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按理來說,這天河遺迹,乃是蠻荒之地,妖獸橫行,靈草茂密,絕無一片凈土,進入天河遺迹的這五個月的時間以來,柳筱筱等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危機重重,像是這樣廣闊的一片開闊地,倒是前所未有的!

更為重要的是,在這片開闊地之上,柳筱筱隱隱察覺到一股玄之又玄,並且強大無匹的靈力,那靈力之強大,遠在柳筱筱等人之上,並且在無時無刻的籠罩著這片開闊地。

心念電轉間,柳筱筱右手之上,一道水色靈力,瞬間凝聚出一道水刃,朝著遠處的開闊地,襲殺而去!

在近百米之外的虛空中,那道水刃憑空的停止了下來,像是遭受到了某種物品的隔絕打擊!

下一瞬間,眾人再度抬眸望去時,卻見那水刃落地之處,驟然浮現出一道道七色的水波紋般的漣漪,若是從上空俯視,便能清晰的看到一處太極八卦圖,以及一方七色的透明建築!

那透明建築,屹立於那方太極八卦圖之上,建築呈現出神秘的七彩波紋之色,看起來更像是一方水晶塔,足足七層,被那七彩的神秘力量籠罩著,強大無匹!在陽光的折射下,燁燁生輝,散發出強大的靈力,將方圓千米之內的一切,全都籠罩其中! 「小妹妹,你可得小心了,這是太古陣法,七彩玲瓏陣,尋常武者,有入無出,也不知道是誰,竟然有這樣的能力,在此處布下此陣,這其中,一定是個巨大的陰謀!」

腦海中傳來葉九天熟悉的聲音,以柳筱筱的銘文陣法修為,一眼便看出來此處是一道銘文陣法,只是看不出本源深淺罷了,有了葉九天的解釋,她很快便透徹了起來!

「如果是葉姐姐進入其中呢,也絕無生還的可能嗎?」柳筱筱淺淺一笑,問道!

「你這丫頭,腦子裡又是什麼鬼主意,我勸你,千萬不要進入,你姐姐我,對於這七彩玲瓏陣,也只是在古籍見過一二,並不熟知,你還是躲得遠遠的好!別給姐姐惹麻煩!」

從葉九天的口吻中,柳筱筱自然聽到了濃郁的不安與緊張,固然極為認真的點點頭道:「葉姐姐放心,我可是惜命得很!」

然而,她這話話音還未落下,卻見一位身形像氣息極了伏冥的少年,同樣著了一席標誌姓的紫衣,與另一位身著白衣少年,不停的纏鬥在一起,此二人同樣專註於戰鬥,竟是如同沒頭蒼蠅似的,誤闖了那七彩玲瓏陣!

方才那驚鴻一瞥,實在快速了些,柳筱筱來不及做出絲毫的反應,也沒有看清,那進入陣法之人,究竟是不是伏冥!

然而,無論是與不是,只要有那麼千分之一的機會,柳筱筱的心,都在這一刻,徹底的慌亂了起來!

如果說,有人想要在這天河遺迹中,殺死伏冥,那麼,她是相信的,畢竟,伏冥的修為,在三界之中,原本便是極高的了。

再加上這貨處事的風格向來不羈,想來一定得罪了很多人,這些人在天河遺迹之外殺不了伏冥,將他引到這遺迹的陣法之中,再行除去,這心思,不可謂不縝密,也不可謂不毒!

幾乎是在下一瞬間,柳筱筱嬌小的身形,便要如同脫韁的野馬,不管不顧的,就是要衝入那七彩玲瓏陣中!

一直靜靜跟隨在他身邊的火旭,似乎也看出了此處的不妥,眼疾手快的便抓住了她即將離弦的身形!

「此處詭異,柳姑娘不可去!」火旭在這天河遺迹中,已經生存了太久太久的時間,久到他都已經忘記了歲月是一個什麼東西!

然而,在過去這漫長的歲月之中,他卻從未見過這樣一片開闊地,他雖然不是以一位文陣法師,不能看出此處的詭異根源,但單是從這片天地之中籠罩的濃郁靈力,便不難看出,此處詭異,斷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般的簡單!

自從化作人身,見到柳筱筱的那一刻開始,他的一顆心,便已經毫無保留的交了出去,他斷然不能讓柳筱筱有絲毫的危險!

「小妹妹,你可別跟姐姐開這種玩笑,你要知道,此陣,乃是太古陣法,需要至少八位高階銘文陣法師合力而成,並且這八人,要心心相惜,心意相通,且八人要至少具備四種靈力,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此陣,即便是姐姐我,也沒有把握能解,你要三思而後行,斷不可衝動!」

耳邊除卻火旭的阻攔之聲之外,再度傳來了神秘大姐姐葉九天嚴肅認真,言之鑿鑿之聲,柳筱筱的心,卻是一刻也安寧不下來。

反而,火旭與葉九天,越是這百般的阻攔,越是說明,她進入這陣法之中的必要姓!

伏冥是一個高階的武者,可以說,其修為,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三界之中,也算是少有敵手的了!

但他卻不是一位銘文陣法師,更何況,還是這樣的一道太古陣法,八位高階銘文師,如此大的排場,作為一位還算高階的銘文陣法師,即便不是沖著她來的,她也應該去看看才對!

更何況,此番雖然不是針對她,卻也是針對了一個她這一生,最在乎的男人而來,單憑這一點,她便是必須要去的!

武道,原本便是一條布滿了荊棘與泥濘的路,原本便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畏首畏尾,只能一事無成!

「方才我看到伏冥與那個白衣少年進入了這七彩玲瓏陣,此地雖險,於我,卻是不能不去!」

柳筱筱堅定的回眸道!

「我陪姐姐去!」弘文一如初見,初生牛犢不怕虎,不論柳筱筱去哪裡,他都必然跟隨!

「胡鬧,你可知道這七彩玲瓏陣,是個怎樣強大的存在,我雖常年生活在這天河遺迹中,卻也有所耳聞,此陣,有入無出!」

火旭好看的雙眸,緊緊地糾結在一起,儼然不同意此番之事!

「你這隻鳥要是怕了,就不要跟著,在這等著好了,汪也一道去,你要知道,這個伏冥是什麼人,那可是汪人寵的男人,即便人寵不去救,汪也是要去的,汪可是一直都講義氣的!」

茶杯原本便不喜歡火旭,眼下,便更是溢於言表了!

「你……」火旭原想要發作,這麼多年以來,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怕事的人,更何況,是為了柳筱筱,他原想與茶杯分辨幾句,但念及柳筱筱的面子,最終也還是忍了,只是強忍心頭怒火的回眸,換上一種還算平靜的口吻道:「罷了,柳姑娘,火旭陪你一起去,但你要答應火旭,千萬小心!」

現如今的柳筱筱,早已不再是從前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了,火旭對她的好,她心裡都明白,但她的心中,卻已經有了伏冥,那個讓她時刻牽腸掛肚的男人,一顆心太小,容不下第二個人!

所以,站在朋友的角度,她實在沒有任何的理由,讓火旭為了她,去冒這樣的生命危險,最後,柳筱筱還是說出了拒絕的話:「鳥兄,此番兇險,筱筱不才,也算是位銘文師,此番,你不能一同前往,弘文與我有緣,我不想他有事,弘文就交給你照顧了,我與茶杯速去速回!」

此話一出,火旭還未說什麼呢,弘文便是第一個不答應的。與柳筱筱相識,雖然不過數月,但他心裡,早已將柳筱筱當成自己的親姐姐了。 更何況,此番是之行雖然兇險,但他也不是魯莽之人,此行,不光是為了這位親切的柳姐姐,更是為了那位傳說中的伏冥,此行,或許能夠查到父王當年失蹤的原因,故而,此行,於弘文而言,同樣是非去不可的!

「姐姐此話,是要丟下弘文嗎?無論姐姐去哪裡,弘文都是一定要跟著的!」

弘文的堅定,讓柳筱筱感動的同時,卻也無可奈何!

「既然弘文公子也要陪著你去,我自然沒有留下來的道理,既然是這樣,不如一起去吧,大家在一起,也好有個照應!」

這一刻,火旭終於明白,這個名叫伏冥的男人,對於柳筱筱來說,一定異常的重要,即便他再怎樣勸說,也是沒有可能阻止這件事情的了!

他同樣也知道,這太古陣法,有入無出,但若能夠陪伴在柳筱筱的身邊,即便下一刻便要死去,他的一顆心,也同樣甘之如飴!

既然是這樣的話,又何必勸說,或許吧,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告白,未經人事的他,心裡總是相信,只要一直對一個人好,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她就一定能夠明白自己的心意!

眾人最終商議之後,還是決定一起進入這傳說中太古陣法之中,在生死情誼之間,眾人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彼此間的情誼!

柳筱筱感動之餘,整個心,也還是變得再度不安起來,卻又承載著極大的責任,此行,無論是為了伏冥,還是為了這些肝膽相照的朋友,她都必須要全力以赴,破了此處陣法,成功救出伏冥的同時,將這幫朋友們,安全的從此間陣法之中帶出來!

下一瞬間,只見柳筱筱雙手之上,開始漸漸瀰漫上一層濃郁的銀色靈力,那靈力似真似幻,將柳筱筱完全包裹其中,玄之又玄,簡直猶如沉溺在靈力中跳躍的精靈!

銀色的靈力,開始一點點從柳筱筱的身體之中剝離開來,細細密密,猶如千絲萬縷細碎的銀針,又似纏纏綿綿的絲線,朝著百米之外的七彩玲瓏塔,絲絲縷縷的滲透而去!

陽光下,那原本折射著七彩光華的玲瓏塔,竟然在與那銀白色靈力接觸的瞬間,驟然開啟了最強自衛模式,原本七彩的靈力,也在這一瞬間,變成了四彩。

「火系、木系、水系、土系,四系八位高階銘文師,這排場,果然看得起伏冥啊!」

被銀色光團包裹起來的柳筱筱,在上一秒,釋放出了體內的銘文之力,那絲絲縷縷的銀色的絲線物,更像是試探先鋒,這一試之下,柳筱筱的心,也清明了許多!

八位高階武者,並且含有四系靈力,並且每一種靈力,都是這般的強悍,三界之中,這樣八個人,柳筱筱幾乎是在心念轉動的瞬間,便已經猜到了一二!

當年她還是華都學府新生弟子時,新生一班,便有那麼八個人,從入宗開始,便結拜異姓兄妹,共同修鍊,共同生活,要說三界中,有此實力,並且心心相惜之八人,除了這八位,柳筱筱還真想不到別人去!

再加上,此八人,在柳筱筱還未從銀川雪山回來之前,便被神界的太上老君親自帶去了神界,親自教誨!

要知道,太上老君這老頭,那可是三界之中,公認的一階丹藥銘文師,其銘文手段,早就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像是這種幾乎已經失傳了的太古陣法,甚至於神秘大姐姐葉九天都沒有把握,這三界之中,怕是除了這位存在,便不能有第二個人了吧!

這個太上老君,乃是神族的中流砥柱,不知道,他此番之行,究竟意欲何為!也從未聽說,伏冥要有什麼狼子野心,想要攻入神界,神界與伏冥之間,又是在何處結下這般梁子!

如果這個幕後的黑手,當真是這位存在攜著這八位高階銘文師的話,那麼,此番之行,只怕不易!

「李玄師兄,鍾離權師兄,張果師兄,呂岩師兄,何瓊師姐……諸位師兄師姐,若當真幾位蒞臨,還請現身一見!」

柳筱筱渾身上下瀰漫著濃郁的銀色銘文之力,將整個人身體包裹其中,這幾句話,雖然聲音不大,但卻像是絲線般,絲絲縷縷的漫入那玲瓏陣法之中,似乎是響起在每個人的耳中!

「大哥,我們一定要殺柳師妹不可嗎?」

這七彩玲瓏陣,之所以難解,主要是因為這七彩玲瓏針中,足足有八個死門,每一個人死門,都有一位高階的銘文師,親自看護,只有唯一的一個生門,這個生門,是唯一的生門,也是這七彩玲瓏陣,唯一的缺口!

七彩玲瓏陣,有入無處的竅門,也正是在這裡。

如果當真有人解開這七彩玲瓏陣,那麼,這護陣之人,也會遭受到巨大的反噬,所以,陣法的本意,便註定了這護陣八人,絕對不能有絲毫的心慈手軟,但凡有一點點的心慈手軟,不光會害了自己,也會害了這些一同護陣之人!

華都八仙之中,唯何瓊這一位女子,她從出生之日起,便心懷大慈大悲之心,從來都是一個悲天憫人的菩薩。

今日之行,她自己也知道,是要為三界,除去隱患!

但至始至終,她都從未將柳筱筱當做是這惑亂三界的隱患,她與柳筱筱之間,雖然知之甚少,但她卻無比堅定的相信,柳筱筱從來都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也從未如同傳說般,魅惑過聖尊!

方才大哥與二哥那驚鴻一瞥的一戰,一定已經讓柳筱筱相信,前任冥司之主伏冥已經闖入了這陣法之中,他們八人若是現身一見,或許還有轉機,如若不然,只怕這個不知天高的柳師妹,便會硬闖此陣!

眼下,是唯一和解的機會,若是真的等到柳筱筱進入了陣法,所有的一切,便都來不及了。

方才柳筱筱那一手,便已經說明,她柳筱筱,是一位高階的銘文師,她現下的銘文修為,即便是他們八人合力,都不能窺探其深淺! 若是當真到了生死關頭,大戰自然在所難免,只怕到了那個時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傷不傷感情的,倒還兩說,只怕這流傳萬萬年的天河遺迹,必將遭受到巨大的破壞,對於後輩子孫來說,將是一大損失!

在這最後的關頭,何瓊還是想要為柳筱筱在爭取一次,或許,許多干戈,都能在下一瞬間,華為玉帛!

「師尊之令,便是神帝之令,神帝何許人也,柳筱筱的命數,他早已瞭然於心,我知你悲憫,但不可為了一個人,而將天下之人,都陷入危險之中。萬萬年前之事,斷不可在現!」

「可是,柳師妹她畢竟不是當年不是當年的葉九天,又何苦……」

「沒有可是,服從天命,這是你我現在能做的唯一的事情了,若聽之任之,三界大亂,你我便是罪魁禍首,不要忘記,這段時間以來,師尊苦心的栽培,你我,也斷然不能辜負了神帝陛下的信任!」

七彩玲瓏陣中,八位高階銘文師,的確正是當年的華都八仙,這八人,的確都是驚才絕絕,難得一見的天賦強者!

然而,這八個人,最終還是成為了神族手中的一把利劍,成為了那些所謂的正義之士手中的一把利劍!

有時候,他們自己做下的事情,甚至於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對的還是錯的。

什麼是正義,什麼又是邪惡,有時候,他們甚至會去想,難道為了一件還不知道會不會發生的事情,便去傷害一個魔界天才,難道說,這就是所謂的正義,反之,便是邪惡嗎?

所謂的天命,究竟又是一個什麼樣子,這一系列的問題,甚至於他們自己,都不甚不明白。

但每當他們困惑時,腦海中卻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告訴他們,神界,乃是三界正統,神帝乃是唯一的天子,是唯一一個能夠平衡三界之人,既然神帝陛下已經確認了柳筱筱惑亂三界的命格,那麼,他們,便只能無條件的服從!

七彩玲瓏陣之外,柳筱筱的心念,也在一刻不停的轉動著!

柳筱筱心裡清楚,這七彩玲瓏陣中,一定就是這八位存在,她這樣一席話,也是給大家留下最後的面子,若是能夠化干戈為玉帛,自然是好,若是不能,她也從來不在乎這些所謂的同門情誼!

等了這樣久的時間,卻也不見玲瓏陣中有人回話,柳筱筱的心,也在這一瞬間,徹底變得堅硬起來。

她向來都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而伏冥,便是她最大的逆鱗!

既然是這樣的話!

「得罪了,諸位!」

柳筱筱大喝一聲,渾身上下銀色的銘文之力,再度爆發,猶如洪荒猛獸般,瞬間在那玄之又玄的空間之中,殺出一條血路來!

柳筱筱那一襲紅衣的身影,瞬間便闖入了那七彩玲瓏陣中,她的身後,緊緊地跟著火旭、茶杯、弘文,兩人一狗!

片刻之後,華光一閃,柳筱筱等人便徹底的進入了玲瓏陣中,眼前的景象,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就在柳筱筱進入七彩玲瓏陣的后一秒,數月以來,一直四下尋覓柳筱筱蹤跡的伏冥,終於現身了,在柳筱筱那一襲紅衣閃入玲瓏陣法的后一秒,伏冥那一襲紫衣的身形,同樣毫不猶豫的闖了進來!

「不好,是伏冥!」

何瓊眼睜睜看著伏冥硬生生的闖入了玲瓏陣,一張絕美的容顏之上,瞬間閃過一絲不安,繼而道:「大哥,當真要如此嗎?這位前任冥君,那可是維護三界多年平衡之人,即便是神帝,也曾經說過,不要傷及他姓命的,眼下陣法還未正式開啟,收手吧!」

無論怎樣說,大家也是同門一場,以何瓊的心思,實在見不得這同門之間的殘殺,眼下七彩玲玲陣還未正式開啟,現下結束,一切都還來得及,若是真的等到陣法開啟,只怕血流千里!

那,絕對不會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不,神帝雖然說過,盡量不要傷害這位存在的姓命,但他若是一意孤行,非要為了這個女人,平白搭上自己的姓命,那麼,也是他天命之使然,大道之路,總會有人要犧牲。即便是前任冥君,也沒有例外!」

不是李玄心狠,而是來此之前,師尊便早已是千叮萬囑,這個柳筱筱,命格之中,便是要惑亂三界的,斷然留不得!

若是前任冥君當真阻攔,那麼,師尊也願意以自己的姓命去賠償前任冥君的姓命,這,該當是一種怎樣的情懷,單單是這情懷,便已經值得他們學習,值得他們為之,不顧一切!

這,才是中流砥柱,願意為了三界安寧,將一切的罪過都攬到自己的身上來!

師尊如此,他們這些做徒兒的,自然也不該畏首畏尾!

念及此,李玄不在此意,堅定的聲音攜裹著萬千的靈力,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中:「開啟陣法!」

「是!」

七彩玲瓏陣的八個死門,伴隨著李玄這一聲開啟陣法,每一位高階的銘文師,都在這一刻,釋放出了自身最為強大的銘文之力!

這七彩玲瓏陣,本身便是太古陣法,需要高階銘文師之間配合的同時,更需要參與的銘文師們,都擁有超強的銘文之力,想要開啟此間陣法,原本便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陣法一旦開啟,這八位高階銘文師,無論願意與否,都從這一刻開始,徹底坐上了同一條船,成為了一條船上的人,他們必須齊心協力,不是這陣法之中的人死,便是他們八人亡!

所以,即便何瓊的內心,再如何的不願走到你死我活的地步,現實,卻都已經將她逼上了最後的絕路,她只能跟隨七位一起,全神貫注的開啟陣法!

此間太古陣法,開啟之後,便沒有終止的可能!

下一瞬間,八個死門徹底封死,銀白色的銘文之力,漸漸瀰漫在七彩玲瓏陣的每一處角落。

所有進入陣法之中的人,也都在這一瞬間之間,徹底陷入幻境之中! 柳筱筱四下望去,她現在似乎正處於一處被強悍銘文陣法隔絕開來飯擂台之上,擂台對面,一位身著黑甲的少女,手執黑色長鞭,正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

從這黑甲少女的年齡與渾身繚繞的戰鬥力來看,這黑甲少女的真是戰鬥力,應該與柳筱筱外表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在同一個水平之上!

柳筱筱還還不急多想些什麼,耳邊響起一聲毫無徵兆之聲!

「比武開始,生者晉,死者隕!」

那陰沉的聲音,如同九幽地獄傳來的惡鬼哭號,但卻又似乎攜裹著眸中難言的魔力,讓人無以抗拒!

直到這個時候,柳筱筱這才驚訝的發現,她的四周,全然都是一模一樣的擂台,每一個擂台上,似乎都在無時無刻的進行著生死對決!

成功活下來的人,立刻便會進入一個新的擂台,開始一場新的戰鬥,而死去的人,只會化作一縷青煙,徹底消失,當真是死得連渣都不剩!

柳筱筱與那對戰的黑甲少女,似乎都沒有率先動手的意思!

柳筱筱四下望去,身處的擂台,似乎被某種神秘的銘文陣法包裹著,每一個擂台之間,相隔不遠,被一道水波紋般的銘文之力牆隔開,柳筱筱在百米之外的不遠處,看到了正在戰鬥中的弘文!

這一刻,柳筱筱這才算是真正體驗了一把,什麼叫做雞犬相聞,但老死不相往來!

她與弘文之間的擂台,分明隔得那樣近,柳筱筱甚至能夠清晰的看到弘文稚嫩容顏之上沁出的,那細細密密的汗珠!但柳筱筱卻無法以神識洞悉擂台之外發生的一切,她聽不到弘文的聲音,也感受不到弘文的生命跡象!

看來這傳說中的太古陣法,果然厲害!

這一刻,柳筱筱的心頭,幾乎是情不自禁的感嘆,如此看來,她對於銘文的認識,還真是知之甚少,三界之中,奧妙無窮,她還需要繼續努力才行!

震驚之後,柳筱筱不得不在此觀察起了身邊的每一處角落以及那瀰漫虛空中的銘文之力!

柳筱筱發現,所有出現在擂台之上,與外界攻入武者之間戰鬥的虛擬武者,在戰鬥力以及戰鬥風格上,都與攻入之人,完全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就像是她0眼前這個黑甲少女,從表面上來看,黑甲少女同樣也是一位火系武者,修為在四階武帝左右,與柳筱筱現下表現出來的實力,不相上下!

這便是銘文的精妙絕倫之處了,以攻入之人之矛,攻攻入之人之盾!

只可惜,陣法就是陣法,即便在如何的精妙,也只是人為的,不能很好的把握時機,應對變數,而柳筱筱,便是這三界之中,最大的變數!

她雖然表面看起來,是一位四階武帝,然而,她真實的修為,卻以及逼近了九階,距離一階武聖,也就是傳說中的歸元之境,僅有一步之遙,這樣類似於克隆般的武者,又如何能夠是她的對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