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陸胤:「……」

就知道,她無端孝順,准沒好事。

超神靈寵大師 「粑粑,你為什麼不說話?」小糯米爪子方向一轉,啊嗚一口,咬了一口草莓。

陸胤捏了捏她腦袋上的小揪揪,「為什麼不喜歡香水阿姨?」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說完,小傢伙抓住他的手,「粑粑也不許喜歡。」

「為什麼粑粑不許喜歡?」

小糯米一副天都塌下來了的表情,震驚臉,「粑粑,你不喜歡麻麻了嗎?」

「哈哈……」

陸胤朗聲笑了起來,長臂一伸將她抱進懷裡,小傢伙還不高興了,氣嘟嘟的掙扎著。

「想什麼呢,粑粑怎麼會不喜歡你麻麻。」

「真噠?」

「嗯。」陸胤思忖著,是不是該給陸國華打個電話,讓他派人把林沁兒接回去?

她的錢包被偷之後,在別墅里住了一晚上。

第二天,陸胤就安排她住進了酒店裡。

雖然如此,但她每天還會來別墅,也不一定是找他,多數時候是找陸萌,她似乎很喜歡雲瑾,努力學習照顧孩子的知識。

陸胤對喬安和慕靖西的相處方式很好奇,他戳了戳小糯米的小揪揪,問,「說說看,你麻麻在叔叔家,是怎麼跟叔叔相處的?」

小糯米眼睛瞪得溜圓,嚇得草莓都掉了。

「嗯?」陸胤危險的眯起眼眸,「看來相處很勁爆了。跟粑粑說說,叔叔都對你麻麻做了些什麼?」

小糯米抿著小嘴巴,飛快搖頭。

陸胤捏住她的臉蛋,語氣十分危險,「說不說?」

「小糯米是不會說叔叔偷親麻麻嘴嘴噠!」

「……」陸胤臉色陰沉。

「小糯米也不會說叔叔老是抱麻麻噠!」

「……」臉色鐵青。

「還有還有,小糯米是不會告訴粑粑,叔叔他抱著麻麻睡覺覺噠!」

陸胤:「……」

小糯米,你可以閉嘴了。

每一句話,都扎心。 小糯米捂住小嘴巴,呆萌萌的瞅著他,怎麼辦,粑粑好像很生氣的樣子呢。

她說錯什麼了嗎?

小爪子試探性的碰了碰陸胤的俊臉,小糯米囁喏著,問:「粑粑,你在生氣么?」

「你覺得粑粑不該生氣嗎?」

好吧。

他確實沒有立場生氣。

可……就是生氣!

慕靖西那個傻子,憑什麼能得到喬喬?

唉……真是令人惆悵。

他一把抱住小糯米,陰測測的笑著,「小糯米。」

「咦?」小糯米抱了抱自己的小胳膊,「怎麼突然涼涼的?」

陸胤捏住她軟乎乎的臉蛋,「告訴粑粑,粑粑是不是你除了麻麻之外,最愛的人?」

小糯米清澈的眼眸,陡然瞪大,一副受到了驚嚇的模樣。

「嗯?」陸胤眼眸危險眯起。

小糯米嘟了嘟小嘴巴,「是。」

「完整的說一遍。」

「粑粑是小糯米除了麻麻之外,最愛的人。」

陸胤微笑搖頭,糾正她,「錯,要說最最愛。」

小糯米生無可戀臉。

屈於淫威之下,乖乖的重複了一遍。

陸胤滿意了,心滿意足的放了她,「去吧,找雲瑾弟弟玩。」

…………

紀傾心和喬安利用媒體,隔空攻擊得愈演愈烈的時候,厲清歡坐在咖啡廳里,看向對面沉默不語的男人。

黑色狂情:不做總裁夫人 她戴著的墨鏡,始終沒有摘下來。

語氣冷冷清清,「你找我來,有什麼事?」

葉寒塵目光深諳,冷然中,透著幾分掙扎的痛苦,

「清歡,你真的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么?」他的嗓音低啞,面色憔悴,全然沒有了昔日翩翩濁世佳公子的風姿。

厲清歡面色冷漠,「我給你一次機會,誰又能給我一次機會?」

「真的回不去了么?」他問。

「除非你能讓時間倒流,回到那一晚,阻止所有事情發生。如果什麼都沒發生過,我們或許還有機會。」

「什麼都沒發生過,還有機會?」葉寒塵笑了,聲音低低啞啞的。

驀地,突然握拳,抵在鼻尖處,輕咳了起來。

白皙的臉色漲紅,浮現出了痛苦的神色。

本以為,她會關心一句,沒想到,她只是冷眼看著,並沒有一絲言語上的關切。

葉寒塵暗暗吐出一口綿長的濁氣,像是在自言自語,「清歡,我是真的很喜歡你。這麼多年,我一直跟在你身邊,陪著你,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一轉身就看到我。」

可是我沒想到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眼裡仍舊看不到我。

你至始至終,喜歡的都是別人。

你不喜歡讓我碰,親吻你抵觸,更進一步的接觸,你更是抗拒。

早該清楚的。

早就該明白了的。

一直沒有從這場痛苦而卑微的單戀中解脫,只是他不願意相信,不願因相信她是這樣的人。

現在……

慕靖西的話,在腦海里迴響著。

他自嘲一笑,還有什麼好期待的。

難道奢望她會喜歡他么?

「清歡,再見。」葉寒塵站起身,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眸底的痛楚,絲毫不加以掩飾。

就這麼直白的,赤~裸~裸的,展現在她眼前。 古木匆匆而來,匆匆而去。

不過,在第二天,暴打沈天航的消息便傳遍全城。整個磐石城的武者都為之震撼。

曾經的廢物,如今不但擁有了武徒實力,居然還將武徒中期的沈天航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一時間,古木之名轟動全城。

如果古木只是普通武者,將沈天航打了也就打了,但是卻頂著廢物的名號突然崛起,這就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好奇心和震撼。

於是,有好事者,更將古木稱之為磐石城最年輕的武徒,其風頭隱隱有蓋過磐石城的十大公子。

古木回到木場,吩咐眾人繼續正常訓練和生產木材,一個人就鑽入房間內閉門不出。暴打沈天航一頓,讓得他受了一些輕傷,靈力也是消耗嚴重,需要趕快進行運功療傷,以免落下什麼病根。而且在初次跟外人交手,古木感覺到那停滯不前的武徒初期境界,竟隱隱有了鬆動,於是當務之急還是先突破再說。

一連兩天。古木的房間內便會傳來一股股磅礴的靈力波動。

古剛自然知道這是要突破的跡象,於是親自守在門外守護起來,心中還欣喜的罵道:「臭小子,這要晉級也不提前說聲,萬一有人來搗亂,分了心神,最容易走火入魔了!」

而房間內,古木劍眉緊鎖,分出心神細想著五行真元訣的口訣:「五行真元訣中所說的木觸鍊氣,自己一直沒有領悟,應該還有一些我所不知的原因!」

五行真元訣的第一步為五元煉身,分別對應金木水火土,以五種真元錘鍊肉身,做到肉身脫凡,從而將肉身煉之極限,為以後的武道打好堅硬的基礎。可讓古木困惑的是,他已經擁有了木之真元,始終無法做到以木而觸之精氣神,將整個人的氣產生變化?

「唉!」古木輕嘆一聲,旋即不再去想五行真元訣,而是一門心思的調動體內的靈力,準備晉陞武徒中期。

丹田中那指甲大小的綠色靈力,似乎已經達到飽和狀態,連續十幾天都沒有增長。古木知道這是已經達到了武徒初期巔峰極限,想要再上一層樓,就需要打破屏障,突破至武徒中期。

小境界的提升,只需要體內靈力呈飽和之勢,就可以水到渠成的邁入更高,其晉陞的難度無法和大境界相比。

古木徘徊在武徒初期巔峰已久,其中經過數十天的葬龍山生死歷練,又和其他武者進行過幾場戰鬥,晉陞勢頭無法遏制,簡單的超乎古剛想象。

也就在閉關的第二天夜晚,那在屋內溢出的磅礴靈氣,便開始呈現回縮之勢。緊接著,整個房間歸於以往的平靜,竟是沒有了絲毫靈力流露。

正當古剛愕然之際,一陣微風從他身邊吹來,就見古家的七長老古蒼風赫然出現在眼前,只見他難掩激動道:「這小子要晉級了?」

古剛點點頭,對於突然出現的古蒼風並沒有感到太大的意外,畢竟他是武師中期的武者,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自己面前,簡直易如反掌。

「好小子……」古蒼風雙手顫抖,那滄桑的雙眸更是泛著隱隱可見的淚花,這一直讓他擔心的小輩,如今不但踏入了武徒,而且還是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就要進入武徒中期,這如何不讓他老顏失態?

只見他喃喃自語:「千秋,你的兒子一旦展翅,其成長的速度一點也不遜於你!」

古剛聞言,眼神也是抹過一絲光澤,驀然想起二十年前那個天賦異稟,驚艷絕倫的男人。耳邊依稀響起那有些虛無縹緲的話:「古剛,你性格暴躁,不宜練厚德載物的土之武功,應習練風系武技,這樣依靠風的速度和飄逸,可以讓你更容易在武道一途有所成就!」

「古剛,我要離開這裡去更為廣闊的世界闖一闖,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嘿,古剛,我回來了,看,這是我兒子,長的很像我吧!」

「不錯啊,已經達到武徒後期巔峰了!」

古剛眼神越來越暗淡,因為那個曾經在自己心目中影響至深的微笑男人,在得知自己的兒子天生經脈不通后,就開始變的沉默寡言,整個人的精神愈發的頹廢起來。最終在古木兩歲的時候,留下外出尋葯的字條,從此了無音訊。

被寄予厚望的古家男兒,頹廢沉淪,不辭而別,讓得家主勃然大怒,最終封閉了有關他的一切,如今的三代嫡系都不甚了解,在二十年前的古家,曾經出現過一個足以讓他們自豪的絕世天才!

兩人靜靜立在房間外,思緒都飄到過往的記憶中,忘記了正在屋內努力吸收靈力的古木。

直到古木運轉五行真元訣將漂浮在屋內的所有靈力吸收,就感覺那丹田中的綠色靈力,驀然產生一道裂痕,就彷彿鳥兒破殼而出那般。然後,一道道綠色光芒從裂痕中升起。

「啪!」

綠色靈力產生一絲輕碎聲,最終破殼誕生出一個比以往更為綠芒熾盛球體。

也就在破殼的一瞬間,那凝聚在古木全身的靈力就向著綠球瘋狂湧入,他抱元守一,極為熟練的控制著難以遏制的靈力,有條不紊的引導它們進入丹田。

稍許。

當所有靈力都被丹田中的綠球所吸收,古木這才徐徐睜開雙眸,輕輕吐出一口濁氣,同時感受著那比以往更為強大的靈力,無喜無悲道:「成功了。」

也就在剛剛晉級為武徒中期之後,一道厲風將緊閉的房門吹開,一條黑影轉瞬而至,竟是直接向著古木要害攻去!

古木未曾想剛剛晉級成功,就徒然遭遇變故,急忙施展靈力氣牆護住要害,同時身形也向著床榻一側閃開。

那黑影只用一招就破開了古木的靈力氣牆,然後雙手成爪,向著古木移去的位置攻去!

古木在挪動的同時,手中凝聚而出的三級斷命斬就已形成,不容考慮的向著黑影揮手打去。

「砰砰砰!」

幾聲爆裂,那黑影竟是極為輕鬆的將斷命斬一一化解,這讓古木駭然不已,要知道自己這三級武功斷命斬已經大成,縱然是武徒巔峰強者,也休想如此簡單化解。除非是達到武士級別的存在!

面對武士以上的強者,他可沒自信和實力去抗衡!

「先逃跑再說!」

古木很快就想好退路,正欲向著窗口翻躍,卻發現那黑影在破解了斷命斬后,竟是停止了進攻的身形! 菜鳥神探:大神,矜持點 然後傳來一聲滿意的蒼老聲音:「不錯!面對徒然襲擊,還能沉著應對,孺子可教也!」

古木移動的身子戛然而止,因為這聲音他聽著有幾分耳熟,待得穩住身形借著燭光才看清,那黑影竟然是七長老古蒼風。

「是你!……」古木頓時氣絕,差點沒破口大罵。不過最終還是控制住氣火,他知道,如果一旦罵出來,肯定沒什麼好果子吃,誰讓人家即是長輩,又是高手呢。

他在說話之際,古剛緊繃著臉,強忍著笑容,從外面走了進來,古木頓時就更無語了,心道:「你們這群為老不尊的傢伙!」

古蒼風大袖一揮,坐在房間中的椅子上,好奇的盯著古木道:「臭小子,沒想到一個月不見,你就晉陞到武徒中期了,若非老夫親眼目睹,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

古木揚揚眉,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然後撅著嘴沒有吭聲,其實古蒼風還不知道,他雖然是剛剛晉級武徒中期,但是境界卻極為穩定,根本看不出是剛剛晉陞的。

剛剛晉陞,其境之穩就宛如磐石,這讓古木非常費解,還沒想通是咋回事,就被這老頭突然偷襲了,所以他才不會請教古蒼風這個疑惑。

古蒼風的突然出現,讓得古木有些意外,於是便問道:「七長老,你怎會在木場?」

「還不是為了你這小子。」古蒼白了古木一眼,道:「古家可是難得出現一個在十六歲之前就達到武徒境界的後輩,所以在得知你將沈天航打了一頓后,家主就命我前來保護你。」

「哦。」古木沒想到在自己展現出非凡的戰鬥力后,古家的家主居然會這麼快派人來保護自己的安全,而且還是派來和自己關係最為親密的古蒼風,看來自己在古家眼裡,無疑已經成了真正的希望之星了。

古木對此倒是沒有感到意外,畢竟自己能夠抗衡武徒中期的實力,定然會引起他們的重視。若非如此,自己也不會特意在磐石城高調的揍了沈天航一頓。

他想引起古家的重視當然不是為了炫耀,而是在前往磐石城的時候就打算解決掉木場的最大威脅——斬龍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