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她,註定要與我,折磨到底!!!」

說罷,男人眼中更加冷冽,待他重新將目光投向蘇七月之時。

眼底對她的狠辣忽然盡數消失,眼底沾滿了佔有慾以及瘋狂和痴迷。笑道:「但,方才,我聞到她的味道了。

你身上有血兒的味道,你就是她,對不對?!」

說著,男人眼底的神色更加瘋狂,彷彿只要蘇七月說一句「不是」,他就要亂刀砍死蘇七月一般。

https://tw.95zongcai.com/zc/50180/ 「不,我不是。」蘇七月道。

這句話,不僅僅是說給男人聽,同時,也是說給自己聽。

蘇七月並不希望自己真的陷入了沐血的感情,不然待會煉化殘魂,不容易成功。

所以,哪怕有危險,她依舊咬牙說了這一句。

她怕,自己只要說自己是,她就會被沐血的感情所操控。

「不,你是!」男人執著道。

「我不是。」

「不!你就是!」男人忽然激動起來,一下子就掐住了蘇七月纖細而脖子。

「我,不是。」蘇七月依舊道。

「你就是血兒!」男人變得更加暴躁,道:「你敢說一句不是試一試?!」

說罷,男人手中的力氣不斷加大,似乎要立即掐死她。

而蘇七月,呼吸也逐漸不順暢起來,但是她眼中的掘強異常明顯。

對上男人的恐怖的眼神,蘇七月忽地冷笑一聲,依舊掘強的道:「我不是。」

說完,脖子上忽然一松。

蘇七月不由得抬起頭一看,卻見不論是男人還是周圍的景物,都化作星星之火,灰飛煙滅了……

蘇七月頓時明白,從一開始走進那一個最初的大門,她就已經進入了靈棲洞。從一開始,她就遇到了殘魂,這一切都是幻象。

沒錯,幻境!

她一直以為需要自己去尋找殘魂,卻忽略了殘魂也需要她的魂魄。

故而,是殘魂等不及吞噬她了,才有了最初的幻境。

只是她一開始還是非常清醒,殘魂應該也知道這個事,故而還特地幻象出了一個鳳天翎混淆視聽。

這麼一想,蘇七月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

這個幻境太真實,若不是自己堅信著自己的身份,只怕一下子就要陷進去了。

如果蘇七月猜的沒錯,只要自己剛剛選擇回答「自己就是沐血」,那麼自己將會被沐血的感情操控,隨後,思想永遠留在幻境,魂魄便會被沐血的殘魂吞噬。

想到自己方才在不知不覺中經歷了一場生離死別。蘇七月就忍不住后怕起來。

就是不知道君以墨他們會不會有危險。

想著想著,忽然,蘇七月便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周圍頓時黑了下來。

伸手不見五指!

蘇七月臉色一變,自己不應該看不到的,畢竟自己曾經是殺手。

一般來說,哪怕是在黑夜,她也可以講清楚的看到東西。

眼下,自己卻一點虛影也看不出來了。

一般來說,不會出現這種情況。除非……自己瞎了!

這個念頭一起,蘇七月就頓時驚慌起來。 伸出手便摸向了自己的眼睛。

是閉著的,原來自己沒有瞎。蘇七月頓時鬆了一口氣。

所幸自己不是瞎子。

看不到,她在黑夜裡就沒有了優勢。

慶幸之後,蘇七月便想打開眼皮,卻忽然發現如何也醒不過來。

一下子,蘇七月驚了。不僅是自己打不開眼睛,周圍也是擠壓的可怕。

惶恐之下,蘇七月不由得掙紮起來。

許久的掙扎之後,似乎是終於聽到了蘇七月的心聲。

一雙大手一下子就將她捧了出來。隨著一束光打在自己的眼皮上。

與此同時,房子之外的天空忽然變色,彷彿是一下子被劈成了兩半……

一半天氣晴朗,生機勃勃,就是一株草兒,也可伸展懶腰,彷彿已經開啟了靈智。

而另一邊,則是陰沉沉的一片,黑霧擴散,死氣沉沉。一下子,樹木花草全在這一刻盡數枯萎了。

甚至是陰影亂飛,不少人都認得,那些陰影的模樣竟是已經死去的親朋好友!

殿外,身著明黃色龍袍的沐國皇帝,眼瞳忽然一縮。

這……天生異象,一邪一善,竟不知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快!快傳大國師來!」皇帝急忙喚來一小太監,吩咐道。

而同時:

一下子,蘇七月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卻見一張老臉忽然閃過驚嚇的神色,手忍不住一抖,差一點,就將自己給丟了出去。

等一下,丟?

蘇七月心中頓時有了計較,立馬抬起手,看了一眼自己的爪子,果真如此,自己如今還是一個孩子,還是剛出生的那種。

這一次幻境考驗什麼呢?

還未等蘇七月想明白,忽然,那接生婆立即就將自己丟給了丫鬟,彷彿這個娃娃有多晦氣一樣。

「帶下去清洗一番。」接生婆正說完。

床上的女人卻發出了微弱的聲音,道:「孩子,孩子……」

接生婆紅了眼,正要勸阻,道:「娘娘……」

女人搖了搖頭,她蒼白的臉上依舊掛著微笑,道:「且讓我看一眼。」

「是……」接生婆道,於是悄悄拉著侍女,輕聲開口:「快,去,將大的那一個報過來。」

侍女點了點頭,立即下去。

「娘娘,等一等,孩子就來了。」接生婆道。

果真,如接生婆所言。不一會兒,侍女懷裡就報了一個小小的嬰兒。

不同以往的嬰兒剛出生的模樣,這個小娃子皮膚又白又嫩,臉上全然沒有剛出生時的褶皺。

也不似剛出生的娃娃一樣大哭一場,而是咯吱咯吱的笑個不停。

床上的女人一見,就笑開了花,用手指逗著娃娃,與她玩的不亦樂乎。

不知多少時間過去,女人忽然想起一件事來,才道:「還有一個呢?」

接生婆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道:「娘娘,您身體不好,且休息一下。過幾日,過幾日,再看她。」

女人忽然意識到了不對,道:「她是不是出事了?我沒本事把她生下來,對不對?!」

說到最後,女人的聲音已經帶上哭腔。 一雙眼帶著緊張的感覺緊緊盯著接生婆。彷彿只要接生婆確認了她就即將駕鶴西去一般。

「不,不是!」接生婆生怕女人胡思亂想,連忙搖頭。

說完以後,心裡卻泛開苦澀,又不知如何回話。娘娘,奴婢這是怕您嚇著啊!

只是,接生婆的心裡話,這個女人肯定是聽不到了。

聞言,女人雙眼亮了,眼底劃過欣喜,急忙道:「抱過來,本宮叫你抱過來!快一些!」

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接生婆沒法子,只好傳了侍女,將被蘇七月附身的娃娃給抱了過來。

女人見著已經閉了眼睛,乖乖睡覺的蘇七月,一下子,目光都柔了。

連忙將蘇七月抱了過來,隨後溫柔的親了親她的臉頰。

卻不想,因為這個動作,一下子,蘇七月就猛地睜開眼睛,一雙眸子帶著濃重的殺氣,緊緊的鎖著女人。

女人一驚,雙眼閃過莫大的驚慌,尖叫一聲,急忙將蘇七月扔了出去。

所幸,旁邊的侍女早有準備,一下子就接住了蘇七月,以免這娃娃被摔死了。

只是這時,女人卻怒了起來,不可置信的尖叫道:「賤婢!你是不是把本宮的孩子抱錯了?!

這怎麼會是本宮的孩子?!她就是個怪物!!只有魔獸的眼睛才是紅的,她不是本宮的孩子!絕對不是!!!拿出去!丟出去!滾啊!」

說完,待她平息怒氣之後,又極其溫柔的逗弄著大的那一個孩子。

「這才是本宮的孩子!多可愛。」說著,女人又用極其厭惡的眼神瞪向蘇七月。

「對了,本宮還沒有問,這是男孩還是女娃?」忽地,女人想起這個問題,急切的問道。

「回稟娘娘,是女——」

「閉嘴!」女人眼底閃過狠冽,隨即隨地拿起一個東西,就朝著接生婆狠狠砸了過去,「本宮的孩子如何會是女娃?!只有本宮的孩子才可以登上那個位置!男的!她是男的!」

接生婆一慌,卻不敢說出話來。

這個女人果真是瘋了!這樣不要命的事情也竟也敢這樣說出來。

只是接生婆卻不過明白的說出來,畢竟,眼前這個女人是貴妃,她只是一個奴隸。

眼下接生出這麼一個晦氣的小怪物,指不定國君如何降罪嘞!

想到自己的小命都快保不住了,接生婆不由得絕望。

這,她就不應該貪圖那一點錢,進宮來的。

而方才砸了人的女人,漸漸的平息下了怒火。

只是她卻如何也不甘心自己生了兩個都是女兒!這也便罷了,偏偏還有個是個怪物!

想到那個怪物,女人頓時大怒,幾步上前,直接掐住了蘇七月的脖子,瘋狂道:「說!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本宮的兒子給變成了女娃?!」

聽了這麼一段話,殿里的侍女都愣了一下,隨後心裡忍不住可憐起了蘇七月。

攤上這個娘親,也是沒有誰了!

只是那時蘇七月尚是嬰兒,做不到說出話來。

故而女人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 似乎是有了底氣,憤怒道:「沒錯!!一定是你!你這個掃把星,怪物,快把本宮的兒子還給本宮!!!」

一雙大手就這樣掐上了蘇七月脆弱而稚嫩的脖子。

蘇七月眼中頓時閃過冷光,嗜血的殺意盡數凝聚在女人身上。

女人頓時瞪大了眼睛,就這樣直勾勾的摔了下去。

七竅流血……

沒有人知道女人是怎麼死的,接生婆與侍女們為了保住自己,一致對外說是,這個女娃一出生,女人就恰好去世。

由於天生異象的緣故,沐國國君對此深信不疑。而後大國師也斷言,天生異象,一善一邪。

前者造福蒼生,後者毀滅國界。

一福星,一煞星,就在沐國誕生。

按理說,直接殺了那煞星便是。

偏生這福星與煞星是雙生子。在十八歲以前,大公主離開了小公主,便不得活命。

故而,小公主沐血,在她幼時,就已經被決定了命運:十八歲執火刑。

或許,一開始看押好沐血也便罷了,偏偏,只有出生的那第一日,沐血的眼睛才是紅的。後來,與那大公主沐霜,長得簡直一模一樣。

到了後來,簡直是分不透誰是誰。

但眼尖的人就可以發現,只要是沐血存在的地方,就一定會發生災禍。

於是世人更加認定,小公主沐血的出生,剋死了貴妃娘娘。

而後來,沐血也只穿鮮血一樣的顏色,而沐霜,則是一襲白衣加上青綠色的鳳紋作為描邊。

看上去極其仙女。

一紅一綠,彷彿已經成了兩個頭代表性的東西。

——

而哪怕是在幻境,時間也已經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