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少女似是想起什麼,點點頭:“你說的,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吧,他和你一樣,也是不知好歹,私闖禁地,沒錯,是被我困住的。

這麼說,你是來找他的?”

“對。”

姜小白聽少女這麼一說,鬆了口氣,立馬服軟,拱了拱手:“前輩,我前來尋人,無意冒犯,還請前輩,放了我們。如何?”

這少女,明顯不是人,只是不知道,是妖還是鬼,但不管是什麼,其法力,肯定深不可測。

要不然,姜小白也不至於非要用黑蓮去試探神像,才把她逼出來。

從這點來說,姜小白覺得,自己應該放低點態度。

但眼前的少女,可不那麼想。

她冷笑:“放了你們?如果放了的話,那以後傳出去,我百花仙子,豈不是怕了你們?讓我,如何在江湖之上立足?

好好呆在這百花陣中,呆個把星期,等本仙子什麼時候心情好了,什麼時候,再放你們吧。”

說着,她身影一晃,來去如風,消失不見。

百花仙子? 這百花仙子,法力果然深不可測,居然和眼前的這個百花陣,達到了傳說中“人陣合一”的境界。

在這百花陣中,她顯然是身隨意動,想到哪就到哪兒去。

想要攻擊她,幾乎不可能。

除非,把這裏毀了。

秉着先禮後兵的態度,姜小白反手拔出吹雪,喊道:“百花仙子,你如果不放我,可別怪我,毀了你的花園!”

“呵呵。”

空氣中,傳來一聲冷笑。

顯然,百花仙子,並不認爲,姜小白有摧毀她百花陣的實力。

“既然這樣,那就得罪了!”

姜小白長嘯一聲,屍者意志激發出來,手中吹雪閃動寒芒,千花斬催動,猶如一道虛影。

虛影閃動間,周圍的巨大花木藤蔓,紛紛被斬斷。

一時間,也不知有多少株古木,被他斬落在地。

但就在這時候,卻只見那些花木之中,花朵裏面,猶如抽絲剝繭一般,被斬落的花藤,花葉,花朵,彙集起來,居然組成一個個的“人”!

這些花木本來就體型巨大,組成人之後,也是人高馬大,一個個有着三四米的高度,花朵爲臉,花藤爲身軀枝幹,花葉爲衣服,對着姜小白就砸。

姜小白縱身躍開,千花斬施展開,一時間,刀影猶如片片落花,四面八方,擴散開去。

眨眼間,那些“花人”,就被他砍得支離破碎。

但隨着“花人”的碎裂,它們的軀體,立即散去,被腳下的泥土,緩緩吸收,緊跟着,在原本的位置,又長出了新的鮮花!

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那個百花仙子認爲,姜小白沒辦法摧毀百花陣呢。

這百花陣,幾乎是生生不息,百花化作花人,花人被擊殺,又化作鮮花,根本就殺不完。

而且最主要的一點:當姜小白動手之後,周圍的那些百花,有所感應,居然一個個的,伸出花枝花朵,對着他就砸來!

這些百花,顯然和蜂窩一樣,是惹不得的!

如果是用吹雪斬殺,估計用不了多久,姜小白就會陷入生生不息的百花圍攻之中!

所以,不能強攻。

姜小白這麼一想,立即拔腿就跑。

在他的身後,百花猶如海潮一般,一浪接着一浪,捲了過來。

而且,那百花之中,還升起一隻只巨大的蝴蝶、蜻蜓等物,在空中當“偵察兵”,觀察姜小白的走向。

跑了一會兒後,姜小白髮現,確實如他所料:在極度的速度之下,這些百花的花潮,確實會漸漸慢下來。

最主要的是,要解決掉空中的那幾只“偵察兵”。

在它們的指引下,百花的花潮,又會跟上。

要怎麼,才能解決那兩個偵察兵?

千花斬雖然厲害,但始終侷限於空間,他沒有煉出刀氣,自然也不可能攻擊空中的目標。

找個什麼辦法,擊落那幾個蝴蝶蜻蜓呢?

正想着,前方,有戰鬥的聲音傳來。

咦?

難道是秀秀?

姜小白心中一緊,連忙衝過去。

在躍過一片花海後,他發現,前方,有一個黑衣女子,手持長劍,正將那些花人,一一斬碎。

但是她每一劍下去,都有一道劍氣飛出,將周圍的古木花藤,斬落在地。

所以那些花人,也是源源不絕的出現,根本就沒辦法抑制。

莊妃!

沒錯,眼前的黑衣女子,正是莊妃。

她拿着破山劍,雖然有黑紗覆面,也是滿頭大汗,浸溼了身上的黑袍。

見到姜小白,莊妃一驚,大喝一聲,一劍向他刺來。

“當!”

一聲輕響,吹雪架住了破山劍。

兩人目光交錯,各自推開對方。

原來,這莊妃,不是和百花仙子一夥的,反倒也是被百花仙子給困在這百花陣中。

姜小白倒握吹雪:“你真要和我動手?”

“沒錯!你這個臭小子,屢次三番,壞我好事!我和你,不共戴天!”莊妃吼道,再次運劍,一道劍氣,隨聲而出,向他刺來。

姜小白身影猶如鬼魅,一閃之間,躲開了劍氣。

見到這劍氣,他心中一動,說:“莊妃,你想不想,出去?”

莊妃一愣。

“如果你想要出去的話,咱倆,必須聯手才行。”姜小白指了指那些花人,隨手一刀,將一個花人劈倒:

“這些花人,源源不絕,生生不息。如果一直打下去,你就算是打一年,也不可能殺出去。”

莊妃揮劍,砍翻兩個花人,氣喘吁吁:“那你,有什麼辦法?”

“看到天上的那幾只蝴蝶、蜻蜓了麼?”

莊妃擡頭,看了看,點點頭:“恩。”

“等下,我幫你攔住其他的花人,你用劍氣,將空中的那幾只昆蟲,給擊落。”

“是麼?”莊妃側身,和姜小白背靠背:“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背後捅我一刀?”

這莊妃,真是滿腦子的陰謀論,這時候了,居然還想着姜小白下黑手。

姜小白很是無奈:“你信就信,不信的話,就慢慢和它們打吧。”

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

“等等!”莊妃喊住他。

遲疑一會兒,她點點頭:“好。你幫我護住其他的花人,等我凝聚劍氣。”

破山劍的劍氣,想要發揮到極致,必須凝聚劍氣才行,這時候,相當於完全不能動,需要有人護法。

姜小白點點頭,伸手一招,金靈偶被他召喚出來。

金靈偶這一出現,立即化身爲渾身刀刃的鐵人,衝了過去,將那些花人,一一擊倒。

姜小白也同時催動手中吹雪,千花斬施展開,將周圍的花人,砍翻在地,給莊妃,清理出一片空間。

莊妃凝聚劍氣,數秒之後,大喝了一聲,手一指,一道寬約一米、長約四五米的劍芒,從破山劍中,迎手而出。

“唰!”

劍氣如虹,將那幾只巨大的蜻蜓蝴蝶,盡數斬落,掉入了花海之中。

趁此機會,姜小白迅速收手,說:“走!”

莊妃也是收起手中破山劍,和他一起離開。

金靈偶,則留在後面斷後,將那些花人一一攔住。

反正召喚的時間到了之後,它就會自動消失,剛好留下來斷後。

這個計策,確實可行,數分鐘後,姜小白和莊妃,就脫離了花人的追捕,周圍的百花,也安靜了下來。

兩人同時鬆了口氣,互望一眼,又是各自拿出武器,劍拔弩張,相互對視。 兩人大概對峙了十餘分鐘左右,卻最終,都沒有出手。

莊妃最終,還是率先收起手中破山劍,開口:“姜小白,咱倆的恩怨,暫且放下,聯手破了這百花陣,如何?”

姜小白也是將吹雪收到身後,說:“你打算,怎麼聯手?”

莊妃回答:“但凡法陣,都有陣眼所在,爲一個法陣的核心。只要找到陣眼,便能破陣。”

“那你先和我說說,這百花陣,和百花仙子,到底什麼來歷?”姜小白問。

莊妃倒是驚訝了一下:“你不知道百花仙子是誰?”

“不知道。”

“好吧,”莊妃牙癢癢的看着姜小白,滿腔怨氣:“還不是因爲你,在赤蠱門,壞了我的好事,我纔不得不,來找這百花仙子。”

姜小白對她翻了個白眼:“大姐,你太高估了我的力量了。赤蠱門的時候,就算我不出手,你的那些血屍軍團,也絕無可能,攻下赤蠱門的。”

“哦?”這次,輪到莊妃驚訝了:“赤蠱門,難道,還有什麼隱世高手不成?”

“你自己去試試,不就知道了。好了,咱們過往恩怨,如果要算賬的話,出去再說。你先告訴我,這百花仙子,到底什麼來歷?是人,還是妖?鬼?”

莊妃雖然對姜小白恨的牙癢癢,但這時候,也知道,只有和姜小白聯手,纔是唯一出去的辦法,便說:

“這百花仙子,非人非妖非鬼,其本尊,是真正的花仙。”

“仙?”姜小白一時愣住:“真正的花仙?”

莊妃點點頭:“沒錯。真正的仙。而且手中,掌握着一件寶物,叫作百花圖。咱們現在所處的這個百花陣,其實就是百花圖佈置而成。”

姜小白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說,現在的我們,其實並不在人類的世界裏?”

“差不多吧,相當於一個隔絕的空間。不信的話,你試試用電話,就知道了。”

也是。

姜小白拿出手機一看,確實沒有一丁點的信號。

而之前博遠給他的對講機,在被百花仙子拉進來百花陣的時候,也遺落在了外面的道觀中。

姜小白隱隱猜到莊妃的意圖:“你來找百花仙子,難道,就是爲了百花圖的?”

“並不是。我要的,只是她的仙根。”莊妃並不隱瞞:“這百花仙子,雖然落入凡間,但身上,擁有世上絕無僅有的仙根。”

對於這些事情,姜小白是完全不知,便問:“那仙根,又有什麼用?”

“告訴你也不怕,仙根,可以用來喚醒龍脈。”莊妃笑了笑,看向他:“怎麼樣?現在,我覺得,你小子,還是有點潛力的,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大明國?

到時候,別的不說,封你個王。如何?”

額。

姜小白用看待白癡的眼神,看她:“大姐,這都什麼時代了,你不要老是想着,搞什麼恢復帝制之類的想法,好不好?咱們看清事實。”

“是麼?”

莊妃冷笑一聲,問他:“姜小白,你是冥寓之主。我問你,假如說,你某天,因爲某件事情,陷入沉睡。

在沉睡百年之後醒來,回到冥寓的時候,忽然發現,原本是你的冥寓,已經被別人,佔爲己有,而你只能以客人的身份進去,你又會,作何感想?”

這……

別說,莊妃的這個比喻,還確實很恰當的。

姜小白想了想,苦笑:“這能一起作比喻麼,一個是天下,一個是屋子。你的帝制思想,僅僅只是封建傳統的東西,以現代人的思想,是絕不會,給別人當奴隸的。

你看當今的世界,還有哪個國家,是帝制?”

“是麼?”莊妃搖頭:“對於這個世界,我可是深入瞭解過的。而人性這種東西,你永遠看不透。

我現在缺少的,僅僅只是一個時機而已。不信的話,咱們走着瞧。”

“好了。”姜小白打斷莊妃的話:“加入你,是不可能的。咱們還是商議下,怎麼離開這裏吧。”

“這百花陣,是由百花圖佈置而成。裏面一片混沌,沒有東南西北,所以陣眼所在的位置,應該是正中。咱們,需要找到中心處。”

“可這四面都是花海,怎麼尋找中心點?”

“咱們先找這花海的最邊緣,然後逆推回去。”

“好。”

兩人一邊相互防備,一邊往前走去。

這百花陣,雖然和當初“陰窟”一樣,是一個類似投影的空間,但裏面的時間,顯然和外面相同。

這一走,也不知走了多久,只覺得天色,開始漸漸暗下來。

姜小白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六點左右。

兩人不知不覺,竟然已經在這裏面,繞了半個下午。

“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啊。”姜小白看着前方,一望無際的花海:“我總感覺,咱們是在走一個循環。”

以他倆的腳力,就算這花海有百公里方圓,這一下午,怎麼也應該摸到邊緣的。

莊妃也是擦了下額頭的汗,皺眉:“如果這個百花陣,還帶有類似八卦陣一樣的變化,那可就麻煩了。”

八卦陣?

八卦,有着八門變化,在“奇門遁甲”中,屬於“門”。

門,就是陣。

聽到莊妃的這麼一提醒,姜小白這纔想起來,自己學過這方面的知識。

佈陣,就和蓋房子一樣,先是需要“基礎”,百花圖應該就是基礎。

接下來,便需要“框架”,比如柱子等。

不管這百花陣怎麼變化,那框架所在,應該是無法移動的。

姜小白當即告訴莊妃:“來,幫我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