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尤其是在他的身後,那集滿的陰暗的面孔,讓我不敢相信。這,是什麼?難道這就是他現在做的事情嗎?

“鬆開,你給我死開。”本來這是你想上前的,可沒想到腳下直接被拽住了。低頭一看,竟然有幾隻手抓住我的腳,黑的白的都有。我沒有害怕,只是被這樣抓着,真的很不舒服。一時間,我直接跺腳,使勁的扯。被這樣抓着,真的很不爽,超級不爽。看着那手,我狠狠的踩了下去。反正現在也顧不得這麼多,把這些弄完了纔是正事。

“宮宇,你停下來好不好?你快點兒停下來啊。你這樣,是要毀了這裏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不管怎麼說,現在都必須阻止這個男人。

原本完好的餐廳,在這一刻變得凌亂了起來,而明亮也不在了。頭頂上的燈,這個時候已經不知道熄滅了多少。

“夏天,你現在說這些有意思嗎?是你不要我的,是你背叛我的。現在叫我住手,你認爲我會嗎?”看着站在那裏的夏天,宮宇冷冷的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了多大的耐性心。在她轉身離開的那一個,他真的怨過,心裏更是恨的不行。可是能怎麼辦,他除了咒,除了怨,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至於那些突然出現的東西,其實他也不知道。空中飛的,地上爬的,還有半個身子在地裏的。這些東西,他也不知道是怎麼來的。

看着這樣的混亂,翟龍天並沒有任何的行動。真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能召喚出這麼多的幽靈來。還有那骷髏,看來,這小子還真不能小瞧啊。若是再好好運作的話,沒準還真的能超過他們這些老傢伙。即便是鬼,那也不得不服老。

“你明知道我愛你,就算是死了也一樣。可你呢?你都做了什麼?愛上別人,接受別人,你就是這樣對我的,是嗎?”“夏天,這一刻,我不得不恨你。”看着那張讓自己欲罷不能的臉,宮宇現在除了恨,就沒有多餘的感情了。對於這個女人,他現在是真的受傷了。要是可以的話,他還真想直接掐死這個女人。只是,他下不了手。

“夏天,這輩子,你除了我,誰都別想。”怨恨當然有,特別是現在,那種感覺,讓他不爽到了極點。而這越怨恨,身後的怨靈就集聚越多。

看着這越來越多的恐怖東西,很多人直接暈了過去。沒辦法,這些東西真的是太嚇人了。

“主人,現在這……”看着現在的場面,老頭無奈了,他是真的無奈了。現在的少爺怨念這麼深,可主人卻沒有半點兒要阻止的意思。看看現在的少爺都能這樣,這是得有多大的怨念啊。 “本臺消息報,今日午時,在某飯店內出現了大批類似幽靈的物體……”窩在沙發裏,我就這麼看着新聞。今天的事情鬧得這麼大,怎麼可能不上新聞。說實話,我真搞不懂這個男人是在搞什麼。

其實,真的不至於這樣。不管怎麼,現在的結果都是一樣。

不過今天晚上,這屋子裏就不是我一個人了,還有三個鬼在這裏,弄得我真的很無語。要說宮宇在這裏,我倒是覺得沒什麼,怎麼說這個家也有他的一份,不管他是死了還是沒死。可另外兩個,那就說不過去了。怎麼說,他們這在這裏也沒有原因啊。

可是,我這也不好說什麼,畢竟這是趕也趕不走的。若是一般人的話,或許我還能趕走。

可這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人,我要怎麼辦啊。

算了算了,他們要是真要住在這裏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不管了,想怎麼樣都行,只要放過我就可以了,其他的隨便吧。

我是想的美沒錯,結果人家就坐在我旁邊,和我一起看起了新聞來。那樣子,別說有多認真了,感覺還真像那麼回事。

“哎,你小子,真不知道你這到底是在激動什麼。看看看看,這一衝動,弄出來這麼大的事情。還好不是人,不然的話,估計要賠死你。”對於這,老頭無奈的說的。當然,其中也算是在指責吧。這弄出這麼大的事件來,都上新聞了。胡鬧,真的是太胡鬧了。不過這樣的話他也不敢說,只能在心裏想想算了。

“沒事的,只要他沒事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是事。”依舊看着電視上的新聞,翟龍天說了這樣的一句話出來,就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

聽着這話,我簡直無語了。 華夏神話宇宙 這叫什麼,完全就是助紂爲虐。

對於餐廳的靈異事件,我想也沒什麼了。至於宮宇,我並不是很想理他。事情鬧到現在這個地步,完全都是因爲他。要不是他發神經的話,事情也不會鬧到現在這個地步。上新聞,看看我當時的樣子,我真的是無奈了。生平第一次上電視,結果還是因爲這樣的事情,想想還真是丟人啊。

而藍楓,現在似乎也成了焦點人物,記者正忙着找他呢。恐怕,這一時半會兒也脫不開身吧。看來,我們之間的事情,還得再緩緩了。

哎,想想這本來就可以說出來的,結果就因爲宮宇這個鬼,什麼都要等了。我想,我的人生,差不多已經被毀了一半了。

不管了,總而言之我一定要將自己嫁出去纔是。不管怎麼說,結婚纔是王道,不然就是老剩女。這未婚夫都拋棄我了,難道我還要自暴自棄嗎?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塞。反正這誰離開了誰,地球還不是照轉,生活還不是照樣要繼續。這,不僅僅是對於宮宇,我想這是換了誰都一樣。

反正現在在一個屋檐下,我想只要自己不看他就是了。

這幾天,我也不可能去公司了,現在事情鬧成這樣,我想,這還是等這段風聲過了再說吧。趁這段時間,我想我還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好了。至於藍楓那裏,就等他來了再說吧。

話說現在也好玩,我不理這個男人,他也不理我。呵呵,看來我們之間,也只能走到這個地步了。也好,至少沒有了交集,就什麼都好了。

等藍楓來的時候,那已經是3天以後了,他看起來頹廢了很多。可能是這幾天太累了吧。

“你,還好吧?”看着他,我淡淡的問道。其實心裏還是有那麼些擔心的,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情也是因我而起,我這多少還是有責任的。而藍楓,則是一個人承擔了所有的一切。說不敢動,那絕對是假的。

對於藍楓的到來,宮宇完全沒有好臉色,完全視而不見的那種。也就只是在門打開的時候他看了一眼,然後就直接轉身離開了。對於這個男人,他現在已經不想說什麼了。他們是兄弟,他卻搶他的女人。就這樣的人,還怎麼當他的兄弟,還有什麼資格?

算了,反正現在藍楓也看不見那個傢伙,這樣也挺好的。

教我怎能不想你 我們並沒有在家吃飯,藍楓也沒有進來。我不知道他爲什麼不進來,或許是覺得宮宇還在吧。

天知道我那個時候是有多擔心,宮宇就那麼站在藍楓的身邊,一副要掐死人的樣子,看得我是心驚肉跳的,就怕他這下一秒會做出什麼來。萬一他這要是再一怒的話,直接把人掐死了咋辦?那我豈不是又看不到希望了。

不過好在那傢伙只是一臉哀怨而已,並沒有做出什麼別的來。

“他,還在嗎?”坐在車上,藍楓掙扎了老半天才問出這樣的話來。

他當然知道問這些不是很合適,但他也是擔心才這樣問的。想想這裏是他的家,他肯定會在的。哎,自己還真是文了個白癡問題啊。

“嗯。”看着窗外,我淡淡的回了一聲。不管怎麼說,那個男人,怕是不會離開的吧。不過,還是會有辦法的。只是現在,暫時還沒有想到就是了。

咖啡廳,我們選擇了靠窗戶邊的位置。

我最喜歡靠窗戶的位置,怎麼說,坐在這裏,可以看到很多風景,就算是車水馬龍也好,至少看着外面,可以緩解一下。

看着這女人安靜的看着窗外,藍楓選擇了沉默。現在這個時候,還是安靜一下吧。至少,讓她緩一緩吧。他能猜到,這個女人現在的心裏也不是很好受。畢竟不那麼多的事情,她只是一個小女人,又怎麼能應付呢。想想,這光是一個宮宇,就有她受的了。

說真的,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死了人,能變成鬼,可爲什麼能一直在這個世界。鬼,不是有他們的世界嗎?這些,似乎都成了一個大問題。藍楓想,若是沒有宮宇的話,或許,現在的夏天,已經答應他了。

只是現在,這,要不要再試一試呢?這一刻,藍楓開始在心裏猶豫了起來。他是真的很想說,很想問問這個女人現在心裏的想法。可是現在這個時候,還真不好說了。

“小子,你就真的打算這麼放棄了?那可是你的老婆啊,你就這麼拱手讓人了?”看着這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的男人,翟龍天淡淡的問道。怎麼說這也是自己的兒子,關心,那是必須的。只是看這小子現在這樣,真不知道要怎麼說纔好了。畢竟這種事情,正常人是接受不了的。不過,他和宮雪,絕對是正常的,因爲他們是真心相愛的。

“無所謂吧。”仰着腦袋,宮宇很是悠閒的說道。

就現在這個時候,他還能做什麼?不管是做什麼,那個女人都會討厭。說到底,他現在已經開始厭倦自己了不是嗎?或許,她的心裏現在已經有藍楓了吧。那麼,他還能怎麼辦?他也不想自己的女人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但是現在,他沒有辦法了。

強來,只怕會將她推的越來越遠。可是除了這,他還能怎麼辦?他能陪在她的身邊,卻給不了她想要的。會被拒絕,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你啊,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既然喜歡,那就不要放棄,知道嗎?”就像當年一樣,在愛上了那個女人之後,他就想盡了一切辦法。不管怎麼,他都不會放棄。也正是因爲這樣,這纔有了宮宇。不然的話,他就沒有這個兒子了。

“哎,隨便吧。”依舊保持着那樣的姿勢,宮宇無奈的說道。

放棄,這怎麼可能。只是現在這個時候,無非是想自己冷靜一些罷了。

“夏天,我想說……能接受我嗎?我發誓,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這一秒,藍楓直接抓住了我的手,然後一臉認真的說道。

我並沒有縮回手,反而就這麼放在那裏,任他握着。我想,反正你這以後都會有的,現在就先適應吧。

“好,我接受。”這一次,我總算是將這話給說了出來。

本來這還在緊張,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藍楓也算是鬆了口氣。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夏天,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對你的。不然這樣,我們結婚吧?”想了想,藍楓直接冒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其實想想,現在這個時候結婚也是正常的,畢竟這再過幾年就三十歲的人了。現在說結婚,也不算早了。

這一次,我不再說話,只是看着激動的藍楓笑了笑。

結婚嗎?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在現在這個時候說了出來,還以爲要等呢。要是再等幾年的話,我想也沒什麼。早結晚結都是結,隨便吧。

不過想想,這件事情還是要讓那個知道一下。畢竟,我們也是有過曾經的。而藍楓,其實也是這麼想的。不管怎麼,宮宇,都有權利知道。

真沒想到,我們竟然想到了一點上,真好。至少這樣,我們之間不會出現奇異,不然就麻煩了。

看來,我們之間還是有默契的嘛。

但我想了一下,還是不要現在了,畢竟這件事情,對於我們來說是好事。但對於宮宇來說,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傢伙肯定會生氣。所以我想,還是等到後面的時候再說吧。

“夏天,要不然你搬過來住吧。你一個人住在那裏,我不放心。”在送我回去的路上,藍楓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你放心,我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想,你住在那裏,會不會不好。畢竟,宮宇那小子也在那裏。”藍楓繼續說道。當然,他想的就是這個。那個房子,是宮宇買的,而夏天這要和自己結婚,那她站在裏面,怎麼說也不是個事。想想,這還是搬過來和他一起住的好,這樣也方便照顧。再加上上班,那完全可以一起的。

當然了,這也只是他藍楓自己的想打而已。至於夏天要不要,那就看她的了。如果她不願意的話,那他也沒辦法了。總之,這一切都看她夏天的決定了。

我並沒有直接回答藍楓的話,而是選擇了沉默。

他的想法我知道,而且也值得認真的考慮一下。畢竟要是我和藍楓決定結婚了,再住在那裏的話,也說不過去。房屋財產不是我的,住在那裏,也不是個事。

“好吧,我搬過去。”在車子剛剛停在樓房前的時候,我開口了。經過了深思熟慮過後,我想,還是搬出去的比較好。這樣的話,也不用再看那傢伙的臉色。“走吧,我們上去吧。”看着駕駛座上的男人,我淡淡的說道。沒錯,現在的我已經決定了,搬出這裏。順便,再將這個消息告訴宮宇。

三個鬼都坐在沙發上,電視機還是開着的。看電視,是他們三個唯一能做的。至於吃飯那些,還是算了吧,懶得做。對於鬼來說,吃不吃飯那都不是事。

在聽到開門聲的時候,他們一致看向了門的位置。看樣子,這女人是回來了。

然而當門被打開的那一刻,他們都愣住了。

本以爲那女人一個人回來了,可沒想到身後竟然還有一個。沒想到那個小子也來了,只是他現在來這裏做什麼?

看着沙發上的三個人,我直接進了房間。而藍楓,則是留在了客廳裏。

感覺怪怪的,卻也說不上來。怎麼說呢,坐在這裏的感覺,就像是冬天一樣,那叫一個冷。忍着寒冷的感覺,看着全身的雞皮疙瘩使勁的往外冒,藍楓還是坐在那裏。他甚至在想,會不會宮宇那小子就坐在自己的身邊。

“宮宇,我知道這樣很對不起你,但我是認真的,我是真的喜歡夏天。所以,希望你能成全我們。現在的你,已經照顧不了夏天了,那麼就讓我來幫你照顧吧。你愛她,我也愛她。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她一個人吧。”管他宮宇是不是真的在這裏,反正這些話都是他想對那個傢伙說的。當然,他現在要是在身邊的話也不錯,至少自己說的這些話他也聽見了。

本來是坐在那裏無動於衷的男人,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瞬間坐了起來。只是這樣的動作,藍楓看不到。但另外兩個,那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哎,還真以爲這小子會無動於衷呢,沒想到這還是沒忍住。看來,這個女人是真的很重要了。接下來,就看這小子自己的了。他們在這裏,也只是看戲的。不過這擔心,還是有的,只是不能表現的太明顯罷了。

“呼……”當那張臉出現的時候,藍楓還是被嚇到了。其實他也有在心裏做好準備的,只是沒想到這出現的竟然這麼突然,真被嚇到了。倒吸一口氣,深呼吸,藍楓在努力的平靜着自己的心。

“藍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宮宇怒,這小子,現在分明就是明擺的挑釁。該死的,這要是再平時的話,他一定要這小子好看。可是現在,他懶得碰這小子,也不想碰。“照顧她,我自己可以,用不着你。”該死的,他那說的什麼話,幫他照顧那個女人。他宮宇的女人他自己照顧就是了,什麼時候還用得着別人幫忙了。

“我們,準備結婚了。”好吧,事已至此,那他就先說了吧。反正這是剛纔就決定了的,他藍楓也只是提前說出來罷了。

“什麼?你有種再說一遍。”再也不能淡定,宮宇直接將藍楓按在了沙發上,緊緊的揪着他的衣領。

當我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宮宇,你到底想幹嘛?”丟下箱子我衝了過去,將人推開,我將藍楓扶了起來。這纔多會兒的時間,就弄成了這個樣子。想想我這要是再晚一會兒的話,那是不是要出人命了呢?

看着這個將自己推開的女人,宮宇滿臉的不敢相信。這讓他怎麼相信,這個女人竟然爲了別的男人將他推開,傷心欲絕有木有?

“走,我們走。”將藍楓的手一拉,我一邊說着,一邊朝門口處走去。

“站住,你要去哪裏?” 佳期如夢 宮宇着急。這人走是沒什麼,但她手裏的箱子,讓宮宇倒抽了一口氣。這個女人現在拿着箱子是要做什麼?離開嗎?

“離開這裏。”

果然,和他想的一樣,這個女人真的是要離開這裏。

“宮宇,我來,是想告訴你,我和藍楓,我們要結婚了。至於這裏,我現在就離開。”說完,我頭也不回的拉着藍楓走了,留下了一臉傻愣的宮宇站在那裏。

其實我的心裏也不是那麼好受,我也有注意到,在剛纔,就在剛纔我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宮宇的臉上,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的表情。我知道他不敢相信,但這事實,我也沒騙他,更不想騙他。畢竟在我的心裏,還是有一點兒他的位置的。

其實我想,只要我離開了,只要我和藍楓結婚了,他宮宇,自然也就解脫了。 想法,永遠都是天真的。現實,永遠都是現實的。就像這,在我以爲一切都會迴歸正常的時候,某人卻又出現了。只是這一次,他出現在了公司,而不是藍楓的家。

沒錯,在這之前,宮宇的確找到了藍楓家來。原因很簡單,就是讓我回去。不過,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簡單了。既然是決定了的事情,那就不可能改變。尤其是關於婚姻,關於自己一輩子的事情,我就更不可能改變自己的心意了。“我寧願和一個人在一起,這也不要和一個鬼在一起,你什麼都給不了我。”我想這話,我說的再清楚不過,可是這個傢伙,卻像是完全沒有聽進去一樣。他宮宇的聰明才智,怎麼會理解不了這樣一句話呢。可是,他就是像是完全聽不懂一樣,再一次的出現了。

本來這下班就該回去的,但手裏的活還沒有做完,我想等做完了再回去。怎麼說,就這項工作,我都已經延遲了好幾天了,要是再拖拉下去,我就真的沒臉了。雖然藍楓不催促我,叫我慢慢來,可這一直不完成,我自己都沒有臉了。最主要的是,這項任務還沒完成,這新的任務就又來了。

至於藍楓,今天不在,也不用着急回家了。至於什麼事情,我是不知道了,反正男人嘛,肯定有自己的事情啦,更何況他還是這個公司的老闆,那事情肯定就更多了。

走之前,藍楓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讓我下班了就回家,不然晚了一個人回家不安全。我真想說,這是有多小心的傢伙啊,至於嘛,就是晚點兒回去而已,能有什麼不安全的。再說了,這回去的路上不是還有很多人呢嘛,這個傢伙,未免也太小心了吧。雖然是在抱怨他的小心,但是這心裏,卻是暖暖的。能被一個人擔心,我們想,這也是件幸福的事情,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只是這一加班,我就不知道弄到了幾點。當看向外面的時候,窗外已經漆黑一片了。再一看時間,十點了。呵呵,我還真是敬業啊,加班竟然加了5個小時,看來這回去還真得找那個傢伙給我加工資才行。

就在我正鬆了口氣看向窗外的時候,一個影子忽然從那裏飄了過去。速度太快,我並沒有看清,但我可以確認的是,真的有個人影從那裏飄了過去。不,確切的說應該是墜下去了纔是。

出於好奇,我走到了窗子邊,打開窗子看了下去。20樓的高度,再加上現在這麼黑,想看見,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只是這才轉身,就聽到了說話的聲音。那聲音不大,但聽上去卻是那麼的飄渺。那聲音,聽着就像是在樓頂一樣。

不是吧,難道有人跳樓了?但如果真是有人跳下去的話,下面不可能這麼平靜啊。

只是上面傳來的聲音,讓我好奇道了極點。好吧,反正手裏的事情也做完了,就去看看吧。我發誓,我只是好奇才去的樓頂。但事實證明,是我自己多事,才引來了殺身之禍。

樓頂的確有人,而那個人我見過,是某保安的媳婦。只是這麼晚了她在這裏做什麼?還有她的表情,那一臉的驚恐,難道是看到了什麼?想着,我朝一邊看了過去。沒錯,真的看到了,那裏,站着一個披頭散髮的白衣女人。那若隱若現的身子,足以證明她是鬼。該死的,這一人一鬼站在這裏是怎樣?還有剛纔,我看到的那下去的影子,是有人下去了嗎?

“不要,你不要過來,你走開。”看着那白衣女鬼,女人大吼道。只是她這樣的聲音,也就只能樓頂上的人聽到而已。

我的存在,只讓白衣女鬼回頭看了我一眼,便再次看向了那個女人。

女鬼並沒有說話,只是步步向前,步步緊逼。沒有人知道她這是要做什麼,而我就更不知道了。只是在下一秒,頭,開始劇烈的疼痛了起來。畫面的回放,畫面的定格,讓我在這次看清了。沒錯,是真的有人掉下樓了。只是那人身上的衣服,沒錯,就是碎花裙子,就是站在那裏的女人穿的。

難道說,我看到的,是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你不要過來,你走開啊。”那女人依舊向後退着,嘴裏更是大聲的說着。

我想,她一定是看到了這個女鬼。

只是她們之間,爲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我也想上前幫忙,可是我不知道她們之間到底有什麼,也不好上前去說什麼。

“不要嗎?現在說不要,難道你不覺得太可笑了嗎?我們是朋友,你卻和他聯合起來要了我的命。那個時候我百般哀求,你們呢?你們都對我做了什麼?”女鬼說着,只是頭髮,在瞬間飛揚了起來,就像是有很大的風吹起來的一樣。但現在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風。而她,更是漸漸的飄了起來。

她接下來會做什麼?接續逼近那個女人嗎?然後將她逼入絕境,最後再將她推下去嗎?

聽那個女鬼說的話,意思是說她的死,和這個女人還有她的老公有關。而這個女鬼是原配,但是卻被害死了。不是吧,要不要這麼狗血啊,竟然連這樣的事情都做的出來。我想要是我的話,恐怕也會這麼做的。可是現在,在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又做不到直接走人,任這個女鬼去報仇。畢竟這活着的人,可是懷孕了呢。這要是死的話,那可就是一屍兩命了啊。不行,這種事情不可以發生,至少我看到了,就絕對不允許事情這樣下去。

“喂,你不能這樣。你已經死了,就不要傷害活着的人好嗎?害死你的人不是她一個,難道你就一定要找她報仇嗎?他們死了,你就開心了嗎?她懷孕了,你這樣的話,就是害了兩條命知不知道?你已經死了,好好的離開不是更好嗎?”往前走了幾步,我站在那裏說道。或許我的話那女鬼並不會在乎,沒準人家根本就不當回事,但我還是要說,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

恩怨的事情,本來就不好說。可是死了的人,報仇了就真的快樂了嗎?這樣下去,真的沒意思。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你閉嘴,你知道什麼?沒事不要多管閒事,滾。”轉身看着我,女鬼直接咆哮了起來。只是那聲音聽着像和聲,男人和女的和聲。那種感覺,就像是黑山老妖發怒的樣子。

我知道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可是不管怎麼,我都不能讓一個活人在我面前死掉。

“你要是再多管閒事的話,你就和她一樣,去死。”側頭看着我,女鬼厲聲說道。那猩紅的眼睛,簡直比紅眼病還要紅眼病,完全就是紅瞳。

她的話,讓我一時愣在了原地。幫忙就要死嗎?當然,我怕死,畢竟我要和藍楓結婚了,我不能帶着遺憾就這麼死掉。

不管了,還是先把人救了再說吧,不然真的會一屍兩命的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直接衝了過去,就這麼站在女人的面前,和女鬼面對着面。

英雄聯盟女魔王 至於身後的女人嗎,在看到我的那一刻,直接抓住了我的肩膀,死命的將我頂在她的前面,完全是拿我在當擋箭牌。這一刻,我不得不說,這個女人還真是有夠聰明的啊。

“你真的要多管閒事嗎?若是你現在離開的話,我可以放過你。不然的話,就不要怪我了。”看着我,白衣女鬼淺笑的說道。那上揚的嘴角,就是最好的證明。

只是她這到底在高興什麼?我還真不知道。

“既然是你自己選擇的,那就不要怪我了。那麼,你就和這個女人一起去死吧。”說着,白衣女鬼直接開始行動了起來。對付人,她還是有辦法的,更何況是兩個普普通通的女人呢。

“救我,救救我,快點兒救救我,我不想死,我還有寶寶,你一定要救救我。”看着這陡然飛過來的白衣女鬼,女人死命的抓着我的肩膀,很是着急的說道。看來,她是真的很怕死啊。

可這就算是再怕死,也不至於這樣啊,難道我這做的還不夠明顯嗎?竟然還這樣對我。這一刻,我還真是後悔至極啊。早知道這個女人會這樣,我當初就不多事了。現在好了,想退後都沒有退路了。

“怎麼辦,她來了怎麼辦?我會不會死?”看着白衣女鬼的漸漸逼近,我們只能無路的向後退去,不管我們怎麼移動,都只得向後退的路。

女人的手,在使勁的顫抖着。連帶着,我的肩膀都跟着微微顫抖了起來。但那力道,真的很大,讓我都覺得疼。這個女人,到底是有多怕死啊,既然這麼怕死的話,那一開始還做那些事情幹什麼。現在害怕,有屁用啊。

“我說大姐,你這手能輕點兒嗎?你這樣,我很痛啊。”實在是憋不住了,我這纔開口說道。沒辦法,我真的快要忍不住了。想躲開,但肩膀上的力道讓我連閃開的機會都沒有。 “不用着急,你們,都得死。”越來越近了,近在咫尺的距離,女鬼湊近我的耳邊說道。

而我們,在這個時候那是完全沒有了退路。身後的欄杆並不是很高,若是這個女鬼再緊逼一點兒的話,我們兩個人都很有可能從這裏掉下去。那這樣的話,不僅是兩命,直接是三命了。

怎麼辦,現在要怎麼辦?難道就這樣等死嗎?可是沒有退路的我們,要怎麼做?

本是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在這一刻直接站了起來,那眉頭緊皺的模樣,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一樣。這一刻,宮宇竟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那種不安的感覺,比上一次還要嚴重。

宮宇不確定自己的感覺是不是可靠,但這一刻,他真的覺得那個女人會出事。不管了,還是先找到那個女人再說吧。

沒有再猶豫,宮宇直接飛奔了出去,就這麼從窗戶口,飛了出去。

看着這,翟龍天也跟着走了出去。看來,這小子是感覺到了什麼纔是,不然也不會再瞬間行動。想想這先開始的時候,這小子坐在沙發上,什麼事情都不管也不問,但現在卻突然坐了起來,那肯定是有什麼事情了。而現在,他們也只是跟去看看,順便在必要的時候出手。畢竟,他要保護他兒子的安全。

鬼和鬼其實就像人和人一樣,對視相對的。若是碰到比自己強的對手的話,那就只有完蛋的份,尤其是現在的宮宇,這小子現在到底有多強,他也不知道。雖然每次看着都是他自己解決問題,但每個鬼的能力都是有限的。不過對於他翟龍天來說,就沒有限制了,畢竟身份在那裏。

就現在這個局勢看來,我們真的是一點兒機會都沒有了,除非有人來,然後能稍稍的轉移一下這個女鬼的注意力。否則,我們還真就要交待在這裏了。

人人人,現在這個時候,這裏哪兒還會有人啊,有鬼還差不多。況且,自己身上也沒有帶手機,想打個電話都沒有機會了。要命的,剛纔怎麼就這麼衝動呢,哎……

“大姐,你身上有沒有帶手機?要是帶手機了的話,你就儘可能的打電話給你能找來的人,越快越好。”現在這個時候,也只能將希望放在身後這個女人身上了。怎麼說呢,這個女人在這裏,那她的老公就肯定在這裏了。那麼,只要她現在打電話給她的老公,說不準我們還有希望。“算了,你還是趕緊打電話給你的老公,讓他趕緊上來,用最快的速度。”當我先前的沒說,這句話纔是重點。不然這慌亂中的女人,誰知道她會給誰打電話了。

“好好,我馬上就打,馬上就打。”即便是在顫抖,即便是現在心裏害怕的要死,即便是現在大腦有點兒不受控制起來,但她嘴上還是在迴應着。至於手,已經顫抖的伸向了自己的口袋。

拿出手機,這手抖的連手機都快要拿不住了。要命的,這手現在到底在抖什麼啊,就算是害怕也不至於這樣吧。拿着手機,女人一邊顫抖的按着撥號鍵,一邊在心裏咒罵着自己。

“喂,老公,喂,我在……”

“啊,我的手機……”

本來這話還沒說完呢,白衣女鬼便飄了過去,快速的搶了手機,然後讓手機呈拋物線形狀,直接飛了出去,向着樓底快速的砸去。

“我的手機……”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顯然已經來不及了。“怎麼辦,我的手機……”看着這空空的手,女人無奈的說道。這個時候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女人無奈的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我還能說什麼嗎?手機沒了,最後的希望也沒有了。

沒錯,白衣女鬼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對於那個女人,她一定要以牙還牙。當初她的恐慌,她的求饒,他們完全不放在眼裏,甚至是覺得可笑。而現在,是報仇的機會,她又怎麼會放過呢。“當初我受到了怎樣的待遇,今天,我要一併還給你,讓你也嚐嚐那種滋味。”回到了原來的位置,白衣女鬼淡淡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她這不是在針對我了,只是她這樣爲了報仇而害人的話,就不對了。

樓下保安室,男人來回走動着。這媳婦是幹什麼去了,說了去上廁所。可這廁所都上了幾個小時了,竟然還沒有回來。

“啪咔”就在他按耐不住的來回走動時,身後突然傳來了這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