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三種東西經過他調和,再被陳靈兒吃下去,自然輕易的將陳靈兒身體裏的陰氣給逼出來。

而且,還能順帶彌補陳靈兒本身被陰氣侵襲受到的傷害。

隨着陳靈兒身上飄起陰氣,漸漸地,餐廳裏的溫度降低了下來。

就連法壇上的燭火被陰氣籠罩着,也變得越發昏暗起來。

陳靈兒毫無察覺,依舊在狼吞虎嚥,沉浸在那一股股熱流流遍全身的暢快感覺之中。

當然,她沒開天眼,自然也是發現不了空氣中的陰氣。

白小鳳靜靜地打量着空氣中越發濃郁的陰氣,又看了一眼落在四處已經燃燒殆盡的黃紙灰燼。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剛纔他開壇撒黃紙,也算是給附近遊蕩的陰魂一個買路錢。

陳靈兒現在身上的陰氣被祛除了出來,在這餐廳裏聚集着,勢必會吸引附近的陰魂過來,甚至還可能讓他們生出歹念覬覦陳靈兒的肉身。

有這些買路錢在,那些陰魂也不會再來干擾。

雖說他有足夠的實力能對付那些鬼魂,但他還是不願意因爲這件事對那些鬼魂下殺手。

等陳靈兒吃完一桌子飯菜,她整個人都香汗淋漓,有一種虛脫的感覺,慵懶的靠在椅子上,笑道:“好,好舒服……”

白小鳳自信一笑:“我親自做的飯菜,吃了肯定舒服啊,你現在應該很累吧?我扶你上去休息。”

現在陳靈兒身體裏的陰氣已經被祛除了,但吃下的食物藥效還沒有散去,已經開始修補陳靈兒受損的身體,所以她會感覺很困。

“嗯。”陳靈兒確實很累,很想睡覺,就點頭答應道。

白小鳳起身扶起了近乎虛脫的陳靈兒,就往樓上走去。

可誰想到,剛一上樓梯,陳靈兒忽然腳下一軟,整個人直接癱在了白小鳳的懷裏。

“我,我渾身都沒勁了。”陳靈兒虛弱地說道。

白小鳳愕然地看着陳靈兒,這丫頭是不是虛的太厲害了?

沒辦法,他只能把陳靈兒背了起來,可就在陳靈兒一趴在他背上的時候,他登時激動地眼睛都放光了。

嘖嘖……好……好舒服!

感受着背心的兩坨柔軟,白小鳳心神一下子盪漾起來,腳步都下意識地放緩了,慢慢的,仔細的感受着。

平時就感覺陳靈兒的營養很好,現在貼身一感受,果然厲害了啊!

一截樓梯,愣是走了足足十分鐘,白小鳳終於把陳靈兒送進了房間。

這麼一會兒工夫,陳靈兒已經熟睡了過去。

白小鳳把陳靈兒放在牀上,看着陳靈兒滿布紅暈的絕美臉蛋,腦海中浮現出剛纔上樓的那美妙的感覺,登時呼吸都急促起來。

“阿彌陀發,阿彌陀發,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他呼吸急促的唸叨着。

也就在這時,牀上的陳靈兒扭動了一下嬌軀,同時發出一聲夢囈聲,整個嬌軀的身段一下子被凸顯的淋漓盡致!

白小鳳看着婀娜的嬌軀,就跟被電打了一樣,虎軀一震,眼中閃過一抹堅定之色:“本大爺可不是趁人之危的鼠輩,不能幹這麼齷蹉的事。”

然後,他爬上了牀,跪在牀沿上,身體越過陳靈兒的嬌軀,拉扯住被子就要給陳靈兒蓋上。

然而,

一道聲音突兀的傳來:“靈兒,你在嗎?家裏的傭人是你讓他們走的?”

啪嗒!

臥室門打開。

白小鳳下意識地回頭一看,陳正德正站在門口,走廊上的光亮一下子照進了臥室裏。

他清晰地看到,陳正德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就跟剛挖煤回來似的,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一雙手更是緊緊地握成了拳頭。

登時,他渾身的汗毛子都立起來了,尷尬地笑道:“陳叔叔,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秦驍翻身上馬,狠狠地揮出鞭子驅趕著愛騎。

馬兒快速奔跑著。

秦黎辰帶著蘇雯瀾使用輕功趕路。就算他的輕功再好,也有內力用盡的時候。而秦驍的馬兒日行千里,自然強過秦黎辰的輕功。

眼瞧著就要追上秦黎辰和蘇雯瀾,卻見前面的那支馬隊將秦驍攔了下來。

他眼睜睜地看著秦黎辰帶著蘇雯瀾騎上其中一個手下的馬,然後挑釁地朝他比劃了一個手勢,帶著蘇雯瀾在他面前消失。

「秦黎辰,瀾兒是我的女人,你休想把她搶走。」

他拔出腰間的配劍,與那些人大打出手。

秦黎辰帶來的人自然身手不凡。秦驍廢了些功夫才解決掉他們。可是等他結束戰鬥,再想找他們就更難了。

「世子。」秦驍的手下們趕了過來。「你沒事吧?」

秦驍揮了揮手:「我沒事。不過世子夫人被搶走了。你們馬上派人搜查肅王的下落。只要發現他的身影,馬上向我彙報。」

「你讓秦黎辰把瀾兒帶走了?」蘇榮華騎著馬出現。

與他一起出現的還是唐炙。

兩人都是一身血跡。當然這個血跡不是他們的,而是死在他們手裡的人的。

「瀾兒裝作失憶,跟著秦黎辰走了。」秦驍抓緊馬繩。

「他為什麼裝失憶?」唐炙好奇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她想做什麼。原本我以為她是真的失憶。畢竟我夜探客棧的時候,她也表現出不認識我的樣子。可是剛才秦黎辰想使暗器偷襲我,她突然大叫。直到秦黎辰把她帶走,我才發現她是為了保護我才發出動勁。」秦驍將細針遞給他們看。

蘇榮華接過來,看了細針上的毒液,說道:「這毒特別霸道。你應該慶幸自己沒有中招。要不然你這一身修為盡毀。」

唐炙本來想接過來看看,聽蘇榮華這樣說,把手縮了回來。

「你妹妹是不是想潛入秦黎辰的身邊?秦黎辰特別狡猾,我們派了這麼多人都沒有把他拉下馬。你妹妹向來聰明。或許是想跟我們裡應外合,這樣才能徹底地扳倒秦黎辰。只是這樣一來,誰都知道秦黎辰對她的心思。你妹妹想徹底得到他的信任,只怕要犧牲點了。」

唐炙說這番話的時候特別的興災樂禍。

秦驍是京城有名的世家公子。唐炙是平民出身。他最喜歡看秦驍這樣的世家公子吃癟。

「不行。我絕對不允許她冒險。」秦驍翻身上馬。「我要把她找回來。」

駕!

秦驍騎馬而去。

唐炙搖搖頭:「傳言也有真的。這位平陽王世子還真是個痴情種啊!」

蘇榮華對其他人說道:「東西已經落到肅王手裡。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我們也得找到肅王。趁他還沒有走遠,全力追殺。」

唐炙聽蘇榮華這樣說,才想起他們要的東西還在肅王的手裡,頓時覺得頭痛。

「追。」

馬兒快速奔跑著。

秦黎辰將蘇雯瀾緊緊地摟在懷裡。

蘇雯瀾看著身後的方向。

那裡沒有人影。這代表著秦驍沒有追過來。

正如秦驍所猜,蘇雯瀾沒有失憶。

其實,她一直都沒有失憶。

她非常清楚秦黎辰想要的是什麼樣的蘇雯瀾。為了讓他放低戒心,她一直在偽裝自己。事實上,她在這方面很有天賦。

現在秦黎辰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他肯定要帶她回他的地盤。

事實上,趁秦黎辰還放心她,她可以把他到手的東西騙到自己手裡。可是這樣一來,她就勢必暴露自己。那這些日子的戲就白演了。

想得到秦黎辰手裡的東西並不難。難的是混入秦黎辰的身邊,得到他的信任,然後從秦黎辰的內部瓦解他的勢力。

她想跟秦黎辰去他自封的肅王國。

秦黎辰停下馬兒,回頭看了看,沒有見到其他人。

「他居然沒有追上來。這不像他的風格。」

蘇雯瀾鬆開秦黎辰的衣服,擔憂地看著他:「那人看起來不會善罷甘休。咱們真的能離開嗎?」

「放心好了。我的人會墊后,肯定能讓我們安全離開。」秦黎辰溫柔地說道:「怕嗎?」

蘇雯瀾搖搖頭:「我一點兒也不害怕。」

「我的瀾兒一直是最勇敢的。」秦黎辰低下頭,想要吻她,卻被她避開了。

「有人來了。」她羞澀地說道。

秦黎辰抬頭,看向遠處的馬群。

直到馬群越來越近,他才看清那些人是他的人。

「是我的人。我們走吧!」 魔法塔的星空 秦黎辰再次揮出鞭子。

「等一下。」蘇雯瀾叫住秦黎辰。「我們這樣走了,貝塔和林長老怎麼辦?你們不是正在合作嗎?」

秦黎辰眼眸微沉:「拓跋族本來就是一盤散沙。這是他們內部的事情。我們作為外人,也不好干涉。那些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處理吧!我們趕路要緊。」

「可是,你不是因為他們才得到想要的東西嗎?既然你已經得到想要的,為什麼不遵守你們的約定?」蘇雯瀾看著秦黎辰。「貝塔和他哥哥那麼相信你。要是讓他們知道你要背棄約定,那不是從朋友變成敵人嗎?」

「那些人馬上就要追上來了。我這個時候留下來處理他們拓跋族的爛攤子,這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瀾兒,有些東西註定要被捨棄的。」秦黎辰耐著性子解釋。

「可是……」蘇雯瀾還想阻止。

秦黎辰不聽她勸阻,揮出鞭子。

蘇雯瀾看著拓跋族的方向越來越遠。

秦驍此時肯定很生氣吧?

秦黎辰不僅帶走了他們要的東西,還帶走了她。如果她是秦驍,肯定會氣得想殺人。

「那個傢伙……」蘇雯瀾在心裡想道:「可彆氣壞了自己。我會回來的。這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

「爺……」手下騎馬趕過來,與秦黎辰並肩同行。「寧王那裡怎麼辦?皇帝肯定知道寧王是我們的人。這樣寧王算是暴露了。」

「既然暴露了,那就是廢棋。一顆廢棋有什麼值得擔心的?」 御魂者傳奇 秦黎辰冷漠地說道。

「寧王落到皇帝手裡,會不會亂說話?畢竟他也幫爺你做了不少事情。」手下又道。

「既然知道這點,為什麼不清理乾淨?」秦黎辰冷漠地看向旁邊的手下。「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死人最保得住秘密。」

蘇雯瀾想到那病弱的寧王,心裡發寒。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秦黎辰的時候,她覺得這個人雖然有些故作樣子,但是給人的感覺還是很好的。

不曾想有一天他會變成這幅樣子。

還是說這才是他真實的樣子。以前的那幅模樣都是裝出來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才是真正的戲角。

她無比慶幸沒有嫁給這樣一個偽君子。

要知道她不止一次想要妥協命運的安排,是秦驍一次又一次打亂她的步伐,讓她一直猶豫不決。

要是真的嫁給這個偽君子,只怕現在悔不當初的是她了。

咻!咻咻!

從後面傳來冷箭。

蘇雯瀾回頭一看。

只見秦驍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一張弓,正對著他們的方向射出冷箭。

前面是一條河。

只要趟過那條河,河的那邊就是秦黎辰的地盤。

在那裡鎮守了不少的士兵。那些全是秦黎辰的死忠。

重生八零:媳婦甜辣辣 秦黎辰及時停下來。

他看著越來越近的秦驍。

而其他手下將秦黎辰和蘇雯瀾團團保護起來。

「你還真是陰魂不散。」秦黎辰從懷裡掏出一本書。「你想要的是它還是我懷裡的女人?」

秦驍看著秦黎辰的手放在蘇雯瀾的腰間,氣得咬牙切齒。

如果蘇雯瀾真的失憶,他或許還沒有這麼生氣。可是知道她沒有失憶,那就氣得快要失控了。

蘇雯瀾覺得心虛。

裝了這麼久,她越來越擅長在秦黎辰面前控制情緒。只是面對秦驍,她就有些把控不住了。要是他再看一會兒,她肯定會露出破綻。為了不功虧一簣,她將自己藏在秦黎辰的懷裡,不去看秦驍的那雙快要噴火的眼睛。

「蘇雯瀾!」秦驍氣得快要吐血了。

她居然和他這樣親近。

明知道她是為了得到他的信任,但是看見了還是好生氣。

要是再這樣下去,為了取得他的信任,她是不是連自己的名節也要犧牲了?

只要想到那個可能,他就慪得不行。

蘇雯瀾一抖,反而與秦黎辰更親近了。

秦黎辰將蘇雯瀾摟在懷裡,對秦驍說道:「兄長,你不要再吼瀾兒了。瀾兒膽子小,經不起你這樣嚇。再說了,瀾兒是我的女人。你叫弟媳閨名也不合適。」

「瀾兒到底是誰的未婚妻,你心知肚明,何必在那裡裝傻?」秦驍冷道。

「我與瀾兒的親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是趁我失了勢,從我手裡搶走了瀾兒。你用卑鄙手段搶走瀾兒,瀾兒照樣不屬於。你看老天爺不是把她送回來了嗎?現在我要帶她去我的地方,讓她做我的正妻。從此以後,所有人都知道她蘇雯瀾是我秦黎辰的女人。」

秦黎辰說著,抱起蘇雯瀾,低頭吻了過來。

咻!

一支箭射過來,從秦黎辰的臉頰旁穿過去。

秦黎辰的臉上留下了一道傷痕,腥紅的鮮血流淌出來。

秦驍的眼睛噴出火焰:「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吧!」

秦黎辰伸出摸了一下臉上的傷口。

「還真是粗魯。」

蘇雯瀾用手帕為秦黎辰擦拭傷口:「流血了。你身上有葯嗎?趕快處理一下吧!」

「瀾兒,不用管他,我們走。」秦黎辰對蘇雯瀾說完,又對其他人說道:「船來了。你們牽制住他。我帶蘇姑娘先過河。」

駕!駕駕!駕駕駕駕!

越來越多的馬兒朝這裡趕來。

秦黎辰帶著蘇雯瀾朝河邊的大船躍去。

然而還沒有躍到大船,突然出現大量的細針射過來。

「林長老,小心他身邊的姑娘。」秦驍見狀,提醒射出暗器的林長老。