家的人,恐怕也只是下人吧。

「也許是我記錯了。」楚霸王展顏一笑,不過雙眼中的好奇之色已經消失殆盡,甚至對蘇白還流露出了一絲絲的淡漠和失望。

楚憐霜完全沒有半點察覺,拉了拉楚霸王的大手,輕聲說道:「父皇,就是他救了我……而且蘇白在年輕一輩中,算比較優秀的人才了……」

楚霸王彷彿不想再聽下去,不等楚憐霜繼續開口,便搶著說道:「蘇白的確是個人才,不過東土大唐人才濟濟,比如段劍純和林軒轅,就要比蘇白優秀更多。」

此言一出,全場人的面色都是微微一變,但是並沒有人反駁,在他們看來,楚霸王說的是事實。

只是,在這個時候說出來,多多少少會讓蘇白有些難堪。

「父皇,你能別這麼說嗎?」楚憐霜不悅的呵斥道,隨即還不忘偷看蘇白一眼。

「我明白你的意思。」楚霸王淡漠一笑,對著蘇白淡淡道:「多謝你救了憐霜,你有什麼要求,想要什麼東西,儘管跟我提。」

聞言,蘇白皺起眉頭,楚霸王給自己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想要高攀他一樣,於是悠悠說道:「不必了,救楚憐霜,完全是出於同門的情誼。」

楚霸王點了點頭,若無其事的說道:「出於同門情誼,自然是最好。」說完,他便不再理會蘇白,轉而和唐龍等人寒暄起來。

隨即,蔡志文當然要盡地主之誼,請著眾人前去把酒言歡,至於蘇白則先行離去。

一路,他沒有動用任何修為,走到明月高掛時,才來到永生峰下。

這時,一道人影,正站在上山的必經之路的中央,擋住蘇白的去路。

「找我何事?」蘇白面色從容的詢問道。

楚霸王緩緩轉身,隨後眺望遠方的天空,詢問道:「你知道我在看什麼嗎?」

「看天。」蘇白回答道。

「沒錯!看天!」楚霸王點了點頭,隨後別有深意的笑道:「你知道嗎?有的人看天,天就是天,有的人看天,則看見的是一片星辰大海,所以人與人之間,有差距。」

「要說什麼,但說無妨。」蘇白平淡的說道。

楚霸王雙眼微微一亮,他沒想到蘇白竟然如此沉著冷靜,於是說道:「你要清楚,你即便再優秀,也有局限!至於楚憐霜,我已經為她鋪開了一條直通大道的至尊之路,你們不是良配,我很感謝你救了她,我也同時提醒你,別再纏著她。」

「呵呵,這個不用你說,我對她沒有半分感情,若硬要說,那我們只有同門情誼。」蘇白面部不色的說道。

「這樣最好!」楚霸王點了點頭,思索半響后,接著說道:「你有沒有打算,以後跟著我?」

「我的路,從來都靠自己的雙腳一步一步走!」蘇白果斷的說道。

「若是你跟上我,你至少可以少奮鬥十年!」楚霸王說道。

「十年之後,你能讓我成長到什麼地步?」蘇白詢問道。

楚霸王眼珠一轉,果斷道:「十年,我能讓你擁有天靈境後期的恐怖實力!」

十年,讓一個斗戰武聖大圓滿的人,突破至天靈境後期,非常人無法辦到。

這個誘惑,恐怕沒有人捨得拒絕。

不過,蘇白卻笑了,霸氣道:「你可知?我走自己的路,十年後必將踏破星河,顛倒乾坤,徹底改變蓬萊界格局,問鼎帝君巔峰,讓這賊老天改名姓蘇!」

「哈哈哈!大言不慚,猖狂無知!」楚霸王捧腹大笑,彷彿聽見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

在他看來,蘇白簡直太天真了,這樣的話都敢說出口。

本來,他還看在蘇白天資不錯的份上,準備將蘇白招到自己的手下,為自己辦事。

可是,蘇白猖狂的言語,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認為,按照蘇白猖狂的性格,就算天資再不錯,恐怕也不活不長,更別說擁有什麼大的成就了。

於是,他不再耽擱,徹底無視蘇白,轉身徑直離去,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這時,蘇白才抬頭望向天空,堅定的說道:「是啊,人與人之間,有著不小的差距,你看見的是一片星辰大海,我看見的則是武道巔峰,能夠掌控這片星辰大海的力量!」

ps:由於網站後台更新,所以更新晚了點,還望見諒,求推薦票求打賞!么么噠! 時間如梭,對於武者來說,修鍊本就枯燥乏味,度年如日,一月時間,只是彈指一瞬。

如今,距離戰神榜開啟,只有半月。

各門各派,甚至江湖中的散修,都在努力修鍊,爭取在戰神榜上取得一個好的成績,成為最耀眼的新星。

此時此刻,天皇宗的議事大廳,房門緊閉,房間內漆黑一片,只能隱隱看見有幾道人影圍著一張圓桌,正在議論著什麼。

葉孤城、楊林、趙玄武三人,作為天皇宗僅剩的三巨頭,分別坐在圓桌一邊。

至於另外一邊,則分別坐著段劍行、丁小白,和姜陽。

這六人匯聚一堂,已經算是將東土大唐一大半的最強實力集合在一起了。

不過,這六人在東土大唐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為什麼會偷偷摸摸的相約聚會呢?

「老葉,有事情就說吧,神神秘秘,搞的我渾身不自在。」段劍行不耐的說道,身板挺的筆直,卻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

「老弟,別急,我找你來,還能為了別的事嗎?」葉孤城展顏一笑,不過緊接著雙眼便閃過一抹寒芒,道:「你應該已經知道,蘇白沒死的消息了吧!」

「呵呵,都過去一月了,我能不知道?」段劍行冷聲道,他不僅僅知道,還迫於壓力,在兩天之前,送了蘇白三樣聖劍派的至寶!

故此,現在一提起蘇白,聖劍派的眾人就恨的牙痒痒。

葉孤城眼珠一轉,他之所以這麼問,只是為了刺激一下段劍行,畢竟段劍行給蘇白送至寶的事情,即便段劍行做的很隱秘,他還是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想不到啊,蘇白還真有本事,花離落都使出武脈神通了,他竟然還能活下來。」丁小白唏噓道。

「呵呵,你真以為蘇白有本事在花離落的武脈神通下活下來?」楊林冷笑一聲,道:「據我推測,當時定有高手相助,比如唐龍等人,否則的話蘇白區區螻蟻,怎麼可能在武脈神通下存活!」

此言一出,全場眾人恍然大悟,隨後贊同的點起頭。

眾人細細一想,楊林說的不錯,蘇白的修為境界僅僅只有斗戰武聖大圓滿罷了,在天靈境中期的花離落面前,只是個螻蟻,根本無法抵擋武脈神通的龐大威力。

除了有高人相助,眾人再也想不出有什麼理由,能夠解釋這一切了。

「但是,不得不說,此子的天賦極佳,前途不可限量,我們與他結仇,若是不將他在羽翼還未豐滿之時斬殺的話,等他成長起來,恐怕我們的日子不會好過!」葉孤城沉聲道,雙眼之中寒芒畢露。

聞言,段劍行皺起眉頭,詢問道:「可是,蘇白的背後有唐龍、剛木大師等人作為靠山,我們想動他可不容易啊!」

「只要段老弟願意和我們合作,那就容易的多!」葉孤城雙眼一亮,嘴角勾出一抹微笑。

他之所以和段劍行說這麼多,為的就是試探段劍行的態度。

若是段劍行懼怕蘇白背後的靠山,那麼葉孤城便會直接送客,讓段劍行離開。

若是段劍行也想將蘇白斬殺的話,那麼他們就是朋友,只要強強聯合,何懼殺不了一個蘇白啊!

段劍行雙眼猛然一亮,其實他的心裡也想將蘇白殺之而後快。

畢竟,蘇白如今還未成長起來,就讓段劍行吃了這麼大的虧。

若是等蘇白成長起來,恐怕整個聖劍派都會被蘇白一口吞掉,段劍行不得不防啊!

其實,對於強者來說,任何超出自己掌控的事物,都是威脅,要徹底抹殺。

「葉兄有妙計?」 天才小醫妃 段劍行興緻勃勃的問道。

「當然!」葉孤城嘴角勾出一抹奸詐的笑容,道:「蘇白此子,心高氣傲,且目中無人,將一切都不看在眼中,只要對他稍稍用計,他必死無疑!」

「可是蘇白背後的靠山怎麼辦?」段劍行眼底,露出一抹茫然。

「我們不出手,讓小輩出手不就行了嗎?這樣一來,就變成小輩之間的切磋,唐龍等人也找不到借口阻攔,到時候刀劍無眼,殺了蘇白只是順手的事情!」葉孤城冷笑道。

「不過,葉兄如何保證萬無一失呢?」段劍行詢問道。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葉孤城眼底露出一抹惡毒之色,道:「一月前,林軒轅侮辱蘇白的事情,你可知道?蘇白此人有仇必報,我會設計,將林軒轅的弟弟送到蘇白手中,到時候蘇白必將其殺死!之後,戰神榜開啟,林軒轅定會找蘇白報仇,如此一來蘇白不出手都不行,這就是斬殺蘇白的大好機會!」

「秒啊!」段劍行讚歎道:「林軒轅的實力,我有所耳聞,就算是我跟他進行對戰,恐怕都不是對手,用他對付蘇白,堪稱萬無一失,不過你們真狠,為此還不惜將林軒轅的弟弟害死。」

「無毒不丈夫。」葉孤城果斷道:「我聽說你的義子段劍純和蘇白也有矛盾吧?那麼,就將他留作後手! 神醫狂妻:國師大人,夫人又跑了 如此一來,才能稱之為,萬無一失!」

「妙哉!」段劍行嘖嘖稱奇,雙眼之中寒芒閃爍,惡狠狠的說道:「我要讓他把吃的東西,全部吐出來!這次,我們兩大宗門合力,必將蘇白送入九泉之下!」

「咯咯咯……」

旋即,議事大廳中便傳出道道詭異的笑聲,每個人的臉上,都展露出陰險的笑容。

……

與此同時,在永生峰之巔,有一座光禿禿的懸崖,銀灰色的月光灑在上面,彷彿架起一座透明的天橋,美輪美奐。

蘇白就盤膝坐在懸崖邊上,口中吐著粗氣,胸口不斷起伏。

沒有吸收山河之力,修鍊速度大大減弱。

「一個月的時間,才開闢出二十條武脈,哎……太慢了。」蘇白苦笑著嘆息一聲。

若是有人聽見蘇白這麼說的話,一定有一種掐死蘇白的衝動。

一個月開闢出二十條武脈還叫慢?簡直是神速了好嗎!

在沒有任何東西輔助的情況下,單單靠鍛煉體質和修鍊功法,一個月開闢出二十條武脈,在普通人看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蘇白這種變態,常常喜歡挑戰自己的極限,刺激武脈開闢,並且配合修鍊《太古武神訣》才能辦得到吧。

只是,這樣的速度,對蘇白來說,還是太慢了。

蘇白清楚,有太多的人想讓自己死了。

在這個弱肉強勢的世界裡面,想要活下去,靠山不可能永遠依靠,還得靠自己的實力才行!

所以,蘇白迫切的想要擁有龐大的力量!

畢竟,突破成為魚龍三變的強者之後,實力將會得到一個巨大的飛躍。

不但能夠運用吸收靈氣,還能夠覺醒武脈神通,甚至使用紫陽妖瞳等等,這些對蘇白來說,都是無窮戰力。

重點是,蘇白真的很好奇,自己的武脈神通,到底會是什麼呢?

ps:推薦票越來越少,為什麼?饅頭很努力的在更新呢!求各位多多投投推薦票,數據對一本書來說,格外重要啊! 距離戰神榜開啟,還有十天時間,天諭星的年輕武者們都進入衝刺階段,爭取在這短暫的時間之內再次得到突破。

蘇白當然也不例外,每天都在永生峰之巔拚命修鍊。

同時,楚憐霜、唐婉秋、王忠和寧天,也全部都匯聚在永生峰之巔。

畢竟,這裡位處永生門至高點,空氣清新怡人不說,還無人打攪,是一塊修鍊寶地啊!

此時此刻,陽光斜灑在永生峰的懸崖之巔,四道人影在上方不斷閃動。

「不行了,胖爺干不過你,你下手也太重了!」王忠擺了擺手,氣喘吁吁的癱在地上,一動不動。

可以清晰的看見,王忠的臉上,已經青一團紫一團,顯然被揍的不輕。

「這樣就不行了?十天後在戰神榜上,還想不想給永生門長臉了?」唐婉秋呵斥道,隨即故意在美目中流露出鄙視之意,想用激將法。

「胖爺我當然想啊!」王忠暴喝一聲,隨後咬著銀牙道:「不能被你這個娘們看不起!」說著,他便一個蹬腿,翻身而起,擺出架勢。

「哼哼,別以為你和老大關係近,並且親密無間,我就會怕了你!」王忠眼珠一轉,氣勢洶洶的說道。

此言一出,唐婉秋板著的臉色頓時緩和不少,嘴角甚至還帶著一絲絲的笑意,道:「油嘴滑舌!」

說完,她便飛身直上,劍光流轉!

不過,這次唐婉秋再次出手,顯然比之前輕了許多。

王忠在內心暗自鬆了口氣,心想老大,只有你能收的住這娘們,你快來收了她吧!

於此同時,一旁的寧天和楚憐霜也戰成一團。

楚憐霜俏臉冰冷,舉手抬足都格外淡然。

反觀寧天渾身上下都掛滿了血痕,看起來狼狽不堪。

不過,他依舊咬著銀牙,強忍著劇痛,倔強道:「十天!還有十天時間!我不能給永生門丟人!不能讓老大丟人!來,繼續,我還沒有倒下!」

「好!」楚憐霜答應一聲,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向寧天疾馳而去。

遠處,蘇白盤膝而坐,看著眼前的一幕幕,嘴角勾出一抹會心微笑。

這樣的場面,他太熟悉了。

曾經,統治整個蓬萊界的那些帝君魔王,也是在他眼皮子地下,這般成長起來的。

「真希望,你們能夠永遠在永生峰上,這般成長下去。」蘇白展顏一笑,隨後起身走向下山路。

大家都這麼努力,蘇白怎麼能夠停下!

只是,如今他急需提升自己的實力,繼續修鍊顯然已經起不到明顯的作用了,所以他準備煉製葯汁。

惡魔校草吻上癮 「造化葯汁」是一種能夠激發人體潛能,迅速開闢武脈的葯汁,藥方早在上古便就失傳。

不過,前世的蘇白卻在一處秘境中獲得。

可惜的是,前世的蘇白早就過了開闢武脈的境界,藥方對他來說毫無用處。

但是對於現在的蘇白來說,藥方卻有了大作用。

雖然藥方裡面的藥材許多已經絕跡,不過依舊可以用其餘的藥材代替。

只不過,製作葯汁的藥材就算是替換了,也格外珍貴。

蘇白原本擁有百萬下品靈石,結果只買夠了製作一副葯汁的藥材。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弄錢,盡量購買藥材。

雖然,蘇白可以用武技和功法,換取大量的靈石。

但這樣一來,自己一定會被有心人盯上,若是讓人發現自己會煉製這種逆天的葯汁,恐怕將會在蓬萊界掀起一番腥風血雨,惹來無數強者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