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段時間,三大宗門的弟子一直在永生門外遊盪,並且欺負、俘虜,甚至掠殺外出歸來的永生門弟子。

反抗的直接殘殺,示弱的被俘虜,姿色較好的女弟子,下場更加凄慘,淪為他們的玩物。

永生門內的弟子,再也忍受不了這種屈辱,於是便展開反擊。

可是,三大宗門的弟子們聯手,永生門弟子根本不是對手,數十人盡數被抓獲。

「呵呵,不說?」

合歡閣帶頭的弟子梁綸,嘴角勾出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隨即走到一名永生門女弟子面前。

「頭抬起來。」梁綸命令道。

「我呸!」女弟子埋著頭,吐出一口血水。

「呵呵,骨頭挺硬,我看你等會是軟還是硬!」梁綸冷笑一聲,隨後抓住女弟子的下巴,用力一抬。

女弟子本就柔弱,還受了傷,哪裡是梁綸的對手,立馬便抬起了頭。

雖然女弟子的樣貌不算傾國傾城,卻也清秀可人。

此刻,她正瞪著一對目怒,死死盯著梁綸,彷彿要將梁綸吃了一般。

梁綸根本不在意,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伸手輕輕撫摸了下女弟子的臉頰,輕浮的笑道:「還算有點姿色,肌膚順滑,正好供爺好好享用一番。」

「滾蛋!」女弟子冷哼一聲。

啪——

一聲脆響,衝天而起!

只見,女弟子歪著頭,俏麗的臉頰上,浮現出一張通紅的掌印。

梁綸面色猙獰,道:「還敢給老子臉色看,老子現在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你就地正法!」

說著,他猛然轉頭,對身後的天皇宗,以及聖劍派的帶頭弟子叫道:「還有幾個姿色不錯的,你們玩玩?」

兩名弟子對視一眼,最後心念一動,不想錯過這麼好的機會,紛紛開始動手。

梁綸笑眯眯的打量著面前的女弟子,看著她破爛不堪的衣裙,以及展露在外的大片春光,還有不斷涌著鮮血的傷痕,心中越發激動,如同一頭餓狼,虎撲而上。

「不……你個禽獸……放開我……嗚嗚嗚……」

女弟子掙扎不動,瘋狂的嚎叫著,最後又委屈又絕望的哭出聲,俏臉被晶瑩的淚水覆蓋。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以這種方式交出,還當著所有人的面,這簡直就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這時,永生門弟子均是氣的渾身顫抖,卻無奈被捆綁,只能閉上雙眼,不忍繼續看下去。

不過,王忠和寧天卻猛然站立,齊聲道:「我們和蘇白的關係最好,要殺沖我們來,放過師妹們,你們一群禽獸!」

「呵呵!」

天皇宗和聖劍派的帶頭弟子冷笑連連,看都不看王忠和寧天,繼續化身豺狼虎豹。

至於梁綸則嘲諷道:「你們終於站出來了,不過晚了!」

「你們!」

王忠和寧天面色猛然一變,想要反抗,卻奈何四肢都被捆綁,動彈不得。

而且,他們剛起身的時候,便有一群天皇宗、合歡閣和聖劍派的弟子們包圍,不給任何出手的機會。

「敢辱我永生門弟子,你們的狗頭,我收下了!」

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忽然從樹林中傳來,緊接著一道身影帶著滔天殺意,緩步走出……

ps:凌晨四點鐘,剛剛碼完的章節,看在饅頭這麼努力的份上,求各位支持,多多投推薦票,多多打賞,感謝! 「你是……蘇白!」

眾人紛紛怪叫,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濃郁的不可思議之色。

只見,少年從樹林中走出,陽光揮灑在他冰冷如霜的臉上,形成鮮明的對比。

「你們找的不就是我嗎?」蘇白冷漠道,雙眼之中殺意流轉。

梁綸率先從震驚中蘇醒,嘴角立馬勾勒出一抹猙獰的大笑,道:「你來的正好,我好取下你的狗頭,回宗門領賞!」

說著,梁綸便心中大樂,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成百上千人尋找蘇白都沒能找到,今天蘇白竟然自己找上了門,反正他被抓住也是死路一條,何不藉此直接將他斬殺,也好得到宗門的獎賞,一時風光萬丈,說不定還能就此飛黃騰達,成為宗門翹楚呢!

「狂妄!」蘇白冷笑一聲。

「給我上!」梁綸不再廢話,大手一揮,道:「他只有一個人,將他拿下,回宗門領賞!」

眾人雙眼均是閃爍起耀眼光芒,他們清楚,若是將蘇白拿下,會有多麼厚重的獎勵。

唰唰唰——

於是,根本沒有人猶豫,全部齊刷刷的向蘇白暴掠而去,各種武技,綻放出七彩光芒,氣勢駭人!

永生門的弟子們見狀,均是面色大變,心中大叫不好。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蘇白固然厲害,可也禁不住幾十人的圍攻啊!

然而,蘇白依舊面色淡然,嘴角勾出一抹不屑的微笑,冷漠道:「你們,連讓我出劍的資格,都沒有!」

話音一落,蘇白雙指化劍,整個人的氣息渾然一變,彷彿是一柄傲立在蒼天和大地之間的利劍,正在錚錚作響!

「殺!」

眾人吶喊著,已經來到蘇白面前。

看著蘇白竟然不為所動,眾人紛紛露出嘲諷之色。

不過,就在他們距離蘇白還有十米距離的時候,蘇白的雙眼中一點寒芒閃過。

美人謀:腹黑殿下吃定你 「繁華落錦三千劍,寒芒萬丈漫天紅!」

蘇白冷漠的聲音,如同從九幽傳來,隨後在眾人的注視下,他負手而立,雙指向下,輕輕一斬!

唰唰唰——

剎那間,三千道寒芒,好似夜晚閃爍的星辰一般,在半空中不斷閃爍。

每一次閃爍,都會有一縷鮮血在空中綻放,化作一道腥紅的血花,將天空渲染成紅色。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

原本還氣勢洶洶的幾十人,有的正在奔跑中,身體被寒芒絞碎,有的在半空中,炸裂開來,化作肉醬四濺。

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濃郁的恐懼和痛苦之色,想要逃命,已經來不及了。

但是,蘇白對眼前這美妙的一幕完全視而不見,從寒芒中穿過,在鮮血中滿行,步伐悠自在,彷彿正在自家後院散步。

關鍵是,這漫天血雨,竟然沒有一滴落在他的身上。

此刻的蘇白一襲白衣,猶如天上真仙逍遙洒脫,和痛苦的眾人不在一個位面,形成強烈反差,場景美如畫!

砰——

一聲悶響,天空中的寒芒消散,血雨紛紛落下滋潤大地,幾十名三大宗門的弟子,也盡數倒地,在驚恐和痛苦中,絕望的死去。

只有梁綸,面色蒼白,毫無血色,聞著濃郁的血腥味,胃中一陣翻滾,看著倒下的幾十人,雙眼之中充滿了恐懼。

他即便仗著門派撐腰,耀武揚威,但何曾見過這種場面啊,早就被嚇的魂飛魄散,雙腿發軟,尿了褲襠。

但是,最讓他感覺到恐懼的是,蘇白已經來到自己面前了。

「你很狂。」蘇白冷漠的說道。

「不……不狂……」梁綸搖頭,不敢直視蘇白,渾身則顫抖不休。

「不準備道歉?」蘇白冷漠的問道。

梁綸心中一驚,急忙躡手躡腳的來到女弟子面前,「噗通」一聲跪地,猛的磕頭道:「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求求你原諒我好嗎?姑奶奶大人大量,把我當個屁,放了吧!」

「你……」女弟子本就心軟,又被嚇了一跳,還沒緩過神來,便緩緩點頭道:「好……你快起來……不用這樣……」

「謝謝!謝謝!」梁綸如獲大赦,心想只要保住性命,回頭有的是機會收拾永生門的這群小畜生!

啪——

可是,還不等梁綸起身,他的心臟便被一塊石頭洞穿,鮮血灑滿一地,雙眼之中露出濃郁的不可思議之色,緩緩轉頭看向身後。

蘇白面無表情,冷漠道:「她饒了你,我可沒有饒你。」

「你……」梁綸嘴角一抽,最後一口氣卡在喉嚨,再也上不來了。

女弟子則被嚇的花容失色,猛的癱坐在地。

蘇白大手一揮,十幾顆石子飛出,擊斷捆綁著弟子們的繩索,這才淡漠道:「這種人,不值得饒恕,懂嗎?」

女弟子恍然大悟,立馬點頭道:「謝……謝天子。」

至於其餘弟子,則在解開繩索的一瞬間,便捂著肚子和嘴巴,衝進了密林深處,隨後哀嚎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場面實在是太血腥了,他們哪裡見過,一個個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嘔意大增,不吐都不行。

只是,當他們回來后,看見蘇白依舊挺拔的站立在原地,一個個立馬露出佩服之色,雙眼之中滿是敬畏。

畢竟,蘇白的實力太恐怖了,一個人便將幾十人瞬間秒殺,而且滴血不沾身,完全就是一尊殺神!

關鍵是,面對這種血腥的場景,蘇白卻像習以為常一般,顯然見慣了大場面,這份心性不得不讓人佩服。

這時,王忠和寧天終於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寧天率先皺眉,道:「師兄,你怎麼回來了?現在門派內也不安全,若是三大宗門知道你回來,肯定會前來要人。」

「我怕過嗎?」蘇白嘴角一彎,道:「三大宗門,還不敢把我怎麼樣,我有我自己的底牌。」

聞言,寧天苦笑著搖頭,嘴上沒說什麼,心中卻暗嘆一聲,他知道蘇白有實力,知道蘇白有底牌,可蘇白的底牌哪裡抵得過三大宗門啊!

至於王忠,早就見慣了蘇白這副模樣,根本就沒當回事,反而大笑道:「哈哈哈!天子歸來,我等就是解氣,爽!蘇師兄啊,你可不知道,三大宗門的弟子,猖狂啊,簡直不將我們永生門的弟子放在眼裡!」

「呵呵!」蘇白雙眼閃過一抹寒芒,道:「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我回來了,會讓他們後悔出生。」

說著,蘇白雙眼殺意大增,甩出一根絲帶,竟然將三大宗門弟子的屍體,全部抬起,隨後摘下他們的頭顱,捆成一串拴在腰間,使幾十顆大好頭顱托行在地,發出「咕嚕」聲。

此刻的蘇白,殺意滔天,伴隨著恐怖的「咕嚕」聲徐徐遠去,就連王忠和寧天都不禁打起冷顫,感覺不寒而慄。

他們對視一眼,心裡清楚,永生門剩餘的三大宗門弟子,恐怕要遭殃了。

ps:各位兄弟姐妹,本書已經在PK了,所以數據非常重要,要是能夠殺出重圍,PK過關,本書就能走的更遠更長,請各位大力支持啊!畢竟,本書是饅頭的心血,饅頭不想《太古武神訣》就這樣夭折!目前,本書的成績並不理想,排在倒數第二,所以饅頭非常絕望!現在,我只想說,饅頭盡量寫的精彩,數據就靠各位給《太古武神訣》撐起來了!求支持,推薦票和打賞,不要少!若是能夠PK過關,饅頭承諾大爆發!

ps2:感謝【無意】打賞! 十萬里大山外圍,這裡駐紮著數十頂帳篷,上百名三大宗門的弟子在此居住,為的就是給永生門施壓,並且欺負永生門弟子,以此來逼迫永生門交出蘇白。

此時,弟子們正圍聚在一名天皇宗弟子身邊,如同眾星攬月一般將他簇擁,每個人臉上都掛滿殷勤的笑容。

「周師兄果然厲害,前些日子大戰十名永生門弟子,竟然將他們十人給活活打跑了九人,還斬殺了一人。」

「是啊,依照周師兄的通天手段,估計過不了多久,就能成為戰神榜,排名前十的超級天才了吧!」

「周師兄,到時候還得仰仗您,照顧照顧師弟啊!」

……

名為周元的男子咧嘴一笑,眼底的傲氣沒有絲毫遮掩,道:「區區永生門弟子算不得什麼,一群跳樑小丑罷了,我只出了三分力,他們就嚇的屁股尿流!」

「那是,在周師兄面前,永生門的人,全部都是螻蟻,沒有一人比得上周師兄。」一名弟子獻媚道。

「呵呵!」周元眼底露出一抹得意之色,道:「永生門的弟子如此,我看坊間傳聞的蘇白,也只是在嘩眾取寵,等到他真正遇上了我,就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了!」

「哈哈,周師兄所言極是,到時候蘇白估計都嚇得不敢動手了!」

「既然如此,若是遇見了蘇白,我們就將他留給周師兄,讓周師兄領頭賞!」

……

「哈哈,有賞大家領,不過蘇白的人頭,我是拿定了!」周元傲氣十足的笑道,臉上的得意之色,越來越明顯。

咕嚕……咕嚕……

就在這時,一陣怪異的聲音,忽然從林子中傳來,讓所有弟子為之一愣,隨後全部露出嘲諷之色。

「是誰在裝神弄鬼!」

「莫非又是找死的永生門弟子?看來,將你們揍一頓還不夠,還得將你們盡數斬殺,才能讓他們記住三大宗門的厲害!」

「快滾出來,再不出來,小爺就去抓人了!」

……

眾人開始叫囂起來,周元則負手而立,擺好老大的架勢,冷傲道:「裝神弄鬼的狗東西,來人,把人揪出來,就地斬殺!」

「是!」

幾名弟子嘴角勾出猙獰的笑容,隨後緩步向聲音傳出的方向走去。

咕嚕……咕嚕……

不過,「咕嚕」的聲響卻沒有停息,反而越來越明顯,彷彿正在不斷的靠近。

這讓三大宗門的弟子們冷笑連連,認為永生門的弟子還真不知好歹。

不過,就在幾名弟子要邁入灌木叢,走進密林的時候,蘇白的身影從中緩步走出。

這一幕,讓在場的所有弟子全部驚呆,半響后才有人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