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看了一眼秦雲,只見這傢伙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只好悻悻道:「那個……不好意思啊,我真不知道竟然會有這麼多人!」

看得出秦雲此刻真的是有些懊惱了,但卻絲毫不影響他的興奮。

「算了,來也來了,隨便看看那什麼公主就離開吧。」紀羽還能說什麼?只有嘆一口氣了。

然而他這句話卻像是引爆了在場所有等待之人的情緒一般,許多人忽然面色不善的盯著紀羽……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以為公主是你想看就能看的?還隨便看看,這是對公主的不尊重!」

「就是就是!像你這樣的人趕緊滾出去,別佔了我們的位置!」

「次奧!說到這麼勉強,來到這裡誰不是為了見公主一面,難道你以為你裝清高公主就會理你了么?真是痴人說夢!」

「就是!就是!不識好歹的傢伙,言語上竟然還敢對仙子不尊重!」

真是一波激起千層浪,紀羽這一句話直接便引爆了這些等待的人的情緒,因為他說得實在是有些太隨意,太輕浮了,這不是這些公主護衛隊的人能夠忍受的。

罵聲,嘲諷聲不斷的傳來,讓得紀羽一陣無語……

這些不是學院的修鍊天才么? 只做承少的心尖寶 怎麼現在看上去就像是吃了春藥的小癟三似的,一個女人,真的能讓他們瘋狂到這種地步?

「行了紀羽,別說了,不然要被罵死了!」秦雲只有小聲的對紀羽說道。

紀羽無奈的點了點頭……他算是見識到了群眾的力量了。

大概等了一刻鐘左右的時間,忽然,一道戰氣從內閣之中傳來……

內閣中的一扇門打了開來,一道倩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頓時……所有人眼睛都有些直了。

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女走了出來,全身的肌膚晶瑩如水,一雙丹鳳眼,一對柳眉畫在眼上,異常的漂亮,高挺的瓊鼻,嚶紅的小嘴,似乎一切的美好都聚集在了這麼一張絕世傾城的臉上了……高挑的身材,讓無數人痴迷。

有一青年站在她身後一小步,跟她一同走出,青年的眼中,那儘是迷戀的神情任誰都看得出他對少女的喜歡。

而此刻,紀羽臉色卻是微微一變,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少女……

「竟然……是她?」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仙般的人兒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引爆了所有人最後的興奮。

一陣陣呼喊聲傳遍了整個內閣。

少女面無表情的在這些人的身上環繞了一遍,最後露出幾分淡淡的笑意。

她的腰間懸挂著一把匕首,看上去就如同一個俠女那般。

「公主,我們先離開這裡吧。」這時,少女身邊的青年忽然開口說道。

這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實在是讓他感覺不舒服!這些人算哪根蔥?怎麼敢這麼肆無忌憚的在他心中的女神身上掃來掃去?這讓他感覺到非常的不爽。

「恩。」少女淡淡的點了點頭。

此時,便見青年一步踏出,站在了少女的面前,他最享受這種感覺,他覺得他能為公主帶來一種安全感,總有一天,公主能夠看上他。

「諸位,請讓一下,公主要離開了!請讓出一條路來。」青年的話語這種充滿著不容置疑的堅定,頗有種居高臨下俯視眾人的感覺。

https://tw.95zongcai.com/zc/62828/ 而此時,這些人還非常配合的讓出了一條路。

你說愛情不過夜 「哼,真是一群卑賤的牲口!」

青年心中不由鄙夷,他回頭便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公主。」

少女點了點頭,一步便朝著門外走去。

而就在此時……

「霸門紫家紫圖雄聽聞若溪公主回歸學院,特來送上薄禮一份!」

旋即便見幾個戰將強者從大門之中走進,臉上傲氣凜然,一人見到公主,眼睛不由大亮,心中更是震驚無比,他這是第一次見到公主,也發現這公主的確是驚艷之人。

那種震驚只在臉上留存了一下子便是消失了,他知道,霸門門主紫圖雄還在追求公主,若是他插手的話,那他就不用活下去了。

想到這裡,他臉上帶著幾分笑容,手中拿著一個錦盒便朝著公主的方向走去。

那公主身邊的青年眉頭微皺,正欲攔截,卻見公主阻止。

「呵呵,既然是紫兄,那也不需要給若溪送禮了,你且回報紫兄,紫兄之心意若溪已經收到。」

仙女第一次說話,直接讓無數人如痴如醉,這是多麼美妙的天籟啊!不愧是完美之人,他們心中高不可攀的存在。

「聽到沒!聽到沒,寧仙子是不是很美,怎麼樣,你沒後悔來吧!」秦雲不斷的在紀羽耳邊說道,話語中有自豪,有興奮。

一邊的紀羽卻直接無語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寧仙子竟然就是當初在煉器閣那裡見到的寧若溪!的確,他第一眼見到寧若溪是有種驚艷的感覺,但他已經有了慕芊芊,所以並不怎麼待見這位公主,在那一次之後他也沒有再見過此人了。

沒想到竟然又在這裡見到了,而且更讓他在意的是……紫圖雄竟然派人來了,看上去,紫圖雄怕也是在追求這位公主了。

「喂!紀羽,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啊,你不會是真的愛上公主了吧?」秦雲的聲音又傳來了。

紀羽微微一怔,旋即又淡淡的搖了搖頭:「呵呵,我身邊已經有芊芊了。」

「那還差不多!芊芊姑娘也不比寧仙子差,而且寧仙子可是我們的女神,說實話,就算你想追她,那也是不可能的了……你看,她由始至終都沒有多看我們一眼呢!」秦雲嘆了口氣,對於紀羽的運氣他還是非常羨慕的,他見過慕芊芊,的確跟寧若溪不相上下。而寧若溪連看都沒有看過他們一眼,他便知道,這種佳人是那種可求不可得的存在。

看到秦雲這幅模樣,紀羽便是一陣無言……到底是來修鍊的,還是來找媳婦的?

另外一邊,紫圖雄派來的那人慢慢的將手中錦盒打開,兀然……一陣金光大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把匕首安靜的躺在錦盒之上,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更是讓無數人為之心動。

「神兵,這是一把神兵!」有人驚訝的喊出。

他們心中震撼無比,沒想到紫圖雄為了追求寧若溪公主,直接便拿出了一把神兵,這代價未免也太高了吧?但與此同時……他們心中也是一陣黯然,他們,終究是沒有任何機會的啊!

「公主,紫圖雄師兄見公主身上並無合適神兵,因此特地獻上這蝶影匕首,希望公主喜歡。」那戰將強者非常有禮貌的說道。

這一次可是直接送出了一把神兵啊!他相信,就算是大家族的小姐都會為之色變的!這公主應該也不會例外才對。

然而……他卻失望了。

只見寧若溪臉上出現了一抹驚訝,但那驚訝僅僅是一閃而過,而後又恢復了那面無表情的樣子。

「多謝紫兄好意,只是若溪身上已經有防身之物,這蝶影匕首怕是不適合若溪配用了。」說著,寧若溪還特地將懸於自己腰間的匕首拿上一拿。

驚訝!錯愕!

所有人都有些意外的看著寧若溪……這樣就拒絕了?

這可是一把神兵啊!就算身邊已經有兵器了,難道還能比得上一把神兵?就算比得上,那多出一把神兵也是好事吧,寧仙女竟然當眾便拒絕了?

他們都不敢相信的看著寧若溪,而那戰將強者也有些錯愕……被拒絕了?

這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啊!

「公主,這可是紫師兄特地為你挑選的,並不是隨便的一把戰器就能比擬的,請公主收下。」沒有辦法,那戰將強者只有強調著說道。

然而寧若溪眉頭微微一皺:「若溪已經說過了,這把匕首怕是不適合若溪配用。」

這一回……非常明顯的,眾人都聽得出其中意思!寧仙子是當眾拒絕了紫圖雄!

他們心中也是高興,起碼心中女神並沒有被任何人求得,與此同時他們又升起一種無力感……紫圖雄何許人也?幾乎是學院的天之驕子,身後還有一個紫家!勢力之大,天賦之強,整個學院除了戰無雙之外還有誰能比肩紫圖雄的?

這樣的人都被拒絕了,那他們還有機會?

紫圖雄派來的那個戰將強者神情一滯……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一時間,他竟然不知如何是好。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此時,內閣之中是一片安靜,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

寧仙子直接拒絕了紫圖雄,現在,紫圖雄派來的這個人又該怎麼下台?

白波本來來這裡就是為了出出風頭,見見傳說中學院第一美人的容顏,順便為紫圖雄做一件事情,這樣他今後在學院才能好過。

原本以為這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但他卻沒想到……

自己竟然直接便被拒絕了?這個女人是誰?連紫師兄都看不上?

看不上歸看不上,但現在,他又該怎麼下台?這麼多雙眼睛盯著自己,自己卻被弄到這個尷尬的地步,還想出風頭?沒被人笑死已經很不錯了。

「公主!這是上好的神兵……絕非公主手上這破爛之物可以比擬的,請公主三思!」

咬了咬牙,白波繼續說道。

這時,眾人都明白,白波這是硬著頭皮上了。

寧若溪眉頭微皺,顯然是有些不樂了,看了看那蝶影匕首,又看了看自己腰間懸挂之物……

她忽然想起在煉器閣的時候,一個長得還算清秀的少年,在辛苦為自己煉器的模樣……那副認真,執著又有些可愛的樣子,最後煉成的一把匕首,她心中便起了一種莫名的感動,儘管那是自己用報酬換來的。

寧若溪身邊的青年看出寧若溪的神情不對,當即便站了出來,擋在寧若溪的面前,對白波喝到:「寧仙子都已經說了不需要你的東西,還不離開?」

白波眉頭一皺,人家寧公主都沒有說話,你這一個小跟班跑出來做什麼?太不識好歹了吧!

心中不樂,他輕喝一聲:「這是公主之事,無需你管!若是耽誤了紫師兄的事情,呵呵,誰也保不了你。」

威脅!這根本就是非常明顯的威脅!但也沒有人敢說什麼。

重生之不是冤家不聚首 紫圖雄獻寶,誰敢阻擋?難道這青年真的不知道紫圖雄是誰?

這時,青年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白,紫圖雄他自然知道是誰,但……他也不甘心看著紫圖雄去追求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啊。

就在這時,寧若溪終於開口了:「不用再說了,替我謝謝紫兄好意吧。」

「寧仙子,這真的是上好的神兵,絕非那破銅爛鐵之物可以比擬的!」白波咬牙,又說了一句。

寧若溪這回真的是有些怒了,一而再的說這樣的話,這讓她越來越惱火。

而就在她準備出聲呵斥的時候,一個聲音卻先傳了出來。

「我kao!你這傻叉哪裡冒出來的,到底識不識貨啊!敢說我煉製的是垃圾?」

這聲音如同一聲驚雷,從人群中炸響而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寧若溪臉色忽然一變,急忙循聲望去,臉上頓時出現了幾分欣喜……

「紀羽,你這是幹什麼啊,低調,要低調啊!」秦雲直接就被紀羽嚇了一跳,這什麼情況?紀羽怎麼突然就跳出來了,難道想以此吸引寧仙子的注意?

「我艹!怎麼又是他啊,這小子是不是神經病啊!就算要吸引寧仙子的注意力也不是這麼做的吧?」

「這匕首是他煉製的?開什麼玩笑!就算是頂級的煉器師都不一定有機會為仙子煉製戰器,他竟然說是他煉製的?」

「哼!我看他根本就是在嘩眾取寵!仙子隨身佩戴之物,豈是他有這個資格煉製?更別說他還不一定是煉器師!」

「快讓他滾出去吧,真是丟了我們的臉!」

人群中,無數人對紀羽嗤之以鼻,非常鄙視紀羽的這種嘩眾取寵的做法,當然,也有人佩服紀羽,臉皮這麼厚的人,世間少有啊!

在人群當中,秦雲已經阻止不了紀羽了,因為紀羽已經走了出去,這讓他非常的懊惱,沒想到紀羽竟然也會有這麼瘋狂的時候……早知道不帶他來了!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紀羽要被寧仙子呵斥的時候,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卻是發生了……

「呵呵,紀兄,沒想到我們竟然又見面了,這是不是代表我們有緣呢?」寧若溪對紀羽輕聲一笑。

安靜,絕對的安靜!

四周死一般的安靜!

怎麼回事?什麼情況!!寧仙子笑了?笑得那麼美,但竟然是對那個臉皮極厚的傢伙笑的?

這不可能吧!不可能!他們心目中的仙子,怎麼會對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傢伙笑!

「太瘋狂了,怎麼回事!該不會真的是那小子煉製的吧!」

「不可能吧,我不能接受……讓我死了算了吧!」

「卧槽!我眼睛有問題了吧?」秦雲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

看著這一幕,所有人第一反應就是錯愕……

而且寧若溪剛剛的話語似乎還是充滿了曖昧的那種,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有內幕!

但他們打死都不願意相信,這小子會跟寧仙子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有的目光都死死的定格在紀羽的身上,尤其是寧若溪身邊那青年的眼神,若是眼神可以殺人,紀羽保證被他殺了無數次。

在眾多目光的環視之下,紀羽卻是臉不紅心不跳的。

他抬頭,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寧若溪,而寧若溪也在看著紀羽,臉上竟然出現了一抹紅霞。

聽……這是心碎的聲音。霎時間,在場的幾乎所有男人的心都要碎了,不會真的有內幕吧!不可能,不可能!!!

「不是有緣,只是我覺得你不應該將我煉製的東西這麼用!」而就在此時,紀羽開口了。

語不驚人死不休!

就在別人以為紀羽會曖昧的回復的時候,卻沒想到紀羽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真是一個不懂風情的傢伙啊!寧仙子怎麼可能會對這種傢伙有興趣呢?

寧若溪顯然也沒有想到紀羽會跟她說這個,她錯愕了一下,旋即看了看懸於腰間的匕首,有些調皮的笑道:「那該怎麼做?你煉製的東西,我不是該戴在身邊么?」

有姦情!絕對有姦情!

這時,傻子都聽得出寧若溪的意思了,那話語,簡直是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柔情與曖昧,這時,所有人的心都碎了一地……女神,竟然喜歡上別人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妖精!」

看著寧若溪,紀羽心中嘀咕了一句。

好在他對美女的抵抗力變高了,這才能做到在寧若溪面前面不改色,臉不紅心不跳。

看到紀羽的這幅模樣,寧若溪心中暗自偷笑,這傢伙果然跟之前一樣。

當初她曾經幾次回到意念師公會的煉器閣,想要尋找紀羽,但一直都沒有找到。

沒想到這一次竟然直接就在這裡見到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緣分?

想到這裡,我們傾城傾國的公主那絕美的面容上,竟然又多了幾分紅霞……這把匕首她帶在身上已經有幾個月的時間了。

在她出任務的期間,這把匕首每次都是在最關鍵的時刻救下她的命,所以對這匕首,她的感情是特別深的,看到匕首,不由也就想起了煉製它的那個人,對於紀羽,寧若溪心中是一種難以言明的感情,似乎只有在這個少年面前,自己才能恢復原本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