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說「是我王叔的鬼魂來了。」

一聽我這話,楊蕊嚇得把頭埋進了被子。

「你放心,他已經走了,他雖然是一個鬼,相信你見了也不會怕他的,先不說這個了,今晚你打算怎麼過。」

楊蕊探出了腦袋,臉色格外的羞紅,抱著我的脖子,嬌氣的說著「你真壞,你想怎麼做,我哪裡知道。」

「待會兒你溫柔一點兒,大姨媽剛過,還沒有恢復過來。」

此時此刻,我真的是把持不住*,這是第二次機會了,說什麼我都不能錯過了。

「啊…你弄疼我了。」楊蕊掐了我一下。

我吸了根煙,想起師傅與我說過的,為道之人盡量少粘女色。而我的童子身,他一直囑咐我不要破了,以後有大用處。

最終是理性打敗了獸性,我是欲哭無淚啊!看著肥肉在碗里又不能吃,真的是…唉…沒有比這更痛苦的事兒了。

「你發什麼呆啊!是沒有那個想法嗎?還是對我沒有感覺。」楊蕊給我倒了杯水說著。

我去,她還真開放,這話都好意思說出來,我是有話不能說。

「那個想法是什麼想法!!有些污了吧!我對你肯定有感覺啊!」

「我不能現在就佔有你,因為這是我的一個私人隱私問題,請原諒我不能告訴你。」

「你要是想的話,我就……」 前幾天有一個朋友讓我給他講一些靈異風水知識,這一章我就給大家講講一些靈異的禁忌。

邪帝放肆寵:撲倒狂妃 1、家中恐怖的八大靈異禁區禁忌,真叫人脊背發涼。

在家中最邪的區域就是房門了,有時候開門時,你有沒有出現過陰冷的感覺,其實那是有東西住在門口,當你開門的時候,他就躲在後面悄悄看著你。

如果廁所門對著卧室的房門,你就準備燒高香吧!你晚上是不是經常聽見「唧唧」的聲音,或者是聽見「嘩嘩」的水流聲。

流水,你以為是隔壁傳來的嗎?別天真了,他就是從你的廁所發出的聲音。

接下來就是床底了,床安置風水糟糕的地方,人在床上躺著,那就很懸了,其實一到深夜,床底是非常奇怪的地方,如果你身體剛好比較虛弱,又不開燈。

掀起床單,你就會發現有另一個自己,安靜的躺在床底下看著你,一直陪伴著你。

在風水學中,鏡子是很陰很寒冷的東西,專業風水師都知道,鏡子是一種到了夜晚很邪的東西,在家裡鏡子一定要正對著門外,如果你又膽子小的話,晚上照照,可能會不小心看見你不想看見的東西,甚至會把你的魂吸進去。

再來說說,家裡沒讓人住的房間,為什麼呢?因為陽氣少,因為沒人住的房子是不好的,那裡陽光基本很少射進來,門也關著,久而久之,房子就會招待陰氣,所以房子會陰氣森森。

還有就是卧室上層,有時晚上醒著時,有一種東西掉下來發出響聲,這是科學無法解釋的,有的人以為是雨,有的人以為是風吹到一些東西而發出的響聲。

冰箱是家裡都有的,有些人總會討厭它,總怕裡面有什麼東西,時不時翻開來看看,其實你擔心的沒錯,冰箱的結構和木質棺材差不多,倒了晚上有些老式冰箱總會發出聲音。

2、一些經常住旅館的禁忌。

不住酒店尾房,一般來說,酒店很少有全店爆滿,分配房間給客人的時候,從靠近電梯開始,原因是將住客集中,是供服務很方便。

相對來說在走廊盡頭的房間,入住率低,人氣弱,秧氣不足,容易召集陰靈,如果被分配尾房,建議大家還是換一個房間。

入門先打招呼,開房門前,有門鈴就先按,沒有就先敲三下,而且進去之前要側身,一表示尊重另一類住客,進去后也要大聲打招呼,好讓他們知道,有人來住了。

在進入房間后,要把所有房燈全部打開,然後去廁所沖馬桶,拍拍頭,掀起被子,讓靈體知道有入客入住。

但切記,不要立即把所有衣櫃抽屜打開,除了可避免騷擾靈體以及令他們適應有活人來了,可留一線空間給他們藏身。

翻亂靠牆睡床,如果是一人,就不要多想立即睡下。兩個人或者是有雙人房單人床,又想兩人共睡,一定不要選擇靠牆那張床。

更要把靠牆那張床上的枕頭,被褥床單煩亂,或者把枕頭收進柜子,讓靈體知道該床已經被佔用。

留意床頭放的故事書,有些酒店為了方便客人,會準備書給人看。見到有聖經是很正常的,不必大驚小怪。

如果看見是被分開的,就有問題了,因為酒店習慣安排出事的房間,會把聖經翻到某每一頁用來鎮壓陰靈,我還是建議你換床為好。

提放異味異象,入房后如果聞到異味或者感覺身體不適,甚至發覺床無辜震動,電視機或者電燈無辜被打開,這你就要注意了,是陰靈不想被打擾,在給你發出抗議呢?

衣服不要放進衣櫃,另外陽間的衣服,陰靈是無法拿來穿的,但他們在衣櫃內會把手,套進衣服的袖裡子,藏身在掛著的衣服里,所以入住酒店時,不要把衣服放進衣櫃裡面。

睡前注意事項,倒了睡覺前,切記不要把房子裡面的燈全部關掉,最少亮一盞,留少許陽氣之餘,也讓自己有安全感,還要注意鞋子不要整齊擺放在床邊,防止到深夜靈體穿上,因此最好亂放,或者一正一反。

遇見靈體要平常心對待,不要讓他們覺得你有惡意,如果沒有睡,離開房間換房是最佳方法。

3、深夜上廁所的靈異禁忌。

在深夜上廁所的時候,感覺脖子後面有東西輕輕劃過,這時不要用手摸,否則會把頭摸下來,不要讓廁所的積水反應出自己的樣子,因為照出來的是自己死的樣子,反應老者的樣子就沒事,假如是現在的模樣,那麼壽命就……

如果在凌晨兩點上廁所,不要方便時說粗口,因為這樣很有可能被惡靈附體,然後會做出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另外大家有出現過這樣怪異情況嗎,深夜抹黑上廁所,明明是伸手不見五指,卻依然能清清楚楚看見自己的影子,或者是燈火通明,找不到自己的影子,這種影子的狀況可能是靈體在作祟。

這種靈體是沒有惡意的,因為害怕人氣,於是就幻化成人的影子,或者把人的影子遮擋,而這些靈異的事情,不只是在廁所才會發生。

只是因為廁所門窗密閉,形成了一個四角空間,四角空間最容易聚集陰靈,並且廁所是常年積水的地方,幽靈對這種地方,更容易適應,所以容易聚集,因此靈異事件發生的幾率,比其他地方多。

感到身後有一雙冰冷的眼睛,對你虎視眈眈,朝你逼近,三米、兩米、一米,剎那間,恐懼包裹了你的身心,這時你的血脈膨脹,呼吸急促,別害怕。這是你的心理作用。放心上廁所吧!那裡什麼也沒有,只是不知道待會兒會不會有什麼東西在等著你。

另外在夜深人靜的夜晚,你在廁所聽見聲音了嗎?

聽說,某一個學校,有一個上廁所的時候,聽見有人低聲的哭泣,有好奇的人問發生了什麼事,那人就會停止哭泣,並輕輕的問道:「紅的還是白的?」

據說不回答還好,因為無論回答什麼,回答的人都會慘遭不測。

假如是回答紅的,就會頭頂流血,渾身被染成紅色,最後抽搐而死。

回答白色,那麼體內血液被抽干,全身慘白,痛苦的死去。

不要以為不回答就沒有問題,這種情況下,一聲不吭為好,因為只是一句,什麼紅的白的,會突兀死亡,只不過是看不出死亡的痕迹罷了。 我和楊蕊在縣城裡玩了差不多有一個星期,一直在找人打聽副縣長劉剛的消息,可就是難吶,花了好幾千都沒有人願意人幫我。

我也給劉剛打了電話,但是電話一通,他就掛了,我是一臉的懵逼。

還有我找的線人,不是我給的錢少,而是他們怕會牽連自己,畢竟要扳倒縣長王義,沒有幾個人為了錢敢做的。

來的時候我就決定好了,不為王叔雪恥,不把這個大貪官王義拉下去,我就不會回嵩山市,或許也有人說我很幼稚,簡直是螞蟻碰大象。

「蔡勇,玩了也有好幾天了,我也要回去上班了,你有你的事,我有我的班要上,去安西市的票我今天早上在手機上買好了,下午4點的車票,現在是2點,我也該去車站提前等著了。」楊蕊挽著我的胳膊說著。

上班,上什麼班,我必然不會讓她去上班,每天辛辛苦苦的,一個月又賺不了多少錢,整日還要看別人臉色。

「你打個電話把工作辭了吧,我想把以前沒有做到的,現在有時間好好彌補回來,你是我一見鍾情的女孩,也是我念念不忘的女孩。」我堅定的說著。

楊蕊嫣然一笑,親了我一下,說著「我不上班,你養我啊!」

現在我卡裡面的錢,加起來也有一百多萬,養活她難么!?

我說「對啊!我養你,你天天在家躺在打遊戲,玩上個三五年,我都可以給你你想要的生活。」

「聽我的,還是不要去了,多陪陪我。」

楊蕊繼續說著「我知道你有錢,但天天玩著不是很無聊,時間長了人會變懶,變胖。」

「沒事兒,你的心意我明白,這輩子我楊蕊就認定你了。」

既然楊蕊這麼堅持,我也沒有在挽留的意思,又不是什麼生離死別不是,想見了,隨時都可以。

「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要是你以前的工作累,就辭了,找個輕鬆的,錢少倒沒關係,只要你覺得開心就好。」

楊蕊點了點頭,我攔了一輛計程車,把她送到了客運站。

「沒錢的時候,就給我打電話,不必不好意思,因為你是我的女人。」楊蕊上車的時候,我大聲的說了一句。

「你讓我怎麼做,怎麼說,你才能愛我……」剛出客運站,我的電話就響了,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

「喂,你是蔡勇么?給我拿2000我明天就可以安排你去見副縣長。」

這個人好像是王甲,昨天我找過他,但他一口拒絕了,現在又…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

「好,我就在客運站對面的餃子館里,你來找我吧!沒吃的話,我幫你點一份兒。」

王甲說「好,我馬上到。」

我掛斷了電話,進了餃子館,點了兩份兒餃子。

「縣長真不是個東西,省上撥下來修橋的五百萬,他只拿出了兩百萬出來,其餘三百萬盡收囊中,修的豆腐渣石拱橋,還不到一年,昨天就踏了,三輛客運車全部不幸遇難。」

「唉!真他媽的黑,拿著國家的錢,不為咱老百姓辦事。」

「要不我們五個聯名上書,去市檢察院舉報他。」

「得了吧!我們空口無憑,去了還不是白跑一趟。」

……

坐在我對面的五人滿口的怨言,儘是對王義的所作所為痛恨無比。

「這是2000塊錢,你說說如何安排我和副縣長劉剛見面。」

王甲走了進來,我從包里拿出了說好的2000塊錢遞給了他。

王甲點了一下,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嘴角微微上揚,說著「兄弟倒是夠爽快的,今天晚上8點,大島酒店三層七號包間,門房號是:0712。」

我說「可靠么,要是去了沒有人咋弄?」

王甲說「我去,拿人錢財,替人辦事,這是道上的規矩,你就放一萬個心吧!你去了沒見到人的話,我不僅把錢退你,還十倍返還。」

我說「好,晚上8點就8點吧!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

王甲吃完餃子后,就離去了,走的時候我看他笑的很猥瑣。

離晚上8點還有3個小時,從客運站去大島酒店不是很遠,走路的話也就是20來分鐘。

不知道為什麼,我下意識的感到今晚可能會出現什麼事兒,懶得想的,3個小時一混進過去了,這裡剛好有個網吧,進去玩一會兒,消磨一下時間。

「給我開兩個小時。」我把身份證和錢遞給了網管。

找到位子后,打開電腦帶上耳機,直接進入了遊戲。

……

到了晚上7點40時候,我出了網吧,攔了一個計程車,直奔大島酒店。

「師傅,我問一下,大島酒店今晚有沒有什麼大人物,知道的話就告訴我。」

說罷,我拿了200塊錢遞給了計程車司機。

司機微微一笑,收下了錢說著「這個我倒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縣長的乾女兒好像在酒店裡面,至於做什麼,我就不曉得了。」

柳媚怎麼會在大島酒店,按道理來說晚上是她陪王義苟且的時間,難道說副縣長劉剛沒在大島酒店,或者是他們在不同的包間,還是王甲給我設了一個套,昨天我給他5000塊錢線人費他都不答應,剛才2000塊錢就滿意的答應了。

這裡面定是有什麼道道,我是去還是不去,去的話被陰了怎麼辦,不去的話若情報沒假,要等到下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去他娘的還是去吧,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很快我到了大島酒店門口,我把門房號告訴了服務員,讓他帶著我去。

上樓梯的時候我雙眼皮跳個不停,我是愈發的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阿姨,我自己上去吧!」我看著服務員輕聲說著。

以防萬一,我掏出了手機給黨彬打了一個電話。

「兵娃子,你多帶一些人,到大島酒店來,我被人圍了。」

黨彬說「要多少人?」

我說「你辦事我放心,現在是7點55分,8點半之前一定要趕到。」

……

「咦,這不是小蔡么?稀奇啊!」我剛掛斷電話,一個帶著墨鏡的胖子走了過來。

我仔細一看,他是牛槽溝的李琦,前幾天我幫她妹妹李芳消了煞氣。

「李叔碰巧啊!」

李琦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這大島酒店是我開的,這是一張貴賓卡,你拿著吧!」

我去還真是真人不露相,難怪這麼有錢,這大島酒店竟然是他開的,這個黨彬倒是沒有說過,來也來了好幾次了,今晚還是第一次遇見。

「縣長大人就在這個包房裡,過去的時候走路慢點,有空的話幫我看看我這酒店的風水如何。」

「我還有點事兒,就不陪你聊了,你隨意啊!」

王義竟在這個包房裡面,我去,我沒有聽錯吧!

現在我敢肯定,王甲這貨定是王義的狗腿子,是他把我要檢舉王義的事兒告訴了王甲,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

我到沒有慌亂,畢竟我修鍊著玄陰經,一打五都不是事兒,就算來一群大漢,我也不怕不是。

「等你半天了,你怎麼才來,再不來的話,副縣長就要走了,快隨我進去吧!」此刻,王甲拿著一瓶紅酒從走廊走了過來。

我沒有搭理他,一掌把他拍暈。

拉了一下上衣的拉鏈,點了根煙,我依然的走了進去。

與我猜測的還真符合,一進包房,就看見:大貪官王義、小騷貨柳媚、還有一個穿著素衣的道士、十幾個穿著黑色西服的打手。

我坐在了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看著王義說「我的面子還真大啊!縣長大人準備了這麼多人來陪我,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柳媚依偎在王義懷裡,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樣,王義的手在她身上不停的遊走著。

「年輕人,毛都沒有長齊,就想把老子拉下去,不覺得天真嗎?」

「媚兒,他就是蔡勇么?」

柳媚幸災樂禍的看了我一眼,說著「乾爹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