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石乾坤洋洋灑灑說了這麼一大番,依舊臉不紅氣不喘,看得出來,想要成爲一名話癆,強悍的肺活量是必不可少的!

“這麼說,島國各大勢力進入祖乙大墓這件事情,霍東方也有參與?”聽了石乾坤的這番介紹,我的眉頭又緊皺了起來。

港島在華夏,是一處特殊的存在,而且霍東方在港島貌似很有影響力,如果這件事情牽扯到了霍東方,那就不太好辦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我總算是將島國這羣傢伙進入華夏的目的查清楚了,也釣出了另外一條大魚,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我執行的任務範圍了,具體要什麼做,還得龍星夜決定!

想到了這裏,我的心情也舒緩了起來。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我冷言問向那名風水師。

那風水師面色一滯,忽然正色的對我說道:“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希望閣下給我一個痛快!”

“不錯,還算你有骨氣!”望着那名一心求死的風水師死士,我不由的點了點頭,讚賞的說道:“雖然我很討厭島國人,但我卻很欣賞你這份骨氣!”

話音未落,我突然拔出了匕首,狠狠的刺向了那名風水師的咽喉……

“噗哧”一聲,風水師的咽喉處頓時迸飛出一股鮮血,濺了我一身!

“風小子,這傢伙怎麼辦?”張銘指了指仍舊昏迷不醒的那名風水師,獰笑一聲。

“殺了!”我撇了一眼那名也不知道是真的沒醒過來,還是假裝昏迷的風水師,冷喝一聲道:“殺他之前,把他身上的炸藥和遙控器找到,我相信,這兩包炸藥,會對我們有所幫助的!”

說完這句話,我便從那名風水師的咽喉處,拔出了匕首,然後便將他身上的炸藥剝了下來…… 這是那種類似於二踢腳之類的爆竹式炸藥,這種二踢腳在我們北方非常流行,每逢年關,幾乎家家戶戶都會燃放,而且,這種二踢腳式的炸藥,足有十個之多,做成了護腰的形狀,直接圍在了這風水師的腰間上。

我將遙控器放進了貼身的口袋裏,又將那一捆炸藥捲成一捆,綁在了腰間,當我做完這些事情之後,張銘那邊的行動也結束了,他也學着我的模樣,將炸藥綁在腰間,又把遙控器貼身收好。

“又解決了一道難題,現在,我們可以動身,上山……”

我的話還沒說完,忽的,距離我們並不算太遠的山頂出,突然爆發出了一道驚天徹底的雷聲……

轟隆隆!

巨大的聲浪直衝天際,不僅打斷了我的話,更是震的我耳根都有些發麻!

“打起來了!”李靈兒一瞪眼,目不轉睛的盯着山頂的方向,言語之中,充滿着難以抑制的亢奮,“這一定是龍虎山的張道一,釋放了天雷符,這纔會在晴空萬里的前提下,引出驚雷之聲!”

彷彿爲了印證李靈兒的話那般,這邊,李靈兒的話音剛落,那邊,山頂的方向,又是一陣狂暴無匹的驚雷聲響起,而伴隨着第二道驚雷之聲出現的,還有一陣陣濃郁的塵煙,在山頂的某處區域爆發而出!

一見到那陣滾滾塵煙,石乾坤立刻驚呼一聲,道:“那是地宮入口的位置……一定張道一和阿修羅在地宮入口那裏遭遇了!”

石乾坤話音剛落,張銘便痞笑了一聲,“有意思……開始狗咬狗了!”

“楚風小弟弟,我們是否等張道一和阿修羅打完,再上去?”陸茗軒將目光定格到了我的身上,只不過,她仍舊是一臉的平淡,彷彿張道一和阿修羅的那一戰,並沒有給她的心境帶來太大的影響似的。

我看了看陸茗軒,又看了看山頂的方向,與此同時,大腦也是飛速的運轉了起來……

現在上山?

那麼我們一定會遭遇到阿修羅和張道一,搞不好,張道一和阿修羅會停止戰鬥,轉而將矛頭指向我!

當然,目前爲止,我和阿修羅之間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不過,如果阿修羅把他對我二叔的仇恨,轉移到我身上,那就不好辦了,畢竟我二叔和八部衆之間的仇恨,可謂是深重無比……

至於張道一,這傢伙早就恨不得讓我死了,就算他現在還不知道玄宇和張玄志是被我幹掉的,但我相信,只要他見到我,絕對會選擇和阿修羅停戰,然後先對付比較弱的我!

暫時不上山?

如果我們現在不上山,坐山觀虎鬥,等着張道一和阿修羅那一戰結束,到時候,我們再上山的話,我又怕錯過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畢竟張道一和阿修羅,都是圈子裏屈指可數的高手,這種高手對決,往往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生死也只在一瞬之間,如果我錯過了能夠決定那兩個傢伙生死的一瞬間,我絕對會後悔,因爲,我可以躲在暗處,幫助任何一個人去偷襲對方,進而幹掉對方,也爲我自己除去一個大敵!

還有一點,不管阿修羅和張道一是否會因爲某種原因罷手停戰,還是一方迅速的幹掉另一方,不論最後是那種結果,他們都會先我一步進入地宮,雖然有人在前面探路是好事,可是,以張道一和阿修羅的身手,死在地宮裏的可能性並不太大,到時候,若是被他們搶先拿到了商王手記,那可就有些不好辦了!

所以說,不論是現在上山,還是暫時坐山觀虎鬥,都是有利有弊,此刻的我,便是陷入到了這種進退維谷的地步!

一時間,我竟然不知該如何選擇了! 我沉默不語,衆人自然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響,彷彿生怕會打擾到我似的,就這樣,一股詭異的沉默,將我們大家完全包圍在了其中,氣氛很是壓抑。

我皺着眉頭,時而望向濃煙滾滾的山頂,時而看向腰間的炸藥,我都不知道我究竟思考了多久,直到山頂處,又傳來了第三道驚雷之聲,我才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同時,我心中也作出了最後的選擇……

“走!馬上出發,去地宮入口!”我凜然一吼,振臂一呼,摸了摸腰間的炸藥,決絕的喝道:“找機會偷襲,幹掉阿修羅或者龍虎山的人,如果那兩方勢力打算聯手對付我們,就用炸藥轟碎他們,大不了魚死網破!”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張銘立刻爽朗的大笑了起來,“老子就喜歡這種娛樂項目!”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聳了聳肩,苦笑一聲道:“我們現在距離真正的祖乙大墓近在咫尺,那些正面的,或者是潛在的對手也都會相繼的浮出水面……繼續逃避,只會讓我們錯失更多的機會,倒不如把水徹底攪渾,渾水摸魚,這樣的話,我們也許還有機會殺出重圍,搶到商王手記!”

“楚風說的沒錯,逃避,已經不能解決問題了!”李靈兒表情一整,雙眸肅穆,極其正色的一一掃過衆人,聲音之中隱隱透出一股莫名的亢奮,“從現在開始,我們所有人的生命,都無法掌握在自己手中了,各位,做好最壞的打算了嗎?”

李靈兒說的是實話,我們的生死,從現在開始,已經不是我們所能掌控的了,是生是死,誰生誰死,都要看命了!

“走吧!”我輕輕的揮了揮手,當先朝着山頂的方向躍了過去。

沒多久,石乾坤和陸茗軒便超過了我,二人負責在前面引路,而我和張銘等人則是僅僅的跟在二人的身後,朝着山頂的方向不斷狂掠。

也許是因爲所有勢力此刻都集中在了山頂,也可能是因爲大多數勢力都死在了半路,總而言之,我們這一路行來,沒有見到哪怕是一條人影,就連異生物都沒有出現過,那些密林和灌木叢根本就無法阻擋我們前進的腳步……打從進入祖乙大墓以來,這條通向山頂地宮的山路,算是我們最順利的一次行進了!

就在這時候,走在最前面的石乾坤和陸茗軒突然放慢了腳步,同時,石乾坤還回過頭,朝着我們作出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前面就是地宮的入口了,阿修羅和張道一的戰場,一定就在那裏,我們放緩速度,儘量不要發出任何聲音,以免被那些人發現蹤跡!”石乾坤面色凝重,看來,阿修羅帶給他的壓力,的確非同小可。

對於石乾坤的提議,我們大家自然會遵守,雖然我們沒有見過阿修羅,也沒和張道一交過手,但是,通過石乾坤和陸茗軒對我們的描述,也讓我們在潛意識中,將阿修羅等人列爲了極度危險人物,小心謹慎一些,總是好的。

當即,我們衆人便放緩了腳步,取消了奔跑的前進方式,而是改成了緩步摸索,一步一步的朝着山頂範圍接近……

彷彿爲了印證石乾坤的小心謹慎是對的,忽的,又一道驚雷之聲炸響開來!

這一次,這道驚雷之聲爆發的聲浪無比強勁,好像要把我的耳膜刺穿那般,連帶着我的大腦,都被那陣驚雷聲震的有些發暈,甚至於,透過密集的樹林,我隱約都能看見一道紫色光芒,在前方不停的閃爍! 毫無疑問,因爲我們已經開始無限接近山頂區域,所以,這次爆發出的驚雷聲,纔會對我產生如此之大的影響!

而且,我根據驚雷聲傳來的強弱,以及前方不斷閃爍的紫光來推測,此時的我們,距離山頂區域,最多也就只有百餘米的距離而已!

可是,就在我們距離張道一和阿修羅的戰場無限接近之際,忽的,一股奇妙的力量涌上了我的雙目之中,這種感覺我非常熟悉,是天機眼自動開啓的前兆!

但天機眼爲什麼會在這時候自動開啓?

難道四周有陰邪之物出現?

可現在是光天化日,晴空萬里,難道祖乙大墓裏的陰魂,都可以無視陰陽嗎?

不過,話說回來,進入祖乙大墓之後,無視陰陽的陰魂實在是太多了……

當即,我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錯愕的朝着近在咫尺的山頂方向投去了目光。

與此同時,走在我身前的陸茗軒也頓住了身形,扭過頭望向我,道“小弟弟,你是不是感覺到了什麼?”

我點了點頭,回道:“我的天機眼自行開啓了,這就證明,我們四周有陰魂!”

我這“陰魂”二字一出口,張銘等人的神色立刻緊張了起來,因爲,在祖乙大墓之中,我們所有人都喪失了內勁和道法!

就比如石毅,他明明擁有可以目視陰魂的本事,可在祖乙大墓中,卻使不出來,因爲,他的那手本領,是建立在道法的基礎上,而並非像我和李靈兒,或者是石乾坤這種正統的天師,我們就算沒了道法,也可以利用靈符和其他法器來目視陰陽!

“大家別急,先不要開啓天眼符!”我見衆人如此緊張,當即便鎮定的低喝一聲,“我們還沒搞清楚那陰魂到底是什麼回事,現在動手,太早了……”

我的聲音還未落地,陸茗軒突然出言說道:“我知道了……陰氣傳來的方向,是從山頂那邊傳來的!”

陰氣是從山頂區域傳來的?

難道說阿修羅或者是張道一,開始召喚陰魂作戰了?

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底突然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時候,李靈兒突然低聲出言道:“想那麼多幹什麼?我們直接走過去看看那邊的戰局,不就什麼都搞清楚了嗎?”

李靈兒說的對,我在這裏就算想破了天,也終歸是“想”而已,倒不如現實一些,直接摸過去,一探究竟!

“走!”我壓低聲音說了一聲,旋即,我便快走了幾步,來到了和陸茗軒還有石乾坤並肩的位置,又說道:“大家小心一點,千萬不要打草驚蛇!”

衆人齊齊點頭,隨後,我們便小心翼翼的朝着山頂區域潛行而去……

百餘米的距離,我們大家卻走了十幾分鍾,而且,這一路走來,我們不僅沒敢發出任何聲響,就算是呼吸,都被我們刻意的壓低了下來,生怕打草驚蛇,驚擾到那兩幾位主角……

十幾分鍾之後,我們已經摸到了山頂區域最外圍的灌木叢附近了,到了這裏之後,我之前所感覺到的陰氣,就好像突然爆炸了那般,瘋狂的翻騰肆虐,就連我,在這股陰氣的刺激下,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

忽的,一道陌生,但卻霸氣十足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邱長老,李長老,你們去地宮入口守着,如果裏面有人衝出來打擾我,格殺勿論……這孽障我來處理!”

邱長老?

李長老?

龍虎山的人!

而且,說話的人,一定是,也只能是龍虎山掌教,張道一!

可是,張道一口中的“孽障”又是什麼?

難道是阿修羅嗎? 我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多,當即,我幾乎是下意識的擡起了手,極其緩慢小心的撥開了擋住我視線的幾枝灌木,定睛朝着山頂區域望了去……

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座用無數青石堆砌而成的,那種類似於古代廟堂的樓宇,樓宇那厚重的石門外,立着兩名渾身血污,滿臉疲色的中年人,應該就是龍虎山的長老邱青石和李明山!

最後,我將目光定格在了樓宇遠處的戰圈,一名道骨仙風,滿臉正氣,但眼瞳中卻始終都在閃爍陰毒目光的中年人,此時,那中年人手握紫色天雷,威風凜凜,他應該就是龍虎山的掌教張道一,而張道一的對面……

忽的,我瞪大了雙眼,眼中盡是驚訝之色,因爲,站在張道一對面,與張道一對戰的,竟然不是我潛意識中認定的阿修羅!

我根本沒見過阿修羅,爲什麼我會如此肯定那人不是阿修羅呢?

因爲,與張道一對戰的,根本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厚重,詭異,滿身都被澆灌了銅水的……銅屍!

這銅屍與秦始皇陵出土的兵馬俑還不一樣,它周身好像披上了一層銅鎧,給人一種極其沉重的壓迫感,還有它的五官,衣服,包括是身體,都已經看不出任何紋理了,整個銅屍的表面,都坑坑窪窪,凹-凸不平,就像是做工最簡陋,最粗糙的失敗泥人那般,詭異無比!

最重要的是,銅屍的後背山上,還趴着一隻恍若透明,只是隱約能看清輪廓的陰魂……沒錯,我只能隱約的看到陰魂的四肢,身軀,腦部……包括那陰魂的身體部位,發須汗毛,五官臉孔,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虛幻的,在空氣之中,我也只能看清楚一團扭曲的空氣,就像是夏天生火,被炙熱氣浪烤薰之後,所產生的那種空氣扭曲一般,無比駭人!

值得一提的是,我之前感覺到的那股刺骨的冰寒陰氣,就是從銅屍後背上的那隻空氣陰魂身上傳出來的!

想不到,與張道一對戰的,竟然不是阿修羅,而是一具銅屍……不對,應該說是一具被陰魂操控的銅屍,用術語來說,這叫魂屍!

衆所周知,除了那幾具殭屍始祖,以及被一些特殊手段煉製出的殭屍之外,所有的殭屍,幾乎都沒有人和的思考能力,而這種魂屍,因爲有了陰魂的依附,所以也直接導致了銅屍有了靈智,這種殭屍,極其難纏!

可是,我卻怎麼也沒想到,與張道一在山頂鏖戰的,竟然不是阿修羅,而是銅屍!

這次,我是真的計算失誤了!

那麼,阿修羅去了哪裏?

難道阿修羅已經率先進入了地宮?

我皺着眉頭,死死的盯着場中威風凜凜的張道一,以及那具好似有些驚恐,正在不斷後退的銅屍……說實話,這種場面,真的很詭異,尤其是,我他媽還能看見銅屍後背上那東西,就像是一個人開啓了隱身術,不斷在空氣中蠕動,既噁心,又駭人!

不過,我倒是沒有將我驚駭的情緒表現的太過明顯,因爲我不想給其他人壓力,然而,我的做法貌似有些多餘,因爲,衆人好像已經產生壓力了……

張銘,石毅,大熊,包括李靈兒和石乾坤,陸茗軒在內,所有人的呼吸聲,在這一刻,都下意識的加重了幾分,這就充分的說明了,衆人再見到了銅屍之後,或多或少的都產生了一絲緊張的情緒!

尤其是李靈兒,陸茗軒和石乾坤,這三人應該和我一樣,都能看到銅屍後背上趴着的那東西,而且我敢保證,這三個人依然和我一樣,都沒有見過那東西! 一股壓抑的氣氛,在我們衆人之間彌散開來,與此同時,一股更爲澎湃的陰冷氣息,也好像龍捲颶風那般,將我們捲進了風眼之內,如同墮入冰窖那般!

張銘,石毅和大熊,應該是被那銅屍震撼的外形所震,而我和陸茗軒等四人,則是被銅屍背上趴着的詭異陰魂所驚!

憑心而論,自從哥們我出道以來,見過的陰魂數不勝數,任何死法的陰魂我都見過,比這空氣陰魂更加恐怖的鬼魂,我都沒在心上!

可是,我眼前這空氣陰魂,卻並非是模樣駭人那麼簡單,甚至說,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它的模樣,只不過,它身上所蘊涵的鬼氣,卻是極其澎湃,陰森之極,乃是我平生僅見,甚至要遠強於當初完成了蛻變的子鬼,就算是比之我在祖乙大墓中遇到的那隻千年畫中鬼,都要強上一籌!

而且,揹負着空氣陰魂的銅屍,光是那一身灌了銅水的銅皮鐵骨,就不是好對付的角色,再加上殭屍的天賦能力就是力量……殭屍的力量配上澆灌的銅水,簡直就是完美的近戰殺手,我估計,就算是大熊,都不敢硬接那銅屍一拳!

“這種東西……要如何對付?”我在心中默默的問了自己一句,當然,我根本就想不出答案!

就在這時候,灌木之內的戰圈中,異變陡生!

只聽那張道一暴喝一聲,立刻將我的注意力從思索中拉回到了現實,並且將我的目光徹底的引到了他的身上。

便見那張道一威風凜凜的高舉手中的紫色天雷,頓時,天雷的移動立刻引來了一陣呼嘯的妖風,張道一身上的那件滿是泥污的龍虎山道袍,被這陣異風吹的獵獵作響,頗有幾分超級高手獨孤求敗的感覺!

忽的,張道一凜然怒吼道:“孽障,受死吧!”

話音未落,張道一猛的揚起了手臂,朝着銅屍的方向,將手中的紫色天雷朝着它狠狠的甩了過去!

只見那道紫色天雷好像擁有靈識一般,不偏不倚,徑直朝着銅屍飛砸而去!

此時此刻,我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目不轉睛的盯着那道充滿着無匹力量的紫色天雷……不得不說,這道紫色天雷攻擊的速度很快,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天雷便已經出現在那具銅屍的頭頂正上方了!

“咯咯咯……”

忽的,那銅屍身上發出了一道極其詭異的笑聲,這聲音似男又似女,似虛又似幻,根本無法捕捉,彷彿從四面八方鑽進我的耳朵裏似的,而且,我能聽得出來,這道詭異笑聲之中,充滿了無盡的嘲諷,也不知道是在嘲笑張道一,還是在嘲笑那道天雷,又或許,是在嘲笑自以爲躲藏很完美的我們?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詭異的笑聲絕對不是那具銅屍發出來的,因爲那具銅屍根本就沒有嘴,它的整張臉都是銅水凝固之後,那種坑坑窪窪的表面,別說嘴了,連五官都沒有,更加不可能發出聲音……話說回來,這詭異的笑聲,的確是從銅屍“身上”發出來的,因爲,我的直覺告訴我,發出這道詭異笑聲的,就是銅屍後背上的空氣陰魂!

難道,這隻空氣陰魂,真的與銅屍融合成了魂屍?

按照目前的局面來看,完全有可能!

這種魂屍一旦融合成功,那它就會變成無堅不摧,擁有狂暴力量的殭屍,與靈智開啓,陰險狡詐的陰魂的綜合體!

打一個最簡單的比方,各位看官試想一下,在當今社會中,如果一頭猛虎或者一頭巨象,擁有和人類同等的智慧,那將是一種何等恐怖的生物?

而我眼前的魂屍,有可能就是這種取長補短,完美融合之後的生物! 我的思緒還停留在魂屍的恐怖之中,無法自拔,而這時候,一聲幾乎要洞穿耳膜的劇烈爆響聲,卻是硬生生的將我從思考狀態中,給震回到了現實!

只見張道一甩出去的那道紫色天雷,狠狠的劈向了銅屍的頭部,就在天雷即將砸在銅屍的銅頭之上的時候,那銅屍突然動了,好像很吃力那般,硬生生的扭轉了一下自己的鋼鐵身軀,銅屍這麼一扭轉身軀之後,它的銅頭倒是離開了天雷的攻擊範圍,但它的左肩部位卻是完全的暴露在了紫色天雷之下!

轟隆!

一道響徹天際的悶響聲,炸響開來,就現實大炮射出了一枚啞彈似的,不僅沉悶無比,更是讓人心悸!

就在紫色天雷劈中銅屍左肩的一剎那,氣浪翻騰,妖風驟起,這陣妖風和氣浪不僅吹的樹林和灌木沙沙作響,更是激起了地上的塵土飛揚!

此時,我們大家幾乎都在同一時間,作出了一個相同的動作……閉上眼,側過頭,降低呼吸頻率,儘量不要讓自己的鼻息吸入煙塵,這樣的話,就能最大限度的避免咳嗽,也就避免了被張道一和銅屍發現!

不過,就在我閉上雙眼之前,銅屍閃躲天雷的那一幕,卻是被我盡收眼底……

這一幕代表什麼?

這代表,那具銅屍,已經擁有了靈智,懂得閃躲了!

要知道,絕大多數的殭屍都是沒有靈智的行屍走肉,它們根本就不知道閃躲,在它們心中,只有無窮無盡的嗜血,殺戮和衝鋒!

也就是說,我擔心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銅屍和空氣陰魂,已經完美契合,變成真正的魂屍了!

就在這時候,戰圈中又傳出了一聲詭笑,而這次,詭笑之後,那聲音的主人,也就是空氣陰魂,還加上了一句話……

“咯咯咯……一張符咒召喚出的天雷,也想滅了我?真是可笑!”

這道聲音的話語中,那種嘲諷之意根本就是毫不掩飾,完全是赤果果的在鄙視張道一用天雷符召喚出來的天雷!

那道詭異而恐怖的聲音剛剛落地,我便迫不及待的睜開了雙眼,向戰圈望了去……

只見那具銅屍的左肩處,也只是被天雷符轟出了一道幾釐米深的小裂口而已,根本就不能算是傷勢,旋即,銅屍便猶如下山猛虎一般,瘋狂的朝着張道一撲了過去!

銅屍每踏出一步,大地都會輕微的震顫分毫,而且地面上也會多出一道腳印,就好像是被銅屍的腳,硬生生的在大地上擠出來的印跡似的,威勢煞是驚人!

值得一提的是,銅屍的速度並不算太快,最多,也就和正常人無異,而這種和正常人無異的速度,在我或者其他人的眼中,卻是緩慢無比!

看來,這銅屍的力量和防禦雖然已經達到了近乎於完美的地步,但是它的速度,卻是它最致命的弱點,這種生物,只要不被它偷襲謹慎,對我們應該就造成不了什麼威脅!

這點淺顯易懂的事情,我能看出來,身在局中的老狐狸張道一,自然也知道!

當即,張道一雙腿發力,整個人好像沒有重量那般,瘋狂的向後暴退而去,轉眼之間,便和那銅屍拉開了數米的距離!

張道一這一動,我才明白,爲什麼大家會對這位銷聲匿跡許多年的龍虎山掌教那麼忌憚,因爲……張道一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甚至快到了一種肉眼都無法捕捉的程度,最起碼,我現在憑藉肉眼,也只能勉強的跟上張道一的殘影而已,要知道,我現在的狀態,可是開啓了天機眼的狀態,開啓天機眼之後,我的視力可要比普通狀態敏銳很多倍! 若是單論速度,我們隊伍之中,恐怕也只有陳泰和胡墨能與張道一一拼,就算是沒受傷之前,巔峯狀態的張銘,都要略遜張道一一籌!

我怎麼也沒想到,一心修道的龍虎山之中,竟然還有人能將身體練到如此境界!

而且,此時此刻,我竟然有一種突如其來的竊喜感,辛虧當時我們跟蹤張玄志,進而偷襲張道一的計劃被胡老三破壞了,不然的話,如果我們當時真的對龍虎山採取偷襲,就算我們能贏,最後也一定是慘勝,我們這羣人,恐怕能活下兩個人,都是極限了!

書歸正傳。

我定了定心神,強行將內心中的震撼壓制了下去,而這時候,場中卻再次發生了奇怪的一幕……

張道一不斷暴退,而那銅屍只是象徵性的朝前追了四、五步之後,忽的,那銅屍轉出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圈,直接將後背暴露給了張道一,旋即,那銅屍竟然反身朝着古樓的石門方向,也就是邱青石和李明山所在的位置狂衝而去!

邱、李二人一見此景,驚駭之色溢於言表,當即便分左右兩個方向開始逃竄,當然,連張道一都不敢正面硬撼的怪物,邱青石和李明山又怎麼可能敢呢?

而另一邊,張道一見邱、李二人不戰而退,當即便發出了一聲怒喝,不得不翻身衝向那具銅屍,看樣子,張道一是打算和銅屍硬撼了!

見到此景,我不由的心中大駭,現在,我已經能完全肯定,這銅屍和它後背上趴着的空氣陰魂,真的已經徹底融合成魂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