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薛博福對於這些人簡直就是無法理喻這些人“這裏是公安局,你們隨時可以找民警瞭解事情經過!”他伸手指着凌峯“我跟你交代?交代什麼?嗯?”

凌峯被薛博福弄得往後退了兩步,臉上有些不光彩“你說交代什麼?你是怎地在馮師兄他們死後不久出現在那片墳地的?你去那裏做什麼?”

“是啊,這就不得不懷疑了,只要是出現在案發現場的,都有嫌疑,一個也別想走!”

茅山鬼道的人一呼百應,對薛博福和石蘊鐸兩人是一陣呵斥。

“那你們的意思是要動手咯?”

薛博福臉色變得很不好,下意識的握緊雙拳“我再說一遍,馮青的死跟我們無關,若是再糾纏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呵,薛師兄,幾年不見還是這樣倔脾氣。”

劉浩取下面具臉上帶着刀疤,樣子看起來陰狠“你確定要動手?”

“哼!”

石蘊鐸看着劉浩眼裏帶着憤怒:“你這是要落井下石!想必沒人比你更清楚事情的經過吧?“劉浩心裏咯噔一下,看來薛博福他們已經見過龍空了,他緊走一步“石蘊鐸你最好把話給我說清楚!”

“自己做的事兒自己知道!”

石蘊鐸說話更是針針見血。

“他們這是在逃避責任,老師的死一定跟他們有關,還有那個在古河村活着出來的小子怎麼一直不出現?”李佳一添油加醋的說道:“各位師叔、師兄,還請爲我老師討回公道。”

在凌峯的帶領下茅山鬼道衆人一窩蜂的恨不想把薛博福和石蘊鐸擠死。

“都幹嘛呢?”

縣裏領導剛層出現了,局裏副局長一聲大喝“還請各位不要這麼魯莽,一切按事實說話。”

雨疏桐 “馮老師的事兒,我和大家一樣都很難過,還請各位冷靜一點!”

怪物樂園 局長也站出來喊了話,場面這才恢復了平靜。

“還不放

手? 狼與兄弟 想要我動手?”

薛博福怒目看着凌峯,伸手推開他,走到了縣裏領導身旁“請領導們主持大局,還請澄清事情的經過。”

“放心,薛老師,我們會給您一個清白。”

副局長笑着說道。

“那就好。”

薛博福看都沒看凌峯他們那些茅山鬼道衆人“我這是來跟領導們告別的,省城還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去處理。”

“這就想走?”

劉浩故意把聲音調到很大“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不能走!”

他這句話提醒了凌峯他們這些人,又開始吵鬧起來“不能讓他們走!”

縣裏領導一看陣勢,揮手調動了一旁的值班民警維持秩序。

凌峯他們這幫人還沒傻到公開在公安局裏鬧事兒,不過他們也知道縣裏領導也不能把他們這些茅山道士怎麼樣。

“告別?”

局長看着薛博福,嘆口氣“怕是要委屈一下薛老師和石老師了,畢竟你們是到達案發現場的第一批人,我們這麼做還請見諒,工作還是要做的,請你們配合一下。絕對不會爲難二位,如若沒什麼事兒,我一定會親自送你們回省城!”

“這!”

石蘊鐸想不到縣裏領導竟然這般,立馬生氣了,但卻被薛博福攔下了,薛博福對他使了個眼色,這時他纔看到他們已經全部被全副武裝的特警包圍了!

別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薛博福有些後悔了,沒有聽楚菡叔父的話,立刻走,不要停留。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他始終沒有想到自己也會栽進去,之前總是擔心龍空,現在自己卻比他還慘,沒辦法只好點點頭。

“那就委屈二位了!”

副局揮手過來了幾個特警“把薛老師和石老師帶到審訊室,好生款待。”

薛博福冷哼一聲,跟着幾個特警朝審訊室走去。

而後,副局又下達了命令全面封鎖案發現場那片墳地,請這些茅山道士去了會議室向他們述說情況。

審訊室裏,薛博福和石蘊鐸剛進去,就看到了李諭,明顯的一愣。

“兩位老師不要誤會。”

李諭趕忙站起來“我已

經被套了玩忽職守的罪名也作爲嫌疑犯了。”

薛博福和石蘊鐸坐下,三個人面對面,一時無語,其實他們都明白,縣裏領導這是撒開大網,他們幾人弄不好就做了替罪羊。

局長簡短的跟這些人茅山道士開了會,隨後讓人帶着他們去案發現場勘察,李佳一和劉浩卻沒去,他們跟着領導來到了審訊室。

此時,薛博福他們三人都被分開來審。

兩個小時後,他們逐一走了出來,被問及最多的不是馮青的死亡時間,也不是他們爲何去了墳地,而是那個龍空去了哪裏?

顯然,和薛博福最先思考的一樣,目標還是我。

在審訊室碰到了劉浩和李佳一,他們帶着淺笑走到薛博福面前,輕聲說道:“你以爲還能走得了?”

“你們也不可能逍遙法外!”

薛博福不甘示弱“自己做的什麼事兒自己最清楚。”

“是麼?”

劉浩撇着嘴說道:“那就請龍空出來給我們對質!”

一番惡語相加後,劉浩和李佳一走出了公安局,現在他們一直在琢磨要怎麼才能不打草驚蛇的找到我。

那個悠長的巷子他們現在還不敢涉足,但不代表沒人敢去涉足,他們把目光轉向那些跟傻子一樣,急功近利的茅山鬼道衆人!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每天所做的就是按照《養屍祕術》裏所講來提高自身的實力。

至於畫符,我的功力也大爲長進,能完整畫出神符,靈符和驅鬼符,雖不知道威力效果怎樣,但也感覺到了有種質的飛躍。

現在的我,對周圍感覺是耳目一新,能聽到周圍不遠處的風吹草動的聲音。

我想這或許就是趕屍一脈所說的靈識境界。

不知不覺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我和狐狸姐姐已經適應了在這裏足不出戶的環境。

隔壁的荒院再也沒出現過什麼境況,但,一個月後的深夜,我剛上牀就聽到了大門被推開的聲音,緊跟着是一陣風聲。

我猛然坐起身,伸手去了太婆生前的符文劍,緊身貼在了堂屋門口。

狐狸姐姐也從揹包裏跳了出來,鼻子抽動了幾下“血腥的氣味!”

(本章完) 就在我貼近門框的時候,外面的風停了,透過門邊空隙我看到外面漆黑一片,平靜如初。

我用力的聞了聞,卻什麼也沒有聞到,有些迷惑狐狸姐姐怎麼說有血腥味。

我準備開門出去,狐狸姐姐伸着爪子按着了我的手,附在我耳邊“我感覺門口有個東西!”

聽狐狸姐姐這麼說,我就停下了動作,要是在以往,如果有什麼動靜,狐狸姐姐一定會第一個衝出去,但現在,它卻沒動。

狐狸姐姐身上似乎有些發抖“濃重的死亡氣息!”

我搖搖頭,示意我什麼也沒聞到。

可是,我手臂上的小蛇突然又是全身遊動了起來。

這下,我心裏大驚,也有些緊張。

我深吸一口氣,不知該怎麼好,出去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可,門外什麼東西也沒有。

狐狸姐姐緊緊抓着我的頭髮,我知道它這是不想讓我動!

外面靜悄悄的,我沒拉燈,我自個清楚,一旦拉燈,映襯的外面會更加的黑暗。

我慢慢把頭貼在門縫裏往外看,除了漆黑還是漆黑。

就在我準備回頭的時候,突然!

堂屋門動了一下,露出很大的空隙。適應黑暗的我突然看到一隻血紅色的眼睛,瞪得滾圓,看着我。

我們只有幾毫米的距離,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啊的一聲,往後撤去,並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後背冷汗直流。

隨後我看到狐狸姐姐痛苦在地上掙扎了下,像是被什麼東西捏着了脖子發不出一點的聲音。

“狐狸姐姐。”看到這種情況我驚叫了聲,慌忙站起來,拿着符文劍,扔了幾張神符沾了自己的血“沾血神符,大顯威靈,破!”

“轟”

沾血的神符在門口燃燒了起來,這時候,門口什麼也沒有了,那隻血紅色眼睛消失不見了。

我身上一陣發麻,趕緊彎腰抱起地上的狐狸姐姐,只見她異常的虛弱。

“太強大了,這東西要吸食我的千年魂魄!”

狐狸姐姐喘了一會兒,恢復過來,

警惕的看着四周“這裏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東西。”

我聽狐狸姐姐說有東西要吸食它的千年魂魄,就有些蒙,看來這東西比狐狸姐姐厲害的多。

狐狸姐姐好似看穿了我的心思“哼,要是放在一千年前我顛峯時期,這東西在我面前就算個屁。”隨着話鋒一轉“現在我們在它面前屁也不是。”

我還以爲狐狸姐姐驕傲了,聽到它後半句直接嘆口氣“是不是隔壁荒院的那東西?”

“應該是!”

狐狸姐姐小心的說道:“看來它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衝破了這個荒院的陣法。”

我忽然想到荒院那個聲音:“誰也逃不離,誰也別想活着離開。”心裏就一陣發毛“要不要讓小薇出來。”

“別。”

狐狸姐姐搖着尾巴“現在還不知道那東西寓意何爲,姐姐是我們的殺手鐗,不到危急時刻不要她出來。”

“嗯。”

我點頭,同意狐狸姐姐的話。

我擡眼看向堂屋門口,此時外面不那麼漆黑了,我收拾了一下,準備好符文水,拿着符文劍,慢慢的走了過去,靠近門口的時候,我猛地拉開門,狐狸姐姐刷的一下就竄了出去,進入到了院子裏。

我緊跟着也把符文水潑了出去,並且拿着符文劍衝了出去。

外面月光很弱,但,適應黑暗的我卻沒在意,和狐狸姐姐一起在院子裏找尋着,可是,院子裏還是之前的老樣子。

轉了一圈,狐狸姐姐和我同時把頭扭向了大門口!

兩扇木門此刻緊閉着,但,我清晰的聽到它被風或者什麼東西推開了!

我心裏不免發緊,狐狸姐姐露出了尖尖的牙齒,猙獰着吼叫着撲了過去,而我緊跟其後,並且還拿出了揹包裏的黑蓮花,希望在這關頭它能發揮作用。

等我和狐狸姐姐衝出去之後,悠長黑暗、潮溼的巷子裏寂靜的要命,連個風聲也沒有。

我手裏的黑蓮花沒有變化,還是那麼的平凡。

狐狸姐姐和我都沒朝前面走去,因爲前面就是那個荒院的門口,現在是深夜,我

們都不敢觸犯那個邊緣,而荒院裏什麼狀況也沒有,那個蒼老的聲音也沒響起。

在外面站立了幾分鐘,我慢慢退回了院子裏,狐狸姐姐也跟着小心翼翼的退了回來,看它無比謹慎的樣子,我猜想或許它從來沒有想過強大到能成狐妖的自己,也有怕一些東西的一天。

我慢慢退着,過了大門一段距離,背後猛地一涼,總感覺身後有東西,突然扭頭,我直接愣在了原地!

堂屋的燈亮了!

而我,卻根本就沒有開!

深夜裏,荒院內,我自己都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狐狸姐姐剛要衝過去,我擡腳擋住了它“別!”

我生怕它出什麼事兒,狐狸姐姐還算是聽話,跟我並排着朝堂屋走過去,越往前,我的身上就越冷,體內的小蛇就遊動的越快!

我用牙齒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把血滴在了符文劍上,伸手朝堂屋門甩了過去“天玄地請,四面八方顯神靈!”

然而,堂屋內並沒有出現鬼哭狼嚎的那一幕,相反燈卻用力的閃動幾下。

就在燈閃動間。

我和狐狸姐姐再次停了下來,因爲窗戶那裏出現了一個影子,一個披肩散發的影子,我相信狐狸姐姐也看到了,緊跟着不等我們反應過來,那影子快速的朝堂屋門口移動。

堂屋門口,出現了一雙白色鞋底,藍色布邊,紅色繡花的鞋子!

就這麼一閃,我來不及看到這雙鞋子之上的部位,燈滅了!

我以爲要出來了,狐狸姐姐我們都做好的迎戰準備,可是,幾秒後還是風平浪靜的,屋子裏,院子內,都靜悄悄的,也沒東西襲擊我們。

我有些崩潰了,儘管自身實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但,還是流了一身的冷汗。

狐狸姐姐像是瘋了一樣,奔跑進屋裏“什麼鬼東西,出來決一死戰!”跟着又狂怒的吼了幾聲。

我也快速跑進了堂屋,迅速的拉開燈,可是屋什麼也沒有,東西都沒東西,但,地面上,卻出現了一雙實實在在的鞋印!

是沾着鮮血的鞋印!

(本章完) 站在血腥味瀰漫的堂屋裏,我和狐狸姐姐足足呆傻了一分鐘!

剛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個虛幻而又飄渺的噩夢,而我們就像是噩夢中飄揚的塵埃顆粒,等我們真真的落地,卻染了一身的血色。

詭異從今天開始,也預示着因果開始循環。

“這地方不能呆了!”

狐狸姐姐圍着這血色的鞋印走了一圈,而後跑到裏屋開始尋找,試圖找出什麼答案。

我慢慢蹲下身看着這雙鞋印,可以斷定這是一雙女人的繡花鞋,那麼就可以推斷出現在這裏的是女人魂魄。

我搞不懂,爲什麼這東西會出現在這裏,並且卻未對我和狐狸姐姐動手,難道就是想出來嚇唬我們一下?

我搖搖頭,覺得這樣的猜想不對,這個東西一定想要從我這裏得到什麼,再或者是想從這間屋子裏得到什麼。

血跡慢慢幹掉,到最後絲毫看不出有血的痕跡,我站起身,這時狐狸姐姐也從裏屋出來了,衝我搖搖頭“啥也沒有,我都不曉得這鬼東西到底走沒走。”

確實,這東西太神祕了,來無影去無蹤。

我仔細搜尋了一下堂屋,並沒有什麼可疑之處,儘管這樣,我還是一個晚上沒有閉眼,等到天明,我也顧不得研究這些古書了,洗了一把臉,整理好東西,決定冒一下險。

等我關上堂屋門,往隔壁荒院瞅的時候,發現在那兩棵樹下,有兩個新刨的深坑!

我和狐狸姐姐真的有點崩潰了,走過去一看,這些土都是新鮮的,並且還散發這一股子溼氣。

昨晚上我開着燈根本就沒睡,如果有人挖坑我絕對能聽到聲音,並且還有一個靈性很高的狐狸姐姐在這裏,但,它也什麼都沒聽到。

可以肯定,這兩個坑是後半夜挖的,前半夜我和狐狸姐姐在院子裏搜尋的時候,還沒發現有這兩個坑。

我現在真的搞不懂了,這兩個坑不是很大,是長方形的,但卻很深,足足有兩米深。

仔細看過這兩個深坑後,我心裏猛地一驚,坐南朝北,傾斜東南,並且每棵樹下一個,幾乎平行。

根據《奇門》陰陽風水,我看了下整個院

子的周邊,這兩個坑是死人坑!

爲什麼會是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