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半晌,白小鳳回過神,看向正氣憤着的暹羅宗大長老:“本大爺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立刻放人,還能活一命,不然,全都死!”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炸響。

暹羅宗大長老和幾個弟子全都怒了。

狂妄!

簡直狂妄的沒邊了!

這小子怕是要上天吧?

老道身軀顫抖了起來,怒喝道:“混賬畜牲,本座還想着拿回重寶饒你一命,既然你這麼狂妄,那本座就先一招殺了你,再去尋回寶物!”

轟!

話音剛落。

大長老身上猛地盪漾起刺目的金光,形成三米多高的金光浪潮席捲向四面八方。

“大威泱泱,使我威煌,邪祟當誅,魔怪哭喪,急急如律令!”

轟!

隨着大長老念出咒語,籠罩在他身上的金光宛若瀑布倒卷一般,沖天而起。

一股磅礴如獄的威壓陡然碾壓全場。

“我的天!大威破魔掌!這是大長老的必殺術法!”

“死定了,這狂妄小子一定承受不住大長老這一掌,當初我親眼見過大長老一掌拍死過同階六品天師呢!”

“哈哈哈……大長老怒火爆發,大威破魔掌一出,誰與爭鋒?這小子一定後悔剛纔說的話了!”

幾個暹羅宗的弟子紛紛得意的笑了起來,看白小鳳的眼神,宛若看待一個死人一般。

馬夏風感受着那股威壓,有種如墜冰窟的感覺,這一刻,他感覺心臟都要跳出胸腔似的。

下意識地,他僵硬的扭動脖子,看向白小鳳。

卻愕然地發現,白小鳳此時昂首挺胸傲然而立,仿若覆蓋着寒霜的臉上突兀的勾勒起一抹冷笑。

“死!”

也就在這時,對面被金光籠罩的大長老猶如猛虎下山一般,快如奔雷的朝白小鳳衝了過來。

轟隆隆……

隨之,他的右手橫推而出,金光籠罩中,他的右手恍若金水澆鑄,盪漾起一圈圈金光漣漪。

甚至,磅礴的陰力更是掀起狂風呼嘯,吹得白小鳳衣袍獵獵作響。

而白小鳳,卻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師父,躲啊,快躲啊!”馬夏風登時就急了,饒是他不是陰陽界的,但本能的也覺得老道的這一掌恐怖無比,要是捱到了,絕對是非死即殘!

“果然夠狂,面對大長老的必殺術法,居然不知道躲閃,死定了,一定死定了。”

“我看他不是狂,而是傻,一定是被大長老的術法威壓嚇懵了,連逃跑躲閃都不知道了。”

“管他那麼多,大家收拾一下,馬上殺完人了,咱們還得去找被這混賬賣掉的寶物呢。”

幾個暹羅宗弟子臉上的嘲諷不屑之色越發的濃郁起來。

“狂徒小兒,不知躲閃,該死!”

這是大長老心裏的想法。

見白小鳳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他臉上浮現出了猙獰的冷笑。

他的動作沒有絲毫停頓,猶如猛虎出籠,裹挾着必殺一擊,直向白小鳳的頭顱拍去。

千鈞一髮。

一直不動的白小鳳卻忽然聳了聳肩,無奈道:“你太弱了。”

什麼?!

正得意的大長老猛地一愣。

砰嚨!

幾乎同時,白小鳳眼睛一眯,磅礴的陰力陡然灌注向雙腳,炸裂地面,平地生風。

他直接向左橫移了一米遠的距離,輕易地躲閃開了大長老的必殺一掌!

躲,躲過了?!

突然地一幕,饒是大長老也是一陣發矇。

也就在這時,坐在地上的大漢夙超柔猛地大喊道:“小心,快躲!”

“晚了!”

白小鳳猶如離弦之箭一般,衝向了那個最先罵他的暹羅宗弟子。

以他的肉身強度和磅礴陰力的推動,這一爆發,幾乎眨眼就到了這暹羅宗弟子面前。

右手掐着一個手印,悍然印在了這暹羅宗弟子的胸膛之上。

砰!

金光從白小鳳右手綻放,宛若重錘,直接將這暹羅宗弟子拍飛了三米遠。

落地後,這暹羅宗弟子嘴角已經吐出大片鮮血,一動不動,而胸膛,更是狠狠地凹陷了下去。

“死,死了?!”

餘下的三個暹羅宗弟子不敢置信地看着三米外的同門屍體,他們能清晰地感應到,這位同門身上的生氣,蕩然無存!

恐懼,瘋狂席捲。

三個暹羅宗弟子就感覺渾身冰涼,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一招殺掉了一個暹羅宗弟子後,白小鳳淡然轉身,看向三個暹羅宗弟子:“別急,一個個來!” 這句話,恍如九幽吹出的寒氣似的。

讓三個暹羅宗弟子身軀猛地一震,一股惡寒從腳底板直竄到天靈蓋。

他們三個全都驚恐地看着白小鳳。

“怎麼,怎麼這麼強?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長老可是六品天師,必殺術法之下,即便是同階的六品天師也很難躲過,他,他居然輕易躲過了,還反殺了我們一人!”

“張師兄是五品天師啊!就,就這麼被秒殺了?”

“你,你的實力……”這時,必殺術法落空的大長老猛然轉身,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甚至,因爲驚駭,話都有些說不出來。

反倒是坐在地上的大漢夙超柔驚呼咆哮道:“他,他是六品天師,甚至……”

大漢的咆哮也僅僅只說了一半,白小鳳剛纔表現出來的實力太聳人聽聞了,這麼年輕,就已經是六品天師,足夠讓人恐懼。

而後邊沒說的半句話,他不敢說出來,也不敢相信。

因爲這個想法,實在太恐怖了!

“我勒個去!厲害了我師父!”

馬夏風也從驚駭中回過了神,激動地大喊了起來。

剛纔見大長老一掌拍過來,他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卻沒想到,師父竟然恐怖如斯。

要麼不動,一動,就見血了!

腦子裏忍不住浮現出島嶼上白小鳳三劍屠蛟龍的場面。

他深吸了一口氣,傲然一笑,跟着師父這麼久,裝比操作也學到不少,此時不裝一發比,簡直浪費了啊!

必須好好給師父助攻一把!

旋即,馬夏風大聲道:“驚不驚喜?刺不刺激?我師父厲不厲害?實話告訴你,那什麼青瞳大妖蛟龍,在我師父面前,也是三劍屠殺而已!”

青瞳大妖?!

三劍屠蛟龍?!

聞言,大長老等人全都虎軀一震,渾身冰涼的厲害。

夭壽啦!

這小子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在場的暹羅宗人,除了大長老外,其餘幾人也是暹羅宗的精英高手,對青瞳大妖的實力自然清楚得很,對蛟龍的實力,更是一清二楚。

毫不客氣地說,一個青瞳大妖蛟龍,全力爆發下,實力儼然能追上七品天師了。

偏偏,被這小子三劍斬殺了!

要換成別的時候,有人這麼說,大長老他們幾個分分鐘就得上去把那人羣毆在地上摩擦。

怎麼可能嘛?

完全就不可能的啊!

可剛纔,白小鳳輕易躲過六品天師的大長老必殺術法,然後毫無難度的反殺掉了一個五品天師。

光是這一幕,就恍若重錘一般,狠狠地砸在了幾人心臟上,不得不信,不敢不信!

不信的話,那剛纔死掉的五品天師,難不成還是大白菜麼?

“第二個!”

白小鳳神情冰冷,凌厲的殺意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

暹羅宗拿陳靈兒要挾他的事情,徹底激怒了他所有的怒火。

機會既然給過了,不要,那就全殺掉!

轟!

話音未落,磅礴的陰力幽光轟然全部爆發,形成一道漆黑的龍捲颶風沖天而起。

剛猛的力量波動,更是將近在咫尺的三個暹羅宗弟子掀得踉蹌後退了出去。

“不好,快躲,快躲!”

老道睚眥欲裂,瘋了一樣朝白小鳳衝去:“混賬小子,給本座住手!”

以白小鳳剛纔展現出來的實力,他毫不懷疑,一旦再次動手,必然還會有個同門後輩染血倒下。

狂奔中,一股強烈的悔意洶涌在老道的腦海中。

不該來的!

這次真的大意了!孟嶽那個該死的混蛋,怎麼會招惹到這麼恐怖的存在?

這傢伙,妖孽的不該出現在這世上!

“你說住手就住手,我不要面子的麼?”

白小鳳宛若離弦之箭,直接衝向了剛纔第二個罵他的暹羅宗弟子,同樣是擡起右手,掐出印訣。

“啊!不要,不要……”

驚慌下,那個暹羅宗弟子甚至忘了反抗,頹然地絕望地求饒了起來。

砰!

金光綻放,一聲大響。

白小鳳的右手印在了那個暹羅宗弟子的胸膛之上,恍若炮彈,直接將那個天師拍飛了出去。

“劉師兄!”

剩下的兩個暹羅宗弟子同時淒厲哀嚎了起來。

但,胸膛凹陷的屍體砸落在地面,生氣消散的一乾二淨。

再死一人!

“剛剛開始,咱們繼續!”

一掌拍死一個後,白小鳳也不停留,渾身被漆黑的陰力幽光包裹着,恍若地獄走出的殺神一般,再次朝着最近的一個暹羅宗弟子撲殺過去。

“反抗!快反抗!一起動手!”

老道急得滿頭大汗,青筋更是根根暴凸,如同泥鰍一般蜿蜒在臉上。

他拼了命的想要阻止,可白小鳳的速度太快,快到哪怕他是六品天師依舊阻止不了!

恐懼,瘋狂的席捲全身。

狂奔中的老道身體不停地顫抖着,腳步也是虛浮的厲害,踉踉蹌蹌的,好幾次都差點跌倒。

雖然不敢相信這小子的實力品級會那麼恐怖。

但事實勝於雄辯,哪怕再不願意相信,老道此時看那道渾身黑光的身影,也恍若螻蟻望嶽一般。..

“惹不起,本座真的惹不起啊……”

這是老道心裏的想法。

好歹老道是六品天師,鬥法經驗遠超這些同門後輩,他明白,這個時候猛虎入了羊羣,羊羣拼命逃跑的話,結果只能是死。

反倒是絕地反擊,或許還有一條活路!

轟!

轟!

兩個暹羅宗弟子的反應也快,幾乎同時,便同時施展出了術法。

剎那間,一道紅光一道金光沖天而起,蠻狠的撕裂了夜空,直貫雲霄。

他倆一個是五品天師一個是四品天師,此時施展出來的也是自己最擅長的術法,威力極爲強大!

甚至,隨着兩人施展術法爆發陰力,更是掀起了狂暴的勁風,吹得白小鳳身上的漆黑陰力幽光都有些扭曲。

“太弱了!我要你們死,神佛都留不住!”被陰力幽光籠罩着,白小鳳不屑地笑了笑。

下一秒。

他右手翻起,陰力瘋狂涌向右手。

“般若滅鬼手!”

轟!

隨着右手推出,陡然爆發出刺目璀璨的金光,宛若汪洋一般,瞬間將兩個暹羅宗弟子的術法光芒吞沒。

旋即,化作一隻十米大小,宛若金水澆鑄的大手,悍然拍在了兩個暹羅宗弟子身上。

砰!

砰!

兩個暹羅宗弟子甚至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直接被拍爆成兩團血霧,飄灑的漫天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