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團長鬆了口氣,保持著笑容:「那我就不客氣了,小唐。不知道,你有什麼計劃?」

一邊吃著,唐宋一邊應道:「你們裝備太差,得去跟聯邦借一點。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有槍才是王道。所以,敵人的彈藥庫是最關鍵,最好能給我他們的基地分布圖。」

「有,有!」張強趕忙插過話,「雖然我們在實力上還比不上聯邦,情報網卻比他們先進,分布圖早就弄到手了。」

「那就行,等下先給你們弄一個基地。」唐宋頭也沒抬,「好歹先把他們那些什麼坦克啊,導彈啊弄過來。就光靠你們那幾把槍,打到一百年都贏不了。」

說得不是一般輕鬆,讓團長等人都是一抽一抽的。誰不知道武器重要,可聯邦哪能那麼輕易鬆口?

見他們不說話,唐宋忽然奇怪的抬起頭來:「看我幹什麼?很難嗎?弄個暴亂假象,然後讓他們基地的人出兵,武器不都出來了?戰爭的嘛,要多動腦子。」

說得好有道理,竟然無言以對!

放下筷子,團長頭皮發麻:「小唐,你似乎對這類很熟悉?」

「反正我一天幹掉三五個基地不成問題,武器越多越容易幹掉。」唐宋不屑的撇嘴。

別說現在實力強橫,就算是以前,他也能一個人幹掉一個基地,尤其是那種重武器基地,只要一炸起來,能全部炸成渣。

一個超級特種兵一旦潛入到基地裡邊,那危險程度,堪比扔了五顆導彈進去。更何況,唐宋現在真有點無敵,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正好去跟聯邦碰一碰,觸一下自己的底……

「總之,你們要幫我繼續調查擁有那個東西的人,我幫你們造反。」說著唐宋忽然壞笑的挑著眉頭,「信不信,不用三天,我就能把這個聯邦給搞得天翻地覆?」

看他那陰險的樣子,幾人情不自禁惡寒起來。以他的實力當攪屎棍的話,應該是最強攪屎棍了吧…… 開書這麼久,基本上沒和大家怎麼聊過,今天準備了一章,和大家好好聊聊。

首先,我要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這本書的支持!有了你們的支持,我才能堅持寫下去。接下來的話,我不知道反覆斟酌寫了多少遍,只是爲了讓你們留下。希望大家能堅持看完下面的這些話。

《家有貓妻》這本書要上架了,意思就是要開始收費了。

說實話,也許你們看完一章就只需要幾分鐘,可是這一章是我辛辛苦苦坐在電腦前,絞盡腦汁經過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才寫好的。更何況我不是全職寫手,每天的寫書時間都是我放棄休息時間,硬擠出來的。

其實我很多次想過要放棄寫文,因爲真的很累,可是這畢竟也是我的一個理想,不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只要有人在看,我就不願放棄,會堅持下去。我相信大家都有着夢想,只要有機會,大家也不會輕易的放棄。

進入了網文這個圈子之後,我才知道原來網絡寫手的勞動成果竟然這麼廉價。經過將近兩小時寫出來的兩千五的章節,竟然才賣一毛多。

大家想想,一毛多啊,現在這點錢能做什麼。而且這一毛多還不是全都能到我手裏,其實到最後我一章所能拿到的錢也就大概幾分錢,想想我都覺得心痛。

一章一毛多,你就算訂閱完整本書也沒多少,或許也就是你的一包香菸錢,或者你幾瓶的飲料錢。

付出了勞動,就應該收穫勞動成果,我也不求大傢什麼,只是要大家尊重我的勞動,支持正版訂閱,所以我希望上架之後,大家還能支持我。

我知道有的人看到這裏就會選擇離開了,我不怪你們,也不強求,大家都有自己的難處,不過還是要感謝這麼久以來你的支持。留下來的朋友,我會更加感謝你們,感謝你們能繼續支持我。

我保證,後面的故事將會越來越精彩!

李啓明能否拜師成功,後面還會發生怎樣的事?

那些拿走邪物的人究竟是誰?那個所謂的邪物又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陳柏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

李啓明最後能否爲外婆報仇等等一系列的問題都會在接下來一一揭開。

我承諾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會把每一章的故事都寫得精彩,也希望大家能一直支持下去! 中午時分,某豪華大酒樓內。

唐宋昂首闊步,大搖大擺的穿梭過走廊。旁邊的服務員看他那氣勢,紛紛往兩邊躲開,畢恭畢敬的鞠躬打招呼。

跟在後邊的秦思琪心頭早已經是捏了一把冷汗,緊跟在唐宋身後不敢放鬆警惕。這裡可是聯邦的地盤,到處都是聯邦的人。可是很奇怪,怎麼到現在都沒人阻攔唐宋,反而都很恭敬的樣子?

唐宋那走路姿勢不是一般的吊,給人一種大佬的感覺,傲嬌得很。就這樣的走路方式,要是在晚上被人碰到,不打三十二頓真對不起祖宗!

然而現在,愣是沒人敢阻攔,彷彿他就是這裡的老顧客……

很快唐宋走到一個包廂前邊,門口兩個保鏢奇怪打量著他,左邊的保鏢面帶微笑輕聲道:「請問先生你是……」

唐宋立即橫著眼怒喝:「眼瞎啊,不知道我是誰?是我太溫柔,還是你太飄?!」

口水狂飆,讓兩個保鏢都嚇一跳,連上儘是尷尬。右邊的保鏢相當機靈,趕忙賠笑:「誤會誤會,他真眼瞎。先生,您裡邊請,裡邊請。」

「哼!」唐宋傲氣的冷哼,渾身散發著一股強勢與不屑,「下次再眼瞎,我讓你們飄上天!丫丫的,老子都不認識,信不信老子一拳打死你們?」

「是是,先生您裡邊請,裡邊請。」右邊的保鏢賠笑的鞠躬,冷汗不停翻滾。

房門打開,唐宋大步走進去。秦思琪還是跟在後邊,只是她真的很不明白,這兩個保鏢實力應該挺不錯,怎麼就沒察覺不對勁?

等到房門關上,兩個保鏢同時鬆了口氣。擦拭著額頭冷汗,左邊的保鏢低聲道:「南哥,他誰啊?」

「你管他!」南哥鬱悶的斜眼,「一看就是大佬,估計是將軍請的客人。能來這裡的,哪個不是有身份?就那小子的吊樣,估計是某個武神的……反正跟我們沒關係。」

「多謝啊,還是南哥有經驗……」

包廂不是一般的奢華,面積非常大,裝飾相當高大上。繞過屏風才看到,裡邊大餐桌旁邊坐著三個中年男子,正一邊吃一邊商談著什麼。

可能是聽到房門聲響,三人同時轉過頭來驚愕的看著。

唐宋咧著嘴:「領導好,這是今天的特色菜,不知領導是否需要?」說話間,順手指著後邊的秦思琪。

此時的秦思琪還是穿著一身學生裝,看起來很清純稚嫩,確實是特色菜。

對面三雙眼睛同時迸發出亮光,左邊戴眼鏡的中年人脫口而出:「喲,你們這特色不錯啊。」

「那是那是。」唐宋訕笑著,怎麼看都像是皮條,「吃了油膩菜,上點小素菜開開胃。不知領導是否需要,要是不用……」

還沒等說完,中間的中年人情不自禁站起來:「要,多吃菜,促進聯邦經濟發展。」

三人都是一副饑渴的樣子,眼神直勾勾盯著秦思琪,別提多噁心。

秦思琪很緊張,咬著嘴唇低頭往前,有點不敢看三人。這三個人可都是聯邦有頭有臉的人物,其中兩個還是武神,一個是武聖。

要不是因為唐宋,她真不敢來這種地方,更別說接這種刺殺任務!

可她越是羞澀,三人越發渴望,那戴眼鏡中年人眼睛都直了,口水差點沒留下來。堆積著笑容,跟個豬一樣:「小妹妹不用怕,到叔叔這邊來。」

「老木,你過分了啊。」中間的中年人不滿的斜眼,「今天可是我做東,上菜當然是我先吃。你看你,瘦成什麼樣,多吃肉……去去,多點幾個肉菜。」

一聽就是老司機,不是一般的上道!

老木很不舍,舔著嘴唇鬱悶嘆道:「行行,我今天不跟你爭。沒想到這裡服務這麼周到,飯後來點小素菜還真是,開胃,嘿嘿……」

唐宋依舊咧著嘴微微哈腰:「領導還是非常有遠見,講究養生之道。這是第一道菜,我給幾位領導詳細介紹一下?」

三個老色鬼眼前又是雪亮,老木可真是迫不及待,趕緊放下筷子:「快快,我們年紀大,最喜歡養生了。」

秦思琪那個厭惡啊,有種想吐的衝動。可她還是很配合,面色發紅的往前一步,始終很羞澀的低著頭擺弄衣服。

可憐楚楚的樣子,看得三人真是兩眼直突突,空氣瞬間燃燒著火熱。

唐宋情不自禁朝著三人走去,咧嘴嬉笑:「這開胃菜,選材是非常講究的,要吃第一次生長的,天然有味道。而且不能長得太肥,十五天剛好合適……」

「有道理,有道理。」老木興奮地盯著,哈子都要落下來,「十五天的開胃菜,哈,這家酒樓好,好!」

中間的中年人更是按捺不住興奮,不停的吞咽著口水:「我吃飽了,得開胃開胃。別廢話,裡邊有床……」

「哎呀領導。」唐宋趕忙勸住對方,「您這就猴急了不是?吃開胃菜總要講究,再說兩位領導還在這,總不能您一個人吃。我倒是有個辦法,能三個人吃,還不膩。」

三人一怔,紛紛相互對望,氣氛忽然有些尷尬。顯然,他們沒玩過。

唐宋趕忙壓低聲音解釋:「其實這菜雖然嫩,卻耐吃。要不,我詳細解釋一下?」

「說說,說說。」老木絕對是不甘心的,吞咽著口水慫恿,兩眼迸發著渴望。這麼好的開胃菜能看不能吃,饞死人!

不自覺的,唐宋已經走到老木身旁湊過去低聲道:「這菜啊,要先滴點油,然後再用力翻炒……」

嘭!

話沒說完,忽然一拳轟在老木的側臉。咔擦一聲,老木的腦袋竟然爆裂,腦漿飛散而出。

其他兩人不愧是高手,猛地反應過來,豁然起身往後退。唐宋的速度更快,他們都還沒等後退站穩,唐宋已經到中間那中年人的身後,一拳轟在他的丹田後邊。

啵……

細微的聲響,就像是放屁一樣,那人便兩眼瞪大,嘴角不自然抽搐。

剩下那個留著鬍子的中年人駭然,趕緊轉身朝著門口飛撲,同時拉開嗓門。可還沒等聲音發出,跟前一道殘影閃過,鬍子中年人猛地停下來,背後頓時一陣冷汗。

唐宋竟然已經站在他跟前,手術刀按在他的額頭。只要動一下,手術刀立即刺入…… 不可思議!

就連秦思琪都驚呆了,要不要這麼誇張,一個武神被轟得腦袋爆炸,一個武聖被廢了,剩下的武神也被控制。這一切,從開始到結束,不到兩秒!

知道唐宋厲害,可這真的顛覆了她的認知……

鬍子中年人也是驚悚,心臟停止跳動,臉上的冷汗不停翻滾,渾身涼颼颼的。

真的太快了,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快的速度……

空氣停滯幾秒,唐宋忽然將手術刀收回,抿著微笑:「司徒南?找你有點事聊聊。當然,你可以選擇不聊。」

吞咽著口水,司徒南臉都綠了,顫抖著喉嚨:「你,你是誰?」

唐宋沒有回答,拉開椅子坐下,歪著頭:「你不應該先說,你是聯邦司令官,掌控某軍事基地。我要敢動你,就是跟聯邦為敵?」

司徒南嘴角一抽,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抬頭看了一眼後邊的秦思琪,咬著牙:「你們是明義團的人?沒想到,明義團竟然有你這樣的高手,而且還這麼年輕!」

「你沒想到的事情會很多,多到你無法想象。」唐宋微笑的翻轉著手術刀,「帶我進你的基地。」

「不可能……」

司徒南的話都還沒等說完,手術刀嗤的穿透了他的胸膛,狠狠停在遠處的牆上。

駭然的往後踉蹌,低頭看著胸口傳來的疼痛,司徒南心都涼了。

他可是全力防備,卻根本來不及反抗。這速度,快得讓人心灰意冷!

保持著微笑,唐宋翹起二郎腿:「你還有兩次掙扎的機會,第二次,我會廢掉你的武功。第三次,我會讓你變成植物人……哦,可能你不太懂植物人是什麼意思,就是全身癱瘓,不能說話不能動,但有自己的思想。你放心,一直都很守信用,說兩次就一定兩次。」

司徒南緊咬著牙,哪顧得上胸口的疼痛,死死盯著這個年輕人。這開胃菜,一點都不好吃!

都怪老木他們,也不想想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會相信開胃菜這東西!

心頭暗恨,司徒南運轉丹田,還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好歹他也是武神,而且是聯邦司令,到底還是有些定力。

綳著臉色,輕哼著:「你們是想攻擊基地吧?呵,你們明義團不過是一群土匪,竟然還想跟我們聯邦抗衡,簡直是以卵擊石。而且就算我帶你進基地又能怎樣,我們基地守備森嚴,就算你再強,我就不信你能一個人摧毀一個基地。」

唐宋沒有反駁,二郎腿不停的抖著,笑容越發迷人,也越發滲人。

頭皮發麻,司徒南咬著牙繼續道:「你實力這麼強,自己進入基地應該不難……」

話沒說完,卻見唐宋豁然站起,嚇得司徒南心頭一顫的往後退了半步。不過他還真是個果斷的主,後退之後立馬反彈往前沖,所有的力量凝聚在右手拳頭,奮勇朝著唐宋轟過去。

嗤嗤……

伴隨著釋放出來的內力,空氣灼燒起來,凜冽的拳風撕裂空間,瞬間便到了唐宋腦袋跟前。

可以說是拼盡了吃奶的力氣,成敗就在這一拳。這麼多年,司徒南還是第一次使盡全力,實在是情況緊急……

眼瞅著拳頭已經轟到唐宋腦袋跟前,司徒南剛想竊喜,不曾想跟前殘影一閃,人就不見了。

拳頭依舊往前沖,司徒南駭然失色,趕忙大叫起來:「我答應……」

嘭!

還沒等說完,下腹丹田已經傳來衝擊,人也不受控制的往後倒飛。身上的力量順勢潰散,讓司徒南心更涼了。

噗通!

砸在地上滾了兩圈才停下來,司徒南不自主吐著鮮血,恐懼的抬起頭。卻見唐宋依舊站在前邊,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司徒南的靈魂都涼了。

恐怖,這人到底有多強大。速度快得驚人,而且力量不是一般的強。

還好,這一拳雖然轟在丹田上,卻沒真廢了他。要是再稍微用力,他就廢了……

擦拭著嘴角血絲,司徒南掙扎站起來,滿是苦澀的咬著牙:「我可以帶你進去,但你必須保證,放過我。」

他真不想死,更不想成為廢人。身為武神,他太了解在這個聯邦制度下沒有武者等級有多殘酷,比死還難受。

唐宋微笑歪著頭:「怎麼,第二次機會都還沒用完,不打算掙扎了?你是司令,不要背叛你的信仰,這樣不好。」

說得好聽,要是不背叛,你能放過?

司徒南稍稍喘了口氣:「你不用諷刺我,我可以帶你去,但你未必能成功!」

唐宋打了個響指:「聰明,基地層層封鎖,想要活著出來可不容易。再說了,我就算進去,也未必能摧毀你們的基地,指不定反而死在裡邊呢。」

心思被看穿,司徒南臉頰不自然抽搐。對方明知道自己的打算,卻還要去基地,到底為什麼?

「丫頭,把他們兩個處理掉。」唐宋撇著嘴,「裡邊有床,讓他們一起長眠就好。」

秦思琪點點頭,過去將兩人拖進房間,補了幾刀確認死亡才出來。隨後又清理了地上的血跡,乾淨利落。

走到司徒南身旁,唐宋勾著嘴角:「你大可以喊,我可以跟你保證絕對不會殺你,請你務必相信我。」

這話說得司徒南臉色更是難看,活著不見得是好事!

沉了口氣,司徒南無奈:「你放心,我一定盡量配合……」

到底從哪裡冒出來一個這麼強大的怪物,聯邦高層都沒這麼強,明義團一群反賊怎麼會有這樣的年輕高手?

司徒南憋悶啊,一直以來聯邦都覺得明義團不足為慮,可現在忽然發現,大難臨頭!

唐宋可不管他怎麼想,三人一塊走出去。司徒南倒是很給面子,出去之後跟兩個保鏢說老木兩人喝醉睡了,讓他們別進去打擾。

到大酒樓門前,還有好多個守衛,卻始終沒說什麼,讓唐宋跟司徒南一塊上車,秦思琪開車。

車子啟動之後,司徒南還是沒忍住,咬著牙低聲道:「閣下實力如此強橫,何必為一個反賊團賣命?你想要什麼,我們聯邦一定傾其所有,只要你能幫聯邦……」

不等說完,唐宋翻著白眼鄙視:「可以啊,我想讓你們聯邦解散,你做得到么?最次的,把武者等級刪除,你能行?」

司徒南一抽,有種想死的衝動。這兩個,別說他,就連現在的聯邦都做不到! 此時,我腦子一片空白,看到鮮血不斷的從小黑貓的脖脛處流出來,然後順着毛髮,如紅色珠子一般滴落到了地上。

女鬼鬆開了緊咬着它脖脛的嘴,臉上沾滿了血,通紅的雙眼裏充滿了嘲諷般的笑意。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的血,露出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味道還真是不錯呀。”她一隻手抓着小黑貓的兩條後腿,把它頭朝下那樣提着。

這下血液更是猛的從小黑貓脖脛的傷口處和嘴裏涌了出來,忽然,小黑貓虛弱的睜開眼睛朝我看了一眼,嘴裏發出一聲沙啞的叫聲。那叫聲十分微弱沙啞,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到。 我的1982 這一聲叫聲,讓我的心臟就像是被人狠狠捏住了一樣,痛得無法呼吸。

女鬼也聽到了小黑貓剛剛虛弱的叫聲,冷笑一聲,眼中露出兇光。“讓你別和我搶,要是全盛時期的你殺我肯定易如反掌,可惜……唉,現在你就只能任我宰割了。”

她忽然用另外一隻手捏住小黑貓的頭,竟然想要把小黑貓的頭顱給扯下來。

“住手!”我徹底怒了,憤怒的火焰就像要從我胸口噴出一樣。“你他媽的,給老子放開它!”

我咆哮着,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面目兇狠的衝向了女鬼,心裏只想着把小黑貓給救回來。但是女鬼絲毫沒把我放在眼裏,嘴角揚起輕蔑的冷。

“哼,自不量力。”

說完之後,她原本根根倒立起來的頭髮,突然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如靈活的黑蛇一般,在我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迅速的纏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拉到了自己面前。

女鬼的頭髮緊緊的纏在我的脖子上,而且越纏越緊,很快我就無法呼吸,憋得滿臉通紅,感覺自己快要斷氣了。眼淚也止不住,不停的從眼眶裏流出來。

“既然你想快點死,我就成全你。”女鬼冷冷說道。“等你死了之後,我們成起親來也會更方便,咯咯咯。”她的笑聲讓人心寒。

我被她的頭髮勒得快要窒息,舌頭已經從嘴裏伸了出來,一陣腥甜從我的喉嚨裏傳來,鮮血從我的嘴角溢了出來,滴到了女鬼纏着我脖子的頭髮上。

心如死灰,覺得自己和小黑貓就要這樣葬身在這裏,很不甘心,更多的是痛恨自己的無能爲力。

忽然,女鬼痛苦的慘叫起來,纏着我脖子的頭髮也在這時候鬆開了,縮了回去。

我大口的呼吸着新鮮空氣,劇烈的咳了幾聲,只見女鬼的頭髮就像是被火燒到了一樣,冒着陣陣青煙,女鬼看起來表情也十分的痛苦。

我疑惑的望着女鬼,心裏想着難道是因爲剛剛自己的鮮血滴到了女鬼的頭髮上,才把她弄成這副模樣?爲了印證自己想猜想,我把嘴角殘留的血漬抹在了手掌上。

趁着女鬼慌亂的時候,跑過去用沾着鮮血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了她臉上,頓時女鬼臉上冒起一股青煙,響起滋滋滋的聲音。

“啊……”女鬼更加痛苦的慘叫起來,把我推倒在地上後,捂着臉龐倒在地上不停的打滾。我驚愕的盯着自己的手,有些不敢相信,我剛剛的猜想竟然是真的。

我看到女鬼的臉就像是被開水燙到了一樣,皮膚都皺在了一起,變得十分猙獰。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讓你痛不欲生。”女鬼淒厲的吼叫着,語氣充滿了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