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而這兩個老頭的層次是和林軒一樣的,即便是林軒的天道化的程度很高,神力的威力和他們差距已經不是很大了,況且人家是兩個人又佔據了先機,林軒此時已經佔據了下風。

林軒沒有說什麼話,渾身神力一陣,將這個纏繞在自己身上的鐵鏈震開,深吸了一口氣,拿出了一瓶葯然後一昂頭灌了下去。

這是醫生配的解毒藥,對於一般的毒素都有緩解作用,這一瓶解毒藥灌下去,林軒頓時感覺身上麻痹的感覺緩解了不少,至少行動不會受到什麼限制了,但是要完全解毒還是要回到龍組讓醫生給具體治療一下。

林軒的作為讓這兩個老頭有些驚訝,林軒一下子掙脫了鐵鏈倒沒什麼,不過看樣子他喝下的藥劑倒是似乎一下子就給毒解的差不多了……這地球上竟然有人能這麼快就把他們的毒解了?看來地球上也不像是傳言那般落後嘛…… 兩個老頭對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一絲凝重,這個時候他們開始猜測林軒的身份了,以他們看來林軒的年齡不大,但是實力卻是非凡,他們單獨一個人都沒把握能夠拿下林軒,地球這麼鳥不拉屎的地方竟然還有這樣的人傑?

「閣下既然來了,何不與我等對飲一杯,我這裡有上好的美酒。」黑衣老頭一見林軒掙脫了鐵鏈就立刻改變了態度,前一秒還你生我死呢,現在就準備坐下來喝酒了……這還沒見到林軒的手段呢,就這麼果斷的避戰了,偷襲不成就直接認慫,根本不給你繼續戰鬥的機會,這樣一來也就減少了互相爭鬥所產生的風險,他們兩個相對於林軒本就人多勢眾,而且這裡是他們的地盤又佔據了地利……

天時地利人和人家都佔了兩個,結果人家愣是不打了,愣是準備坐著跟你喝酒,你之前也就是被綁了一下,似乎也沒有受太大的傷,似乎也沒有損失什麼寶貝,那大家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唄……至於在這個酒席之上會不會偷偷的做什麼手腳……那就喲看他們的心情了,一般理來說的話,都是悄悄滴暗算一下子滴……

林軒對這兩個老頭的無恥表示深深的鄙視,一看這倆人就不是什麼好貨,不知道肚子里憋著什麼壞呢……還喝酒,到時候酒里有點什麼東西誰知道,這倆人明顯是玩毒的高手,隨隨便便一鏈子就帶上了這麼猛的毒,林軒是說什麼也不會參加這兩個人的酒宴的。

玉冰鎖 不過也不能就這麼走了,白白被人家毒了一鏈子可不是林軒的風格,所以林軒準備在走之前給這兩個老傢伙一個教訓。

於是林軒手中長劍一立,身下的劍域猛地普散開了,無數金劍頓時開始在林軒的周身旋轉起來,並且在旋轉的時候不斷的向著林軒的身前匯聚,逐漸的將要匯聚成一個巨大的金劍。

「不好,這小子瘋了。」白衣老頭一看林軒這架勢是真沒打算跟他們廢話啊。

「怎麼跟那些名門正派的小子一樣一樣的,跟咱們從來不廢話?」黑衣老頭頓時就瞪眼睛了,其實本來那些名門正派的修鍊者們一個兩個本來都喜歡在戰鬥之前說兩句的,但是他們在對付這兩位的時候,師門都告誡他們不要和這兩個人廢話,不然的話很容易中招。

「快,這小子瘋了,趕緊把你那個寶貝拿出來。」白衣老頭拽著黑衣老頭的胳膊使勁搖晃叫到:「這一看就是那小子的殺招了,這麼強烈的能量波動,咱們一個人根本對抗不了。」

「我屮艸芔茻,別晃我,我頭暈……」黑衣老頭一邊咒罵著,一邊撓了撓頭,直接抓出了一個巨大的網,往林軒那邊扔了過去……

林軒一抬頭,頓時感覺到一股壓迫力撲面而來,這網看來不是凡物,雖然看不出來品階,但是這威勢卻是嚇人的緊,不過林軒也沒有退縮的意思反而是開始匯聚更多的金劍,一時間林軒身前的金劍威勢大漲,單從氣勢上看已經不落下風,而因為林軒是攻,這張網是守,林軒的氣勢卻是更勝一籌。

「這是什麼招數,地球上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招數。」黑衣老頭咬牙切齒,他是正面面對林軒的,林軒那鋒芒畢露的金劍也是他承受的壓力最大。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領域技,也就是他們源氣修士最得意的能力之一。」白衣老頭沉吟了一下說道。

「這……我們還真是好運氣啊……」黑衣老頭張了張嘴,感覺自己的嘴巴有些干。

「確實運氣很好,來到地球上一個修鍊者都沒遇到就建立了自己的山門……然後來到山門地球修鍊者就是這麼個人物……」白衣老頭眼睜睜的看著林軒匯聚的龐大金劍和那個黑衣老頭扔出來的大網碰撞在了一起,剎那間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猛地輻散開來。

林軒渾身的神力臌脹,這金劍的力量在不斷的增強,而對面這張大網也是隨著林軒的力量不斷增強而增強,一波又一波的金色能量擴散開來,不多時,這金劍漸漸的刺入了這龐大的網羅之上,而對面的黑衣老頭也是滿頭的汗水,咬牙切齒的看著林軒的那個巨大的金劍,別看現在這個網羅之上氣勢龐大,直接抵擋住了林軒的殺手鐧合劍,但是現在這個黑衣老頭可算是拚命了,他現在的壓力非常大。

「呼!哈!」黑衣老者怒目圓睜,旁邊的白衣老者也一掌排在了黑衣老者的肩膀上,一黑一白兩股氣息匯聚在一起,那巨大的網子猛地綻放出一圈白色的煙霧,這煙霧中還帶著一絲絲碧綠的顏色,看樣子這是這煙霧中是帶著毒素的。

不過怎麼說都是林軒現在幾乎最強力的招數了,林軒一身的神力在這個金劍之中被增幅了數倍,雖然這還不是林軒最強大的九倍增幅,但是那個增幅畢竟還是有點副作用的,所以林軒直接用出這麼大規模的合劍已經非常給面子了。

「哼!」林軒輕喝一聲,登時這金劍再次膨脹了許多,仗著自己現在身體裡面的解毒劑的藥效還沒有過去,直接硬頂著噴吐出來的毒物再次硬生生的撞在了這個巨大的網羅上面。

「轟……」這一下子劇烈的能量風暴再次直接鋪散開來,那些個藏在門派裡面的物境修鍊者在這一次爆發之中瑟瑟發抖,外面的能量風暴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了,即便是在旁邊看著他們都靠近不了,而此時在這一股龐大的能量風暴中他們也是需要全力的防禦,稍有不慎在這一股風暴之中也是要受傷的。

而那些普通人就沒那麼好運了,這個門派還沒有設置好完備的護城大陣,整個山門幾乎是不設防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之下,那些物境巔峰的修鍊者都是需要全力以赴的去防禦,那些普通人就更不用說了,在這種級別的戰鬥之中,僅僅是餘波就足以消滅掉他們,而現在林軒他們全力以赴也沒辦法再去控制自己的力量不泄露了。

團寵小可愛成了滿級大佬 而那兩個老傢伙這一刻也不是那麼好過,面對林軒的全力爆發,這兩個人有些準備不足,他們沒想過林軒會直接爆發出這麼強大的力量……但是好歹這也是兩個天境,憑藉著那個強大的寶物,他們還是擋下了林軒的這個強大的金劍,只不過現在他們的狀態很差幾乎沒有什麼再戰之力了……

林軒其實也並沒有好到哪去,林軒就已經受了一些傷了,這一擊林軒也只是為了給他們一個教訓,並沒有想直接擊殺這兩個人,所以林軒在扔掉和這個網羅激烈碰撞之後,就借著這一股煙塵悄悄遁走了…… 其實林軒之前就想過,在這一擊之後遠遁,然後開始他的平衡計劃,說實話,這一群人如果在全世界橫行,那林軒他們除了被動防守,那也就沒有什麼其他辦法了,比如現在還有那麼四十多個天境帶著一群物境在到處瘋狂,這些人林軒基本上管不了,因為他們相互之間的距離還是比較近的,一下面對這麼多修鍊者即便是修鍊者最眾多的龍組也受不了。

但是一旦這些人開始紮下根來開始建設那就不一樣了,他們這群人在地球上並沒有根基,想要建設就要從零開始,即便是他們是見過大世面的強大修鍊者,他們想要建立一個龐大的勢力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形成的,他們需要一步一步的建設,一點一點的積累,現在在建設初期是他們最脆弱的時候,這個時候給他們造成阻礙的話,他們以後的建設就會和之前不同。

而有了根基之後他們就不能像一個外人一樣對地球的普通人進行屠殺了,而如果地球上的國家勢力不能和這些新興的勢力產生實力對等的話,那麼地球上將會面臨新一次的勢力洗牌,然後會形成新的平衡,而地球上的修鍊者之路將會徹底打開,因為到那時修鍊者就會成為核心競爭力,沒有修鍊者就沒有話語權,到時候地球的修鍊者文明將會迎來一個飛躍式的提升。

說這些有點遠了,不過現在的局勢已經和第一天那些人跳下來屠殺印度不一樣了,雖然林軒不知道為什麼那個飄在天上的星艦一直沒有動靜,但是林軒知道的是,如果那個星艦一直不插手的話,那麼局勢將會向對林軒他們有利的方向發展,如果原本是十死無生的局面,那麼接下來逐漸將會轉化出一線生機。

所以林軒在對這個勢力產生一定的損傷之後就離開了,這個勢力一下子被林軒打到了解放前,想要發展就要重新來了,而這個勢力的修鍊者還是有不少的,還是在這周邊一個非常強大的實力,如果林軒他們沒有實力將這些個外來的入侵者全部擊殺的話,未來這些勢力就會逐漸的產生紛爭。

林軒轉身離開了,留下了氣急敗壞的兩個老頭,這兩個老頭倒是沒有受什麼傷,就是真氣消耗的厲害,最後林軒那一擊沒有直接打在他們身上,但是也是一下子將他們的真氣全都耗光了,現在要是再跑來一個狀態完好的天境強者,說不定這倆老頭就要交代在這了,但是即便現在倆老頭也是氣的不行,他們辛辛苦苦……好吧,雖然沒怎麼辛苦,但是就這麼一下子回到解放前了心裡上也受不了啊……

這個時候這倆老頭在心裡給之前那個喝醉了的憨貨罵了個狗血淋頭,自己死就死吧,還連累了其他人,過了幾天輕鬆日子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遇到一個修鍊者不知道上報嘛,自己不自量力的跟人家要比劃比劃,你看看你是個嘛,我們兩個人都不是……

「咻……」一道流光從煙塵之中飛了出來落入到了黑衣老者的手中,這自然就是之前和林軒硬抗的網羅,這東西絕對不一般,能夠正面抵擋的住林軒強大的合劍技,簡直強的有些匪夷所思,林軒也正是因為這個網羅的強度而放棄了繼續追擊,因為他現在的狀態也並非全盛,要是繼續戰鬥下去勝負還真是五五之間,一招不慎還有被擊敗的可能,林軒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了,所以沒有必要繼續冒險了。

今生與君若相惜 「嘶……」黑衣老頭接過羅網,看到上面那一道深深的劍痕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這也太變態了吧……這麼強大的攻擊力,要是沒有煙羅的話我們可能都抵擋不住。」

白衣老頭看到煙羅上面那一道劍痕也是目瞪口呆,他們拿到這個寶貝有一段時間了,但是還從來沒見過這個寶貝傷到這種程度,可以說,林軒已經比他們遇到過的所有天境一品都要厲害了……

至於更高等階的天境這兩個老頭也不是沒有遇到過,但是他們一個兩個都非常的精明,根本不會拿出這個寶貝,要是讓人生了覬覦之心,他們也早就死翹翹了。

「是有點強的過分啊……」白衣老頭嘴角抽了抽,雖然這是有他們兩個人的品階並不夠高沒有完全發揮出這個寶貝全部實力的原因,但是林軒那個合劍也足以令他們色變,要是沒有這寶貝他們可就真危險了。

「這應該是地球上的最強者修鍊者了吧,要是還有更強的就過分了。」黑衣老頭心疼的摸著煙羅上面的那道痕迹,想要修復這道痕迹需要消耗黑衣老頭很長時間,因為地球上沒有什麼珍貴的材料,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真氣慢慢溫養。

「應該是就他一個了,我甚至覺得之前東邊那次衝突應該就是這個人。」白衣老頭抓了抓自己的鬍子說道:「兩個人都是用劍的,雖然感覺天道有所不同的,但是像這樣的天才擅長几個天道也是正常的。」

「嗯?你的意思是?」黑衣老頭收起了煙羅,這老小子是話裡有話啊。

「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何不趁現在的機會將這個地球最強者給殺掉,這樣一來地球上的抵抗力會砍掉大半,而東方那片龐大的土地上可是有非常非常充足的氣血能量,周邊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哪個不覬覦那一片土地?」白衣老頭說道:「之前是因為那小子的原因,誰都不想和他硬拼,現在他孤身一人跑到這裡還不是找死,就算他很強,我們找個十幾二十個天境一起,不信滅不了他。」

「要是他不是那個人呢。」黑衣老頭皺了皺眉,煙羅損壞比較嚴重,黑衣老頭本能的不想再和林軒起任何的衝突。

「就算不是那個人,他手裡可是有法器,多一件法器的意義有多麼重大?」白衣老頭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絲貪婪的神色:「現在咱們手裡沒有法器,單憑煙羅攻擊力差了太多,那個法器長劍可以做為鎮門法器流傳下去,對於我們來說意義重大。」

聽到這裡黑衣老頭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來,他們修真文明對於一件好的寶物是非常渴望的,而同時他們對於一件寶貝的利用率是其他文明所不能及的,那一柄法器長劍在林軒的手裡只是一個趁手的兵器,而在他們的手裡將會成為鎮門法器,將會融入到護城大陣之中,藉助這一件法器他們可以對抗數倍於己的敵人。

「好!幹了!」黑衣老頭望著天空輕輕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林軒想著策劃自己的行動,想著將這些勢力進行分化培植,讓他們之間互相征伐,讓他們之間互相爭鬥,最後互相糾纏給地球爭取戰鬥的時間,但是林軒忘記了這一群人並不是他用武力就可以征服的,林軒之前用強大的合劍和這兩個人對拼還不如直接跑路,那樣這兩個人說不定根本沒想過想要追擊林軒,但是現在不同了,他們看到了林軒的威脅,他們看到了林軒手中的法器,所以他們準備聯合一群人來圍剿林軒。

現在的林軒已經從那個山頭離開了,但是他的目標是距離這裡很遠的一個城市,那個城市裡面有四個天境的修鍊者,其中兩個魔法師,兩個鬥氣戰士,這兩個魔法師已經在這裡建立了魔法塔,兩個鬥氣戰士也搭夥建立了一個小帝國,剛剛起步,百廢待興,現在還窩在一個小城市裡,還沒有開始他們的擴張之路。

這個勢力林軒之前就遇到了,但是林軒之前並沒有輕舉妄動,畢竟是四個天境,動起來還是挺麻煩的,不過現在林軒倒沒有那些顧忌了,這些人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是比林軒還是差了點,一對一的話林軒並不會怕他們,兩個人林軒也能壓著打,三四個人打不過跑還是可以的,經過這幾戰之後,林軒也是打出了自信,不再像之前那樣畏首畏尾了。

此刻林軒也是找了個沒人的地方窩了起來,雖然林軒現在打出自信了,但是該有的謹慎還是要有的,之前的那一場戰鬥林軒受了些傷,神力消耗的也很大,現在要是貿然的衝過去,那基本上就是去找死了,現在在印度找個無人區還是很簡單的,隨便找個山溝溝裡面一趴,將自身的氣息打掃乾淨,探查了一番沒有人跟上來,林軒一閃身進入了自己的空間裡面。

現在空間裡面還是挺熱鬧的,原本不少因為年邁而不願意進入軒轅空間搏命的老傢伙們有不少也進來了,雖然現在華夏的危機還沒有直接的體現出來,但是真正是個什麼情況他們也是都知道的。

「咦,林軒,你回來了,那邊情況怎麼樣?你受傷了?重不重?」林軒剛剛回到空間里,就看到周佳鑫在生命泉水那邊打水,周佳鑫抬頭看到林軒的氣色有點不對勁開口問道。

「一言難盡啊。」林軒輕輕地搖了搖頭:「我這沒什麼,一點小傷,不過印度已經打沒了,還剩下的一些人在那裡被奴役著,整個印度被那些修鍊者瓜分了,形成了數百個大小勢力,很難辦啊,邊境那邊怎麼樣了。」

「還成,不過已經有發現骷髏兵的蹤跡了,醫生叔叔讓我來打點泉水,多製造一些特效藥,一旦真的打起來,也好給咱們的部隊多一分生機。」周佳鑫舉了舉手中的瓶子,這一段時間周佳鑫也是趕到了邊境,那邊現在的形式很緊張,林軒不在的話已經有一些離得比較近的勢力開始蠢蠢欲動了。

「需要我回來么?」林軒問道。

「不用,上面的意思是讓他們來攻。」周佳鑫笑道:「咱們對付不了那麼多天境,但是一個兩個勢力還是可以應付的,一下子把他們打疼,也好讓其他勢力不敢輕易來犯,這叫殺雞儆猴,現在這邊已經排兵布陣做好口袋了,就等著敵人往口袋裡鑽了。」

「嗯,一切小心,如果有問題就告訴我的分身,我會第一時間趕回來的。」林軒點了點頭,上面面對這件事情也還是非常的重視。

「對了,這個給你。」林軒想了想,手上忽然出現一個白色的晶石:「這裡面是他們那邊的勢力分布圖,暫時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在咱們這邊的主要有兩個勢力,距離我們最近的是一個魔法文明的勢力,那些骷髏兵也是來自這個勢力,我去看過,這個勢力的力量不小,手下的骷髏喪失能有上百萬,周邊的幾個城市都被這幾個魔法師給控制了,他們的勢力中一共有五個天境,在所有的勢力當中也是排名前幾的,如果能把這個勢力消滅了,那麼應該不會再有人敢覬覦華夏的土地了。」

「好。」周佳鑫興奮的點了點頭道:「雪中送炭啊,那些個外星修鍊者也不知道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咱們的衛星根本看不到那邊的情況,有這個分布圖就清晰多了。」周佳鑫趕緊把白色水晶給收了起來,這一段時間上面因為情報不足的原因不敢輕舉妄動,只能被動挨打,現在有了這些情報,他們也能主動很多。

「行了,你快去養傷吧。」周佳鑫笑道:「現在的形式已經越來越偏向我們了,看來這浩劫也差不多要結束了,雖然死了很多人,但好歹咱們華夏的損失不大。」

「不可輕敵,神魔文明和洪荒巨獸文明的修鍊者還有出現過,那個星艦也很詭異一直沒有什麼動靜,現在說結束了還為時尚早。」林軒搖了搖頭,其實林軒對於那個星艦一直都很關注,但是一直以來的沉靜讓很多人摸不著頭腦,林軒不會天真的以為他們不會出手了,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將他們絆住了……難道是科技文明和武者文明的修鍊者出手了?根據雷恩所說,這兩個文明派來的修鍊者可都是高手。

「嗯……也是。」周佳鑫點了點頭說道:「不過還有件事,雷恩成為將軍了。」

「嗯,意料之中。」林軒應道。

「不過這個雷恩還真是有些本事,他竟然會軍團技,可以讓普通人軍團發揮出修鍊者的力量,而他作為主帥,修鍊者作為兵團成員的話,甚至可以發揮出天境二品到三品的力量。」周佳鑫說道:「天境二品啊,這已經可以打破平衡了。」

「也是,如果他什麼能力都沒有的話,也不會成為他們那個帝國的將軍了。」林軒也是相當的驚訝,之前和雷恩對戰的時候感覺到雷恩的實力並不強,之後遇到幾次戰鬥,林軒現在感覺雷恩的實力都趕不上那個三長老,現在看來雷恩的實力並不在於單打獨鬥,而是在於領兵作戰。

「現在他就在練兵呢,等到他練好了兵,咱們華夏就又多了個籌碼了。」周佳鑫笑道:「以咱們現在的實力,就算是那個星艦還有什麼動作,咱們也能夠從容應對了,這裡畢竟是地球,縱然他有天境中期的力量,也只能發揮到天境一品。對了,還有件事,雷恩一直找你。」

「找我? 柔情蜜愛:獸性老公深深愛 找我幹什麼?」林軒有點莫名其妙。

「他說他現在沒辦法發揮自己的全部實力,所以要你的法器長劍。」周佳鑫嘿嘿笑道。

「嘖……算盤都打到我的頭上了,看來這老小子是又想被電了。」

「哈哈,他現在正盤算著上報申請呢,他現在對於咱們體系可是研究的非常好。」周佳鑫拍了拍林軒的肩膀說道:「估計你是要割肉啦。」

「成,你跟他說,等他練好了軍隊,我送他一柄法器長槍!」林軒一昂頭,不就是個法器么,現在林軒煉製法器還是等心應手的。發燒了,抱歉

《界心之劍掌天下》發燒了,抱歉 (連續高燒39度多,最高40度3,感覺整個人已經飛在空中了……)

告別了周佳鑫之後,林軒一閃身來到了恢復空間,這次受的傷以靈魂的震蕩為最重,生命泉水也並不能解決靈魂上面的傷勢,所以林軒所幸就直接來到恢復空間,恢復空間治療傷勢會稍微慢一點,但是不論什麼樣的傷勢都是可以逐漸恢復的,外面的事情林軒並不著急,這東西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完成的,所以林軒決定先好好養傷,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

另外還有一點,畢竟是剛剛搞出了挺大的事情,指不定外面現在會出現什麼狀況呢,要是有一群人在圍剿自己怎麼辦……林軒嘿嘿笑著撓了撓頭,以現在那群人的現狀,應該不會聯合起來吧,想起那兩個老頭氣急敗壞的樣子,林軒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這樣想著林軒在修復空間躺了下來,感受著原本有些刺痛的精神力在逐漸的恢復,彷彿泡在溫度適中的溫泉之中一般,非常的舒適……知道這個地方的人都非常喜歡這一片小小的空間,因為在這裡會讓傷痛逐漸的緩和,這種立竿見影的舒適感讓人很享受,所以大家在受傷之後都會來到這裡慢慢的恢復傷勢。

這個時候恢復空間還沒有其他的人,天境們都已經出去了,華夏的地盤畢竟很大,就算是林軒他們擁有天境分身防守起來還是有些費力的,在道域一個最小的副城城主就是天境級別了,而且很多天境的城主還有不少天境的幫手在城中擔任其他職位,他們只需要管理一城,藉助大陣還是很容易的,林軒他們管理的華夏已經相當於差不多一個中等域的大小了,他們這點天境根本不夠。

林軒他們跨越華夏的速度很快,但是並不是他們跨越的快就能完全抵禦住進攻的,即便是在外面的那些文明,也時長會有邪惡的修鍊者偷襲村落、城市的事情發生,現在在印度的那些人就有不少是因為這個被抓起來然後扔進來的。

靜靜的躺在修復空間的大床里,望著這裡各種溫馨的裝飾以及淡粉色的色調不禁微笑起來,這裡是李馨、趙靜音、楊晨夥同自己的老媽和李馨的老媽一起裝飾的,按照書生叔叔說的,小而溫馨的房間有助於讓人保持一個愉悅的心情,醫生叔叔也說愉悅的心情有助於傷者恢復健康……

雖然林軒不知道在這個恢復空間裡面為什麼還需要愉悅的心情來恢復傷勢,但是林軒只是感覺到自己現在很舒適,深深的吸一口氣,這一路的戰鬥在腦海裡面飛快的過了一遍,總的來說還算可以,現在自己的實力很強,單對單不會懼怕任何一個對手,現在只要穩紮穩打,那麼還是可以漸漸解決的。

道元飄在空中看著正在治療的林軒輕輕的掐了掐手指,緊接著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習慣性的順了順自己的鬍子,兩個手指不斷的碾著嘴角的一縷長須,面色流露出一絲憂慮,不過很快道元堅定了下來……雖然有些危險,但是對林軒也算是一次磨礪吧,林軒想要再進一步還是需要更多的磨礪。

修養了差不多半天的時間,林軒從恢復空間裡面走了出來,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握了握拳,感覺到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了,林軒一閃身離開了自己的空間。

一出來林軒出現在一片山林之中,四周圍繞茂密的灌木,倒也看不出這裡多出來一個人,這裡之前林軒進入空間的地方,比較隱秘,林軒四處望了望,似乎並沒有什麼人存在,天色已經的晚了下來,點點星辰在天空中明滅不定,忽然間林軒感覺到了一點飢餓,之前在自己的空間里倒是沒有這種感覺。

左右也不著急,林軒找了一小片空地,在這個時節,在這個地方找到這麼一個灌木叢生的地方也是挺不容易的,林軒隨手撿了一些柴火,一揮手在空地之中生起了一堆火,然後從自己的空間之中翻出一個鐵架,再拿出一堆妖獸肉放到鐵架上開始烤制起來。

燒烤並不一定非要是因為飢餓,更是要享受食物在火焰之上逐漸成熟的過程,再拿出一些調料,把燒烤醬反覆的刷在這一大塊肉上,不多時裊裊的香氣便傳了出來,這塊妖獸肉是一條物境二十八品的蛟龍肉……

這條蛟龍非常的巨大,產出的肉量也非常的多,這條蛟龍的味道讓林軒一直很惦記,之前品嘗過肉和內臟,這次烤肉林軒就直接想起這條蛟龍了。

雪白的蛟龍肉配合著鮮美的醬料散發著誘人的香氣,這些醬料都是軒轅部落裡面調製的醬料,都是選用純天然的食材,這些食材中都蘊含著一些源氣,這些源氣並沒有讓這些食材成為天材地寶,但是卻讓他們的味道大大提升。

很快,這一片小山林之中就飄滿了這股異香,原本林軒只是有那麼一絲絲飢餓,現在這肉如此之想也徹底勾起了林軒的食慾,想了想林軒又掏出了一個鐵鍋,在旁邊又支起了架子,往裡面倒進去一些生命泉水旁邊的湖水,又抓了兩條白魚配合著一些蛟龍頭燉出了一鍋湯。

蛟龍肉用凡火燒不熟,不過林軒的火焰也還算是可以,好歹也是用神力支撐起來的,半個多小時之後兩邊都差不多成熟了,不過這一鍋湯到不急著盛出來,先吃點烤肉,然後喝點海鮮湯,完美!

用小刀將烤肉一塊塊分開,撒上一點孜然、辣椒面,然後夾起一塊放到嘴裡,鮮與香匯聚一堂,豐厚的肉汁在口腔之間綻放開來,柔韌之中帶著一絲焦胡香,很快,一塊肉就被林軒吞了下去,吐出一口氣接著再吃下一塊。

就是這些美味勾引著林軒他們這些已經不需要吃飯的天境強者們留戀著各種美食,林軒除了生火之外其他的沒有走任何捷徑,慢慢的享受著烹飪和品嘗美食帶來的這一刻輕鬆。

「嘩嘩嘩……」忽然不遠處的灌木叢傳來了一陣聲響,林軒夾烤肉的手微微一頓,然後嘴角帶起一絲微笑說道:「相逢即是緣,既然來了,就一起吧,這蛟龍肉也是不多見的,這白魚更是獨家專屬,不可錯過呀。」

聽到林軒的聲音,遠處剛剛稍微搖晃的灌木叢一下子停了下來,不多時,在林軒玩味的目光中,一個身著淡綠色襦裙的少女從灌木叢中走了出來。

見到一個女子從灌木叢中走了出來林軒一愣,林軒之前就感覺到有人在那邊看著自己,倒是沒有想到竟然會是一個少女……打了吊瓶發燒好一些了……今天打完吊瓶去了單位,晚上回來又繼續去打吊瓶了,今天就不更新了

《界心之劍掌天下》今天不更新 這個少女帶著幾分扭捏,幾分對美食的渴望,紅著臉,有點不好意思的走了出來,眼神一會往林軒那裡飄一飄,一會往食物那邊飄一飄……看到林軒看了過來,少女輕輕的咬了咬嘴唇說道:「不,不好意思,那個實在是太香了。」

看到這個少女林軒的眼前一亮,倒不是有什麼其他的小心思,純粹是本能的反應,眼前這個少女明眸皓齒,黛眉玉腮,這些到沒有什麼,最主要的是這一身淡綠色襦裙的少女竟然擁有著和衣服顏色近乎相同的發色,以林軒的眼力自然可以輕易的看出這個頭髮是天然的顏色,而同樣的,這女子身上散發著自然親和力。

就是這種自然的氣息讓林軒眼前一亮,林軒也算是見到過不少美女,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在李成那個妹妹的帶領下,一大群小迷妹整天用自己的照片轟炸著林軒的微博私信……咳咳,林軒只是好奇才看一看的。

不過這個少女還真是足夠特別,林軒明顯感覺到周邊的植物因為這個少女的存在竟然生長有稍微加速的跡象,林軒修鍊的天道感覺不到花草樹木的情緒,如果這些樹木有情緒的話,林軒猜測已經是一片欣欣向榮。

這就足夠林軒質疑了,為什麼在這個荒郊野嶺會出現這麼一個少女,這個少女是一個天境的修鍊者無疑,一個天境出現在這裡本來就不是什麼正常的事情,如果不是這個少女一臉垂涎的看著烤肉和海鮮湯林軒就要動手了,要知道現在林軒可是在敵占區,而且這個裡面幾乎是沒有明確的盟友的,就算是有一些潛在可以聯合的存在現在都還沒有接洽過,更何況林軒剛剛攻擊過一個勢力,林軒下意識的就會以為是和那個勢力有關。

「來坐吧。」林軒一揮手在對面扔下了一個馬扎,在這種野外的土地上,還是馬扎最為紮實,其實之前林軒就發現這個人了,但是人家沒動手,林軒就一直暗中防備著但是沒有動手,這一出來林軒也不知道這是鬧得哪一出,只好暫時按兵不動,看看對面是個什麼情況。

「咦,真的嘛!」少女聽到林軒的話面色一喜,之前的局促一掃而光,三兩步跑了過來一下子坐在了林軒扔出來的馬紮上,眼巴巴望著滋滋冒油的烤肉,緊接著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又嘟起了嘴,將目光從烤肉上抽了回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林軒被這個少女的一系列反應給逗笑了,控制著將烤肉的火焰稍微減弱了一些,現在烤肉已經差不多都好了,現在只要控制著別涼掉就可以了,那個湯雖然也可以喝了,但是湯這個東西是可以多燉一會的,反正水足夠多。

「怎麼了?」林軒笑著拿出了一雙筷子放到了少女的面前:「嘗嘗,挺好吃的。」

看到林軒拿出來的筷子少女下意識的扁了扁嘴,又把筷子往回推了推嘆了口氣說道:「唉……不行呀,我家裡人不讓我吃肉。」

「家裡人?你家裡人也來了?」林軒抬起頭來開始準備用精神力探查了,這個少女的實力是天境,看樣子比自己還天才,林軒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女子會被當成罪人扔到這裡的,但是如果她有家人的話,那應該很強才是。

「沒有呀……」少女的一句話讓林軒一愣:「我是偷偷跑出來的,我家裡人不在,嘻嘻。」

林軒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看看人家這離家出走,一走直接去另一個世界……這乍一看也不像是個這麼叛逆的孩子啊,怎麼就離家出走跑到地球來了,要知道他們這些人如果沒有其他情況的話,基本上都是要一直在地球上呆著的,如果沒有那艘星艦的話,這些人根本出不去,除非他們一個兩個都突破到天境後期,擁有虛空行走的能力,林軒也是仗著自己有隨身空間才有把他們引出地球的計劃,一旦林軒承受不了宇宙中的壓力,林軒就會直接回到自己的空間里,反正林軒在地球上有很多空間門,倒是不擔心再出來會依然在宇宙裡面。

但是這個少女就不一樣了,她除非跟著天上的那個星艦一起飛出地球,不然的話她很難再離開地球了,至於她能不能撕裂空間到達道域……這個倒是沒人試過,也不知道他們這些域外文明的修鍊者能不能做到,反正林軒是對這個大膽的少女非常無語,你這麼調皮你家大人知道么……額,現在多半是應該知道了。

「那反正你家裡人也不在,就一起吃吧。」林軒笑著將一塊烤肉扔到了自己的嘴裡,看樣子這個少女還真是涉世未深,自己和她還是第一次相見,她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信息都跟自己說出來了。

「嗯……」少女用右手食指揉了揉自己的長發,抿著嘴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對呀,他們都不在,那我就不客氣啦,謝謝你啦。」少女嘿嘿一笑,一翻手在掌心中出現了一個木碗,然後又拎出了一個木勺盛了一大碗海鮮湯深深的嗅了一下海鮮湯的香味,然後美滋滋的將海鮮湯送到了自己的嘴裡。

「唔……」少女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臉上流露出幸福的微笑:「真好喝啊……」

林軒已經徹底被這個少女給打敗了,為什麼看到這個少女喝湯感覺像是多長時間沒吃過肉一樣,就這麼一口接一口貪婪的品嘗著海鮮湯,似乎是被肉給虧到了,林軒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少女喝掉了一大碗海鮮湯,然後又拎起了林軒之前拿過來的筷子,開始進攻已經烤的滋滋冒油的蛟龍肉了……

反正蛟龍肉和白魚都非常的足夠,蛟龍肉還有兩三屋子,白魚更是有一池子,看著這個少女不斷的往自己的嘴裡送烤肉,林軒也是笑呵呵的不斷開始往上添新的烤肉,林軒對於這個離家出走的少女也是非常的感興趣……當然了,不是那種感興趣,怎麼說這都是一個天境的戰力,而且看樣子沒什麼壞心思,這正好是林軒可以招募的對象,林軒進入印度除了要繪製地圖之外的目的就是要招募可以招募的天境來增強自己的實力。

「對了,我叫林軒,你叫什麼名字?」林軒一邊品嘗著烤肉,喝著海鮮湯一邊說道。

「我叫靈筠,嘿嘿。」少女靈筠嘴裡塞滿了烤肉,抬頭鼓著嘴巴跟林軒笑道。

「靈筠……」林軒念叨了一下端起了湯碗問道:「你到底是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呢?」

「呃,這個……」靈筠使勁咽下了嘴裡的烤肉,臉色有那麼一絲害羞:「其實也沒什麼啦,就是他們總不讓我吃肉,我也沒辦法,就跑出來了……」 林軒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果然是外面的世界自己還是了解的太少了么,這是什麼理由,因為家裡人不讓她吃肉,所以就離家出走了?還跑到地球上來了?這心得多大?這簡直比什麼媽媽逼自己寫作業所以離家出走的理由還要奇葩……

難道那些文明的天境已經泛濫到吃不上飯的情況了么?應該不至於吧,這個少女沒有營養不良的特徵啊……等等,不對啊,這是被繞進去了,天境的修鍊者現在根本不需要吃飯了呀,身體所需營養已經可以有更高等級的代替,無論是神力、真氣、鬥氣等等能量已經完全可以替代食物,而隨著身體天道化的程度不斷提高,細胞都會變成充盈的能量體,現在林軒吃飯就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單純的為了解壓和品嘗美味而已。

「就因為這個,你就跑來地球了?會不會有點太草率了……」林軒的話語有點結巴,這個看起來挺乖巧的少女還真不是一般的叛逆。

「嗯,還可以吧……」靈筠歪了歪小腦袋說道:「誰讓他們那麼固執的,你是不知道,我們家族的人從小都不允許吃任何肉類,只能吃蔬菜水果,真的是太折磨人了,而且我們家裡還有更極端的,只吃露水和蜂蜜,簡直是一群瘋子。」

靈筠嘟著嘴抱怨,不一會又是幾塊烤肉下去,林軒已經在風中凌亂了,果然是什麼樣的家族出什麼樣的人,小姑娘會離家出走跟那個偏激的家族果然是分不開的,林軒感覺如果自己在那個家族裡也會遲早成為瘋子。

「為什麼?」林軒覺得這一切應該都是有原因的,要不就應該是有信仰,不然的話人們是很難抵抗最根本的本能誘惑的,難道是這個家族的老大信了邪教了?

「嗯……」靈筠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擰著秀眉說道:「我記得好像是這樣的,他們說我們家裡有上古精靈的血統,所以應該親近自然,所以我們一家就理所應當的該是素食甚至絕食主義者,你說,這是不是很可笑。」

「呃,是……」林軒感覺這個少女身上的一切都在顛覆著自己的認知,不過這個少女的一番話倒是讓林軒有些理解了為什麼之前林軒會在這個少女身上感覺到一股濃烈的自然氣息,同樣的,也明白了為什麼那些花花草草會對這個少女如此的親近。

唯一不明白的就是……為什麼這個少女這麼鍾愛吃肉了……或許這就是堵不如疏的緣故吧,有些東西你越禁止,就越會引起反彈,至少林軒已經理解了為什麼他們的家族會是素食主義者了……或許真正的上古精靈真的是一群素食主義者,他們只會使用植物的果實,而不會傷害植物的根本,更不會獵殺其他動物……

但是這一切都是猜測,真正的上古精靈是什麼樣子的沒人說得清楚,或許只有那些文明老祖以及個別沒有本心崩潰的古老天境才會知道這些事情,其他的都只是後人根據一些文獻記載以及自己的揣測猜想出來的而已。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擁有上古精靈的血脈,我確實很喜歡植物,他們也很喜歡我。」靈筠輕輕的摸了摸身邊的小草,那株被靈筠撫摸過的小草竟然開始變得漸漸的生長了起來,雖然只是生長了那麼一兩厘米,但是給林軒的震撼力是巨大的,靈筠並沒有使用任何能量灌注到小草之中,但是這個小草就這個生生的長了起來,而且顏色濃郁,沒有半點透支生命的跡象。

「我家裡人總說,要想要修鍊自然天道就不能吃肉,就要和上古的精靈前輩們一樣吃水果和蔬菜,不然的話我們就會失去自然的鐘愛,一旦失去了自然的鐘愛,那麼我們的家族將會失去一切。」靈筠繼續說道:「但是我總感覺不對,既然我們修鍊的是自然天道,那麼為什麼要壓抑自己的本性,那樣的自然,還是自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