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他在心中暗道,是時候幻化出他的第二玄魂了。

只見他背後憑空出現一對黑色羽翼,有些半透明,流轉著迷人的光華。

雲姬看見了,臉上的愉悅之色凝固住,瞳孔微微收縮,這質感,是玄魂!

怎麼會?

北流殤的玄魂不是斷罪劍嗎?可以破壞對方玄魂的斷罪劍。

她就是因為知道北流殤的玄魂是斷罪劍,所以一直沒敢幻化出她的玄魂。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非常的疑惑不解。

北流殤不介意為她答疑解惑:「我是雙玄魂!」

他修鍊到十階覺醒出來的玄魂是斷罪劍,後來在一次生死關頭,又覺醒出來第二玄魂黑色羽翼。

雲姬愕然了,竟然可以雙玄魂?哪怕在東大陸,都沒聽說過有誰是雙玄魂!

在黑色羽翼的助力下,北流殤的身法變快了許多,也靈活了許多,再加上時不時瞬移一下,他逐漸拉回劣勢,又占回上風。

雲姬那叫一個氣,她已經火力全開了,居然被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年輕壓制了?

這也太恥辱了,就好像她這一百幾十年白活了一樣!

好在她還有一個底牌,也是她最大的底牌。

在她年輕的時候,她運氣爆發得了一枚火麒麟蛋。

火麒麟乃是上古十大神獸之一,養到現在,實力已經與她相當。

北流殤能打得過她一個,絕對打不過她和火麒麟聯手!

事實上,她真的有點不想召喚出她的火麒麟。

她自己下手,頂多將北流殤重傷。

但她的火麒麟下手就不知道輕重了,極有可能一爪子將北流殤拍爛。

這般完美的肉體,就這麼毀掉,她有些捨不得,但考慮到皎月那賤人極有可能躲在暗處,她別無選擇了。

雲姬頗有些癲狂地大笑出聲:「這可是你逼本后的,等著受死吧!」

話畢,她立刻召喚出她的火麒麟獸寵。

只見一頭火紅色的瑞獸從虛空中跳到地上,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 雲姬的這頭火麒麟被雲姬養得頗有些凶性,剛一站定,立刻撲向北流殤,想將北流殤撕成碎片。

妖獸的力量已然大極,神獸的力量,更是巨大無比,北流殤不敢怠慢,小心地閃避著,不讓自己被火麒麟撲到。

雲姬直接從戰鬥中脫離,站在一旁看:「本后的火麒麟乃是神獸,本后若是與火麒麟聯手,你必死無疑,不想死的話,現在投降還來得及!」

她到底還是有些捨不得毀掉這般完美的肉體,想先勸降一番。

北流殤連一道目光都沒給她,應對火麒麟攻擊的同時冷冷道了一句:「你會後悔的。」

雲姬嗤笑:「後悔?本后從不後悔!」

幾乎就在下一刻,遠處傳來一聲清越的鳴叫聲。

雲姬猛地將目光轉過去,這是什麼妖獸的鳴叫聲,竟讓她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她因為將目光轉開了,也就沒注意到,她的火麒麟在鳴叫聲響起的那一瞬間,身子猛地顫抖了一下。

白洛影發出清越龍鳴聲的同時,騰空而起。

雲姬很快就看到遠處天空中那一道白色的身影。

雖然離得比較遠,但因為白洛影的身形很龐大,足有十幾米長,雲姬還是一眼就看清楚了。

她和皇宮裡的其他人是一個感覺。

龍?怎麼會是龍?大陸上龍不是早就絕跡了?

應該是看錯了吧,揉揉眼睛再看,結果,沒看錯……

「你會後悔的。」她猛地想起北流殤對她說的,難道……那條白龍是北流殤的獸寵?

怪不得她召喚出火麒麟后,北流殤依舊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雲姬的心揪了起來,狠狠地揪了起來。

在上古十大神獸中,以龍和鳳為尊,其他的神獸,要稍遜一籌。

萬一她的火麒麟打不過北流殤的白龍該怎麼辦?

對了,先殺死北流殤!北流殤和白龍之間有血契,只要北流殤死了,因為血契破碎的關係,白龍會受傷,會掉修為,還會暫時陷入虛弱狀態!

陷入虛弱狀態的白龍,實力會下降一大截,絕對不是她的火麒麟的對手!

雲姬立刻將目光收回來,向北流殤發動猛攻,同時用心聲吩咐她的火麒麟,也火力全開,直接將北流殤撕成碎片!

結果,向北流殤發動猛攻的只有她一個人,她的火麒麟不知道怎麼回事,跳出了戰場,身子微微顫抖著。

雲姬連忙用心聲喝問:「你在幹什麼?還不快點上!」

火麒麟的心聲相當沒出息:「主人,我害怕……」

雲姬聽了這回答,差點沒吐血。

害怕?至於嗎?同為上古十大神獸,麒麟雖然比龍遜上一籌,也不至於害怕吧?

但自家火麒麟實打實的在害怕,連身子都在顫抖,這讓她實在有些想不通。

顧不上深想,她連忙用話勸說自家火麒麟:「這個小年輕是那頭白龍的主人,只要我們聯手殺了他,那頭白龍就會陷入虛弱狀態,任我們宰割!」

火麒麟聽了這話,有點小激動。

它能感覺到,那頭白龍是比它高貴得多的存在。 如果能將那頭白龍踩在腳底下……

它忍不住地獸血沸騰了。

火麒麟戰勝心底的恐懼,嘶吼一聲,撲向北流殤。

雲姬和火麒麟聯手,北流殤確實難以應對。

他可不傻,該退的時候,就要退。

他羽翼一振,將自己的身形拔高,往後退去,他身後,正是白洛影飛來的方向。

他冷冷揚唇,狹長的鳳眸寒芒閃爍:「我早說了,你會後悔的。」

從開打到現在,雲姬一直在輕視他。

雲姬召喚出火麒麟,如果能第一時間和火麒麟聯手,說不定能重傷他,畢竟那隻死狗積攢怒氣值是需要時間的。

雲姬卻站在一旁觀戰說廢話。

這會兒聯手有什麼用,已經來不及了。

雲姬朝北流殤追去,火麒麟也朝北流殤追去,剛追了幾步,看到那頭白龍迎面而來,已經快到它面前了。

它忍不住地又慫了,停了下來。

雲姬這下子真的吐血了,她和北流殤單打獨鬥,她甚至落於下風,她一個人追北流殤,能頂什麼事?

她當真後悔了,不該浪費時間勸降的,甚至不該保留實力。

剛和北流殤打上的時候,她就該召喚出她的火麒麟,同時火力全開,聯手將北流殤絞殺!

然而後悔已經晚了,她不再追,飛快地往後退去,免得和那頭白龍對上,同時傳心聲給火麒麟:「你去和白龍打,不要怕,你說不定能打贏!」

此刻她心中還存著一絲僥倖。

同為上古十大神獸,她的火麒麟能差到哪裡去,應該和白龍有一戰之力!

結果臉直接被打腫了。

只見那頭白龍飛入戰場后,尾巴狠狠一甩,她的火麒麟就被甩飛了出去,連著砸塌了兩座宮殿,才停下來。

雲姬嘴巴大張,能塞進去一隻雞蛋。

怎麼可能會這樣?

她的火麒麟為什麼像傻子一樣站在原地發抖,閃避不會嗎?

事實證明,還真不會。

白洛影身形一縱,追上去,尾巴又是狠狠一甩,再度將火麒麟甩飛。

又是兩座宮殿遭殃,直接被砸塌了。

雲姬已經傻眼了,這哪裡是神獸打神獸啊,分明是神**妖獸。

她的火麒麟,就是這麼虐妖獸的……

到底是哪裡不對,神獸和神獸之間的差別,不可能這麼大!

白洛影本來很緊張,他沒有戰鬥經驗啊,虐下妖獸,不成問題,但和神獸打,說不定要苦戰一番了。

攝政王他非要喜當爹 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形象就不要了,嘴咬爪子撕尾巴抽,怎麼狂野怎麼來,只要能打贏。

結果,他根本就是白緊張了。

狗形態的他感覺不到,現在化為龍形態,他無比清晰地感覺到,這頭火麒麟的血脈不純凈,只是雜血!

非但如此,神獸血脈的比例還不高,要不然也不至於看到他只會發抖,連閃避都不敢。

「區區雜血火麒麟,看老子怎麼抽死你!」

白洛影不屑地嗤了一句,倒是幫雲姬答疑解惑了。

她的火麒麟只是雜血?

原來如此,怪不得她的火麒麟只是感覺到白龍的氣息,就在那喊害怕…… 白洛影龍尾掃來掃去一通抽,直接將那頭雜血火麒麟抽死後,立刻往回飛去。

他化為龍形要消耗額間黑蓮印記里積攢的力量,秒秒鐘在燒錢的感覺。

飛到夜千羽頭頂,他立刻變回狗形態,掉進夜千羽懷裡。

夜千羽接住他,有點咋舌:「這麼快?」

白洛影哼唧一聲:「那就是頭雜血火麒麟,看到哥都不敢動的,哥直接尾巴一通抽,就死了!」

夜千羽鬆了一口氣,管他雜血也好,純血也好,死了就好。

她有些不放心地問了一句:「你確定那頭火麒麟已經死了吧?」

白洛影再哼唧一聲:「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夜千羽頓時有一種大局已定的感覺,朝司徒元策道:「我們繼續吧。」

雲姬手下那些侍衛,應該還剩下一些。

殤在努力和雲姬戰鬥,她也要加油。

司徒元策努力平復了一番心情,點點頭:「好。」

兩人剛換了個地方,卻見一粗布衣老頭迎面而來。

司徒元策掃了一眼,將夜千羽護到身後:「應該是玄宗境界,小心!」

他是玄尊境界後期,他看不透這老頭的修為,說明這老頭極有可能是玄宗境界,再不濟也是玄尊境界巔峰。

雲姬放在皇宮裡的手下不都是玄尊境界的嗎?這老頭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夜千羽倒是認出了迎面而來的老頭,就是大荒旅店的做菜老頭,姓洛來著。

她本來是和洛老頭一起行動的,結果剛入東境,就被那位孟大少綁了。

洛老頭怎麼會在這裡?

夜千羽從司徒元策身後走出來:「洛爺爺,你怎麼會在這裡?」

洛長天看到夜千羽,鬆了一口氣。

「我剛去你的宮殿救你,結果你不在,你沒事就好。」

他殺進去,本來是想救人,結果只找到一個變化成這丫頭樣子的傀儡娃娃。

將裝填的二級魔核摳下來,傀儡娃娃就變回原狀了。

他拿出一個巴掌大的人偶,扔給夜千羽:「丫頭你的傀儡娃娃。」

夜千羽接住,有些意外:「洛爺爺你怎麼會知道這是傀儡娃娃?」

洛長天哼了聲:「老頭我也是去過東大陸的!」

好吧,夜千羽覺得很奇怪:「洛爺爺你怎麼會我被困在這裡?」

洛長天嘆一口氣:「爺爺對不起你。」

夜千羽聽不懂了。

洛長天繼續道:「你放心好了,我已經把洛元洲那小子的腿打斷了,給你出過氣了。」

夜千羽反應了一會兒,難道……

「你是傾雪失蹤的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