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汗!好傢伙手裏都有武器啊!一羣漢子綁架人家手無寸鐵的大姑娘,除了那啥也沒別的了。不過攝影機,是幹嘛的?!

(每天三更,不斷更。) 第916章戰材昱不怕死,就怕徐希希

下午四點鐘,徐希希終於走到醫院,終於走到孔書含面前。

「祖宗,說好的,讓你早點回來,但是一去就是三個小時,知不知道再晚一會兒,都打算報警處理啦。」孔書含扶過徐希希手臂,擔心的說。

「不要這樣,千萬不要報警!」

「材昱是個好人,材昱馬上就會離開濱城,千萬不要報警!」徐希希激動的說,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已經接近慘白。

「好好好,都聽你的。」

「但是這是最後一次,這次以後乖乖留在醫院裡面看病。」

「剛才主治醫生和我說過,這段時間國外有種特效藥,可以給你試試,說不定到時候能有奇迹發生。」

「嗯嗯,那就試試。」徐希希知道這次戰材昱聽到自己的話,一定已經死心,一定可以心無旁騖離開A國。

這樣一來,徐希希也就放心,哪怕現在讓徐希希去死,都覺得沒有關係。

這樣想著,徐希希心中沒有壓力,沒有最後一點執念撐著,直接軟軟倒在孔書含懷裡,沉沉睡去。

「希希,徐希希!」

「醫生,醫生你們快來看看希希!」這樣一幕出現在孔書含眼前,孔書含發現徐希希脖頸處有一道青紫痕迹。

這道痕迹離開醫院時,是沒有的,是從海邊回來帶上的,非常明顯戰材昱在欺負徐希希。

孔書含此刻心中氣憤再加害怕,還有六神無主。

剛好南初與江靈仙乘坐飛機已經抵達濱城,過來看望徐希希。

看到徐希希昏迷,江靈仙立刻扶起她的身體把脈,然後和西醫一同將徐希希推進手術室。

術業有專攻,江靈仙對於中藥精通,但是說到手術還是西醫更加厲害些。

推進手術室的兩個小時,醫院直接下達三張病危通知,孔書含急的掉眼淚。

「究竟都是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徐希希的病情這樣嚴重,明明早上打電話的時候,聽得出來狀態還是可以的。」南初不解詢問,同樣非常著急。

看著剛才師父給徐希希把脈,雖然沒有問清楚什麼,但是通過表情,南初同樣可以知道,徐希希的情況非常不客觀。

「怪我,通通怪我,希希說要出去,怪我沒有阻止徹底。」

「這樣冷的天氣,希希在外面整整被風吹三個小時,過來時候就是臉色發白。」

「還有,還有——」孔書含說到戰材昱的時候,明顯神色有些慌張。

「還有什麼?」

「沒什麼,傅小姐,請你留在這邊,而我要去找人算賬!」孔書含咬著牙說。

最終孔書含還是沒和傅南初說是要去見戰材昱,因為徐希希昏迷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

不過想到都是戰材昱將徐希希害的這樣慘,孔書含就覺得咽不下這口氣。

雖然孔書含不知道戰材昱住在哪裡,但是通過猜測可以確定大概位置。

戰材昱約徐希希去的是海邊,而戰材昱目前正遭遇通緝,肯定不宜經常露臉。

所以孔書含懷疑戰材昱目前住的地方,就離海邊非常的近。

傍晚七點鐘,慕阮楓手中提著兩個行李箱一步一步跟在戰材昱的身後。

戰材昱依舊一副貴少爺打扮,他的脖頸處掛著一條銀質項鏈。

「三少爺,這回總算明白過來,知道女人根本不重要,該捨棄的時候就要捨棄。」

「想想我們拿著這麼多錢,去哪都能瀟洒,想要什麼女人沒有。」

「況且那個徐希希照我來看,根本不怎麼樣,瘦瘦扁扁的,一副快要不行樣子。」

「砰!」慕阮楓話音剛剛落下,戰材昱直接一拳打在的臉頰上面。

「嘶,啊!」慕阮楓捂著臉頰,看起來傷的不輕。

「三少爺,這回我沒做錯什麼事情吧?」

「說了讓我不想聽到的話。」戰材昱冷冷的說,徐希希由他來罵可以,但是旁人無權亂說。

慕阮楓扯扯嘴角,心想,現在逃到國外是最關鍵的,暫時還是不和這個瘋子鬧翻比較好。

過來時候,他們乘坐直升飛機,但是現在陸司寒管控很嚴,所以戰材昱選擇輪船偷渡。

坐在這條輪船上面,只需一天時間,就能抵達鄰國,到時候,陸司寒再也沒法實行抓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戰材昱已經坐在輪船上面,慕阮楓始終覺得有些不放心,所以站在甲板上面眺望遠處。

就在開船前十分鐘時間,慕阮楓確定一切沒事,準備回到輪船裡面,突然想起一道女聲。

「是你,怎麼你在這裡?」

「你在這裡,是不是說明戰材昱也在這裡?」孔書含遠遠的看到慕阮楓,覺得有些不敢相信,靠近以後,沒有想到真的是他。

「小小一個濱城,怎麼總是出現瘋子。」

「瘋女人,早上在醫院已經放你一條生路,怎麼現在還要上趕著過來找死?」

「找不找死和你無關,只要說出戰材昱在哪裡,現在立刻我就離開。」孔書含冷冷的說。

來到這裡,第一目的是要好好教訓戰材昱,因為戰材昱傷害徐希希,第二目的是帶著戰材昱去看徐希希。

因為戰材昱是徐希希最放心不下的人。

或許只有戰材昱出現在徐希希的視線當中,徐希希可以重新擁有生的希望。

慕阮楓沒有說話,心中並不希望孔書含找到戰材昱。

因為戰材昱不怕死,就怕徐希希。

要是這個女人說出點什麼不該說的事情出來,戰材昱臨時改變主意想要回去醫院,那他應該怎麼辦?

思考間,慕阮楓想過不如直接就將這個女人掐死扔進海里,免得壞事。

偏偏就在慕阮楓準備這樣做的時候,戰材昱走上甲板。

「一直待在外面吹什麼風,趕緊進去,馬上就要開船。」

「戰材昱,果然你在這裡!」孔書含看到戰材昱連忙就要上去,但是卻被慕阮楓一把捂住嘴唇。

「唔,唔!」

「這是什麼情況,這個女的有些眼熟。」

「是有些眼熟,就是輪船上面遞酒水的,好像喜歡上我。」慕阮楓使勁捂著孔書含嘴唇,不顧孔書含掙扎,就想將她帶走。 難不成他們還想玩了人家姑娘,再來個現場直播,拍個視頻發到網上去?慘!毀了人家清白,還想讓人家姑娘名聲盡毀?!

“你們別急着出動,先潛伏起來,我正在馬上趕來。”出租車內,郝健頓時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他緊緊的捏着褲子,額頭上急得滿是汗水,都顧不上擦,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去救人,刻不容緩。“師傅搞快搞快!我是要去救人,晚了,人就沒命了。”

“小夥子,你別急,是媳婦兒要生了嗎?”出租車司機,方向盤一打,快速轉過一個彎道,駛入一個直線馬路,猛踩油門詢問道:“這生孩子的事,全靠女人,你急也沒有用。”

“對,沒錯,師傅,所以求你搞快點。”郝健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早知道自己今天就不投訴張小柔了,她也不會經歷這一遭。她要是真出了什麼不測,自己也會良心不安的。“師傅,再快一點,要是去晚了,老婆兒子都見不到了。”

不過這地兒這麼偏僻,居然還有人在這生孩子?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雖說出租司機心裏特別納悶,可還是個心地厚道之人。畢竟人命關天的大事,他也就停止打趣,專心開車。

“好,你坐穩,小夥子。”

於是,出租車像箭一般駛向茫茫夜裏………

七八分鐘後,張小柔身體裏的媚藥,藥性更加強烈了。她嬌羞的臉蛋快要滴出水來,紅得像火一樣快要炸開花來。張小柔感覺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在燃燒。

突然,一股莫名的幽火從她的下腹躥上心頭。熱,特別的灼熱,由內而外的一股莫名又強大的燥熱漫上舌尖。渴,特別的渴,她想喝水,她想開口說話,火辣脣瓣微張,喉尖上傳來似火般灼熱,卻只能啊啊咋舌,聲音啞啞的,沙沙的,卻怎麼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她跌跌撞撞的向着那羣立在她面前的冷眼旁觀的禽獸爬了過去,她的意識開始渙散,已經渾然察覺不到自己現在的尷尬處境,也分不清誰是誰,她柔柔弱弱的爬過去,向他們伸出纖纖素手,桃色脣瓣微張,不過看她的脣形似乎想說:“幫幫我~~~”“水~~~”

圍着張小柔的那羣男人把她當畜生一般上下打量,還時不時發出一陣又一陣放蕩不羈的淫笑。聽着讓人耳朵發毛,真想狠揍他們一頓。

“彪哥,什麼時候才能動手,兄弟們都等不及了!那裏都硬了好久了!”一個黃毛使勁用手揉了揉,聲音淫蕩興奮了起來。

“是啊,彪哥,瞧這小娘們兒飢渴難耐的勁兒,粉嘟嘟的小臉蛋兒,性感的桃色粉脣,還有那高聳入雲的波峯,兄弟們心裏就癢癢。”一個紅毛已經開始按捺不住了,都開始在解褲腰帶了。“我實在忍不住了!”

“先等等,還不到時候。演出纔剛剛開始呢!”一個帶着大框眼鏡的年輕白衣少年正撥弄着攝像機立杆,估計在找最佳鏡頭,沒想到這麼文質彬彬的他竟然是他們這羣混混口中的大哥!

果然是個人不可貌相,衣冠楚楚的禽獸啊!

“彪哥,這等風騷尤物,難道你就不心急嗎?還在那瞎搗鼓個啥?哈哈。”又一男子打趣着,眼睛卻在直勾勾的望着人家的白大腿,也快按耐不住了。

那眼鏡男扶了扶眼睛框架,全神貫注的注視着攝像機下的張小柔,臉上勾起一抹輕蔑狡黠的笑容,不緊不慢的輕吐了一個字:

“等!”

“再等藥效恐怕就要過了!”下面的人開始起鬨了。

“放心,這可是從日本花柳巷港口偷渡過來的烈性媚藥h終極加強版,管她什麼小羔羊也好,貞潔烈女也罷,吃了這種藥,包她分分鐘變妓女,見人就上,哈哈,那啥老蒼都比不過!”說話間,剛纔給張小柔灌藥的那傢伙神色銷魂,言語滿是輕佻。

“多想把她狠狠壓在身下蹂躪個幾天幾夜啊!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又一禿頭大肚男蕩笑了起來。

“是,二哥說得極是。”他說得其他的人下面都興奮了,一個二個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地板上騷動的美人兒,哈喇子都快滴了一地。

快速行駛的出租車上,郝健的右眼皮直跳,期望不要出什麼事纔好,他心裏更加焦急不安了……

“哈巴,還有多久能到?”

“主人,預計還有三分鐘。”

“那好,現在馬上找個地方下車。哈巴,你給我帶路。”

張小柔體內的藥效一點點被激發,已經快達到一個爆點了。此時,她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渴望着被解放,又熱又渴,她的行爲開始不受自己控制,十指修長的玉手開始不安分的躥動,輕挑裙子,腰肢亂舞亂躥了起來,露出迷人性感的大腿,姿態撩人,聲音也開始狐媚顫音起來。

看得一旁的男人鼻血都快流了出來,這要人命小騷貨,忍得他們都快瘋了!可那眼鏡男沒發話,他們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而另一邊,哈巴順着氣味,把郝健帶到了一個偏僻的開闊的地帶,這裏燈火昏暗,幾乎沒人。他們最終來到一個空地壩子,郝健的面前立着一棟建築,有點高,完全阻擋着視線。夜實在太黑,郝健也說不清有幾層。

看起來像一個年久失修的破爛工廠,寒風呼嘯刮在臉上有點生疼,隱約可以聽見裏面傳來些許動靜,像是窗戶門被風颳動的聲音,又有點不太像。

“甲殼,你們那周圍環境有沒有什麼標誌??人質具體位置?”

“回主人,人質被他們帶到一個破爛工廠的地下室裏去了。周圍環境光線不好,大門口有個年久失修危房,嚴禁入內的標誌。”

郝健一邊跟着線索,剛走進空地的內圍,剛好就瞧見了那個年久失修危房,嚴禁入內的標誌。標誌旁邊就是那工廠的入口了!大門門鎖都是壞的,這羣人還真膽大!

“人質情況怎麼樣?”哈巴走在前面給郝健帶路,郝健變走邊詢問着地下室的情況。

“體溫急劇上升,人質情況看起來不太好!主人,你快些來就知道了。”

“你們在那呆着,一切聽我口令,先按兵不動。我已經到門口了,馬上下來!”郝健一聽就知道時間不多了。

“不好,她開始不由自主的在脫她自己的衣服了!”

(後面幾章有重頭戲,很精彩,不容錯過喲!) 第917章她的一生只有你

「等等,這個女人是在醫院裡面的。」

「好像就是徐希希身邊朋友。」

「把她放開。」戰材昱想起來后說道。

「不是,三少爺,現在什麼情況,現在我們是在逃命!」

「這個時候根本不該去想男歡女愛,那個徐希希把你害的不夠慘嗎?」

「指不定因為這個女人,到時候引來一片警察,到時候我們應該怎麼做?」

「就當是我沒種,但是這次這件事情應該聽我的,就當沒有見過這個女的,等輪船開到海中央,直接就將這個女的丟下船,一了百了!」慕阮楓激動的說。

戰材昱沒有說話,陷入沉思當中。

或許真的應該聽慕阮楓的,目前一切都在他的掌握當中,可是如果時間再延長下去,一切都會不可控制。

慕阮楓看到戰材昱沒有訓斥他的這個主意,暗暗鬆氣,總算這位主還有點思想。

可是下秒,慕阮楓突然覺得手掌一痛,原來是孔書含直接用力咬在她的手掌上面。

「臭八婆!」慕阮楓吃痛,立刻鬆開對孔書含的禁錮。

「戰材昱,要是個男人,現在跟我去見徐希希!」孔書含用力喊道。

「你們到底玩的什麼把戲,把我耍的團團轉,很有成就感嗎?」

「看我像條狗一樣,隨叫隨到,好玩?」

「徐希希,快要不行了,這次是真的快要不行了!」

「而你必須去,如果是你在她身邊,說不定可以留住她的!」孔書含哭著說道。

「開什麼玩笑,徐希希分明好的很。」

「或者是你聽錯名字,徐希希想見的從來都不是我戰材昱!」戰材昱冷靜的說,沙灘那次見面,他就已經心如死灰。

「只有你,從頭到尾,她的一生只有你!」

「徐希希已經胃癌晚期,癌細胞已經擴散開來,現在正在手術當中。」

「徐希希是見過你后,覺得沒有遺憾,所以突然倒下的。」

「戰材昱,你要負責,你要負這個責任,要把徐希希叫起來!」

胃癌晚期這四個字,好像炸彈一樣,炸在戰材昱以為無法起波瀾的心中,將他整個靈魂炸的四分五裂。

戰材昱感覺喉頭有些緊,有些難受,解開領帶,轉身朝沙灘碼頭走去。

「三少爺,慎重!」

「說不準這個女的在騙我們!」

「而且就算沒有欺騙我們,這次要是過去,肯定無法出來!」慕阮楓站在甲板上喊道。

「她需要我,她需要我!」戰材昱輕聲開口,不是對慕阮楓說的,而是對自己說的。

慕阮楓看著戰材昱沒有一絲猶豫,消失於深黑夜色當中。

慕阮楓煩躁的抹一把臉,輪船這個時候開始發動,最後只剩自己登上這艘救命的船。

戰材昱與孔書含一路匆匆來到醫院,醫院外面層層警員把守,戰材昱根本沒法進去,直接就扣押起來。

陸司寒得到消息說是抓捕戰材昱,連忙過來查看。

他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再次見面是在這種情況下面,陸司寒都覺得戲劇化。

原本陸司寒已經做好準備,抓不住戰材昱的,因為這個弟弟真的非常聰明,卻沒想到戰材昱居然主動送上門。

「要殺要剮都可以,但是讓我見見徐希希,至少讓我確定徐希希沒事。」戰材昱眼眶紅紅的說。

就算是在騙他,就算是個玩笑,他都認,只要徐希希沒事。

戰材昱想要徐希希好好的,想要徐希希將來白髮蒼蒼時候,開始後悔,後悔錯過這樣一個愛她的男人。

「你們將他放開。」陸司寒對警員說道。

「議長閣下,這個就是戰材昱。」

「是的,這是我的弟弟,我比你們了解。」

「但是,今晚他沒危險。」陸司寒轉而看向戰材昱,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在搶救室已經整整六個小時,情況非常危險。」

戰材昱忍整整一路的淚,終於落下來。

不了解孔書含,孔書含可能欺騙,但是戰材昱了解陸司寒,知道陸司寒不會開這種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