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虛夜月看向蒙掌柜:"但你的病……"

"我只是小病,一點風寒而已,不礙事。"蒙掌柜說道,"十幾年前我有一次受了重傷,也曾經有人幫助過我才得了這條命。看到你們我就想到了那一次。""謝謝。"

虛夜月鄭重道謝。

"跟我來。"

蒙掌柜笑了笑,便向醫館外走去。

"蒙掌柜真是好人。"

"是啊,我們麻章城誰不知道蒙掌柜是個大善人。"

……虛夜月抱著方昊天跟著蒙掌柜在大街小巷左穿右插。

看得出蒙掌柜帶的是近路。

"姑娘,你的膽子真大。"蒙掌柜邊走邊說道,"我帶你走的是近路,所以要經過一些小巷子。要是換了別人,可能會怕我圖謀不軌。"

虛夜月說道:"看得出你真是好人……嘴裡這樣說,心裡卻是暗道,如果你歸了人,我自然要感激你,報答你。但你若不是好人想對我圖謀不軌,就憑你靈武境六重的修為,我彈指便將你滅殺。

半個時辰有多,蒙掌柜帶著虛夜月和方昊天到達一條兩米寬度的長巷盡頭。

長巷盡頭有一家佔地並不大的古老小院子。

小院子的門緊閉著。

蒙掌柜上前敲門。

吱!

門開了一條細縫,一個才十四五歲的少年只看了一眼蒙掌柜便冷聲道:"我們不見外人……"

砰!

虛夜月一聽便一步踏前就越過了蒙掌柜,腳一抬便將門踹開,道:"我哥傷重,命在旦夕,麻煩向你們的老先生通報。"

"你……"

看到虛夜月如此粗野,那少年竟然有點緩不過神來。

蒙掌柜也是一臉愕然。真看不出這小姑娘脾氣這麼火爆啊!但現在有求於人,他覺得這樣不對,於是上前勸道:"小姑娘,你別急,別急……",然後他看向那少年,道:"小兄弟,她哥哥的傷真的很重。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救人如救火,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希望你能叫一叫你們老先生。"

"不叫。"那少年醒過神來。他畢竟才十一二歲,少年心性,為虛夜月踢門的事生氣,冷哼道:"有她這樣求人的嗎?出去,這樣的人,我們先生不救……",可是下一瞬間,他的臉色突然劇變,指著虛夜月懷中的方昊天,他渾身顫抖,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人一樣。

"什麼事?"

這時,一名青年男子聽到動靜從裡面走出來。

"少,少家主,少家主還沒死,還沒死……"那少年聲音打顫,但聽得出他是因為狂喜,說話時他的雙眼已經有淚水流出。

那青年男子下意識的看向方昊天,臉色頓時也變了:"昊天!"

虛夜月一震:"你們認識昊天?"

"快,快,姑娘,快抱少家主進去。"那青年男子急叫而起,"阿明,快去叫先生……"

叫阿明的少年急奔入內。那青年男子則是帶虛夜月和方昊天進去。

蒙掌柜一個人被丟在了門口。但他沒有介意,只是笑了笑,轉身邊走邊喃喃自語道:"竟然是認識的,這樣倒是好……那年輕人竟然是什麼少家主,來頭不小……也是,那小姑娘一看就知道不凡,是出身大戶人家的閏女……"

"你們是什麼人?"在一間清靜的大房間中,虛夜月將方昊天輕輕的放在了大床上后看向那青年男子,眼有疑惑問道,"你們叫昊天做少家主,你們是方家人?"

青年男子看著虛夜月,遲疑了下后說道:"姑娘既然能帶我們少家主求醫,關係自當不淺,那我也不隱瞞,我們確實是方家的人。我叫方洛。"

"昊天……"

這時,一名老者一陣風衝進來,身形閃了一下便到達床前。虛夜月退開一點。

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老者仔細給方昊天檢查,好一會說道:"麻煩大了,少家主怎麼會受了這麼重的傷?他的五臟六腑破碎嚴重,雖有靈丹吊住一口氣,但沒有針對醫治這方面的靈丹或是湯藥都治不了。但這方面的靈丹一時之間去哪裡找……上好湯藥的話我還差的兩味材料根本沒能力湊得齊。花錢買的話已經來不及了。"

虛夜月一聽便說道:"需要什麼材料,我去找。"

"至少需要七到九品靈妖獸級的鐵掌熊膽和銀月黑線蛇血。"老者下意識說道,"這樣級別的靈妖獸,就是我親自去都對付不了。"

虛夜月當則說道:"我能對付。老先生只需告訴我在哪裡可以找到鐵掌熊和銀月黑線蛇就行。"

"你能對付?"

老者這才發現虛夜月存在一樣,起身看向虛夜月。

一旁的方洛則是暗驚。這小姑娘竟然能對付七到九品的靈妖獸?那可是相當於人類靈武者七到九重層次的大高手啊。

虛夜月沉聲道:"老先生,快告訴我。"

老者說道:"就在城東方向的黑風山……",話音未落就停下。

嗖!

虛夜月已經消失在房間中。

"丹長老,這小姑娘好快。"

方洛簡直目瞪口呆。

老者不是別人,正是方家的丹長老。他定了定神,說道:"少家主的朋友果然不簡單……方洛,快,快做好準備,我相信那小姑娘真的能辦到。還有,少家主的傷真的很重,你馬上去將我的藥箱拿來,我要守著少家主……"

黑風山,麻章城東方向不足三十里。

深山老林,一片寂靜。太陽光都難以照射進來,一片陰暗潮濕。

"死!"

一聲怒叱打破了山林的寂靜,一頭鐵掌熊在劍光亮起時它的頭便飛了起來。

"還有銀月黑線蛇。"

虛夜月乾脆利落的剖開熊腹后取出熊膽,丟進空間戒指后掃了一眼正四面八方衝過來的鐵掌熊群,她想都沒想就朝山上方向掠去。

遇到擋路的鐵掌熊,她一劍殺之。

僅是七到九品靈妖獸級別的鐵掌熊根本不是她一劍之敵。

不出半個時辰她便衝到了半山腰。

"這就是銀月黑線蛇?"

虛夜月很快就看到了一條大蛇正在捕殺一隻小獸,當則就沖了上去。

很快,她將銀月黑線蛇殺死。因為需要的是蛇血,虛夜月乾脆將整條足足有六七米長的銀月黑線蛇收進空間戒指中。

兩樣東西都已經得到,虛夜月沒有逗留,趕緊下山。

等虛夜月回到丹長老他們的住處時才是當天傍晚時刻。

房間中,丹長老一直守著方昊天,不斷用針給方昊天渡氣續命。

方洛和少年阿明守在身邊,兩人臉色沉重,滿是憂色。

"洛哥。"阿明看了看窗戶,見天色泛紅,忍不住低聲問道,"那位小姐姐不會出事了吧?雖然我們來這裡不久,但我聽說黑風山裡的妖獸很厲害。那小姐姐好像也很厲害,但她畢竟一個人,而且年紀也不大……"

砰!

門突然被推開,先是一陣腥臭味隨風瀰漫房間,然後風塵僕僕的虛夜月沖了進來。

砰!

傾世蕭後傳 一條巨蛇突然出現在房間中,同時她拿出熊膽,道:"東西齊了。"

"……"

看著巨大的銀月黑線蛇,方洛和阿明一臉震驚。 天已大黑,麻章城燈火明又變黑,整座城陷入黑暗的平靜中。

虛夜月、丹長老、方洛和阿明都臉色沉重。

丹長老坐著,虛夜月站著。雖然虛夜月的身後也有一張椅子,但她現在連坐的心情都沒有。

四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同一個地方。

方昊天的臉色好了許多。

丹長老以針湯手法,用長針將葯湯注入他的體內不久,他的氣色就有好轉。可見丹長老的葯神奇無比,不比靈丹差。

現在四人都在等。

依丹長老的判斷,方昊天今晚就能醒來。

"咦?"

虛夜月突然微噫。

丹長老三人下意識看向她。

虛夜月輕聲說道:"他的氣息開始波動……奇怪,怎麼還不醒來……氣息波動越來越厲害了,怎麼回事……不會吧?這都行……她說著說著突然很驚訝,雙手一拉,一股無形的力量帶起丹長老、方洛和阿明,四人一起退出房間。

"姑娘,怎麼回事?"

出了房間,丹長老很好奇的看向虛夜月。

方洛和阿明也是一臉不解。

"他要突破了。"

虛夜月嘴角掀起喜笑。

"突破?"

丹長老三人一怔。受這麼重的傷,人還沒醒來先突破?

轟!

就在這當下,一股滔天氣息陡然暴涌,房間中的椅桌瞬息碎開。

虛夜月臉色微變,突然衝進房間,雙手急揚,一股強大的無形罡罩將房間籠罩。

丹長老三人則是嚇得後退。阿明在後退中驚道:"少家主突破怎麼這麼大的動靜?"

砰!

阿明的話音剛落,虛夜月整個人倒飛出房間,張嘴就噴出口血來。

"快走。"

虛夜月沒有停留,將丹長老三人帶走,掠出小院子。

轟隆!

只見那間房的門和窗戶都一下子炸開。

"連受個傷都不能消停。"

虛夜月忍不住嘀咕。但她的臉色是大喜,她能感應得出,方昊天這一次的突破有這麼大的動靜是因為他兩重境界同時突破。

嚴格來說,是突破到元陽境二重后緊跟著就突破到了第三重。

因為兩重修為突破的時間太短,所以讓人感覺上是同時突破。

"發生什麼事?"

這麼大的動靜,自然就引起了附近一些高手的注意,一些人迅速趕來。

"沒事,沒事。"方洛趕緊解釋,"一點小意外,現在沒事了,沒事了……"

"啪!"

一個大漢突然一巴掌就甩在方洛的臉上,直接將方洛拍得橫飛。

"媽的,明明有事還說沒事,當老子三歲小孩?"

大漢怒罵。他突然出手,誰也沒想到。

院子中,突然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一會,方洛從地上爬起,一聲怒吼便向那大漢撲去,當面一拳打出。

那大漢冷笑:"小小玄力境的小螻蟻竟敢向我動手……轟,靈武境三重的修為陡然爆發,透漏著兇殘氣息的拳頭對著方洛的拳頭便砸了出去。

如此力量,若是拳頭對上,方洛就算不死,一條手臂也會被打碎。

"誰是螻蟻?"

虛夜月冷哼。

啪!

沒有人看清她是怎麼動的,下一瞬間便拉開方洛,同時她的拳頭砸在那大漢的拳頭上。

大漢冷笑:"小娘們,你不要命……但話音未落便變成了慘叫,整個人倒飛出院子,一條手臂盡數被打爆,暈死了過去。

"都給我滾!否則死!"

虛夜月冷喝。

那些因動靜而過來的高手頓時人人震驚。

那大漢的實力在他們當中不是最強的,但也是數一數二。虛夜月輕描淡寫就將他的手臂廢掉,人暈死過去,他們知道不是虛夜月的對手。

此時他們也才知道,這個神秘的小院子中居然有著可怕的高手,而且還是一個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