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什麼!」周哺一下子跳了過來:「怎麼可能,是誰?」

大帳中一下子炸開了鍋,很多人都將眼光向瞄向田家的人,田家的那名老者急得連連擺手:「不可能是我們!」

周混眼中精光爆閃,盯著李長龍問道:「冷沐風有沒有說是誰?」

「沒有,我也沒敢多問。」李長龍連忙回答道。

「老祖宗英明,看來冷沐風已經知道李家主到了軍營的消息,所以趁勢給我們擺了一計,讓我們誤以為雲飛揚在看守周坤老祖,引誘我們去抓捕冷沐風。」周哺說道。

「到時雲飛揚突然突現,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冷沐風真的好陰險。」張豹也看明白了。

周勇眉頭緊皺,看了一眼周混和周哺,沒有言語。這時,突然有人來報:「啟稟老祖宗,冷沐風又在外面叫陣了。」

「果然如此,這個天殺的冷沐風。」頓時有人罵了起來。

「老祖宗怎麼辦?」周哺問道。

「不用理他。」周混說道:「我們將計就計,今晚便襲擊千丈崖,救出周坤。」

「好,老祖宗,這次我定當血洗了青龍關!」周勝怒喝道。

「諸位下去準備吧,太子、周勝和周勇留下。」周混說道。

眾人知道他們要商議襲擊青龍關的事宜,躬身告退,李虎見李長龍面色凝重,暗嘆一口氣,拉著他一起退了出去。

「老祖宗,我們今晚真的要襲擊千丈崖嗎,如果冷沐風真有眼線,那大哥肯定不會關在那裡。」周勇說道。

「而且,我們今晚襲擊的事情萬一泄露了怎麼辦?」周哺也擔心的問道。

「現在看來李長龍確實已被他識破,不然冷沐風不會現在來叫陣,這段時間足夠雲飛揚趕到這裡了。」周混說道。

「什麼?那我們今晚到底要血洗哪裡?」周勝徹底糊塗了。

「千丈崖,如果冷沐風知道了消息,他一定還會將周坤老祖關在千丈崖,我們應直撲千丈崖。」周哺分析道。

「虛虛實實,以冷沐風的性格勢必會如此做,只是我們還是要牽制住雲飛揚,以免他突然返回。畢竟以他的速度,從這裡趕到千丈崖,也用不了多久。」周勇說道。

周混暗嘆了一口氣,該來的,總是躲不過去,要牽制雲飛揚只有他了:「我去,我去會會這位昔日的手下敗將。」

「好,老祖宗乾脆趁此機會將他和冷沐風全都殺了。」周勝終於將這句憋了許久的話說了出來,他一直奇怪,即便雲飛揚躲在冷沐風身後暗中保護,老祖宗也不應該忌憚他才是。

只有周哺、周勇面露擔憂的看向周混,他的傷勢還未徹底恢復,今晚註定是一場大戰。

夜幕降臨,冷沐風正準備撤回,突然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這幾日太子殿下罵得痛快。」

冷沐風眼中精光爆閃:「這幾日,你這個老王八蛋也聽得痛快!」

「呵呵,你叫我來,我來了,太子殿下有何高招,請賜教。」周混一邊說,一邊慢慢取出了虎尾錘,卻並未主動進攻。

冷沐風取出了龍鱗劍和板磚:「老王八蛋,你先來。」

「呃!」周混是在拖延時間,因為此時,周勇、周哺、周勝、幽冥、玄廣五人,正帶領三百名精心挑選出來的暴龍軍團的高手,在夜色中疾撲向千丈崖。

但周混哪裡知道,冷沐風也在拖延時間,周混問道:「太子可否告訴老朽,你是如何化解掉魂魄散的?」

「老王八蛋,你服下魂魄散,我一定會告訴你怎麼化解的,敢不敢試試?」

對冷沐風有意激怒自己,周混只是洒然一笑:「呵呵,魂魄散我們也不是說有就有,豈能拿出來隨便浪費。」

「我看你就是不敢,膽小鬼、縮頭烏龜!」

「太子何必動怒,我們也算多年未見,你出生時,老朽還送過你禮物呢。」 冷沐風、周混,一個義正言辭、一個臉皮比城牆還厚,在這裡小心翼翼的拖延著時間,兩人心中都是忐忑,尤其冷沐風,背上已被冷汗浸透。

周勇、周勝、周哺帶人,在高空中掠過燈火通明的青龍關,疾往千丈崖飛去。

周勝看了一眼毫無察覺的青龍關,恨恨的說道:「雲飛揚果然不在這裡,等回來時,定將這裡殺個雞犬不留。」

「不要說話,速度快些,老祖宗還在為我們拖延時間呢。」周勇叮囑了周勝一聲,身形再度加快。

「怕什麼,等滅了青龍關,我們就去殺了雲飛揚和冷沐風。」周勝嘀咕一聲,加速跟了上去。

他們按照李長龍說的路線,很快在那座高千丈的巨峰下面,找到千丈崖,周哺伸手打了一個手勢,三百人分散開來,朝下方飛去。

「奇怪,怎麼一個人也沒有?」周勝問道,他們已經來到千丈崖的巨石上,竟然沒有發現一名守衛。

「李長龍不是說雲飛揚在這裡嗎,他現在去了武陽縣保護冷沐風,這裡自然沒人了。」周勇說道。

「這個冷沐風還真是聰明,若不是老祖宗睿智,我們還真的被他騙了,誰能想到他將周坤老祖關在這裡,還不留一個人看守。」周哺搖頭贊道。

周勝聽得不解:「這裡不可能沒有守衛,大家還是小心些。」

「好,你們留在這裡,我去看下大哥關在什麼地方。」周勇說罷,悄無聲息的飛了下去,順著岩石往下方仔細探查。

突然,一道粗重的呼吸聲傳來,周勇不驚反喜,這正是靈氣被封閉后的呼吸聲。

周勇順著呼吸聲摸了過去,來到一座峭壁旁,這裡在千丈崖的半山腰上,凌空有一塊突兀出來的巨石,悄悄飛到巨石上,那個呼吸聲,正從對面的山體中傳來。

這裡有間石室!周勇大喜,擔心石室中有埋伏,周勇悄悄來到千丈崖頂上,對周勝、周哺說道:「找到了,下面有間石室,我們要一起殺進去,以最快的速度救出大哥。」

周哺點點頭:「嗯,一會我抱著老祖出來,你們斷後。」

「好!」想著外面還有三百名高手接應,即便冷沐風有埋伏,也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周勇點頭答應道。

一行人悄悄飛到那塊突出的巨石外面,周哺一揮手,那三百名暴龍軍團的高手四處散開,將這裡團團圍住。

周勝、周勇、周哺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周勝揮舞嗜血寶刀悄無聲息的劈了過去。

「轟」的一聲,山體崩裂,一個山洞出現在眾人面前,電光火石間,周勇揮舞烏木拐杖沖了進去,舞得密不透風,將披頭散髮的周坤護在身後。

幾乎與他同時,周哺也疾飛進來,拉起『周坤』就往外飛了出去,三人的動作一氣呵成,配合的默契完美。

見『周坤』被救了出去,周勝也手提寶刀殺進洞來,卻突然愣住了:「還真沒有守衛?」

周勇一陣不安,來不及衝出來,就大喊道:「周哺,大老祖如何?」

外面沒有聲音,周勇、周勝臉色大變,一起沖了出來,只見周哺正被『周坤』拎在手中,動彈不得,外面的三百高手一個個手足無措。

上當了!周勇率先反應過來,沒有去救周哺,反而揚手打出一隻哨笛,凄厲的哨聲在夜空中響起,一朵妖艷的鮮花在綻放開來,在夜空中異常耀眼。

雲飛揚一愣,沒有來得及阻止周勇,一把捏住周哺的脖子,說道:「要救周哺,都給我乖乖退回大營去。」

說罷身形一晃,帶著周哺疾往武陽縣方向飛去,他剛才一個大意,讓周勇發出了訊號,現在冷沐風怕已經陷入險境之中。

周混正和冷沐風唇槍舌戰,突然看見遠處的夜空中,綻放出一朵妖艷的花朵,不由臉色劇變:「你敢騙老子!」

周混拋出虎尾錘疾如流星般砸向冷沐風,同時身形一晃,向他擒來。

冷沐風在看到那朵妖艷的花朵時,就動手了,龍鱗劍、板磚隨手打了出去,正與虎尾錘撞在一起,「轟」的一聲巨響,將他震得往後飛去。

這時周混已經衝到身邊,探手就往冷沐風抓來,突然瞥見冷沐風臉上現出一抹詭異的微笑,暗道不妙,剛要躲閃,三道一丈長的火焰,迎面向他燒來。

「火種袋!」周混驚呼一聲,往後疾退。

這時兩道身影從冷沐風身後疾飛而來,正是錢斌和歐陽千尋,兩人人還未到,法寶先打了出來,一刀、一劍激射嚮往后疾退的周混。

冷沐風也往後疾退:「走!」

歐陽千尋一把拉住冷沐風往青龍關方向疾飛,錢斌又取出一把寶刀,緊緊跟在後面斷後。

「嗷吼!」周混狂怒不已,他明白自己上當了,雲飛揚根本不在這,而是在千丈崖,想到周哺三人傻傻的直接送上門去,周混氣不打一處來。

現在只有擒住或殺掉冷沐風,才能化解眼前的窘況,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周混召回虎尾錘,震散緊隨的火焰,向著冷沐風急追而來,同時口中怒嘯連連。

後面的大營中,一時間燈火通明,張玉兒、張豹率領禁軍和暴龍軍團一起殺了出來,殺過武陽縣,直奔青龍關而來。

「冷沐風,你個兔崽子休走!」周混被氣得忍不住爆了粗口。

「周混,你個老王八蛋!來、來,到青龍關再讓我罵你個三天三夜。」冷沐風的聲音遠遠傳來。

周混氣得險些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你給我去死!」說罷,將全身靈氣注入虎尾錘中,全力向冷沐風砸去。

一聲虎嘯震懾夜空,虎尾錘化作一道流星,迅疾無比的向冷沐風砸來,轉眼間追上三人。

「小心!」錢斌大喝一聲,一連打出六道光芒,迎向虎尾錘。

與此同時,歐陽千尋將冷沐風往後一拋,手持長劍迎了上來。

「前輩小心!」冷沐風嚇得大喊起來,一股腦的將龍鱗劍、板磚、火種袋全部打了出來。 龍鱗劍發出一聲龍嘯,和虎尾錘狠狠的撞在一起,夜空之中頓時響起一陣龍吟虎嘯,龍鱗劍被撞得往後疾飛而來。

歐陽千尋和錢斌也被撞得口吐鮮血,兩人聯手竟還沒能抵擋得住虎尾錘。

歐陽千尋長劍一引,從虛空砸落一道閃電,同時拉起錢斌向後飛來。

周混一掌震散閃電,向兩人急追而來,突然眉頭一皺,閃向一旁。只見前面,幾道黑色的業火,正在虛空中燃燒著。

周混避過了過去,全力向冷沐風追來,這時冷沐風三人已經逃到青龍鎮上空,眼看就要進入青龍關。

周混大喝一聲,雙手握住虎尾錘,全身的靈氣瘋狂湧入,一隻白色的猛虎在夜空中浮現出來。

猛虎猙獰著看向冷沐風逃去的方向,咆哮一聲,震動天地,四肢在虛空彎曲,然後猛的彈起,向冷沐風追來。

睥睨天地的氣勢在虛空瀰漫開來,冷沐風三人的速度竟然慢了下來。

「這就是武神的威壓嗎?」冷沐風感覺到身體越來越沉重,如千鈞大山壓在身上一般。

「哼!周混的修為還沒完全恢復,現在竟敢全力施展武神絕技,只要我們抗過這次攻擊,他就再也奈何不得我們。」歐陽千尋說道。

冷沐風苦笑:「我們還不知道能不能抗得過去。」

錢斌聽到這裡,臉上現出決然之色,猛喝一聲:「殿下先走!」雙手緊握長刀,竟然迎著白虎沖了過去。

「回來!」冷沐風沒料到錢斌會主動迎上去,大喝一聲,也緊隨而上,全力催動龍鱗劍,一隻比白虎小許多的金龍飛出,張牙舞爪的迎了上去。

歐陽千尋見狀,默念咒語,手中長劍激射向虛空,「咔嚓」一聲巨響,夜幕中一聲霹靂炸響,十多道水桶粗細的閃電從天而降,接連向白虎砸去。

白虎咆哮、神龍嘶吼、霹靂震破天際,青龍鎮、武陽縣及方圓數百公里的居民,無不膽戰心驚。他們知道,周家和冷沐風這一戰,終於開始了。

錢斌這一刀,一往無前的劈了過去,他存了必死之心,決意用自己的身體,擋住白虎那驚天一擊。

一股更磅礴的威壓自天邊迅速向這邊蔓延過來,「轟隆!」一聲,無盡的黑幕中響起一聲悶雷,一道紫色的閃電,自虛空煌煌劈下。

「嗷!」的一聲怒嘯,白虎竟閃避不及,被紫色閃電打的形消聲散,只剩一把虎尾錘跌落下去。

遠處的周混「噗嗤」一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看了一眼虛空中威風凜凜的雲飛揚,瞳孔急速的縮小:他果然晉級到了武神境界!

周混知道大勢已去,身形一晃往遠處逃去,雲飛揚將周浦拋向冷沐風:「接住!」

「師父,宰了周混!」冷沐風大喝道,聲震四野。

「是!」雲飛揚應了一聲,疾如流星一般追了過去,天雷印更是在夜幕中閃爍出道道光華,引得九天雷電一路向周混打去。

錢斌都看呆了,武神周混竟然被雲飛揚追得如喪家之犬,難道雲飛揚也是武神,而且比周混更加厲害?

錢斌不敢相信的來到冷沐風身邊:「雲、雲前輩他?」

「師父早就晉級到武神了,本想給周混挖個坑,沒想到這個老傢伙跑的這麼快。」冷沐風說到這裡,看了一眼手中的周哺,頓時咧嘴笑了起來:「不好還好,抓住了周哺。」

錢斌見冷沐風像看寶貝似的打量著周哺,口水都流了出來,哪裡還不知道他的想法,提醒他道:「殿下,張豹快殺到了。」

「怕什麼,周哺在手,天下無憂!」冷沐風說著,忍不住仰天狂笑起來,多年的隱忍、躲藏,今天終於該徹底結束了。

歐陽千尋飛了過來,對冷沐風說道:「周勝、周勇他們也來了。」

青龍關上空,數百道身影急速向這裡飛來,正是臉色慘白的周勇、周勝等人。下方,張玉兒、張豹也率大軍殺到了青龍鎮外,不過他們都看到了冷沐風手中的周哺,紛紛停了下來。

這時,青龍關上突然傳來「咚!咚!」戰鼓聲,身穿金甲、手提金鞭的黃飛龍,率領三千騎兵率先趕來,後面是一萬身穿貪狼甲的步兵,以及火靈兒、端木瑞、公孫豹、司徒平和閻君山等人。

「哈哈,兩位武皇大人,我們又見面了。」冷沐風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一向暴躁的周勝這時也安靜下來,臉色鐵青的看著冷沐風,眼睛亂轉。

「太子殿下,我大哥周坤呢?」周勇臉色發紅的問道,這次是丟人丟到家了,周坤沒救出來,又將周哺折了進去。

「周坤不是在千丈崖嗎?你們將人救走了,為何還來找我要人?」冷沐風故作不解的問道。

周勝、周勇,連同下面的張玉兒、張豹聽到這裡,心都涼了起來,看來周坤已凶多吉少。

「我們並未見到周坤,那個山洞裡只有雲飛揚。」周勝忍不住說道,他現在感覺自己成了冤大頭,周勇要阻攔以及來不及。

「是嗎?可是周坤明明被我關在那座山洞裡,你們既然能找到山洞,怎麼可能會沒見到周坤,是不是要耍賴,不想交周坤的贖金了?」冷沐風說著,捏著周哺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不一會周哺的臉色就變得鐵青無比。

「別、別,我們交贖金,我們交贖金!」周勇急忙喊道,若周哺死在這裡,他們是徹底完了。

「好,都給我退回軍營中老實待著,給你們半個月的時間,若不能將贖金運來,就給周哺收屍吧。」冷沐風說罷,有些戲虐的看向周勇、周勝。

這兩位武皇臉都綠了,周勇揮手對下方喝道:「都退回軍營。」

張玉兒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空中的冷沐風,無奈的緩緩撤去。

周勇看著冷沐風,嘴巴張了幾張,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好長嘆一聲,和周勝也帶人撤走了。

冷沐風等人歡天喜地的撤回青龍關,百里奚興奮的來到冷沐風身旁:「老大,我們這次終於可以高枕無憂了吧?」

「哈哈!何止高枕無憂,我們這次復國也有可能了!」冷沐風大聲的宣佈道。

周圍人聞聽,頓時高聲歡呼起來。 冷沐風提著周哺回到青龍關,先將他腰間的神器天武神雷刀給收了起來,圖魯抱怨了好久,這次終於有一件神器可有送給他了。

火靈兒有些羨慕的看了一眼天武神雷刀:「送給圖魯的?」

「嗯,如果是劍的話,我一定送給你。」冷沐風說道。

「耶!」百里奚、臧俊等人聞言,在一旁起鬨叫了起來,端木瑞晃動著一柄金錘說道:「老大,我不介意用刀!」

「等著,很快你們每人都有一件魂器,到時候隨便挑。」冷沐風豪爽的說道。

「好!」除了歐陽千尋,十多人興奮的大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