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進入學院已經半年左右,而他現在身上也不過數百位玄液,若是兌換了獨立空間,就所剩不多了。

而就在傅然離開萬寶殿之後,學院上方天空之上出現了極大的空間波動。

在那等波動之下,即便是閉關之人都能夠清晰感應,當即,一道道疑惑的目光抬頭望去。

空間震動,天空之上風雲倒卷,狂風大作,似乎有什麼東西即將降臨一般。

「這空間波動……」

傅然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天空的變化,疑惑的同時又眉頭緊皺,這種波動給他熟悉之感,似乎是傳送符紋的感覺,不過他又沒感覺到符紋的波動。

轟轟轟!

天空傳來低沉之聲,旋即一道道紋路憑空出現,千丈大小。

「這是傳送陣法!」

難怪傅然感覺到熟悉,竟然是傳送陣法,令他心神震動,如此龐大的傳送陣法,不是一般人能夠布置出來的,傅然雖然對陣法所知不多,但是卻是能夠肯定,如此龐大的傳送陣法,必定是陣法宗師級別才能布置出來。

嗖嗖嗖!

一道道流光急速飛來,不過片刻,街道兩旁的房屋之上便出現不少人影,這些都是三年老生。

嗡嗡嗡!

在這些老生之後,出現的便是學院的導師執事等人,一個個憑空而立,都是疑惑為何學院上方會出現如此龐大的傳送陣法。

不知何時,三長老等人出現,十餘位長老並肩而立,一個個身上都散發出強烈大玄力波動,他們身為學院高層,雖然不知來者何人,卻是大致猜到來者不善。

分院與總院之間自然是有傳送陣法,若是總院來人,會出現在學院廣場中心,很顯然,這一次前來的並非總院之人。

既然不是總院之人,又敢如此大搖大擺的直接傳送而來,對方的身份怕是不簡單。

陣法運轉,陣陣光芒閃動,劇烈的空間波動已經扭曲了視線,讓人無法看清。

「費了大半日的時間,終於到了。」

兩道人影慢慢從陣法之中出現,還不等眾人看清,一道懶散之聲便是傳來。

「嗯?」

一道輕咦之聲出現,旋即一道冰冷女聲傳來:「竟然來到清風學府的地盤上。」

「二小姐,我都已經感受到你們那一族的氣息了。」身影凝實,龍彥笑道。

這出現的二人自然是從北域趕來的龍彥以及二小姐。

二小姐沒有答話,視線掃過三長老等人,視線移開,掃過下方低聲議論的學員,當望向傅然時,神色一動。

「不知兩位是哪裡的朋友?前來東院所為何事?」三長老抱拳道。

龍彥二人視線落在三長老等人身上,二小姐剛想說些什麼,不過龍彥突然輕咦一聲,道:「自設封印,這不是李三么,怎麼跑到東域來了?」

三長老蹙眉,他確信自己從未見過眼前這二人,但是聽龍彥的話,似乎認識他。

好似看出了三長老心中想法,龍彥啞然,笑道:「兩百年前,當時我還不過少年模樣,李三你不記得也很正常。」

此言一出,聽得下方眾多學院暗暗咂舌,一旦實力達到地玄境,壽命便遠超常人,若是到了輪帝境,則是增加更多,世間兩百年,對於此人來說竟然只不過從少年變成了青年,那麼此人到底擁有多少壽命?

三長老也是心中一驚,努力回想,去不得絲毫結果。

「閣下二人怎麼會離開北域,前來這弱小的東域了?」一道清朗之聲傳來,空間蠕動,一道身影緩緩在三長老等人身前凝實。

出現的不過是一位老者,蒼老的面容滿是皺褶,一頭銀髮已經脫落不少,身體佝僂,似乎隨時都能夠倒下,身上沒有一絲強者氣息,不過卻無人敢小看。

「原來是冰染兄台呀,多年不見,你已經這副模樣,真是歲月不饒人呀!」龍彥感嘆道。

「他就是冰染?當年還不過是小娃娃,現在都這般了!」二小姐略顯吃驚,險些沒有認出眼前這人來。

「小老兒自然不能和二位比,二小姐都已經四百多歲了,卻依然還是這般傾國傾城。」老者苦笑一聲。

聽聞這老者是冰染是時候,傅然神色微動,當初在黑海的時候,凌信便提到此人,沒有想到居然在學院之中。

「敘舊的話容后再說吧,兩位乃是北域王者,卻突然出現,不知所為何事?」冰染開口道。 ?被冰染問及,龍彥雙手環抱,眼角的餘光不留痕迹的掃了傅然一眼。

沒有回答冰染的問題,二小姐別頭望向傅然,準確的說是望向傅然身後的小藍,低聲喝道:「還不過來?」

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傅然身上,有疑惑,有冷笑,神色各不相同。

眾多學員之中,已經有一些人聽出來了,眼前這兩位高手來自北域,既然如此,那麼應該是玄獸不假,又怎麼會牽扯到傅然身上來了?

傅然也是一頭霧水,不明白二小姐為何叫他過去,剛欲開口,身旁一道藍光閃過,不過眨眼便到了二小姐身旁,正是小藍。

「是為了小藍而來?」傅然微驚,不明白對方為何知道小藍,而且這二人既然能夠化身成人,那麼至少也是七階,很明顯,遠非七階。

「應該是小藍的同族,利用某些方法得知小藍孵化,早知如此,就應該簽訂契約。」傅然現在心中悔恨,因為小藍才出生,加上對他也十分親昵,這才沒有著急簽訂契約。

而今日,沒想到小藍的同族竟然前來,那麼必定會帶走小藍。

小藍翅膀拍打,在二小姐面前露出委屈,其他人看不出來二小姐的身份,小藍怎麼會不知道,那種擁有同樣血脈的感覺不會有錯。

「還好,沒有簽訂契約。」二小姐鬆了一口氣,她最擔心的便是小藍與傅然簽訂契約,一旦簽訂,雖然她有辦法解除,但是這種方法對於兩者傷害太大。

解除契約對於傅然有什麼後果,她並不在乎,她只是擔心小藍若真與傅然簽訂契約,一旦解除,小藍想要跨越七階,不會那麼簡單。

至於默認簽訂契約之事,二小姐可是做不出來,身為玄獸之巔的種族,怎麼可能與人類簽訂契約。

鳳凰一族有鳳凰一族的高傲,在無數年的歷史之中,也只出現過一兩次鳳凰一族和人類簽訂契約而已。

「走吧!」

既然已經尋到冰鳳分支的唯一血脈,那麼這次前來東域的目的已經達到,至於傅然,二小姐由始至終都未曾正眼看過一次。

小藍回頭望向傅然,眼中有不舍,似乎在掙扎。

婚內纏綿 而傅然在猜到眼前二人是小藍同族之後,便是明白,小藍今後與他再無瓜葛,心中惋惜,卻也無可奈何。

「恭喜你呀,找到家人了。」

傅然低聲喃喃,旋即轉身離去,那背影,落在小藍眼中,顯得那麼孤單。

就在此刻,小藍雙目中精光一閃,似乎已經有了決定,發出一道鳳鳴之聲,張口一吐,一滴嫣紅血液飛出,直追傅然而去。

「你幹什麼?」

二小姐本欲離去,誰知突然出現這般情況,驚怒之餘,單手一揮,一個龐大的手掌出現,出現在小藍與傅然之間,想要抓住那滴血液。

嗡!

小藍身上藍光一閃,憑空出現寒冰,竟是將那大手瞬間冰封,見此一幕,龍彥目光一閃,而那冰染也是一驚,就更不用說二小姐了,此刻的她也未曾料到會出現這樣的一幕。

她這一次出手,雖然不過動用了十之一二的力量,但是也絕非五階玄獸能夠抵擋,即便是冰鳳一族也不行。

「這是……」龍彥深深看了小藍一眼,不知為何,眼中出現玩味之色。

這一切在電光火石間發生,待二小姐反應過來之時,那滴血液已經到了傅然身後,不過她畢竟是是巔峰高手,雙目盯著傅然,眼中火光一閃,一道火牆憑空出現,將傅然攔開。

「小傢伙,看在你擁有我龍族血脈的份上,就幫你一次。」龍彥輕笑,單指對著傅然輕輕一點,那火牆之上金光擴散,旋即出現一個空洞,而那滴血液正從空洞之中穿透而過。

傅然本欲離去,誰知身後突然出現極致恐怖的溫度,連忙回頭,也就在回頭的那一瞬間,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那滴血液便沒入眉心消失不見。

在血液沒入傅然眉心的瞬間,他心中突然出現一種奇異的感覺,似乎與小藍之間有了某種密不可分的聯繫,他能夠清晰感覺到小藍體內那澎湃卻極為隱晦的力量,也能夠感覺到小藍此時的萎靡。

「龍彥,你幹嘛?」

二小姐大怒,轉身盯著龍彥,三千青絲飛舞,一股恐怖氣勢散發開來,在這股氣勢之下,下方所有學員都直接定在原地,身體無法動彈,別說他們,即便是那些導師執事,紛紛落下,面上全是驚駭之色。

而半空之中的三長老等人,身體瑟瑟發抖,周圍空間傳來的壓迫感讓他們明白,眼前這位看似美麗的女子,有著世間最為恐怖的力量,若是爆發開來,整個東院都會在瞬間飛灰湮滅,即便是有大陣的守護,也不會改變結果。

「一線天果然恐怖。」冰染低嘆,對方在學院上空如此明目張胆的胡來,若是其他人,冰染定然質問,可惜這二小姐卻是不同,不但身為一線天強者,更是掌管鳳境發鳳族之首,他也只能在一旁看著。

「這小傢伙的天賦神通可不簡單呀,竟然連二小姐的手段都能夠冰封,看模樣數十年後,鳳族將再出現一頭九階呀!」龍彥似乎沒有感覺到二小姐身上的氣勢,笑眯眯的開口道。

「龍彥,今日你必須給個說法,否者我就替你父親好好教訓你一番。」二小姐沉聲道。

龍彥依然還是那副模樣,沒有理會二小姐,而是望向冰染,道:「這小娃今日要帶走。」

聞言,冰染神色一沉,道:「龍彥,此子乃是學員,你不給個理由就帶走,似乎說不過去吧?」

龍彥攤了攤手,道:「你要理由呀,可惜沒有理由誒,今日我非帶走他不可。」

冰染心底暗叫不好,以對方的實力,若要強行帶走傅然,他還真無可奈何。

若是此事私下發生,他還可以當作沒看見,畢竟只是一個學員而已,但是當著東院大部分學院的面,傅然若是這般輕易被人帶走,怕是這些學員心中會出現想法。

清風學府對世間所有人承諾過,學員在學院期間,學院將會保證學員的安全。

而此刻,傅然也是面色難看,他不知道對方有多強,但是卻是明白,對方乃是天帝境高手,可不會在意他的身死。

「難道打算在我學院中用強?」冰染沉聲,聲音之中帶有威脅之意。

「若是在中州,我還不敢隨意在你們清風學府撒野,不過是東域而已,你區區一個尊帝鏡,還攔不住我。」龍彥探手一抓,傅然只覺得身體似乎被一隻無形大手抓住,瞬間來到龍彥身旁。

而就在他出現在龍彥身旁的瞬間,二小姐探手抓來,龍彥輕笑,屈指一彈,便是將二小姐的力量化解。

「二小姐還請看仔細了!」龍彥大有深意的開口。

二小姐本就大怒,此刻被龍彥這麼一提醒,這才收斂心中怒火,望向傅然,半響后,眼神之中出現恍悟。

「這龍彥難怪要跟著來東域,看來是早就知曉了這小子身上的秘密。」二小姐這一刻也終於明白龍彥為何這樣做。

她身為一線天強者,此刻仔細一看,自然是發現了傅然身上的諸多秘密。

「凌族人,身具龍族血脈,身上竟然還有兩道天帝境氣息,同時還有一股神秘的古老力量環繞,這小子到底什麼來路?」二小姐陷入沉思,傅然身上的兩道天帝境氣息雖然虛弱,不過巔峰時恐怕與她也相差無幾,特別是那神秘的古老力量,她竟然看不出任何,這如何不讓她吃驚。

「先帶回北域,其他事情容后再說。」二小姐心中當即便有了想法,轉頭望向冰染,道:「此子今日被我二人帶走,若你清風學府心中有所想法,大可派人來北域鳳境找我,不過像你這樣的小娃還是別來了,本小姐沒空陪你們玩遊戲。」

淡淡的聲音傳開,同時二小姐二人身影緩緩消失,與之一起消失的還有傅然。

見此一幕,冰染面露苦澀,堂堂清風學府,雖說是東院,但那也是清風學府的一個分院,今日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帶走學員,他卻無法阻攔。 ?被龍彥抓去的時候,傅然根本難以行動和開口,即便是想要召喚唐驕都無法做到。

不過他也明白,即便是唐驕來了,怕也不能將他救下。

在東院上空消失,傅然便來到一個灰暗的世界,兩旁不斷有光線倒退,同時他的腦袋也是昏沉,有種要炸開的感覺。似乎察覺到傅然不舒服,小藍落在傅然肩頭,在傅然臉上蹭了蹭,二小姐自然是將這一幕看在眼裡,想要發怒,不過最後還是忍下。

就這樣,小半日的時間過去,當周圍灰暗消失的時候,傅然來到一個奇怪的地方,周圍全是小山丘,樹木茂盛,不時能夠看到一隻只狐狸在密林之中閃過,這些狐狸極為特別,竟然都不是單尾,其中多數都有五六條尾巴。

傅然三人剛剛出現,一位少婦便出現,剛想開口,誰知二小姐突然道:「這一次的事情多謝了,族中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二小姐聲音落下,便是一步跨出,帶著小藍離去,而在離去的一瞬間,還不忘回頭一抓,帶著傅然一起。

龍彥失笑,對著少婦抱拳,道:「他日再來拜訪。」說罷,也是消失不見,留下少婦一臉的疑惑。

……

望著眼前這顆大樹,傅然心中難以平靜,這等參天巨樹他聞所未聞。

巨樹四周,一隻只顏色各不相同的飛禽飛舞,身上散發的氣息恐怖至極,任何之一,都能在瞬間將他抹殺。

「這裡是北域?」

傅然心中猜想,之前他便聽聞這二人來自北域,再加上此地環境,讓他心中有了猜測。

被二小姐帶著飛入巨樹上的樹洞之中,剛一進入,就發現樹洞內存在四位老婦,四人的目光同時落在她身上。

「小丫頭,這小傢伙剛才施展了天賦神通,你先帶去樹心殿。」

二小姐平淡開口,聲音落下,一位少女出現,好奇的看了傅然一眼,心想二小姐今日怎麼帶回一個人類,不過卻並沒有多問,帶著小藍離去。

「二小姐,您剛才傳音,所說的就是此子?」朱雀長老問道。

二小姐點頭,目光望向一旁,就在她目光望去之際,龍彥出現,依然還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樣。

朱雀長老四人對龍彥點了點頭,雖然後者掌控龍族,地位極高,不過她們可不是龍族,自然不會多禮。

「二小姐,既然此人已經和冰鳳簽訂契約,那麼就該被剝離。」一位老婦沉聲道,望向傅然的目光極為不善,甚至隱隱有殺意涌動。

「不錯,這是冰鳳唯一血脈,怎麼能夠與人類簽訂契約,至於這小冰鳳因為此次所受的損傷,只要花些時間,還是能夠慢慢彌補回來。」另一位老婦開口道。

二小姐陷入沉凝,片刻后視線望向龍彥,道:「這件事你打算如何處理?」

此言一出,包括朱雀長老在內的四人都是大驚,這乃鳳凰一族的事情,怎麼能夠讓龍族之人插嘴,就在朱雀長老開口詢問之際,二小姐罷手,指著傅然,說道:「你們瞧仔細了。」

此言一出,朱雀長老四人的目光豁然望向傅然,那目光好似能夠將他生吞活刮一般。

傅然連大氣都不敢出,他現在算是明白來到什麼地方了,眼前這四位老婦竟然都有著天帝境才有的氣息。

身處北域,同一種族之中能夠一次性拿出如此多的天帝境,恐怕也只有神獸一族才有這個本事,再加上言辭間提到冰鳳二字,若是還猜不出來,那麼就真是傻子了。

「竟然是鳳凰一族。」鳳凰乃世間少有的神獸,別說他,即便是換做其他天帝境高手,來到這裡恐怕也是如此。

「凌族人?身具龍脈?這小子是什麼人?」朱雀長老倒吸一口涼氣,凌族人在她眼中算不上什麼,不過身具龍脈這事就不同了,難怪二小姐要詢問龍彥的意思。

「咳咳,這小子應該是得到了我龍族血肉,而且血脈之力還極為純正,若是有龍氣引導,說不定還有化龍的可能性。」

龍彥有些尷尬,鳳族的規矩他是很清楚的,想要留下傅然也不是那麼簡單。

「怎麼可能?除了當年的梵天前輩之外,還從未有人類能夠化龍。」這一次連二小姐都震驚不已。

化龍,若是放在玄獸身上,還不算什麼,畢竟蛟族就經常出現化龍,但是人類與玄獸不同,人類想要化龍,除了擁有極為純正的龍脈之外,還需要龍氣的引導,這才有可能,而且還僅僅只有一絲的可能。

「梵天?」傅然心中微驚,這個名字他並非第一次聽見,當初在那神秘空間中,幽帝也說過這個名字,還說梵天背信棄義。

「這小傢伙身上的龍脈極為純正,他一個人類如何得到,倒是讓我在意。」龍彥疑惑,傅然身上的龍脈純正程度,雖然不及他,但是也相差不遠了。

「近千年,龍族之中出現的火龍一共不到十頭,其中六頭止步八階,剩下四頭之中,也唯有火龍長老還活著,這事還是得問問火龍長老。」龍彥心中沉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