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沒事,看好你的駙馬,皇宮太大,哀家怕他不認識路。」太后趾高氣昂的說道。

繼而也不管不問,扶著太監的手,扭著柳腰走向演武場。

只留下莫宇辰在原地干瞪著眼,被她氣得說不出話來。

「莫公子,原來你在這啊,我到處找你呢!」

小公主被太后一聲『駙馬』說得臉紅耳赤,聲音細小如蚊。

其實,此次月驚天壽辰,她邀請莫宇辰前來參加,就是有那麼一點見家長的意思。

可是,她倒是沒想要那麼快就讓莫宇辰做她的駙馬。

「公主,這壽也拜完了,我想,我還是先回學院吧!」

既然悄悄走不了,那莫宇辰倒也乾脆,直接擺上桌面挑明說。

「不行,壽宴還沒結束呢!」

「再說了,比武第一名能拜太祖爺爺為師,這是多好的機會,你不想爭取嗎?」

小公主堅決的說道。

只是,她不知道,或許拜月驚天為師,對別人來說是個機會,但是對莫宇辰來說,或許是一個枷鎖。

「誰稀罕誰拜吧,我不需要!」莫宇辰擺了擺手說道。

「反正你就是不能走。」

「最多算是我第二件要求你做的事!」

小公主知道他的固執,最後只能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脅迫莫宇辰。

校園喋血記 果然,莫宇辰聽到這個,立刻點頭答應。

反正來都來了,也就多逗留一會,能多換一個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再說,他最煩的就是欠別人人情,要是不儘快將小公主這三個要求還完,他全身上下也不得勁。

兩人達成了共識,莫宇辰便任由小公主抱著手,前往皇宮內的演武場。

「這次你要是不拿個第一,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小公主一路上揮舞這小拳頭威脅道。

「第一?」莫宇辰搖頭一笑。

顯然是對小公主說的事毫無興緻,他只想陪小公主走個過場罷了。

至於排第幾,他到不在意,反正按自己的實力發揮就是了。

很快,莫宇辰兩人來到了皇宮內的演武場。

剛步入,映入眼帘的是二十座武鬥台,呈兩列直排。

而演武場的兩邊,則被布置成宴會席位。

如今,二十座武鬥台周圍圍滿了人,有許多都是聞訊後到的,場面空前的壯觀。

恐怕這是拜月帝國,有史以來,貴族子弟聚集得最齊的一次吧。

很快,場中走出了兩位裁判長。

緊跟其後的是二十位裁判,分別登上場中的二十座武鬥台。

當莫宇辰與小公主走進場的時候,頓時場中許多人指著他,向盤邊的同伴詢問著什麼。

相必也是在問,他與身邊禍水的事吧。

「安靜!」

主持比武大會的鶴髮老者,聲音宏亮的蓋住全場的聲音。

一時間,雜亂無比的演武場,在剎那間安靜下來。

「音波功,高手!」莫宇辰眼眸一縮。

緊盯著場中的老者,心中略微驚訝。

「今日老朽奉太祖之命主持比武大會。」

「凡是超過二十歲者,速速離場!」

鶴髮老者沉聲說道。

緊接著,他身邊的另外一位裁判長開始宣讀比武的各項規定。

以及,比武前十名的獎勵。

至於,第一名的獎勵,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

不過,這忽然間搞出個前十名的獎勵,倒是調動了在場這些貴族子弟的情緒。

「今天比武大會,採用的是積分制度!」

「也就是說,每個人自身有一分,每次擊敗一個人就加多一分,輸則扣分。」

「待到比賽最後,所有人以積分輪排名。」

「至於積分的公平性,大家無需擔心,參賽人數截止至今有一百八十人次,如果沒出現什麼變故的話,每一個人將會有一百七十九次登場的機會。」

宣讀比賽規定的裁判長仔細的講解道。

他剛宣讀完,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一百八十人。那不就是等於,不用和自己干架,每一個人都要將全場打了個遍嗎?

這得多耗費時間?

是要累死人的意思嗎?

「太祖仁慈,特別准許無法力敵者可以投降。」

「但,若非不敵,投降者,雙方同時取消比賽資格!」

裁判長在所有人發出哀嚎的同時,頒布了一條,讓原本就打算作弊者絕望的消息。

「現在,我宣布,比賽正式開始!」

很快,二十座武鬥台上面的裁判開始拿著長長的名單點名。

現場只要被點名的立即快速的躍上武鬥台。 趙沫,洪天

……

裁判念完名字后。

兩人從不同方向掠上擂台,縹緲的身影贏得場內不少的鼓掌聲。

這洪天不是別人,正是月驚天壽宴未開席前,與范俊風齊名的,兩大年輕貴族公子領軍人物。

此時,他剛一上擂台,身形一動,直取對方要害。

下手之毒讓對手聞風喪膽。

僅僅一個照面,兩人在修為上,孰強孰弱立見分曉。

沒過多久,洪天抓准機會,閃到對方身後。

一擊伏虎拳。

轟!

非常乾脆的一拳,砸在對方后心,將其轟下擂台中。

「洪天,勝!」

裁判見狀,立即宣布取勝方。

暴君的絕色妃 「天武境九重!」

看了洪天的戰鬥,莫宇辰暗自記下了他的實力。

對於如今的他來說,雖然面對天武境九重的人,壓力並不是很大。

但是,莫宇辰堅信,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下一刻,莫宇辰心神一動,開始用神念開始掃視在場的二十座武鬥台。

暗自記下實力相對比較強悍的人,在心中不斷的與自己做了一下比較。

「按照我目前天武境七重的巔峰,再加上自己肉身的強橫,想必就算是對上天武境九重巔峰的人,也有一戰之力吧!」

莫宇辰心中暗自計較。

這時,二十座武鬥台各種各樣的人物層出不窮,新老替換也是非常的快。

而武鬥台下,二十位裁判也開始不斷的為分出勝負的貴族子弟積分。

「莫宇辰!」

終於,在一個時辰之後。

第八號擂台的裁判念到了莫宇辰的名字。

莫宇辰腳步一提,非常低調的邁步走向武鬥台。

並沒有像他人一樣,在別人的頭頂飛來飛去。

待到他登上武鬥台,他發現,他的對手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小少年。

「你好,我叫鍾立軒!」

少年禮貌的給莫宇辰行了一個貴族禮。

「你好! 追捕逃妻:毒寵億萬千金 莫宇辰,請指教!」

莫宇辰回了一禮。

「趕緊開始,別浪費時間!」

台下的裁判見到,兩個人竟然在武鬥台上交起了朋友,焦急的催促道。

歷來,這樣的比武打擂中,雙方一上台,必定就猶如有殺父奪妻只恨,都想即刻擊敗對方。

哪有像他們這樣的,上了擂台還相互問好。

兩人聽到裁判所言,相視一笑。

「得罪了!」鍾立軒雙手抱拳。

隱婚100分:神祕老公不見面 卡啦!

鍾立軒手中的君子扇應聲打開。

原本看似文質彬彬的他,如今動起手來,就猶如一隻下山的猛虎一般,霸道無比。

丹田中的靈氣灌輸全身,鍾立軒手中的君子扇以開山裂石之勢,劈向莫宇辰。

莫宇辰見狀,腳尖一點,整個人向後扶搖退去,避開鍾立軒這一擊。

要論起霸道,相信在場的人沒有誰能比莫宇辰霸道。

只是,他並不想傷到鍾立軒,畢竟他認為,眼前這個少年,是一個真君子。

所以,他只想想找個機會,將他掃下擂台。

鍾立軒的幾輪進攻,基本上都無功而返。

然而,就在這時。

鍾立軒忽然間原地立身,輕搖著君子扇,對裁判道:「我認輸!」

莫宇辰聞言,心中暗自咋舌。

他真沒想到,眼前這少年,竟然將君子之風貫徹到如此境界。

「不必驚訝,我也是走剛猛路子。」

「從你的身法,我看得出來,你是不想傷我。」

鍾立軒朗聲大笑,坦然的走下武鬥台。

莫宇辰笑著搖了搖頭,暗嘆一聲怪人。

隨後他在裁判宣告他勝出后,也走下了武鬥台。

當他回到座位后,發現小公主的座位上是空的。

頓時,他有意無意的在二十座擂台中尋找她的蹤跡。

很快,他便在十三號擂台中,發現了她的身影。

喝!

擂台上,此時此刻,小公主像是打出了真火。

渾身充斥著靈動,細腰間的鈴鐺,也被她快速扭動的腰身,甩得叮咚亂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