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咳咳……」陳天源站到了萬丈之外,臉色蒼白,剛才只差一點,他若是再晚上一個呼吸,那麼他就會被徹底滅殺。

「該死,上品仙器,竟然是上品仙器,他們升龍宗不按套路出牌啊,還沒到動用底牌的時候,就動用了!」陳天源心中大喊,看著那被絞殺的歸元宗弟子,他一樣心疼。

「走……」一槍破掉了長蛇大陣,洛天並沒有繼續追殺陳天源,而是將目光放到了另外幾條長蛇之上。

「大家散開!」洛天大吼,巨人邁步朝著就近的一條長蛇走去。

此時的那條長蛇還在逞威,不斷的碾殺著升龍宗的弟子,雖然升龍宗的弟子們反抗之下,也是讓長蛇陣中的歸元宗弟子有些損失,但是兩宗的損失根本不成正比。

「是少宗,少宗他真的破了這長蛇陣!」看到那近五千丈的巨人,邁步走來,那些被壓制的升龍宗的弟子們,頓時大喜起來。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陳天源

「轟……轟……」龐大的巨人,如同戰場上的絞肉機,手持著金色的裂天槍帶著無敵的氣息,刺破了四條長蛇,更是有一名天仙巔峰沒有來得及逃走,直接被一槍絞殺。

隨著長蛇陣被破,歸元宗更是死去了無數弟子,升龍宗人數上再次有了優勢。

「少宗威武!」升龍宗的弟子們大喊,眼神炙熱的看著那站在天地間的巨人,若不是洛天破掉大陣,那麼升龍宗的弟子們根本就就是被屠殺的結局。

「殺……」一名名升龍宗弟子如同吃了春藥一般,朝著歸元宗的弟子衝殺而去。

「嘭……」巨人轟然潰散,組成大陣的升龍宗弟子們臉色蒼白,剛才接連破掉四條長蛇陣,眾人的消耗也是極大,包括洛天在內,也是消耗極大,畢竟那是上品仙器,發揮出了全力。

隨著長蛇陣被破,整個戰場也是變的徹底混亂起來,想要組成大陣,也是很難辦到,根本沒有人會去理會,畢竟生死關頭,自己稍微不注意,便會葬身。

死人,龐大的戰場之上,每時每刻都有無數的人死去,血紅的血水朝著幻天海中蔓延,血氣衝天,整個天地都是充斥著血腥的氣息。

葉良辰等站在眾多宗主身後的天驕們,臉色蒼白,看著那如同絞肉機一般的龐大的戰場,陣陣嘔吐的感覺在眾人的胃中不斷的翻滾。

「大家,隨我殺!」洛天提槍,身後趙鐵成和趙天成跟隨,擦了一把臉上的鮮血,雖然虛弱,但是還是跟在洛天的身後,朝著歸元宗的人們殺了過去。

整個戰場暫時陷入到了膠著的狀態,不管兩宗的弟子到底什麼修為,最終都有可能會隕落在這戰場之中,有些人,甚至根本來不及驚恐,便是被湮滅在狂暴的武技之下。

而真仙境的戰鬥也是膠著著,不時的有屍體從天空之上掉落下來,不過此時誰也顧不得到底是誰死了,真仙境的戰場,升龍宗暫時佔據著上風。

幻天海水,劇烈的翻騰著,近百名宗門宗主還有天驕們,臉上帶著肅然看向生死戰的兩個宗門。

「歸元宗背水一戰,升龍宗則是捨身一戰,最後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不過看起來,升龍宗佔一些上風,但是那是因為升龍宗已經爆發出了一把上品仙器,才有如此的局面!」

「按照以往的爭天戰來看,哪一方暴露的底牌越早,哪一方就越越容易失敗!」葉無道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感嘆。

聽到葉無道的話,葉良辰眼中露出一絲擔憂之色:「爹啊,關鍵時刻你可要救救天哥啊,當初在下三天他救過我的命,而且星河府也是因為他才找到的,而且南宮御清他們也是因為洛天才加入的星河府,他們的資質你是清楚的啊!」

葉良辰不斷的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急切,葉良辰連忙開口,其他人的安危他不想去管,但是當初洛天替他擋下來鬼王的攻擊之後,葉良辰便是認定了洛天這個兄弟。

「嗯,此子不錯,知道報恩,原本他可以進入星河府,但是卻依然留在升龍宗中,若是危險,我可以出手保下他!」葉無道輕聲開口,讓葉良辰還有南宮御清等人心中大定。

喊殺衝天,洛天手持裂天槍,如同浴血戰神一般,不斷出手,進入到上品仙器的裂天槍爆發出驚人的威力,洛天每次出手,都有大片的歸元宗弟子死去。

洛天身後的趙鐵成和趙天成等人,跟在洛天的身後,戒律堂十萬弟子全部都是精英,十萬人,如同一把尖刀一般,在戰場之上撕裂了一個口子。

另外一面,歸元宗的道子,陳天源也是帶領著身後歸元宗的精英弟子,不斷的廝殺,兩股人彷彿兩把利箭一般,劃開整個戰場,朝著對方衝去。

「那人是誰?」兩伙人的視線頓時放到了洛天和陳天源的身上,陳天源他們是知道的,但是洛天,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

「此人,是升龍宗的少宗,洛天!」有人開口,頓時引起了眾多中三天人們的注意。

「沒想到下三天竟然也出現了如此天才!」人們臉上帶著唏噓,看著手持裂天槍的洛天。

「洛天!」聽到人們的議論之聲,幾名老者臉上頓時露出震動之色,隨後雙眼露出強烈的殺意。

「神運算元說過,殺我孫子之人,會參加爭天戰,而前些天,歸元宗也帶來消息,說殺我孫子之人,名喚洛天!」一名紫袍老者站在人群中,此人正是常紫陽的爺爺,常有德。

其他幾名老者也是眼中殺意瀰漫,目光看向洛天,不過幾人卻是異常默契的沒有動手。

爭天戰,九大仙山曾經下過指令,任何非兩宗之人,皆不可參加爭天戰,這個規矩,沒人敢破。

葉無道也只是想靠著自己的面子,將洛天保下來,實在不行,葉無道才會動用星河府的壓力,逼迫歸元宗不殺洛天。

這雖然觸動了九大仙山的威嚴,但是星河府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實力排進百家宗門的中天第三,而且中三天的任何宗門,背後都有九大仙山的影子,星河府也不例外。

星河府正是背靠補天山,若是星河府出事,那麼補天山也不會計較,甚至還會出面平撫其他幾大仙山。

但是其他勢力就不一樣了,因為他們的地位不如星河府,就好像歸元宗一樣,說被滅就被滅了。

時間緩緩的流逝,整個戰場越來越慘烈,洛天帶著戒律堂人的,也是衝殺進了歸元宗弟子的之中。

「殺了那個青年,一定會提升我們的士氣!」洛天看著身後氣喘噓噓的戒律堂的人,隨著殺進歸元宗深處,戒律堂的人也是損失慘重,十萬戒律堂弟子,只剩下了五萬,目光看向在那裡不斷出手的陳天源。

五萬人在這龐大的戰場上,不過是滄海一粟,顯的異常的渺小,但是這五萬人卻是殺的讓歸元宗弟子敬畏,僅僅不到一刻鐘,死在這些人手中的歸元宗弟子便是不計其數。

「殺了他,我們歸元宗的勢氣一定會大漲!」陳天源眼中也是露出瘋狂,打著與洛天同樣的目的。

「天源,拿著上品仙器,鎮殺那個青年!」天空之上,力壓臧雲飛和司馬修兩人的真仙巔峰老者,伸手一揮,一道流光閃動,隨後一道刀芒暴漲,朝著陳天源的方向飛去。

「是!」陳天源臉上露出喜色,剛才幾次陳天源都想衝過人群,將洛天擊殺,但是看到洛天手中的上品仙器,他都停下了腳步,避開了洛天那些人的鋒芒。

「嗡……」刀芒斬斷了虛空,帶走了大片升龍宗弟子的生命,落到了陳天源的手中。

「歸海刀!」

「歸元宗,終於動用上品仙器了么?」中三天的宗主還有天驕們驚呼,看著陳天源手中握著的青色長刀。

在陳天源拿住長刀的一瞬間,陳天源身上便是泛起自信的氣息,整個人身上傳出滔天的霸氣,無形的風浪從陳天源的身上散發而出,大有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大家隨我殺,斬殺升龍宗的少宗!」陳天源大吼,舉起手中的長刀。

「殺!」陳天源身後的精英弟子同樣也是紛紛低吼,眼中露出狂熱之色,目光看向威風凜凜的陳天源。

洛天的少宗是升龍宗的支柱的話,那麼陳天源便是歸元宗的希望,只要陳天源在,那麼他們歸元宗便不會敗,這種自信是長年日積月累起來的。

陳天源出生在歸元宗中,一路崛起,甚至中三天的天驕中,陳天源都無懼,陳天源同洛天一樣,用實力證明了自己。

「終於敢正面對抗了么?」洛天一槍刺死一名天仙中期,臉上帶著笑意看向朝著他們衝來的陳天源。

「想殺我洛天,你的刀還不夠利!」洛天冷笑一聲,提起裂天槍,朝著陳天源的方向殺去。

「殺……」五萬戒律堂弟子,大喝一聲,爆發出驚天的氣勢,跟隨著洛天。

這一戰,也是整個升龍宗的渡劫之戰,同時也是戒律堂的渡劫之戰,因為他們全部都是精英。

升龍宗的其他幾堂雖然不說,但是誰都感覺到其他幾堂有些不滿,這一戰戒律堂徹底展現出了他們的風采。

而洛天,也是徹底讓他們信服,那持槍的青年,如同一座高山一般,為眾人抵擋住了千軍萬馬。

此時雖然眾人殺進了歸元宗弟子之中,周圍都是歸元宗的弟子,每時每刻都有無數道攻擊朝著他們轟殺,但是他們無懼,因為前方那個持槍少年還在,他們的魂就還在。

「我們天龍堂不能輸給戒律堂!」天仙巔峰的青年大喊,聲音之中帶著瘋狂,同樣帶著身後的天龍堂弟子,衝進了歸元宗的弟子之中。

「我地龍堂也都純爺們!」其他三堂也是紛紛低吼,隨著洛天的帶動,士氣暴漲。

升龍宗五大堂,彷彿五把利刃,衝進了歸元宗的陣營之中,而同時,歸元宗內也是大喊不斷,一名名強者帶人,迎向了五大堂。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斬道子

戰爭依然在繼續,而衝殺了半刻鐘,洛天帶著戒律堂的眾人也是終於衝殺到了陳天源的跟前。

隨著其他幾堂的沖入,戒律堂眾人的壓力也是小了許多,不過依然還是有著不小的損傷。

「殺……」洛天和陳天源見面,兩人都是殺紅了眼,根本沒有多餘的廢話,祭起手中的武器,便是朝著對方攻殺而去。

「對上了,升龍宗的少宗和歸元宗的道子對上了!」中三天的人,看到對抗到一起的兩人,眼中露出陣陣的異彩,他們知道,若是洛天斬殺了陳天源,那麼升龍宗的勝算,便是多不少,相反也是如此。

「咔嚓……」驚雷激蕩,裂天槍同青色的長刀碰撞在了一起,兩人近乎同時倒退,不過洛天卻是僅僅退了幾步便是停下了身軀,相反陳天源則是臉色發白,更是撞翻了不少歸元宗的精英。

「道子大人,竟然被震退了!」一部分同戒律堂廝殺的歸元宗的人們,看到了這樣的情景,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哼,跟那小子斗,就是找死!」天空之上,玄丹對抗著一名天仙中期,早在幻天海的時候,玄丹便是打出了一道印記在洛天的身上,就是怕洛天有什麼閃失。

他可是知道,洛天可是連聶勝都能夠制服的存在,若是單打獨鬥,玄丹確信,中三天的那些天驕,在洛天面前不堪一擊,能夠是洛天對手的,絕對超不過五指之數。

「好強!」陳天源心中也是驚駭無比,沒想到洛天竟然這麼強,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再來!」不過陳天源自然不會就此認輸,因為一但認輸,那麼後果很可怕,很有可能造成不可承受的後果。

「海天一擊!」

水浪之音在陳天源的身體之中升起,澎湃的仙氣灌輸到了手中青色的長刀之中,驚天的刀芒從陳天源的手中飛出,朝著洛天斬殺而去。

「嘭……嘭……嘭……」兩人之間形成了一道真空,中間之人全部淹沒在那如同海浪般的攻勢之下。

「刀技?」洛天眼中露出凝重之色,看著那朝著斬來的青色刀芒,手中的裂天槍爆發出陣陣的金光。

仙氣涌動,裂天槍化成一條金色的長龍,朝著那青色的刀芒碰撞而去。

「咔嚓……」轟鳴激蕩,這一次兩人卻是勢均力敵,因為洛天施展的槍技,並不屬於仙境武技,完全是靠著肉身之力的加持。

「殺……」轟鳴過後,洛天腳下蹬地,衝進了翻滾的氣浪之中,瞬間出現在了陳天源的身前,長槍當棍,朝著陳天源狠狠的砸下。

「給我滾!」陳天源大吼,雙手拖刀迎上了那道金色的殘影。

震蕩之音再起,陳天源雙腿彎曲,直接被洛天砸進了地面之上,一個十幾丈的深坑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好強,這小子肉身態變態了,仙氣也是如此!」中三天的人們看著被洛天狠狠砸進地面,狼狽無比的陳天源,驚聲開口。

「此子,剛才完全是因為武技跟不上,陳天源的海天一擊,乃是歸元宗的武技,屬於仙境中階!」各個宗門的宗主低聲開口,看著再次掄動起裂天槍的洛天。

「若是生在中三天的宗門,那麼中三天的天才之中,必然會有他的一席之地!」眾多宗主眼中露出驚嘆之色。

槍影不斷的出現,洛天根本不給陳天源絲毫的喘息時間,整個人氣勢如虹,一槍一槍不斷的砸下。

「該死!」陳天源口中噴血,雙臂感覺都不是自己的,雙腿顫抖,陳天源感覺到,若不手中有歸海刀在,自己怕是會被洛天幾槍就給砸死。

「真不是白練的!」洛天眼中則是露出陣陣的華光,雙臂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氣,想到了當初在陸重那裡修鍊亂披風錘法,此時的陳天源在洛天眼裡,就彷彿變成了鐵塊。

「乒乒……」清脆的響聲不斷響起,一聲比一聲震天,洛天彷彿陷入到了某種狀態,每落下一槍,都是帶著特殊的節奏,陣陣的波動,朝著四周席捲。

「引起道鳴!」中三天的宗主們眼中再次驚訝,看向洛天,感覺到了那陣陣的波動。

「我進入到了他的節奏,必須掙脫!」陳天源心中驚駭,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想要掙脫,但是卻發現,彷彿被周圍道則束縛住了一般,無法擺脫。

「嗡……」終於,洛天彷彿突破了某種桎鵠,金色的槍影抽斷了虛空,帶著滔天之威,朝著陳天源抽去。

「變強了兩倍!」在這一槍突然抽出的一瞬間,洛天猛然睜開雙眼,眼中露出陣陣的精光。

「還是裂天槍順手!」洛天眼中露出大喜之色,此時他終於明白了亂披風錘法的意思。

「天地歸一!」陳天源大吼,在那一槍落下之際,他便是感受到了強大的危機,眼中露出瘋狂,若是不拚命,自己就沒命。

青色的仙氣從陳天源的身體之中澎湃而出,化成一片青天,同時陳天源整個身軀扭曲起來,化成了一片黃土,鋪撒在地面之上,青天降落,衝進了黃土之中。

「嘭……」與此同時,帶著無上威能的槍影也是狠狠的砸進了地面之上,脆裂之音頓時在天地之間回蕩,讓洛天方圓萬丈的戰場為之一頓。

「咔嚓……」脆裂之音升起,裂天槍狠狠的插進了地面之上,裂痕從槍尖上的位置四處蔓延。

「咳咳……」風浪席捲,地面之上的泛著青氣的黃土飛起,華成一座沙雕,模樣正是陳天源的樣子。

生機瞬間瀰漫,陳天源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絲,如同紙人一般,站在那裡,大口吐血,身軀踉蹌,隨時一副能夠躺下的樣子。

「以我鮮血祭海刀,一刀送君去歸墟!」陳天源低吼,手中提著歸海刀,眼中露出瘋狂之色,將青色的長刀扔出。

「嗡……」下一刻,青色的長刀募然降落,直接斬在陳天源的頭上,彷彿要將陳天源力劈,斬在了陳天源的頭顱之上。

「歸墟一刀!」看到陳天源的做法,中三天的天驕們眼中露出陣陣的華光。

「陳天源這是不要命了,這歸墟一刀,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縱然能斬殺洛天,他也會消耗巨大,脆弱無比,在這混亂的戰場上,根本無法繼續存活下去!」一名青年開口。

「他是自知自己不是那個洛天的對手,爆發出最強一擊,將洛天擊殺,同歸於盡,這樣或許會徹底激發出歸元宗弟子的勢氣,反敗為勝!」一名宗主開口。

「為什麼呢?以他的實力,完全能夠從容逃走吧!」年輕的天驕們紛紛不解,目光看向自己家的長輩。

「上一個宗門爭天失敗了,最後的下場你知道是什麼?」

「整個宗門全軍覆沒,沒有一人生還,因為獲勝的宗門根本不需要俘虜!所以,只有勝利,才有生機,縱然沒死,也會遭到整個中三天宗門的追殺,可以說根本就無處藏身!這!是九大仙山訂下來的規矩!」一名宗主開口。

在場的宗門幾乎都參加過爭天之戰,也包括星河府在內,只不過這些宗門都是勝利的一方,因此才能站在這裡。

只不過這些宗門比起歸元宗幸運,以全勝的實力,迎接的爭天戰,因此獲得了勝利。

這些宗門之中,也有幾個是當初從下三天參加爭天戰上來了的宗門,此時看到那殘酷的戰鬥,臉上露出感嘆,這些宗門有的是幸運,有的則是靠著強硬的實力,出現了逆天之人,帶著宗門硬生生的殺進了中三天。

殘酷,聽到那名宗主的話,眾多天驕臉上露出感嘆之色,說不定下一次爭天戰,他們也會參加,甚至成為組織爭天戰的宗主級別。

陳天源站在那裡,頭上出現一到裂痕,鮮血順著陳天源的頭上流淌下來,陳天源的生機開飛速的消散,灰色的神魂,也是化成灰氣,湧進歸海刀中。

電光火石間,青色的歸海刀便是變成了血紅色,滔天的紅光升起,歸海刀在人們驚顫的目光下,緩緩的升空,強大的威壓降臨而下。

「嗡……」刀芒斬蒼穹,所到之處,化成一道血色的裂痕,朝著洛天斬去。

這一刀抽出了陳天源近乎九成的生機和神魂,這一刀是陳天源巔峰的一刀,足以重創真仙初期,滅殺任何天仙巔峰,甚至半步真仙。

「強是強,但是還不夠!」洛天臉上帶著冷芒,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手中華光閃動,一條長龍再次從洛天的手中,化成一把金色的長弓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金色的弓弦,金色的弓身,弓身之上不滿了複雜的紋路,強大的波動,在金色的長弓之上傳遞而出。

「這把弓?」在洛天拿出長弓的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微微一頓,眼中露出驚駭之色。

「嗡……」神光閃動,金色的長箭在洛天的手中凝聚,搭在了長弓之上。

「接近極品仙器的存在!只差器魂!」有人驚呼,眼中露出炙熱之色,目光看向洛天手中的射日弓。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真仙戰場

「這升龍宗,竟然底蘊如此深厚,這麼快就用出了兩把上品仙器?」所有人都是誘惑的看著洛天手中的射日弓。

「崩……」下一刻,金色長箭已經從射日弓上飛出,弓弦的顫音在所有人的耳中響起,天地隨之變色。

整個天地彷彿只剩下了洛天射出的那道箭芒還有陳天源打出歸墟一刀。

「咔嚓……」雷霆激蕩,下一刻,箭芒便是同時神箭碰撞在一起,轟鳴中,蒼穹炸裂,無數的雷霆從蒼穹之中迸發而出,激蕩在兩宗弟子的身軀之上,又有大片的人們倒下。

無形的波動,朝著四周席捲,兩人這一擊,已經超出了天仙境的極限,縱然是真仙初期,想要接下都極為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