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知道這一次是誰!」

「今次封聖的速度好快,比以往都快一些,聖人山開啟還沒一天就開始構建寰宇了!」

即使是浮島子弟感受到這動靜后臉上也滿是羨慕之色,從此以後神域中又多一個豪門。

神域某處,施小巧抬頭看著天空,那雙淡褐色的眼眸眨動了一下,隨即說道:「你說是誰封聖了?」

鳩聖想了想,「也許是羅征。」

施小巧也微微點頭,「希望他們都能夠順利……」

……

……

寰宇的構建需要不短的時間。

陳皇弈劍盤膝坐在聖泉之上,這些聖泉鑽入他丹田后,與他的體內世界融合,每隔一段時間再從他的頭頂激射而出,徑自飛射天際。

而神域天空中某一處,一團銀色的光芒正在瘋狂的擴張著。

浮生爲息 這團銀色的光芒就是寰宇的雛形。

從雛形衍化到一個成熟的寰宇,需要的時間更長,但那也是離開聖人山之後的事情,聖人鞏固自己的修為往往需要數千年時間。

另外一邊,千龍族長的考核也接近尾聲。

陳皇弈劍封聖偌大的動靜,沒有讓他分心絲毫,這樣的機會得來不易,他必須全力以赴把握住。

而剩下的三座聖泉的爭奪也趨近於白熱化!

大部分實力不濟的亞聖和大圓滿真神都退出了聖泉的爭奪,但不代表他們真的放棄了,若是有機會他們自然會殺回去。

留在那三座聖泉周圍廝殺的人,皆是亞聖中實力頂尖之輩。

他們彼此提防對方的偷襲,又要面臨聖泉的考驗,進度自然奇慢無比,看樣子一時半會抉不出什麼結果。

不久之後,千龍族長也通過了聖泉的考驗,開始沐浴聖泉。

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目光朝著平原的盡頭望過去,身形輕輕一點之下,離開了這些聖泉。

在羅征的離開自然有人注意到了,他們投向羅征的目光中多少有一些玩味和憐憫。

「這羅徵實力那麼強,竟然不被聖泉承認。」

「大好的機會就這樣浪費掉了,真是可惜……」

「看他若無其事的樣子,肯定是強裝淡定。」

羅征不能成功封聖,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但畢竟他的眼界朝著神域人太多了,加上九五二七對「寄靈地」不屑一顧,他的確沒有放在心中。

自從進入聖人山後,他腦海中的無量尺一直指向這平原的盡頭。

這平原不知大小几何,羅征便順著無量尺指引的方向飛行而去,約莫半個時辰后終於看到了平原盡頭銀色的山壁。

和入口處一樣,平原盡頭也有一處峽谷。

順著這峽谷鑽進去后,羅征繼續向前,但沒多久才發現這山谷是一個死胡同,他想象中的迷宮入口並未出現。

「可無量尺明明指引的這個反向……」羅征的眉毛微微擰起。

隨著他挪動幾步,腦海中的無量尺又輕輕轉動起來,他的目光才望向不遠處的一塊銀色山壁。

這山壁上閃爍的光澤比周圍的山壁要亮上一些,不仔細看根本難以察覺。

「難道是這裡?」

羅征沒有猶豫,直奔那塊山壁而去。

就當他接觸到這山壁的瞬間,只覺得眼前銀光一閃,整個人已鑽入了其中。

在他的前面是一條漆黑而漫長的甬道!

「原本那真的是迷宮入口……」羅征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想來也是,這迷宮入口一直就存在於聖人山中,而這麼多個神紀元以來,光臨聖人山的大圓滿真神和亞聖可不少。

其中肯定有人在好奇之下探索聖人山內部,肯定也有人發現了另外一端存在的峽谷。

但真正找到這個迷宮入口的也只有顧北一個人,相比顧北也是誤打誤撞才鑽入這迷宮。

羅征觀察了一會兒,便順著迷宮的甬道前行而去。

順著這甬道拐了兩個彎后,一股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

曾經他在真絕路的末端,走過這樣一座迷宮,那是顧北憑藉記憶刻畫出來的線路。

當初顧北在這迷宮中走了一段后,發現自己繞不過去,無奈之下只能退出來。

重生之軍嫂有空間 現在的羅征自然不同,每當他在迷宮中轉彎時無量尺就會調整方向,為他指引出一條正確的路徑,若是面臨兩三個路口時,也能分辨出正確的路口。

在無量尺的幫助下,他在迷宮中行進自然極為順利。 這迷宮中十分安靜,除了羅征自己的腳步聲外,沒有任何聲音散發出來。

一開始羅征還是快步在其中行走,但意識到這座迷宮十分龐大后,腳尖輕輕一點之下,就在這迷宮重飛馳起來。

可迷宮龐大的程度依舊超出了羅征的想象,在其中穿梭了足足一天一夜,依舊看不到盡頭。

直到第三天……

羅征順著一條黑漆漆的甬道前行到盡頭,拐了一個彎后,前方的甬道忽然發生了變化。

甬道左右的牆壁上泛著一絲絲五彩斑斕的光芒。

「這是……時間的碎片?」

羅征從牆壁上感受到強烈的時間法則氣息,這氣息與時間海中的一模一樣。

他輕輕叩擊牆壁上的碎片,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后。

只是當羅征繼續前行之際,耳邊就隱隱傳來一絲輕柔的呼吸聲。

「呼……嘶……」

彷彿有人在這迷宮中睡覺。

而且這聲音就回蕩在羅征的耳邊,距離他應該是極近。

羅征的眉頭微微一皺,順著甬道飛馳而去,他便想要找出這呼吸聲的來源。

但一連衝出了數千丈的距離后,那呼吸聲依舊飄蕩在他耳邊,憑感覺這聲音還是在他身邊,但他明明已走出了這麼遠的距離。

羅征心中雖然覺得詭異,但依舊是硬著頭皮往下走。

……

明薇坐在神域的頂部,抬頭凝視著茫茫神域。

她曾無數次懷念黎山中的日子……

但從那座監獄中掙脫出來,心中竟是越發惆悵起來。

破開神域后,應該就能回歸母世界了,就不知道百薇門現在如何了?

若一個門主失蹤或者隕落後,就會甄選出一位新的門主。

她若是回歸黎山,自己的門主之位恐怕是沒了。

但明薇並不擔憂這些,她思念的是自己的那些徒兒,還有家族中的親人們。

就在她凝視之際,便看到遠處出現了一絲淡淡的青芒。

放眼偌大的混沌,這一絲青盲渺小到幾乎能忽略不計,可這青芒飛掠的速度還是引起了明薇的警覺。

那東西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是直奔神域這邊而來!

明薇緩緩站了起來,同時出聲提醒道:「有東西過來了。」

其他人看到明薇面露慎重之色,一個個也紛紛警惕起來。

在混沌中四處遊盪的生靈並不多,可這些生靈一個個都極為強大,即使是彼岸境強者面對也必須小心翼翼。

「速度好快!」池義凝視著前方說道。

女媧族中的一名黑髮女子伸出手指,扣在了自己的眼眶上,輕輕吐出了一個字,「顯!」

只見這黑色女子的眼瞳中閃爍出一絲奇異的光澤,另外一隻眼睛不斷的眨動,很快她臉上浮現出一抹異色,同時說道:「那不是生靈。」

「是什麼?」明薇問道。

「一艘飛舟,」黑髮女子面色凝重的說道。

聽到這話所有人的臉色都微微一變。

飛舟在母世界中非常常見,但一艘飛舟出現在這裡就很不正常了。

這裡是混沌極邊緣的地方,幾乎不可能有人無聊乘飛舟而來,而且現在距離也很近了,那艘飛舟必定是發現了神域,甚至原本就將神域定為了目標!

金老邁步而來,目光凝視之下才問明薇,「你怎麼看?」

明薇搖搖頭,「要看對方的目的。」

「不管目的是什麼,他們發現了神域,情況就很麻煩了,」金老皺眉說道。

黎族現在的情況金老等人已經了解了,這一方神域的存在絕對不可泄露出去,金老心中自然存著這番顧慮。

明薇則是淡淡一笑,「若對方實力尋常,將他們留下就好了,這沒什麼麻煩的。」

金老也點點頭,表示贊同明薇的意見。

黎洛水,羅霄還有李玄月,還有劍族的聖人們聚在一起,黎洛水臉上還隱隱有一絲憂色,「不知道征兒有沒有成功封聖。」

羅霄倒是滿臉平靜,沒有什麼擔憂之色,「征兒入了聖人山,最大的難關就已過去了,能否封聖並不是最重要的,不過……」

他則是想起了自己以大衍神道的推算,那預示著神域之外並不太平。

可這混沌中空空如何,不知道這凶格在外到底預示著什麼?

就在這時,金老走了過來,同時淡淡的說道:「我們要隱匿起來。」

聖人們齊齊望著金老,黎洛水則問道:「為何?」

金老朝黎洛水拱手說道:「有飛舟朝神域而來,不知是敵是友,還請王女大人暫避。」

「飛舟?」黎洛水眉頭一皺。

羅霄的臉色更是微微一沉,這讓他迅速將「凶格在外」聯繫到了一起,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有外人駕臨絕對不是一件好事,羅霄追問道:「在哪裡?」

金老遙遙一指,他們順勢望過去,在目力所及之處確有一個淡青色的東西正在飛速靠近。

「為了安全起見,王女大人可進入我準備的小世界中,」金老說道。

誰知黎洛水搖搖頭,「我不會進入小世界。」

金老本來還欲說服黎洛水,但黎洛水堅持之下也只能放棄了。

藏入小世界,或者他們的體內世界或者是安全的,但對於外界的戰鬥也一無所知,不僅黎洛水不願意,其他的聖人們也不會樂意。

「既然如此,我這就讓符二布陣,將我們隱匿起來,」金老說道。

……

兩個時辰后……

凌霄飛舟距離神域已是極近。

鹿嘉的面前漂浮著一個小小的玉盤,他手上則執著一顆淡青色的菱形晶石。

在這菱形晶石中蘊藏著驚人的能量,這就是所謂的「神晶」,這種神晶在母世界中運用的極為廣泛。

只見他將神晶輕輕翻轉,置入了玉盤上,隨機神晶就沉入了玉盤中。

「最後一顆神晶已安放完畢,」鹿嘉彙報到。

「神域中的那些軒轅衛彙報,黎族的蚩尤衛應該就在神域上端,但現在並非發覺他們的存在,」另外一名軒轅衛說道。

慰閑欣賞著前方偌大的一座神域,心情自然是極佳,他便用淡淡的口吻命令道:「先將屠誅月華展開,然後……我們降下去!」 在慰閑的命令下,鹿嘉扣住手中的玉盤輕輕一拈。

自玉盤中浮現出一輪皎潔的新月,這新月只出現了一瞬間,隨後就有一圈無形的波動擴散出去。

假面騎士ZIO的自我修養 這無形的波動悄無聲息的擴散到很遠的位置……

「屠誅月華已布置好了,」鹿嘉彙報到。

慰閑點了點頭,懸浮在上空的飛舟還是緩緩地下降,最終停留在了神域的上層。

「啪嗒!」

慰閑從飛舟上一躍而下,目光掃視了一圈,神域的頂部一馬平川,目力所及之處沒有東西,顯得十分荒涼。

後面跳下來的一名軒轅衛說道:「這神域,比我們想象的要大很多……」

「畢竟是蚩尤創造的世界,」慰閑淡淡的說道。

說罷之後,慰閑蹲下來輕輕叩了叩地面,發出一聲聲悶響。

思索了一番后,驟然一躍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