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身體表面的光紋變得更加明亮,而附著於體表的矢量力場也逐漸擴散到了半徑三米左右。

如果說之前還處於半荒半喪屍之間。

那麼現在它已經有了核心,成為了真正的荒——雖然是最低級的那種。

萬分之一的概率。

真不知曉光頭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

將鏡頭切回到旅館中,外出兩人久久未歸,光頭的內心已經生出了一絲不安。

「雙禍和老三怎麼還沒回來?」

光頭眯著眼睛,目光始終不離樓下的那條必經之路。

無論怎麼樣,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晚上出去太危險了,還是等到早上吧。

光頭的手緊緊捏著窗檯,內心總有一種若即若離的預感,預感自己的兩位兄弟在下一秒就會出現在巷子的拐角。

只可惜了,他的預感註定是錯的。

「大哥,睡會兒吧,還是我來警戒吧。」紋身男發現了光頭眼中密布的血絲,不免有些擔憂。

光頭也沒推辭,點了點頭后就倒在了床上。

昨夜……

也是他放的哨。

接下來的一幕就是早上藥店,光頭帶著一隊人將兩位兄弟葬了,而後來到地下車庫前的事情了。

車庫內部的巨大聲音令他們心生退意。

而就在這時,滿身沾染鮮血的可愛蘿莉出現在了車庫門口的一角。

不是乾陽又能是誰呢。

最先看見乾陽的紋身男,瞪大眼睛驚喜的說道:「好可愛的蘿莉!」

聽到了陌生聲音,乾陽頓時扶著牆僵立在了原地。

身體上的恐懼。

恐懼陌生的臉孔。

其中有一半是曾經錢陽的內向,也有一半是乾陽的懦弱。

動不了!

乾陽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雙腿在顫抖。

連站立都成問題,這還是前幾日那個廝殺於萬千喪屍群中的自己嗎?

小姑娘?

光頭瞥了一眼車庫。

這丫頭的出現,未免太過蹊蹺了。

另一邊紋身男看的出是個蘿莉控,在見到乾陽的瞬間就失去了理智,上前噓寒問暖了起來。

「小妹妹,你怎麼呆在這兒啊。」

「小妹妹,你叫什麼啊?」

「小妹妹,別害怕我不是什麼好人,啊不,我是個好人。」

啊!蘿莉啊!

雖然有點大了,但是依然在紋身男認為的蘿莉範圍。

而且裙子好萌啊,就是染血了有點不好看。

啊啊啊啊!

感覺自己體內的蘿莉控之魂在灼灼燃燒!

「別看過來,別靠近我!」乾陽迅速的後退了一大步,顫顫巍巍的聲音打斷了紋身男的關懷。

已經安奈不住了。

情緒……

若非是早晨,乾陽表皮亮起的光紋就已經暴露了。

「不行!」乾陽咬著嘴唇,緩緩抱頭蹲下了身子。

情緒必須壓下,不能暴露,還有身子快點動起來啊! 身子快點動起來啊!

該死的。

乾陽死死咬著牙關,想要讓自己動起來。

全身都存在著類似於長時間壓迫神經導致的麻痹。

正是來自於心靈上的束縛,將自身死死禁錮在了原地,哪怕是邁出一步也是奢望。

光頭見乾陽模樣和狀態,心懷萬分警惕的走近。

隨著接近的人數越來越多,乾陽越是能夠感受到壓迫的加劇。

該死的,這個世界的自己,怎麼還有人群恐懼症這種毛病?

當光頭已來至身前,乾陽的臉色微青。

糟糕,喘不過氣了。

「你們在幹什麼,都離開我的姐…妹妹!」坤月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還未等乾陽反應過來,坤月已經來到他的身前,瘦小的身體擋在了他的面前。

坤月的出現,讓乾陽總算是有了一絲好轉。

「坤月…姐姐,你怎麼來了,你的身體。」

「我沒什麼問題。」坤月扭了扭頭,虎視眈眈的看著眼前眾人。

又是一隻蘿莉,還是蘿莉!

紋身男眼前一亮。

坤月的瞥了一眼乾陽,緊張的詢問道:「怎麼樣,姐姐,他們有欺負你嗎?」

「他們,沒有,害怕。」

乾陽躲在了坤月身後,只露出半個頭來。

這麼一看,倒也的確是坤月更像姐姐,乾陽像妹妹。

總算可以保護你了呢。

坤月將自己內心最後一點恐懼祛除,堅定不移的站在了乾陽身前。

「小妹妹,你們別誤會,我們真的是好人。」

坤月偏轉目光落在紋身男的紋身上。

騙誰呢?

那麼大面積的紋身,一看就是混混!(偏見!這是偏見!)

「哼,都離我的妹妹遠一點!」坤月怒斥一聲,倒也有三分氣勢。

紋身男頭痛的撓了撓頭,最後只好向光頭隊長求救道:「隊長,幫幫忙吧,兩個孩子獨自在這個城市裡也不是辦法。」

光頭眉頭一挑煩躁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擅長哄孩子,還有帶上這兩人,你腦子沒抽吧?」

「還是我來吧。」

隊伍中一位文質彬彬的男子拍了拍紋身男的局肩膀,緩緩走了出來。

危險!

乾陽能從眼前這位的身上感受到比光頭都要危險的氣息。

若將光頭比喻成霸氣外露的猛虎,那麼眼前的人就是善於隱藏的毒蛇!

好在,對方沒有流露出一絲殺意,帥氣陽光的笑容中也帶著友善。

無論如何比起紋身男要好上太多了。

「小姑娘,我叫沐建業,你們叫什麼啊?」

生得一張好人臉,總是可以快速獲得其他的人的好感。

「我叫坤月,我妹妹叫做錢陽。」坤月先是介紹自己和姐姐,之後才認真的詢問起了這一隊人的來歷:「你們是誰?」

「雇傭兵。」光頭道。

「便衣警察。」沐建業道。

說完,兩人對視了一眼。

「……」

最怕氣氛突然尷尬。

看氣質,雇傭兵的可能性更大吧,躲在妹妹背後的乾陽忍不住在心裡吐槽道。

沐建業聳了聳肩,微微一笑道:「嗯,他的確是雇傭兵,我是便衣警察。」

嗯,完全不衝突。

說著,沐建業又指向了的紋身男:「你看,他就是我抓的壞人。」

坤月:「=_=」

你當我傻子?

這麼敷衍的解釋是不是太侮辱人了?

不過……

「警察叔叔終於來救我們了嗎?」坤月硬生生的擠出了兩滴淚水,演技浮誇的哭叫道:「快帶我們離開的這裡,好恐怖的!」

乾陽就差一巴掌糊自己腦門了。

演技一個比一個差。

光頭作為隊長自然不是傻子,見這一幕眉頭一皺當即呵斥出了聲:「好了,別婆婆媽媽的了,這兩孩子能活到現在就一定不簡單,就一句話救還是不救?」

說著,他的目光轉向了紋身男。

很明顯救還是不救問的自然是這位蘿莉控。

不過這個問題算是白問了。

蘿莉控面對無助的蘿莉豈能熟視無睹?

坤月打斷了就要開口的紋身男,沖著光頭詢問道:「既然你們說自己是雇傭兵,那麼現在我可以用五包食物和水來雇傭你們來暫時保護我們嗎?」

一聽有水和食物,光頭總算是生起了些許興趣。

「兩丫頭,你就不怕我拿了水和食物,再棄你們不顧?」

「若真是如此,我也只能自認倒霉,不過我想雇傭兵應該都是講信用的吧?」坤月此時的表現一點也不像是未成年的少女,反倒像是只上了年紀的老狐狸。

嗯,都是裝的。

不過光頭可不知曉,只道這兩丫頭果然不簡單。

話說怎麼現在的孩子都鬼精的。

自家老闆是一個,眼前又是兩個。

光頭嘴角一撇:「雇傭兵的確要講信用,不然可就沒生意了,你們的活我們接了,不過鑒於你們二位的雇傭費不是很足,若是出現了必死的情況,我們是不會拚命救你的。」

坤月洒脫的點頭笑道:「人之常情,大家也都只是河中的泥菩薩罷了。」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帶路吧,兩位老闆。」

「跟我來,我們家住在那兒。」

當坤月的指向了自己所住的高樓時,一隊人的臉都綠了。

十八層樓,這是要爬死他們啊。

「放心,我和妹妹去拿。」坤月鄙視的瞪了一眼光頭,這點高度就慫了,真是中看不中用。

待兩人將食物和水帶回。

光頭檢查了一下,最後滿意的招呼起了隊友打道回府!

一路上紋身男可以說是使盡渾身解數,想要刷自己對於姐妹二人的好感度,完全看不出是個刀尖舔血的雇傭兵呢。

「好了別怕了,我在呢。」坤月拍了拍緊抓著她胳膊的乾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