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紅袍銀槍,橫槍而立!

轟轟!

又是兩步的迭加!

但楊天幸再次槍出,槍身間的紋路泛著紋力的波動。

神速!

不傳於世的強大紋圖,令楊天幸的槍只能在人們眼中映過一抹銀影!

看似一槍,但卻是數十槍已經刺出。

出槍速度快如閃電,數十槍之威力凝成一槍,竟然刺破炎舞昭踏下的三步,去勢不減,直撲炎舞昭!

眾人頓時驚呆了!

這傢伙也太膽大了吧!

二先生只是把修為壓到一宮境,那恐怖的氣息已經幾乎他們壓得要喘不過氣。而眼前這楊天幸反而還要去挑釁她?

炎舞昭面色不變,踏下第四步。但向來擅於觀察的金千機,很敏感的捕捉到差異。 時光靜悄然 這第四步,與之前踏過那十多次的第四步不同。方位、落點、步法,盡皆不同。

這一步落下,卻是帶著一個細微的弧度,向外移……

轟!

楊天幸轟出的槍芒彷佛受到了無形的轉移,向著一旁折向飛去!

金千機暗道果然!

雖然只是一個推測,但金千機暗暗猜想,這所謂【六步】之試,其實每一步都是一門秘技,或者說是紋技。每一步都是二先生自身創出的不傳絕技!

…………

當金千機思緒萬千時,場內的戰況卻是沒有停留。

炎舞昭的第四步轉移,卻沒有造成任何威勢,但她的第五、第六步同時落下。

第五步,是那纖細輕巧的右足向前輕踏。

第六步,則是那甫剛踏下的右足,帶著一種輕輕在地面上拖行的幅度,向前一拖然後落下。

這次太明顯的變動,就連其他人也察覺炎舞昭的步法變化。 農家小命婦 但他們沒有感受到太大的影響。而真正首當其衝的楊天幸,已經面色大變!

壓力,不再是如山如岳的向四方八面而來。

在炎舞昭第五步落下的瞬間,恐怖的紋力衝天而起,如槍、如刀、如劍……怎麼形容都無法貼切的說出那種感覺,彷佛一座尖削的山峰帶著突破蒼穹之勢從地面猛地拔起!

而那輕輕向前拖行的時候,楊天幸彷佛看到那如實質般的紋力山峰,被一股無形之力轉了方向,畢直的對著自己!當那第六步踏實的剎那,楊天幸已經全身毛孔直豎,強烈至極的危機感,前所無有! 第四百四十六章──宋之軒

幾乎在同一時間,楊天幸沒有心存僥倖。只見他雙手握槍,左手前臂有著一個指頭大小的雲朵。而在紋力發動之時,那雲朵像是綻放的鮮花。

鮮花、花莖、又一朵鮮花,布滿整根手臂,蔓延至肩膀。

那是四季天的紋圖【春至】!

紋力注入,紋技發動!

主防禦的紋技【春眠不覺曉】!

粉色的光罩擋在身前!

能擋得住……吧?

這是楊天幸最後的一個念頭。

轟隆!!!!

駭人聽聞的巨響!

楊天幸的人已經消失不見。

而以炎舞昭足尖落下的方向為前,整道草牆不見了。

明日未臨 刺目的陽光從那空出來的牆壁射下,令目瞪口呆的眾人面上駭然,內心複雜得一塌糊塗!更令他們感到恐怖的,草牆外的方向,本來有著一座小山峰。

現在就連那座山峰都不見了,或者說被從中轟開兩半。

…………

「哼。」炎舞昭輕哼一聲,彷佛意識到了什麼。

幾乎在同時,楊天幸又出現在剛才原本身處的位置。

「師妹,有點過了。」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名中年男子走來,面上很柔和。看著他,彷佛看著晨初和煦的陽光,令人發自內心的感到溫暖。只有少部份如夢詩、金千機是紋師,精神比較敏銳的人,面上儘是一抹凝重。

好可怕的人。

紋力沒有外放、精神卻達到一個恐怖的程度,只是普通的一言一語、一顰一笑,卻足以影響到別人對他的觀感。這已經不是身處同一個境界。

「是大先生!」

雲府當代大先生──宋之軒。

身為雲府中人,本就極其低調。而作為大先生的宋之軒,更是把這個低調體現到了極致。幾乎就沒有什麼卷藏、或下山遊歷的記載。唯一最令人注意及敬重的,便是【雲隱紋】。

雲隱紋幾乎越發普及,成為每一名紋者紋師在刻紋入宮時,都會盡量加入的一個小變化。

加入雲隱紋的紋圖,平常會把本來的紋圖隱藏在那不起眼寥寥數筆、只有指頭大小的的雲朵紋圖裡。當紋力注入才會體現出其形。單是這個紋圖面世的時候,整個修行界都震驚了,並把這紋圖決定為這個時代中最具影響力的紋圖!

一般修者若不想讓人看到自身紋圖,只有利用衣服、或像是掩紋布的這種方式去遮蓋。而北方那些漢子雖然不屑干這種偷雞摸狗、藏頭露尾的活兒,但其實內心深處也不想讓別人看出刻在自身的紋圖。

因為這些紋圖,代表的其實就是他們的底細。

紋圖外露,代表對手很容易一眼就大概推斷出實力及紋技變化。

而【雲隱紋】的面世,很快就征服了南北雙方的修者。幾乎有點實力的紋師,都會在替紋者刻紋入宮時,加入這個小小的變化。

這紋圖很簡單,寥寥數筆。現在的紋師自然會覺得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紋圖,沒有覺得有什麼大不了。但這是因為他們已知道雲隱紋的紋力變化原理。

而大先生宋之軒,卻是從零變一當中的無中生有。區區數筆的紋線,卻是能夠產生出如此神奇的變化!這個難度,所有到了一個境界實力的紋師為之震驚!

但很快,宋之軒在公開了這個紋圖后,又再次消失於人前。

不顯山,不露水,一如以往像雲府的風格。

隱於九天之間,尋常難見。

但當驚鴻一瞥之際,卻是令人感到發自內心的無力感。

…………

宋之軒微微笑著,那根漆黑而又修長馬尾垂在身後,幾乎觸及腰間。只見他禮貌的向眾人打了聲招呼:「先繼續考試。至於這位小友,剛才那關,你通過了。」

「畢竟師妹發出的紋力已非一宮境。」

「哼!」炎舞昭這聲哼更加大聲了,宋之軒卻只能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師妹。

「最後一位,快快快!」顯然炎舞昭的心情不太好了。

而楊天幸也有點茫然的站到一旁。

剛才那一刻,他深知若是擊實了,自己大概必死無疑。但就是在雙方接觸的瞬間,楊天幸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消失」了。只是在那很短的時間,自己消失在這空間之中,落入一個未知的漆黑空間。

而當自己回過神來,便又回到剛才身處的位置了。

他看著那如老好人般溫和的宋之軒,面上驚疑不定。若清楚實力差距,那不可怕。可怕的是,連看都看不清、摸都摸不著。這才是真正的可怕。

…………

徐焰有點無奈的走出來,他也是帶點怨氣的看了楊天幸一眼。

明顯是剛才楊天幸把二先生惹怒了,而會犯規的發動了超越境界的一擊,證明二先生明顯不像之前幾位好說話。這是一個火爆脾氣的女子!

而排在楊天幸後面的徐焰,很容易便成為一個出氣袋……

果然,當徐焰甫剛走出來,強烈而恐怖得幾乎化成實質的壓力,把自己鎖定在原地,無法動彈。而這時,二先生已經踏出了三步。

噗噗噗……

金千機清晰的再次捕捉到,這三步又是與曾經踏過的頭三步不一樣。

三步呈品字,幾乎只是眨眼間的時間便同樣落下。

恐怖的壓力從天而降,又像三座無形的紋力大山重重的壓在徐焰身上。

是的,沒有任何抵擋。

徐焰就這樣坦然的站在原地。

轟轟轟!

三道巨大的壓力壓下,還是令徐焰身體微微一晃。

但也僅此而已。

個個避之則吉,不敢其沾於身上的紋力威壓就這樣硬生生的轟在徐焰身上,但換來的只是徐焰身體微微一晃。

感受著身體傳來的壓力,徐焰也是皺起眉頭。

而炎舞昭雖然也感到驚奇,但卻沒有停留。轉眼間又是兩步。

轟轟!

又是兩座無形的大山壓下來!

五座大山壓在徐焰身上,饒是徐焰身體也是出現了些微的顫抖。

縱是如此,已經足夠令人駭然!

那可是單純的以肉體去扛啊!!

就連防禦驚人的藍吒看到徐焰如此變態的肉體,眼角也是微微抽搐著!

而炎舞昭就在這時,第六步落下!

轟!

六重迭加! 第四百四十七章──鏈橋十一

幾乎在同時,徐焰體表產生變化!炎發再次從他冒煙的光頭長出來,而令人感到熟悉的,還有那體表微微泛著銅色光澤的皮膚!

「銅皮!」

有些眼光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徐焰皮膚變化,那分明就是極道寺的不傳絕學──【金剛不壞身】中,第一卷銅皮!

徐焰肉體足夠逆天,但在這六重迭加硬生生的轟在身體上,他也是單膝跪地,感受著不斷想要碾碎自己身體的壓力,徐焰咬著牙,彷佛背上扛著六座大山,卻是毅然的站了起來!

轟!

就在他站起來的剎那,那紋力威壓同時消散。或者說是已經到了極限,就此消散於天地。

炎舞昭深深的看了徐焰一眼:「小子,你不錯。過關了。」

…………

十一人。

世間之大,十八之年以下的修者,多如牛毛。

而有資格來參加雲府收徒的,自然只會是當中天才中的天才,強者中的強者。所以最後參加雲府收徒的,只有上百名。

在四座草廬過去后,卻又只剩下十一位。

夢詩、金千機、李白、江柔、藍吒、萬爾豪、段破刀、霍鋒、徐焰、楊天幸、洪正辰!

足足九成的淘汰人數。

這還未說之後還有一關……

大先生,宋之軒出的題。

十一人相視一眼,面上都是露出他們的戰意。

走到這步,誰都不會輕易認輸。

宋之軒向十一人招了招手,走向那座寫著【壹】字的草廬。宋之軒面上一直笑呵呵的,那種和藹可親根本不像是世人想象中高高在上、把平民視為芻狗的高傲。

十一人在大先生的帶領下,走進了草廬。

草廬同樣很空蕩,有著五個蒲團。

而在五個並排放在地上的蒲團前,有一幅大畫。

這幅大畫足有五米長,但眾人此時都難免把目光落在身前的畫卷上。

畫中是某個山峰之巔。

只是此山峰之巔,位於畫卷左邊的角落。畫的中央位置卻是一片空白的連綿,直至到畫的右邊,同樣是一座巍峨的山脈。而仔細看去,隱見那山脈的山巔之處,有著某些看不太清晰的建築。

「我的題,便是在這裡。」

荒唐契約:不做總裁傀儡妻 宋之軒開口。

眾人目光從畫卷中離開,猛地抬頭。

眼前卻哪裡是什麼草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