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華青正緩緩往這裡來,與這裡的幾人距離二十步之遙,似乎是剛剛從外面回來。

一如既往的眯眼,見這幾人都在這裡,華青微微的笑了笑,借著腳下的草根一躍,幾下便到了蕭春寒夏面前。

見華青到了身前來,卓冰忙站起,翻開石桌之上的白玉杯準備給華青沏茶,華青見之,略微擺了擺手,隨後才道。

「俗世凡禮就免了,現在哪裡是喝茶的時候。」

邪帝冷妻 卓冰臉色一白,動作止住,想了想,又站起腰來,不敢多說話。

華青說完又轉頭看向正好奇望著自己的趙嬈,再是掃視了這幾人一眼,這才漫不經心的問道:「我想知道,你們想要吵到什麼時候去?難道吵架能解決問題嗎?吵架都能解決問題的話,你們還要腦袋幹嘛?!」

這話顯然是對黃鸝幾人說的,這幾人還第一次正面面對華青,這話確實是很難聽,這幾人正想反駁之時,卻感覺到周圍那鋪天蓋地的壓抑之感傳來。

瞬間,這幾人額頭之上便呈現出了細密的汗珠,連雙腿都在微微顫抖著。

眼見事態穩住,華青這才轉頭,略微往前面走了幾步,站到蕭春身邊這才和氣說道。

「她們都是些凡俗之人,和她們爭論只會掉了自己身價,也是極其無意義之事。」

說著她又將臉上笑容收斂起,眼睛眯得成了一根線,在蕭春寒夏奇怪的目光之中,這才繼續道。

「這裡交給我,你們二人速速回去老仙居,在那裡等候消息。兩天之內,玉冠那小子會回來,想必需要你們二位美人的幫助。」

「嗯?」

蕭春的眉毛挑了挑,讓這位前輩說好話這可是很難的事情,好像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一般。

華青凝眉,扶額,轉頭看了看那烏煙瘴氣的無雙宮,這才說道。

「關義那小子需要靈土方可救命,但是依照現在的情況看,這靈土多半是毀了,所以只能想想另外的辦法了。」

說著她轉頭,有意無意的瞟了趙嬈一眼,這才繼續道:「至於為何讓你們趕去老仙居,等玉冠那小子回來你們再細細問他,這件生氣宜早不宜遲。」

蕭春聞言沒有動,寒夏微微側臉看了看她,見蕭春都沒有動,於是她也沒有動。

「我不知道關義那小子在什麼地方,只有玉冠那小子知道,所以……」

華青微微一笑,意猶未盡。

聞言,蕭春的臉上終於多了些神色,還未等華青說完,她便打斷認真道:「明白。」

說著兩人默契一對望,靈氣瞬間從她們周遭升騰而起,只見一陣青色幻煙將她們兩人包圍在其中,漸漸的,兩人的臉消失在了其中。

兩個呼吸不到,方才那濃烈的幻煙慢慢的消散,一切恢復如初,在原地,卻不見了蕭春寒夏兩人的身影。

「好快!」

黃鸝幾人面面相覷,冷汗瞬間落下,就算她們修鍊一輩子也到達不了這兩人速度的十分之一。

想起先前的口舌,這幾人就后怕,若是沒有這前輩的阻擋,只怕惹怒了那兩人,那兩人會動手的。

眼見蕭春寒夏消失在視野之中,華青這才轉頭,嘻嘻一笑,走到卓冰身邊去,這才低聲問道。

「如何,我先前不是說了嗎,你的速度是比不過她們的,你還不信。」

卓冰收回目光,玉臉一陣白,略微施禮苦笑道:「真是慚愧。」

「你有這個速度已經很了不起了,估計也是你修鍊極限了,不過關義那小子就不一定了。估計他還真能將龜蝸訣修鍊到極致,只怕到那個時候,他的速度就要比你我快了。」

「龜蝸訣竟然這般強悍?」

卓冰瞪眼不相信一樣,華青低眉認真道:「法訣心訣功法之類的東西,都因人而異。」

「晚輩受教了!」

卓冰行禮,心服口服。

至於官天能夠修鍊到何種程度,她並不是十分關心,那只是他的造化而已,就算是關心也沒有任何意義。

她關心的只是落城的情勢,以及有何種辦法能夠停止如今的紛爭,自從華青跟她說官天可能最後會離開這裡之後,她便覺得自己與官天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兩人相處得很是愉快,歡愉的心情之中,華青隱隱將先前的壓抑之勢撤走,這才轉身對趙嬈低低施了一禮。

見她行禮,趙嬈忙站起,心中有些慌亂,她本沒有修為,剛才的壓抑之勢,使得她心中鬱結不已,這下,她更是不敢多言了。

兩人客氣對視一禮,華青擺手,示意趙嬈坐下。

趙嬈輕輕鬆了口氣,如釋重負。

雙腿隱隱顫抖著,剛坐下,她便看到一道目光射來,微微轉頭看,那目光來自卓冰。

此時的卓冰正站在原地,絲毫沒有坐下的意思,趙嬈剛剛轉頭過來,她便輕輕的點頭示意,最終將目光落在了華青的身上,示意趙嬈一切要聽華青的。

這個時候的華青已經轉身去看無雙宮的殘垣斷壁去了,神識開啟,近距離的觀察這周圍的情況。

這只是她的一個目的,另外一個目的,當然是要看趙嬈的態度。 ?只可惜華青並不知道趙嬈早已嫁給關葉林的事情,也不知道關葉林還活著,否則的話,她也不會將事情弄得這麼複雜了。

目光之中的含義,趙嬈自然是明白,剛剛坐下她便又慢慢站起,稍微緩了緩心神,待自己心平氣和之後,這才開始為華青斟茶來。

見二小姐都這麼恭敬,黃鸝幾人更是不敢放肆,忙退後到一邊去,站成一排。

而此時房子遺正靜靜的看向華青她們這裡,頭也不回的對身邊的姜如玉小聲提醒道。

「不用擔心了,只要她回來,所以的事情便能迎刃而解了。」

「當真?!」

姜如玉將目光從華青那裡收回,最終落在房子遺身上,瞟了他一眼,顯然是不相信。

「小如玉若是不相信,只需要靜靜看著就好。」

房子遺意味深長的笑道,說話間他又將摺扇打開,閑適的搖了搖,趁著這個機會他往後面退去,最終退到了房子川和壯五身邊去,又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姜如玉微微側臉看了一眼,撇嘴,也不知道這人說話到底靠譜不靠譜,想了想,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也只能看著了。

想完,她便將目光收回,見房子遺並沒有想再回到自己身邊的意思,她便輕輕抬步往趙嬈那裡去,此時,趙嬈正恭敬的端著茶杯往華青那裡去。

見姜如玉與房子遺眉來眼去的模樣,黃鸝幾人自然是明白這其中的意味,幾人面面相覷,最終還是不敢多問,只能在心中暗自猜測。

待姜如玉到了趙嬈身邊來時,趙嬈也到了華青身邊來,雙手奉著熱茶,一臉恭恭敬敬。

見之,華青非常滿意,轉頭之時,正見姜如玉,此時趙嬈正將熱茶奉在自己面前,華青微微轉頭,看向姜如玉,又將目光落在了茶杯之上。

姜如玉自然是明白,忙將趙嬈手心之中的白玉杯拿過去,雙手奉上,往前面走了兩步呈給了華青。

華青滿意的點頭,將白玉杯接過,輕輕的呷了一口,隨手遞給旁邊的姜如玉,隨後才做了個「請」的姿勢,對趙嬈道。

「二小姐請。」

前輩的做法是想保全自己的顏面,趙嬈怎能不明白,一見華青的動作,她忙旁邊退了一步,立在華青身後,施禮客氣道。

「前輩請。」

華青不再客氣,抬步便往前面去,趙嬈見之,忙跟上,姜如玉隨在後面。

待華青在石桌之上坐下,趙嬈才緩緩坐下,此時卓冰也坐下了,三人坐在一起,顏容開始悄無聲息的斟茶。

「前輩有何高見,晚輩願聞其詳。」

趙嬈再次站起,將熱茶奉到華青身邊,華青點頭,隨後做了「請」的姿勢,隨後才道。

「此次事情的起因,最近應該要從蕭春寒夏兩人得關義之令暗訪梅五娘之事,這件事情你們應該都清楚了?」

聞言,趙嬈與卓冰點頭,關葉心聞言接話道:「這個我們都知道的,這裡有兩個梅五娘,真的那個梅五娘死了,屍體已經被家人帶走,那假的梅五娘卻是杳無音訊。」

「是的,那梅五娘還是無雙宮的弟子。」

趙嬈接話道,此時顏容悄聲將小爐撥弄開來,這才低聲提醒道:「並且那假的梅五娘還同關公子以及我進了北翼山脈去。」

「對,應該說事情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華青點頭,接著道:「關義出事之後,那假的梅五娘也失蹤不見了,緊接著無雙宮出現了相殘和縱火事件,與此同時,無雙宮的宮主趙影和趙玲兒也失蹤了。據說趙玲兒已經死了,可是一直都沒有找到她的屍體。」

「是的前輩,這幾天弟子們一直在找,可惜一直都沒有消息。」

趙嬈慚愧,華青聞言,眯眼望向黃鸝等人,隨後才轉頭道。

「若是我將你們的行動重新做一個分配,不知道二小姐可有什麼異議?」

「我等願聽前輩差遣,只願能早日將這些事情弄個明白,還原真相!」

還未等趙嬈表態,黃鸝四人便抱拳異口同聲道,語氣鏗鏘,絲毫不猶豫。

華青微微的笑,卻不回答,而是眯眼對趙嬈問道:「之前二小姐應該還記得,房子川和壯五他們說,看到無雙宮後面進入了一些奇怪的人的事情吧?」

「記得,晚輩一直注意著這個問題,發現那些人自從進入那石門之後,便沒有再出來過。」

趙嬈抿嘴,這件事情她可是記得非常清楚的。

「那麼事情就好辦了。」

華青回眸,看了看無雙宮的方位,伸出手指搖搖一指,一陣靈氣瞬間從她的指間出來,往無雙宮的方向飄去,漸漸的幻成了一束靈氣。

緊接著,在極遠之處,被她的靈氣圈出了一個大圓來。

靈氣在上空縈繞,絲絲純凈。

「方才我勘察過,石門之下的範圍,大致就是這個樣。現在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不遺餘力將這裡弄開。

我想,在這下面,一定有一個非常大的密室,中間是空的,這下面,或許會找到些什麼我們需要的東西。」

「可是……」

關葉心收回了目光,落在華青身上,猶豫道:「可是前輩,這範圍未免太大了些,這得何年何月才能挖出頭啊!」

「是讓你們繼續破壞,又不是重新修建,再說這無雙宮現在還能住人嗎?這是那些人留個我們唯一的線索了。」

華青閑適的呷了一口茶,瞟了趙嬈一眼,趙嬈自然是明白,正欲起身安排,華青便將茶杯輕輕擱置著,望了望蕭春寒夏離去的方向,慢慢道。

「蕭春寒夏的方法之前也挺不錯的。」

說著,她將目光落在了顏容身上,隨後又看向房子遺的方位,遙遙笑問道。

「房公子,你說如何?」

房子遺聞言,摺扇「嘩啦」一收,停住和房子川的說話,這才嬉笑著往前面來,一面走一面道。

隱婚老公,老婆你好! 「方才我還跟我的兩位兄弟說起這件事情,沒有想到前輩就提出來了。」

在華青對面坐下,顏容再次替房子遺斟茶,還未等他喝,華青的話語就飄來。

「當然這一次,還是由你們出面的好,效果也會更甚。」

房子遺撇嘴,將摺扇扔在石桌上,這才認真道:「這件事情可與我們沒有什麼關係,並且我們做的已經夠多的了,不是嗎?」 ?「話是這樣說。」

華青眯眼一笑,有意無意的瞟了趙嬈身後的姜如玉一眼,這才笑道。

「一切為佳人,有何不可?並且眾人都知道,一旦女子入了無雙宮便等於向示人宣誓,不再嫁人。既然你想娶走無雙宮的佳人,自然也得給無雙宮備一份大禮才是,否則也怎麼跟世人有交代。」

「說起來你不是想讓我們幫你跑腿嘛,說那麼曲折作甚?小如玉要跟本公子走,難道你們還要攔著不成?」

房子遺搖了搖摺扇,心中並不愉快,幫忙不幫忙是一回事,自願不自願又是一回事。

「女子最重名分,難道將來你想因為姜如玉因為這個而被別人誤會,受到委屈?」

華青雲淡風輕,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她對人心的了解比一般人多,並且她自己也是女人,她的婚姻都是不明不白的,要不是楊羽對她百依百順,否則依照她的性子她早就發脾氣了。

聽她說起這些,房子遺才想起,先前在離開密室回無雙宮的路上,姜如玉說表露的也就是這個意思。

微微抬頭,看到佳人那滿是期許的容顏,房子遺見之,自然是明白了該怎麼做。

我和男主是死對頭 於是他拱手,皮笑肉不笑的道:「看來還是晚輩受教了,有何吩咐,你說吧。」

說著他微微看了趙嬈一眼,見趙嬈絲毫沒有反駁的意思,再看向華青那似有若無的笑意,瞬間,他明白了。

這一刻,他對華青第一次起了感謝之心。

最恰當的時機,他與姜如玉的事情提到了明面上來,並且在這個時候,趙嬈沒有一點反駁的機會。

因為此時的趙嬈基本算是走投無路了!

如此,只要無雙宮二小姐默認了他們在一起,那麼他們能在一起的機會便是百分之九十了。

「嗯,將之前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就是。就無雙宮現在這點人,什麼也做不了,若是吧藉助外力的話,還真的是沒有一點點的辦法。」

「好,我明白了。」

房子遺將摺扇收起,臉上的笑容斂藏,豁然站起。

旁邊的房子川與壯五見之也往這裡來,既然是為了兄弟的終生大事,自然壯五會和樂意效勞。

金光閃耀 得令之後,房子遺幾人就要離開,見之,姜如玉也想跟隨著去,華青的話卻突然傳來。

「那裡沒你什麼事兒,你等消息就好。」

「是。」

姜如玉腳步頓住,失望的回應了一聲,只能目送房子遺幾人匆匆離開。

見房子遺等人離開,華青又轉頭,對姜如玉道:「你過來。」

「是。」

姜如玉收回目光,走到華青身邊來,華青招手,她將耳朵貼了過去,華青耳語了幾句,姜如玉明白的點頭,隨即便帶著顏容離開了。

這一切吩咐完畢,華青這才將黃鸝等人招到面前來,三人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