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張金剛自覺比起黃青,他只欠了一個好的出身,但實力並不會比黃青差多少,加上在完美的時機下有心算無心。

黃青是死定了!

「哈哈,多謝這位玄天宗的師兄為我解決了守在這裡的妖獸,為我送來第一道氣脈。」槍芒臨近黃青的一刻,張金剛暢快地大笑道。

出到去如果讓其他人知道他殺死了一個玄天宗的弟子,他就要成名了!

黃青伸出一手,探向長槍。

張金剛以法術「大海無量」凝現而成的籠牢似乎並不能阻礙黃青的動作。

張金剛先是神色一凝,然後嗤笑一聲。

「結丹期的修士也不敢這樣徒手接我的一槍,真是狂妄,你死定了。」

晶藍色的槍芒率先點在黃青探出的手,卻沒有留下痕迹。

張金剛面色微微一變,但長槍仍然去勢不止。

呯!

黃青將長槍穩穩握在手中。

「怎麼可能!?」張金剛這下才是真正的面色大變,心中升起一絲驚懼。

黃青將長槍一扯,連帶著手握長槍的張金剛也被他扯近。

張金剛當機立斷就鬆開手中的法器,運起全身真元……轉身就逃!

「玄天宗,果然不可力敵,只能智取,回頭還是按照計劃,合我們八宗之力慢慢收拾他們,到時再拿回我的水龍槍!」

這個念頭如閃電般在張金剛腦海中劃過。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

黃青淡然的聲音在張金剛身後響起,下一刻他一掌拍在張金剛的背後。

啪!

張金剛如受雷擊,吐出一口血,逃到湖中上空的身形直直落下到水中,已是死透。

黃青落回到島上,沒有再多看水中那道身影多一眼。

張金剛本身就是奔著殺人奪寶而來,技不如人也是無處可怨。

超級私服 再加上昨天晚上就數他和葉龍哲跳得最歡,黃青自然不會留手。

他先收走水走了水蟒的內丹,然後發現張金剛手中的法器也是好貨,上品法器,收了。

然後黃青走到翡翠玉樹邊,拿出了王通交給他的乾坤氣袋,他將氣袋打開,青木氣脈果然呼的一聲被吸進氣袋之中。

黃青見青木氣脈已被吸進去,就收好乾坤氣袋,然後打量著眼前的這株翡翠玉樹。

他看不出這翡翠玉樹是什麼品階,但既然有妖獸守護,必然是有價值的靈植,自然得收走。

他從紫金戒中拿出了為此行早有準備的鐵鍬,小心翼翼地將翡翠玉樹,連及它根部的泥土,一起鏟起,再收進紫金戒中。

見到所有有價值的都被他收了以後,黃青滿意地拍拍手,離開此地。

……

黃青越過了兩條山脈,來到了一個處亂石推砌而成的廢墟。

他凝視著廢墟中央的一座神祗石像頂的銀色氣流。

「果然是一道地階氣脈。」

他剛剛遠遠地就看到那升到十多米高的銀色氣流。

石像是一尊手持大刀的的神將,而其上空的人形氣脈,亦是好像一把長刀一樣。

「地階的刀之氣脈,那麼有守護氣脈的妖獸嗎?」

黃青好奇地環視四周,卻不見有任何的妖獸的痕迹。

他踏前幾步,進了廢墟的範圍,石像彷彿活了過來般,雙眼的位置亮起兩道紅光。

石像咯吱作響,無數石碎開始剝落,掉到地上,石像最後化作了一個金甲神將,手中的長刀爆起燃燒的靈火,金甲神將舉刀指向黃青。

黃青微微一愣,這是什麼,金甲神將就是守護氣脈的存在?看氣勢,竟然一點也不弱於剛才的水蟒。

「這是戰甲儡傀。」似是知道黃青的疑惑,一道悅耳誘人的聲音響起。

黃青看了一眼在古樹后現出身形的紫衣女子,沒有意外之色,輕輕一笑。

「我還以為你會在我打敗它后才會出來偷襲呢。」

仍然戴著面紗的紫衣女子黛眉輕皺,本以為自己的出現會令黃青吃了一驚。

「不應該看得穿我的斂息之術呀,難道是在強裝鎮定?」紫衣女子想了想,又肯定了這個可能,她有自信那傳自千機門的斂息之術,就算是玄天宗的精英弟子,也不可能看得穿。

「不用這麼緊張,我只是路過的,沒興趣跟你搶這地階氣脈。」紫衣女子嘻嘻一笑。

「那恭喜你暫時撿回了一命。」黃青微微一笑。

「果然還是如昨天般狂妄。」紫衣女子似是沒有被黃青的說話氣到,反而笑道:「反正我只是告訴你一下,將這戰甲儡傀打碎,就可以收走那道氣脈,我先走了。」 黃青見紫衣女子似乎對這裡十分了解,目光微微一動。

「等一下。」

黃青問道:「你知道這個戰甲儡傀是誰放在這裡的嗎?總不能是荒龍府吧。」

受玄天宗和八大二流宗門共同為秘境設立的陣法所限,荒龍島秘境每年只能開啟一次,因此就算是荒龍府也不可能有機會將戰甲儡傀放到這裡。

「我們也算是競爭對手吧,為什麼我要告訴你?」紫衣少女回頭看了黃青一眼。

「我試著問一下而已。」黃青聳聳肩。

意外地,紫衣女子想了一下,竟然點點頭道:「也罷,你問的不算什麼重要的秘密,告訴你也無妨。」

「這個地方其實遠在荒龍府出現之前,屬於一個已經消亡的上古宗門,是那個宗門為築基期弟子設下的試煉之地,這個戰甲儡傀自然也是那個上古宗門遺下的,之前一直沒有氣脈出現在這個廢墟,所以也沒有人踏進來激發戰甲儡傀。」

紫衣女子撥了撥她耳側的髮絲,然後道:「我就不阻礙師兄你去奪取這個地階氣脈了,告辭。」

然後她腳尖一點,身影掠飛而去。

遠離了廢墟之後,紫衣少女嘴角閃過一抹狡黠笑意,她剛剛與黃青之間的對話三分假七分真,她知道其實只要破壞掉戰甲儡傀眉心上隱藏的一個靈印,戰甲儡傀就會陷入沉睡狀態,卻沒有告訴黃青這點。

這個戰甲儡傀極為高級,以蠻力打碎的話要花費的功夫和時間甚至要比擊殺同境界的妖獸要多。

「這樣應該能拖住他一段時間吧。」紫衣女子喃喃自語道。

她的身法極快,充分發揮了長腿的優勢,宛若鬼魅,似是有目的地不斷前掠,終於視野之內出現了兩個勉強可見的身影。

「還好沒有跟丟他們兩個。」

黃青凝視著紫衣女子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他剛才在到達廢墟之前,已經察覺到了有兩個人路過廢墟,卻對這裡的地階氣脈視而不見,徑直離去。

而那兩人正正是往同一個方向離去,所以說紫衣女子是在跟蹤那兩個人?

「如果是兩個人一起行動的話,倒是很大機會是荒龍府的那兩個弟子,紫衣女子又為什麼要跟蹤他們?」

黃青發現自己好像無意中見到了一個有趣的事,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反正他們的方向,應該也是島的中心。

不過他要先拿了這個地階氣脈再說。

戰甲儡傀似乎是以這個廢墟作為警戒範圍,只要不踏進廢墟,就不會受到它的攻擊。

黃青決定了跟上去看看是怎麼一回事,沒有浪費時間,身形暴射而出。

轟然一聲巨響。

他的拳頭穿過金甲神將,戰甲儡傀碎成一地。

紫衣少女寄以厚望,希望最少能拖著黃青好一會的戰甲儡傀堅持不過一秒鐘。

黃青直接用乾坤氣袋收走了地階的刀之氣脈后,沒有有浪費時間,往紫衣女子離去的方向直追而去。

……

荒龍島的中央,一座荒原深谷。

深谷之中,令風雪盤坐在地上調息真元,她身披的裘皮披風隨真元的波動的飄揚,眉宇之間縈繞著冰冷的殺氣,似乎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

她的身後追來了三道身影。

分別是來自紫陽閣的葉龍哲、靈農宗的方大雲,以及玄月道的孫三峰。

三人似是有點忌憚於令風雪的實力,停在了三百米外,不敢再向前。

手持銀色鋤頭模樣法器的方大雲喝問道:「令風雪,你敢殺了蔡兄,我們一定會為他報仇的。」

方大雲說的,正是來自藥王谷的蔡山。

「你和蔡山兩個人就那麼有自信敢偷襲我,之後見不是我的對你,你還丟下蔡山獨自逃命,現在還有臉說要幫他報仇?」

「來啊,我就在這裡,不敢上?」令風雪冷笑一聲。

顯然剛才三人已經與令風雪交上手,卻不是她的對手。

方大雲氣得臉色漲紅,大罵道:「胡說八道!」

「方兄稍安勿躁,她囂張不了多久的,我已在山谷外留下記號,其他人見到之後很快就會趕來集合的。」葉龍哲手持長戟,冷笑一聲。

雖然意外地少了藥王谷的蔡山,千機門的司空月多半也不會追尋記號而來,但他們還有大海宮的張金剛、東山盟的齊岳,以及鑄劍山莊的蕭凌峰。

葉龍哲很有自信,合六人之力,要對付令風雪還是輕易而舉的。

特別是張金剛,實力甚至不弱於這裡三人之中最強的他。

葉龍哲這一刻甚至覺得方大雲賣了蔡山,實在是一步好棋,據最先找到令風雪的方大雲所說,她現在身上至少有四道人階氣脈、兩道地階氣脈。

少了蔡山,他們殺了令風雪之後還少了一個人來分戰利品呢。

「放心,有我玄月道獨有的千里尋跡之術,她是逃不了的。」孫三峰手持一個羅盤法器,自通道。

頃刻間有兩道長嘯聲傳來。

三人回頭一看,卻是東山盟的齊岳,以及鑄劍山莊的蕭凌峰一同到來。

「三位,我們沒來遲吧?」

「齊兄、蕭兄,來得正好。」葉龍哲長笑一聲。

「張兄呢,沒跟你們在一起嗎?」方大雲問道。

齊岳和蕭凌峰皆搖頭。

「我還以為他一早與你們會合了呢。」齊岳說道。

「五個人……」葉龍哲目光微微一皺,盤算了一下雙方的實力,然後點頭道:「應該夠了,我們上吧,不要再讓令風雪繼續調息真元,回復實力。」

他指向不遠處盤坐在地的令風雪,四人點了點頭。

五人真元同時悍然爆發,身形朝令風雪暴掠而去。

令風雪睜開雙眼,眸中有青色雷霆暴閃而過。

見到直衝而來的五人,她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蔑然的笑意。

天降萌妃:皇叔,寵翻天! 「可惜了,你們如果等多一個人的話,說不定還有一點機會。」

令風雪站起身,手掐出一個玄奧的法印。

「青木龍魂·青龍印。」

渾厚的青色的真元噴薄而出,以令風雪為中心,瘋狂凝現,最後化作一條栩栩如生的青色龍形。

青龍爆發出強橫到極點的氣勢。

葉龍哲、方大雲和孫三峰都忍不住面色一變,似乎剛才三人和她的交手,令風雪並沒有用出真正的實力! 山谷之內,一片狼藉。

崩碎的石塊,橫斷的古樹滿地都是,本來平滑堅硬的地面現在也布滿了無數陷了下去的地坑。

五股不是築基期九層就是築基期十層的強大氣息,不斷爆發著強大的真元,仔細一看,卻全都是採取著守勢。

全因中間的青龍實在太過強橫,青龍所過之處,真元洶湧,山石崩塌,悍猛至極。

令風雪手掐青龍印,青色真元環繞,彷彿真的化身成一條真龍,以一敵五,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葉龍哲手中的長戟舞得密不透風,頂著一個真元凝成的光盾,然而每次青龍掃過,他都如受重擊般真元擊盪,難受非常。

他現在的臉色難看至極,本以為令風雪只是翻出底牌,一時的爆發,不會持久。

結果現在特么的都過去了不知多久,她手掐的青龍印不但不見衰弱,反而愈來愈強橫。

倒是他們五人,開始有點頂不住了。

他們五人,心中都同時升起一絲難以置信之色,同為築基後期,令風雪還只是築基期八層,比他們所有人都還要低的境界,實力竟然誇張至此。

這就是超品宗門的弟子與他們之間的差距嗎?不合理呀,明明上一年來過的師兄師姐們可是告訴過他們,玄天宗的人的實力也沒比他們強多少。

山谷之內正在混戰的六人沒有發現到,不知什麼時候有兩個人影來到了附近潛伏。

荒龍府的弟子陳休和夢采兒躲在了戰場邊緣的一座小山坳后,觀察著混戰的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