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喝了,我要回家了”,本來幾個男子還想再讓女生喝幾杯,結果那個女生說,自己不想喝了,想回家了。

幾個男子心裏當然是不想就這麼的讓女生回去,於是其中一個男子,也是這幾個男子當中的老大,他這時說:“那我送你回去吧”,說完便帶着女生就準備離開了,其他幾個男子把帳結了之後,也跟着走出了酒吧。

“這樣纔對嘛,磨磨唧唧的,我都等煩了,你們的動作快一點,我的動作也可以快一點,之後就好早點回去了”,做鬼也是要有歸屬感的,不然就是孤魂野鬼了,這隻女鬼死了之後,也想有個家,只是不料被張美華給買了。

“你不用送我的,我自己走路回去就好了”,走在大街上,漂亮女孩覺得自己一個人回去就行了,心裏面也不想再讓別人送自己回去了,“那怎麼行,這大晚上的,你一個人不安全”,男子找了一個不安全的理由。

心想,就這麼的讓你一個人回去,呵,可能嗎,後面的那幾個逼崽子,應該準備好了,等下就可以好好玩玩了。

果然,沒過多久,後面就衝上來了幾個男子,其中一個男子手裏拿着一塊毛巾,在把漂亮女孩迷暈了之後,幾個男子便馬上攔了一輛車,開車的司機一見幾個男的、一個女生,就覺得有點像是在,在做那啥。

但由於對方人多,心裏面又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索性也就不管了,開自己的車就好了,管它那麼多。

那隻兇殘的女鬼,這時就跟在車子的後面,也不出聲,就靜靜的看着,看他們要到哪裏去,車子開了二十分鐘左右,幾個男子帶着那個漂亮女孩下了車,“大哥,今晚咱們可以好好玩玩了,說不定這還是那個呢。”

接着其他幾個男子也紛紛口裏說着噁心的話語,一羣思想齷齪的傢伙,女鬼表示很不屑,但是,它暫時還是忍住了,沒有動手,等幾個男子進了屋之後,只要對那個漂亮女孩有非分之想,那麼,就可以宣佈他們的死期了。

拿出鑰匙,開了門,幾個男子把漂亮女孩扶着走了進去,接着,又把漂亮女孩放到了沙發上,“大哥,還是你先上吧,然後再交給小弟們”,其中一個男子,此時已經是有點等不及了的樣子,心裏面只想快點就好。

可他不知,誰要是敢對這個漂亮女孩動一下手,那麼,馬上這間屋子就會變成人間煉獄,滿屋子的腸子、內臟、大量鮮血,女鬼可沒少見,再多見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習慣就好,殺人,對它而言,真的是感覺好好。

心裏面只想着快一點,卻不知道接下來自己馬上就要死了,還是死得很慘的那一種,真不知道他們是。 “好,你們先在這外邊等一下,我帶她進房間”,幾個男子中的那個老大,說完便抱起昏迷的漂亮女孩進了房間。

“這妞看上去身材還不錯,等下老大玩完之後,就該到我們了,耐心等待就是”,幾個男子中的一個猥瑣男這時對其他人說,他的長相,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賊眉鼠眼的,不知道他平時是不是也偷電瓶車。

幾個男子中的老大,這時已經把那個昏迷過去了的漂亮女孩給放到了牀上,接下來,只怕就是要對其圖謀不軌了。

果然沒有猜錯,男子將手慢慢的向漂亮女孩的那裏伸去,女鬼一見,覺得也差不多了,接着馬上便向男子飄去,瞬間,房子裏變冷了,看來這隻女鬼還懂得隱藏自己的氣息和溫度,絕對是屬於那種比較厲害的厲鬼。

溫度在下降的那一刻,男子就覺得自己好像要倒黴了,結果沒過多久,他的腦袋就和他的身體分了家,女鬼的指甲很長,也很鋒利,在一瞬間就將男子的頭給削斷了,腦袋飛出去碰到牆壁之後,最終落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男子的脖子處飆出了大量的鮮血,不到一分鐘牀上跟地上就被鮮血給染紅了,那個男子更是最後連死的時候,一聲都沒有發出,腦袋撞到牆壁上的那一下,聲音也不是很大,所以外面的人現在還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

他們的老大此時已經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女鬼在削斷他的腦袋之後,並沒有就此罷手,而是繼續一鼓作氣的將其給分屍,紅色的血把牀上昏迷過去了的漂亮女孩衣服給弄髒了,不過,她這運氣還算好的。

要是她今天沒有遇到這隻女鬼,那麼,恐怕今晚,或者是明天,死的人就是她了,心理承受壓力不大的,絕對會自殺,這種事情也不是說沒有見過,就算是沒有親眼見過,但在報紙上,電視上,網絡上總也看到、聽別人說過。

所以,對於女鬼只弄髒了她一點點衣服來說,她真的是算很幸運的了,醒來之後還得感謝這隻女鬼的救命之恩。

姑且,也可以說是救命之恩了,事情如果朝着壞的一面發展,那麼這個漂亮女孩最終是一定會上電視、新聞的。

將這羣男子的頭給弄死了,那麼接下來,就該輪到他們幾個了,女鬼在將幾個男子中的老大給徹底弄死之後,沒有作任何的停留,馬上就從房間裏飄了出來,接着就像剛纔殺其老大那樣,又把剩下的幾個人給全部分屍了。

整個屋子裏,現在真的可以說是碎屍萬段,一塊塊的碎肉和分佈得亂七八糟的內臟,以及大量的鮮血,就是現在屋子裏的一道獨特的風景,但估計沒幾個人會喜歡看這樣的風景,但也不排除不會有那麼三、兩個人喜歡。

做完這一切之後,女鬼又隔空的將那個漂亮女孩給擡到了空中,看起來,這隻女鬼要比想象中的更爲強大,都已經可以隔空控制物體了,那個昏迷過去了的漂亮女孩,少說也有一百斤左右,就這樣的被那隻女鬼給隔空擡到了空中。

甚至覺得,那隻女鬼的表情還很輕鬆,絲毫不怎麼費力似的,這隻鬼估計有些年頭了,要不然死了幾年、或者是幾十年的鬼,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厲害的鬼術,隔空控制物體,看起來好像不難,也不怎麼厲害。

但是,一般的鬼卻是很難做到這一點,它們頂多就是有時候能夠影響一下正常人的腦電波而已,像隔空控物這種比較厲害的鬼術,它們還是無法做到,但眼前的這隻女鬼,它卻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那麼只能證明它真的是很厲害。

直到將漂亮女孩給移到了離之前在的屋子裏一里遠左右的地方,女鬼才把其給放下,漂亮女孩此時還是處於昏迷狀態,看樣子一時半會的也不會醒過來,女鬼見狀,也只好用自己的方法將那個漂亮女孩給弄醒過來了。

“咦,我怎麼會在這裏,我不是應該”,醒過來之後,漂亮女孩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所以,女鬼一時有點無語,心裏想,你不是應該先問我是誰嗎,然後再問這裏是哪兒嗎,最後纔是問自己爲什麼會到這裏來。

這樣纔對嘛,對於漂亮女孩醒過來說的第一句話,女鬼在心裏面是吐槽了很多很多次,但是,心想大家都是女生,那麼,就算了,就當做好鬼好事吧,沒錯,這隻女鬼在心裏是覺得自己是一隻好鬼。

至少,自己幫助了那麼多的女生,雖然,也殺了那麼多該殺的人,但是,那些人他們真的是該殺,所以,殺掉他們是在爲民除害,省得到時候有更多的女生受到傷害,女鬼的心裏就是這樣想的。

“你是,我好像不認識你”,漂亮女孩這時想起先問問自己旁邊的女生,當然,這個所謂的女生,其實說的就是那隻女鬼,在這裏,總共就只有一人一鬼,人是女人,鬼是女鬼,二者之間共同的應該就是性別了。

還有一點就是,這隻女鬼它好像不殺女性,要不然張美華她怎麼可能活到現在,也更加沒有機會給他的表弟打電話了,沒有殺掉張美華,或許就是這隻女鬼它原先註定好的命運,或者說是,它的鬼生註定遭此一劫。

“你不需要認識我,你只需要知道是我救了你,好了,走吧,你家住在哪裏,我送你回去”,女鬼說完便打算催漂亮女孩回家,好像弄得它很忙似的,“我不需要你送我回家,我自己會走,還有你在說什麼。”

“什麼你救了我,我這樣子像是需要人救的嗎,你神經病吧”,漂亮女孩說完之後,便準備離開了,可女鬼此時心裏面那個氣啊,自己做了好事,救了她,她不但不領情,還對自己惡言相向,真的是叔叔可以忍。

嬸嬸不能忍了,“站住,你剛纔說誰神經病,你有本事再說一次試試看”,女鬼暫時還沒有對漂亮女孩下殺手,但是,如果那個漂亮女孩要一意孤行的話,那麼,不敢保證這隻女鬼不會將其殺死,甚至是分屍。 漂亮女孩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自己現在可是在和一隻非常兇殘的厲鬼說話,當然,如果她知道了,那麼肯定也就不會是這個樣子的了,只可惜的是,她現在不知道,“就說你了,神經病、白癡。”

漂亮女孩這次說完之後,竟然還沒有要走的意思,怎麼,她是真的想找死嗎,難道上電視跟新聞就真的有這麼好。

“好,你不走我走”,女鬼說完便飛了出去,漂亮女孩見女鬼飛遠了,口裏說着:“切,嚇唬誰呢,別以爲姑奶奶我是嚇大的”,漂亮女孩說完這句話之後,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來,“等等,她剛纔是怎麼走的。”

想到這裏,漂亮女孩突然暈倒在地,是驚嚇過度暈倒的,“哎,要不是老孃鬼好,不然你現在只怕不是暈倒,而是死翹翹了”,剛纔女鬼飛遠之後,又馬上隱身飛了回來,它還是不放心讓那個漂亮女孩一個人這麼晚在這裏。

這次漂亮女孩暈過去,女鬼沒有再馬上救她醒來了,而是就陪在她的身邊,至少有自己在,今晚是沒人能夠再傷害到她了,女鬼在心裏想着,索性自己就陪她一晚上好了,就當是結個緣,或許真和她有緣也說不定。

長夜漫漫,大城市裏的人,有的已經睡着了,而有的則是繼續在嗨皮,但張美華她的老公是永遠都不可能再活過來了,地上的血已經快要乾了,張美華此時依然沒有醒過來,估計今晚都會一直昏迷不醒。

明天一早,看是張美華先醒過來,還是那隻女鬼先回來了,如果是女鬼先回來的話,那麼,張美華的情況就會更加的危險,昨晚沒有殺掉張美華,不保證今天晚上就不會殺死張美華,最怕的還是。

張美華她連打電話給她表弟的機會都沒有,這樣一來,張美華遲早會自殺,就算那隻女鬼沒有殺她,但可以一直跟着她,精神方面,張美華一定會受不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張美華趕緊去找他的表弟。

換一套房子住,這個當然可以有,但是,現在的這套房子,張美華她也是花了一大筆錢纔買到的,就這麼的離開,還有丈夫死得這麼慘,張美華她心裏也覺得咽不下這口氣,明天一早,看看張美華她的表現就能知道了。

天終於亮了,此時是標準時間早上六點鐘,睡了一夜,那個漂亮女孩這時也終於又醒過來了,“啊,你是鬼”,這次醒過來之後,那個漂亮女孩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你別怕,要殺你的話,昨晚我就殺你了。”

女鬼見漂亮女孩終於有點正常人見鬼的反應了,於是也好心的提醒着她,自己不會殺她,要殺也不會等到現在。

聽到女鬼這麼說,漂亮女孩在心裏想,覺得也是,要殺的話,昨晚自己對它說那樣的話時,它就會把自己給殺掉了,那應該是不會殺自己了,“真的嗎”,漂亮女孩還是有點害怕,“真的,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傷害你的。”

女鬼說的這些話無疑是給漂亮女孩一顆定心丸,“它不會傷害自己,也對,自己昨晚好像在酒吧喝酒,接着就被”,想到這裏,漂亮女孩突然對女鬼說:“昨晚真的是你救了我”,漂亮女孩覺得自己昨晚確實是有點過分了。

別人救了自己,自己還罵它是神經病,還好它真的是一隻好鬼,竟然沒有殺掉自己,還保護自己一個晚上沒有離開,“嗯”,女鬼輕輕的應了一聲,因爲它也看出漂亮女孩此時心裏面在想什麼了。

那麼,既然她都明白了,自己也就不用再去多說什麼了,“謝謝你,你真的是一個好人,哦不,你真的是一隻好鬼”,漂亮女孩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於是趕緊又補了一句“你真是一隻好鬼”。

“我叫朱倩,你呢”,漂亮女孩很快就對女鬼沒有恐懼感了,甚至是,還想和它交個朋友,也是,如果有一隻這麼厲害的鬼做朋友,那麼,看以後誰還敢不給自己面子,“我叫,我叫”,女鬼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好像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了一樣,一連說了兩聲“我叫”,漂亮女孩這時也看出來了,這隻女鬼可能是忘記自己的名字了,或者是,不記得自己叫什麼了,“那這樣吧,我就叫你依依姐姐好了,你看怎麼樣。”

女鬼覺得依依這個名字還挺好聽的,“好啊,那我以後就叫依依好了”,女鬼也很開心漂亮女孩給自己取了個名字,不過,有沒有名字對女鬼而言,其實也沒有什麼,名字只是一個代號罷了,最主要的還是要有真材實料。

像這隻女鬼的鬼術,就絕對是很多鬼比不了的,單憑一招隔空取物,對於其它弱小的鬼魂來說,就是高難度動作。

“對了,依依姐姐,你白天的時候也可以出來的嗎”,雖然是明知故問,但是漂亮女孩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嗯,只要不是太陽很強的天就都可以出來”,女鬼或許覺得眼前的這個活人,與自己還挺有緣的。

於是也就沒有隱瞞任何的東西,是什麼就說什麼,“那下雨天呢,下雨天也可以出來嗎”,那個叫做朱倩的漂亮女孩此時也是真的把女鬼當成是自己的姐姐了,“可以啊,下雨天本來就是陰暗的天氣,姐姐最喜歡下雨天了。”

說着說着,女鬼的臉上還漸漸的露出了笑容來,真的是,做鬼也可以做得這麼開心的嗎,最主要的是,鬼術要強、要厲害,要不然應該也沒有這隻女鬼過得這麼輕鬆自在吧,不管是做人還是做鬼,實力都是要有的。

這隻女鬼就是典型的例子,一人一鬼大早上的,整整聊了半個小時,這時已經是早上六點半鐘了,張美華那邊,這時卻還是沒有醒過來,女鬼這邊都已經醒過來半個小時了,一旦女鬼回到張美華家,那麼,情況就真的不妙了。 “依依姐姐,我帶你去我家玩玩”,聊了一大早上,朱倩的肚子開始有點餓了,這時準備去吃點東西,順便帶女鬼去自己家中看看,“好啊”,女鬼倒也挺爽快的,啥都沒想就答應朱倩跟她一起回去。

“那我們走吧”,朱倩心裏也挺開心的,自己遇到一隻鬼,還是一隻好鬼,不但沒有傷害自己,反而還救了自己一次,運氣真好,朱倩在心裏覺得,半個小時後,一人一鬼到了朱倩的家裏。

“你一個人住嗎”,女鬼到了朱倩的家中,沒有感覺到有第三者在,但是出於禮貌還是問了一句,“是啊,所以沒有人管我,我想幹嘛就幹嘛,多晚回來都行”,朱倩覺得一個人住挺好的,自由自在。

就當女鬼和朱倩聊得正開心時,昏迷中的張美華這時也終於清醒過來了,“啊”,看到滿臥室都是血,儘管昨晚已經知道自己的丈夫死了,但是,一時之間還是被嚇到叫出了聲來,接着張美華就哭了。

茅山遺孤 眼淚從眼睛裏流到了臉上,之後又落在了身上,張美華她此時很傷心,她甚至是,有點想報仇,她心中有很深的恨意,“憑什麼,憑什麼要殺死我丈夫”,張美華在心中很痛恨那隻女鬼,“它憑什麼要殺死我丈夫。”

一晚上突然失去了丈夫,張美華她的精神狀態這時不是很好,人也一直坐在地上,絲毫沒有要起來的樣子,或許是,她想靜靜,待會再起來去吃點東西,希望是如此,最重要的是,她不能忘記給他的表弟打電話。

“是肅肅嗎”,大約過了十分鐘,張美華從地上站起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表弟打電話,前些年張美華與表弟家還有聯繫,雖然說不是經常打電話,但是一年內還是要打幾次的,差不多兩個月一次吧。

“表姐,是我,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電話打通之後,接電話的人正是張美華的表弟,“肅肅,表姐想過來找你玩,大概明天就能到”,張美華沒有直接說,要表弟過來,也沒有說自己的丈夫被鬼殺死了。

她只是說想去表弟家玩,那麼,她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好啊,表姐,那你快點過來吧,我給你做些好菜,只有我們這裏纔有的,你以前最喜歡吃的”,表弟倒是熱情款待得很,可他不知,張美華這次來。

會給他帶來什麼不一樣的驚喜呢,或許從此以後,自己的人生就要三百六十度大轉變了,也可能是,不習慣大城市裏面的人文環境,最終還是得再回到大山裏來,但這些暫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張美華她能順利到達表弟家。

如果張美華她不能順利的到表弟家,那麼,後面發生的種種,也就都不會發生了,條件就在於張美華她。

掛掉電話之後,張美華在家中找了點東西吃,這麼長時間沒吃東西了,是個人都會餓的,等吃飽了之後,張美華馬上上網訂了機票,當天的,今天晚上,絕對不能在這裏住,這一點張美華她心裏很清楚。

丈夫的屍首,張美華她實在是沒有心情去處理,如果有麻煩,也只能請律師了,自己沒理由殺害自己的丈夫,更沒有理由將自己的丈夫殘殺,也沒有理由一點都不處理屍體,任由警方來兇案現場看個仔細。

所以,這一切不可能是自己做的,自己雖然有作案時間,但自己卻沒有作案動機,自己和丈夫感情一直很好,這個,公司有很多人都知道,只是要說是鬼的所爲,估計別人也不會太相信,張美華煩的就是這個。

丈夫的屍體不像其它的什麼東西,可以叫人到家裏來打掃乾淨,怕就怕別人反而會提前讓警察知道,所以,張美華不打算處理丈夫的屍體先,而是準備先去找表弟,看看錶弟能不能對付得了這隻厲鬼。

“兒子,是誰打來的電話啊”,電話掛掉之後,不僅僅是張美華她這邊有很多的事情要考慮,表弟那邊也是同樣,“哦,是表姐打來的,說是要過來我們家玩幾天”,見父親向自己問了,李肅馬上就把事情告訴了父親。

張美華的表弟,名字就叫做李肅,姓李,單名一個肅字,古代李世民曾是一代君王,所以,李也是大姓了。

至於肅字,通常人們說到肅,都會想到嚴肅,肅,應該就是嚴肅的意思,指做人應該要嚴肅一點,不能經常嬉皮笑臉的,男生,更加要嚴肅,做事情要嚴肅,做人也要嚴肅,肅,也有肅靜的意思,指靜下心來,嚴肅安靜。

“兒子,如果你表姐要帶你去大城市發展,那麼,你一定要答應父親,跟表姐去,知道嗎”,李肅的父親,說着說着,好像眼角里有了一絲的淚花,聽到父親突然說這樣的話,李肅一下子就跪在了父親的面前。

“爸,你身體不好,我不能跟表姐去,就算表姐真的要帶我去大城市,那我也不會去的,爸,你放心好了,我會一直照顧你的,你的身體很快就會好起來的”,這時的李肅,眼淚已經忍不住的流滿了整張臉。

父親此時也哭了,眼淚嘩嘩的就下來了,留在大山裏是沒有出路的,父親很明白的知道這一點,父親他心裏也想兒子能夠去到大城市發展,然後娶個大城市的媳婦回來,但是,自己這個不爭氣的身子,這麼久了也不見好。

兒子照顧自己無微不至,藥也都是每天換的新的,但是,就是不見好轉,如果自己能夠去幹活了,那麼兒子也就可以早點去到大城市發展了,華妹子這個人雖然不是很念親情,但是,一些小忙她應該還是肯幫的。

比如幫兒子找到工作,暫時先住她家裏一段時間,等工作穩定了再搬出去,李肅的父親在心裏面想了很多很多,“爸,你以後都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好嗎,兒子求你了”,眼淚在這時灑落到了地上,李肅他的心情有點傷感。 錢、卡、證件以及重要的東西,張美華她都準備好了之後,便離開了房子,她情願早點去飛機場,也不願再在房子裏多待一秒鐘,房子裏此時已經有了很重的血腥味,就算是沒有,那張美華她也不願意再多待了。

東西全部帶上之後,張美華走到街上打了一輛車,她自己的車則是還停在房子的下面,因爲有一個停車的地方,所以,要方便許多,但現在她也不能夠開自己的車去,停在飛機場,還不如先停在這裏算了。

車開了一個多鐘頭,飛機場到了,張美華給錢下了車,接着便向等待廳走去,飛機是下午兩點鐘的,之前買票的時候,張美華就已經算好了時間,知道打車過去要花多久時間,現在是中午十二點整。

那麼也就是說,還有兩個小時飛機才起飛,“還有兩個小時,希望別在這個時候,那隻女鬼找到自己”,張美華握着手機的那隻手,此時已經出了不少的汗水了,她很緊張,她怕在這個時候被女鬼發現,儘管那是不可能的。

“倩倩,以後誰欺負你,你就告訴姐姐,姐姐幫你教訓他,算了,以後姐姐還是跟在你身邊吧,免得萬一姐姐不在的時候,你又走出去喝酒,然後像昨晚那樣”,女鬼這時,還在朱倩的家裏,正和朱倩聊得很開心。

它絲毫不知道張美華此時已經去了飛機場,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城市了,並且,重點在於張美華她是去找她那個擁有天生陰陽眼的表弟,擁有天生陰陽眼不算有多厲害,厲害的是,她的表弟現在已經學成了高深的道法。

那就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了,純陽之身加上天生陰陽眼,再加上《陰陽玄法》的高深道法,估計女鬼接下來會被打得魂飛魄散,或許,女鬼她是怎麼也沒想到現在這個年代了,還有道法那麼高深的道士。

“還有一個半小時”,在飛機場的張美華,眼睛時時刻刻都在盯着手機看,當然,時不時的也看看人羣,壞人,應該飛機場是沒有的,現在怕的就是那隻女鬼不放過自己,追上來,其實,女鬼如果真的要殺張美華。

那麼,昨天晚上女鬼就動手了,根本不可能等到現在,張美華她確實是多慮了,不過,現在時候也確實應該是緊張的,畢竟張美華她沒有考慮這麼多,也許女鬼會在最後一刻的時候把自己給殺掉呢。

飛機場其他的乘客,此時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看手機,現在這個年代,看報紙的已經是越來越少了。

“真的啊,那依依姐姐你實在是對我太好了,愛你,麼麼噠啊”,朱倩說着說着還真的把嘴伸向了女鬼,看樣子是想真的親女鬼一口,女鬼心裏本來也是樂意的,但是想到,活人如果碰到自己的話,弄不好會大病一場。

於是,也只有就此作罷,委婉的拒絕了朱倩她,“倩倩,你現在還不能親姐姐,姐姐畢竟已經不是活人了,如果你親了姐姐,弄不好會生大病,到時候姐姐也無能爲力”,拒絕是拒絕,但解釋也是還得解釋一下的。

聽到女鬼這麼說,朱倩心裏有點不爽,爲什麼自己就不能碰姐姐呢,真的好鬱悶,女鬼這時也看出了朱倩心裏面在想什麼,於是又說着:“倩倩,其實也沒事啦,姐姐每天都陪着你,不也挺好的嘛。”

“嗯嗯,那好吧,姐姐,那你以後一定要保護我,好嗎”,朱倩現在只希望女鬼能夠天天都在自己的身邊,然後自己惹事了也不用擔心,一切都有姐姐,“好,好,姐姐一定會每天都陪在你身邊的,這下你開心了吧。”

一人一鬼說着說着便都開心的笑了起來,朱倩在心裏想,感覺鬼也沒有電影裏說的那麼恐怖、那麼壞嘛,自己遇到的這隻鬼,不就挺好的嘛,脾氣也好,對自己更是好得不行,一想到以後自己就有一個非常厲害而且免費的。

而且免費的保鏢時,朱倩心窩子都笑了起來,好幸福啊,以後都不用怕再遇到壞人啦,朱倩是開始飛了,但是她不知道,此時張美華馬上就要登機了,她會找一個非常厲害的道士回來,然後把女鬼給徹底消滅掉。

如果此時,能夠去阻止張美華登機,或者是讓女鬼把張美華給殺掉,那麼,以後就真的不用再擔心了,一切都有女鬼爲朱倩她擺平,不會缺少錢,也不會再受到欺負和傷害,但這一切,只怕會因爲張美華她的這次出行而變得。

而變得不存在,女鬼一旦真的被張美華的表弟給消滅了,那麼朱倩以後的人生,也就再次變得和以前一樣了。

“只有三十分鐘了,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要來啊”,看到時間越來越接近飛機起飛的時間了,張美華她的心裏就越是着急,她當然是不想在這個時候還出什麼意外,今天天氣不錯,不會出現飛機延遲起飛這種情況。

現在需要的,就是等,等到飛機起飛就好了,張美華在十五分鐘之前,買了一些東西吃,吃飯這時是真的沒有那個胃口,所以就買了一些自己喜歡吃的零食來吃,也差不多吃飽了,“還有二十五分鐘”,張美華在心裏默默唸着。

時間在這個時候,對她來說,真的很重要,死亡有時候就只需要不到一秒鐘的功夫,但張美華她覺得,自己還不至於運氣“那麼好”,能夠在最後一秒鐘的時候死掉,要死也是在登機之前十分鐘就應該死掉了吧。

畢竟這不是在拍戲,沒那麼戲劇化的,張美華堅信是這樣,登機之前如果自己沒有死,那麼登機之後,就更加的不用擔心了,女鬼絕對是找不到自己了,又看了看手機,“還有十五分鐘”,這時,廣播也提醒乘客們馬上要登機了。

“依依姐姐,你能不能幫我弄點錢來,我想去吃肯德雞”,朱倩家中,女鬼這時正和朱倩躺在牀上休息,朱倩她可能是肚子又餓了,口裏對女鬼說着要弄點錢來,然後去吃肯德雞,“錢嗎,沒問題,姐姐這就去給你弄些來。” “爸,那我做事去了,您好好休息”,給父親換了藥之後,李肅向父親說着,接着便帶上幹活的東西走出了家門。

“兒子長大了,懂事了,但我這身體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好,是我害了他”,李肅的父親在心裏覺得很不是滋味,兒子已經長大了,本可以去到大城市發展了,卻因爲要照顧自己而一直留在了家中沒有出去。

有時候李肅的父親真的很想給自己一刀,結束這沒有意義的人生算了,但是一想到兒子還沒有娶媳婦成家,心裏面又覺得很對不起兒子,如果自己就這麼死了,更是對不起兒子這幾年來對自己的悉心照顧。

想到這些,便再沒有勇氣自殺了,死很容易,但是要死得問心無愧就很難,要死得理所應當也很難,自己這些年不能讓兒子白照顧了,不然還不如早幾年死掉的好,也省得兒子可以不用照顧自己,早點出去外面大城市發展。

“旅客們,你們乘坐的181號載人客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乘客們自己繫好安全帶,飛機上禁止吸菸”,聽到這個聲音,張美華她的心也終於可以徹底的放下來了,“希望表弟有辦法對付這隻女鬼,不然自己還是白去了。”

張美華在飛機上,心裏面想的就是,表弟能夠對付得了女鬼,給自己報仇,再就是,順便帶表弟到自己所在的大城市玩玩,總之就是,這次一定要將表弟帶回自己住的地方,甚至就是,不管表弟他能不能對付得了女鬼。

張美華在心裏已經想好,不管是用騙的,還是物質誘惑,或者是那被女鬼殘殺的事實,表弟這次是非帶回去不可。

伴隨着音樂以及張美華腦海中在想的事情,飛機這時已經開始起飛了,慢慢的從地上飛到了空中,飛機出事的機率還是很低的,所以,張美華她一點也不擔心,她怕的就是,飛機上,那隻女鬼還會出現。

但是,事實是不可能出現的了,因爲,“倩倩,你看看,這些錢夠了嗎”,朱倩的家中,女鬼帶了很多的紅色大鈔和綠色大鈔以及藍色鈔票回來,紅色大鈔和綠色大鈔以及藍色鈔票,分別是一百和五十以及十元的現金。

“哇,夠了夠了,依依姐姐你真厲害”,看到牀上那一張張錢,朱倩的眼睛一下睜得老大了,彷彿是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錢一樣,不過,還真的可能是這樣,牀上的現金全部加起來,足足有四、五萬,朱倩她自然是。

自然是沒有見過這麼多的現金,尤其是,現在這些錢它還都是自己的,心裏開心得已經無法形容了,只覺得有依依姐姐真好,自己以後都不用擔心會沒有錢花了,就那麼一點點時間,竟然就弄了這麼多的錢回來。

隨即,朱倩把錢全部都收好了,接着也沒問女鬼這些錢是從哪裏來的,就帶着女鬼準備出門去吃肯德雞大餐了。

“這個世界上是真的有鬼,不然自己的丈夫也就不會死了,以前自己還笑美美她身爲警察每天還疑神疑鬼的,看到死者死得比較慘一點,就以爲是鬼殺的,真的是好笑”,張美華覺得,自己以前真的是太傻了。

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是不可能存在的,只是有時候大家自己沒有遇到罷了,然後就說沒有,以前張美華她確實是不怎麼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的,包括表弟雖然不會說謊話,但是張美華她還是不相信,結果現在。

自己卻真的遇到了,還將自己的丈夫給殺死了,“等等,難道說,以前美美遇到的殘殺案,就是那隻鬼做的”,聯想到自己的丈夫死得那麼慘,又想到以前美美說,兇手不可能會那麼變態,一定是鬼怪所爲。

但是,其他的警察卻沒有一個願意相信她的,包括自己也是,沒想到,美美她的觀察能力還是挺強的,不愧是警察的女兒,自己又是一個警察,但是現在想到這個又有什麼用呢,張美華覺得,自己的丈夫是不可能再活過來了。

當然,死得那麼慘,神仙也難救,肉體都已經快成肉沫了,那哪裏還有救,就算張美華她的表弟可以救到靈魂,但也救不到肉身了,所以,毫無疑問是死翹翹了,慢慢的,張美華她也不去多想了,眼睛閉上之後。

便準備好好的休息一會,飛機要晚上八點鐘左右才能到,到時候下了飛機還得去找一家賓館住一晚上,第二天再坐大巴去表弟家,大巴還不能直接開到表弟家,到時候還得再打個車,接着還得走一到兩個小時的路程。

那時才能到表弟家,張美華在心裏想着想着,便慢慢的進入了夢鄉,飛機上有的乘客此時已經睡着了,也有的乘客此時正準備睡,希望一路都平安吧,張美華睡着的樣子,看上去也挺好看的,二十九歲,看上去像二十歲一樣。

“依依姐姐,你真的可以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和我在這裏吃好吃的東西”,肯德雞店裏,朱倩這時關心的不是那美味的雞腿,而是自己身旁的那隻女鬼,“當然咯,那是因爲姐姐厲害嘛,不是所有的鬼都能像姐姐這樣陪你吃雞腿哦。”

“姐姐,小點聲,我怕別人會把我們兩個當成是神經病”,朱倩提醒着女鬼,這可不是在我家啊,到時候嚇到別人就不好了,“嗯嗯,好吧,那等吃完之後,到你家裏姐姐再和你說說鬼的能力具體是什麼樣子的。”

女鬼也知道,這是在公衆場所,還是不要把別人嚇到了,所以才和朱倩說,待會到家隨便怎麼聊都行,“好啊,姐姐最好,那我們就快點吃吧”,說完,朱倩拿起一個雞腿就往嘴裏塞,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要不,你去接一下你表姐吧”,李肅中午回來做好飯菜,吃完之後下午正準備出去時,父親對李肅這樣說着。

“爸,那我不在的時候,您自己儘量不要下牀,水和吃的東西,我都給您準備在牀邊,到時候餓了、渴了,您就吃一點,我儘量到時候和表姐一起早點回來”,李肅覺得,自己不管怎麼說,還是要去接一下表姐,畢竟。 飛機飛到了上空中,張美華此時已經熟熟的睡着了,飛機上的其他乘客,這時大部分也都在和周公下棋了。

“依依姐姐,那你現在可以和我說說你們鬼具體是什麼樣子的嗎”,吃完肯德雞之後,朱倩和女鬼又回到了朱倩的家裏,“可以啊,我們鬼呢,其實也是分很多種的,具體能力也都稍微的有點不一樣”,女鬼回答說。

“怎麼個不一樣呢”,朱倩馬上就對這個鬼的區別來了興趣,以至於一時之間都不覺得害怕了,是真正不害怕的那一種,彷彿這不是在討論鬼,而是在討論吃一樣,“那姐姐先給你說一下,姐姐有哪些能力。”

“嗯嗯,姐姐你說”,朱倩這時像一個小女孩聽大姐姐給自己講知識一樣,“姐姐的能力有,可以隔空取物,可以在白天現身,倩倩,你別以爲這個在白天現身不算什麼厲害的能力,但其實,有很多的鬼。”

“它們就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爲了讓朱倩覺得在白天現身不是什麼很容易的事情,所以女鬼這時還特意的跟朱倩她解釋了一下,“噢噢,那姐姐你接着說,我聽”,“暫時就這些了,姐姐一時也想不起還有哪些能力。”

“就沒有了啊”,本來還以爲女鬼會說出一大堆的能力來,結果,就說了兩個,然後就沒有了,哎,有點掃興啊。

女鬼似乎也看出朱倩心裏有點不高興了,於是連忙又說:“倩倩,其實姐姐還有很多其它的能力,只是,這些能力,其它的鬼也基本上都會,所以姐姐纔沒有把它們都說出來”,聽到女鬼這麼一說,朱倩立刻就對女鬼說。

“那依依姐姐你,就把它們都說出來吧,反正現在有大把的時間,你就全都說出來好不好”,朱倩的表情,三分焦急中更是帶了七分的撒嬌,估計女鬼這時,一定會全部都說出來,如果這都還不說,那也太假了。

“幾點了”,睡了一覺醒來的張美華,這時看了看手錶,下午五點過十分,“還早,還要差不多三個小時才能到”,睡了這麼久,這一時之間張美華她再也睡不着了,於是,只好拿出書籍來看,便算是打發時間了。

“爸,表姐應該要明天才能到”,下午六點多鐘的時候,李肅從地裏幹完活回來,一邊做飯一邊跟父親說。

“哦,那明天你就早點出發去接下華妹子”,父親心裏有他的打算,他心裏只想,這次張美華來,能夠帶自己的兒子去大城市發展,至於自己這身子,自己慢慢來就是,雖然李肅的母親一天到晚都沒怎麼在家。

但是晚上的時候,也還是會回來的,所以,有的事情,就只好委屈李肅他的母親了,父親想到這裏,或者說,父親每每一想到自己的這身子,就心裏面覺得很不是滋味,自己活着,就像一個廢人一樣,有時候。

父親心裏面認爲,還不如早點去死了的好,但時常又鼓不起那個勇氣,就像曾經有人說,有時候啊,一個人,他就連死的勇氣都沒有,死,很容易,卻又很難,有時候人還真的是連死的勇氣都沒有,儘管活着已經是廢人了。

“姐姐剛纔和你說的,你都聽明白了吧”,女鬼一口氣說了很多的屬於鬼的能力,其實也就是所謂的鬼術。

“嗯嗯,聽明白了,姐姐你真的好厲害啊,我愛你,愛你,麼麼噠”,朱倩這個人,可能真的是腦子壞掉了,之前女鬼都和她說了,不能親,不能親,結果她現在就忘記了,一時忍不住,就又想去親那隻女鬼。

“停,倩倩,你又忘記了”,看到朱倩那邪惡的嘴脣向自己伸來,女鬼趕緊出言提醒道,“喔,我忘記了,對不起啊依依姐姐”,朱倩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小女孩一樣,不過,她好像本來就是。

朱倩今年剛好十八歲,要不是氣質像女神級別的,不然她絕對絕對是個小蘿莉,十四、五歲的蘿莉,朱倩的臉長得比較的長一些,身材稍微偏瘦了一點點,但是身高絕對不矮,皮膚也挺白嫩的,所以,她更像宅男女神。

“親愛的旅客朋友們,你們好,待會馬上就要”,聽到這個聲音,張美華她知道,接下來馬上就要到了,自己今晚先去找一個地方將就一晚,明天一早便坐大巴前往表弟家,收拾了一下東西,張美華接下來就準備下飛機了。

晚上八點半,這時張美華已經找了一個賓館住了下來,想着,還是先洗一個澡吧,到表弟家多少也得住一晚上,所以,到時候在表弟家就不打算洗澡了,晚上九點,張美華這時已經洗完澡了,看了看時間,覺得還早。

再加上今天下午在飛機上睡了那麼久,一時也完全沒有睡意,“看看電視吧”,在心裏想着,張美華便馬上向電視機走去,“等等,記得以前聽別人說,有一次在賓館住的時候,房間裏鬧鬼了,那個人還說自己親眼看見鬼了。”

“難道是真的,他不是開玩笑的”,張美華覺得,誰會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那,這個世界上難道真的有它存在,這個它,張美華指的是:貞子,一想到貞子可以從電視機裏爬出來,張美華立刻就後退了幾步。

這個電視機,自己是絕對不能去開的,絕對不能去開,張美華在心裏提醒着自己,自己千萬不要去開,大不了不看電視就是了,要不現在睡都可以,想着想着,張美華覺得還是先上牀吧,早點睡算了,明天一早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