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可蘇紫陌哪會眼睜睜的看着她死去。

沒有了族人,她還有她的女兒和兩個孫子。

她生有所戀,又爲何要死呢?

若是她,就是苟活於世,也要在自己的親人身邊。

“龍婆,不要說話,轉化我的修爲,這點修爲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

過了半柱香的時間,蘇紫陌緩緩睜開眼眸。

絕美的容顏上沒有一絲蒼白,有的只是撕心裂肺的傷痛!

收斂了心思,蘇紫陌摘下幾朵迷迭之翼的花朵,拿出一朵血靈芝。

“火焱。”火焱瞬間出現在蘇紫陌的面前。

“變回原形,我需要你幫我煉製丹藥。”

“好!”

火焱快速變成丹爐,蘇紫陌把藥材都放進去。

丹爐底部瞬間燃燒起熊熊烈火。

一盞茶的功夫以後,丹爐裏出現四顆紅色誘人又散發出香味的丹藥來。

蘇紫陌用玄氣吸了出來,放了一顆在龍婆的嘴裏。

龍婆瞬間覺得神清氣爽,她本以爲自己要死了,沒想到下一刻自己卻是精神抖擻的。

“小姐,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龍婆驚訝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笑了笑,“是迷幻森林裏採的千年血靈芝和我的迷迭之翼,都是藥材中的聖藥。”

火焱變回人形,有些擔憂的看着蘇紫陌。

“陌陌,你這是打算去巫族了嗎?”

蘇紫陌一聽,猛的看向他。

艱難的點了點頭,“火焱,我必須去,我不能等到他對櫟兒下手了纔去,若是他對櫟兒下手,我會後悔一輩子,痛苦一輩子的。”

火焱一聽,快速的點了點頭,可要是她出了事,很多人也會痛苦一輩子,後悔一輩子的。

“好,我們都陪你一起去,冰晶龍魔獸的修爲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我們九個人會一直陪你戰鬥到底的。”

“謝謝你,火焱。”

火焱笑得一臉的風華絕代,一身大紅色的衣袍在冷風中似妖似仙,本就俊逸的臉上更加的光華瀲灩。

蘇紫陌把他收回丹田。

她沒有太多時間,她還要救君子兮。

在趕來玉龍村的路上,她用小暖她孃親留下的龍羽保住了君子兮的魂魄。

現在煉製了血靈芝的丹藥,君子兮生還有望了。 “龍婆,我們去接你的孫子和女兒。”

“好!”龍婆起身,把玉龍村的屍體快速的收在空間指環戒裏。

“我要把他們帶回他們一直都期待的家裏去。”

龍婆一臉傷痛!

對不起,族人們!

龍婆傷心的留下了淚水。

這場災難來得太突然了。

讓她措手不及。

蘇紫陌帶着龍婆進了山洞。

接了她的女兒彩兒和的孫子和孫女。

蘇紫陌帶着他們進入了空間指環戒裏。

進了空間指環戒,彩兒的兒子和女兒,文彥和文蝶都非常開心。

剛纔的一場惡戰,似乎對他們沒有任何影響。

蘇紫陌看着他們姐弟兩人。

貴妃有心疾,得寵著! 她三個孩子的童年都是打打殺殺的。

看到他們過得這樣無憂無慮的。

她突然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

進了屋子,看到君子兮奄奄一息的躺在牀榻上。

她很慶幸,刺入君子兮身體裏的是玄冰雪練。

玄冰雪練可以化成白光消失。

所以在君子兮體內留下的創傷不大。

可還是嚴重的傷了她的元氣。

“小姐,她是誰?”

蘇紫陌坐到牀榻邊,將一粒丹藥放入君子兮的口中才幽幽的回答。

“她是我孩子的奶奶,今日我被沐瑯豫設計,刺了她一劍,不過她現在已經沒事了。”

“沐瑯豫,那個愛慕族長的沐瑯豫,他不是死了嗎?怎麼還活着?”

“龍婆,這是一個巧合。”

說完,蘇紫陌把一隻手放到君子兮的胸口。

一心一意,屏氣凝神又全神貫注的把修爲渡入君子兮的體內。

龍婆本想阻止,可看到蘇紫陌專心致志,她又把到了嘴邊的話嚥了回去。

皇上,本宮很會撩 看到君子兮已經恢復正常呼吸了,蘇紫陌才撤回修爲。

看着君子兮胸口上的龍羽上的金光已經消失。

就如落霞說的那樣,這龍羽她們很快就會用上的。

原來所有的事情,很多身帶異能的人都看出來了,只是她還沒有一點自覺。

她們願意幫助她們,她心裏真的很感激。

蘇紫陌看向龍婆,“龍婆,一年之約是爲何?”

得到答案以後,蘇紫陌便會前往巫族了。

三婚 要殺庚樂羽,就必須去巫族。

龍婆目光欣慰的看着她。

“小姐,當初的一年之約,是想讓你的修爲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在去,所以纔會有和小姐的一年之約,當然也是爲了你母親的精元,這最後一片精元其實就在玉龍村,可是幾天以前我發現被人取走了,還有就是這個,這是魂聚,若是你找不到十大天尊,你可以用魂聚和玉龍珠的力量打開木塔族的結界,族長做了兩手準備,除八大玄器和十大天尊,這兩樣也是能打開木塔族的禁地的。”

極品狂醫 蘇紫陌一聽,倒也開心,這樣就省得她從櫟兒他們身上拿回玄器了。

她還有一年之約會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原來只是這個。

也好,十大天尊她也沒有來得及找齊。

“小姐,多年來,我一堅持不懈的等待着,我始終堅信,你和族長都會回來的,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小姐你終究是做到了。” 月上梢頭,今晚的夜特別的冷。

樹枝被北風吹動,遙遙的有幾朵烏雲從遠處壓將過來,氣勢洶洶。

蘇紫陌直到天黑她也沒有回去。

她站在玉龍村的山頭,看着夜空下若隱若現的山峯,一臉哀痛!

她心裏沒有絲毫的糾結,她不會在回去了。

該交代的她都已經交代了。

雲軒今日一定不會放過沐瑯豫的。

若是沐瑯豫死了,庚樂羽會怎麼樣?

她不敢想象,以庚樂羽那瘋狂的報復的心態。

整個天下的人都會不好過。

冷風吹得她三千青絲輕撫着她的臉頰,她一身大紅着衣裙在冷風中衣袂飄飄。

那滿是傷痛的身影在冷風裏充滿的孤寂。

地上的落葉被冷風吹起,同風一起縮在天空中飛舞成一團,終於有幾分深秋的模樣了。

烏雲在天上似乎搖搖欲墜,若不是那月亮託着,恐怕整片雲都要從天上墜落下來罷,月亮和烏雲糾纏着,難解難分。

整個雲城都在月光和雲朵的爭鬥之中忽明忽暗。

凌霄殿裏,一場惡戰還未結束。

幾個時辰的戰鬥,全身傷痕累累讓沐瑯豫的心頭一緊,今日他們想要他的命,這是極有可能。

對面兩人身上撲面而來殺氣叫人心頭髮冷。

濃濃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

沐瑯豫的心裏再次一緊,不,在妍兒醒來之前,他絕對不能死,他必須要見妍兒一面,當面給妍兒道歉。

周圍瞬間靜悄悄的,僅有風聲應答。

沐雲軒和慕容邵峯也好不到哪裏去,兩人身上都受了傷,也是鮮血淋漓的。

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沐瑯豫居然這樣的難以對付。

沐瑯豫聽不清自己的心究竟還逃還是不逃?

他身子踉蹌了幾下,眼前陣陣發黑,血腥味讓他的心裏異常的恐懼,他的修爲已經耗盡,也許是活得太久,他居然有一種很怕死的感覺。

看着天空裏星星點點的光芒,似乎讓他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沐雲軒,慕容邵峯,你們想殺本尊,休想。”

沐雲軒一聽,淡淡的說道:“你現在已經是死人了,你畢生修爲耗盡,現在你不是一直在強撐着嗎!本座到是要看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沐瑯豫冷冷一笑,“沐雲軒,沐家都是出情種的家族,蘇紫陌終究會死,你們兩個也好好享受一下痛不欲生的感覺吧!”

“我們在痛,你也看不見了。”慕容邵峯手中的日月乾坤扇中,鋒利的刀鋒刺向了沐瑯豫。

庚樂羽一看,目眥欲裂。

她快速的透過天烏來到凌霄殿裏。

出手擊回慕容邵峯的修爲。

慕容邵峯被這股強大的力量彈了回去。

猛的驚得擡眸看去。

庚樂羽把沐瑯豫帶到一邊。

“瑯豫。”庚樂羽扶着沐瑯豫,一臉擔憂的看着他。

沐瑯豫卻像被什麼髒東西碰到了一樣。

快速的躲開庚樂羽。

他的動作,讓庚樂羽一愣!

“滾!我沐瑯豫這一輩子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你。”

那嫌棄的語氣令庚樂羽傷心欲絕。

“都一百年過去了,你還忘不掉以前的事情嗎?” 庚樂羽張牙舞爪,好不猙獰。

她手心緊握,似乎要把拳頭攥碎一樣。

沐瑯豫眉頭緊鎖,疼痛讓他彎下腰來,費了極大的力氣才讓自己站穩。

“即使過去了一千年還是一萬年,本尊都不會看你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一眼,若不是你處處設計,妍兒怎麼會離我而去,我和妍兒之間,都是因爲你而分開的,生死無常,此乃規律,殺人償命,此乃規矩,今日本座即使是死也不會要你救,你欠妍兒的,會有人會向你去討。”

他活了這麼久,深知萬物皆貪,不遏便如水氾濫,不止便如火滔天,可爲了和妍兒在一起,他真的什麼都敢做,他想用生生世世去彌補對妍兒的內疚。

“瑯豫。”一道金光裏裏,一個絕美的女子漸漸走了出來。

幾人看過去,驚訝又震驚!

沐雲軒和慕容邵峯恍惚間,似乎是看到了蘇紫陌一樣。

但兩人心裏都明白,她不是陌兒。

庚樂羽見鬼似的看着穆欣妍。

她的腦海裏瞬間失去理智的,心裏頭一片死灰,穆欣妍的出現,沐瑯豫救活她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她怎麼絲毫沒有察覺。

看着穆欣妍緩緩走向沐瑯豫,她就像被沐瑯豫捅了很多刀,捅完了第一刀後,再捅一刀,那一刀刀的讓她的痛的撕心裂肺。

“妍兒。”

沐瑯豫滿眼驚喜!

他對着她忽然緩緩盪漾開一記溫柔無比的笑容,他的黑眸此刻亮晶晶的,似乎在極力的忍受着心裏的激動。

而穆欣妍的出現,他頓時感覺到怦然心動。

就如他第一次見到她的瞬間,那驚鴻一瞥,他便對她一見鍾情了。

“妍兒,你醒了?”按沐瑯豫的預算,妍兒要三天以後纔會醒來。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生怕一眨眼,她就會消失。

“我的精元一但聚齊,又有鳳絕吟的幫助,所以很快就醒過來了。”

沐瑯豫雙眸直勾勾的看着他日思夜想的容顏。

不一會,他露出了愧疚的眼神。

“妍兒,對不起,當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看清楚是你,怎麼也捨不得傷你一分一毫的。”

“我知道。”穆欣妍笑着扶着他搖搖欲墜的身子。

沐瑯豫往地上坐去,這一刻,他如虛脫一般,身上的力氣彷彿瞬間被抽乾了一樣。

這時,夜輕寒和赫雲霆,他們也過來了。

不遠處,柳絮和冷剛也漸漸靠近凌霄殿。

柳絮在見到穆欣妍的瞬間,驚得愣在了原地。

“妍兒,我明白我犯了大錯了,我也明白我不該把自己的情緒和仇恨發泄到別人的身上,讓別人來代替我的痛苦,可只有你醒過來,我的心纔會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