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化勁後期嗎?

秦穆然大膽地揣測著。

「小子,算起來,我們也算是一家人了!這一次,去苗寨,你們先上,我在暗中保護你們,當做你們的試煉!」

酒劍仙看著眾人,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如今,古武界不太平,龍之守護也需要出來活動活動了!也該用行動告訴他們!我們的靜觀其變,不是忌憚,更不是懼怕,而是在忍,在給他們最後一個機會。只不過,這一次苗疆做的太過分了,那麼我們龍之守護,必須要出手了!」

酒劍仙接過秦穆然遞過來的佩劍,說道。

「謹遵前輩之言!」

歐陽嘯,秦穆然等人一齊應聲道。

「走!殺向苗寨!」

酒劍仙此時臉上沒有了剛才的那種玩世不恭的樣子,一臉嚴肅地他率先向著前方走了過去。

「轟!」

酒劍仙一步踏出,已然騰空!

「化勁能夠短暫飛行,這是真的啊!」

後方,一群人看到酒劍仙竟然飛了起來,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不過,相比於他們,秦穆然則是淡定很多,畢竟從小到大見到老道士飛已經數都數不過來,秦穆然已經習慣了!

「不要驚訝了!等你們踏入化勁,也能夠這樣,甚至能夠進入沖氣境以後,那是想飛哪裡就飛哪裡!」

秦穆然對著眾人說了一聲后,便是帶著身旁的君無疏,向著苗寨的方向走了過去。

…………苗寨門口,酒劍仙一人已經獨自來到了這裡。

「什麼人!」

守在寨門口的四五個苗寨人,看到酒劍仙到來,立刻呵斥道。

「這裡是苗寨,你這乞丐,給我滾!」

一名精壯的苗寨男子,對著酒劍仙嗤之以鼻道。

「你讓我滾?」

酒劍仙冷哼一聲,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

「是!你是聾子嗎?你要是再不滾,一會兒大爺就讓你走不出去!」

顯然,那名精壯的苗寨男子沒有意識到危險,看到酒劍仙這個樣子,當即言語威脅道。

「是嗎?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那麼今天我就殺了你們幾個,算是為那群小傢伙的試煉祭旗了!」

酒劍仙喃喃自語,聲音很小。

「什麼?」

精壯的苗寨男子沒有聽清酒劍仙的話,問了句。

但是下一秒,他全身就愣住了,一雙眼睛之中已然爆發出了無數道殺氣騰騰的劍氣。

「轟!」

化勁之下皆為螻蟻。

誰都不能夠侮辱。

酒劍仙根本就沒有拔劍,僅僅是身上散發出來的勁氣,便是能夠讓四周產生劍氣。

劍氣肆虐,化成千絲萬縷,向著前方的幾人碾壓而去。

那幾名苗寨的男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便是齊齊被劍氣籠罩,絞殺成了血霧!

化勁大能的威力由此可見一般。

此時,秦穆然等人也是來到了苗寨的大門口,正巧看到了這一幕。

當看到酒劍仙都沒有出手,僅僅是靠著身上散發出來的勁氣,便是將四名暗勁初期的苗寨子弟給絞殺成了血霧,這種場面的震撼感,讓他們全身的熱血都沸騰了!

化勁,實在是太牛了! 它身上的溫度,也會受它身上溫度的影響,比如說,變得很冷啊,變得很怕啊,等等,反正就是,伽椰子它是鬼嘛,而任務參與者們是人嘛,那麼,人身上的溫度一般來說,那都是要比鬼魂身上的溫度高一些,也可以說是,要高太多了,鬼身上的溫度,一般都是零度,而人身上的溫度,一般都是三十六度多一點,差不多這麼多,所以,鬼。

伽椰子那沒有任何表情的臉,此時,慢慢的看向了葉黎,只有這最後一個活人了,一定得讓她回頭,伽椰子在心裏當然是這樣想的,它當然是想葉黎她回頭啊,只要葉黎她回頭了,那麼,伽椰子它就有辦法了,它就有辦法將。

將任務參與者殺死了,但是,到底是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還是葉黎她一個人呢,是隻要有一個任務參與者回頭了,伽椰子它就可以殺死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還是隻能殺死回頭的那個任務參與者,這個,它也沒有說清楚,它只是。

它只是說,不能回頭,就這麼簡單,也沒有說回頭之後會怎樣,這,不知道是不是最壞的結果,只要有一個人,有一個任務參與者回頭了,那麼,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就都會死,伽椰子它就可以隨意的殺掉任何任務參與者,到底。

到底是不是這樣呢,如果是,那麼,如果不是,那還好,至少最多隻會死一個人,死一個任務參與者,如果真的是的話,那麼,後果不堪設想,甚至是,李肅等人就要團滅在這裏了,李肅他可是,這是他的第十次任務啊,也就是。

也就是最後的一次任務啊,任誰,相信都不想自己死在第十次的任務中,因爲,那樣的話,太遺憾了,太不值了。

再好看的東西,它不能用,那也是,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了,所以,葉黎你,你千萬不能坑死李肅,當然,也不能坑其他的隊友,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你不回頭,萬事大吉,你一回頭,諸多變化,小則你自己有生命危險,大則。

大則所有人都有生命危險,事情已經說在這裏了,話已經說出來了,就看葉黎你的了,一分鐘的時間而已,如果你都忍不住的話,那麼,算了算了,死就死吧,你這個坑人隊友,遇到你這種隊友,那也是李肅、程陌、劉美熙。

還有秦風,四人的不幸啊,真的是不幸,沒有騙你,保證沒有騙你,葉黎,你是真的很坑,就一分鐘的時間,如果你都忍不住的話,好了,至於葉黎她到底忍不忍得住,還是要先看完再說,等這最後的一分鐘過去了再說,現在。

現在,說太多,那都只是猜測而已,並不一定就是真的,所以,接着繼續看,看葉黎她最後到底有沒有回頭,在這裏,可不是回頭是岸了,在這裏,沒說要你回頭是岸,而是千萬不可回頭,當然咯,這兩個回頭的意思,它也。

它也不是一樣的,一個是身體肢體動作,一個是抽象喻義的,比如說,要一個人選擇改正,不要再錯下去了,就是回頭是岸,苦海無涯嘛,只有回頭纔是岸,回頭纔有希望,纔有生機,纔有改過自新的機會,但是,注意了。

先把自己顧好再說吧,現在可是很危險的,一不小心,搞不好命就沒了,也不知道伽椰子它還有沒有其它的辦法,能夠直接讓任務參與者回頭的,或者說是,有很大可能讓任務參與者回頭的,這個,也不是說,就一定沒有。

也許,魔王它沒有限制伽椰子這個,只是限制了伽椰子不能隨便殺人,不能隨便殺任務參與者而已,但是,手段、方法,都是任意的,隨便伽椰子它怎麼來的,但是,估計也有一點,那就是,伽椰子它不能走在任務參與者的。

任務參與者的面前,它就只能夠在任務參與者們的身後,但其實,在身後纔是真正最恐怖的,纔是真正讓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們心裏感覺到極度恐懼的,因爲,未知,未知的東西,未知的恐怖,它往往纔是最恐怖的,還有一點就是。

就是,魔王它已經讓任務參與者們看到過伽椰子它了,也就等於是說,讓任務參與者們自己心裏有一個畫面了,那就是對伽椰子它的畫面,伽椰子它非常恐怖的畫面,這個畫面,它會一直在任務參與者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葉黎感覺自己身後有“人”,其實,她的感覺也沒有錯,她的身後確實是有“人”,只不過這個“人”,她有點恐怖而已,她有點不像是“人”而已,其他的,倒還好,但是,爲什麼要說她不像“人”呢,因爲,誰見過“人”。

誰見過“人”身上是沒有一絲血色的,手、腳、身子還有臉,都沒有一絲血色,如果真的有人見過這樣的“人”,那還有,誰見過“人”身上溫度是零度的,甚至還要低,但它就是沒有結成冰,沒見過吧,相信大家都沒見過。

夜幕之瞳 它那沒有任何表情的臉和它那及腰的長髮,也就不說了,它那頭髮,很明顯就不是一般的頭髮嘛,怨氣那麼重,它的頭髮應該都能殺人,甚至是,還很容易,只要它想殺,它的頭髮足以殺死在場除李肅之外的所有任務參與者。

當然,也不是說,它想殺就殺,這個還是要看魔王它給的限制的,任務參與者觸發死路,那麼伽椰子它就可以殺掉任務參與者,但如果任務參與者沒有觸發死路的話,那伽椰子它也不是說,想殺就殺的,還沒有這麼容易,能夠。

能夠隨便的殺人,要是真的這麼隨便,那任務參與者們早就死完了,早就死光了,還會等到現在嗎,不可能的。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只剩最後二十秒了,只要再堅持這最後的二十秒,那麼十分鐘也就過去了,這棟房屋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就差這二十秒鐘了,在這二十秒鐘裏,任務參與者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就保持原狀就好,還有。 酒劍仙的強勢,是眾人萬萬沒有想到的。

雖然說守門的苗寨子弟並不算太強,可是那好歹也是暗勁初期啊!

在場的也有幾人都在暗勁初期,豈不是說,他們在酒劍仙的面前就是一個念頭就GG的事情?

苗寨的山門口,此時除了幾把兵器掉落在地上,證明著剛才那群人的存在,其他的沒有任何的動靜。

「酒劍仙前輩,這也太強了吧!你一個人就能橫掃整個苗寨了啊!」

秦穆然看著身旁的酒劍仙,誇讚道。

「你小子別跟老夫打馬虎眼,收起你的心思!膽子不小啊,敢拿我當槍使!」

酒劍仙瞪了秦穆然一眼,頓時秦穆然感覺整個人置身於無盡的深淵之中。

從來沒有這種壓迫感,卻是因為酒劍仙的一個眼神,讓他感到后怕。

「哪有,這不是您老人家厲害,我們想著你一個人就殺進去,滅了這群宵小,彰顯龍之守護的威風嘛!」

秦穆然臉上帶著笑容,一副我全都是為了朝廷考慮的樣子道。

「少跟我來這一套,你心裡的小九九我還不清楚?說了這一次當做你的試煉,就是! 都市之異種降臨 你的戰友,你的兄弟就在裡面,救不救,你看著辦吧!」

說著,酒劍仙根本就不給秦穆然機會,一步踏出,便是頓時消失在了原地,同時已經出現在了百米之外的一顆參天大樹上,身子依靠著虯龍般的樹榦,開始喝著酒葫蘆中的美酒。

「下面都靠你們了,除了苗寨的化勁出手,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出手的!」

酒劍仙看了眼秦穆然等人後,便是閉上了眼睛,彷彿瞬間石化了一般。

下方,秦穆然,歐陽嘯等人看著酒劍仙,他總算是知道了為什麼龍天賜說讓自己注意酒劍仙的脾氣了,這捉摸不透的性格,真的是。

「哎!酒劍仙前輩是沒指望了,接下來就要靠咱們了!」

秦穆然目光之中也是透露出濃烈的戰意。

算起來,這還是第一次,秦穆然正式與古武門派對抗,想想,心中還是有些激動。

雖然現在他的修為在暗勁中期,但是真正的戰力,照著秦穆然的估計,能夠勉強對付化勁初期的大能!

不過,理論歸理論,一切都需要實踐來證明,能不能真的對抗的了化勁初期的老妖怪,還需要動手以後才知道。

「殺!」

秦穆然口中蹦出一個字后,隨後整個人便是如同離弦的弓箭,向著苗寨中沖了進去。

剛才的動靜也是驚動了苗寨之中的守衛,當即便是一大群人涌了過來。

如今的苗寨正處在草木皆兵的狀態,他們趕了過來,卻是看到了秦穆然等人同樣殺了進來。

「不好!通知聖女,有人打上門來了!」

一名類似首領的男子見勢不妙,吩咐手下道。

「是!」

說完,便是有人向著裡面去給聖女通風報信去了。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膽敢擅闖我們苗寨!」

那名首領的實力在暗勁中期,他全身散發恐怖的氣場,聲音雄渾地盯著秦穆然呵斥道。

「殺你的人!」

秦穆然簡單的四個字,算是對他最為有力的回應。

「大言不慚!受死!」

那名首領的實力也是不俗,一聲怒吼,周身竟然是爆發出滾滾黑氣。

「嘶啦啦!」

四周突然想起了有如風刮樹葉的聲響。

緊接著,那名首領的周圍卻是突然擁聚了無數的毒蟲。

「萬蟲突襲!」

首領一聲令下,驟然,所有的毒蟲瞬間聚合在了一起,好似一把巨大的彎刀,朝著秦穆然斬了過去。

「哼!只會毒物嗎?元龍拳!」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秦穆然冷哼一聲。

自從自己吞噬了巨蟒的蟒血和膽汁以後,秦穆然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而且他丹田之中的勁氣也死更加的精純。

再加上君無疏九鳳寶血的妙用,幾乎現在秦穆然可以算是真正的百毒不侵了。

用毒蟲來對付秦穆然,似乎好像用錯了對象了!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運轉《元龍訣》的心法,身上也是爆發出強烈的氣勢,與那名首領分庭抗禮。

「嗯?沒想到你竟然也已經暗勁中期了!」

那名首領感受到秦穆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臉上有些意外道。

「不過,即便這樣,那你也是死!」

突然,首領的眼睛一眯,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便是手持著由無數的毒蟲凝聚成的毒刀,向著秦穆然殺了過來。

聲勢浩大,毒氣滾滾。

秦穆然面不改色,手緩緩舉起,同時,勁氣凝聚在了手臂之上,元龍虛影附著在手臂之上。

「轟!」

秦穆然一拳朝著那名首領轟了過去。

拳風滾滾,元龍虛影剎那間有如活了過來一般,咆哮著,翻滾著,沖向了首領手中的那把毒刀。

「嘭!」

一聲巨響傳來,強大的衝擊力掀起了一股股氣浪,直接便是將苗寨之中的一些塵土給掀飛了起來。

「嗯?」

秦穆然一方的人還好,因為在他的身後,波及還算小,但是苗寨中的子弟則是沒那麼幸運了,他們處在衝擊爆發的正中位置,而最為強大的力量也都基本上傾瀉在了他們的身上,頓時便是震飛了一大片的苗寨子弟。

「你……」

首領瞪大了眼睛,剛剛他召喚出來的毒蟲基本上都已經被秦穆然一拳給磨滅掉了。

「受死吧!」

秦穆然不給首領任何反應的機會,這一次,輪到他主動出擊。

一步踏出,秦穆然在原地留下了數道身影,哪怕同樣身為暗勁中期的首領也沒有辦法在剎那識別出秦穆然的軌跡。

「不好!」

突然,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充斥著首領的心中,他下意識地便是一拳打了出去,可是,這時候出拳已經晚了!

秦穆然已然攜帶著滾滾勁氣,來到了首領的面前。

「八極,貼山靠!」

秦穆然還沒有踏足古武的時候,修鍊的武技便是八極拳,而八極貼山靠恰恰又是八極拳中威力最大的一招,此時在內勁的加持下,八極貼山靠所造成的威力就好似以一百碼的速度在高速上疾馳的汽車一般,撞擊在了首領的身上。

首領受到了衝擊,感覺全身的骨頭都快要散架了一般,身體有如斷線的風箏,直接倒飛了出去。 假亦真時真亦假,真亦假時假亦真,是真是假,就要看大家自己怎麼去想,怎麼去分辨了,但是,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葉黎她到底最後會不會回頭,只剩下十秒鐘了,最後的十秒鐘啊,真的沒必要輸在這最後的十秒鐘裏啊。

葉黎她現在,她是想回頭,又不想回頭,想回頭,又不敢回頭,原因還是因爲,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了的,不能回頭,也還幸好葉黎她害怕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她到現在爲止,如果說,她是想回頭,但她還是沒有真的回頭。

只要沒有真的回頭,那就還好,想一想還是可以的,但如果真的回頭了,那就糟了,後果會很嚴重,伽椰子見葉黎還沒有回頭,於是,心想,這個活人,她到底還會不會回頭,如果不回頭,那自己也是沒轍了,暫時說明他們。

或者說,說明他們暫時還死不了,還沒到他們死的時候,他們死的時間,但是,這次的任務,絕對沒有這麼簡單,也沒有這麼容易,李肅的第十次任務,豈是這麼容易就能完成的,現在還早呢,等再過一下,任務的難度就會。

最後八秒鐘,七、六、五、四,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都在等這最後的幾秒鐘,而伽椰子它,已經快要慢慢的不見了,消失了,就好像之前一樣,這應該又是魔王它所爲,不用說的,除了它,誰還有這個本事,李肅他當然沒有這個。

沒有這個本事,就算是有,那李肅他不能使用道法,那也是白搭啊,自身難保,他哪裏還能讓伽椰子說消失就消失,要真的可以的話,那李肅他早就這麼做了,還會等到現在嗎,當然不會啦,這還用說,只是,時間不是還沒到嗎。

怎麼伽椰子它就消失了呢,魔王它這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難道說,又是玩什麼陰謀詭計,應該,不對,也有這個可能的,也還是會有這個可能的,魔王它的陰謀詭計那麼多,也不缺這一個啊,嗯,很有可能會是圈套,所以。

所以,希望李肅等人還是小心一點爲好,是不是太小心了一點,也許這就是任務的設定呢,在還有幾秒鐘的時候,就讓伽椰子它先消失,然後任務參與者算完成任務,嗯,也有可能就是這樣,所以,不必擔心了,在這棟房屋裏。

由於葉黎的沒有坑隊友,所以,李肅等人最後還是平安的完成任務了,不過,也只是這棟房屋的任務,還有下一棟房屋,和第二階段還有第三階段,這其中的任務,不知道李肅等人還能不能順利的完成,是全部完成呢,還是。

還是最終,終將喪命於此呢,接下來,繼續看文,“任務參與者,現在立刻走出這棟房屋,到下一棟房屋,也就是最後的一棟房屋”,時間一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馬上出現了,然後對任務參與者們宣佈接下來的任務提示。

聽到程陌這麼說,大家都說不知道,因爲,確實是,大家都不知道,大家也沒有看到哪裏有廁所,但,除了程陌他一個人之外,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都沒有說想要上廁所,就程陌他一個人想,哦,哦,哦,明白了。

明白了,終於明白了,程陌他是腎不行,可能是腎虛,所以多尿,但至於是什麼原因導致他腎虛的,那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了,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是不知道的,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讓程陌他腎虛了,也許,是,是。

而李肅和秦風還有劉美熙以及葉黎四人,估計他們四人都還是第一次,也就是說,他們四人都沒有結婚,那麼,可能都是處,是不是有點污了,如果污了,那就不說了,直接進入下一棟房屋吧,也就是最後一棟房屋,看看這。

它會給任務參與者們一條路走,這條路就是,“任務參與者,現在立刻打開門走進去,進去之後,會有任務提示”,李肅等人剛剛走到最後一棟房屋時,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來了,這次,它好像沒有說,要限制李肅的道法了。

但是,總感覺,好像有哪裏不對,但又說不出什麼來,“我去開門,大家小心一點”,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肅接着對大家說道,李肅有道法,基本上是不需要擔心妖魔鬼怪的,所以,由李肅去開門,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李肅,你小心一點”,聽到李肅說,他要去開門,劉美熙馬上對李肅說道,也是一種關心,也是一種關心李肅的表現,劉美熙,她還是一個好女生,真的,她比葉黎還是要好一點,也許,是因爲她的年齡要比葉黎她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