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恩,那我明天就先回去了,在浙江靜候你的佳音了!先預祝你在cuba聯賽上,取得驕人的好成績!”方作生站了起來,向張若寒伸出了手。

“好的,謝謝!”張若寒的手和方作生握在了一起。

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可是命運呢?

⊕тTk án⊕¢Ο

兩的人的命遠也將緊緊的握在一起嗎?

……

***************

時間在一天一天的,飛快的向前奔跑着。爲了能夠在全國cuba的比賽上,再次上演一出一黑到底的好戲,省工院的球員們,真的是將所有的精力和時間,全部都發費在了訓練上。

眨眼睛,明天就是新學期開始報名的日子了,偶而從籃球場邊上經過的身影,也逐漸的多了起來。

經過一整天的拼命訓練後,又和張丹楓單挑了n局的江文,疲憊不堪的背靠籃架,坐着球場上拼命的踹着氣。

她就要回來了嗎?

看到場邊偶爾經過的幾個人影,江文的腦海中劃過了一個,令自己非常心酸的倩影。

“老三,你不行了吧,哈哈!!”基本上已經暫時失去行動能力的張丹楓,躺在球場上,向江文狂笑道!

“我不行了??我現在踹你一腳,估計你都不會有任何抵抗吧!”江文提起自己的籃球包,站了起來,走到張丹楓身邊,雷聲大語點小的,“狠狠”踹了張丹楓一腳。

“哎喲,你小子心真黑!我現在是不能動了,可我能動了後,一定會不放過你的!”張丹楓扯着嗓子喊道,天哪,這個黑心腸的小文,竟然敢乘自己動不了後,來欺負自己,真是太可惡了!

“懶得理你,有本事,現在就起來搞我啊!”江文又“狠狠”的踹了張丹楓一腳後,掉頭向仍然在練習投籃的張若寒,喊道,:“老大,我先回去了啊!”

“恩好的,回去後跟你姐說一聲,說我半要晚一點,才能回去!”張若寒向江文喊了一句後,隨手揮出了手中的籃球。

“碰~”一陣輕響傳出,籃球砸在籃框正前沿上,瞬間向遠處彈了過去。

***********************

天天看,天天投票,謝謝!

小鬱2005。8。2

〈〉書評區論壇,喜歡本書的網友的家,大家有空常去做做!

p:///bbs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書評區論壇,喜歡本書的網友的家,大家有空常去做做!

p:///bbs

******************

第八十四章不論怎樣(下)

“好的,”江文轉過身來,向着籃球場外面走了過去。

“老大,小文以下犯上啊,你也不管管,就任由他欺負我!”張丹楓仰視着運處的張若寒,十分不滿的喊道。

“這些事情我不問,你和他慢慢解決吧!!,呵”

張若寒跳了起來,腿上的肌肉早就因爲高強度的負重訓練,而產生了無力的麻木感,所以此次起跳的騰空距離,只有十幾分而已!

籃球從張若寒同樣已經麻木了的手臂上,被用力的投了出去,劃出一道很平的孤線,“碰”得一聲,再次砸在籃框上。

靠!

心中痛罵了一聲的張若寒邁出疲憊的雙腿,向着籃球追了過去。

經過常時間的試驗後,張若寒發現了自己的一個缺點,一個有可能爲全隊帶來致命後果的缺點!

因爲自己的身高不足,所以自己扣一個籃,或者蓋一個帽,都要比別人花費出很大的力氣!

因而,自己的最佳競技狀態會消失的很快!

當自己的最佳競技狀態消失後,便會產生運動員最怕的疲備感。準線,將會下降很多!

如果想在以後的比賽中,用出上次對合工大那樣的,一個人一條龍似的單挑全場,肯定是行不通的!

以後面臨的是全國級的比賽。

所以,自己以後面臨的對手,也都將是全國級的對手!

將有許多像許耀,像趙冬,像古加尼那樣的超級選手在等着自己!

自己還有可能,單挑全場嗎?

那些cuba中,叫的響噹噹的cuba球星們,會任由自己單挑全場嗎?

答案只有一個,

不會,

決對得不會!

(本文是vip作品,始發於!最新最快的章節,盡在,歡迎大家前去訂閱!)

“去吧,老朋友!”張若寒拼盡全力的跳了起來,緊咬牙關的,投出了手中的籃球。

“啪~~”

籃球砸在了籃框裏,很可惜的卻向外高高的彈了出來。

張若寒再次向落到地上的籃球走了過去,自己想要稱霸全國的路真的很難走啊!

一方面要想出可以在比賽中儘量減少體力流失的方法。

另一面就是要學會,如何在全身疲備的情況下,強行找到出手感覺,取下不可能得到的分!

因爲,在全國的cuba比賽上,等待着自己和省工院的,肯定會是一場比一場艱難的苦戰!

會逼得自己出現最怕的疲備感!

到底要怎樣纔好呢?

心中出現了一點煩燥的張若寒,瞬間將這點煩燥完全的抹殺了!

管他呢?

想這麼多幹嗎?

就算前方的路再能走!

只要自己拼命的去征服它!

不論怎樣!

也一這會走下去的!

…..

“老大,你還要練多久啊,快點來扶我一下,回去吃飯吧,我都餓死了!”躲在地上的張丹楓,慢慢的爬了起來,可是雙腳卻仍然軟得像是兩根麪條,看着張若寒機械似的不停投籃,揀球,投籃揀球,終於忍不住的喊了一句。

“就好了,再投兩球就走!”張若寒一邊投出手中的籃球,一邊向張丹楓說道。

“好的,那你倒是說個準確的數啊,到底幾球!我幫你數着!”

張若寒揀起籃球后,抱着籃球想了一會,眼中突然閃出明亮的光采,看着張丹楓,輕輕的說道:

“恩,好吧,你數着吧,就一百球,一百球就行了!”

!!!

“哐當,!”一時無法接受現實的張丹楓,重重的倒回了地上!

…..

***********

江文孤獨的身影,倒映在冰冷如水的月色中,顯得格外的淒涼。

憑藉着令很多漂亮女生,都爲之暗然失色的外貌,江文真是不知道迷死了多少清純可人的小妹妹,讓這些只知道追求完美事物的小妹妹們,陷入了對自己極度迷戀的無法自撥地步。

所以,江文的宗旨像來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可以和這些可愛的女生們在一起嬉鬧,在一起玩耍,就算是摟摟抱抱都是江文可以接愛的事情。

但是,江文卻從來不和她們,淡那個情字,說那個愛字!

因爲,她們跟本就只是江文的玩伴,只是江文的紅顏知已而已,沒有一個是令江文可以有心動感覺的女生!

有的時候,江文甚至在懷疑,懷疑自己這輩子,到底會不會碰到那麼一個,可以令自己產生,從來沒有過感覺的心動女生!

而這一且的一切,直到夜沫昕子的出現後,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夜沫昕子的完美,夜沫昕子的高傲,夜沫昕子的心直口快,夜沫昕子的直執,無不令江文感到新奇,感到意外,感到興趣,甚至產生了那種從來沒有過的奇妙感覺。

所以,在夜沫昕子被張若寒拒絕的那天晚上,控制不住自己心中衝動的江文走到了夜沫昕子的面前,向着夜沫昕子,遞出了那張包含着自己情感的紙巾。

然後,在夜沫昕子的眼中,看到一絲別樣情感的江文,靜靜的等着夜沫昕子,把紙巾接過去,把自己的情感接過去。

誰料到,

等待着江文的只是夜沫昕子,用力的隨手一煽!

看着雪白的紙巾,在空中劃出無力的身影,輕飄飄的向着地上的一灘污水落過去的時候,江文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我不要的你的假惺惺可憐,!!!你應該笑的,你應該大笑的!”

夜沫昕子的哭喊聲,留在了江文嗡嗡作響的耳中。

夜沫昕子軟弱到極點的倩影,狂奔在寂靜的黑夜中,更是一點一點的,消失在江文突然沒有了一絲神采的雙眼中

……..

昕子!

快一個月沒有見到你了,你現在過得還好嗎?

還在一個人偷偷的哭泣嗎?

不要哭了,好嗎?

因爲你的淚水,會刺透我的心,給我帶來致命的痛!

讓我一步步的向你走過去吧!

不論怎樣!

****************

這幾章的平淡是必需的,不可能章章精采,唯系一本書的不是靠激情,而是那份緩緩的平淡後的,爆發!只有在平淡過後,纔會產生,真正的精采!

小鬱2005。8。3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號星期三,距離第五屆cuba東南賽區比賽的開賽日,只有整整的十天了!

萬衆期待的第五屆cuba東南賽區比賽的秩序冊和安踏公司贊助的各種指定參賽用品,已經一一分發到了,所有參賽隊伍的手中。

同時,觀看此次比賽的部份門票,將由安踏公司作爲購物的獎勵,贈送到每一個購買安踏體育用品,達到兩百元以上的顧客手裏!

短短的幾天內,此項極具商業頭腦的舉動,就讓安踏公司的體育用品銷量,大爲的火了一把,上升了好幾個百分點!

此次cuba東南賽區的男子組比賽,共有九隻隊伍參賽!

分別是汕大,合工大,華交大,浙大,中礦大,南大,上工程,華橋八隻本科院校,再加上全國第一支獲得cuba全國賽區參賽權的大專院校,安徽省工業經濟學院隊!

此次東南賽區的比賽先進行分組的預賽,一組四支隊伍,一組五支隊伍,依照和地區選撥比賽中一樣的慣例,通過積分規則,選出前兩名參加淘汰賽!

精采的賽事即將上演,

在最殘酷也是最刺激的競技比賽中,逐場上演!

前兩名的優勝者,將大踏步的邁上全國八強賽的陽光大道,餘下的敗者只有黯然傷神的退回各支隊伍的所在地區!

爲了一個最強者的稱號!

散發着耀眼光芒的中國籃球明日之星們,將在安徽省紅三環體育館中,碰撞出認人驚心動魄的無比熾熱火花!

…..

戰吧!

戰到最後的人,

纔是真正的

最強者!

把所有的一切,穩穩的踩在腳下的最強者!

*********************

新安球報報社。

“媽的,太讓人生氣了!自以爲老子天下第一的中國籃球報,竟然敢這樣評價我們安徽的cuba參賽隊伍!,實在太過份了!”趙聖軍的新上司,新安球報的主編段威,滿臉憤怒的將一份報紙,重重的砸在了辦公桌上

“段編,別生這麼大的氣啊,他們怎到底怎麼說的?”

趙聖軍走到了段威的跟前,拍了拍段威的肩膀,希望段威不要因爲生氣,而對他的身體造成了傷害。

趙聖軍的這個上司什麼都好,絕對得年輕有爲,可就是肝火有點太大了,動不動就發怒,都被醫生警告過很多次了!

“趙哥,我不想說,說了就會氣,你自己看吧,就在中版上!”,段威瞪了一眼辦公桌上的報紙,鐵青着臉,坐回了座位上。

“好的!”趙聖軍隨手拿起了報紙,往貼牆放着的沙發走了過去,緩緩的坐在沙發上,隨手打開了報紙。

中國籃球報cuba東南賽區,賽事分析!

一個約有四號字大小的標題,出現在趙聖軍眼中。xx地區,xx地區的一排一排向下看過去後,趙聖軍看到了有關安徽賽區的報道。

安徽賽區的參賽隊伍,向來屬於cuba全國賽上的中流隊伍,最好的成績,僅僅是衝到了屬於列強爭戰的第十八名。

可是,今年的安徽賽區參賽隊伍,在cuba全國賽上的前景,真的不容看好,估計最好的成績便是第三十一名了!因爲,向來以地區選撥賽第一名身份參加cuba全國賽的合工大隊,竟然在地區選撥賽中,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輸給了一所名不經聞的大專院校,致使這支大專院校,創下了參加cuba全國賽的先例。

一所大專院校的球隊,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水平,所有人心知肚明。

相信在今年的cuba東南賽區比賽中,安徽地區的參賽隊伍,將會在所有安徽觀衆的親眼睹下,成爲了外地列強球隊們的一道可口美食,遇者必食者。

真是有夠悽慘的前景啊

……..

“媽的!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看過了報紙的趙聖軍,順手將報紙用的力的搓成了一團,重重的砸在了沙發上。

“怎麼樣,上面的話,寫得太過份了吧!竟然把我們安徽的cuba參賽隊伍,比作了一道美食?去他媽的美食!”段威的恨恨的罵道。

“段編,我們怎麼做,要不要發言論,批評他們的報道!”趙聖軍從沙發上一下子站了起來,走到段威的辦公桌前,雙手扶在辦公桌上,靜靜的看着段威,等待着段威給他一個答案!

“批評,是肯定要批評的!只不過,不是現在!現在就發出批評的話,將會顯得很無力。因爲他們畢竟是中國第一球報,說出來的話,影響力太大了。不瞭解實情的人,只會相信他們,而絕不會相信我們!”

“那我們現在應該做些什麼?”趙聖軍非常着急的問道。

“做什麼,呵,”段威笑眯的說:“只做一件事便行了,那就是等!!!”

“等什麼?”趙聖軍不解的問道。

“等着可以讓我們的批評言論,變成真理的事實出現!!”段威的眼中精光大作,恨恨的說道:“一批就可以批的他們無地自容!讓他們看看,誰他媽的纔是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