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林達當即下令手下發起攻擊,他們在飛快接近越軍兩百多米外時,士兵們從身上取出手雷,在林達的統一號令下,紛紛拉開引線,施展擲物術將手雷飛快地甩出,落點正是遠處越軍的方向!

指揮進攻下龍關的越軍統領是三名地境修為的統領,他們自然早就發現了快速接近的林達等人,當即派出一半人手前去抵禦。可這三百餘名越軍剛剛結成陣型,還沒有見到林達等人時,忽然發現近千顆鐵塊從天而降,正正朝著他們落下。

由於此時正是晚上,修士的視力雖然比凡人強上不少,但手雷畢竟不是法器,這些越軍並沒有提前多少發現手雷的降臨,直到手雷就要落到頭頂時,領頭的一名越軍地境統領這才發現了異常,深知桂軍火炮厲害的他連忙發出警報道:「不好!敵人從上方進攻!趕快躲避!」

說完,這名黑甲統領當即放出防護罩,又施展詭異的瞬移步法離開原地,一下子跳到了十多米外的地方。他身邊的士兵見統領的做法,也紛紛各施手段,或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放出防護罩,或和統領一般快速地朝兩側躲避,有的甚至毫不猶豫地取出各種昂貴的符籙進行躲避或防護,整支越軍部隊頓時分散開來。

但就在越軍躲避的短短數秒的時間,林達等人擲出的手雷也開始接二連三地爆炸起來。近千餘顆手雷爆炸的威力可不同小可,爆炸的火雲頓時覆蓋了越軍所在地面的範圍,爆炸聲中還夾帶了不少越軍士兵的慘叫,僅僅這一下攻擊,越軍就傷亡了百餘人。

林達發出這一擊后,並沒有繼續使用手雷攻擊,馬上帶領屬下組成箭型隊形,朝已經被擊散的越軍殺去。不到十秒便衝過兩百餘米,殺到混亂的越軍跟前!

「殺!」

林達沖在最前方,揮舞著意能劍,一劍便刺穿了第一個遇到的越軍士兵。這名倒霉的越軍士兵還沒從剛才的爆炸中緩過神來,就這樣死在林達劍下。林達接著又對劍一指,寶劍當即光芒四射,發出一道劍芒朝另一名越兵刺去,轉瞬間又將其刺殺倒地。

見到主帥竟如此勇猛,其他凡軍士兵頓時備受鼓舞,紛紛揮舞手中的戰器如狼似虎般殺向越軍。而剛剛從手雷爆炸的餘波中越軍還沒緩過神來,便被瘋狂進攻的凡軍殺個措施不及,匆忙抵擋起來。

林達一連擊殺五六名越軍士兵后,靈識一掃,很快就發現了不遠處那名黑甲越軍統領,他當即寶劍一揮,施展瞬移術直撲而去。

黑甲統領剛剛擋下了數名凡軍士兵的聯手一擊,正想放出命令讓手下後撤,暫避鋒芒時,忽然感到頭上劈來一股強大的劍光。他大驚之下連忙用手中的寶刀全力一擋,只聽見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戰器相互護撞產生的威能迸發而出,下方的黑甲統領感到一股無法抵擋的巨力猛地一壓而下,頓時半跪在地上,拼勁全力才沒有完全倒下。

攻擊此人的正是林達,見一擊不成,他又對寶劍一指,正死死壓住黑甲統領寶刀的意能劍憑空消失,忽然又出現在黑甲統領正前方,化作三道不同顏色的劍光突然刺出。

黑甲統領大驚失色,來不及多想,當即放出全部靈力注入身前的防護罩中,又大嘴一張猛地噴出一口精血,融入防護罩中,頓時使護罩靈光大放,化作一道更加渾厚的光幕擋在其身前。

意能劍三道劍光瞬間插入光幕之中,只刺入到一半便無法再進分毫。黑甲統領見此一喜,林達則略微一驚,抬手一招,三道劍光從光幕中抽出,在空中合聚成完整一劍。隨著林達口中咒語念起,意能劍忽然拉伸變大,瞬間化作一把三米長的巨劍,帶著林達的全身法力一斬而下!

黑甲統領眼中閃過一絲驚駭之色,林達攻擊之猛烈,讓他一身神通根本來不及施展。眼看這越軍統領就要死在這巨劍之下時,忽然一道青光在旁一閃,林達的巨劍被青光照射后,竟然速度一緩,如同被磁鐵吸住一樣不能前進分毫,死死地停在了原地。

黑甲統領見此大喜,連忙腳下一劃,人影瞬移到一側,一口氣跳到數米外的安全距離。

林達見自己全力施展的巨劍術竟被擋下,心中大驚,連忙朝青光射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二十多米外,一名全身泛著青光越軍將領正漂浮在空中,正是他一手放出青光制住意能劍,望著林達的臉上充滿了獰笑,正是越軍駱將軍。

「丹境強者!」

林達見到此人,頓時臉色大變,甚至不用靈識去看,從此人能隨手擋下他全力一擊的實力,以及渾身散發出的強大氣息,便馬上察覺到這個越將的可怕修為。

他心中暗暗叫苦,連忙催動法訣,意能劍頓時脫離了青光的照射,化作一道光幕擋在其身前。他接著又一拍手,一副古樸的銅環從腰間法袋中射出,化作一道五色光幕將其全身上下包裹起來,片刻功夫便把所有防護手段使出,如臨大敵般地盯著眼前的越將。

駱將軍神色冷淡地看著林達的動作,嘴角不覺翹起一絲嘲諷之意。剛剛在林達劍下死裡逃生的越軍黑甲統領見到此人,連忙拱手拜道:「屬下拜見駱將軍!感謝將軍救命之恩!」

駱將軍隨意地擺擺手,說道:「這人交給我好了,你馬上帶領其他人對付桂軍,一定要攻下此要塞!」

「屬下遵命!」黑甲統領連忙應道,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離開前撇了林達一眼,彷彿看著死人一般。

林達自然不敢再阻擋黑甲統領,此刻他全神貫注地盯著眼前的大敵,心中焦慮萬分。他雖然仗著手中戰器的威力,和其他地境修士相比有些優勢,但自知論如何也不可能是丹境修士的對手,正苦苦想著脫身之策。

「你便是桂軍的統領,叫做林達是吧?呵呵!沒想到區區一個地境初期的修士,竟能帶領數千低階修士抵擋我軍進攻如此之久,還擊敗了尤將軍帶領的部隊,真是令人驚訝!不過既然我已經到你面前了,你也沒有什麼機會了。識趣的話自己馬上放下武器,帶領所有桂軍投降!若是如此,我倒可以考慮饒你一條性命。」駱將軍望了林達一眼,傲然說道。

「好!我投降!」林達忽然從牙縫中蹦出這麼一句話,但手中卻飛快掐訣,意能劍忽然光芒大耀,瞬間放出強烈無比的刺目強光,頓時照亮了小半天空!(未完待續。) ?在林達放出的炫目強光照耀下,修為高深的越將措手不及之下,也被強光刺住了雙眼,連忙被迫雙手護住雙目,攻擊林達的動作更是頓時一緩。

趁此機會,林達趕緊放出飛行法盤,飛快地踩上去,體內法力如潮水般狂注入法盤中,一口氣飛快地後退到數十米之外,同時大聲對身後的屬下喝道:「所有人馬上集合,結防禦隊形!」

附近正在與越軍廝殺的凡人士兵聽到他的命令,頓時一愣,但馬上豪不猶豫地朝林達所在的方向快速靠攏而去。不到數秒的時間,三百餘名凡軍戰士便全都聚攏在一起,組成一個圓形的防守隊形。士兵們紛紛放出靈力護盾,三百個護盾很快就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倒鍾型防護罩,把所有人都包圍了起來。

林達見防護護罩已成,心中略微鬆了一口氣。雖然他們只有三百餘人,若是全力防守之下,即使是丹境修士也不一定能馬上擊破他們的防護罩。

這時,被強光蒙住雙眼的越將終於恢復了過來,見到不遠處凡軍結成了護罩,而他的目標林達正躲在其中,頓時勃然大怒。越軍當即猛地一揮手,一道巨大的青色劍氣從其身上飛出,在虛空中劃出一道數米長的青虹,重重地砍在凡軍護罩前。

一陣巨大的撞擊響徹山間,在桂軍護罩前升起了一股巨大的青色爆炸光團,這丹境修士的暴怒一擊,威力之大,連地面都震顫了起來。

在這恐怖的攻擊下,在前排防護的數十米凡軍士兵身軀猛地一震,被越將的法力反噬入體,紛紛口吐鮮血,倒地不起,整個防護光罩也為一淡,防禦竟削弱了幾分。

林達連忙讓人把前排受傷士兵移至陣中,又讓沒有受傷的士兵填補上去。其他士兵紛紛舉起武器,放出所有法力,神色緊張地面向前方,所有人知道,此刻他們面對的是何等可怕的敵人。

「哼!給我把這些人包圍起來,一個都不要放過!」越將大喝一聲。

剛才還被凡軍殺得大敗的百餘名越軍士兵馬上轉過頭來,紛紛發起對凡軍護罩的攻擊。越軍帶來的三百餘名翔擊兵更是從空中發起一波又一波的攻擊。頓時各種各樣的攻擊如潮水般瘋狂地撲向凡軍護罩。

越軍猛地的打擊狠狠落到護罩上,連地面都在微微顫抖,護罩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凡軍士兵除了要把大量法力用來維持防護罩,還要同時施展輕身術移動,法力的消耗極大,這種狀態根本支持不了多久,但若是撤下防護罩,他們馬上就會被越軍瘋狂的攻擊殺死。

林達知道他們絕不能堅持太久,連忙指揮士兵一邊抵擋攻擊,一邊緩慢地朝後山陣地移動,同時還馬上向丹尼發出一張緊急傳訊符。

正在凡人兵團士兵苦苦支持防護罩時,越將也親自發起了攻擊,控制法寶發出一道道青色劍芒斬向護罩,每一擊都相當於近百名普通越軍士兵的全力一擊,這對疲於應付的凡軍士兵來說無疑是難以抵擋的。終於,在全力堅持了不到五六分鐘后,凡軍的防護罩閃爍幾下,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失去了防護罩的保護,在外側的幾十個凡人兵團士兵馬上被越軍擊中,紛紛倒地不起。林達見到己方再也沒有還手之力,壓住心中的焦慮,連忙發起一聲長嘯,終於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凡軍士兵聽到他的命令,轉身撤退的同時,紛紛從身上拿出手雷,用力朝四周的越軍方向扔去。這招用手雷掩護的撤退招數被凡軍士兵用過多次,每次都屢試不爽。果然,越軍見到凡軍又拋出數百顆手雷,紛紛臉色大變,以為這是凡軍要同歸於盡的最後掙扎,連忙分散撤退開來,對凡軍士兵的攻勢頓時一緩。

越軍見過手雷的威力,面對如此多的手雷攻擊,就連他也不敢硬屏,連忙放出護罩防護,同時化作一道青霞朝上方飛去,瞬間升到數百米的高空。數百顆手雷爆炸的火團在他下方綻開,火光頓時照亮了半邊天空,也照出了遠處飛快逃跑的凡軍士兵的身影。

越將用靈識一掃,馬上就發現了夾在其中的林達,他冷笑一聲,嘴角撇起一絲嘲諷的冷笑,對下方的越軍大聲喝道:「給我追!抓住桂軍頭目者,重重有賞!」

重賞當前,所有越兵頓時精神大振,大呼大叫地朝逃散的凡軍殺去,不遠處正在攻擊下龍關要塞的數百越軍更是放棄了攻寨,同樣轉身朝朝林達等人撤退的方向追去。轉眼間,就有數百名越兵向林達等人殺去。

林達在一隊飛行衛隊的掩護下,飛在逃散隊伍的一側,他十分清楚自己就是越軍最大的目標,為了不連累其他人,便讓其他士兵分散逃跑,自己則饒了個圈子,朝後山陣地逃去。林達一邊高速飛行,一邊遮蔽住氣息,不讓越軍輕易發現,但他也明白,這種做法只能勉強蒙過普通越軍而已,對於那個強大的丹境越將,估計一點用也沒有。

果然,在飛循出兩三公里遠后,忽然從身後射來一陣炙熱的青光,林達連忙放出五行銅環,頭也不回地往身後一擋。青光無聲無息地射在五行環形成的五色光罩上,頓時散發出一陣猛烈的撞擊。

和五行環心神相連的林達只感到心頭一熱,差點從飛行法盤上掉下。自然知道這是戰器受到強大能量攻擊后的反應,如此強大的一擊,恐怕只有那位越將才能發出了。想到這個,林達心中一寒,更加警惕了幾分。

但就在這一刻,忽然在林達等人前方數十米處,一道青光詭異地閃動,一個模糊的人影忽然出現,竟是追殺林達的那個駱姓越將!

「想逃?!沒那麼容易!把小命留在這吧!」

越將冷笑一聲,七八道青色劍光瞬間凌空劈向林達和他身旁的凡兵,劍光轉眼便飛到他們眼前。

青光一閃,頓時便有三名凡軍士兵被劍光砍中,當場慘死。其他人也被重重地擊倒在地,丹境修士的正面一擊,這些氣境後期的士兵根本不可能阻擋。

仗著五行環的強大防禦能力,林達自然擋下了攻擊,但他發現身邊屬下的情形,頓時又驚又怒,但又無可奈何,憤恨之下當即暗中傳聲令道:「此人不能力敵,大家別管我!分散逃跑吧!」

說完這話,林達竟獨自一人朝著另一側茂密的山林飛循而去。

果然,越將見林達逃離,立即丟下其他凡軍士兵不管,轉身就要放出劍氣攻擊林達。正在這時,剩下的七名凡軍士兵見主帥危急,紛紛放出戰器瘋狂地攻擊越將,為首一名中年男子更是用衝鋒槍瘋狂射擊,恨不得把越將打成篩子一般。

普通氣境士兵的攻擊對防禦全開的越將自然不能造成一點傷害,但越將也因此被拖住,追擊林達腳步也不得一緩。就在這一耽擱的片刻,林達又飛出百餘米遠,眼看就要衝入山下的密林中。

越將頓時勃然大怒,轉身放出十幾道劍光,瞬間便把剩下的七名凡軍士兵擊殺。林達遠遠見到此幕,頓時大驚。那名為首中年男子名叫李晨,和他一樣都是藍星自治團同伴,在地球一起共事時就是他十分得力的助手,私下關係極好,沒想到竟這樣死在眼前,而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林達心中湧起巨大的悲傷,眼中淚光一閃,身軀微微一顫。他含恨地望了越將一眼,便毫不猶豫地扎入身前的密林中,轉眼不見了身影。

天倫峰山脈植物茂密,山脈大多數地方都被一種能夠釋放迷霧的奇怪樹木所覆蓋。在這些樹林所在的丘陵和山峰,終年雲霧繚繞,陰暗潮濕,其中還生活著各種稀奇古怪的生物,更有不少兇惡之地和奇怪之處,在這種環境中,竟連修士的靈識也大受限制。所以普通修士根本不敢深入山脈深處,除了桂國經營許久的天倫峰外,天倫山脈的其他地方都是罕有人至的險境。

林達一口氣循入濃霧迷茫的密林中,頓時便感到靈識只能探測到十餘米外的範圍,吸入的霧氣陰冷渾濁,令他感到極為不適。而且此刻正是夜間,他只能看到數米外的距離,連方向也辨不清楚。若是平常時候,林達絕不願意孤身一人進入此地,但此刻他正被大敵追殺,顧不得前方兇險,只能拚命催動法盤在數十米高的密林中穿動,想要藉助環境的掩護甩掉身後強大的追殺者。

此刻同樣追入密林的越將也大為惱怒,身為丹境修為強者,他的靈識在此也大受限制,只能伸出不到百米的距離。好他在林達身上施展了某種靈識秘術,只要林達沒有逃出數百米外,還能跟蹤到,感應到遠處林達若隱若現的影子,越將還是咬牙緊跟而上。

兩人一前一後、一追一逃地在密林中穿循了數十公里,不知翻越了幾個山頭,越過幾片沼澤。此刻天已微明,陽光微微照入密林,這對追擊的越將來說無疑更為有利。

二人距離越拉越近,林達甚至已經聽到身後越將得意的叫聲。這時,他忽然見到不遠處一片密林的顏色極為黑暗,靈識竟不能探入其中,便毫不猶豫地朝其飛去。

林達一口氣扎入這片密林之中,但下一刻,他眼前的景色忽然一變,身前竟是一處布滿怪石的山谷。(未完待續。) ?出現在林達眼前的是一個寬約百米、深不見的山谷。山谷兩邊的懸崖高達百丈,谷內遍布各種奇形怪狀的巨石,密密麻麻的怪異植物從怪石縫中冒出,更增添了山谷幾分詭異的味道。陣陣陰風從谷中吹來,彷彿一張噬人的巨口,在黎明夜色的襯托下顯得無比崢嶸,讓人不寒而慄。

雖然這山谷令人感到極為不適,但林達卻顧不得什麼了,此刻還有什麼比得上身後的追殺者更可怕?何況谷中這麼多婉轉曲折的石林正好掩飾他的行蹤,就算是龍潭虎穴他也不得不闖一闖了。林達沒有多想,當即駕馭腳下法盤,一口氣沖入谷中。

就在他剛剛進入谷口時,越將也剛好從密林中衝出來。也許是密林內的各種障礙讓他吃了點苦頭,看見林達進入山谷,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惱怒之色,罵道:「區區一個地境修士,竟然也能讓本將追殺如此之久!等下抓住你時,一定要把你扒皮抽筋!」越軍猛地揮舞手中寶劍,放出數道劍光,狠狠地刺向遠處的林達。

感應到身後的攻擊,林達連忙將腳下的飛行法盤施展到極致,在谷中左右閃躲,越將的劍光劈砍在他身邊的巨石上,擊出大量的石塊和火花,但幸運的是,沒有一道劍光擊中他,林達幾個翻滾移動后,消失在谷口處。

越將見此並不驚慌,他緩緩將靈識放出,只要林達沒有一口氣走出數百米之外就能被他鎖定,何況山谷中的地形並不適合快速移動,這山谷雖然一眼望不到頭,但林達也決不可能走得那麼快。於是越軍當即化作一道青光,以驚人的速度一口氣扎入谷中。

二人一追一逃,很快就深入了山谷十幾公里,此時天已漸明,陽光照進山谷中,逐漸將谷內的霧氣散去,視線也越來越清晰,林達與身後越軍的距離也被一點點的拉近,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追上。

正在這時,林達也逃到了山谷的最深處,擺在他前方的是一座無比高大的懸壁。正在林達以為走投無路,大叫不妙時,忽然抬頭見到懸壁上竟然有一個巨大的山洞,裡面黑黝黝的一片,靈識深入其中竟深不見底。林達頓時一喜,便毫不猶豫地駕著法盤沖了進入。

可就在林達身體剛剛進入洞口的一瞬間,一道巨大的劍光也同時從他身後射來,眼看就要把他刺穿,林達的五行銅環及時出現在他身後。

「當!」

一聲巨響,這套精品護身戰器在不知擋過越軍多少次攻擊后,終於再也無法再支持這猛烈的一擊,瞬間被擊成了碎片。而劍光的威能還不止如此,剩餘的攻擊力毫不客氣地撞到林達身上的護身靈盾上。

「璞!」林達重重地撞到洞內一堵石壁上,在空中翻滾幾下后,又狠狠地摔在地上。幸好有護體靈盾的保護,這才沒有受到更大的傷害,但也口吐鮮血,全身疼痛不已。

林達此刻卻顧不得身上的傷勢,連忙站起身來,四處尋找躲藏的地方。這時他才發現,原來這看似深邃的洞穴,竟然是一個並不是很深的山洞而已,擋在林達身前的是一道筆直的石壁,除此之外洞內別無他路。

林達心中大驚,但他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一咬牙,不得不取出身上武器,盯著洞外一道越走越近的身影,眼中閃過一絲決然之意。

「呵呵!小子,你終於無路可逃了吧?鬧了半天,沒想到你竟然跳了這一處地方作為你的墳墓,還挺有眼光的嘛!」越將同樣發現了林達已毫無退路,抱著一絲戲謔的心態嘲諷道,大踏步走入洞內。

林達深吸了一口氣,將僅存的法力注入身前的意能劍中,寶劍頓時紅光大放,對準了洞口處的越將,隨時發起最後的一擊。想到與越將之間巨大的實力差距,林達自知意能劍的這點攻擊力根本奈何不了對方,略微猶豫一下,他快速地從法袋中取出身上僅剩的四顆手雷,拉開了保險,做好了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準備!

「難道閣下一定要趕盡殺絕嗎?」雖然明知越將不可能會放過他,但林達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嘿嘿,現在後悔了吧?不過你覺得本將會放過你嗎?」越將盯著林達,眼中滿是嘲諷之色。

「我自然知道閣下不會放過我,但我拚死抵抗,閣下也絕不能倖免。」林達握緊了手中的手雷,威脅道。

越將聽了林達這話,臉上嘲諷之意更濃了,也不見他做什麼,嘴角翹起一絲詭異的微笑,林達一見心中暗叫不好,剛想有所動作。忽然,一道青色拳影忽然毫無預料地出現在林達身前,重重地擊中了林達身後的護體靈光。

「砰!」強大的撞擊力使他身體不由自主地往後一倒,重重地撞到石壁上,劇痛之下,他緊握手雷的雙手不由一松,四顆手雷竟掉落在地上,同時胸口一陣劇烈的悶痛,一股濃濃的鮮血噴涌而出,頓時飛濺到身旁的石壁上。

誰都沒用注意到,林達的鮮血濺到石壁上后,竟然悄無聲息地融了進去。

見到手雷掉在地上,林達一驚,顧不得渾身劇痛,彎腰想要抓住手雷,忽然眼前一亮,一道劍光忽然劈向他,林達趕緊收手,但就在這時,又一道青色霞光忽然一閃,把地上的四顆手雷一卷而去,一晃便出現在越將手中。

「這就是你打算用來對付我的東西嗎?」越將把玩了一下從林達手中搶過的手雷,漫不經心地說道,望著林達的表情滿是不屑。

「這隻不過是能放出煙霧的東西罷了,難能傷到閣下?」林達沒好氣地說道,見到越將手上觸碰到手雷的拉環,心中燃起一絲僥倖的念頭,若是此人不小心拉到了拉環,那就很有可能引爆手雷,說不定還會把自己炸死。

但令林達失望的是,越將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將手雷一放,四顆手雷漂浮在他手掌上,再也沒有觸碰手雷。

「你希望我拉開這個,然後被這東西炸死吧?」越將不知怎地,竟看出了手雷的機關,說出了林達的意圖,一臉獰笑道。

林達心中一驚,沒想到這人竟能猜透他的心思。

「剛才你們用這個東西攻擊我的手下,我在一旁早就看到了。嘖嘖…真是奇怪了,明明一點靈力沒有的東西,怎麼能發出那麼大的爆炸力,就連地境修士沒有全力釋放防護罩的情況下也不能阻擋?最不可思議的是,這東西只是一些奇怪的粉末和鐵皮組成的…人族大陸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東西…」

越將盯著漂浮在掌上的手雷,搖頭嘆道。在他靈識的控制下,四顆手雷竟然在空中自行分解拆散,變成組合零件的模樣。但越將左看右看,卻還是不能從手雷的零件中看出什麼名堂來。

「這東西叫手雷,如果你放了我,我們或許可以給你免費提供一大堆這樣的武器,而且我們還有更多比這種東西更厲害的武器。」林達見到越將這般表情,心中一動,試探地說道。

「原來這東西叫做手雷?嘿嘿,我們要這東西何必如此麻煩,我們安插在你們桂國的密探發回來的情報,早就知道你們是在小禹縣生產這種武器了。我們把桂國打下來了,你們所有的東西還不是我們的?何況這東西雖然奇特,但對高階修真者來說還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別想用什麼來換你的命了!你沒有什麼要說的,可以去死了。」越將冷笑一聲,身前的青光寶劍寒光大方,高高舉起,眼看就要把林達一劍批為兩半。

此刻,面對著即將到來、不可逃避的死亡,林達已毫無懼意。他閉上眼睛,等待這死亡的到來。只是有點遺憾的是,他沒想到自己竟然以這樣一種方式,死在遠離地球的這樣一個世界里,若是讓地球人知道他是這樣死去的,不知要造成多大的轟動了。

一剎那間,林達腦海里湧現出無數的念頭和景象。地球的生態地貌、江河湖泊、藍天白雲、滿天星辰,自己的親朋好友、父母雙親,還有來到異界所見聞、所經歷的一切,這些事務瞬間湧上心頭,讓林達感慨萬千。又想到造成如今這種狀態的原因,正是因為修真者的步步逼迫,若不是修真者覬覦他們的財富,這些來自地球的人不會被強行徵調參加修真戰爭,藍星自治團的首領格蘭特也不會被殺死,他們也不會走上這一條為桂國修真者賣命的戰爭之路,如今,連他自己也要為此賠上性命了,想到這些,林達不由得悲極而怒起來。

「哈哈哈!你們這些所謂的修真者,不過是欺名盜世之徒罷了!為了滿足自己的貪慾,只知道掠奪和征服,什麼追求大道、返璞歸真,不過是一群只知殺戮的妖魔鬼怪罷了!」林達明知不免一死,反到對越軍大聲叱罵道,還對其豎起了中指。

越將見此,不怒反笑道:「嘿嘿,你一個微不足道的凡人,剛剛接觸修真不久,懂什麼叫修真大道!你死前我再告訴你吧,自古以來,修真界講的就是肉弱強食,強者為尊,要修成無所不能的仙人,就決不能有仁慈慈悲之心。佔盡天下珍寶,控制天下資源,那種站在最高點俯視天下眾生之上、掌握生死大權的感覺,才是真正的仙道!你現在先明白這個道理,下輩子再好好修真吧!」說完,越將一指身前寶劍,青色劍光一閃而出,向林達直劈而去!

林達一臉決然地望著前方,身軀挺立,雙手對越軍豎起中指,毫不畏懼,即使是死,他也要保留最後的尊嚴。

眼看劍光就要劈到他身上,忽然,林達所站立的地方無故出現一陣詭異的空間波動,身後的牆壁突然發出刺目的亮光,頓時化成一張巨網,瞬間便把林達全部籠罩起來。越將發出的劍光也在這時劈到林達身前,強大的劍光狠狠地砍到巨網上,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巨響。

但令越將驚訝的是,這匯聚了他大半法力的一擊,竟無法突破巨網分毫,青色劍光能量如同被巨網吞沒了一眼,很快就消失不見。越軍驚訝之下,頓時將寶劍一收,以為這是林達使出的什麼最後手段,想要繼續發起攻擊。

忽然,他身前的巨網猛地發出一陣強光,突然消失在原地,強光過後,林達站立的地方空無一人,只在他身後的牆壁上留一道淺淺的劍痕。(未完待續。) ?林達感到自己好像沉睡了很久,做了無數個夢,在夢裡經歷他經歷了無數個場景,從他出生到成長、上學、參軍、加入幻影組織、遭遇妖獸、退役後進入高校研究…然後再參加「鎖星」計劃后,無意通過黑洞來到異界,又和同伴在藍星島上建設發展,遷移到小禹縣,被迫徵調參加修真戰爭…每一個夢境都和過去的親身經歷一模一樣,顯得那麼的親切、那麼的真實,彷彿過去的一切從新在他面前再次展現出來,就如同放電影一樣…不過,看這電影的觀眾,好像不止他一個…好像,還有另外一個人。

「是誰!」

林達從睡夢中猛然驚醒,不由大叫一聲,身體緊繃地立了起來。雖然感到意識朦朧,身體麻木,但他卻始終感覺到在他沉睡期間,一個神秘人物一直在旁觀察著他,和他一起觀看自己腦海中的經歷,但夢中的他只能隱隱感覺到這個神秘人物的存在,卻看不清這人到底是誰。

「呵呵呵…你終於醒來了!」

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在林達耳邊響起,頓時讓他從夢中徹底驚醒。

「你是誰!」林達雙眼一怔,眼神和靈識快速地掃過四周,強忍住心中的駭然,連忙一翻身,擺出戰鬥的姿態,一臉警惕地望著身前一個巨大的金色人影。

金色人影身上散發出淡淡的亮光,頭頂上方的頂部竟鑲嵌著許多夜明珠之類的寶石,把昏暗的四周照得如同白晝。此刻,林達才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座巨大的白玉高台上,高台有近百米高,上下都用精美的白玉修砌而成。更驚訝的是,這高台竟位於一座高達兩百餘米的巨大山腹內,數百顆閃閃發亮的寶石正鑲嵌在洞頂上,把整個山洞照得如同白晝。

而林達身前這個金色人影,渾身上下都籠罩在一層淡淡的金光之中,看上去猶如傳說中的天使或佛陀一般,人影的臉部雖然也被金光籠罩,但也看得出是一個滿臉長須、濃眉如劍的老者,一雙充滿睿智的眼神彷彿能看得穿人的內心,此刻,他正一臉和藹地看著林達。

「你叫林達,來自一個美麗的藍色星球,嗯…你們現在把他叫做地球,對吧?」老者面帶笑容地問道,竟然說出了林達的來歷。

林達聽到這話,心中大駭,各種猜測瞬間浮上心頭,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不但用肉眼無法看穿這人,他剛才用靈識掃過時,發現其修為竟深不可測,頓時心中一凜,連忙不敢怠慢地回答道:「前輩目光如炬!我的名字的確叫做林達,的確來自一個叫做地球的藍色行星。不知前輩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呵呵!老夫剛才用夢引術,把你腦海里記憶的影像放出來,雖然不知為何有一段經歷被隱蔽了,但還是隱隱約約大概了解到你過去經歷的一切,這才知道你的來歷。真是沒想到啊…呵呵呵!」老者聽到林達承認自己是地球人,不知什麼原因,臉上的表情居然更親切了。

聽了老者的話,林達先是一愣,頓時又好像明白了些什麼。他對剛才發生的事一點頭緒都沒有,在剛剛醒來的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已經被越軍殺死來到了天堂。但他看看四周的景象,又檢查了一下自己隱隱作痛的身體,看起來又不像是自己死後的樣子,頓時大為不解。在聽到老者對他施展了夢引術的奇怪法術,這才知道自己剛才在昏迷時的幻境,竟是這老者所為。

林達心中有一萬個疑惑,於是他小心翼翼地問道:「不知前輩又該如何稱呼?我現在到底在哪?剛才追殺我的那人又在何處,我又是怎麼突然出現在此地的? 穿成團寵后她努力掙錢 前輩又是怎麼知道我們地球的呢?」

老者聽了林達的問題,微微一笑,說道:「呵呵!沒想到林小友有如此多疑問啊,老夫自會為你一一解惑的。你放心,此處是老夫閉關的洞府,你與那越將無意中闖入老夫洞府的入口處,剛才在外面的所作所為,老夫全都看到了,一番觀察后,這才出手把你救下。」

「原來居然是前輩出手!多謝前輩救命大恩!在下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報此大恩!」林達見竟然真是老者救了他,當即激地拜謝道。

老者拜拜手,樂呵呵地說道:「呵呵!林小友不必多禮,老夫不過順手而為罷了。不過那名追殺你的越將被我施法困在洞窟之中,現在還沒有脫困呢。」

「前輩神通廣大,在下佩服萬分!不過我不小心打攪了前輩的修行,還請前輩見諒!」林達聽到老者輕易就能困住丹境修士,當即認為老者必然是嬰境以上的修士,把老者當做某個隱居閉關的大神通修士,頓時心中一緊。

人族大陸上,許多高階修士為了修鍊某些大神通,或突破修為瓶頸,一般都會選擇一些偏僻和鮮為人知的地方進行修鍊,閉關的時間短則數年,長則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上百年。但這些修士閉關期間都是極為避諱別人的打擾,往往在閉關附近布下厲害的禁制,對擅自闖入者毫不手軟。

「希望這老者不是那種人吧?」林達心中忐忑不安地想到。

「修行?!呵呵,老夫現在的樣子可不是在修行啊。不過你現在的情況可不太好,以你區區地境初期的修為,能在那個丹境越將手裡挺了這麼久,也是不容易啊。先讓老夫給你治療一下吧!」老者先是搖搖頭,見到林達一身傷痛的樣子,隨手一揮,一道金色的霞光忽然向林達照射而去。

林達來不及多想,便被這奇怪的霞光罩住,頓時感到一陣暖意從霞光中傳來。片刻后,他驚奇地發現,身上的傷痕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身體正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起來,連體內耗盡的法力也逐漸充盈。數秒之後,他不但身體恢復如初,更是精神百倍,連法力也微漲了不少。

「多謝前輩相助!」讓林達心中大喜,見到老者舉手投足竟有這麼大的神通,連忙對老者拜謝道。

老者對林達恭敬的表現極為滿意,微微點了一下頭,說道:「林小友剛才提出的問題,老夫現在給你一一解答吧。」

林達頓時一凜,表情認真地聽著。

「老夫的名字有很多,和你一樣,也是來自地球的修真者。」老者頓了頓,竟然說出了這個差點讓林達驚掉下巴的話!

「什麼!前輩也是地球人!!!」林達眼睛掙得大大的,幾乎不敢相信剛才聽到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