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聽完了以後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我師傅在一旁摸了摸我的腦袋,看着我笑了笑,“你只管吃糖就行了,無論看到什麼都要裝作沒有看到就行了。”

我嗯了一聲,沒有繼續說話。

我師傅找了兩個大石頭讓我坐了下來, 而我師傅就坐在我的旁邊,大白兔奶糖一連吃了好幾個,我等的已經有些快沒耐心的時候,我師傅突然開口說道:“快來了!”

而我師傅的話音剛剛落下,周圍突然一陣陰風吹了過來,我聽到了一聲駿馬的嘶鳴聲,這聲音非常的大,而且後面還有着車輪滾動的聲音,轟隆轟隆的聲音,非常的大,我聽到這些聲音的時候心裏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對着我說道:“待會會在這裏上車,你要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知道嗎?”

我聽完了以後趕忙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我師傅嗯了一聲,我看着我師傅的臉色,他好像也非常緊張的樣子,而這個時候馬蹄聲離我們越來越近了,“踏踏踏踏”的聲音放佛這黑馬車就要出現在了我的視線裏,我緊緊的攥着手裏的大白兔奶糖,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了。

一匹黑色的駿馬,後面帶着一個車廂,就跟古代官宦人家的車廂一模一樣,簡直就像是真的,只是那馬車的車身,車輪,還有駿馬,通體都是黑色的,只有那前面的駿馬眼睛卻是紅色的。

我相信,一個大活人如果晚上看到這一幕一定會非常害怕的。

而我此時看到這一幕以後,我的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連大氣都不敢喘,我偷偷看了一眼我師傅,我師傅明顯比我淡定了很多,他眼神非常淡定的看着前方的馬車。

看得出來,我師傅顯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

果然,那馬車飛快的從我們的眼前跑了過去, 一直跑到了村口的時候他停了下來,跟着馬車停下來以後,我師傅回過頭對着我低聲的說道:“待會你會看到王老爺子上馬車,等他上了馬車,我去把陰陽繩剪短,咱們就可以回去了。”

我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卻沒有敢說話,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一臉淡定的樣子目視着前方的黑馬車。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一聲雞鳴的聲音“咕咕咕”,而且基本上是一叫一頓的,我這個時候看到了更驚訝的一幕,一隻黑色的公雞在前面走着,走一步,頓一下,然後在叫一聲,走路也是一副一搖一擺的樣子,而黑公雞的腿上拴着一根紅色的繩子,雖然現在是晚上,但是那紅繩卻亮的很,而且紅色的繩子後面居然綁着一個人。

或許,那不是人,應該是鬼魂,王老太爺的鬼魂,王老太爺的鬼魂閉着眼睛,緊緊的跟在大公雞的後面,臉色煞白煞白的樣子,像是一張白紙一樣,基本上臉上已經沒有什麼血色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這次看見王老太爺的鬼魂以後並沒有之前那般詭異了,但是還是讓人感到害怕。

只見那王老太爺此時就走在那大公雞的後面,這公雞也是黑色的,晚上走在這村口的街道上,看起來要多害怕有多害怕。

那公雞走到了黑馬車面前的時候,王老太爺像是一具行屍走肉一樣,只知道跟着公雞往前走,而這個時候公雞停了下來,但是王老太爺卻沒有停下來,他像是一具遊魂一樣,飄飄然的上了黑馬車,而就在這個時候,王老太爺的眼睛突然睜開了,猛地看了我一下子,我當時整個人嚇得差點暈倒在地上,誰也沒有想到王老太爺會突然睜開眼。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卻突然起身了。

我心裏突然有些害怕了,一把抓住了我師傅,我師傅看着我關切的說道:“你在這裏等着,我要去剪短那陰陽繩,否則的話王老太爺去不了陰間。”

說着話我師傅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一個剪子,這剪子與其他的剪子沒有什麼區別,只是通體發黑卻給人一種不安的感覺,而且剪子上面還有一些古樸的花紋,花紋下面還寫着幾行小子,但是因爲天太黑,我根本沒有看清楚的時候我師傅便衝着那黑馬車走了過去。

到了黑馬車的邊上的時候,我師傅拿着剪子衝着那紅繩一剪子就剪了下去,此時那駿馬彷彿感受到了什麼一樣,跟着一聲嘶鳴聲,那黑馬雙眼冒着紅光,緊跟着馬車踏踏踏的便離開了,一路上朝着西面疾馳而去了,速度很快,沒過多久這黑馬車便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

不多時,我師傅抱着那黑公雞走了回來,一臉笑呵呵的樣子看着我說道:“行了,咱們走吧!”

此時,夜風已經恢復了平靜,沒有剛剛那麼暴怒了,像是一切又都恢復了風平浪靜一樣。

一邊往回走我一邊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今天晚上過來是不是就是爲了剪掉那個紅繩啊?”我一邊吃着奶糖一邊問了一句。

我師傅點點頭,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說道:“是啊,如果咱們不剪斷那個紅繩的話,這王老太爺就走不了了,而且他是末陽男,如果不送走他的話,這老王家全家都得遭殃,末陽男不同於其他的鬼魂,他身上的怨氣可以說是非常大的,而且人越老越精,等他過了頭七,就恢復了靈智了,到時候想送走他都難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而且也是爲了看看這周圍有沒有人,如果活人看見了黑馬車,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的。” 014 送老太爺上路

我聽見這句話以後當即嚇得就站在原地了不動了,因爲我也是活人啊。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哈哈的笑了起來“小貴,你不用害怕的,你已經拜過祖師爺了,自然可以看這些東西了,至於普通人,是萬萬不能看見的,一旦普通人看見黑馬車送陰的話,這黑馬車會連帶着把普通人都帶走的。”

我哦了一聲,心裏突然安心了許多,想到這以後我打量了一眼我師傅,只見我此時師傅抱着的黑色大公雞像是抱着什麼寶貝一樣,我看到這以後緊跟着問道:“師傅,你抱着這黑公雞做什麼?”

“當然是回去燉着吃了,這麼肥的雞,不燉了多可惜!”我師傅得意的笑了起來,說着話他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

我緊跟着在後面大聲喊道:“等等我啊,師傅!”說着話我便衝着我師傅跑了過去。

而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裏,我師傅除了喝酒就是吃肉,還愛貪小便宜,比如總是會去人家事上蹭吃蹭喝,不管白事還是紅事,他都要去蹭,蹭的時候還帶着我,其實最重要的一點,也是我師傅的特點,那就是臉皮厚!整個村裏我沒有見過比我師傅臉皮還要厚的人了。

當天晚上的時候我跟着我師傅回到了茅草屋,我倆睡下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一夜無話。

睡到了早上十點多的時候我是被我師傅叫醒的。

我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幹啥?”

我師傅看着我輕笑了一下說道:“走,今天跟我去老王家看看去。”

我跟着哦了一聲以後便開始起身穿衣服了,穿好衣服以後我洗了把臉,我師傅這個時候已經將我們兩個人的早飯做好了。

我洗漱完畢以後跟着吃了幾口早飯以後,洗了洗碗筷,我師傅便領着我出了門,到了王大爺家門口的時候我師傅領着我走了進去。

進去以後,王大爺看見我師傅進來以後,趕忙迎了上來,衝着我師傅笑了笑說道:“邱道人,事情解決了嗎?”

WWW .ttκǎ n .¢ Ο

我師傅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摸着自己的山羊鬍子故作高深的樣子看着他說道:“已經解決了,王老太爺已經送走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他問道:“這黑馬車的剪紙還在你們家裏呢吧?”

王大爺這個時候在一旁跟着點了點頭,恭恭敬敬的說道:“按照您說的,我都留着呢,現在還在西牆上掛着呢。”

我師傅跟着點了點頭以後看着王大爺開口問道:“對了,你們家這次給老爺子下葬在什麼地方?”

“在南山後面,您也知道,村裏給我們家分了墓地的,好幾代人都葬在那裏了,我尋思着老爺子還是繼續葬在那邊。”說到這以後王大爺擡起頭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可有什麼不妥嗎?”

“沒有什麼不妥。”我師傅說完這句話以後,摸着自己的鬍子不在說話了。

此時我師傅的神情倒是像在思考什麼,我和王大爺站在一旁也都沒有說話。

良久,我師傅摸着自己的山羊鬍子看着他說道:“你下葬的時候棺材上要貼上五鬼,另外還要把那黑馬車隨着你老爺子一起葬了,還有這黑馬車現在只認你們家的人,所以下葬的時候千萬別讓別人碰那黑馬車的剪紙,而且黑馬車不能留着供奉,務必下葬!”

“這?”王大爺聽完以後有些猶豫不決的樣子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不是說,做完事的剪紙都要留着自家供奉呢嗎?”

我師傅淡淡的搖了搖頭,語氣有些輕描淡寫的樣子說道:“這黑馬車是陰間的東西,陽間的人還是不要供奉的爲好,否則容易出事情,而且這不是別的陰靈,他是拉死人的馬車,你覺得留在你家裏會有什麼好事情嗎?”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如果你們晚上睡着覺,讓這黑馬車給拉走了,誰也不知道你們會去了哪裏”

這個時候王大爺顯然也明白我師傅什麼意思了,緊跟着他衝着我師傅飛快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好,好,我明白了,邱道人,你放心吧!”

我師傅跟着眯着眼笑了笑,點點頭。 015 黑馬車碾人

王大爺跟着點了點頭,衝着前面帶頭的管事使了個眼色,那人跟着扯着嗓子喊道:“送王老太爺上路了!”

邊上的幾個人跟着就把棺材蓋子合上了,當棺材快要被合上的那一瞬間,我赫然看見了裏面的一個黑色的剪紙,黑馬車,但是隱隱約約感覺跟我師傅的剪紙有些不一樣,具體哪裏不一樣我也說不出來。

很快,棺材就被周圍的幾個年輕人給封上了。

而這個時候跟着周圍的哭喪的人便開始跟着哀嚎了起來,哭喪的隊伍一邊往出走,一邊撒着一些白色紙錢,我和我師傅跟在隊伍的後面,看着他們這些人擡着棺材往前走。

此時天色已經微微亮了起來,但是還是有些灰濛濛的樣子,想來今天可能是個陰天了。

就這樣,我們跟着送葬隊一路走到了南山的後面,我以前從來沒有翻過山看看山的另一頭是什麼,那天翻過山以後我才知道,原來村裏人死了都會葬在這裏。

到了往老太爺選好的墓地以後,大家都停了下來,此時天色還是灰濛濛的感覺,這感覺讓我心裏多少有些不舒服。

看到眼前的場景,我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此時天上已經開始烏雲密佈了,按理來說,早上不應該出現這麼陰沉的天氣的,但是眼前的天色屬實讓我感覺不舒服,而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卻聽到了轟隆一聲巨響,緊跟着天空中彷彿還有一個駿馬的嘶鳴聲音,這聲音其他人沒有注意到,但是我和我師傅卻注意到了。

一陣陣的陰風吹了過來,那棺材上的貼着的黑色剪紙卻開始隨風飄蕩了,看着異常的詭異,再加上此時詭異的天氣,我心裏都已經有些害怕了。

而我這個時候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我師傅,此時他神色有些凝重,眉頭都已經擠成一片了,他看了我一眼,說道:“跟緊我。”

我在我師傅的身後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我師傅揹着手衝着王大爺他們那邊就走了過去,走到了王老太爺的棺材面前的時候,我師傅突然停住了腳步。

而這個時候哭喪隊伍還在地上跪着哭喪呢,管事的大爺看見我師傅站在前面以後,跟着將我師傅拉到了一邊,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你這是幹啥?”

我師傅看了一眼管事的,眉頭緊鎖的樣子,緊跟着他低聲的說道:“把老王頭叫過來,我有事情要問他。”

我師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邊上的管事的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我師傅,像是看神經病一樣的樣子看着我師傅,沒多久,老王頭,也就是王大爺這個時候走了過來。

我師傅看着他開口說道:“開棺,我要看看屍體!”

誰也沒有料想到我師傅會在這個時候突然來這麼一句,而王大爺這個時候也急了,看着我師傅沒好氣的說道:“我說邱道人,我家老爺子馬上要下葬了,你這個時候要開棺,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我師傅跟着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指了指那棺材下面,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棺材下面已經開始往出滲水了,這幅場景看起來非常的詭異,明明是一個木質的棺材,而且纔剛剛搬上來,怎麼會突然滲水呢?當我看見這一幕的時候也心驚了,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我師傅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而這個時候王大爺突然開口說道:“今天棺材是不可能開了,必須下葬!”

說罷,王大爺衝着邊上管事的人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直接下葬!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管事的點了點頭,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我師傅以後便轉身離開了,當管事的走到了人羣前面的時候扯着嗓子開口喊道:“啓事,擡棺!”

只見這個時候幾個年輕人手裏拎着鐵鍬跟着便走到了前面開始挖坑了,而我師傅這個時候還在死死的盯着那口棺材,隨後我師傅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王大爺開口說道:“老王頭,如果你家裏這次出了什麼事情,千萬別來找我!”

王大爺聽完這句話的時候面露尷尬之色,他看着我師傅嘆了口氣說道:“邱道人,您這要求真的有點過分了,其他我都能答應您,但是這都到眼前了,你在讓我家老太爺見光,是不是有點不合適了?”說到這以後王大爺壓低了聲音“您也知道,村裏這麼多人看着呢, 你讓我現在開棺讓老爺子見光,這不是讓村裏人戳我王大山的脊樑骨呢麼?”

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回過頭看了一眼王大爺開口說道:“老王頭,你撒謊了。”

我師傅的這句話說完以後,便沒有在繼續說話了。

而王大爺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臉色也是一陣紅一陣白的樣子,看來我師傅說中了,這王大爺是真的撒謊了,具體撒什麼謊了我就不知道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幾個年輕人把坑挖好了以後,對着管事的招了招手,示意他已經挖好了,管事的跟着在一旁清了清嗓,喊道:“擡棺,入殮!”

跟着幾個年輕人便拿着扁擔開始擡棺材了,看樣子這棺材很沉重的樣子,我師傅這個時候回過頭看了一眼王大爺開口說道:“老王頭,你瞞着我沒什麼用,我不會騙你的,而且你家老爺子就算今天入了土,但是過了今天,受牽連的就將是你們王家的人。”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指着王大爺咄咄逼人的說道:“我說的什麼你心裏有數。”

王大爺聽完我師傅的話以後,臉色也非常的難看,此時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而那管事顯然看見了這一幕,他跟着快步走了過來,看他氣勢洶洶的樣子,估計以爲我師傅在這欺負王大爺一樣。

果然,這管事的當即就開口了,說話語氣也非常的不善,“邱道人,村裏人都敬重你,知道你有點本事,但是你也不能仗勢欺人吧?你讓老王頭現在開棺,你覺得可能麼?你安的什麼心思?”

我師傅在一旁聳了聳肩,看着管事的說道:“那我就管不着了,總之,過了今天,不管出什麼事情都不要來找我。”

管事的這個時候擡起頭看了我師傅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早就看不了你,整天混吃混喝,還帶着老薑家的孩子,我告訴你,老薑家把孩子交給你真是瞎了眼。”

而這個老薑家的孩子說的明顯就是我啊,我跟着也有些不樂意了,用我小小的身體一下子就擋在了我師傅的面前,我看着這管事的氣呼呼的說道:“不許你這麼說我師傅,我師傅對我們姜家有恩。”

我師傅這個時候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這個管事的和王大爺以後,便摸了摸我的腦袋,蹲下來看着我說道:“徒弟,咱們走吧!”

說着話我師傅便帶着我離開了這南山的墳地,我這一路上也是非常好奇,我很好奇我師傅爲什麼這個時候偏偏要在這個時候開棺,我好奇我師傅爲什麼會跟他說出了事情不要來找他,這中間到底有着什麼樣的聯繫呢?

可是這一路上,每當我張開口想問我師傅的時候,卻發現我師傅一臉鐵青的樣子,我便不敢再開口問什麼了。

當天晚上的時候我並沒有去我師傅那裏,而是回了我自己的家裏,因爲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家了,我師傅這邊也沒有什麼事情了,所以也同意了讓我回家。

當天晚上我到家以後,我爸媽見我回來了也都特別的高興,給我做了很多我喜歡吃的東西,一邊吃着東西還一邊問我最近跟我師傅呆在一起怎麼樣,我也一切都說挺好的,因爲我師傅對我確實不錯,給我買糖吃,而且還給我燉雞吃。

我媽聽完我說的這些以後也就放心了不少,當天晚上我就早早的睡下了。

早上大概八點多的時候我爸爸就把我叫醒了,我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我爸問道:“爸,你幹啥啊?”

“你師傅早上過來了一趟,看你還在睡覺呢,他就沒有把你叫醒,說等你醒了,讓你去茅草屋那邊找他呢。”我爸說到這以後長長的嘆了口氣看着我說道:“許是因爲你王大爺家裏的事情。”

“出啥事了?爸!”我打了個哈欠以後便開始穿衣服了。

我爸這個時候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昨天王老太爺剛下葬,你王大哥當天晚上出門的時候就被馬車碾了,說是在村西頭那塊被馬車碾了的,被人發現的時候兩條腿都骨折了,現在據說當天夜裏就送醫院了,他醒了以後,把這事情說的也可玄乎了,跟真事似的,說那馬車是黑色的,眼睛紅的跟燈罩子似的,也不知道真的假的,這都啥年頭了還有人用馬車呢?”

我爸說這句話的樣子雖然非常的不經意,但是我卻感覺這件事情不簡單,因爲我見到過黑馬車,也知道是什麼樣子,通體發黑,而且跟真的馬車沒什麼區別,而且那個黑馬車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雙眼睛,血紅色的眼睛,在夜晚顯得非常的明亮,如果王大哥真的被黑馬車給碾了的話,那麼這個事情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016 陰靈的報復

我爸見我沒動靜,便看着我催促道:“你趕緊穿衣服啊,愣着幹啥呢?”

我跟着趕忙點了點頭,開始穿衣服了。

我起身穿好了衣服以後,我爸看着我說道:“快去洗臉吃飯吧,你媽都已經把飯做好了。”

我跟着點了點頭以後,下了牀,走到水管那裏用冷水洗了把臉以後,我媽便把早飯也都端了過來,我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在一起吃過早飯以後,大概已經九點多了,而我心裏還惦記着要去我師傅那裏的事情。

吃過飯以後,我便和我爸媽匆匆忙忙的告別了,臨走時我爸給了我一壺白酒讓我送給我師傅,我想都沒想就接下了,因爲我知道我師傅愛喝酒,我爸送給他酒也是希望他能好好的照顧我。

而我離開家以後我衝着我師傅那裏過去了,幾乎是一路小跑過去的。。

到了我師傅那裏的時候,我還喘着大氣呢,我師傅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來了啊?”

我跟着把白酒放在了桌子上,坐在一旁休息了起來,因爲路上跑的太快,現在呼吸還有些不舒服呢。

只見我師傅此時見到白酒以後頓時眼冒精光的樣子,搓着手就去拿白酒了,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孺子可教也。”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拿着白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而我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來王大哥的事情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王大哥的事情你知道了嗎?”

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我當然知道了。”

說着話我師傅拿着白酒輕輕的抿了一口以後,便將這杯子放在了桌子上,一臉鄭重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貴啊,今天爲師就跟你說說這個事情吧。”

我跟着坐在一旁非常乖巧的樣子點了點頭,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說道:“其實這個事情很好說,你王大爺他們家裏貪心,想要留着這黑馬車,可是我跟他說過這黑馬車是陰間的東西,不能保平安,也不能招財,只會帶來禍事,可是他們家不聽,在下葬的時候把黑馬車調了包。”

我師傅說到這的時候我才明白,爲什麼在昨天他們快要合上棺材的時候我見到的那個黑馬車和我師傅的那個不太一樣了,原來是他們調了包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那如果沒有下葬呢?”

我師傅這個時候跟着笑了起來“如果沒有下葬的話,他們家就會出事情了,就比如你王大哥雙腿骨折了。”

我想到王大哥的事情以後緊跟着開口問道:“師傅,那碾折王大哥雙腿的真的是黑馬車嗎?”

說罷,我一臉好奇的樣子緊緊的盯着我師傅。

我師傅這個時候搖了搖頭說道:“是不是黑馬車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據他的描述的話,跟黑馬車沒什麼區別了,而且這纔是剛剛開始。”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一臉淡定的樣子繼續說道:“我昨天就是想開棺檢查,可是這老王頭爲了自己的私心居然不讓我檢查。”

我此時也才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經過,那如果這麼說來的話,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因爲黑馬車還沒有下葬,所以纔會引來王大哥被碾斷腿的事情,而我此時卻第一次打心底裏感覺到了剪紙的詭異,他的詭異性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解決的。

想到這以後我擡起頭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那如果現在把黑馬車在下葬進去呢?”

我師傅摸着自己的山羊鬍子搖了搖頭,故作高深的樣子說道:“爲時已晚了,這本就是僱主和陰靈之間的事情,陰靈將這僱主送入陰間的時候,這黑馬車便應該一起和僱主下葬到棺材裏面,可是老王頭居然替換了黑馬車,這黑馬車沒有下葬到棺材裏面,但是僱主已經下葬了,所以,這黑馬車現在可以說是沾了陽氣了,至於後面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

我聽完了以後,跟着點了點頭,心裏還有些驚訝,驚訝之餘就是害怕,我看着我師傅繼續問道:“師傅,那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解決這個事情呢?” 017 賭棺

那管事的聽完以後大概駐足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緊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以後,便轉身離開了。

他離開了以後,我師傅繼續靠在搖椅上,一句話不說,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好像並不關心這些事情一樣,也或許我師傅早就預料到這其中的事情了。

我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王大爺家裏真的還會繼續出事情嗎?”

我師傅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這些纔剛剛開始,慢慢還會有更多的事情。”說完以後我師傅便起身了。

我跟着將搖椅收起來以後,便也跟着回到了茅草屋。

果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管事的離開了以後,王大爺家裏終究還是出事情了,事情是這樣的,管家走了那天,王大哥的堂弟,當天晚上也被黑馬車個撞了,所有人都說看見了黑馬車,王大爺這人不太相信黑馬車的事情便去村西口看着他們說的黑馬車了。

王大爺去了的時候那天也是晚上,他在村西口呆了大概一個多小時,黑馬車也沒有出現,他便回去睡覺了,可是第二天王大爺便再也沒有醒過來了,村裏人有的人說是王大爺讓黑馬車給帶到陰間了,也有人說王大爺是死於心肌梗塞了,而至於王大爺到底是怎麼死的,沒有人知道了,或許是因爲他得罪了陰靈所以被黑馬車帶走了,又或許是王大爺真的年紀大了,身體出了毛病了。

但是對於後者我還是不太相信,如果問我相信哪個,我相信可能是黑馬車把人帶走的,因爲王大爺確確實實的犯了忌諱。

而王大爺的孩子,沒過多久就給王大爺辦了葬禮,讓王大爺下葬了,下葬的時候我聽人說,他們把黑馬車也帶到了王大爺的棺材裏面了。

而從王大爺和黑馬車一起下葬了以後,王大爺家裏就沒有出過什麼事情了,而且王大哥他們也自知理虧並沒有來找我師傅的麻煩,一家人也是沉浸在了悲傷之中,而我師傅對於這個事情卻也是隻字未提。

而在我的剪紙生涯中,這是爲數不多的一次,僱主遭到陰靈反噬的事情。

當然這個事情到了這裏也就告一段落了,王大爺的離世換來了他們一家人的平平安安,也不知道是值得還是不值得。

而這件事情結束了以後,我則是繼續在茅草屋裏跟我師傅學習巫術剪紙,而我卻始終沒有什麼長進,學了一年多也沒有學出來什麼。

時間匆匆忙忙的就到了夏天了,春天已經過去了,而村裏人對於王大爺家裏的事情也就慢慢的遺忘了,我師傅還是跟以前一樣,在村裏混吃混喝,誰家有白事了,我師傅都會參與一下,然後從中撈點紅酬,每次賺了錢我師傅都會給我買上一包大白兔奶糖。

那天中午的時候,我和師傅吃完飯以後,我們兩個人就在村子裏溜達,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每次和我師傅在村裏溜達,我都會被人用一種異樣的陽光看着,很不舒服的感覺。

後來我才明白,這種異樣的眼光源於我師傅蹭吃蹭喝造成的。

我倆溜達着到了村頭的時候,便重新折返回去了,到了茅草屋以後,我和我師傅坐在大樹下,撐着搖椅乘涼,這感覺頗爲舒適,就是在許多年以後,我仍然會感覺這是一段非常快樂的時光,也是一段值得懷念的時光。

而我和我師傅正在靠在搖椅上舒舒服服享受的時候,突然一個人走了進來,長頭髮,很有一種鄉非的感覺,只見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襯衫,下身穿着一個喇叭褲,最醒目的是他脖子上那條大金鍊子,明顯就是一副小混混的裝扮。

我師傅這個時候眯着的眼睛也已經微微的睜開了,這人走到我師傅面前,一臉牛逼哄哄的樣子看着我師傅問道:“邱老頭,問你個事唄?”

我認得這廝,他叫程傑,是村裏的小混混,基本上沒什麼正是可幹,偷雞摸狗的事情倒是沒少幹,前些日子也是因爲偷了隔壁村柴家的一隻雞,讓人給揍了一頓,據說還差點鬧進了局子裏面。

不過看他今天這副架勢,估計來找我師傅也不是什麼好事情,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替我師傅擔憂了起來。

如果說這廝哪裏最讓我無法忍受,我想最讓我無法忍受的就是這廝說話語氣,好像誰都不放在眼裏的樣子一樣。

我師傅擡起頭看着他,笑了笑說道:“說說唄,啥事。”

程傑兩條腿一掂一掂的樣子,笑了笑,摸着自己脖頸處的大金鍊子看着我師傅問道:“邱老頭,聽說你這剪紙挺靈驗的唄?”

我師傅跟着點了點頭,看着他問道:“你想做什麼?”

程傑笑眯眯的看着我師傅說道:“我就是想看看!”

我師傅尋思了一陣,點點頭說道:“那行,跟我進來吧!”

程傑這個時候臉上露出一副狡黠的笑容,我這個時候也趕忙跟着起身了,進了茅草屋以後,程傑看見我師傅這房間裏到處都是剪紙了以後,不由得有些驚訝的樣子。

我師傅看見他這幅神色的時候,放佛都是預料之中的事情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