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能死人?

楊風在永恆之塔是允許死人的。

搞不好的話,自己的小命就沒有了。

自己的運氣可不是一般的不好,這點楊風是不得不承認。

他們一邊閑聊,一般快速的前進。

雲子濤現在基本上是確定了一點,命運主宰一定給第一家族預測了未來,楊風可能讓第一家族遭受滅頂性的打擊。

這樣的話,即便自己在楊風的身旁,第一家族也肯定繼續派強者出手的。

如果早點到紫雲聖城就不一樣了。

在聖城裡,誰都不敢出手的。

尤其那是雲家的地盤。

他們大概行走了一天一夜。

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那空間裂縫實在是太恐怖了,綿延數萬里。

一道道身影從裡面走了出來。

楊風幾個的臉色都是發生了變化。

他們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該來的總會來的。

這些肯定都是第一家族的強者。

那空間裂縫裡面一下子走出了十幾道身影。

每道身影都帶著極其強大的氣息。

這些人,一個都不簡單。

「雲少,好久不見啊。」居中之人看著葉驚風,淡笑著說。

那人其貌不揚,但是,卻給人一種震懾的感覺,這應該是久居上位才會給人的感覺。

「原來是時族長,幸會。」雲子濤看著那人,淡淡的說道。

來人正是第一家族的族長時風。

沒有想到,第一家族的族長竟然來了。

現在第一家族的族長是親自出馬了,那是有著絕對的把握了。

「雲少,我們家族和雲家是世代友好,我本人對雲少是非常的欣賞,願意結交這個朋友。雲少身旁的兩人,這個楊風,屢次和我們家族作對,並且還殺了時常青。這個豪格,剛剛的殺了時三。這是我們必殺的。如果雲少不阻攔的話,我們會給雲少豐厚的報酬,只要雲少提出條件,我們都會答應,我們有的,肯定會給雲少的。沒有的,我們也會想辦法得到,然後交給雲少。」看著雲子濤,時風輕笑道。 這是要以重利誘惑雲子濤了。

任何人都有需求。任何人都能被收買。

只要代價足夠。

連一些主宰都能被重寶收買,何況是一個雲子濤。

他就不信了,這個雲子濤會不動心。

這個雲子濤,完全靠自己老婆罷了。

不然的話,他也不算什麼。

不過,雲子濤的老婆太強,又特別的護短。

這讓雲子濤的地位超然。

很多人就算是得罪雲子濤的老婆,都不願意得罪雲子濤。再者,因為雲子濤妻子的存在,雲家也是會全力的保雲子濤。

這也是第一家族顧忌的地方。

如果不是雲子濤,事情根本就沒有這麼的麻煩。

他們或許早就將楊風給滅了。

「哼,時族長將我當成什麼人了?出賣朋友的人嗎?」雲子濤冷笑。

第一,他雲子濤不會為了寶物而出賣朋友,第二,他如果那樣做了,以後還怎麼在神界立足?

神界的眾人提起他雲子濤,就會說這個人的人品很有問題。

以後誰還會和他雲子濤進行交往。

他雲子濤朋友眾多,為何,就是因為他重承諾,一諾千金,只要他答應的,他都會做到。

他在整個神界放出話來,要保護楊風,現在他如果將楊風交出去,那他的信譽還有嗎?

他以後將如何在神界立足呢?

這個時風,把自己當成什麼人了?

「雲少,什麼叫朋友?朋友就是在關鍵的時候能夠幫助你,在你需要的時候能夠用的上的。而他們呢。 狼性老公,玩刺激! 他們只是在自己處於危機的時候將雲少往火坑裡面推,他們之所以做雲少的朋友那就是看重雲少的能量。真正的朋友,就不應該連累朋友。而他們呢,他們是怎麼做的呢?他們如果真的將雲少當做是朋友,他們就不會在這種情況下連累雲少呢,雲少可是要考慮清楚了。」時風淡淡的開口道。

他希望雲子濤最好不要攙和,雙方最好不要撕破臉皮。

這樣的話,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如果這雲子濤真不識抬舉的話,那就將楊風和豪格殺了。

無論如何,雲子濤是不能殺的。

如果將雲子濤殺了,誰知道那瘋女人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到時候第一家族即便真的能對付那個瘋女人,損失也是非常的大的。

只要雲子濤沒有死,平息那女人怒火就相對容易點。

第一家族到時候低個頭,然後認個錯,然後再補償一些,丟個面子之後問題就解決了。

楊風和豪格臉色都是很難看。

這時風說的意思就是他們真的將雲子濤當作朋友的話,那就不應該連累雲子濤,這個時候都應該離開雲子濤。

如果楊風和豪格不離開雲子濤的話,那就是沒有將雲子濤當朋友。

可是,這個時候他們能離開雲子濤嗎?當然不能,這就是找死。

他們如果離開了雲子濤,那瞬間就有可能被擊殺了。

可是,他們聽了這樣的話,還要依靠雲子濤,雲子濤會不會有什麼想法呢?

這個時風可真是厲害啊,說話滴水不漏的,句句都能置人於死地。

「時族長,哼哼,如果我明知道他們離開我而必死,我還讓他們離開,那我還算他們的朋友嗎?時族長,我最討厭別人將我當做傻子。而你,卻總將我當成傻子。」雲子濤看著時風,怒聲的說。

時風的心思,他雲子濤是知道的。

想要這種辦法對付別人,或許可以。

但是,如果要是用這種辦法來對付自己的話,那是絕對不可以的。

「雲少,看來,我們是無法溝通了?」時風的臉色很難看。

他作為第一家族的族長,給雲子濤這樣商量,這已經是給了雲子濤很大的面子了。

可是這雲子濤呢,卻根本就不鬆口,這是一定要和楊風站在一起了,一定要守護這個楊風了。

他也是有了火氣的。

在這神界,他只要開口了,誰都要給他一些面子的。因為他代表的是第一家族,可是這個雲子濤,實在是可惡至極。

「抱歉。」雲子濤淡淡的說。

「哼。」時風冷哼了一聲。

這個雲子濤,看來是怎麼說都沒有用了。

「把楊風和豪格給我殺了。不要傷害雲少。」時風沉聲的下了命令。

既然無法溝通,那就只能下命令了。

時風的話語剛剛落下,時風身旁的人都是直接的出手。

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是強者,隨便拉出去一個在神界都是大名鼎鼎的,基本上是稱霸一方的人物,現在這些人聯手,威力是可想而知的。

這片空間徹底的被定住了。

誰都動不了,別說是楊風了,就是豪格,小草,雲子濤三個這個時候都無法動了。

雲子濤看著這樣的情形,也是非常的著急。

自己現在也是有些無力啊。

難道眼睜睜的看著楊風在自己的身旁被斬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的面子往哪裡放?

但是,他現在真的什麼都不能做。

對方十幾個人聯手威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砰。」的一聲。

就在那些人準備將楊風這些人給抹殺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了。

那是一道女人的身影,這道身影,楊風認識。

正是小荒的母親,荒天女。

楊風終於知道一直隱藏在周圍幫自己的人是誰了,應該就是這個荒天女了。沒有想到,小荒的母親成長速度這麼的快,現在都這麼強了。不過想想也是,在楊風來神界前,荒天女就很強了。

「你是誰?」時風的眉頭一皺,這個女人竟然能將十幾個人聯手的封鎖給破除了,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啊。

「我要保護他。」荒天女看了楊風一眼,臉上滿是笑容。

「哼,你覺得你有這個本事嗎?」時風冷聲的說。

現在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能夠和第一家族進行叫板了嗎?簡直是可惡至極。

「那就試試看。第一家族,我也早就聽說過。你們的霸道,我也聽說過。你們不是要殺盡掌控時間力量的人嗎?我倒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能力,時間風暴。」荒天女說著竟然直接的發動了攻擊,他讓時間化成了風暴。 這片時空,很快的就開始紊亂,最後形成了風暴,這風暴是是無形的,但是每個人都感應到了。時風和他帶來的高手瞬間就離開了原地。

時間風暴這一招,那是無法抵擋的。

就算你防禦能力再強又如何?這時間風暴將會形成時間亂流,時間亂流比起空間亂流更可怕,進入了時間亂流,你就徹底的完了。因此,對方這一招他們只能躲避。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當然,也有一種可能,他們實力足夠強,可以封閉整個空間,對方的招數根本就無法施展,完全碾壓對方。但是,他們顯然沒有這個本事,因此,他們只能躲避。

這讓時風很是不高興。他們竟然被逼退了。自己可是帶領著這麼多高手呢。按道理來說,應該完全碾壓對方,快速的除掉楊風和豪格,然後揚長而去。

「荒天女,這麼強?」時風不由的有些感慨。荒天女,他也有所耳聞,知曉其掌握時間的力量,第一家族的人也在追殺,不過這女人卻是躲了起來,根本就無法尋到他。神界這麼的大。還有不少的禁區,一個人躲起來如果不露出任何的蛛絲馬跡的話,那是根本就無法找到的。就是你能將神界挖地三尺進行地毯式的搜索。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神界沒有勢力擁有這樣的能量。就算有,也不一定能找到人。因此,第一家族雖然在找人,但是卻沒有著急。總有一天這個女人會露出時間的力量,到時候他們就知道這女人所在的大致範圍了。找人也相對比較簡單了。

沒有想到,現在碰到荒天女了,這荒天女強大的超出了他們的預料。這個女人據說出現在神界還沒有多少年。這種修鍊速度未免也太嚇人了。如果不是今天親眼所見的話,他們還真不願意相信呢。他們絕對認為這就是一個笑話罷了。

「這個就是荒天女?」

「他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了?」

「真是不可思議啊?他到底是如何修鍊的呢?」

時風所帶的高手也都是紛紛的開口。剛才的招數他們雖然說是躲過去了。但是,這讓他們還是覺得很震撼。如果要是他們不躲或者說是躲的慢了的話,那他們就徹底的完了。

「荒天女,你還敢出現?找死不成?」時風看著荒天女,怒聲的說。這個荒天女,不好好的躲避起來,還敢和第一家族為敵,真的是可惡至極。

「第一家族就剩下吹牛了嗎?」荒天女淡淡的回應道。

「你來的正好,省的以後再找你。今天讓你們知道我們第一家族的底蘊,你們在我們面前什麼都不是。」時風冷笑。

隨著時風這句話的落下,一座籠子從天而降,直接將楊風幾個都是關在了裡面。在這籠子裡面,楊風感覺到自己竟然沒有哪怕一點力量了。

這第一家族不但是強者數量眾多,寶物也是眾多。這底蘊自然是非常的不凡。無數年來,第一家族可是收集了很多的寶物,作為第一家族的族長,時風自然是擁有幾件寶物的,這個籠子就是其中的一件。

「囚天籠。」雲子濤的臉色巨變。

「雲少不愧是雲少。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這就是囚天籠。雲少既然知道,那應該有破除的寶物吧?」時風淡笑著說道。

雲子濤臉色難看,如果有辦法的話,早就出手了。這囚天籠光聽名字都知道這籠子的恐怖了。進入這籠子之後你就好像是進入監獄一般,無論你有通天的能力,你都發揮不出來。

「堂堂第一家族族長,帶著這麼多人,竟然還用囚天籠,你這第一家族的面子往哪裡放啊?難道你就不怕這件事情傳出去的話,有損第一家族的聲譽嗎?」雲子濤沉聲的說。

這囚天籠一出,他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渾身的能量簡直一點都用不出來了。

「哈哈哈,當我們全力對這個小子出手的時候,第一家族的聲譽已經受到了影響。所以,也不在乎多那麼一點。如果我們最後沒有將這個小子給抹殺,那才更加的損害我們的聲譽呢。如果我們不惜一切代價的將這個小子殺了。神界各個勢力只會更怕我們第一家族。這對於我們來說,已經足夠了。這點就不勞雲少費心了。對於雲少,我一會兒肯定會放了的。」時風淡淡的說。

「哼,時風,你就不怕我報復嗎?」雲子濤怒聲的吼道。

楊風如果在雲子濤身旁被擊殺的話,這對於他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雲少,我知道你靠的是你老婆,但是,我們沒有殺你。你老婆也不會和我們死拼吧?我們可是第一家族。她也知道把我們逼的太狠,我們反而會殺了你。所以,只要你不死,她不會將我們怎麼樣的。」時風淡笑著說。

雲子濤的威脅對於他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

或許其他勢力聽到雲子濤的話之後會好好考慮一番。但是,他們第一家族不用。

雲子濤沒死,就一點事都沒有。

就是把雲子濤暴打一頓,也沒多少事。

雲子濤臉色很難看。

但是,他也知道,時風說的都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