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所以,齊韻也高興,她笑著伸手拉了拉齊藤的手。

這一拉手,惹得齊藤都是害羞了。

石牧的娘,這時見到眼前這一幕,也跟著穿過人群,走上台來了。

「娟兒,帶著你兒子下去吧。這不是你的錯,也不全是林兒的錯。老爺也有責任,他沒有好好的教導林兒。好在,現在還來得及教,不算晚。先帶回去吧。」夫人柳如煙親自拉起來了自己的陪嫁丫頭柳秀娟道了。

「小姐!夫人,娟兒知錯了!」柳秀娟面對如此寬待於她的小姐,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她不由自主的癱倒在自己小姐的面前。

「沒有什麼錯不錯的。一家人,起來吧。放心的回去,沒人會追究你們母子的。我可以保證。」柳如煙並不像是在裝大度,而是真的心疼自己的這個陪嫁丫頭,所以又是親自拉她起來了。

「林兒,帶你娘回去。」柳如煙還讓石林帶他娘回去。

如今這個情景,石林知道他是徹底的敗了。

無論是實力還是品德。

他是一敗塗地!

但是,敗也要敗的起。

當著娘的面,他要有骨氣!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他自己可以輸,但是,不能輸娘的臉面,輸掉他自己娘的尊嚴。

「石牧!今天我輸了。可是,我不想欠你什麼!你救了我娘,我賠你一條胳膊!看好了,這條胳膊,我賠給你。以後,我再也不會威脅到你了!」

石林突然伸出自己的那條右臂,然後猛地抬起左手,手掌帶著微弱罡風的用力砸了下去。

這一砸,以石林練氣八層境的境界,絕對不止是砸得胳膊筋斷骨折這麼簡單,很可能是要把整個右臂都從身體上撕裂下來的。

石牧兌換的神通還在,比別人出手還要快的再次攔下了石林。

「二哥,我要你一條胳膊幹什麼!留著你的胳膊吧。留著給石家出力,這是你作為石家子孫的責任!你別想逃。」

「你讓我賠你!賠你!」石牧再次救下了他,可是,石林卻是一下崩潰了。

他寧願他此刻自己卸下來一條胳膊,也不要現在欠下石牧這麼大的人情啊。

「行了,行了。帶你娘回去吧。等下我就會過去,跟你好好談談。現在你先回去吧。照顧好你娘。她要是有了什麼三長兩短,那才是會讓我失望!」石戰這會兒,終於開口說話了。

他開口說話了,這事情才是算是真的結束了。

他是一家之主,妻子的丈夫,兒子的父親,他說話,管用。

這會兒,已經輸掉了一切的石林,會聽石戰的話了。

乖乖又心疼的扶著他的娘,走下月比儀式的檯子了。

「哥哥,帶我去玩啊!」

這個時候,跟著柳如煙的小女兒,石晴兒,今年才六歲,以前其實沒太見過石牧的,但是,今天,她見了石牧對待石林的作為,她年紀雖然小,卻是一下就是喜歡這個哥哥的了。

她還是小孩子,雖然不太明白事理,可是,誰好誰壞,她看的清楚。

在她眼裡,石牧好,石林壞。

幻變諸天歸一劍 所以,一下就是喜歡石牧這個哥哥了。

現在就是已經嚷著要石牧帶她去玩了。

對這個妹妹,這可是一母同胞所生的妹妹,石牧當然會真的心疼了。

她一嚷,石牧就是不管其他什麼所有事情了,立即就是笑著抱起她道了:「好啊。哥帶哥的妹兒去哥的家裡玩。哥的忘憂閣,可是很漂亮的。很好玩。走嘍!韻兒,藤兒,咱們走。帶我妹去玩!」

「牧哥哥,我們來了!」齊韻立即拉著齊藤跟上了。連爹齊樾也不管了。

齊樾笑了,沒有責怪,竟然也跟著馬上笑著拱手跟石戰和柳如煙道了:「兄長,嫂子,那我也過去了。我難得來牧兒這裡一趟,也想去牧兒那裡看看。」

「那我也過去。」石戰立即跟著表示,他要作陪了。

「兄長這裡走得開啊。兄長忙吧。我自己去就行了。跟牧兒,我可不見外。那可是我未來的女婿。哈哈,走了!兄長,嫂子,留步!」齊樾自說自話的讓石戰留步,自己就是緊跟著石牧和女兒齊韻的身影,跟著過去忘憂閣了。

「罷了,罷了!今天的家族月比,搞成這個樣子,還比什麼比啊!這個月的家族大比,就這個樣子吧!你們不會再有意見了吧?」石戰很有威嚴的眼睛掃過這台下一百多的石家子孫。

他很有把握,不會再有人敢唱反調,跟著起鬨了。

果然,一百多石家子弟,真的沒有一個人再說有意見了。

誰敢說有意見,就得去挑戰石牧。

而現在,見過石牧的實力之後,他們哪有還敢去挑戰石牧實力的人啊!

一個個都對石牧服氣了。哪怕只是口服心不服。

人總是要面對現實的。

不如石牧就是不如石牧,那就得服氣!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老規矩,那就讓家族功勛堂按照以前的規矩,儘快製作好新的家族月比排位名單,然後張榜公布吧。有不服氣的,現在就可以繼續努力,下一個月的月比大會上,誰不服氣,就繼續發起挑戰!就這樣了,都散了!」

石戰大手一揮,正式宣告了這個月的家族月比大會的匆匆結束。

出了今天這樣意想不到的事情,人人也都沒有心情把這個家族月比大會繼續開下去了。所以,現在的結果,倒是很符合很多人的心意。

終於結束了!

離開了家族月比大會現場的年輕子弟們,忍不住高興的跳起來,慶祝又是躲過一劫!

顯然,其實,人人都是討厭家族月比的。

就好像學生都會討厭考試一樣。

現在考試結束了,人人都想馬上放鬆一下了。

至少,下次讓人頭疼的家族月比大會,那會是一個整月以後的事情了。眼下,又是一個循環,是可以放鬆一下的時候了,不是嗎?

人都走了,就只剩下柳如煙和石戰他們夫妻兩個人了。

「如煙,你給我生了一個好兒子啊!最好的兒子!」石戰突然道了。

石牧的娘,柳如煙自己都是覺得不敢相信地道:「我也感覺跟做夢一樣。我甚至此刻都在問我自己,這個兒子真的是我親生的嗎?」

「傻話!」這話石戰聽的都忍不住笑了,「話雖然傻,但是我理解如煙的意思。是啊,以前的廢物兒子,一下成為了咱們最喜歡的兒子,這變化太巨大了。我也一時間接受不了。但是,其實仔細想來,牧兒可不就是這個性子嘛!還是那麼倔,那麼傲。以前做廢物少爺的時候,尾巴都翹到了天上去,從來沒有向誰低過頭。那時,咱們只覺得他是一個廢物少爺,他的這種倔,咱們只會覺得很是可笑。現在看來,一直可笑的是咱們。因為咱們從來沒有真正的懂牧兒。」

這話,讓柳如煙也聽的痴了。因為她也覺得,石戰這話,說的一點兒沒錯。

她也覺出來了。兒子一直沒變,只是以前她們都把他當做廢物去看,沒有在意過他而已。如今回想起來,其實,一直錯的都是她們。

石牧還是那個石牧,他從來沒有變!

以前是她們不懂他。 「走吧,咱們也去看看咱們兒子!」

石戰邀請,柳如煙欣然陪伴。

俗話說,母憑子貴,以前,石牧是個廢物的時候,柳如煙即使是正妻,也難免在家族裡跟著受連累。

但是,如今,那些日子,肯定都要跟著石牧今日的鹹魚翻身,一去不復返了。

現在的兒子太有出息了,他也像一個粘合劑,讓她跟石戰的夫妻感情,只會更勝從前了。

來到忘憂閣的時候,柳如煙立即看到一幕讓她想笑出來的一幕。

「你們在幹什麼啊!牧兒怎麼都跳到河裡去了。」

這就是柳如煙看到的那一幕。

石牧跳到忘憂閣里,養著錦鯉的小池塘里,正在給妹妹石晴兒捉魚呢。

齊韻不但不攔著,反倒也帶著侍女齊藤,跟那裡瞎指揮。

一會兒說這兒有魚,一會兒魚又說跑到那兒去了,一會兒又說石牧笨,捉半天,一條魚都沒有捉著。

小丫頭石晴兒看的熱鬧,也是想要跟著下水,她還小嘛,怎麼能夠下水。幸虧齊韻手快,給她一伸手提溜上來了,才是沒能夠讓石晴兒也跑到水裡去。

為了這,這小丫頭可是老大不高興呢,就差沒有當初跟齊韻掉眼淚以示抗議了。

現在看到娘來了,立即跑來跟娘說,也要下水跟哥哥去捉魚了。

當娘的寵孩子,也不會這麼胡亂寵的。

柳如煙不會讓石晴兒下水的,可是,也不會讓石牧再下水了。

那樣會引著石晴兒,還是想下水撈魚的。

柳如煙便是把石牧也給喊上來了。

「多大了,還跟個孩子似得,跑到水裡去撈魚。這魚是看的,也不能夠吃。」柳如煙微微責怪石牧不帶著妹妹學好。

石牧帶著一條捉住的錦鯉,上來給妹妹石晴兒摸了摸,然後就是重新放入了池塘里,然後他自己也上來道了:「就是給妹妹摸一摸嘛。也不打算吃它。」

摸到了想要摸到的魚,妹妹石晴兒開心的摟著娘的脖子,在娘的耳邊嘀嘀咕咕了。

不知道說了什麼,讓娘柳如煙再次笑了,然後不由的伸手摸了摸石牧的腦袋,讓他趕快把腳擦乾了,然後把鞋穿上。

現在這個樣子,真的是沒有一個牧少爺的樣子了。

石牧也聽話,趕緊過去把鞋穿上了。

小孩子們胡鬧,石戰也不摻和。

他過去跟齊樾說話的道了:「齊弟,中午不走了。中午,咱們喝幾杯。」

石戰盛情相約,齊樾卻是已經擺著手地道了:「那可不行。今天我和牧兒一早就是約好了。中午牧兒去我家吃飯,我們爺倆喝兩杯。對不對,牧兒!」

「去誰家不一樣啊。齊弟,你還跟我客氣啊!」石戰跟齊樾客氣。

齊樾卻是不一樣的認真道了:「那不一樣。今天我請牧兒吃飯,那是有由頭的。今天啊。牧兒給韻兒煉製了一枚築基丹。所以,今天這頓飯,必須我請,必須齊家請。戰兄,你知道了吧?那就別跟我爭了。戰兄若是給面子,中午就一起去我齊家唄。咱們一樣能夠喝幾杯。」

「啥?」聽了齊樾的話,石戰有點覺得是不是他聽錯了地道了:「我沒聽錯吧。牧兒還煉丹了?還煉製的是築基丹?他什麼時候會煉丹了?」

「你是他爹,怎麼來問我。反正,我只知道,牧兒今天一早,在我齊家當著我的面兒,用神通煉製了一枚築基丹,那就行了。」齊樾開心的笑了起來。

「得了,老弟。你說謊逗我開心都不會。牧兒一早才是練氣一層的境界,他哪裡來的什麼神通啊。別說一早了,就算是現在,他也才是練氣四層的境界。就他這個境界,煉什麼丹啊!有靈丹可以吃就算是不錯了!」石戰哈哈大笑,一臉不信。

齊樾卻也跟著哈哈大笑道了:「戰兄愛信不信。反正,我信就行了。因為我是親眼所見。看來,戰兄還沒有我了解牧兒啊。嘿嘿,那我這個未來岳父沒白當,看來牧兒跟我還是很親的。」

「難道是真的?這臭小子!沒聽他提起過啊!」石戰見齊樾不像是在說好聽的話,恭維他開心,才是有些願意相信了。

「他是不是昨天找你要了不少靈草啊!今天一早,加上向我要的,正好夠煉製一枚築基丹的。可是,一開始,我也以為牧兒要靈草是為他自己所用呢。等他煉製好了,才是知道,他是給韻兒準備的。你看他的手上,是不是還包著紗布呢?那就是剛煉製好的丹藥,還很滾燙,牧兒的手,不小心被滾燙的丹藥給燙傷的。有傷為證呢!」齊樾哈哈笑著,給石戰滔滔不絕的說起石牧煉丹的事情。

「這臭小子!有話也不跟我這個老子說!牧兒,你老子滾過來!」石戰突然本著臉,讓石牧立即滾過來了。

「爹,有事啊。」那邊跟娘說話呢,被石戰突然喊過來,沒法跟娘和妹妹說話了,石牧有點不情願的過來了。

「你這小子,昨天你問我要的靈草,是幹嘛用的啊?」石戰興師問罪了。

石牧沒覺得這有什麼重要的道了:「給韻兒準備築基丹啊。已經用掉了。」

「還真有築基丹啊! 紅顏 你說一個練氣一層境的人,怎麼能夠煉丹啊!」石戰哭笑不得問自己的兒子了。

石牧馬上伸出手指糾正老爹道了:「不是練氣一層境了。是練氣四層境。那不一樣!」

石戰聽了兒子這話,頓時真想要伸出去一腳踹在石牧屁股上的道了:「有什麼不一樣!都是練氣境,築基境都沒到的小屁孩!我就沒聽說過,誰練氣一層境就能夠煉丹的!」

「還是用神通煉丹!」齊樾特別糾正石戰的話。

「對,神通。你一個練氣境的小屁孩,哪裡來的神通?」石戰真的好奇了。

石牧翻著白眼,四十五度看天的道:「我是天才嘛。天才就沒有不可能的事情。爹你問完沒有?你是不是想要找我煉丹啊。那你得等著。前面還有齊爺爺的丹藥,在排隊呢。你啊,得等在後面。」

「瞧你這小子能的!我是你老子,找你煉丹,還要排隊啊!不過,既然是給你齊爺爺煉製的,那你老子我,還真的願意等。齊叔對咱們石家太好了。我心裡也一直惦記著。」石戰拍著石牧的肩膀道了:「你要是有本事,就好好的煉丹調理好你齊爺爺的身體,讓他長命百歲,然後看你娶韻兒過門。」

「那沒的說。爹你要是沒事了,我就過去了。跟你沒什麼好聊的!」石牧屁顛屁顛的就是又跑去未婚妻齊韻和娘還有妹妹那裡去了。

石牧走了,石戰還是有些不信的抬頭看向齊樾的道了:「牧兒真有神通?」

齊樾笑了:「戰兄不信,我可以讓韻兒回家一趟,去把今天牧兒給她煉製的那枚築基丹取來,給戰兄一觀啊。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啊。」

「好啊。正有此意。有勞樾弟給安排一下吧。中午,酒,我請了。不去別的地方,就在牧兒這忘憂閣了,樾弟覺得怎麼樣?」石戰盛情安排開來。

石戰如此盛情,齊樾也動心了,在忘憂閣跟石牧喝酒吃飯也不錯,便是答應石戰了,同時讓女兒齊韻帶著侍女齊藤跑一趟齊家,去把那枚築基丹取來。

齊韻高高興興回家去拿丹藥給石戰一觀,高高興興的去,卻是哭著回來的。 丹藥丟了!

這件事本身,就夠讓齊韻心裡難受的了。

畢竟,這可是石牧費了好大勁兒,特意給她準備的第一份禮物。

就這樣說丟就丟了。

齊韻的心裡,一下就是好難過。

可是,還有更讓齊韻擔心的事情在後面。

那就是如果爺爺知道了,石牧剛給她煉製的,能夠讓她築基的築基丹丟了,爺爺再這麼一著急,一生氣,本就身體不好的爺爺,怕是會一下過去。

擔心爺爺的身體,齊韻才是不得不趕緊過來石家忘憂閣,把這件事跟石牧說了,找石牧商量。

跟石牧說這件事的時候,齊韻已經自責的哭的像個淚人。

丹藥丟了,石牧也心疼。

但是,再心疼,也沒有心疼媳婦重要。

石牧趕緊對媳婦道,丹藥丟了就丟了。沒什麼要緊,再煉一隻丹藥就是了。

齊韻得到石牧的安慰,知道石牧認為她比丹藥重要,不知道多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