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啪。」碧絕心一狠心,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凝雪臉上,開玩笑,碧絕心可是斗神九重境巔峰的強者,這一巴掌下去,凝雪直接被甩飛了出去,風雲池見狀,一個閃身,接住了凝雪,強壯有力的手臂攬住了凝雪的腰,將她擁入懷中,看著被碧絕心打的通紅的半邊臉,風雲池關心的說道:「放心吧,一切有我。」

「嗯。」凝雪乖巧的點了點頭,輕輕的靠在風雲池的懷中,雙手抱住風雲池,靜靜的享受著這一刻的寧靜。

「哈哈,好,做的好,碧絕心,看到了吧,不是每一個碧波谷的弟子,都像你一樣絕情。」風清揚大聲叫好。

「你,凝雪,快給我回來,為師錯了,為師以後不打你了,回來吧,今日當著這麼多強者的面,不要給我們碧波谷丟臉。」碧絕心在一次說道,語氣平和。

「師傅,對不起,就算給碧波谷丟臉,徒兒也要跟風雲池在一起。」凝雪堅定的說道。

「你,好,很好,風雲池,想要得到我們碧波谷的弟子,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打敗我們碧波谷所有斗神修為以上的強者,你就可以將凝雪帶走,否則的話,今日,就算有至尊閣護著你,我碧波谷,也絕對不允許挑釁我們碧波谷的尊嚴。」碧絕心說道。

「呼,挑釁碧波谷所有斗神級強者,這,不是找死嗎?碧波谷的斗神強者,可是有三十多個,那小子就算在強,也不可能擊敗三十多個斗神啊。」斗師聯軍的強者議論紛紛。

「你們懂什麼,這是碧波谷的谷規,據說,碧波谷不得與男性接觸,如果有人看上碧波谷的女子,那麼,就必須打敗碧波谷所有斗神級以上的強者,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將你喜歡的女子帶走。」

「對,是有這麼一條,不過,自從碧波谷成立以來,這幾千年之中,還從來沒有人能夠挑戰碧波谷所有斗神級以上修為的強者啊,這風雲池若是答應了,那就是自掘墳墓啊。」

「徒兒,不要輕舉妄動,為師以及至尊閣,都會替你出頭的,放心吧。」戴浩天趕忙朝著風雲池說道。

風雲池摟著凝雪,掃視了碧波谷的強者一眼,對著戴浩天說道:「師傅,這些年,多謝你的栽培,才有今天的我,今天我若是退縮的話,那麼,我就不是風雲池了。」

說完,風雲池露出了堅定自信的微笑,低下頭,輕輕的在凝雪額頭之上吻了一下,說道:「放心吧,雪,我一定會光明正大的將你帶走。」

「不,池,你不能去,她們很強,就算要去,我也要跟你一起面對。」凝雪趕忙說道,碧波谷的實力,她最清楚不過了,風雲池若是應戰,那麼,必死無疑啊。

風雲池微微一笑,將凝雪拉到自己身後,飛了出來,斬天破,破體而出,朝著碧絕心說道:「來吧,碧波谷接下了,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來。」話落,斬天之上爆發出一陣強盛的劍氣,戰意劍意交織,毀滅般的氣息,讓所有強者,都為之震撼。

「呼,那小子,好強,不過,以他一人之力,怎麼可能對抗整個碧波谷?」

「風雲兄,所有人都不看好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陌塵朝著風雲池說道。

風雲池對著陌塵輕輕的點了點頭,一臉自信,此時此刻,風雲池身上,劍氣縱橫,宛如劍神降世一般,身上的氣勢,不僅僅是劍氣,令人忌憚的,是那一股股滅會的意念啊。

「狂妄,小子,我可是要把話說在前面,這戰鬥之中,不論生死,若是你死在我們手中,至尊閣,不能有任何怨言。」碧絕心平靜的說道,眼中殺機閃現。 「哼,生死不論,好,若是我戰死了,那我也不配擁有凝雪,來吧,讓我見識一下,碧波谷到底像不像傳說之中那種強大。」風雲池面無表情,斬天在手,大有一副天下我有的氣魄。

「狂妄,讓我們來收拾你。」這時,碧波谷之中,三個看上去只有三十歲的女子沖了出來,不過他們的真實年齡卻以及六十多歲,這三人,都是斗神六重境的強者,而且,在碧波谷之中,三人配合很默契,三人聯手的話,就算是斗神九重境的巔峰強者,在他們面前,也走不出百招就要落敗啊,表面上,對付一個斗神一重境的風雲池,足夠了,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我風雲池不斬無名之輩。」風雲池冷冷的說道。

「哼,狂妄,我們乃碧波谷陶氏三姐妹,我是老大陶紅。」

「我是老二陶花。」

「我是老三陶柔。」陶氏三姐妹紛紛報出自己的名字,三人都是同父同母,只不過三人之間大小著兩歲而已。

「陶氏三姐妹,她們竟然是陶氏三姐妹,呼,想不到碧波谷,一上來就是這三姐妹出頭,風雲池這小子,要有麻煩了。」

「陶氏三姐妹,就是那個號稱三姐妹聯手,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陶氏三姐妹嗎?」風清揚等人也是一臉的錯愕,碧波谷之中,這陶氏三姐妹早在三十年前就成名了,那個時候正好趕忙風清揚和碧絕心的事情,若是碧絕心選擇跟風清揚的話,那麼,碧波穀穀主之位,很有可能就是落在這陶氏三姐妹之中的一人身上了。

別看他們只有斗神六重境的實力,一對一的拆開她們,她們和普通的斗神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將她們放在一起,就是一加一加一大於三啊。

「出手吧,我若先出手,你們就沒有機會了。」風雲池斬天橫在胸前,淡淡的說道。

「哼,好狂妄的小子,還沒有人能夠在我們三姐妹面前如此狂妄,老二老三。」陶紅大喊一聲,只見陶花和陶柔趕忙朝著陶紅靠攏,三人都使用著長劍。

三人並列,長劍齊齊斬出,三道劍芒衝天而起,氣勢極為驚人,她們斬出的劍氣,竟然相互纏繞在了一起,氣勢也是一加一加一大於三,爆發出來的氣勢,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驚訝。

原來,三人修鍊的功法相同,而且三人心意相通,所以她們才可以將攻擊疊加在一起的,不然,換做其他人這樣做的話,別說疊加攻擊了,兩人發出攻擊,根本不可能疊加的。

「哼,斬天,斬。」面對這疊加的劍氣,風雲池面無表情,大喊一聲,斬天之上,爆發出一陣強盛的光輝,劍氣衝天而起,強盛的氣勢一瞬間爆發。

「嗡。」風雲池手持斬天,將三姐妹的劍氣直接撕成了兩半,而且,風雲池氣勢不減,手持斬天,朝著三人所在的地方斬了下去。

「不好,快,閃開。」老大陶紅大喊一聲不好,身體迅速爆退,陶花和陶柔兩人也不敢怠慢,趕忙朝著左右兩側迅速閃開,開玩笑,風雲池身上爆發出來的毀滅之力,可是讓她們感覺到了危機啊,她們聯手雖強,但是防禦力極差,若是被風雲池的劍氣波及的到的話,必定受傷啊,所以她們只得避其鋒芒。

「轟隆隆。」劍氣劃破長空,直接斬在了斗師聯軍的軍營之中,頓時,哭喊聲連天,這一劍,直接帶走了斗師聯軍數百條生命啊,沒辦法,全力爆發之下,風雲池根本收不住手的啊。

青機流一臉陰沉,狠狠的說道:「嗎的,段造,快,下去將軍隊撤離軍營,撤到安全的地方,這筆賬,等他們打完了在找風雲池那小子算。」

段造領命而去,半空之中,風雲池一劍落空,止住身形,看著陶氏三姐妹成三角之形將自己圍在中央,眉頭一皺。

就在這時,陶氏三姐妹在一次動了,她們紛紛抬起手中長劍,動作一致,朝著風雲池刺了上來,速度之快,讓風雲池根本來不及閃躲啊。

「哼,風雲池小子,你完蛋了,沒人能夠躲開三姐妹的夾擊,哈哈,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抵抗三姐妹的夾擊。」碧絕心自信的笑道,曾經她就是敗在了三姐妹的夾擊之上啊。

「哼,撼地。」風雲池大喊一聲,頓時,一股強悍的氣勢從身體之中猛然湧出,沉重的氣息,一瞬間爆發,只見一套鎧甲從風雲池身體之中湧出,套在了風雲池身上,神器的氣勢,讓所有強者都為之震動啊。

「那是,鎧甲神器,防禦力神器,呼,想不到這小子真的有一劍神器級別的鎧甲。」風雲池的撼地成為神器,在大陸之上,很多人都只是聽說,並沒有親眼見到過,現在親眼見到了,他們怎麼能不震驚呢?

「哈哈,撼地,好一件神器,想不到撼地在風雲池這小子身上,竟然綻放出了它的光輝,好,好啊。」夢傾城微笑著說道,當初陌塵擊敗了夢軒,夢無痕在夢傾城的授意之下將撼地給了陌塵,陌塵卻將撼地給了風雲池,現在看來,陌塵的做法是對的啊。

「不好,這是防禦力神器。」三姐妹臉色一變,但還是刺了上去,三姐妹的長劍,根本無法刺入風雲池的鎧甲之中啊,只是勉強刺入了撼地的防禦罩而已。

「哼。」風雲池冷哼一聲,身體之中,劍氣猛然爆發,交錯縱橫的劍氣,宛如切割機一般,朝著三姐妹撲了上去。

「不好,快撤。」三姐妹意識到了不妙,想要撤離,可是,還是晚了一步,爆發出來的劍氣,將他們三人的長劍直接絞成了鐵渣,開玩笑,風雲池身體之中爆發出來的劍氣,可是帶著毀滅之力啊,三把長劍雖然都達到了傳奇級,但是,毀滅之力,毀滅一切啊。

三姐妹爆退百米之外,三人同時吐出一口鮮血,劍氣雖然沒有傷到她們,但是,她們的長劍,可是和她們綁定在一起的,長劍被毀,她們也因此受了嚴重的內傷啊。

風雲池面無表情,冷哼一聲,提劍而上,朝著正面的老大陶紅一劍刺出,速度之快,這陶紅根本無法閃躲開啊。 「池,不要……」這時,凝雪大聲喊道,凝雪在碧波谷,這陶氏三姐妹平時可是教導了她很多東西,一直以來,凝雪都以這陶氏三姐妹為榜樣啊,她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風雲池傷害她們呢?

風雲池一聽,強行止住了身形,斬天距離陶紅,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啊,這一劍若是真的刺下去,那麼,陶紅必定當場斃命啊。

風雲池輕輕的扭過頭,看著凝雪,微微一笑,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長劍,不過,下一刻,只見凝雪臉色大變,風雲池暗道一聲不好,不過,已經晚了,不知道陶紅從哪裡掏出一把匕首,直接刺入了風雲池的胸口,心臟的位置。

「哼。」風雲池冷哼一聲,斬天一斬而出。

「噗呲。」

「啊,我的手,我的手。」

風雲池的長劍,直接斬斷了陶紅的右臂,齊肩斬斷,鮮血四濺。

「大姐!」陶花和陶柔大喊一聲,紛紛抽出一把匕首,憤怒至極,朝著風雲池刺了上來。

「這是個好機會,給我上,幹掉那小子。」碧絕心陰險的笑著朝著身邊的兩個女子說道。

兩個女子會意,一個閃身就沖了出去,她們兩人,使用的也長劍,直逼風雲池命門而去。

「哼,她們這是在找死,徒兒,不必留手,給我幹掉她們。」 總裁大人,我養你 戴浩天沉聲喊道,他根本不擔心風雲池的生命,因為,風雲池的身體與其他人不一樣,一般人的心臟在左邊,而風雲池的心臟,卻是長在右邊的啊,所以,陶紅這一匕首刺入了風雲池的左胸,看似斃命,但是,對於風雲池來說,雖然受傷,但是,卻不影響他戰鬥啊。

「池,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凝雪心中好恨,她恨自己,不應該干涉風雲池戰鬥,今日這一戰,註定要有人犧牲,不是風雲池死,就是碧波谷的強者陣亡啊,此時的凝血,不知所措。

風清揚飛到凝雪身邊,說道:「凝雪,我知道你對風雲池的情很深,也不捨得你們碧波谷有傷亡,但是,今日這一戰,無法避免,面對現實吧,自己選擇的路,在艱難,也要走下去。」

「啊,風清揚前輩,我知道了,我已經選擇了池,就會站在他這一邊,我不會在干涉他了。」凝雪咬著罪嘴唇說道。

此時此刻,風雲池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緩緩抬起手中斬天,看似動作緩慢,但是,伴隨著斬天高舉過頭頂,斬天之上,毀滅般的劍氣,如同一頭沉睡的巨龍,即將蘇醒一般。

「昂。」面對衝上來的四人,風雲池斬天朝著正前方兩人,斬下去,根本沒有理會發瘋似的的陶花和陶柔,撼地的防禦力,能夠完全成熟她們的進攻啊。

「不好,那小子,陶紅的攻擊,根本沒有傷到那小子,快躲開。」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碧絕心看得清清楚楚,這一刻風雲池完全爆發,那種就滔天的劍氣,宛如巨龍覺醒一般猛然爆發,斬天猛然斬下,長達百丈的劍芒,朝著迎面而來的兩個碧波谷斗神斬了下去。

「嗎的,中計了,這小子,根本沒有受傷。」儘管兩人已經意識到了不妙,但此時此刻,想要躲開,根本不可能額,兩人眼神驚恐,看著逼人的劍芒朝著她們落了下來,根本沒有一點反抗的念頭啊,那種毀滅的意念,伴隨著劍芒的落下,周圍的空間轟然破碎。

強盛的劍芒,將兩人直接吞噬其中,碧波谷半神級強者眉頭一皺,想要出手,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風雲池的劍芒將兩個碧波谷的斗神級強者吞噬其中啊。

「叮,叮。」陶花和陶柔的匕首刺在了撼地的護罩之上,發出清脆的叮叮碰撞聲音,風雲池斬天橫掃而出。

「噗呲。」直接斬斷了兩人的手持匕首的手臂。

僅僅一分鐘的功夫,風雲池便斬殺碧波谷兩大斗神級強者,重傷重殘,這陶家三姐妹,都被風雲池斬掉了一隻手臂,就算恢復了,實力也是大打折扣啊,碧波谷一下子就損失了這麼多斗神強者,元氣大傷啊。

「哼,風雲小子,你傷我碧波谷這麼多強者,今日,只有用你的鮮血,才能夠沖刷我碧波谷的威嚴,受死吧。」這時,只見碧波谷之中,一個看上去七十多歲的老婦手持一把碧色長劍沖了出來,老婦氣勢極為驚人,顯然是斗神九重境巔峰的強者,而且,還是那種在巔峰之境保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頂級強者啊,一隻腳已經踏進了半神級強者的斗神。

「碧波谷的無煙出手了,呼,風雲池那小子,這下恐怕真的要完蛋了。」青機流等一眾強者紛紛倒吸一口涼氣,就算青機流對上這柳無煙,恐怕也沒有勝算,只是這柳無煙,已經接近兩百歲了,心早已經沒有了爭鬥,因此並沒有人知道她而已,若不是風雲池擊殺了兩個碧波谷的斗神級強者的話,柳無煙也不會出來的。

而且,在百年之前,柳無煙可是號稱半神之下第一人,那個年代,柳無煙很是強大,就連古族,都要懼怕她幾分,如今百年過去,柳無煙雖然歲數大了,但是,百年來的積累,她的修為,卻更加恐怖了啊。

「嗯?」面對柳無煙,風雲池眉頭一皺,那凌厲的劍氣,看似普通,但真正面對,風雲池才知道,這柳無煙,絕非泛泛之輩啊。

「斬天,凝。」風雲池大喝一聲,斬天高舉,頓時,陣陣龍吟之聲響起,風雲家族傳承戰技東風破,猛然爆發,三重東風破疊加在一起,頓時爆發出天級戰技的氣勢,朝著迎面而來的柳無煙斬了下去。

「哼,小小斗神一重境,也敢在我面前賣弄戰技?可笑。」柳無煙的身體在半空之中止住,手中碧色長劍,頓時綻放出碧色光輝,柳無煙手中的長劍,可是神器,碧波谷之中的第二件神器,碧雲劍。

只見碧雲劍化為一條長達百米的碧色蛟龍,說的蛟龍,倒不如說是一隻碧色巨蛇,朝著風雲池的東風破一口咬了下去,直接將東風破給吞噬掉了啊。 「呼,不愧是半神之下第一人,柳無煙,她的實力,還是那麼恐怖如斯,雲池這下子恐怕真的遇到麻煩了。」風清揚等人不禁到底一口涼氣,這六大超級門派,在大陸之上生存了接近了萬年的時間了,其底蘊,自然不是一般的勢力能夠相比的啊。

「小子,受死吧。」柳無煙輕鬆破解風雲池的東風破戰技,碧色巨蛇氣勢不減,朝著風雲池一口咬了下來。

「哼。」風雲池冷哼一聲,斬天連續斬出幾刀,強橫的劍氣,激射而出,射在了巨蛇身上,根本沒有一點作用,就好像射在鋼板上一般,根本傷不到碧色巨蛇。

開玩笑,這柳無煙的碧色巨蛇,可是用自己的碧雲劍為主體,用出的一個天級高階戰技,百年之前,柳無煙成名之時,就是憑藉著碧蟒吞天這一個戰技獨步天下,根本沒有人能夠與之抗衡啊,百年過去,柳無煙的不管是修為還是對戰技的應用,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和感悟啊,這碧蟒吞天用出來,宛如實體一般,恐怖如斯。

「哈哈,小子,我碧波谷的碧蟒吞天,可不是那麼好破解的,無煙師叔,幹掉他,為我碧波谷爭光。」這時,碧絕心興奮的說道,這柳無煙,正是上一任掌門的師妹啊,碧絕心喊她師叔,也算正常不過了。

柳無煙沒有理會碧絕心,控制碧蟒朝著風雲池張開了巨口,一口吞食了下去。

「雲池,快躲開。」戴浩天臉色大變,趕忙喊道,但是,還是晚了一步,風雲池直接被碧色巨蟒吞噬了口服,柳無煙嘴角冷笑,一躍而起,立於碧蟒額頭之上,身上氣勢全無,掃視一眼至尊閣眾人,淡淡的說道:「在我面前賣弄戰技,哼,只有死路一條,犯我碧波谷者,必定當誅。」

至尊閣一方,戴浩天等一眾強者情緒激動,他們很想衝上去,幹掉這柳無煙,但是,卻被陌塵一個眼神給逼了回去,陌塵是最清楚風雲池的實力的,僅僅這麼一條碧蟒,就像幹掉風雲池?顯然是不可能的。

就當碧波谷的一眾強者歡呼的時候,異變發生了,巨蟒的腹部,突然被一把鋒利的長劍刺穿,緊接著,縱橫的劍氣,猛然之間突然爆發,陣陣龍吟之聲從碧色巨蟒的身體之中傳出。

那是真正的龍吟之聲,劍氣過後,是一股藍色的氣流,從避免的腹部破了的地方噴射而出,陌塵知道,風雲池這是想要撐破碧色巨蟒的身體啊,在巨蟒身體之中召喚坐騎小藍,也只有風雲池才想得到,不過,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

「嗯?怎麼回事?」柳無煙一愣,被巨蛇吞入,柳無煙原本以為風雲池被碧雲劍絞殺了,但是,卻沒有想到,風雲池竟然還活著,趕忙高高的躍了起來,剛剛躍起,就是巨大的爆炸之聲。

「轟隆隆。」碧色巨蟒猛然爆開,小藍衝天而起,可以看到,風雲池完好無損的站在小藍額頭之上。

「巨龍,那是真正的巨龍,七階冰霜巨龍,呼,這風雲池,竟然還是一個龍騎士。」大陸之上的斗師基本上都知道至尊閣之中擁有著很多龍騎士,但很多強者都沒有親眼見到,現在見到風雲池的七階冰霜巨龍,一眾強者紛紛震撼至極。

「下子,想不到我的碧蟒都無法奈何你,你的確有高傲的資本,不過,面對我,你以為,就憑你這隻孽畜就能夠對付我了嗎?」話落,柳無煙動了,只見她大手一抬,一道銀白色的裂縫緩緩張開,緊接著,是一根巨大的獨角伸了出來,隨後,只見一隻獨角獸從裂縫之中鑽了出來。

「獨角獸,竟然是獨角獸,這柳無煙的坐騎,七階巔峰境界的獨角獸皇,呼。」風清揚等人都驚嘆的看著柳無煙,這獨角獸,可是斗師心中最理想的坐騎,很多斗師都希望有一隻獨角獸作為坐騎,因為獨角獸智力很高,一旦簽訂契約,就可以和主人心意相通,達成完美默契的配合。

冷心總裁的廉價新娘 「星月,我們有很久沒有並肩作戰了吧。」看到這七階巔峰的獨角獸皇,柳無煙一躍而起,騎在獨角獸皇的後背之上,輕輕的撫摸著它的鬃毛說道。

「是啊,有五十年了吧,無煙,就是那個騎著藍龍的小子欺負你嗎?」獨角獸開口說道,這七階巔峰的獨角獸,體型竟然只有不到三米長,高也只有兩米,一身亮白色,極為耀眼,而且,獨角獸身上,淡淡的金光散發,看上去極為神聖。

「哼,欺負我,還不至於,我只是想讓他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坐騎,並不是擁有魔獸,就能被稱為坐騎的,達不到與主人完美的配合,都不配稱為坐騎,星月,我們上。」柳無煙高傲的說道,這七階巔峰的獨角獸皇,柳無煙給它取名星月。

「昂。」星月口中發出一聲震天的鳴叫之上,高高的抬起前蹄,一副高傲神聖的模樣,眼中金光爆射,後腿猛然一蹬,身體嗖的一聲就躥了出去,可以看到,柳無煙的身體之上,被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輝包裹著,這是獨角獸提供給柳無煙的神聖能量啊,獨角獸之所以是斗師最理想的坐騎,就是因為獨角獸本身的能量,屬於很平和的中性能量,可以給斗師們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啊。

這時,只見柳無煙的碧雲劍之上,金光爆射,前進的過程之中,柳無塵手中長劍激射出道道金色劍芒,朝著風雲池射了上去。

風雲池眉頭一皺,斬天斬出,同樣是劍氣,風雲池的劍氣雖然帶著毀滅意念,但是,與此事柳無煙的劍氣相比,卻少了那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啊。

「嗡嗡嗡。」幾聲劍氣的碰撞,風雲池的劍氣被那金色劍氣完全斬碎,金色劍氣氣勢不減,朝著風雲池射了上來。

「哼。」風雲池冷哼一聲,高高躍起,這時,小藍龍尾橫掃,朝著劍氣掃了上去。

「噗呲,噗呲,噗呲。」金色劍芒竟然能夠穿透小藍的龍鱗,在小藍的尾巴上留下一道道傷口,雖然不深,但那只是劍氣的,光是劍氣就能夠上到哦小藍,足以說明這劍氣的恐怖之處。 「斬。」眨眼的功夫,柳無煙和獨角獸就來到了小藍和風雲池面前,小藍張口就是一口龍炎噴出,但是,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中,柳無煙抬起手中被金光包裹的碧雲劍,猛然斬下,頓時,龍炎直接被撕開了一道口子啊。

開玩笑,就算是半神級強者,也不敢輕易嘗試去抵抗一直七階巨龍的龍炎,可是這柳無煙,竟然用手中的碧雲劍撕開了龍炎,其實,這完全得益於獨角獸皇的那層金色光芒啊,可以隔絕任何能量,包裹腐蝕性極強的龍炎啊。

「不好,小藍,讓我來。」原本風雲池以為,在龍炎的逼迫之下,這柳無煙會躲開的,但沒有想到竟然斬開了龍炎,朝著小藍斬了下來。

風雲池臉色大變之際,直接進入到了人劍合璧的狀態之中,朝著柳無煙迎了上去。

「當。」柳無煙的碧雲劍斬在了化身為劍的風雲池身上,頓時爆發出清脆的碰撞之聲,所有強者都看呆了,就連柳無煙都看呆了,她萬萬沒有想到,這風雲池竟然能夠進入人劍合璧的境界,以身為劍,還能夠抵抗住自己的碧雲劍。

「哼,你以為,人劍合璧,就能夠阻擋我了嗎?」柳無煙不屑的笑了,這時,獨角獸動了,只見他額頭之上的獨角,激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朝著風雲池身體之上射了上來。

頓時,恐怖的氣勢,讓周圍所有強者都為之動容,就連半神級的強者,也感覺到了震撼,因為,獨角獸射出的那一道金色的光輝,可是號稱世間無堅不摧的獨角獸本命技能,金剛鑽啊,能夠穿透一切。

「噗呲。」果然,金剛鑽直接命中的風雲池的身體,危機之中,風雲池身體微微一側,才躲過了致命的攻擊啊,進入到了人劍合璧的境界之後,風雲池還沒有遇到能夠傷害到他本體的人,可是,這獨角獸的本命攻擊,卻輕易擊穿了他的身體,足以說明其恐怖之處啊,開玩笑,這金剛鑽,沒用一次,就需要十天才能夠凝聚出來啊,這可是獨角獸的保命手段,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獨角獸是不會輕易使用的啊。

就在剛剛,風雲池展現出來了人劍合璧的狀態之後,讓獨角獸皇也深深的感覺到了震撼啊,因此,獨角獸皇才決定發動自己的本命技能,金剛鑽,就是希望能夠一擊擊殺風雲池,卻想不到被風雲池避開了要害。

身體直接被擊穿,人劍合璧狀態自動解除,風雲池迅速爆退,回到了小藍額頭之上,這時候,小藍一口龍炎跟上,逼退柳無煙和星月,兩人的距離在一次保持在了五百米之外。

雙方都驚訝的看著對方,特別是柳無煙,眼中的震撼,比任何強者都要驚訝,若不是星月的金剛鑽射中了風雲池,剛剛那一擊,只有柳無煙才知道,風雲池進入人劍合璧狀態之後有多麼的恐怖啊。

狀態解除之後,可以看到,風雲池整條左手臂都聳拉了下來,肩頭的地方,一個血洞出現,顯然,此時的風雲池,整條左手臂都不能用了,但這絲毫不影響風雲池眼中那狂熱的戰意啊。

「風雲兄,這可不像你平時啊,我想看到我們相遇時候的那個你,那個約戰越勇的你。」這時,陌塵朝著風雲池淡淡的說道,對啊,以前的風雲池,不管對手有多麼強大,都是極度興奮,但是,這一次,風雲池似乎很是忌憚柳無煙,就是因為星月破了他人劍合璧的狀態啊。

「嗯?」聽到陌塵的話,風雲池表情一愣,對啊,曾經的自己,不懼強大,曾經的自己,戰意旺盛,但是,自從戰意與劍意交織之後,風雲池雖然有了更加高級的毀滅意念,但是,風雲池已經沒有了那種不懼強大的戰意了啊。

「戰意,戰意,戰意。」風雲池口中淡淡的念著戰意,只見他閉上了雙眼,挖掘著身體之中沉睡的戰意。

「小子,別在哪裡故弄玄虛,星月,上,解決他。」柳無煙催促胯下獨角獸皇,速度極快,眨眼之中,就衝到了小藍面前,小藍接連噴出幾口龍炎,都被柳無煙給撕開了,小藍見狀,張口吐出一道道深藍色的冰箭,冰箭溫度極低,而且,鋒利無比,朝著柳無煙射了上去。

不過,對於柳無煙來說,都可以輕鬆避開這些冰箭,直取小藍額頭之上的風雲池啊,危機之下,小藍巨尾橫掃而出,想要用自己的尾巴逼退柳無煙,但是,柳無煙絲毫不給小藍面子,手中碧雲劍朝著小藍的尾巴斬了下去。

「噗呲。」儘管龍族身體在強悍,在這神器面前,而且還是一個修為高深的斗師使用的神器,在加上獨角獸皇的輔助,小藍的尾巴,直接被斬開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啊,鮮血四濺。

就當柳無煙的目光落在風雲池身上的時候,只見風雲池猛然睜開雙眼,頓時,熊熊戰意,宛如茂盛的火焰一般,熊熊燃燒著,那種不斷升騰的戰意,簡直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

「呀。」風雲池突然怒吼一聲,斬天落入右手之中,沒有撼地的護體,就這樣,朝著柳無煙迎了上去,強盛的劍氣,在加上不斷飆升的戰意,這一刻,風雲池似乎忘記了自我,他的眼中,只有戰鬥,只有敵人。

對,風雲池回來了,陌塵認識的那個風雲池回來了。

「風雲兄,我看好你。」陌塵微笑著說道。

「嗎的,這小子,怎麼變得這麼狂暴了,這是不要命了嗎?」柳無煙顯然也沒有想到風雲池會突然暴起,左手已經受傷,僅僅靠著一隻右手,就要衝上來?沒有任何防備措施?在柳無煙看來,風雲池確實是魯莽了,可是,真的是這樣的嗎?

「小子,本來只是想廢掉你的修為的,既然你這麼想死,那麼,我就成全你,去死吧。」柳無煙冷冷的笑著,舉起了手中的長劍,朝著風雲池一斬而下,帶起了驚人的氣勢,讓所有斗神強者都為之震撼。

「哈哈,師叔,對,就是這樣,幹掉那個狂妄的小子,我碧波谷,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挑釁的。」碧絕心興奮的說道。 所有人都認為,風雲池這般無腦的衝上去,無異於是在自尋死路,就連戴浩天和風清揚,也是這麼認為的,至尊閣的強者,都露出了無奈,全場也只有陌塵一人,能夠保持鎮定了。

陌塵是最了解風雲池的人,當初遇到風雲池的時候,風雲池那種不畏懼強者的戰意,能夠讓他忘記一切,全力去拼,放開手去打,陌塵知道,以前他認識的那個風雲池回來了。

「小子,去死吧。」柳無煙的手中的碧雲劍猛然斬下,爆發出一陣強盛的氣勢,劍芒之上,金光爆射,那是屬於獨角獸皇的能量,光明而又神聖的能量啊。

「死吧,小子,挑釁我碧波谷的威嚴,只有死路一條。」柳無煙不屑的看著劍芒朝著風雲池落下,但是,風雲池真的就這麼魯莽嗎?答案是,不。

「哼。」風雲池戰意爆發,面對落下來的劍芒,風雲池沒有閃躲,手中斬天爆發出一陣強盛的氣勢,交錯縱橫的劍氣,宛如蛟龍出海一般,朝著落下的劍芒撞擊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