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咳咳……比武助興雖然可以,但是真的鬧出人命來倒也不妥,何況明天就已經是武道競賽了,真的鬧出人命來,終究有些煞風景,老夫建議,點到即止,以一方無力再戰為標準,不知道聶小友給不給老夫這個薄面?」太一尊者起身對聶甄和顏悅色地說道。

眾人包括聶甄在內,都沒想到太一尊者居然對聶甄這麼友善,反倒把自己弟子晾在一邊,他們又怎麼會想到,當太一尊者看到燕若雪與聶甄走的特別近,在飯桌上也有說有笑的時候,內心深處的震驚比起他們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刻聶甄在太一尊者心中,哪裡還只是一個多寶宗的年輕弟子?對他的態度自然會有些變化,倒讓別人誤以為太一尊者太友善了。

聶甄不知道太一尊者的性格,以為他是個和善的老者,當即笑道:「既然太一前輩都這麼說了,晚輩哪裡會反駁,就隨太一前輩的意思好了。」

「哈哈哈哈……看來我這張老臉還是有點用啊,既然這樣,那兩個小輩就到大殿外的空地上切磋即可。」太一尊者捋了捋鬍鬚,不著痕迹地看了一眼聶甄旁邊的燕若雪,見燕若雪並沒有反對或者露出不愉來,心裡鬆了口氣。

「師尊,幹嘛要這麼給那傢伙面子,他不過就是個多寶宗的弟子罷了,看徒兒怎麼教訓他,告訴他做人應該怎麼做!」見太一尊者對聶甄這般和顏悅色,比對親傳弟子還要好,段飛難免有些不忿,以為自己師尊只不過是不想在客人面前失禮。

誰知太一尊者橫了段飛一眼,對他沉聲道:「段飛,你對客人不敬,失禮太深,難道還要繼續丟人現眼么?」

段飛一愣,難道自己的舉動惹怒了師尊么?

不過段飛一轉頭就把自己的猜測拋諸腦後,師尊的意思一定是要自己獲得勝利,助長九宮派的威勢。

當下一個縱身,身形化為一道長虹,朝大殿外沖了出去,在大殿內留下一道餘音:「聶甄,我在外面等你,可千萬不要不敢來啊!」

反正都已經撕破臉了,他也不需要再繼續假客氣叫聶甄什麼「聶師兄」了。

燕若雪看著一臉自信的聶甄,微笑著傳音道:「聶公子你好壞呀,故意刺激段飛讓他和你簽生死狀,若不是太一尊者為了照顧你,說出點到為止的話,恐怕今天這個段飛勢必缺胳膊少腿了吧?」

聶甄略帶驚訝地看著燕若雪道:「嗯?雪兒姑娘為什麼認為我一定能擊敗段飛?」

對於多寶宗眾人之所以那麼冷靜,是因為他們早就知道聶甄的真實實力,天境五段從來都不是聶甄的對手,聶甄手頭上都有過元元宗長老的命了,還會對付不了天境五段的段飛?

所以當段飛向聶甄提出請戰的要求時,多寶宗的所有人都覺得段飛快要倒霉了,讓他們忍住不要笑出聲已經是很為難了,讓他們怎麼阻止?

可聶甄應該從來沒有在燕若雪面前出過手,燕若雪是怎麼知道的?

燕若雪一愣,當初她和薛老都看到聶甄輕易斬殺元元宗天境五段弟子余柏天,只不過聶甄當時並不知道,這次燕若雪脫口而出,見聶甄提問才反應過來。

「雪兒見聶公子自信滿滿,自然知道聶公子勝券在握了。」燕若雪隨便想了個借口,這借口到不是很能經得住推敲,只是聶甄也沒深究,當即道:「既然如此,那雪兒姑娘就在這裡為我加油打氣吧。」

說完,聶甄向在場的人行了禮,給了陳遂他們一個讓人放心的眼神后,在緩緩走出大殿。

中宮大殿的大門很大,大殿內的人很輕易就能看到殿外情形,此時大殿外的空地上,段飛早就已經按耐不住,想要痛扁聶甄了。

等聶甄緩緩走出來,段飛才嘲諷道:「喲,聶少爺真是姍姍來遲啊,我還以為聶少爺這是要後悔了呢。」

聶甄瞥了一眼段飛,冷笑道:「段飛,給人當槍使的滋味看來對你來說挺不錯的啊,曾厥那廝自己不肯做出頭鳥,讓你來當馬前卒,他的心思我能理解,不過你這麼屁顛屁顛出頭,看來曾厥許給你的條件不錯啊。」

段飛心裡一震,他本以為聶甄不知道,想不到聶甄居然全都知道了,不過嘴上依舊強硬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知道接下來你得滿地找碎牙齒了!」

這時候,雷霆尊者起身對太一尊者稟告道:「大宮主,兩個年輕人在外面切磋武技,難免會有些衝動的時候,我還是去外面主持,以免鬧得不好看。」

https://tw.95zongcai.com/zc/64663/ 太一尊者點頭同意道:「善!」

雷霆尊者記得當初燕若雪進中宮的時候,是特地來找聶甄同行的,知道聶甄和燕若雪關係匪淺,萬一聶甄真的在段飛手上有個閃失,說不定會誤了九宮派,所以想要出去主持比賽,萬一聶甄不敵段飛,他可以及時出手。

當即,雷霆尊者起身飄然出殿,對兩個年輕人道:「老夫重申一遍,比武競技,點到即止,老夫親自主持,若是誰有違背,老夫可不會留情!」

當然,雷霆尊者說這番話,主要是針對段飛說的。

這時候聶甄突然想到了什麼,緩緩走到雷霆尊者的身邊,從納戒中掏出一枚太虛丹來,遞給雷霆尊者。

雷霆尊者順勢接過掃了一眼,驚訝道:「喲?是一枚上品地丹,怎麼了?」

上品地丹,在任何宗門內都是十分稀少的,哪怕是九宮派比其他宗門好一些,也不是特別常見,所以雷霆尊者才會有些驚訝。

聶甄對雷霆尊者笑道:「雷霆前輩,此丹名為太虛丹,對治療內傷具有奇效。」

「所以……」雷霆尊者有些不明白了,就算這丹藥是治療內傷的,聶甄給自己幹什麼?

聶甄笑道:「待會兒晚輩與段飛師兄戰鬥,段師兄一定會被晚輩捶暈的,到時候雷霆尊者可以給段師兄服用這枚丹藥,丹藥藥效發作之後,段師兄內傷一定能好個七七八八,晚輩一人做事一人當,就不勞九宮派耗費丹藥為段師兄療傷了。」

「噗哧!」

「哈哈哈哈!」

聶甄此言一出,大殿內圍觀的眾人紛紛笑出聲來,就是恬靜如燕若雪,也在抿嘴偷笑,聶甄還未開戰,就先拿出丹藥準備為段飛療傷,是明明白白地在羞辱段飛,這簡直就是在打臉啊!

無論此戰勝負如何,光是聶甄這番心態,就已經令許多人心生敬佩了。

「哈哈哈! 婚了再愛 聶甄說得好!夠霸氣!」雷晏已經開始沒心沒肺地為聶甄叫好了。

段飛被聶甄一番話氣得三屍神暴跳,尤其是大殿內的那些笑聲,更是讓段飛覺得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怒指聶甄道:「聶甄,屁放完了沒有?!放完的過來受死!」

聶甄在雷霆尊者幾乎驚訝的目光下緩緩走到段飛身前三丈距離,對段飛道:「在下多寶宗聶甄,請指教!」

這句話對段飛來說如同天籟之音,他總算可以出手了,在聶甄話音剛落的剎那,就揮拳朝聶甄撲了過來。

「小畜生,拿命來!」段飛咬牙切齒,雙目圓睜,右拳泛著詭異的紅光。

「是赤芒拳!聶兄小心!」

陳遂頓時驚呼,赤芒拳雖然是地境高階級別的武技,但在段飛的使用下,足以擁有威脅天境強者的力量,曾經倒在段飛赤芒拳下的天境高手也不少。

陳遂沒有想到段飛一出手居然就是級別不俗的武技,想要提醒已經為時已晚,只不過他相信,如果真的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雷霆尊者應該會出手的。

聶甄面對疾沖而來的段飛身形根本就沒有動,這是讓人沒有想到的,難道聶甄只是個花架子,嘴巴很硬,但根本就是個花瓶?

就在大家的猜測中,段飛已經來到聶甄的身前,而就在這一剎那,聶甄終於動了!

聶甄在一瞬間釋放出自己的修羅殺氣來,霎那間,段飛感覺到自己彷彿身處修羅戰場一般,自己四周充滿了駭人的殺氣。

因為受到這股殺氣的襲擊,段飛的身形瞬間一泄。

而就是在這一瞬間,聶甄已經施展身法,避開了段飛的赤芒拳,同時來到段飛的身後,朝著他的背部使出了自己的絕技!

「修羅斬!」 「什麼?」

幾個警衛滿臉愕然。

「我知道你們很難相信我的話,但是,你們可以查啊。」蘇歌笑容冷漠,「一個靠修改成績成為眾人眼中學霸的人,只要你們想查,應該可以查出來很多東西的。」

「而我,根本就不屑和這種人攀比什麼,又怎麼會擔心她考得比我好,就故意恐嚇她呢?只有做賊心虛的人,才會做這種愚蠢又卑劣的事。」

她倒以為孔雪有多沉得住氣,明明恨她還要故意和她交好。

想不到,這麼快就在她面前露出了真面目。

她早就警告過她,她蘇歌不是什麼好人,誰要來與她作對,她必定和她作對,誰要敢害她一分,她必定害她悔恨終生。

看來,孔雪並沒把這話放心裡。

她那些小把戲確實比一般人的高明些,可用錯了人,便只能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審訊室外突然響起一陣嘈雜的聲音。

像是系裡的老師過來了。

幾個警衛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看了蘇歌一眼,幾人起身一起出去。

蘇歌也不由分說的起身出去。

果然是系裡的老師過來了,幾個警衛趕緊過去和老師說了一下情況。

當說到修改學分的時候,孔雪一雙蒼白的手緊緊收緊了起來,指甲深深掐進肉里。

她一直低垂著腦袋沒有抬頭,眼底的光芒,卻一直在變幻個不停。

「這些只是學生的一面之詞,調查的事,還是得交給你們老師,你們可一定要好好調查,畢竟這不是一件小事啊。」

「是,此事學校一定會好好調查的。」

幾個老師臉色都不大好看。

孔雪在學校可一直都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影視世界當首富 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

「至於這幾個人,兩個同學各有說辭,我們準備送到警局去審問。」警衛又看了眼幾個小流氓。

幾個小流氓見情況不妙,立馬叫起來,「能不能放了我們啊,這一切都是誤會,誤會,是我們認錯人了,這兩個人我們誰也不認識,這只是一場誤會,你們能放了我們嗎?」

送到警局,不知道得關到什麼時候呢。

而且能出十倍價錢的女人,以他們的經驗,肯定不好惹。

他們還是早點脫身吧。

「誤會,那麼多人看你們在校門外拉扯同學,怎麼就成了誤會?」警衛冷冷的看過去。

「我們其實是來找我們乾妹妹的,想不到認錯人了,你們就放了我們吧,我們還沒吃午飯呢,還要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啊……」

「你們之前不是還說,是受人指使故意恐嚇孔雪同學的嗎?」

「這可能……的確是誤會……」

一道柔柔的嗓音響起,一直低垂著腦袋的孔雪,突然抬起頭來。

「什麼?」幾個警衛同時看向她。

「今天的事,應該是個誤會,他們拉著我的時候好像的確在叫別人的名字,是我因為我奶奶剛去世,我最近變得十分膽小,當時有些嚇壞了,可能冤枉了小歌……」

孔雪說著又低下了頭。

那副柔弱的樣子,看在誰眼裡都是我見猶憐。 「轟隆!」

段飛的背部被聶甄的修羅斬命中,整個人被砸到地上,無數地磚被轟飛,在地上留下一個人形的坑洞。

細心的人發現,在段飛的頭部,隱隱有一些血液從他的面部和地面的縫隙里流了出來。

「這……」

在場的人幾乎目瞪口呆,全都露出一片錯愕的表情,聶甄與段飛交戰,人們原本預計的情況是段飛以摧枯拉朽之勢擊敗聶甄,這才是正常的情況。

可現實卻給了所有人一記響亮的耳光,二人交戰之始,居然是聶甄擊敗了段飛。

雖然只是初一交戰,還不代表聶甄就贏定了段飛了,可是這至少說明聶甄有與段飛一戰的能力。

如果聶甄是天境五段的修鍊者,倒也能令大家理解,可聶甄只是天境四段啊!

唯獨多寶宗陣營這邊的人都露出一副習慣了的表情,聶甄當初在壓制突破的情況下都能擊敗秦無饜,後來更是斬殺天境六段強者陳康,對付區區段飛,還會有什麼問題?

甚至多寶宗內不少人懷疑,對付段飛,聶甄甚至連兵器都不需要拿出來。

觀戰者都不知道聶甄是怎麼戰勝段飛的,他們只覺得段飛的靈氣似乎在一瞬間停滯了下來,下一秒就被聶甄擊潰了。

唯有那些頂尖強者看清楚了二人交戰的具體情況,其中最清楚的莫過於距離二人最近的雷霆尊者,他是真真切切感受到聶甄身上修羅殺氣的恐怖之處,心中震驚道:「此子的靈氣居然充滿了侵略性!段飛聚集起來的靈氣面對聶甄的靈氣,居然完全被震散了!雖然這與段飛措手不及有關,但這也證明聶甄的靈氣確實要比段飛強大!」

「轟!」

砸入地中的段飛猛地朝天空衝去,繼而落在遠處,以防聶甄再度發動攻擊。

「臭小子,究竟耍了什麼詭計,居然傷了我!」段飛的眼神如同毒蛇一般看向聶甄道:「不過你放心,這個機會我只會給你一次,下一次我有所警惕,你絕不會再得逞的!」

「廢話真多,速戰速決吧還是。」聶甄白了段飛一眼。

「狂妄!」段飛怒喝一聲,從納戒中召出一輪赤色光芒,定睛一看,是一條兩丈長的長鞭。

「啪!」段飛輕輕一抖,長鞭在空中打出一個氣爆,然後在段飛的舞動下,就像一條蟒蛇一般朝聶甄卷了過來。

「段飛使出炎爆長鞭了!」頓時就有九宮派的弟子喊出聲來,炎爆長鞭是段飛的看家武器,品級高達地境九段,是僅次於天境級別的靈器了。

「聶師兄,快用靈器!」這時候在多寶宗這邊的弟子朝著聶甄大吼道。

而聶甄卻並沒有如多寶宗弟子的警告那般召出殺神劍,而是先憑藉身法躲開了炎爆長鞭的攻擊。

看到聶甄躲開了炎爆長鞭,段飛心中冷笑,沖著聶甄吼道:「聶甄!如果你覺得我的手段就這些就太天真了!」

段飛話音剛落,就看到他全身浮現出赤色靈氣,那炎爆長鞭也被赤色的靈氣包裹住,長鞭頂端在段飛的控制下朝聶甄打出一道赤色的火球。

聶甄還未準備抵擋,那火球就落到聶甄的面前,並且在一瞬間爆炸了起來!

「轟隆!」

頓時,以聶甄為圓心,朝外釋放出無數火焰形成的靈力氣浪。

「這是炎爆長鞭的絕技,由段飛的靈力控制,外加長鞭天生的火屬性特徵,打出強大的炎爆,這下這個聶甄情況就不妙了……」雷晏在一旁喃喃道。

段飛憑藉炎爆長鞭全力施展的攻擊,就是同級別的強者都覺得有些棘手,哪怕是在排名中排在他之前的陳遂,也無法肯定自己能穩贏他,足以見得他的實力之強。

「哦……原來這就是你的絕技啊……」這時候,還未消散的火焰氣浪中,傳來聶甄的聲音。

「怎麼可能?!」段飛詫異地喊出聲來,他對自己這一招充滿了信心,剛才聶甄在毫無防禦的情況下,突然遭到自己的炎爆攻擊,不可能毫髮無損的。

可是聽聶甄的語氣,似乎很平靜,根本不像是受到重傷的樣子。

「不會吧……」觀眾們此刻心也提了起來,剛才段飛的攻擊十分突然,場內年輕一輩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其他人都不敢肯定自己擋得住這一招,可聶甄居然能像沒事人一樣?

「相傳,多寶宗的聶甄雖然修為不如秦無饜,但是實際戰鬥力已經比第一弟子秦無饜要高了,如今看他的戰鬥,恐怕傳言非虛……」有些宗門的高層心中已經開始猜測,他們對多寶宗的消息,雖然不如元元宗或冰河谷那樣了解,但多少還是聽說一些的。

傳說中聶甄戰勝了修為比他還高的秦無饜,大家很多人都以為是多寶宗官方為聶甄造勢,現在看來,恐怕傳言多半是屬實的了,至少如果換做秦無饜面對段飛的炎爆攻擊,不可能那麼輕鬆。

等場內濃煙逐漸散盡,就看到聶甄站在場內,正在用手掌不斷在自己面前扇風,想要扇走捲起的塵土。

只見聶甄毫髮無損地站在原地,用輕鬆的語氣笑道:「招數倒是不錯,只不過缺點也很明顯,捲起的塵土實在是太大了。」

沖虛觀的小道士 「臭小子,你少給我故作輕鬆!你恐怕已經受到了內傷了吧!再接我一鞭試試,我讓你裝逼!」段飛勃然大怒,再度捲起炎爆長鞭,朝聶甄甩來。

「嗡……」聶甄看著朝自己捲來的炎爆長鞭,這次索性連躲避都不躲避了,直接調動修羅殺氣浮現在自己周身,瞬間紅黑相間的殺氣如同實質化一般,浮現在聶甄的體表之外。

「又是這股靈氣!」雷霆尊者心中暗驚,聶甄的靈氣讓他感覺到了威脅,連三聖境強者的他都不得不小心警惕。

「啪!」這次聶甄抬起右臂,直接讓炎爆長鞭捲住,長鞭因為慣性,繞著聶甄的右臂纏了好幾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