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柳眉兒愣愣出神,許久嘆息一聲,也迴轉而去。

白布之處,卻走來兩人。

「老爺,為何不阻攔,勝秋這樣做,不但會給自己帶來災禍,而且會給我們鐵劍山莊……!」

「這是他的路,他的道,他的選擇。 https://tw.95zongcai.com/zc/62490/ 勝秋孤傲,卻選擇了追隨他的腳步,無論艱險,都會一直走下去,若是能衝破險關,他日定能凌霄絕頂,若是中途夭折……這也是他的命數。」

「可是老爺,勝秋少爺畢竟是我鐵劍山莊唯一的傳人,面對大楚,怎會?怎會?」

「鐵劍山莊,鐵劍何意?大楚雖強,卻也不能一手遮天,這個天下,畢竟武者的天下!」

中年人說罷,面無表情而去,他身後的老者又焦急又無奈,卻只得嘆息一聲。

丁峰前行,沒有人敢阻攔,卻有不少遠遠的跟著。

「你真的要跟著?」

丁峰頭不回,腳不停,卻問道。

「原本還有些不堅定,可今天看了你行事之後,才真正的明白,我之劍,不彎不折,一往無前,凌空擊天。」

白勝秋的腳步很堅定,沒有絲毫遲疑。

「這一去,就是屍山血海,還有隨時被鎮壓的屍骨無存!」

「那又如何!」

「楚皇站在你面前,你敢斬之?」

沉默,過了一會兒,劍吟長鳴,清脆凌霄,一股鋒銳的氣息從白勝秋體內爆發而出。

「劍心通明?不錯,你劍道天分果然不俗。還是同樣的問題,楚皇站在你面前,你可斬之?」

「阻我劍道,斬!」

聲音鏗鏘,劍吟長鳴。

白勝秋兩眼之中,閃爍著破開天地的劍光。

「那就走吧!」

丁峰笑了,「我需要金票,以正規的途徑,怎麼才能最快的獲得?」

「販賣功法!」

白勝秋答道。

「峰哥兒,想要錢,那就去城主府吧,反正城主都被殺了!」

大牛猶猶豫豫又十分興奮的說道。

丁峰輕笑一聲。

鳳舞看了一眼大牛,略顯怪異:這個莽小子,被帶壞了。

轉過幾條街道,四人一行來到了城主府。

「好氣派的府邸!」

看著恢宏高大,氣勢磅礴的城主府,大牛不禁感嘆。

「你若有絕對的實力,能夠鎮壓天下,楚皇的位子都可以做坐一坐,眼前的不過是一座郡城城主府罷了,不必在意!」

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 丁峰說道。

「楚皇之位?那個……嘿,說的也是!」

大牛有些驚懼,可隨之舔了舔嘴唇,膽子卻壯了。

禁閉的城主府門忽然打開,從裡面走出一位天級強者,正是從丁峰手中逃脫的其中一人。

「丁峰,你已經殺了城主,還要趕盡殺絕?」

這是位中年人,悲憤的吼道。

「我只想要錢,很多很多的錢,當然是金票……和靈晶!」

丁峰靈機一動,詭異笑道。

ps:發現了木有,大牛的野心正在膨脹,膽子越來越壯!

你說,大牛會成為什麼人物?

老李求收藏和票票和打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淬體功是煉體的無上功法,來自萬道山,第七層之境就能輕易的鎮壓天級三重,對戰四五重強者也不落下風,而丁峰已經突破了第七層重,達到八層之境。

第八層的淬體功,無論肉身的強硬、防禦還是絕對的力量,都遠超七層之境,輕易的鎮壓天級六重,就是尋常七重強者說不定都能鎮壓。

淬體功的強大,在丁峰手中初始顯現。

殺、殺、殺!

丁峰宛若魔王,縱橫來去,沒有一合之敵,所過之處,崩碎罡氣,踏破大地,拳到之處,轟碎山嶽,梁城主帶來的天級強者,不一會兒功夫便轟殺了四位。

遠處的向磊看著大發神威的丁峰,肝膽欲裂,他目光一閃,轉身就逃,再也不說報仇的事了。

「梁城主都被殺了,還有那根巨大的手指,明顯是坐鎮郡城的老祖,卻不知為何突然收手?莫非他背後有絕世強者、還是?」

向磊不敢深想下去了,越想越害怕,轉眼功夫,已經消失街道盡頭。

這邊,丁峰又轟殺一位天級強者,剩餘的兩個見勢不妙,逃之夭夭。

啊……!

丁峰仰天大吼,聲浪沖向九霄,久久不絕。

轉過身來,毀壞的街道,殘破的肢體,看著這些,丁峰心中湧起難言的滋味。

「想我前世,溫和洒脫,別說殺人,就是打架都沒有過,可來到這方世界,短短几月時間,殺的人數已經過百,而我……!」死寂的心底,盪起片片漣漪,丁峰眸子有些迷茫,「驀然回首,我連我自己都認不清了。」

是真的認不清嗎?

還是現在的自己才是真的自己?

以前的自己,是禁錮?

現在的自己,是釋放?

誰又能說得清。

人都會因經歷而改變。

也許吧!

「峰哥兒……!」

大牛飛奔而來,臉色因激動而潮紅,「峰哥兒,你真是太厲害了,太厲害了,郡城城主啊,都被你一拳打殺了。」

「你不怕?」

丁峰笑道。

「怕、當然怕!」大牛一個哆嗦,可又倔強道,「可他們要殺峰哥兒,那當然該死。」

「那就好!」

鳳舞等人紛紛走了過來。

「丁峰,你殺了梁城主,大楚絕對會對你進行通緝,到時候……!」柳眉兒擔憂道,「天大地大,也無你容身之地。」

「無妨!」

丁峰淡然道。

「那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白勝秋問道。

「天大地大,自然要去看一看,諸位,今日一別,他日再見。」丁峰說著,朝柳眉兒拋出了一個小袋,「裡面的東西,算是你們對大牛幫助的報酬。」

說罷,轉身而去。

鳳舞微微一笑,跟隨而去,大牛也沒有猶豫,緊隨丁峰的腳步。

農門有田之腹黑夫君俏娘子 柳眉兒抓住灰色小袋子,張了張嘴,嘆息一聲,沒有挽留。

「他雖是絕世天才,說成我大楚年輕一代第一人都不為過,可經過今天一事,又有誰敢收留他?殺死君城城主啊,若是不將他鎮壓,大楚還有何威嚴,恐怕就連三大宗派,也無法庇佑。」

柳一劍嘆息,「可惜了這麼一位對手!。

白勝秋抬了抬腳步,萬分猶豫,最後眼神一定,『刺啦』一聲,從身上撕下一條白布,咬破手指,在上面寫道:我,白勝秋,自願脫離鐵劍山莊,自此以後,和鐵劍山莊毫無瓜葛,恩怨自此斷絕,因果不留!

啪!

手一揚,一柄短劍將布條釘在了旁邊的柱子上。

白勝秋大袖一甩,踏步而去,他身上的劍道氣息,在這一刻飛速凝練,達到了某種極致,隱隱有蛻變的趨勢。

「好一個白勝秋,脫離鐵劍山莊,斬斷塵緣,即使他追隨丁峰,也不會給鐵劍山莊帶來麻煩,而自己,堅定劍心,一往無前,待他日,定能一顆劍心揚名天下!」

柳一劍眼前一亮,忍不住讚歎,「將來,定是一位好對手,白勝秋,我等著你!」說罷,轉身而去。

柳眉兒愣愣出神,許久嘆息一聲,也迴轉而去。

白布之處,卻走來兩人。

「老爺,為何不阻攔,勝秋這樣做,不但會給自己帶來災禍,而且會給我們鐵劍山莊……!」

「這是他的路,他的道,他的選擇。勝秋孤傲,卻選擇了追隨他的腳步,無論艱險,都會一直走下去,若是能衝破險關,他日定能凌霄絕頂,若是中途夭折……這也是他的命數。」

「可是老爺,勝秋少爺畢竟是我鐵劍山莊唯一的傳人,面對大楚,怎會?怎會?」

「鐵劍山莊,鐵劍何意?大楚雖強,卻也不能一手遮天,這個天下,畢竟武者的天下!」

中年人說罷,面無表情而去,他身後的老者又焦急又無奈,卻只得嘆息一聲。

丁峰前行,沒有人敢阻攔,卻有不少遠遠的跟著。

「你真的要跟著?」

丁峰頭不回,腳不停,卻問道。

「原本還有些不堅定,可今天看了你行事之後,才真正的明白,我之劍,不彎不折,一往無前,凌空擊天。」

白勝秋的腳步很堅定,沒有絲毫遲疑。

「這一去,就是屍山血海,還有隨時被鎮壓的屍骨無存!」

「那又如何!」

「楚皇站在你面前,你敢斬之?」

沉默,過了一會兒,劍吟長鳴,清脆凌霄,一股鋒銳的氣息從白勝秋體內爆發而出。

「劍心通明?不錯,你劍道天分果然不俗。還是同樣的問題,楚皇站在你面前,你可斬之?」

「阻我劍道,斬!」

聲音鏗鏘,劍吟長鳴。

白勝秋兩眼之中,閃爍著破開天地的劍光。

「那就走吧!」

丁峰笑了,「我需要金票,以正規的途徑,怎麼才能最快的獲得?」

「販賣功法!」

白勝秋答道。

「峰哥兒,想要錢,那就去城主府吧,反正城主都被殺了!」

大牛猶猶豫豫又十分興奮的說道。

丁峰輕笑一聲。

鳳舞看了一眼大牛,略顯怪異:這個莽小子,被帶壞了。

轉過幾條街道,四人一行來到了城主府。

「好氣派的府邸!」

看著恢宏高大,氣勢磅礴的城主府,大牛不禁感嘆。

「你若有絕對的實力,能夠鎮壓天下,楚皇的位子都可以做坐一坐,眼前的不過是一座郡城城主府罷了,不必在意!」

丁峰說道。

「楚皇之位?那個……嘿,說的也是!」

大牛有些驚懼,可隨之舔了舔嘴唇,膽子卻壯了。

禁閉的城主府門忽然打開,從裡面走出一位天級強者,正是從丁峰手中逃脫的其中一人。

「丁峰,你已經殺了城主,還要趕盡殺絕?」

這是位中年人,悲憤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