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快傍晚了,周徐紡還沒有回來,在阿萍家,阿萍的妹妹明天出嫁,周徐紡在幫忙折喜糖的盒子。

江織在做飯。

一個小腦袋突然從門口鑽出來:「爸比,你會唱小星星嗎?」

江織:「……」

那小傢伙正搖頭晃腦,兩頰通紅,醉眼氤氳。

「你吃雞蛋了?」

「沒有。」蛋蛋扒著門,就露出一個戴著粉色衛衣帽子的腦袋,帽子上還有兩個兔耳朵,他咯咯咯地笑,「我吃了鴨蛋。」

這一點,他跟他媽媽不一樣,他不止醉雞蛋,什麼蛋他都醉。

江織洗了個手,把小娃娃抱進房裡去睡覺:「誰給你吃的鴨蛋?」

小腦袋歪著:「你會唱小星星嗎?」

「不會。」

江織把他放在兒童床上。

「那我教你。」他就開始奶聲奶氣地開始唱了,「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掛在天空放光明,好像許多小眼睛。」

比江織唱得好,至少沒跑調。

蛋蛋唱完了,問爸爸:「學會了嗎?」

「嗯。」

江織給他把鞋子脫掉。

「那你唱給我聽。」

「手抬起來。」

「哦。」

江織把他的小粉衛衣脫了,蓋上被子:「閉上眼睛,睡覺。」

蛋蛋不想睡,踢掉被子:「爸爸。」

「嗯。」

他伸出嫩生生的小手,去抓爸爸的手:「爸爸。」

「嗯。」

「爸爸。」

江織被這小東西喊得心頭髮癢,把他的小短腿放進被子里,按住不讓動:「幹嘛?」

「你愛不愛我?」小孩子漂亮的眼睛里裝滿了一乾二淨的純粹,像一汪從來沒有被俗世污染過的清泉,一點酒意下去,天真里再添了活潑。

「愛不愛?」

他懂什麼是愛嗎?

童言童語,可可愛愛。

江織點頭:「嗯。」

他這才乖了,不鬧不動了,笑得眯眯眼:「我也愛爸爸,我也愛媽媽。」

「睡吧。」

他閉上眼睛了。

江織在給他唱:「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掛在天空放光明,好像許多小眼睛……」

陸薑糖四歲的時候,周徐紡送他去了幼兒園。

出門的時候,周徐紡囑咐他:「蛋蛋。」

「嗯。」

「媽媽昨天跟你說的話還記不記得?」

蛋蛋的記性特別好:「記得。」他乖巧地一一重複,「不能吃蛋,不能拔樹,不能跑得太快,不能跳得太高,不能推同學。」

「還有最重要的呢?」

「不能受傷。」

好乖。

周徐紡親了親他的小臉。

「蛋蛋,」外面,一起上幼兒園的小光頭在催蛋蛋,「快出來,車來了。

蛋蛋扯了扯小書包的背帶:「爸爸還沒親。」

江織蹲下,把他的小漁夫帽戴正:「男孩子不要太黏人。」訓歸訓,他還在兒子臉上親了一口,「去吧。」

「好~」

蛋蛋歡歡喜喜蹦蹦跳跳地去幼兒園了。

傍晚,蛋蛋垂頭喪氣地回來了。

「媽媽,」他背著小書包,去了糖果屋,「能不能給我一百塊錢?」

周徐紡把他的書包取下來:「你要買什麼嗎?」

他好懊惱的樣子,忍不住揪自己頭髮:「我弄壞了軍軍的桌子,要賠給他。」

再揪會禿頭的。

周徐紡把他手拿開,給揉揉:「怎麼弄壞的?」

「桌子上有釘,我想用文具盒幫他敲進去,然後桌子就散架了。」他把書包里的文具盒掏出來給媽媽看,好懊悔,「我的文具盒也癟掉了。」

真的,他敲得好輕的。

周徐紡剝了一顆棉花糖餵給他吃:「不怪你,下次輕一點就可以了。」

蛋蛋也給媽媽剝了一顆:「軍軍說我力氣好大,要認我當大哥。」他眨巴眨巴眼睛,好奇極了,「媽媽,為什麼我力氣這麼大?為什麼我可以跳到樹上去?為什麼我的眼睛在水裡是紅色的?」

周徐紡想了想:「因為我們蛋蛋是超級英雄。」

他恍然大悟的樣子。

爸爸給他講過超級英雄的故事。

這天晚上,爸爸又講了編超級英雄的故事:「最後,壁虎俠打敗了外星獸,拯救了世界。」

蛋蛋穿著壁虎俠的睡衣:「爸爸,我以後長大了,也要保護世界嗎?」

「不用。」

「可媽媽說,我也是超級英雄。」 豬顏改,情自來 超級英雄都要保護世界,保護地球。

江織把故事書放下,給他掖好被子:「你不用,你只要保護媽媽就夠了。」

冬季雪壓枝頭,夏季細雨綿綿,綠瓦紅磚旁,桔子黃了,葡萄紫了,圍牆上的綠蘿一年又綠一年。

後來,江織的病慢慢、慢慢在康復。

後來,江織染了奶奶灰,又染了霧面橙。

後來,江織時常出去採風,他不在家的日子裡,小薑糖就會搬個小椅子,坐在家門前。

「蛋蛋。」

蛋蛋很禮貌地回應:「俏俏姐姐。」

「我們來玩捉迷藏吧。」

他搖頭,不去了:「我爸爸沒有回來,我不能走遠。」

「為什麼呀?」

「因為我要保護媽媽。」

世界太大了,他還小,爸爸說:你保護媽媽,我保護你。

「薑糖。」

是他爸爸回來了。 方長表示很為難,這火球本來就不受控制啊!

可這種話又無法說出來,畢竟他獲得魔法資質的過程就比較神奇,有些話他根本說不出口。

本身綠色的火焰就已經很獨特了!

「好了,我們繼續。」

休息了大概3分鐘左右,鄭淼拍了拍手,提醒方長繼續。

方長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集中精神,將目光牢牢固定在手掌中燃燒的火球上。

滾滾燃燒的綠色火球,就像一顆暴躁的皮球一樣,左衝右突,不過它好像被限制在一個極為狹小的區域里一樣。

晃動的幅度最多只有一厘米左右!

方長皺起眉頭,眨了下眼睛,將目光集中在火球的中心。

比起觀看整個火球,晃動的火球讓他不能很好的集中注意力。

方長凝視火球的眼神逐漸平靜,漸漸地,在他的注意力完全投入到眼前的火球上,他看著火球的中心。

那裡的亮度是最高的,綠色的焰心好像發亮了一樣,有些刺眼。

方長眼睛眯了一下。

腦海中努力地想著讓火球變成一條火蛇,噴吐出去攻擊敵人。

不過按照鄭淼的指導,正確的模型應該是將火球變成一條噴射的火焰,用來攻擊敵人。

但是方長的腦瓜子裡面在想著火蛇的時候,莫名其妙的就想到了以前玩的遊戲中的『火蛇』!

然後,方長感覺一股莫名的壓力籠罩在頭頂,將自己的腦袋沉沉壓下,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的腦袋和外界有了一層看不見的薄膜隔離一樣!

就在他腦袋昏昏沉沉的時候,腦海中莫名其妙的跳出一朵綠色的小火苗,火苗非常微弱,並且艱難的在自己的腦海中緩慢的移動。

方長的注意力瞬間就被吸引住了,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的腦海中會出現這種情況!

小火苗的移動速度非常緩慢,緩慢到方長盯著老半天,它才移動了很短的一小截!

不過就這麼一小截,方長卻能看到火苗經過的地方留下了一條燃燒著綠焰的線條!

就在他奇怪這種變化的時候,卻不知道他手掌中的火球體積瞬間膨脹起來,足足比原本的體積大了5倍還多!

鄭淼被突然變大的火球嚇了一跳!

還以為出了問題的她剛準備開口讓方長停下,可是當她看到方長神色平靜專註的樣子時,明智的閉上了嘴巴。

魔法不會反噬自身,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所以鄭淼的判斷就是方長在魔法方面真的是太有天賦了。

這才第二次練習,就能掌握火系魔法的塑形!

雖然塑形的結果和預期的有些不一樣,但是增加魔法體積同樣也是塑形的一種。

沒有打擾方長,她很認真地觀察方長的一舉一動。

方長全神貫注地看著腦海中緩慢移動的小火苗,雖然緩慢,但隨著時間推移,也漸漸的勾勒出一個模糊的造型。

就在他準備仔細的看看這小火苗到底畫出的東西是什麼的時候,眼前突然一黑,小火苗和模糊的圖形瞬間消失。

而他的視線也回到了外界,然後一股沉重的疲憊感從腦袋裡傳出來進而影響到全身。

整個人發昏,身體也是不由自主地往前一個趔趄,手中的火球也是第一次在方長沒有控制的情況下,熄滅了!

一直留意方長的鄭淼在看到方長身體前傾的一瞬間,立刻伸手抱住他。

「精神力消耗空了,今天的訓練就到這裡。」扶著方長來到訓練場一旁的躺椅上躺好,鄭淼神色複雜。

方長的才能讓她很羨慕,更讓她羨慕的是方長本身所擁有的條件!

每一名優秀的魔法師背後,都需要一個優秀科學的團隊支撐。

團隊中有包含各種各樣的優秀人才,有專門負責體能和格鬥訓練的教練,有負責飲食健康的的營養師。

還有為魔法師的健康負責的私人醫生。

以及最為重要的魔法培訓團隊!

職業魔法師也是在一直接受培訓團隊的訓練,只不過這個培訓會根據職業魔法師本身的要求進行。

比如一名水系魔法師想出來一種新的魔法招式,就是利用水元素和環境製造暴雨環境,通過改變環境來增加自己的地理優勢。

那麼如何製造一場範圍剛好能夠籠罩擂台的暴雨?

這就需要非常科學精密的計算,然後羅列出完善的魔法公式。

當然,他們不需要魔法師記下那些複雜的一長串公式,團隊會根據這個魔法釋放的需求,一點一點針對性的引導輔助魔法師訓練。

從而讓魔法師掌握這個暴雨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