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石頭抬頭一看,只見前方是一片地勢低洼的小盆地,隱隱約約能看到幾座樹枝搭建起來的帳篷,還有清晰可見的裊裊炊煙飄向天空,正是一座臨河而建的小型營地。

七殺拍了拍石頭的肩旁,笑道:「怎麼樣?這就是我們追蹤的獵物。

你先去告訴其他人隱蔽不動,等我的信號,然後再隨我潛入這些外來人的營地探查一番!

走!」

一聽七殺這話,石頭頓時心裡就毛了。小聲說道:「老大,看營地的樣子可有不少人吶,就你和我去?」

七殺冷笑道:「怎麼?怕了?我黑炎一族在這群山之中還從來沒怕過誰,你去還是不去?」

……

七殺和石頭用樹枝雜草纏滿全身,連頭臉都遮蔽得嚴嚴實實,快速迂迴衝下山坡朝營地逼近。

由於石頭從來沒有經歷過對人類聚居地採取類似偵查的軍事手段,緊張得冷汗直流,緊緊跟著七殺,左顧右盼。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打草驚蛇,讓七殺和自己處於危險境地。

而七殺早在七歲,八歲,十一歲三次跟隨父親叔伯們征討不服黑炎氏一家獨大的其他敵對部落,早已經是久經沙場的老油條了。

更是在十一歲那次征討中,七殺用自己煉製的青銅短劍,親手砍死禹桑部落三男一女四名部落高級成員,因為這四人都是禹桑部落的大祭司。光是七殺一個人俘虜的禹桑部落族人,竟然多達五十五名。

除了黑炎雨烈對此不屑一顧之外,所有參與此次征討戰爭的黑炎氏族成員,無不被七殺的悍勇無畏之舉驚得目瞪口呆。

經此一役,還是有點不服黑炎氏族的禹桑部落,一聽到七殺的動靜就嚇得服服帖帖,龜縮不出。

從此,七殺混世魔王的外號不再只是一個族人口中的戲謔諢號,而變成名副其實的了。

這也是七殺的眾多小夥伴們,個頭身體比七殺都強出許多,卻為何心甘情願叫七殺一聲老大的根本原因。

在黑炎氏族的勢力範圍內,所有的人都可以恨七殺,討厭七殺,取笑七殺,但絕沒有一個人敢小看七殺。

龍飛鳳仵 七殺潛伏在一處草叢之中,仔細觀察了半響,最終確定在這個營地之中的絕對不是本地人,生活習慣和穿著服飾跟巴蜀地區的部落完全不同。

這群人最多只有三十來人,且個個面黃肌瘦,很多人身染疾病,已經處在生死邊緣了。

也難怪,敢在巴蜀之地那般亂闖一氣,不找死才怪!

七殺眼看這群外來人可憐到如此地步,自己一隻手就能葬送他們,當下戒心大減,在石頭的目瞪口呆中,站起身來,緩緩朝營地中心走去。

營地中響起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十幾個只穿戴樹皮草葉的黑黃矮瘦之人,手持木矛石塊,將兩個會走路大灌木圍了個大圈,又是憤怒又是恐懼,膽子大點的還對著「樹人」不停地大喊大叫。

突然從人群中鑽出一名黑瘦老者,佝僂著腰,拄著一隻木棒,在七殺二人面前站定。

七殺在這一刻,卻從老人眼中隱約看到了狂喜之色,不禁心中大為蹊蹺。

老者一眼就看出這兩個「樹人」只不過是人披上了樹枝雜草,隨即咳嗽一聲,用生硬幹癟的巴蜀方言說道:「什麼怪物?明明是人。別吵了,都給我住手!

暗戀成婚:男神寵妻如命 我們是軒轅氏族的使者,我叫末塗。

尊敬的外來人,你們是誰?」

七殺一聽就這麼點快死的人卻還有名有姓,老者的言談舉止也是不卑不亢,大方得體,一看就是見過世面的人。

七殺作為黑炎氏的少族長,萬萬不能讓對方小瞧了巴蜀之王黑炎氏。

隨後七殺一把扯下自己身上的樹枝雜草,露出本來面目,笑道:「我乃黑炎氏之人,你們闖入我們黑炎氏的地盤,怎麼連招呼都不打一聲?」

站在七殺身後的石頭為了給自己老大壯壯聲威,也一把扯掉滿頭滿身的樹枝花草,對著軒轅氏眾人怒目而視。

沒想到軒轅氏眾人一片嘩然。所有人像被火燒了似得向後跳開,遠遠看著七殺二人面露驚恐神色。

有的人指指點點,有的人後退中一下子癱坐在地,更有的人歇斯底里放聲大哭。

七殺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並沒有任何異樣,又看著軒轅氏眾人用看瘟疫般的眼神看自己,心頭火起,大聲喝道:「你們誰是頭領?出來說話!」

末塗拄著木棍,一步三搖,顫顫巍巍地走到七殺面前,從頭到腳將七殺端詳了十幾遍,最後用難以置信的口吻說道:「這不是刺身,也不是塗抹上去的圖騰,這是真的,是真的!

蒼天啊!神明啊!你們怎麼會有三隻眼睛?」 ?只要是個人,那麼必然是生就雙目,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可末塗今天算是開了眼界,在巴蜀深處的秘境發現了一群長有三眼之人。當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聽到末塗的驚嘆,七殺納悶道:「什麼叫怎麼會有三隻眼?我本來生就三眼。我們黑炎一族人人都是如此。有什麼不妥嗎?」

末塗嘆道:「別說見過,我們連聽都沒聽說過。

老頭子我走遍大江南北,見過無數氏族部落,連九黎那等野蠻兇悍的部落也去過數次,但頭生三眼的氏族,老朽今天也是第一次遇到。

唉,天下之大,終生難知啊!老朽這一輩子算是沒白活!」

七殺一聽末塗這話,立刻來了興趣,笑道:「哦,你當真去過很多地方?在我巴蜀之地外,還有許多氏族部落嗎?」

末塗說道:「當然,雖然巴蜀之地也算廣袤無比,我們走了兩年時間還沒有走遍,但巴蜀之外的世界,只能用廣袤無限來形容!」

七殺哈哈笑道:「遠來是客,諸位這就隨我去村裡,也好讓我招待諸位。再說,你們有很多人我看病得不輕,再不救治的話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末塗趕忙誠惶誠恐地說道:「這怎麼好意思?唉,只是族人確實不易再做遠行。如此,只好客隨主便了。」

說罷末塗對著七殺低頭鞠躬,嘴角卻露出誰都沒有察覺的微笑。

……

兩撥截然不同的人此時合成一股,在山林中不緊不慢地穿梭著。

一路上軒轅氏族的人,無數次問身邊黑炎氏族人同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會生有三隻眼睛?

其實黑炎一族的人對這個問題也不知如何作答,或者說他們沒法回答。

因為黑炎一族的族人有三隻眼睛這是天生的,就像普通人生來就有雙手雙腳,鼻子嘴巴等等,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有什麼可懷疑的呢?

要說黑炎一族這第三隻眼的來歷,這要從黑炎一族本身說起。

黑炎氏族部落聯盟統轄巴蜀之地大小數百個氏族部落,直接或間接受其領導的人多達十多萬。

巴蜀之地雖然在後世號稱天府之國,但在五千年前仍然處處崇山峻岭,瘴氣瀰漫,洪水猛獸肆虐,絕大多數地域並不適合當時的人們居住。

能讓原始人類過上衣食無憂生活的,也不過是後來被稱作成都平原的地區,而且還是平原之中的極少數特殊之地。

因為連人都知道的舒適之地,毒蟲猛獸們更是蜂擁而至,所以人類只能在平原之中具有天然防禦的特殊之地安居樂業,不可能與野獸共舞。

但整個巴蜀之地最適宜居住的地盤自上古時期就被黑炎一族霸佔。這是為什麼?就因為黑炎一族驍勇善戰,足智多謀,他們的生產力和科技始終處於超強領先水平。

別人還在用石頭,他們已經開始用木頭生火了,別人用木頭,他們就開始用燒制好的各種陶器取水盛物,等別人驚喜於陶器的神奇方便之時,黑炎一族已經冶鍊出第一把青銅短劍了。

以上是族群整體實力對比,再說個人。黑炎一族不知什麼原因,個人的身體素質遠超同時期其他人類。雖然體型跟其他人類一樣,但速度力量智慧等等要強出太多。一個最普通的黑炎族人,在徒手的情況下,解決二十名他族人類也是輕輕鬆鬆,不費吹灰之力。

這也是為何七殺才十五歲就能負重三百斤跋山涉水,十一歲就能殺死俘虜大量敵對部落人員的原因。當然七殺算是整個黑炎一族中的一個異類,精英中的精英,他干過的事也不是每個黑炎一族的人都能辦到的。

巴蜀之地的人們驚懼於黑炎一族的恐怖實力,認為他們是神的使者,只有神才有讓人絕望的力量,他們天生就有迥異於其他人類的第三隻眼睛就是最好的證明。

所以早在數千年前很多氏族部落,在同黑炎一族曠日持久的領地爭奪戰中,就已經放棄抵抗,逆來順受,將黑炎一族提升到神的高度,把他們完全神化,認為黑炎一族就是神靈派來領導並保護自己的,以此安撫自己那顆脆弱懵懂的心靈!

如果黑炎一族照這個勢頭髮展下去,枝繁葉茂遍地生根,別說整個巴蜀之地,就是整個中華地區都是其囊中之物,說不定還能弄個世界警察什麼的來噹噹。

但命運之神是公平的,是不允許擾亂秩序的力量出現的。所以,黑炎一族就有了宿命的詛咒。

黑炎一族的所有族人都不存在自然死亡這一說,每個人都會死於黑火自焚,這黑色火焰正是來源於他們額頭正中間的第三隻眼睛。

這第三隻眼睛給黑炎族人帶來無上榮耀,也可能帶給他們無窮的力量,但同時也帶來不定時的死亡,無一例外!

黑炎,這個氏族的名稱就是這麼來的。

每個黑炎一族的人,遲早都會被自己第三眼噴湧出的黑炎焚燒致死,連骨灰都不會剩下。

因為黑炎自焚的不定時性,所有的黑炎一族人在出生時,就已經明白我命由天不由我這條亘古不變的真理。他們會在未知死亡來臨前,迸發出自己生命的全部精華,為背負詛咒的黑炎一族的存續,奉獻出自己的全部。

所以,黑炎一族從來就沒出過一個懶惰之輩,懈怠之徒。農夫們辛勤勞作,獵手們盡情捕撈狩獵,工匠們加緊製作陶器青銅器,戰士們無不奮勇爭先,以一當百,婦女們更是為全族扶老攜幼,料理家務,縫洗衣物。哪怕就是無任何一技之長的人,也會拚命為氏族耕種的田地除草滅蟲,為氏族的青銅冶鍊作坊取水劈柴。因為閑著就等於自殺,不勞動就不配做黑炎一族!

好在這種黑炎自焚大多數都會發生在族人成年之後,四十至五十歲是高發期,其次是三十至四十歲,再下來就是嬰幼兒和青少年,熬過五十歲的老人黑炎發作幾率反倒是最低的。

但是沒人會例外,也沒有運氣可言,完全憑老天爺的意願,通常嬰幼兒和青少年的黑炎發作幾率會達到百分之一,這對沒有統計概率學的當時人來說,基本上會無視這樣的概率,所以孩子們該幹什麼幹什麼,全族也會傾盡所有培養這些孩子們。

但傷痛總是難免的。七殺已經夭折的六個哥哥姐姐,就有兩個是死於黑炎自焚。

族長一家老小眼睜睜看著襁褓中的嬰兒,被額頭當中一條小縫湧出的黑火瞬間吞噬,連哭都沒哭一聲就那麼消失了,心中悲痛可想而知。

黑炎,既是他們的氏族之名,也是他們的索魂之器!第三隻眼睛,既是他們的神性標誌,也是他們揮之不去的噩夢!

正因為如此,黑炎一族無數年來想盡了辦法,耗費了無數心血想要擺脫這個詛咒,但都沒有成功。

絕望的黑炎一族甚至相信自己真是神的使者,每一天,每一個人都在苦苦哀求,虔誠祈禱,祈求自己的神靈能給黑炎一族指條明路。

終於,在黑炎雨烈十八歲那年,神明給了黑炎一族一個機會! ?黑炎雨烈在十八歲那年,親眼目睹自己的父親,上一代黑炎氏族族長被黑火自焚慘死。看到這一幕慘劇的他當場暈厥過去。

直到三天後,他才醒了過來,卻一聲不響地離開了。

這一走就是兩年。等二十歲的黑炎雨烈重新回到村子的時候,他聲稱自己得到了神靈的幫助與啟示。

想要讓黑炎一族徹底擺脫這個魔咒,就必須修鍊一種叫作融之術的秘法,並且還依靠一種叫作九鼎的神器來輔助。

黑炎雨烈召開黑炎一族內部秘密會議,說黑炎一族之所以逃不過被黑火自焚的命運,其原因就是人們無法控制體內突然異常激變的黑炎能量。而九鼎就能幫助人們吸收逸散出來的多餘能量,避免族人被黑火自焚的命運。融之術的修鍊更是能讓族人感知、熟悉繼而操控體內的黑炎。

黑炎雨烈的計劃是,先煉製神器九鼎。九鼎煉製成功后布成九九玄天鎖靈大陣,讓所有黑炎一族的人們在陣中修鍊融之術,修鍊途中如果發生什麼意外,自然有九鼎幫助吸收黑炎。

直到所有人都成功煉成融之術,對自己體內的黑炎操控自如,那麼黑炎一族無數年來的恐怖詛咒自然就破除了。而黑炎一族也會因此得到新生,雄霸天下勢在必得!

但現在的問題很麻煩,因為黑炎氏族是一個部落聯合體,並不是黑炎一族一家說了算。稍微大點的動作即便能瞞得了絕大多數族人,也瞞不過長老們,更可況長老們的勢力加起來並不比黑炎一族弱多少。

其實黑炎一族也想一家獨大,大權獨攬,早早踢開長老團體,但是沒辦法,黑炎一族必須得跟一些大氏族聯合才能控制整個巴蜀地區。

造成這種尷尬局面的原因,還是因為黑炎自焚的詛咒。因為在這個詛咒的折磨下,整個黑炎一族的人口還不到兩千人。

只有堪堪千餘人的氏族部落,即使每個人都化身戰神降世,也不可能吃得下巴蜀之地這麼大的蛋糕。

所以很多重要資源都是公用的,比如青銅冶鍊作坊。而長老們聽說有某種辦法能讓黑炎一族不再受到黑炎自焚的詛咒,即便是捕風作影的消息,也勢必處處阻擾之。

身負黑炎詛咒的黑炎一族已然如此強大恐怖,一旦詛咒破除,那還了得?

勢力必須要均衡,黑炎一族必須要壓制,即便是淳樸的古人,這點簡單的道理還是懂的。

但是,讓長老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黑炎一族出了黑炎雨烈和黑炎星落父子這般人物。在二人的精心策劃中,並在黑炎一族全族的鼎力幫助下,神器九鼎終究還是被煉製出來了。

那麼擁有神器九鼎和秘法融之術的黑炎一族會在歷史上大放異彩?還是消逝於歷史長河?自會有命運決定!

……

再說回絕處逢生的末塗酋長。

他雖然一直在悶聲不響地默默趕路,但心中早已經樂開了花,真是功夫不費苦心人,踏破鐵鞋無覓處。

想起這兩年踏入巴蜀之地的遭遇,末塗只能咬碎了牙往肚裡咽。說出來真是有血又有淚!

末塗兩年多前帶領自己的族人,衝破重重險阻,終於踏入巴蜀之地。

本想一展宏圖,為軒轅氏族爭取到儘可能多的外援,沒想到遇到第一個小部落就讓他碰了一鼻子灰。

那個不過三百人小部落的酋長,對塗抹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要不是末塗眼疾手快將自己的白玉項鏈摘下來進獻給部落酋長,只怕自己這近一百人就得交代到這片原始森林了。

那個小部落的酋長最後發話了:這種讓全族跟著巴蜀之外氏族拚命的事,自己說了不算,得問問巴蜀之王黑炎氏答不答應。

然後搜颳了末塗所有族人的隨身財物,叫他帶著自己的人趕緊滾蛋。

被洗劫得兜底朝天的末塗敢怒不敢言。當初自己去九黎部落談判人家好歹還禮遇有加呢,這巴蜀之地的部落怎麼都這樣?同時也為巴蜀之地彪悍的民風大加讚賞。

末塗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去尋找黑炎氏族的聚居地。沿途也遇到過大小很多個氏族部落,脾氣好點的還管幾頓飯,遇到脾氣不好的,己方就得死幾個族人。

奈何緣淺 但無一例外的,這些氏族部落的首領們翻來覆去都是一句話:你給我們說得再天花亂墜也沒用,得問問黑炎氏同不同意。

只要黑炎氏答應,我們沒二話!

末塗帶著自己的族人跋山涉水,歷經千辛萬苦,在巴蜀之地耗費了兩年多。族人也被巴蜀的窮山惡水折騰得僅剩下三十來人,終於接近了黑炎氏族的腹地。

眼看大功告成,但末塗一行人卻在離黑炎氏聚居地最近的地方遭遇猛獸攻擊。不但死傷慘重,更要命的是連嚮導也死於野獸之口。亡命中的末塗一行人沒有嚮導,兩眼一抹黑,最終和黑炎氏領地擦肩而過。

眼瞅末塗一行人就要客死他鄉,但命運輪轉,年少好奇的七殺偏偏在此時發現並追蹤了塗抹一行人。

七殺天性豪爽,極為喜愛結交各方能人異士。第一次從末塗口中聽說巴蜀之地以外還有更廣闊的世界,頓時好奇之心大起,將塗抹一行人請到自己的村落做客。好讓只剩下半條命的末塗緩過一口氣,讓他給自己說說外面的世界。

……

七殺帶來遠客的八天後,在黑炎氏族討論重大事情的大廳里,人頭攢動,所有人看著四五名陌生人竊竊私語,時不時還指指點點。

黑炎雨烈環顧四周,重重咳了兩聲,所有聲音都消失了。

黑炎雨烈起身說道:「尊貴的軒轅氏族的使者,今天,黑炎氏族長老們濟濟一堂。

你們不遠萬里來到我們這,有什麼事就說吧!」

說完坐下繼續閉目養神。

軒轅氏族來人看著周圍人影晃晃,一圈武士手持青銅長戈站在大廳外,維護現場秩序,冷汗都下來了。

因為他們從來沒見過精神面貌如此自信的氏族。

幾乎所有的氏族部落都在為了生存下去苦苦掙扎,唯獨黑炎氏族的領地一片興興向榮。人們勤勞而知禮節,謙遜而不怯懦,悍勇而不凌弱,真箇是世外桃源,人間仙境!

末塗心知自己的機會來了,當下站起身對著黑炎雨烈行了大禮。

隨後對著黑炎氏族眾位長老一一行禮,這才開口說道:「老朽奉我軒轅氏大長老之命,遍行天下而聯合所有能聯合的氏族部落,征討天下共害:九黎部落聯盟!」

空間之錦繡農門 末塗話音剛落,在座一位老者開口笑道:「哼哼,真是莫名其妙!

這與我們有何相干?」 ?黑炎氏顯然是有備而來,開場就給了軒轅氏眾侍者一個下馬威。

而然末塗成竹在胸,微笑道:「長老莫急,且聽我細細道來。

自軒轅氏與神農氏千年之戰,合二為一后,原本天下太平,萬民歸一。

人們在軒轅氏的帶領下,聚宜居而建城池,引江河而開田畝,保蒼生而治大水。一切也如同現在的黑炎氏族一樣,人人安居樂業,氏族發展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