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女人的老公乍一聽??完全懵住了??稍後才顫抖着聲音痛哭流涕道:“我老婆昨晚出車禍死了??我惦記你們的垃圾沒有人收??所以趕來收拾完??還得去料理她的後事??”

於凡被女人老公的話嚇住了??他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位憨厚??老實巴交的男人好像是沒有撒謊來的??好一陣心驚肉跳

這時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吹來的風??再次把木門吹颳得‘呯’一聲重重的關上??女人老公撅起的屁股??三輪車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逐漸遠去??於凡左右看看??一溜煙的跑向自己的租住屋去

“那後來怎麼樣了??”鍾奎認真的神態看着於凡問道 248 鬧鬼

“每天那個時候,女人就會來。就因爲這樣,前老闆才匆忙的把這個餐館盤出去,其他店員都離開了,我留下來是想找到好心人,可以幫助幫助那個可憐的女人。”

毛雨生苦笑一下道:“我這是遭罪來的,關我什麼事?那個女人天天來,我還要做生意吧!顧客知道了,誰敢來吃飯?”

毛雨生年紀和文根差不多大,可見比他有上進心,不管着餐館的生意如何。人家好歹有一個創業的根本,憑這一點,鍾奎就義不容辭的答應幫這位年輕的老闆。

他問:“這個女人是以什麼方式出現在你們面前的?”

千億萌寶極品辣媽 毛雨生哭喪着臉,對鍾奎訴苦道:“要是出現在我們面前倒好說,還可以看見。可是她老在半夜三更的來,把這裏整‘嘚嘚’,把那裏搞得哐啷哐的響。怪滲人的,員工們都在打算辭職不幹,更糟糕的是,新開張這麼久,你們還是第一批來的顧客,這種日子我還怎麼過?修繕這家店面,外加購買膳食材料,花費了我的所有積蓄,如果就此放棄不幹的話,我就血本無歸了。”

“是誰聽見這種聲音的?”

“我。”於凡趕緊說道。

“你?聽見,看見沒有?”

於凡點點頭,神態深邃凝重陷入回憶中,在女人出車禍的第四天後。

因爲女人出事,她老公要忙一陣子,安排她的後事。據說要把她的遺體送回老家去安葬,這樣一來,店鋪裏的垃圾就沒有人收了。

老闆等不及女人的老公來,就重新僱了新的垃圾工人,反正還是一百塊錢一個月,到處都可以找到人。

這位新來的垃圾工人,做事還是挺麻溜的。只是有一天,他來得較晚,看見另一個人在那收拾垃圾。從背影來看像是女人,他就走上前去問:“大姐,這裏是我承包了的,你怎麼在做?”

女人沒有微躬身,緩緩的回頭看着他,一張慘白的臉上,一對眼珠子全然沒有黑色眼仁。“你可以……看見我?”陰森森的聲音,就如從地獄傳來一般,嚇得這位;老兄渾身一顫,拔腿就跑……

這收垃圾的人跑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店鋪裏沒有人收垃圾,垃圾的味道很難聞,老闆急得嘴脣都起水泡了。只好讓於凡把垃圾裝起來,偷偷運到,馬路邊有垃圾桶的地方,等清潔工人上班的時候,罵幾句就給收走了。垃圾暫時得到解決,可是到了晚上,更糟糕的事情發生了。

於凡聽見門口有拍打門的聲音,就藉助月光滲透進來的光亮,摸索着一邊起來,一邊嘰咕道:“誰呀?”門口沒有回答的聲音,只是傳來就好像是貓兒在抓撓門發出‘吱吱嘎嘎’的怪聲。

聽着這怪聲,他渾身情不自禁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麻起膽子一步步的走向門口。再次大聲問道:“誰呀?”沒有人答覆,那種抓撓的響聲,卻沒有因爲他的問話而停止。

‘吱吱嘎嘎’的聲音滲人刺耳,他渾身顫抖,毛髮根豎起,緊張的吞嚥唾沫。隨手在店裏端起一根凳子在手,暗自猜測如果這是小偷在作怪,會毫不留情的砸去。

於凡走近門口,抓撓的聲音好像消失了似的。頓時四周安靜下來,回身看向暗黑的店鋪裏,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

門外是月光光的夜空,想想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如果真的是小偷,自己一退縮他弄壞鎖頭進來,反而不好。還不如打開門來看看,再說了在外面大喊一聲,到處都是人,小偷縱然有天大的膽子,也會嚇飛。

這樣一想,於凡覺得自己還是挺有男子漢氣概的。也就不怎麼害怕了,隨手扭住鎖塞拉下鏈子,就勢打開房門。

在打開房門後,門外果然是一片白晃晃的月光,在月光下,一個黑糊糊的身影就佇立在門口。

看着這黑糊糊的身影,於凡渾身一炸,顫聲問道:“你……誰啊?”

“……收垃圾……”隨着冷森森的聲音,女人緩慢的擡起頭來。

老天,這分明就是哪個出車禍女人的聲音。他在聽見聲音時,驚悸般的感覺,簌簌爬滿全身。只那麼微微一瞥,嚇得他啊差點沒有尿褲子,哪還敢多說什麼,顫抖着手神經質的拉住門就關。

門發出一聲巨響‘呯‘再次把他自個嚇了一跳。呼呼喘息着就往裏面跑,連回身看的勇氣都沒有了。他總覺得,那個女人已經進來了,就倚靠在門邊看着他跑。

於凡講到這兒,臉色變得蒼白,手抖得就像得了雞爪瘋似的。

“莫怕,我們這麼多人呢。”鍾奎急忙一把抓住他的手安慰道。

於凡在對方帶着體溫的手抓住時,心稍微安穩了些。然後緊張的看着鍾奎道:“我……當時,看見她的臉好白,就跟停屍房的屍體差不多。”

“嗯,沒事。”鍾奎淡然道。然後對毛雨生說道:“你好酒好菜的端來,我們今天好好大吃一頓,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你確定沒問題?”毛雨生一想起,曾經找了好幾家說可以收服女鬼的風水先生,以及那些懂一點三腳貓功夫就大言不慚說上可以入天,下可以遁地的問米仙姑,都未能幫他搞定,看這位黑不溜秋的模樣,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真本事。

冉琴看出老闆的心有疑慮,就多句嘴說道:“你如是不放心,那我們就不用在這裏耗費時間。”

毛雨生乍一聽冉琴的話,驚詫的眼神瞥了她一眼,暗自道;咦,我心裏的想法,她怎麼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說你不信他,就再也找不到能夠信任的師父了,他可是我的大舅哥。出什麼岔子,還有我擔保,你怕什麼?”

“好,鍾師傅,這次就辛苦你了,你有什麼要求就儘管提。”毛雨生堅定的口吻道。

“我沒有什麼要求,今晚於凡和小明就住店裏。”

“奎,你讓小明……”冉琴和香草都擔心道。

“沒事,他已經有免疫能力,這是讓他破膽最好的實習環境。”鍾奎蠻有把握的看着羅小明道:“記住心中無愧,就什麼都不怕。”

“嗯,師父你就看好了。”羅小明帶笑滿口答應道。可心裏卻有點打鼓,不知道哪位女鬼長得什麼樣子,會不會就像嬸母那樣吊死的恐怖樣子。 總裁老爸你太遜 249 恐懼

今晚是滿月.滿月像個黃黃的燈籠.從東方天邊挑起在人們仰望的角度.滿月終於升起來了.一片寧靜隨着銀霧般的月光灑在大地上.輕輕搖動樹枝.暗示一切還未沉睡的生物.……它……來了…….風聲就像一首恐怖的音樂.更像一隻調皮搗蛋的寵物.它整天不停地婁着.把花草仆倒在地上狂怒的搖擺着樹木.

“你說今晚她還會不會來.”於凡顫着音問道.

“沒事.於凡哥哥.咱門睡覺吧.”羅小明先顧自脫下衣服.放在枕頭下.就像沒事兒人一般安慰着對方道.

“你師父有沒有交給你怎麼捉鬼的法寶.”

羅小明搖搖頭道:“沒.我和師父在一起的時間不多.這不剛剛聚在一起.就來你們這裏捉鬼.”

“額.這……”於凡心裏突然不安起來.心說;這鐘師傅搞的什麼名堂.讓一個屁臭不懂的毛孩子來捉鬼.他不會是騙人的吧.

牀是兩張鋼絲牀.兩張牀的距離很近.彼此都聽得見呼吸的聲音.羅小明先躺下.鋼絲牀很脆弱.稍微扭動一下.就會發出吱吱不堪重負的抗爭聲響.

不知道是誰說過恐懼來自心裏.而製造恐懼的罪魁禍首就是聲音.以及太過靜謐的氛圍.都會讓人忍俊不止的產生各種臆想.想法是多種多樣的.就像一個人在繪畫.思維就是畫筆.不知不覺就畫出心目中的恐懼形象.

門內是在睡覺的兩個人.而在門外除了那白晃晃的月光.還有什麼.

於凡輾轉難眠.折騰得鋼絲牀發出吱吱不間斷的雜音.

羅小明卻安靜得就像一潭清水.除了呼吸聲音.他幾乎沒有動一下身子.

黑暗中.不知道什麼地方傳來‘嚓嚓嚓’連貫的怪聲.於凡緊張極了.雖然是不能入睡.但是也不敢再動彈一下.身子自動僵住.連手指都不敢動一下下.他很想很想出聲問旁邊的羅小明.這是什麼聲音.會不會是那個女鬼進來了.可是他不敢.不敢出聲.就只好閉緊眼睛.心裏不停的禱告;求求你.我沒有對不起你.還給了兒子吃熟食來的.也挺照顧你的.你就別嚇唬我了.

羅小明其實沒有睡.他只是養成了睡下去就不會胡亂動彈的習慣.這個習慣還是給他的家庭環境有關係.在家裏給弟弟們擠在一張牀上.哪還敢隨便動彈.睡下去就一直到天亮纔會起來.

他沒有睡.也不能睡.師父說了;要他密切注視店裏的所有動靜.包括店裏的老鼠什麼的.都得關注着.暗黑下.他睜着一雙晶亮的眼眸.豎起一對靈敏的耳朵.聆聽着從屋子角落處傳來的‘嚓嚓嚓’聲.

憑羅小明的推測.這種靜寂之中發出來的‘嚓嚓嚓’聲音不是什麼鬼來的.而是一種專門啃食木質的蟲子.好像叫什麼白蟻的吧.這種白蟻在有木質結構的房屋裏很普遍.它們一般是長年累月躲在木質結構的房屋裏幹壞事.

在大白天.人聲嘈雜.各種喧鬧聲音鋪天蓋地的.蟲子啃食木塊的聲音.怎麼可能聽得見.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四周都沒有了喧鬧的聲音.蟲子聲音就特別的突出.

風.還在刮.是輕微的那種.颳得樹枝不停的搖曳.搖曳的樹影在牆壁上一晃一晃的.躺在鋼絲牀上的於凡.是大氣不敢出.在看見滲透進來的影子時.急忙拉住被褥把頭也捂得嚴嚴實實的.

許久之後.‘嚓嚓嚓’的聲音好像停頓了一會.又傳來.‘吱吱’好像是什麼人在親吻發出的那種曖昧聲.他更是嚇得不敢出聲.身子在被褥裏捲縮着抖抖抖的.

羅小明等得打呵欠.忍不住出口道:“於凡哥.你說的那個女鬼怎麼還沒有來.”

這一出口.差點沒有把於凡給嚇得大叫.

“你.別說話好不.黑漆漆的.你突然冒出來一句.嚇死人.”於凡捂住被褥.甕聲甕氣道.

“怕啥.我看見的東西.比女鬼還可怕.”羅小明呵呵笑道:“哈哈.別怕.我在這陪伴你.沒事的.”說着話.他的手指捻起師父給戴在脖子上的絲帶.絲帶上栓着一枚銅錢.銅錢油亮光滑.手感很沉.

“你看見什麼.”於凡問出這句話.忽然後悔了.這個時候講這些.不是自找麻煩嗎.想到這兒.他對沉默貌似在準備講那件事的羅小明說道:“得.你還是別講.”

“哈哈.於凡哥哥.你害怕.”

“誰……誰害怕.我害怕還呆在這裏幹嘛.”於凡嘴硬道.可心裏卻有苦說不出來.除了這家老闆不嫌棄自己.別的誰肯要殘缺了一個指頭的臨時工.

屋外.亮晃晃的月光.滿滿的灑在大地上.在餐館不遠處的一個隱蔽的位置.三雙骨碌碌轉動的眼珠子.目不轉睛的盯着餐館門口的動靜.

蚊蟲嗡嗡的在耳畔飛攪擾.不是傳來‘啪’拍打在臉上、胳膊上、手背上的聲音.

“哥.你說有鬼嗎.”

“不知道.也許她知道我們在這.不會來了吧.”鍾奎視線沒有挪開.輕聲答覆香草道.

“要不咱回去得了.你看看時間早過了.還沒有來.”

“你給我住嘴.小明在裏面呢.”香草瞪了文根一眼.不悅的說道.

夜晚要麼就是漆黑色.要麼就是有人爲的設置.掛一大的燈泡在那.照亮幾個街道口.可是這會兒.偏偏那個路段.路燈暗淡.有幾盞還壞掉了.只剩下一根高高冷冰冰的.上面貼滿各種狗皮膏藥的廣告紙屑路燈杆子在那.

月光蒼白靜冷得讓人禁不住打寒喏.四周的環境.就像被一位神奇的魔術師變換成爲靜態狀.黑糊糊的馬路.黑洞洞的門樓.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麼詭異莫測.

就在他們三悄悄說話時.‘忽兒~忽兒’一襲小小的捲風.鬼祟的出現在.他們視線看見的位置.隨之就是一抹淺淡飄忽的身影.搖搖晃晃出來啦.

暗夜看見這一詭異的情景.是人都會嚇住.香草心是猛然一跳.她不清楚是隻有自己看見了.還是鍾奎和文根都有看見.

‘咕嘟’緊張吞下一口唾沫.身子顫抖着.輕輕的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身邊的他們倆.悄聲說道:“我……看見啦.你們有看見嗎.” 250 尋覓苦主

文根怎麼沒有看見,他在看見的時候,情不自禁的靠近鍾奎,嚇得連話都不敢說了,真後悔剛纔幹嘛固執的要跟他們倆兄妹來湊這個熱鬧。

香草在問,鍾奎沒有作答,卻是如此這般的吩咐他們一番,獨自一個人面對女鬼走了過去。

抱緊胳膊肘的他們倆,一溜小跑,消失在巷子口暗黑中。

鍾奎大步流星無所忌憚的走過去,佯裝摸口袋裏的鑰匙,隨意的回頭瞥看了一眼蓬頭垢面,低垂着頭,手裏不停反覆拉扯着堆積在地上一堆模糊不清的玩意。

“大姐,你在找什麼。”鍾奎停住舉動,側目以平淡的口吻問道。

女人先是木有理會對方,不一會好像感覺有人類的目光在看着她,她緩緩緩緩的擡起頭,一頭的亂髮,一臉的油污,遮蓋不住慘白的臉,眼珠子在暗黑中影射出一束驚秫之光,隨着她的一點點動作,一襲冷森森的氣息撲向鍾奎。

她從他身上看見一股不可預見的殺氣。

他看見她很無奈幽幽的嘆息一聲道:“答應人家的要做好,我爲什麼要在路上耽擱呢,耽擱了,就不能及時的拿走垃圾,不能拿走垃圾,就會被老闆解僱,解僱了,我們一家子的生活就沒有着落了!”

悽悽切切絮絮叨叨,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鍾奎解釋。

粗眉毛習慣一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就不會這麼苦惱了,相信我。”鍾奎認真的看着女鬼,他專注真摯的神態,好像面對的不是人們談及色變的鬼魁,而是面對的是一個人似的,他和女鬼近在咫尺,那股陰森的冷感,搞得鼻子都有些呼吸不通暢了。

女人陰陰的看着鍾奎,眼神之中流露出怯意,想必她感觸到來自他身上那股無形的殺氣,所以心裏畏懼,她機械的點點頭,答應跟他走。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一人一鬼,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就像那些傳說中的趕屍人,只不過這個特殊一點,這隻鬼是心甘情願的跟隨在鍾奎的身後。

迎面來一輛車,鍾奎避開,女人卻迎面而上,車子從她的身體上穿過來,幸虧的是,車子裏的人看不見這一幕,如果是看見了不知道嚇成什麼樣子。

鍾奎惦記委託冉琴辦的事情不知道辦好了沒,雖然他喊香草和文根前去看看,但是心裏到底還是沒有底。

在餐館迴轉時,冉琴就被他安排去找這位女人的家。

女人的家住在一大片的棚戶區,棚戶區住的人,簡直是亂七八糟的,各種氣味都充徹在棚戶區的各個角落,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

有市井小人,也有愛嚼舌根的長舌婦,還有裁縫,菜販子,屠戶、擺地攤賣狗皮膏藥的,也有戴一墨鏡裝瞎子給人算命騙錢,當然還有做暗娼的,這些暗娼多爲生活所逼,白天在街道上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生意,晚上就偷偷接客。

暗娼的日子不好過,租住一間不大的屋子,間隔兩個小間,一邊住的是自己一家老小,一邊卻在給各種形象的老少爺們調情。

這些老少爺們一般都是做苦力的,因爲離家較遠,身邊缺一個婆娘,出於生理需求,偶爾花那麼幾塊錢來卸貨。

這些來尋找樂子的嫖 客得先給這片棚戶區的地頭蛇聯繫,然後由地頭蛇找到‘大茶壺’,再由‘大茶壺’聯繫誰願意接待這位客人,整個事件分工細緻,按部就班條不紊的完成,銜接也十分融洽,完事各自抽成。

冉琴是穿的便裝出現在這一片區的,她的容貌,氣質、那是不能給這些蹲在苦坑裏的半老徐娘們相提並論的。

但她稍一露面出現在這一片區,那些個‘大茶壺’(龜公)就像狗一樣嗅聞到一絲異樣的氣息,一個個張眉張眼的跟在她身後。

冉琴好不容易打聽到,拉垃圾的住家,可是一問,這種外地來靠拉垃圾爲生的就要好幾家,她犯愁,細細一琢磨,就想到一件事。

固然這裏有很多家是拉垃圾的,但是找的這一家,家庭很特殊老婆出車禍,家裏還有一個七八歲的孩子,她就憑着這條線索,很快就找到這一家姓張的垃圾戶人家。

還沒有進門,一股酸辛辣的味道撲鼻而來,一個渾身髒兮兮的男人,手裏提着一灰色的藥罐罐,藥罐罐裏還在冒熱氣,他把藥罐裏的藥液,倒騰在門口一張破舊木質桌子上的一個搪瓷碗裏,搪瓷碗麪上結了一層污垢。

冉琴瞥看了一眼尾隨在身後那些個獐頭鼠目的男人,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就對男人問道:“請問,你是張師傅嗎!”

提藥罐的男人,驚訝的目光看向冉琴,沒有開口應承,好像有些不相信這位出衆不凡的女人是在招呼他。

冉琴認真的看向他,含笑再次出口問道:“請問你是張師傅嗎!”

“對,對我姓張,你真的是找姓張的。”男人顯得有點手足無措,藥罐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擱置的好。

跟隨在後面的那些個人,見這位漂亮的女人,居然找的是這麼一個不靠譜的垃圾貨,心裏氣得牙癢癢的,恨不得立即就把冉琴給拉走。

男人好像很害怕這些人,在看見他們跟在冉琴的身後時,張張嘴想說什麼的舉動,立馬就委頓下來,趕緊抽身端起藥碗往低矮的屋子裏走。

冉琴從側面觀察到,男人的畏懼,她冷冷的瞥看了一眼這幾個活脫脫就像蒼蠅一樣的傢伙們,從容的在衣兜裏摸出證件,在他們面前一晃說道:“該幹嘛幹嘛去,別妨礙我辦公事!”

話出口,證件在手,這些個傢伙們,那是一鬨而散,生怕誰落在後面跑得比兔子還快。

冉琴趕走了那些蒼蠅,然後也沒有等到這位張師傅的同意,就擅自跟了進去。

說外面亂,屋子裏更亂,映入她眼簾的是,凌亂的衣物,一個破舊的木櫃,木櫃上面蓋住一個厚紙板,紙板上擱置的是他們一家子的碗筷,地上鋪墊着一牀破棉絮,牀上躺臥着一個孩子,想必這藥液就是給孩子吃的。

張師傅看見冉琴進來,慌得差點把手端的藥液給潑灑了。

“你看看這裏亂得……同志……大姐……不……不是,我……”他結結巴巴的都不知道說什麼的好,他想給客人端板凳,手裏卻端着湯藥,慌得他好一陣手忙腳亂的。

冉琴擺擺手,接過張師傅手上的湯藥,舉目四看,除了搖頭嘆息,也不知道怎麼來安慰他, 251 再遇鬼車

張師傅去外面借板凳,冉琴就親自給躺臥在地鋪裏的孩子喂藥,孩子蠟黃的面頰,身子骨瘦小的可憐,

“阿姨,我自己來,”細弱的聲音,瘦弱的孩子,眼睛顯得特別大卻無神,

“沒事,阿姨來餵你,”舀起一勺子湯藥,慢慢湊近孩子的嘴脣,孩子的嘴脣已經乾裂出許多口子,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盯着她看,

“阿姨……你……真好看,”說着話,他似乎很吃力的樣子,眼皮跟着眨巴一下,才把話說完整,

冉琴的鼻子酸溜溜的,眼眶溼潤,一直隱忍住沒有流下淚來,

輕輕的吸拉一下,把包容在眼眶裏的淚水忍進去,努力擠出一絲笑意道:“你要好好的,待會阿姨帶你去醫院瞧瞧,咱不能這樣拖延病情,這是不可以的,”

孩子搖搖頭說道:“阿姨,我不能離開這裏,我要等媽媽回來,”

她頓然無語,孩子還不知道女人已經出事,這……

張師傅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借來一張看似很乾淨的皮帶撐鬆式凳子,一臉的憨厚,木訥的神情雙手遞給她說道:“同志,你坐,咱這裏環境不好,你別見笑纔是,”

“沒有,沒有的是,”冉琴把最後一湯勺藥液送進孩子的嘴,對張師傅說道:“我們借一步說話吧,”

“好咧,”張師傅瞥看了一眼孩子,答應着就跟她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