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對玄水宗沒有惡意!」

丁峰最後保證道。

「我怎麼相信你?」

玄影問道。

丁峰沉默,這一點,他真沒法回答,不如不答。

一旁的玄雨嘴角動了動,玄影神色一動,看著丁峰道:「我給你個機會,盡全力和玄雨比試一番,若是讓我滿意,我就放你一馬,不過到時候我讓你公開亮相,說你是我暗中收的弟子,如何?」

「我有師父了!」

丁峰搖頭。

「只是說你是我的弟子,連有名無實的名分都不定下,我沒法相信你。你應該明白,你是碰到了我,要是碰到心思不好的強者,你的下場會很凄慘,說不得剝奪你的造化,煉化你的潛能。」

玄影說的是實話,世間神通,種種萬千,剝奪造化潛能的神通並不在少數,甚至直接吸收他人潛能的都存在。

「好吧!」

丁峰顯得不樂意。

「我,玄雨,大帝巔峰修為,上品神格!」

玄雨來到丁峰面前,躍躍欲試,也帶著好奇之色,卻戰意高升。

「我,西門吹雪,大帝後期修為,極品神格!」

丁峰將烈焰劍和地火烈焰旗,這兩件屬於廖空的神兵扔到了一旁,這是一種態度,讓玄影暗中點頭,同時取出了天光劍。

玄影一揮手,大殿的空間陡然擴大,變成了一個龐大的戰場。

丁峰兩人相視,氣勢碰撞,發出風雷之聲。

「泉眼!」

玄雨身不動,卻手一抬,劍指丁峰,虛空頓時響起嘩啦啦的聲音,丁峰腳下出現一眼泉水,瞬間將他包圍住,飛速的旋轉壓縮,讓丁峰的身體嘎吱吱作響。

「水之意境?不錯!」

丁峰渾身一震,從體內噴出一道道劍氣,將泉眼硬生生的破碎,散亂了漫天的水神力。

「好精純的神力,好凌厲無匹的劍意。」

玄雨眸子一縮,劍尖顫動,再次喝道:「江河旋轉,大河之眼,凝,轉!」

轟隆隆!

虛空爆響,出現一條河流,將丁峰包圍進去,飛速的旋轉,化成一個更加巨大的泉眼,無論旋轉之力,還是撕扯壓縮之力,都比剛才強了兩倍不止。

「我這一招,擁有水之陰陽之力,陰之至柔,陽之狂暴,一陰一陽,剛柔互濟,敗盡了宗派所有弟子,你要是不敵,就出聲言敗,否則……!」

玄雨話音還沒有落下,就見丁峰身上出現三道劍光,組成三才劍陣,將大河之眼直接絞碎,散亂一空的水汽。

「三才劍,你竟然領悟到了圓滿,還進一步升華,以之為根基,組成三才劍陣……你以前可修鍊過?」

觀戰的玄影目光灼灼的看著丁峰。

「沒有!」

丁峰搖頭,玄影卻倒吸口涼氣,露出震驚之色:「那你的悟性……太逆天了!」

玄雨也咂舌不已,看向丁峰的目光更加的意味深長了。

「師姐,請!」

丁峰笑著道。

玄雨深吸一口氣,嚴肅道:「我還有一式神通,這一式是中級神通,我剛剛領悟,難以把握,一旦出手,恐怕……!」

「這不是還有宗主嗎?」

頂峰不以為意道,一般而言,中品神通只有真神才能領悟,當然,事無絕對。

「那好!」玄雨身上綻放無窮的青光,猶如水波,浩浩蕩蕩,將她襯托的猶如萬水之神,她一劍劃出,同時喝道,「千水歸宗,萬海之源,海眼,出!」

丁峰頓時心神狂跳,感覺到了一絲危機。(未完待續。)

ps:5000+不分章了!

老李今天本想再弄個四章呢,可被拉壯丁了,需要三天忙,只能晚間碼字!

感謝亦客晟峰100幣打賞,感謝愛情既是愛晴20幣打賞!

第二天,丁峰就頂著廖空的身份來到了藏書閣。()

藏書閣很大,分成幾大區域,丁峰來到了神通區,根據廖空的記憶,神通區也分成三部分,只有初級神通才免費開放,另外還有中級神通和高級神通區,要想進去,哪怕十大弟子也要花費巨大的代價才能挑選神通。

初級神通,是證道大帝才能修鍊的功法。

對於神通,丁峰掌握的很少,畢竟他沒有接觸過,當初的三百年主要領悟的意境,也能演化出不少神通,卻很粗糙。

在這一方面,老者並沒有太多指點。

「三才劍!」

在這裡翻閱神通的弟子並不多,畢竟是初級神通,證道大帝之後,一般都會來這裡挑選適合自己的神通,然後靜修,平常人很少。

修鍊神通,非常困難。

丁峰看到劍法神通,立即拿了出來,飛快的翻閱一遍,眼中劍光閃爍,在腦海中進行推演重組,不一會功夫,竟然領悟了七七八八。

到了最後,他雙眼中出現三道劍光,有斬裂天地之威,最終寂靜。

「很不錯的神通,若是用劍意催發,威能更強大!」

丁峰輕笑一聲,開始一本本的翻閱,記在心中。

「三昧真火!」

看到這一種神通后,丁峰愣了愣,露出詭異之色,打開之後,正如所料:「用木中火,石中火,空中火融合淬鍊而成。似神兵非神兵,似神通非神通,能不停的壯大,修鍊到極致。焚江煮海,毀天滅地!」

丁峰若有所思,這裡的木中火可不是木材點燃之後的火焰,而是木靈之火,有燃燒靈魂。焚燒本源之功。石中火乃是地底陰火,歹毒萬分,空中火是雷霆之火,非常狂暴,很不好採集。

一連呆了一個月,他才離開神通區,走向了奇聞異事區域,這裡的書籍是記錄的歷史或者什麼天地奇聞之類,增強閱歷見識。

「玄水宗還是太小了,神通功法。還不到百本!」

丁峰無奈的嘆息一聲,據他所知,在玄水宗最強的宗主,也不過是初入天神之境罷了,雖是一方老祖,也不過稱霸方圓十萬里,算是三流勢力。

「玄水宗錄?」

打開一看,卻是記載有關玄水宗的歷史。

上面記載,在一百六十萬年前,這裡有大妖肆虐。一位名叫龍天的強者來到此地,斬殺妖獸,之後感覺這裡環境不錯,就開宗立派。因旁邊有一條玄水大河,就以玄水命名,為玄水宗。

只是後來,龍天不知為何,忽然離去,再也沒有消失。不知損落了還是在某處隱修。

這裡數萬本書籍被他翻閱了個大概,可還是沒有找到他想要的信息。

「嗯?天地廣記!」

丁峰在這一排書架末端拿出一本,看到名字之後,當即一愣,精神就微微振奮,打開書頁,看到作者名字后,丁峰更來了興趣:龍天!

「余不喜靜坐修鍊,喜遊覽名山大川,遨遊四方八荒,探究天地之秘。走遍四極,探究宇宙,始知天地廣袤,世界何止萬億。然大千世界唯有三千,我中央大世界獨居環宇中心,納八方氣運,聚十方精華,應為萬界至尊之域亦……然,不知萬億年前因何變故,受四方窺視,**入侵,勉強抵禦……!」

丁峰靜靜的看著,也終於知道他所在的世界,原來是中央大世界。

何為中央,萬界之中心也。

可聽龍天敘述,在久遠的太古,中央大世界鼎盛八方,然而變故忽生,地位一落千丈,受四方窺視。

對於這,丁峰不在乎,他的目的就是確定身在何方。

「中央大世界?堂皇大氣,坐鎮中央,俯視八荒!」

丁峰胸中湧起一股莫名的豪情,卻也感概萬分,聖磚世界遭受窺視,最終崩潰,中央大世界是巔峰的世界,卻也可能一落千丈,其中不乏相同點。[起舞電子書]

「這些我管不了。」丁峰對於自身的定位很明確,「目前最要緊的就是提升修為,然後步步晉陞,攀登巔峰,才能真正的了解詳情,探查那些毀滅聖磚大世界的幕後黑手,只是萬道山……!」

丁峰嘆息一聲,顯的很無奈,萬道山的印記,在聖磚大世界崩潰時也悄然消散,不知是被大能斬斷萬道山以前所有的傳承,還是其他原因,讓他準備進去潛修的心思斷絕了。

走出藏書閣,還沒等回到住處,就被一行人擋住了。

「廖空,你可知罪?」

中年人冷麵寒霜,滿身煞氣,呵斥道。

「執法長老,我何罪之有?」

丁峰認出了對方的身份,乃是執法堂的長老張讓,丁峰嘴角扯了扯,面無表情道。

「殺害宗派弟子秋偉,殺害天水城城主秋陽,你還不知罪?」

張讓殺氣噴薄而出,籠罩丁峰身上,進行威懾,讓他膽怯認罪。

丁峰也不說話,手指一彈,一道青光炸開,化成一個巨大的鏡面,裡面出現了當初他在風雨樓中的畫面還有聲音。

正是秋偉搶奪他的五彩鳥反而被殺的畫面。

「他搶我的寵物,反被寵物所殺,這就是我的罪?」丁峰驟然爆喝,聲音滾滾如雷,傳遍萬千山峰,「執法長老,不知原委,不查明情,就胡亂定罪,是我廖空得罪你了,還是你掌握著執法之權可以胡亂給弟子們定罪?」

聲音響起,頓時吸引了大批的弟子趕來,一個個看著上空不停重複的畫面指指點點,讓張讓臉色十分難看,「廖空,這是你偽造的證據罷了,你騙得了別人,還能騙得了老夫不成。去!」

他手指一點,一道劍氣噴出,就要絞碎畫面,卻被丁峰輕易的擋住了。冷然笑道:「怎麼?你敢公然毀滅證據,張讓,誰給你的膽子?小小執法長老,大帝修為,不過是讓你維護宗派公平。你卻公然謀害弟子?說,到底誰給你的膽子!」

丁峰一聲爆喝,將張讓嚇了一大跳,不自覺的退後一步,就連觀看的眾弟子都臉色微變,紛紛意外的看向丁峰。

執法長老看似修為不強,可權利十分大,大帝級別的弟子沒人不懼怕,可今天倒好,丁峰公然指著。紛紛叫好的同時,也無不惡意的想到:這個弟子要倒霉了。

「放肆!」

張讓老臉一紅,也不詢問丁峰殺害秋城主的事情了,反而喝道:「將他給我拿下,帶回執法堂審問。」

一旦帶回執法堂,就是他的天下了,圓的扁的還不是任他揉捏。

從他身後立即飛出了四位弟子,一個個面色不善的看著丁峰,手中已經凝聚封印神光,快步走上前來。

「我看誰敢放肆!」丁峰指著張讓的鼻子。森然道,「不清不楚,不明不白,自以為是。公器私用,肆無忌憚,張讓,你真好大的膽子。今天不說清楚,我看誰敢動手,否則別怪我劍下無情!」

丁峰取出了烈焰劍。身上噴出一股凌厲的劍意,直衝九天,劍意剛直,寧折不彎。鋒銳的氣息,讓走近前來的四位弟子臉色狂變,抵擋不住這股威勢,蹬蹬倒退七八步才站穩,臉色發白。

「劍意?」

張讓臉色狂變,瞳孔縮小。

「劍意?」

周圍弟子一個個驚呼,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劍意?」

八方山脈,隱修的長老一個個都被驚動,目光一轉,望向了廣場的方向,看向了丁峰。

「劍意五成!」

玄水宗主峰大殿,端坐上方,靜靜潛修的宗主玄影忽然睜開了眼睛,大殿之內立即掀起了一股浩浩蕩蕩如同天威一般的氣勢,呼吸之間,又消失無蹤。

「大帝後期,劍意五成,好資質!」玄影眼睛一眯,雙眼劃過一道道光影,回憶過往種種,出現了廖空的畫面,「是他?中品神格,火屬性,廖空?怎麼可能?」

他又手一點,手掐玄印,眉頭就是一皺。

「小雨,罷免張讓執法長老的身份,將廖空帶過來!」

「是!」

大殿之外,響起一道輕柔如水的聲音,一襲青衣裙破空而去,不久便來到了廣場之南,相互對峙的雙方上空。

這是一位看起來嬌弱如水的女子,她來到之後,周圍弟子紛紛驚呼,無不低頭,張讓也是臉色一變。

「傳宗主令,張讓處事不公,膽大妄為,罷免執法長老身份,自回執法堂領罪。」玄雨懸浮空中,清凌凌的說道,「廖空,宗主召見,隨我前來!」

丁峰看了一眼面無人色的張讓,踏空而去。

進入大殿之後,玄雨站到了宗主身旁。

「你是廖空?」

宗主玄影一揮手,殿門關上,禁制無聲無息的啟動,他俯視丁峰問道。

「你真是廖空?」

不等丁峰迴答,他再次詢問。

一旁的玄雨一愣,露出好奇之色。

丁峰愣住,眼睛一眯,笑道:「宗主是如何發現的?我自認偽裝的很好。」

「你倒很有膽色!」玄影點點頭,對於丁峰乾脆的承認非常滿意,「當年,廖空證道大帝時,正適我十萬載壽元時,心情高興,就親自接待了他,看他的資質悟性。我還記得,他是中品神格,火屬性,悟性一般,資質一般,沒有任何可取之處。然而短短三百年,你忽然歸宗,竟然領悟了五成劍意,還有你入宗之後,就在藏書閣呆了很長時間,每一種神通典籍都認真的翻閱了一遍,進行誦記,特別是在雜書區域,你興趣格外高,很顯然,你在查找某種信息,這對於宗內弟子而言,太過反常了。」

「進入我玄水宗,你有何目的?」

玄影站起身,磅礴如潮的氣息。化成天地之威,轟隆隆的鎮壓下來。

「蒼穹之勢!」

丁峰低呼一聲,肩膀一晃,將玄影的氣勢卸去。不過看向對方的目光卻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